113 慕家所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大家一时间都不敢立马通知陆老爷子,老爷子对于小儿子也甚是宠啊,其他的儿子多多少少靠着关系上去的,唯有陆启安是自己一点点拼上去,能有今天大部门都是她自己的努力。对于这个靠自己本事的小儿子,老爷子嘴巴上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

    真不知道他老人家能不能接受这个噩耗。

    陆向北出现,陆家人基本上都已经围在这家私人医院的顶层,特殊病房,收容的全部都是份特殊的,一般都是与陆家一派的官员。今天全部场,唯有陆家人,除了医院的院长书记,其余人一干不许来顶层,医生护士各个都被挡在门外。

    陆启国作为老大,第一个上前,拍了拍陆向北的肩膀,“向北,这里还得你说了算!”

    陆向北不是最大的,但是他是陆启安唯一的儿子。

    “爸爸呢?”陆向北的面色刚毅沉稳,面容冷峻,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坚毅,里面还存着些什么。

    这是他知道父母亲的事后,第一次开口叫了一声爸爸,当然这一声爸爸陆启安永远都没有办法再听到。

    被安抚坐在沙发椅上的陈静,听到着一声,一直忍着的泪珠子,纷纷坠落。

    一颗颗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陆夏至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坐在沙发的一边靠在陈静的怀里,边是几个婶婶劝着,还有兄妹们安慰着,现场的氛围很凝重。

    在场的这些人当中,谁都没有在意到陆向北边一起来的章小念。

    这些人章小念在婚礼的时候都见到过,但也不是全都来参加婚礼的,还有几个就没到,章小念心里也明白,这些个姑姑伯伯的,打从心底里是瞧不起她的,就是看在陆老爷子的份上不说什么罢了。

    “在里头!”陆启泰指了指,人还在病房,但是已经死了,在酒店被发现的嗜好就已经死了,死亡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女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这人是不可能救活的。

    现在离死亡时间已经过了2个多小时,是凌晨的一点多靠两点。

    应该庆幸现在是晚上,就是陆家出了这么大的动作,几乎所有的陆家直系都聚集到了这里,也没有多少媒体和对手发现。

    当然这也是陆家人都小心谨慎,暗地里对手派来的人可不能因为晚了就睡觉了。

    “丧事大办,凌晨还是案前处理公务,劳累猝死!”陆向北冷冷的丢出这么一句话,牵着章小念的手,抛开大眼瞪小眼的众人,打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一个个站在门口,只能守着。儿子进去看老子最后一面。

    反应最快的还是陆启泰,“就按向北说的办,老四为国家鞠躬尽瘁,一辈子都奉献给了国家,劳累猝死,要大办特办!一定要是最隆重最体面。”朝着陆家众人说道。

    大家都转过弯来,这些其实大家都想到了,只是谁都没有开口而已。

    这话由陆向北来说才是最贴切不过的。

    陆启安死了,这样的大消息瞒不了多久,何不拿出来体体面面的,遮遮掩掩的,反而是毁了陆启安一辈子的清誉。

    走了进去,陆启安的尸体就放在白色的病上,盖着白色的被单,并未遮盖到脸部,从陆向北进来的方向看过去,陆启安的面色甚至还带着些红晕,从外面一点儿都看不出来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只以为他是睡着了而已。

    章小念都没有想到陆向北会如此干脆的‘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牵着章小念的手,使得她被陆向北的拉力也拉得跪了下去。

    原本章小念也是想跪下的,顺着陆向北的意思,就跪在他的边,病边。

    一句话都不说,双膝跪地,脑袋低垂,也不去看上的人。

    像是心里憋着一股劲,他这是在无声的向陆启安表达自己对父亲的哀思。

    好一会儿,章小念觉得自己的膝盖都已经麻木的没有感觉了,陆向北依旧一动不动的跪着。

    在这种时候,陆向北甚至忘记了章小念的体状况,这么长时间的跪着她会受不了。

    章小念也是咬紧牙关强忍着,陆向北不起来她也绝对不起。

    陆向北的大掌始终都牢牢的握着章小念的,紧紧的捏住章小念的小手,捏的章小念的手掌都发疼了。只有他手上做出的力道,章小念才能够感受到陆向北的内心,他内心的挣扎,外人看不出来,只有她明白。

    就在她已经摇摇坠的时候,双膝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陆向北才悠悠然的站起了子。

    “走吧!”还是这句话,跟从家里出门前是一样的。

    章小念明白,他对于父亲的缅怀,许自己因为父亲的去世而失控就到此为止的,剩下的事都需要他去做。

    那些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次回北京说有事,章小念多少能猜出一些来,肯定是因为国内形势,党派间的争斗,陆向北回来应该是为陆家扫除一些障碍,没有想到回来第一天就接到了陆启安的死讯,到底是偶然,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这一点章小念都不知道,也不敢随意去猜测。

    一切都需要等陆向北自己去查,去决断。

    走出这个房间,出去后陆向北的面色也不一样了。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决断者,周都散发出一种王者的气息,那是一种霸气,无人能够与之匹敌的霸气。

    这几个伯伯和姑姑可是从小看着陆向北长大的,小时候在军区大院是称霸一方的,但是也没有多拿陆向北当一回事。陆向北也从来无心从政,后来甚至跟着陆老爷子下方到了西沙市去,这是一个被陆家遗忘下放了的孩子。

    后来陆向北说要结婚就结婚,大家也就只是觉得老爷子偏心他,不表示任何意见。

    现在这么一看陆向北,就连陆启泰对他都要另眼相待了,要知道陆启泰可是国家主席的人选呢,连他都觉得陆向北的气势迫人的话,那陆向北绝对是有王者霸气的。

    “通知爷爷,这件事爷爷必须要出面坐镇,二伯这件事对你可能也会造成一些影响,这方面还需要你自己想办法了!”陆向北只提了两件事,却事事都在理。

    在大家看来,陆向北跟陆启安根本没有父子,他现在表平静,不带任何悲伤之也是正常。

    只是他提到的请老爷子,都是大家在商量还未作出决定的。

    “这还需要商量商量吧,老爷子什么时候出现可都是有讲究的。”陆启国皱了皱眉,站了出来说道。

    对于小辈太强势,这幅模样完全都没有把他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有些不认同,所以他提出了执意。

    陆向北都还没有说话呢,陈静已经站了出来。

    “大哥,启安的事我看还是由向北全权负责吧,毕竟这我们家的家世。我想爸爸也不会怪罪向北的,这是孩子的孝心。”陈静的话声音不大,意思很明显,这是他们老四家自己的事,就不劳烦老大你来插手,再者也把老爷子抬了出来,老爷子宠四儿子,更宠陆向北这个孙子,心里头最大的愿望也就是看到陆向北和陆启安两父子能够和睦,现在陆向北能够为陆启安做这些,就是证明了陆向北的孝心,是老爷子最看重的。

    这个家里别看陆启国和陆启泰做官都做到了这地步上,但对于老爷子的敬重是都在的。

    把老爷子抬出来,无疑就是堵住了大家的嘴。

    是真正谁都没有想到,陆启安现在都死了,躺在那儿,几个兄弟现在还在想着最好的解决方案,甚至还有想法要让陆启安停尸几天,不对外公布,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

    这一点上,陈静明白向陆启安的份确实不能随便了,可那是理智,感上她舍不得。

    好在有陆向北在,要不然她一个女人,平时再有主意,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建国的军队都要组建起来了,你们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商讨这些事,有资格?”陆向北慢悠悠的吐出这句话,走过去搀扶起坐在沙发上的陈静,都不看众人一眼。

    陆夏至的眼睛哭得通通红,肿胀的跟核桃似的,这里都是利益大于亲的。

    唯一对陆启安是最真的,只怕就只有陆夏至了。

    这个女人从小就是被父母宠在手心里的,也没有被宠坏,有很好的教养,此刻就是伤心也并不在众伯伯姑姑面前展现,这眼睛只怕是从家里来这儿的路上哭肿的。

    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投注进在座众人的脑袋里。

    这里谁都不知道,陆向北怎么可能会知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陆启国显然没有陆启泰沉得住气,要不然陆家也不可能推选陆启泰而不是他了。

    “我爸爸的事,我自然会查清楚不劳烦各位费心。吴建国我要定了,告诉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他也对你们造成不了威胁了。只是他的党派名单,还请二伯能够给我一份!”

    陆向北的话向来都绕过陆启国,直问陆启泰去。

    因为这个家现在真正做主的人已经是陆启泰了,陆启国只是个出头的而已,陆启安何尝不是。

    陆向北心里清楚的很,陆启安和其他几个还不一样。

    他不会忘记艾娃说过,卖军火到中国来的是慕家,慕家的目的当然是陆启安。

    陆启安的死绝对不是意外,陆向北的心里比谁都清楚。

    陆启泰的面色在陆向北说话间已经转换了好几回了,晴变化不定,他在仔细的思索着陆向北话的可信度。要说买卖走私军火这在中国绝对是死刑。

    如果这个罪名落实的话吴建国就没有翻的机会了,死路一条。

    不管陆向北说的是真是假,信一信也无妨。

    陆启安之死陆启泰在心里已经有了思量,多多少少跟吴建国肯定有关系。

    秘书说过陆启安是准备回家去的,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谁连秘书都没有透露,结果进了酒店,秘书是在隔壁房间等的,从始至终,秘书都没有看到和陆启安在房间的是谁,只是后来看到是个女人。

    还是个光着子的女人,陆启安做事从来都不会如此没根没据的,再说陆启安的作风一向很好,在酒店找女人开房这种事他绝对不做,谨慎如陆启安就算是找女人,也该带回自己的临时住所,而不是酒店。

    更何况秘书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女人难道会比回家见儿子还要重要吗?这些都说不通。

    左思右想,陆启泰已经将这件事跟吴建国画上了等号。

    陆向北如此信誓旦旦的说,那就是有成足把握,陆向北这孩子老爷子都另眼相看,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陆启泰始终是相信老爷子的眼光,所以他的面色突然就变得敞亮!

    “好!你说的我自然会派人去查,向北,你放开手去做,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就行!”陆启泰出声,算是给了陆向北最大的保障。

    “谢谢!”

    陆向北道谢是背对着陆启泰,用脑门子朝着他的,这样似乎有些不礼貌,但陆启泰根本就不将这个小细节放在眼里。

    而陆启国却不同,他面色很不好。

    这就是陆启国和陆启泰本质的区别,也就是陆启泰为什么能够超越陆启国的原因。

    陆向北带着陈静他们走了出去,办理后事去了。

    在陆启泰的话后,大家也都准备去,陆启安可是陆家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在政治上也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让大家心中还在等着的,就是陆启安的一份尸检报告。

    ------题外话------

    最近体很不好,颈椎炎好严重,左手手臂脖子处根本太不起来,实在没办法写,白天去做推拿拔火罐,物理治疗,只有晚上有时间写点,也不能写久了。

    说了我这毛病就是对这电脑时间久了才来的!

    职业病啊!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