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破开心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站在房门口的陈静脸色惨白,在佣人的搀扶下才勉强站得住子,一手扶着门框,一手伸向陆向北,她说的是含蓄,出事了。那边大伯陆启国打电话来跟她说的可是死了!

    这样的打击让陈静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陆启安可是死在酒店的包房里,是边睡着的女人第一个发现他死的,秘书立马给陆家几个兄弟都去了电话,他不敢擅自做主,现在这种时候,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陆家出了一点点的事都会让人拿去大做文章,更何况陆启安还居要职。

    陆启国安排一辆车赶到将陆启安送去了医院,这家私人医院实际上的大股东就是陆启民,陆家上上下下有什么问题都是来这家医院就诊,绝对不许外露的。医生过来的时候已经摇头,在车上呼吸脉搏都已经停止。送去医院也就是例行个公事,当然还需要查明死因。

    跟他一块儿的女人也同时被陆启泰安排的人带走,这个女人是绝对不能够放她出去乱说的,关系重大。

    纸包不住火,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想好对策,应对接下来媒体得知陆启安去世的消息一系列问题,现在的这些媒体一个个都是铁齿铜牙的,本来就是多事之秋,正愁要找新闻的时候,陆家是现在风头最盛的家族,陆启安这个重要角色的离世,必定有内幕,就算没有,也能让中内外的媒体都写成有了。

    现在国内的局势不管是中国本土国民在关注,国外那些政党同样虎视眈眈。

    陆向北像是没有听明白,没有去接陈静伸过来的手,而是站在门口,看着陈静苍白如纸的面容。

    “你爸爸……”陈静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夫妻间两人的隔阂是有,冲突也有。但这么多年来,陆启安一直都特别尊敬这个妻子,他也明白,自己是有了这么一个贤内助,才能够在外面一展宏图,不用心家里的大大小小,所以对于陈静,陆启安也是很用心的对待。

    外出公干出差,总会想到为她带些小礼物小玩意儿回来。知道陈静有哮喘的毛病,他总是很当心,四处求药,碰到老中医都会屈尊下架的去求得一帖药方,在家里几个嫂子背地说陈静的那些话,只要是让陆启安听到的,都会为陈静讨回公道。怎么说,这个丈夫当的都是称职的。

    且不说陆向北的存在,说到底,陆向北就是陆启安完成任务的一个意外。

    打心底里陈静都知道,陆启安是从没有真正过陆向北的母亲,如果真的,他就舍不得,那时候因为怀孕在外养胎时,陆启安就不会一面都不去见,陆启安的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老婆。

    对于陆向北说,与其是说愧疚多一些。

    当然这些也就是陈静自己心底里知道就是了,万不会对陆向北说。

    他的母亲始终是陆向北口的一根刺,拔不掉。

    “他怎么了?”陆向北看着陈静的面容,大概能猜出陆启安肯定是出了大事了,但是是真的没有往他会死了那方面去想。被人抓到了把柄送到纪检委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陆向北也是不愿意去想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只是在纪律上犯了事的,陈静可能面色苍白如纸,摇摇坠的吗?她什么样的大风浪没有见过。

    现在还都是陆家当道,就算陆启安真进去,顶多开除党籍双规。连牢都不一定会坐。陈静看中这些?根本不会。

    “你爸死了!”陈静忍着痛,大声的朝陆向北说出来。

    躺在上的章小念一个激灵,刚才她还存着睡意,在上迷迷糊糊的险些又进入了梦想,被陈静这一句,弄的立马就从上跳了起来,穿衣服都来不及,扒开被子,抓起睡袍是一边走一边穿上的。

    她不敢想象,这个消息对于陆向北来说是多大的一个打击。

    别看陆向北始终跟他父亲不对盘,但说到底都是亲父子,从小就是在父亲边长大的,就算是仇恨,那也是恨了一辈子的。恨也是一种感,没有哪来的恨?

    现在这么一个人突然就没有了,这个人在陆向北的心里那是一个独立的没有办法取代的存在,说没有就没有了。

    回来就没有见到,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看看了,就这么没了,对于陆向北来说是何其残忍。

    再怎么说陆夏至还有个母亲在,陆启安没了,陆向北就真的是个孤儿了,切切实实的孤儿了!

    头发凌乱的出现在陈静的面前,睡袍都没来得及系好,“妈,爸爸现在在哪里,快,快我们一起去,也许消息有误呢!”

    章小念是这么想的,最后一面,哪怕是最后一面也要让陆向北见到,否则对他实在太过残忍了。

    “对,对,对!”陈静听了章小念的话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陆向北却愣在原地,他并没有想要马上就走的意思,一只手扶着门把手,一只手抓着章小念的小手,紧紧的捏在手心里,捏的很紧很紧,章小念能够感觉得到陆向北手心的力度,力道很大,像是要把她的手骨捏碎般的力道。

    他是自己都没有在意到,手上的力气这般大,要是他注意到的话,绝对不会用这般力气去捏住章小念的小手,他舍不得。

    现在是在于陆向北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先去吧!”陆向北对陈静挥了挥手,示意陈静先去,他此刻自己都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章小念手上的疼痛她都不去在意了,反握住陆向北的手掌,手指头在他的掌心挠着,像是在给她慰藉,想要驱赶走陆向北心里头的伤感,想想,怎么可能会毫不在意,那是他的爸爸呀,就算恨了一辈子,父亲这个角色是不可能改变的,他也只能必须承认。

    “向北!”陈静的声音已经哽咽。

    带着淡淡的祈求,她的子都失去了力气,只能够双手扶着门框,勉强稳住自己的子。

    她都想要下跪了,求陆向北去,哪怕是见陆启安最后一面也好,见不到看看尸体也行啊,老子死了,陆向北是他唯一的儿子,那是要披麻戴孝的,这种时候陆向北不出现像什么话?若说他不在北京,那另外说,只是此时此刻他明明就在家里啊。

    这个时候陈静还不知道陆启安是如何死的呢,只知道他死了,陆启国是封住了所有知人的嘴巴,不管对谁都不能说出陆启安是死在一个女人的上,这对他来说就是死了也要受到舆论谴责,当然这种伤害都不光是对陆启安个人来说的,会影响到整个陆家,甚至是陆启泰争夺主席的位置。

    现在媒体的力量一出来,人名大众就开始批判抨击。再不像以前大众的消息都是闭塞的了。

    “妈,要不你先去吧,我和向北立马就赶过来,他现在的绪状况不稳定!”章小念明白陈静心里的痛。

    没有看到陆夏至在她边,就能看出,陈静在接到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向北,她直接跑来通知陆向北了,而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想而知在陈静心里,是多希望陆向北能够跟她一起去的。

    但是陆向北的心思章小念也懂,他现在根本无法接受。

    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识过的男人,在这一刻他是绝对脆弱的,任何男人在面对自己至亲的离世前,都没有办法无动于衷,就是陆向北心再硬都没有办法。

    在心底里章小念着这样的陆向北,这样的男人心里存着,才值得她去

    若是听到陆启安离世的消息,他能够坦然面对,让他去跑的比任何人都快,那么这个男人章小念反而会对他有很深的看法,这种没有一点心的男人,章小念是不会愿意在他上投注太多的感,因为不值得。

    就连自己父亲死都能无动于衷的人,你指望他对你的感有多真呢?

    陈静看了眼章小念,看到了她眼里的笃定,这才将视线在陆向北的上留恋了一圈,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转离开。

    望着陈静的背影,那个能干的贤内助,看着背影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

    亦步亦趋的需要早别人的搀扶下才能够行走。这个时候她还不能倒,就算是心里再苦,都没有办法倒下去,这就是大家族里头的女人,她们的上都担负着责任。

    丈夫死了,这个家就需要女人来撑起。

    关上房门,陆向北的面上就有些不好,“当心冷了,上睡觉去!”冲着章小念,陆向北淡淡的说了一句,这话在这种时候显得有些不着调,章小念看着眼前的人,轮廓分明的俊彦,鼻翘,唇微薄,眼迷离,剑眉微蹙,就是脸色过分的苍白,使得整张脸的美感有些缺失。

    “去看看吧,这种时候一定需要儿子在场,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婚礼上爸爸最是劳心劳力,照前顾后的照顾着宾客,如果他不出现,我们的婚礼就会变了味道,纵使他不同意我们,不喜欢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也没有反对这门婚礼,反而是拿出了那么多钱来摆酒宴,那些恩恩怨怨都已经是陈年旧事,始终藏在心里对谁都不见得好,再者你自己想想,与你的母亲,又到底有多少感呢?但是与爸爸那是不一样的感。想想小时候你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边都有些谁,爸爸有没有带你玩过,有没有照顾过你!向北,人要学会感恩,心中不能装满仇恨,你自己摸摸自己的心,你内心深处真的是恨爸爸吗?我看不尽然吧!”

    章小念就是要把陆向北刻意去逃避的问题,一条条一道道的摆在他的面前,让他认清楚这个事实。

    是,没有事的时候,章小念也像所有的人一样,不去提陆向北的父亲,也不去提他的母亲,那是不出事。现在出事了她就是要提,还一定要说,陆向北不听,她就继续说,说到他愿意听了为止!

    陆向北站在原地,此刻章小念才发现他的一只手捏着衣服下摆,在一点点的卷着,卷着松开又将下摆卷起。

    这个小小的细节,就像是在学校里受到老师批评的孩子,内心是焦虑,害怕,挣扎的。这个小小的动作,就证明了此刻陆向北的内心,也就是他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有时候章小念真的恨的,到底是谁呢,是谁将那些事告诉陆向北的。

    如果没有人告诉他,陆向北根本就不会懂他的世,不会知道爸爸妈妈之间的纠葛,他们父子间的感也不会破裂,更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爸爸死了,陆向北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老公,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是非常懦弱的表现,你其实在害怕,你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你没有脸见爸爸是不是?如果你真的决定不去的话,你只要保证今后你永远都不会后悔就行。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今天不出现,你就没有机会再看爸爸一面。如果你实在不想去的话,那么我去!”

    章小念的小手从陆向北的大掌里猛然的抽出。

    没有时间等着陆向北考虑,想清楚,必须现在就决定。

    章小念是要他,着他承认自己的内心,看清楚,不要去抗拒这段感

    父子间的亲不是你想要抗拒就抗拒得了的。

    就在章小念的小手从他的大掌里抽出之际,就在章小念即将转的时候,陆向北的脚尖轻点,脚下旋转一百八十度,转向章小念的方向,双臂伸出,一把就将章小念牢牢的搂进怀里。

    他的双臂从陆向北的腰间搂住,脑袋埋进章小念的脖颈间。

    深深的埋进去,不说话,就只是这么抱着她,将脑袋藏起来,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心。

    温的呼吸喷洒在章小念的肩头,陆向北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这是他内心的隐忍,太难受,那种你一心将自己的父亲当做是仇人,心中对他除了恨存不下任何东西,当你发现有一天你对这个人连恨的权利都不可以有的时候,才幡然醒悟,原来这么些年来,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引起这个人的注意,哪怕是让他借着自己想想他的母亲,他是有多想要一家三口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早已经没有了母亲,现在就连父亲都没有了。

    左手的手肘就抵在自己的口,靠近心脏的位置,那里突突的难受,难受的狠了,像是有铲子在一点一点的挖着他的心脏,狠狠的挖掘,那把铲子还是坏的,挖的时候有些钝,痛的更加的刺骨,从心窝窝里痛起。

    “宝贝,我难受!”

    陆向北终于从嘴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出来,藏在内心深处谁都不愿意说,谁都不能够吐露的字,就连章小念他都不想要诉说,不能够与她分享的一种痛,真的是太难受太难受,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没有体会过的人不会懂,永远都不会明白。

    章小念转,被陆向北周散发出来的一种忧伤绪所感染,章小念的心脏处都有些淡淡的疼。

    原本是一株仙人掌的小杆子竖在心间,周边知识有一些软软的小刺,有些绒绒的,并不能扎的很深,也并不是特别的疼。

    就在陆向北这一句话后,这株仙人掌突然开始膨胀,长出来的刺儿是又尖又硬又长,生生的扎入章小念的心脏,让她痛不生。

    “我懂,我知道,我明白你的痛苦!可是有些事必须要我们自己去面对。”章小念抚着陆向北的发,一下有一下的抚着。

    相拥的二人不再说话,只是相互拥抱着对方,章小念给他力量。

    好久好久,陆向北才算是缓了过来。

    “走!”松开章小念,他已经走向衣橱,准备穿衣服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