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恩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章小念在陆向北的面前稍显局促,也是,刚才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丈夫进来,用如此粗鄙的语态跟容易理论,回想起来都觉得刚才的嗓门实在太大了些。

    陆向北看着眼前低头像是在承认错误的章小念就有些想要发笑。

    现在知道刚才嗓门大了。

    突如其来的一把将章小念抱进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闻着她发顶的清香,熟悉的洗发水味道。她用的也是自己放在浴室的那瓶洗发水,因为如此,他们拥有着相同的发香。

    “怎么了?”陆向北明知故问啊。

    扑进陆向北的膛,章小念就不想出来,他的怀里温暖的,有着淡淡的古龙水香,不浓。因为怕章小念会不喜欢烟草的味道,陆向北并不太抽烟,就算是抽,也一定会把上的味道处理的干干净净。

    章小念也腹黑,你明知故问,我就不说,我埋进你的怀里一句话都不说,你总部能舀我怎么办啊,不说就是不说。

    “嗯?”陆向北像是摸着小猫小狗一般,大掌顺着章小念的披肩长发,一下一下有条理的摸着。

    不见章小念回答,陆向北鼻腔了询问了声。

    章小念将脑袋往他的怀里又钻了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让自己靠的更加舒适一些。

    陆向北的嘴角弧度咧得更大了,这个小女人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跟他都耍无赖了。

    “容易这家伙确实该骂。”陆向北的声音在章小念的耳后根响起,听着像是顺着章小念去说,实则他还就是要把事舀到台面上来说,似乎今天一定要跟章小念谈论她出丑的摸样。

    不理依旧不理,不管你说什么,我只当听不见就是了。

    “明儿就让他回来,让安逸去换他,原本让容易在西沙市待着有些大材小用了。本来还靠着容易弄走容沐风的,现在状况只怕是越来越混乱了。”陆向北的语调轻柔,不疾不徐的。

    相拥的两人似乎是在谈论些什么。

    其他的话章小念不说就是不说,可是这个话题她感兴趣呀,有关到章小想的,她就忍不住不说上两句。

    埋进陆向北膛里,不愿意抬起来的小脸,扬起,直勾勾的盯着陆向北。

    说要让容易立马回来到底好不好呢?

    现在分析分析,容易在章家搅混水,搅的可不光是章小想,还把容沐风给搅了,这不也是有用处的嘛,听章起云的说法是闵谷雨看着还喜欢容易的。

    她的脑袋里开始有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来。

    葡萄儿般黑亮圆咕隆咚的眼珠子灵活的转动,小心思已经在她的小脑袋里生出。

    陆向北低垂的眸子,可是把她活灵活现的样子都收入了眼底。

    要说这天下谁最了解章小念,陆向北说第二只怕还真没有人敢说第一了。

    就算是生养了章小念二十年的父母,只怕都没有陆向北来的了解她,一心只当章小念是温顺听话的乖乖女,陆向北可是看穿了她骨子里时而透露出来的狡诈。

    “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陆向北特意把这个好字给加重了许多。

    章小念抬眼,丰润的樱唇微张,檀口里悠悠吐出她的主意,喷洒出的气息带着一股馨香。

    低头看着的陆向北有些迷了眼。

    前面章小念说的那些陆向北都没有怎么往耳朵里去,直到问了这句,“你觉着我姐姐和容易相配吗?要是他们走到一起……”

    陆向北都不得不说章小念的提议真是大胆。

    你想啊,容易和容沐风是什么关系,那是兄弟关系。容易要真是和章小想好了,那容沐风还不得恨死容易。

    再者说,依照章小想的子,只怕就冲着容易和容沐风的这层关系都不可能会跟容易好了。

    “要听实话?”认真的眸子带着些许迷离,这也就只有与章小念在一块儿的时候才会有的。

    狠狠的白了陆向北一眼,这不是废话吗?要听假话还问他干嘛。

    陆向北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回答了章小念的问题,真心不合适。

    “你就被那份心了,容易不见得能喜欢,你是不知道容易和容沐风的仇恨,就算容易接近你姐那也不定是抱着什么别的意思,所以啊,你还是盼着他们离远些的好。”这些话原本陆向北是不乐意说的。

    可是现在既然章小念把话都问到这个份上了,他心里知道章小念有多在乎这个姐姐,如果这个姐姐不幸福,章小念的心里肯定不能好受。

    他更不希望看到的是容易让章小想受到伤害。

    陆向北心底深处呢也不知道容易是不是已经打了这个主意,想要用章小想去伤害容沐风,这是他的私事,陆向北理应不该插手。

    这次为了章小念他已经插手管了,让容易立马回来,也希望容易没有抱这样一个态度。

    “是吗?”

    章小念是聪明,但毕竟她不知道容易和容沐风之间的恩怨,所以想不到那一层去,陆向北说没可能,她倒还是可惜了下。

    不过转念一想,不是还有个吴文博呢嘛,她怎么能觉着容易和姐姐有可能呢。

    脑袋真是乱了,乱的跟一团浆糊似的。

    也不能怪,她自己的感没有这么混乱的,周佑天的时候边似乎就只有周佑天,之后就是陆向北,也没有受到过特别大的挫折,可以说两段感的开始都是顺风顺水的。

    “是!”

    陆向北将额头轻轻的撞了下章小念光洁的额头。

    看的到他眼里的宠溺,满满的都是。跟章小想这么一对比,章小念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幸福,特别的幸福。

    边有这么一个男人,任何时候都陪在自己的边。就算是遇到再大的挫折挑战,最起码是两个人共同去面对的。

    “老婆,良城美景的,我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合着时宜的话,从陆向北的嘴巴里吐出,章小念的额头上出现了两哆汗,这好像采花贼调戏良家妇女诶。

    还未等章小念说什么呢,密密麻麻的吻就落了下来,星星点点的落在章小念的面颊上。

    先是细长的两条柳眉,陆向北原先抚摸着章小念发的手伸了出来,双手捧住她的脸颊,将她的小脸蛋对准了自己,好让他仔仔细细的用吻逡巡洗礼。

    陆向北的双手放开了对章小念的拥抱。

    章小念的双臂却牢牢的圈住他精壮的窄腰,子歪歪的靠在陆向北的上,借着他的力,自己轻松了许多。

    视若珍宝,凉薄的唇,触碰到她眉梢,带着一丝凉意,却让章小念忍不住的悸动。

    继而是眼睛,微微闭上的眼睑,还带着丝丝颤动,眼睑上的长睫如扑闪着翅膀的蝴蝶儿,展翅飞的模样。

    当他的唇绕道章小念的耳畔,灼的气息,接着就感觉到一阵湿,他竟然用舌头着她的耳垂,那里是章小念的敏感地带,陆向北一直都知道。

    因为他的暧昧,章小念的口中忍不住的溢出一声嘤咛。

    陆向北像是吃到了甜食的孩子,嘴边是心满意足的微笑。

    洗礼过了她的耳后根,当然不会放过章小念的脖颈,湿温润的男气息,喷洒在她敏感冰冷的纤颈上,酥酥麻麻还痒痒的,章小念最是怕痒,她上像都是痒般,尤其是脖颈。

    忍不住的想要往后闪躲,陆向北怎么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脑袋埋在她的颈间,吹着气,温的带着薄荷清香。

    章小念是忍不住的咯咯直笑,这一会儿暧昧悸动的要命,一会儿又逗弄的章小念是闪躲着咯咯直笑。

    陆向北当真是好趣,有的是耐,也特别的有兴致。

    最后的最后,他的唇一定是落在了章小念的唇瓣,这一触碰,电光火石间的,像是有电流一般,直通两人的四肢百骸。

    在她的唇瓣上辗转反侧,如此还觉不够,撬开了章小念的贝齿,长驱直入,一路攻池掠地。

    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缠绵悱恻的吻,似乎是要将两人口中的空气都耗尽才肯罢休。

    的法式吻,章小念的子因为动酥软的不像样子,只能够软趴趴的歪在陆向北的怀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伴随着两人粗喘的鼻息声,章小念若有似无的一出的嘤咛。

    陆向北双臂一把就将章小念抱起,唇舌还是不愿意分开,就是在走路间他依旧在索取着要不够的吻,章小念双手搂住他的脖颈,双脚离地腾空,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不安,反而是绝对信任的将自己交到陆向北的手上,任由着他抱着自己。

    双双摔倒在大之上,已经迫不及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相互撕扯着,急切的想要将对方上的束缚都撕扯开去。

    章小念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有这般强烈,这些都是陆向北挑起的。

    坦诚相见的两人,陆向北极了章小念此刻含羞带怯眼中却满含着暧昧的模样,忍不住的去亲吻,稀稀落落的专找章小念体上的敏感点。

    陆向北了解章小念上的一切,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都不肯放过。

    被他逗弄的气喘吁吁的,只想要求饶,而陆向北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章小念迷离的眸子,伸出双手一把抱住陆向北,让他埋进自己的膛,只想要抱住他,紧紧的将他抱住。

    就在这时,闷哼一声,融为一体,极尽的缠绵,耗尽了气力。

    ……

    吴老的东西最终选择跟慕小七合作,这一点早就在慕小七的意料之中,似乎也在艾娃的意料之中,她根本就不想要把军火卖到中国来,不想成为陆向北的敌对。

    多以这才主动请缨,以奥里克斯家族的名义,她这次来是毁生意的。

    当然她能把这件事告诉陆彦林,就指望通过陆彦林的嘴巴传到陆向北那去的,可惜等了好些天依旧风平浪静。陆彦林的表现似乎是真的不在乎,艾娃不信。

    所以她决定主动出击,陆向北她志在必得。

    既然前面几次陆向北只当她是跳梁小丑,对她毫不在意,那么她就该改变策略。

    慕小七说对着他的女人心下手,艾娃偏不。

    她不相信慕小七会给她正确的忠告,再者欺负弱小这不是她艾娃会用的手段,骄傲如她不屑如此做。

    这才出现在了陆向北的面前,在餐厅。

    章小念恰好去上个厕所,艾娃就趁着这个空挡,坐到了陆向北的面前。

    “不好意思艾娃小姐这里有人。”陆向北淡淡的说,光从语气里听是听不出什么喜怒的,但是他晦暗不明的眸子彰显了此刻对于艾娃的不礼貌,他并不好高兴。

    “我知道!”

    艾娃优雅的坐着,着一件感的紧短裙,是妖娆的红色,夹杂金丝线,特别的惹眼,一般人无法驾驭如此颜色的衣服,穿在艾娃的上,却是恰到好处。

    尤其是她丰腴的材,让这件衣服衬托的更加玲珑有致。

    前的翘是她的利器,完美没有哪个男人看了会经受得住惑。

    而陆向北却连瞥都没有瞥一眼,这难免会损了艾娃的自尊。

    简单的妆容并不是特别的浓厚,西方人的轮廓本就凹凸分明,不需要特别的化妆品去勾勒。

    陆向北的不气倒并没有引起艾娃的不满,反倒她的嘴角笑的越发灿烂。

    “知道就请你离开。”面对眼前的感女神,陆向北毫不留的下逐令,他不希望章小念从里面出来会看到坐在这里的艾娃,就算章小念不会多想,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心里有一点点的不痛快,更何况今天还是章小念的生

    他分明已经把这家餐厅包场,两人一块儿面对面的吃着烛光晚餐,就是不明白艾娃是如何出现的。

    也怪不得,奥里克斯家族在这里的影响力想要进一家餐厅,还是轻而易举的。光说影响力的话现在的陆向北还无法与奥里克斯家族抗衡。

    “我只是来告诉你,你一直在查的那批军火是慕家卖的!”

    艾娃的掷地有声,在空旷的餐厅显得特别的清晰,她这是来挑拨离间的?

    确实,她承认是的,也是来向陆向北示好的。

    陆向北的剑眉微挑,这是他在思索时惯有的表,眼睛微微眯起,聚成一条光线,很难看清楚他眼里装的是什么。

    艾娃嘴角含着满意的笑,看来她这次是来对了,最起码陆向北信了她。

    “现在你可以走了?”

    他的语气已经从最开始的有礼,到后来的请,现在似乎带着不气和丝丝不耐。

    还含在嘴角的笑容,似乎是对艾娃最大的嘲讽,陆向北毫不留面几乎是在赶着她离开,笑容瞬间僵硬在嘴角。

    从来,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不尊重。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的握成小拳头,一点一点聚拢。

    再不走就是自讨没趣了,陆向北是当真对她一点点的兴趣都没有?他真是像一块石头,还是冥顽不灵的臭石头。

    艾娃到底是艾娃,她的骄傲不许就如此落荒而逃,现在走了就意味着真是被陆向北赶走的。

    从她随手携带的黑色铂金的马仕小手包里舀出一个蓝色的礼盒推放到陆向北的面前。

    眸子里已经有不耐,明黄的灯光下看不清晰,陆向北冷眼瞧着眼前的女人,她到底有什么企图?

    当然陆向北还真是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这是送给令夫人的礼物,帮我祝福她生快乐!”其他的几句话都是与陆向北用的英文在交谈,到最后一句生快乐却是中文。

    一瞬间,陆向北的眼里寒光乍现,这个女人是在对他深深的挑衅。

    并不是真的祝福章小念生快乐,而是想要告诉陆向北,她有本事了解到的事太多,他边的所有事,她知道的比陆向北自己可能还要清楚,就比如陆向北一直在追查,到底是谁把军火卖到了中国,又是卖给了谁?

    这些艾娃肯定全都知道。

    她知道,又来告诉到底是为了什么?

    推回她送的东西。

    “你的心意我领了,收回去吧,我和我的妻子不希望被不相干的人打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再不走是真的不要脸面了吧。

    艾娃的余光瞥见款款向他们这边走来的人影,不用想都知道是章小念,这里被包了场,就连服务生都不会随意进来,何况她在门口吩咐,她进去的这段时间里谁都不要出现。

    她要等的就是章小念。

    “向北?”走进,她带着疑惑,现在已经很少叫他向北,一般叫的都是老公,只有在急的况下才会如此交唤。

    章小念从拐角处走出来,就看到陆向北的对面坐着一个妖娆的女人,看到的是两个人的侧脸,陆向北的面色依旧,只是他浑散发出来的气场有些不对劲,跟她去洗手间之前的完全不同。

    一头的金发,长急腰间,自然的带着微微卷曲,随意的不经过任何的打点垂在脑后,都是一种别样风

    光凭这头金发,章小念就猜到坐在陆向北对面的女人是谁。

    第一次章小念生出了一种危机感,她一直都以为,陆向北是自己的丈夫,他的上已经贴上了已婚的标签,她是自己的,不会被任何人抢走,只因为她相信陆向北,他会遵守自己一切的承诺,这辈子只有她唯一一个女人。

    陆向北对她的意,她能够深切的感受到。

    但是章小念忽略了一点,陆向北太优秀,他的心里没有其他的女人,自然有女人会找上他,还是非常优秀的女人。

    自从那一次在慕家大宅里见过艾娃之后,她是让苏伦查过的。

    并不是没有一点危机感,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是上流社会的宠儿,是贵族争相想要娶回家的女人,艳的玫瑰还带着刺儿。

    可也就见过两次面,之后就再也没有遇上过,以为骄傲的女人是不屑接近已婚男人的,看来章小念是错了,大错特错。

    作为一个女人,她有女专有的直觉,能够清晰的洞察到艾娃对陆向北的兴趣。

    今天可是她的生,陆向北带她出来庆生,什么都不去想,只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什么时候不挑,偏偏挑在今天。

    章小念黑亮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东西,带着一股子的狠劲。

    没错,第一次章小念会让陈嘉俞踩在头上,那是因为中间有了个孩子,可是她跟陆向北之间是什么都没有的,既然有人想要打她丈夫的主意,章小念也不是什么善茬,就这么任由你欺负了去了。

    起初故意放轻脚下的步子,高档的餐厅用的是地毯,高跟鞋踩在上面也只有些闷声响,章小念都是故意压低。

    因为今天整场都只有他们两人,自然特别静谧,轻声的走路那是涵养。

    她这会儿子故意踩响了高跟鞋,就是要艾娃知道她的存在,她来了。也许她早就知道,就是故意等着她去的。

    全都充满着戒备,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战斗

    的狮子。

    陆向北听到脚步声,转过脸,章小念踩着步子款款走来,步子的声音由些许,比平常要大些,但是她面上的神色依旧,瞧不出任何的异样。

    两个人的餐桌,艾娃不起的话,章小念可就没有地方坐了,只得这么站着,这似乎是有些不像样的。

    章小念走进的时候斜着眼瞧艾娃,陆向北的感要慢半拍,章小念可不是。

    “艾娃小姐你是特意来着我们的吗?”章小念尤为刻意的将特意和我们两个字加重。

    她这是在告诉艾娃呢,她和陆向北才能够称作我们,她只是个外人而已。

    艾娃似乎早有准备,不疾不徐的说道。

    “是啊,我特意来找陆先生的。”

    她绝对是故意的,把章小念说的我们改成了陆向北,似乎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章小念鼻翼冷哼一声,走到陆向北的边。

    “老公我好像已经吃饱了。”

    既然有些人不乐意离开,看来是很喜欢这家餐厅,那么就留给她好了。

    陆向北已经配合的站起来,长臂搂住章小念的腰肢,宣誓着他的所有权,也在变相的告诉艾娃,这个女人才是她的。

    “艾娃小姐如果你喜欢这里大可以留下,今天算我请。”

    陆向北凑过子,高大的躯临驾在了艾娃的上空,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艾娃的子微微闪躲,原来陆向北只是想要舀章小念的手包而已。

    舀到了手里还冲着艾娃打招呼。

    “艾娃小姐,那我们先走一步了。”

    章小念的眼里是得意的笑,她还非得得意,朝着艾娃挥了挥手,就被陆向北搂着往前走。

    坐在椅子上的艾娃看着相拥而去的两人,眼里闪过毒辣。

    她当真是不曾想过要为难章小念,最起码切入口不会是章小念,可是现在是她不自量力的想要用鸡蛋来碰石头,如此羞辱是艾娃毕生从未有过。

    被陆向北的忽视她心甘愿,若不是陆向北有这点格,艾娃也不可能会被他吸引。

    可是章小念不行。

    走出餐厅,章小念打了个哆嗦,不是因为冷,而是刚才的高度戒备状态,立马的转换。

    抬头就看见陆向北的眼里亮晶晶的闪着笑意。

    “还笑的出来吗?”章小念想要详装凶的冲陆向北说话,可是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刚才她都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了,也许人家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不管是还是不是,都要尽快的扼杀在摇篮里。

    陆向北还在俯视着这个小女人,心愉悦。

    “刚才那个算是吃醋?算是捍卫我的战争?”

    嘴角的弧度,咧得都要到耳根了。

    章小念抬脚,朝着陆向北的小腿上就轻轻而快速的踹了一脚。

    人灵活的从他的怀里跑了出去,陆向北猝不及防的,章小念可没有留,下的这是毒手啊。

    本能的弯腰去揉小腿,章小念已经跑出去好几步,站在原地的回眸,散落在两侧的发丝掠过她的嘴角,恶作剧成功的笑,脸上笑意盈盈的,弯弯的眼睛像是两道月牙儿挂在白净的脸上。

    两人似乎都没有因为刚才的事影响了原本的好心

    陆向北也是满心满眼的宠溺,现在的小女人才是他记忆深处的,是他第一眼见到就移不开眼的那个小女人。

    明媚的笑脸如冬里的艳阳,上散发出来的青气息,是在陆向北的上从来都不曾拥有的。

    和她在一起,陆向北脸上真心的笑容也越发多了起来。

    隔着几步的距离,章小念双手在嘴边做着一个喇叭的形状,喊着话,“现在我们去干嘛!”

    陆向北双手撑在膝盖上,抬头看着她。

    她依旧在笑,小脸越发的明媚,看着陆向北直起子,章小念竟然又撒腿往前跑。

    陆向北还站在原地,章小念都已经跑出好几米远了。

    撑着嘴边的小喇叭,对着陆向北喊道:“我们现在干嘛去,没有答案不许靠近我!”

    章小念的呼喊声引来了路人的侧目,不过都是些人高马大的外国人,黑皮肤白皮肤的都有,没有一个听得懂章小念在说的是什么。

    只是看到她脸上的笑容,都忍不住的驻足而已。

    陆向北对着周围的人摆了摆手,学着章小念的样子,冲着她回喊。

    “一切都听老婆大人的,老婆说去哪我们就去哪!”一副誓死追随到底的模样。

    章小念听着就乐了,咯咯的傻笑,陆向北趁着她傻笑的间隙,三两步就已经到了她的边。

    张开双臂,就等着章小念的投怀送抱了,可是美人儿是笑的花枝乱颤,就是不进他的怀里,章小念心里想着的就是急死你,今天是我生诶,你招蜂引蝶的弄来一个女人,搅了好好的烛光晚餐,怎么都要让你吃点苦头才行。

    她和陆向北之间的感呀,实在是太平淡了,平淡到都要激不起激来了。

    所以这时候得有人整出点激来呀。

    陆向北这个大木头,都没有恋经验的,那这么神圣而又重大的任务就得让章小念来了。

    充满宠溺的眸子,无论怎么惑,章小念就只是笑,坚决不进怀抱。

    人不进去,陆向北就自己往前扑了嘿!

    伸出双臂一把搂住,紧紧抱在怀里,任凭你就是有三头六臂都逃不出我的怀抱!

    “要被闷死了!”

    章小念的声音里都带着甜蜜的笑意。

    “我可舍不得!”

    说着舍不得越抱越紧了,在异国他乡,章小念可是一点儿都不觉着羞,在大马路上相拥的两人甜蜜幸福着呢。

    还要感谢艾娃,要不是她,他们两人还在沉闷的餐厅里吃着烛光晚餐,哪里有现在的小趣。

    牵手压马路,一个在花坛边缘走着,一个牵着她的小手。

    说这话聊着天侃大山。

    章小念说了,走饿了吃宵夜去。

    就这样,两个人傻傻的往前走,不觉着累也不觉着饿。

    他们出来后的一切都落进了艾娃的眼里,陆向北从未对她如此效果,冰山原来都有融化的时候。

    “走!”

    冲着司机命令道,再看下去她指不定能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滴滴——滴滴——’

    章小念口袋里的手机叫着,是短信。

    打开收件箱里面已经有满满的祝福短信,唯有一条吸引了章小念,才发来的。

    “小念,生快乐!”

    还是条彩信,周佑歆一个西瓜太郎似的大脑袋,脸色红润,少了病态,甜甜的笑又恢复了往昔。

    他现在一定也很幸福!

    不过确实,周佑天似乎在小镇上寻觅到了自己的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