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不离不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章起云吐的胆汁都全吐出来了,章小想面色苍白,后头被容易挡住了没见着,但那凄惨的声音是听得真切,再看看自己这个弟弟,章起云刻意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了。

    在西沙市的圈子里,章小想也听说过他的一些劣行,一般折磨人的手段也会些。能让章起云都吐成这样的,铁准就是太过了。

    章小想面色不好归不好,这时候她脑子清明着呢。这里是什么地方?东南亚的一个边陲小国家啊,原先还以为是要去纽约的呢,这里战火纷飞的,章小念怎么就跟着陆向北来了这里。

    而且她分明就见到了一个个穿着迷彩的,像是军人。但是都没有军衔。

    更何况一个外国女人受到重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章小想怀疑,能不怀疑才怪,也该庆幸,幸好没有跟家里说实话,只说想要出去散散心,章起云也立马应和说不放心自己的姐姐一个人走,所以看着。

    这么说来闵谷雨倒也没有一点怀疑,真正是相信了这姐弟两人,就放心让他们来了。

    章小念的伤口算是张合了,也不容易开裂,可到底没有痊愈,陆向北对于容易将章小念暗中接过来这一点是很不满意的,这里的事他处理好了,就会交给尹濛灏接手这一片,先将这片安定下来再说,他自己立马就要回纽约去的,到时候再带着章小念飞过去。这么一来一回的,对她的伤势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有这么多人都在场,陆向北也没有立即发作,只是扶着章小念进了房间,让她在上好好躺着,也把苏伦叫了去,好好的检查检查,伤口有没有裂开。

    现在一大群人都挤在了房间里呢。

    “你帮我弟弟先看看吧。”章小念实在不忍心,章起云抱着个篓子坐在沙发上就没有松开过。

    现在什么都吐不出来,只能是干呕,嘴里全是苦苦的胆汁,更是难受的紧,一个劲的吐口水,口水看着都快要干了。

    这大概就是古时候的满清十大酷刑了,现在这种文明社会,怎么还会有如此可怕的事,章起云怎么都想不到。

    苏伦瞥了章起云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没办法,他这又不是病,被恶心到了。

    章小想敛了好一会儿的心神,走到章起云背后,伸手给他拍了两下,看了看章小念,眸子里带着怒意,眼睛盯着她,就等着章小念给她一个解释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会儿葬礼,一会儿又变成了刑场的。

    “姐……”

    章小念知道这件事逃不过去,送艾娃要请章家的时候就绕不过去,再说就算是没有艾娃这一出,难道就能瞒一辈子?这种事总归是瞒不掉的。

    “你给我说清楚了!”

    章小想坐在章起云的边,手还在给他顺气,自己看着也像是憋了口气似的,一脸的不悦。冷然的问着章小念,看着都不像是姐妹俩在说话,像是领导在审问着下属。

    大家一看,怎么都觉得章小念我见犹怜的,人家这还病着呢。

    不过章小想倒是有点气势,苏伦的视线一直在章小想和容易上游移。这两人怎么看都像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两个人的格简直就是千差万别,迥异的很。

    容易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弄不明白。

    章小念缩进了被窝里,之前她能够果敢的出谋划策,此刻在自个儿姐姐的面前,章小念就歇菜了。

    尤其是看到章小想那双像是要看穿她的眼,章小念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做解释。这个怎么都还解释不清楚。

    “不说是哇?不说也行!”章小想见章小念不说话,整个场面安静的出奇,平时插嘴的容易和尹濛灏都闭上了嘴,看着,这可是嫂子的家事,要是可以他们退下最安全,万一看到些不好的,指不定老大能够封了他们的嘴。

    章小念一听章小想这么说,就知道不好了。

    立马从上坐起来,这都是条件反的,做习惯了。

    坐在沿的陆向北没料到章小念会这么一个激灵就起来,连靠垫都没来得及为她枕上。

    章小念往上串的快,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到了窗栏。

    疼的一声闷哼,陆向北清秀的眉头微不可闻的皱起,显然他有些不满意了。

    章小想关心妹妹不错,让章小念受伤弄疼了就是打错。

    一把拉住了陆向北的大掌,章小念握进手里,知道陆向北是关心她,是舍不得她手上,可这都是自己不当心,可不能怪罪到姐姐上,本来就是自己做错了。

    现在是一仰头,反正都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就算是知道了,章小想也不可能着她跟陆向北离婚啊。

    要知道她可是已经离过一次婚了,若是再离一次只怕没有人还敢娶她。这次陆向北和她的大婚虽然低调但重在奢华,估计是已经传遍了西沙市的街边巷文了。

    “姐,我们吧现在......在......”章小念用尽可能通俗易懂的,言简意赅的话来告诉她。

    只是迟迟都说不出口,就怕吓着了章小想。

    “在干什么?别说是做什么非法的事。”章小想眼睛已经蹬着,她眼睛本就大而圆,此刻瞪得提溜圆的,跟在威胁章小念似的,表像是在告诉她,只要你敢说,只要你敢说你真的做了违法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捣鼓军火!”

    章小念快速的说完,一口气舒了出去。

    她倒是好了,气输出去了,章小想就不好了,她这句话后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差点就岔过气去了。

    章起云来劲了,手里还抱着个纸篓,里面被人清理了几遍,也没什么污秽,他原本就吐不出什么东西,就是抱着纸篓干呕。

    听到捣鼓军火,干呕立马好了,抱着纸篓站起来。

    “二姐,你说的都是真的?”抱着纸篓走到章小念跟前,还拿衣袖擦了擦嘴角。

    章小念默默的点了点头,低下头去都不敢去看章小想的眼神。

    不用看也知道那眼神几乎能杀人。

    果然,等到章小想的一口气回转了过来,等待着章小念的暴风雨就算是来了。

    “章小念你给我说实话,你现在的伤是怎么受的?”

    章小想的思维也转得快,好端端的怎么就受伤了,伤重到都能假死的地步了,这是受了什么伤啊?看着枪伤了,之前章小想就有怀疑了,现在一听说是弄军火的,就几乎肯定。

    “姐,不就是小伤嘛!”章小念拍了拍口。

    章小想的眼神越发凌厉了,咬着牙,“我要实话!”这四个字简直跟从她牙齿缝里一颗一颗蹦出来的一样。

    “二姐,你先回答我的,枪炮好玩吗?你们有没有导弹啊?那派来接我们的飞机不会是军用飞机吧。我就说姐夫不是普通人啊,姐,你能不能也带着我啊!”

    章起云拉着章小念的手腕,完全不管后章小想怒视的目光。

    章小念哪敢回答他的,“就是中了子弹了,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前面一句声音小的如蚊蚁,后面一句快速的蹦出来,就是为了掩饰前面一句的。

    猜想是猜想,听到章小念亲口说出来就完全不同的。

    章小想两步走到章小念的前,至始至终这个房间里的谁都没看一眼。

    大家的视线却全部都聚焦在了章小想的上。

    对于她敢在陆向北面前对章小念大呼小叫着实捏了把冷汗,看着陆向北的手要不是被章小念牵住了,真不知道会怎么爆发了呢。

    不过吧这些都是没有找过老婆的单汉,等到他们都找到老婆了,自然就明白此刻陆向北为什么如此安静了。

    这必须得安静啊,在老婆的娘家人面前耍威风那是最傻的事,你这得罪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老婆。是自己不给自己老婆脸子,要是真正疼老婆的,绝对是将老婆娘家人放第一位的。

    陆向北就这么做了。

    章小念心里和感激他,小手轻轻的捏了下陆向北的大掌,像是在表示感谢。

    陆向北低下头看了边的小女人一眼,嘴角含笑带着宠溺,吸了口气站了起来,挡在了章小想的面前。

    “姐姐,这都是我的错,小念开始都不知道,还望你可以原谅我,不过我之前对你的保证还在,绝对会保护她的周全,一辈子都宠着她,请姐姐你放心!”

    陆向北可是难得低头的,不管是陆老爷子还是慕当家的跟前,陆向北从未如此低声下气过。

    不说到保证还好,一说到章小想就来气了。

    指着陆向北,今天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太震撼,震撼的章小想都有些失态。她自己都是没有如此暴怒过的。更是很有礼数的,从没有用手指着人说话的,今天对着陆向北她就不客气了。

    “保证?你保证过要好好的保护她,护她周全的,现在你交给我的是什么?看没看到她都受枪伤了?没遇到你这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我说你苦苦追求,原来就是想要让她为你吃子弹的是不是?今天又跑到这种战火纷飞的地方,哪里来了一刻导弹我们就全死了。刚才你对付人家是轻松轻巧,可万一哪一天人家就用这种手段对付我妹妹呢?你到底有没有为她考虑过?她不一定就要将她锢在边跟你一起受苦的,你连最基本的安定都给不了,你在这里跟我说什么给她幸福和宠,好笑不好笑?你不觉得你现在简直在天方夜谭嘛?我一点都不认为你讲的故事可行。”

    章小想真恨,当初要是能够再好好调查一番肯定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就是知道了一点点,都不能将自己的妹妹嫁给这种人,朝不保夕的,指不定什么时候一枚子弹就一命呜呼了。

    她确确实实是全心全意的为自己的亲妹妹着想,自己就这么一个妹妹,试想谁舍得?

    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定是要阻止的。

    章小念垂下头,被陆向北挡在后,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章小想一声声一句句都砸在他们的心上,一个字都没有错的,确实,他们的生活就是朝不保夕的,什么时候就死了,谁也说不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大多都是孑然一

    像他们这种人,是不能够有在意的人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大到没有了敌人。

    这时候还是需要强大,让后面想要赶超你的人永远都追不上。

    “这次是我的疏忽,可是我发誓有我必有她!”陆向北竟然在章小想的面前低头了。

    章小想看都没看陆向北一眼。

    这个男人真的很优秀,这个毋庸置疑,能够做军火买卖的,能够不出色吗?但是这样的男人不适合她妹妹。

    “算我求求你,你就放过她吧,我宁愿她一辈子嫁不出去,我陪着她,也不愿意让她跟着你过这种枪林弹雨的子,你可以给她荣华富贵可是没有办法给她安定的生活。如果哪一天你能跟我保证给她安定而不是护她周全的时候,再来跟我说吧。”

    章小想说这话,就想要绕道章小念的边去,伸手要去拉章小念的手。

    她铁了心了,要把章小念带回家去。

    这样的男人跟不得,无论如何都跟不得。

    尹濛灏第一个受不了章小想的态度,陆向北多番忍让,章小想却还是苦苦相,既然都已经结婚了,都是既定的事实,无法更改的,章小想这又是何必。

    走过去,一把捏住章小想的手腕。

    章小想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住手!”

    “放开!”

    “住手!”

    三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出来,若说章小念和陆向北叫尹濛灏住手都是理之中的事,容易这一声就比较突兀了。

    苏伦嘴角含笑艳艳的看着这出戏。

    这戏的关键啊,还是章小念。陆向北跟章小想说再多都改变不了这个姐姐的想法,唯有亲妹妹求她,这件事就好办了。

    看来真是应了一句古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最清醒的人莫过于是苏伦了。

    直到大家的视线都往容易的脸上看过去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的手都已经拉到了章小想的手腕上,阻止了尹濛灏的动作,别人都是喊的,他可谓是已经出手英雄救美了。

    脸上微红,立马松了手,站到一边角落离去,忽略所有人探究的视线。

    真是悔死了,自己的这只手啊,早不冲动玩不冲动,偏偏这时候去帮人家做什么。

    这只是个小插曲,氛围还是有些压抑。

    “下去领罚!”陆向北瞧着尹濛灏的眼色有些不济,好好的事他要是再多插几脚,只怕都要搞砸了。

    就连章起云看到了都有些愤愤。

    “我说姐夫,你这就不对了,你也知道我大姐这么说完全就是为了我二姐好,她说的也有道理,虽然我也崇拜你们现在做的,也很羡慕,可我是男人呀,二姐文文弱弱的,跟着你什么都帮不到,还会受伤。我觉得大姐说的对,你现在还是先把二姐还回我们家去,等到你成功了,没人能够撼动的时候,或者是准备金盆洗手不干了再来接二姐也成啊。我们实在不放心二姐跟着你在枪林弹雨中奔波,这次是假死,下次谁都可说不准了。”

    章起云难得跟章小想一条心。

    陆向北在姐弟两的话后,笔的站在他们的面前,低垂着脑袋,看不清他此刻的表,但周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有些沉重。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驳的。姐弟两的话句句都在理。

    要是章小念这次没有中弹,陆向北还能够替自己说话,现在这一弹就在这里,实实在在的是给了陆向北响亮的一巴掌。

    被陆向北护在后的章小念微叹了一口气。

    在家人和陆向北的面前,真的是很难做决断,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就不会轻轻松松的改变。

    跟在陆向北的边,经历过了这么多事之后,她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垮的了。

    双手撑着自己,坐到了沿上,穿上边的鞋子,走到陆向北的边,与章小想面对面站着,看向站在对面的姐姐,想要去看她的眼睛,可是章小想瞥过了脸去,不去看章小念。

    她是怕自己会因为看到章小念哀求的眼神儿心软了。

    章小想已经铁了心了,没看到就算了,看到了就是要带回去的,她根本不敢想,如若有一天章小念也受到跟刚才看到的那女人一样的刑罚呢?

    陆向北对人家如此狠辣,不过人留一条活路,人家为什么就不能对你的妻子下狠手呢。

    ‘噗通!’一声脆响,击打在了每个人的心上,静谧的房间,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个清楚,这一声结结实实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章小念跪在了章小想的面前。

    “姐,我心意已决,向北他说错了,不是他骗我,是结婚前他就跟我说的清清楚楚,跟他在一起不会是一马平川的康庄大道,而是枪林弹雨,充满屠杀的黑暗世界,是我自己点头答应的。既然现在我已经嫁给他了,那么他在哪里,我也一定会跟着他去哪里。没有理由因为害怕,因为受伤而离开不是吗?姐姐,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只要选择了就不能后悔,自己选的路哪怕是跪着都要走完。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姐姐,请你祝福我好吗?”

    章小念跪着背板也得笔直。

    更让郭政和容易没有想到的是,陆向北竟然也跟着章小念跪下了。

    他们都以为陆向北会心疼的将章小念扶起,男儿膝下可是有黄金的。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妹妹,脸上一脸坚毅之色,嘴角紧抿着,她面上显露的就是,一定要跟陆向北了,哪怕是跟全家都决裂了,也要做陆向北的妻子。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妹妹变了?

    不再是只会撒,不再是遇事了还会在她面前哭泣的那个小女孩了。

    嫁个周佑天之后,觉得妹妹虽然嫁人,但在她的眼里始终都是个孩子,始终是她的妹妹,没有长大似的,让人放心不下。

    现在的章小念,是真的变了,变得坚毅刚强,变得让章小想都觉得,她已经不再是需要她庇护的妹妹,而是有了自己的决断主意,比起来她,都要更加的坚韧。

    是跟了这个男人之后,是跟了陆向北之后发生的改变。

    她也说不上章小念这样的变化时好时坏,但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当初她和容沐风的感纠葛上,章小念劝过,闵谷雨劝过,大家都劝过,有用嘛?没有用!

    大家也都是仗着为她好的立场上来的,但是她终究谁的话都没听。不是本人,谁都无法知道其中冷暖。

    既然章小念都下了这决心,章小想还能够再多说些什么呢?

    余光瞥见这房间向她的一道道视线,毒辣的很。她这是让陆向北都跪下了,大家对她不满意了。

    可章小想却不以为意,陆向北她的妹妹,自己愿意跟着跪的。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让他这么跪一下怎么了?跟章小念上的枪伤比起来,这都是轻的。

    见章小想不说话,章小念也不敢说话,跪着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孩子,刚才还是一脸坚毅之色的。

    章起云到底心疼自己的姐姐,看不下去了。

    拉了拉章小想的袖子,说道:“姐,你就让二姐起来吧,她上还有伤呢,地上有寒气,对什么都不好。”

    有人给了这么一个台阶,章小想也知道该顺着台阶下了。

    “起来吧。”虽然听着语气还不是很好,可她能这么说,也就是说被章小念说动了。

    苏伦的嘴角一抹得意的笑,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得到这一句,陆向北是立马伸手将妻扶起,动作快的,像是慢了一拍会怎么了似的。

    “我要跟她单独谈谈!”章小想看着陆向北将章小念安顿到了上了,才对着陆向北说。

    陆向北回头看了眼章小念。

    转过开对着众人点了点头,他退出去后,章起云还在房间里待着,看着是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章小想瞪了他一眼,指着门口说道:“你也出去,我跟你二姐有话说,你不方便听!”

    章起云撇了撇嘴,算了,他也不想听,还是去好好的讨好讨好这个姐夫,弄一把枪威风威风,对于陆向北的佩服,现在已经又上升了一个档次,他简直成了章起云的偶像了。

    等到章起云跟陆向北一块儿走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章小想不说话,章小念也没说,就静静的等着呢。

    “你都打算好了?你到底有没有想想清楚哦!”章小想点了点她的额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她就来气,可是来气归来气,疼还是疼的,她呀,现在是还和陆向北处在恋中呢,好多事可能都没有去考虑。这可不行,作为姐姐的该要提点的。

    章小念不明白章小想指的是哪一点,但还是坚毅的点头。她是怕自己一摇头,姐姐立马就改变主意不让她嫁了。

    “你就装吧,你懂,我看你什么都没有打算,你说你有没有想过要一个孩子?”

    这句话的冲击是真的大,对章小念来说,这个问题是她一直可以回避的。

    现在和陆向北才结婚没多久,要孩子可能还早了点。

    见章小念的眼帘垂了下去,章小想就知道这一点她肯定没考虑过。家里还等着她的好消息呢。

    闵谷雨怎么想的,章小念本来就是喜欢孩子,要不然当初也不能那么宝贝周佑歆。发生那件事之前,章小念已经在吃叶酸,就准备怀孩子的。她也二十六了,这个时间段要孩子是正正好的。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婚都离了,要孩子的事肯定要耽搁的。

    一晃章小念都二十七了,眼看着就要过年,很快的就二十八了。等到怀再生,算算都能有二十九岁了。

    闵谷雨的打算是让章小念既然定下了就早点生个孩子,过了三十岁生材不好恢复,再说像陆家那样的大户人家指不定还要生二胎呢,也避开做高龄产妇。

    看来章小念自己对要孩子这事上是一点打算都没有呢。

    “姐……”

    章小念唤了一声,继续说道:“我现在根本就没法要孩子。”

    为什么一直没考虑这个,现在的况章小想都看见了,自己好端端的都受伤了,万一要有了孩子,那怎么办?想要等到陆向北安定下来后再要的。

    “什么叫根本没法要,是你不能呢还是他不能?你们都行,孩子就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到底想不想生孩子。你现在不生,等到什么时候?等到他安定下来,那要多少年?十年还是二十年?你以为做黑道的就这么容易?我告诉你,除非你就是一辈子别想要孩子,否则越是早要越好,到后来你们要遇到面对的事更多。如果有了个孩子,也不一定就放在你们自己边带,可以放在中国,让陆家带也行,让妈带也可以。总之小念啊,这件事你必须要考虑起来了。你知不知道呀!”

    章小想苦口婆心啊。

    她说的是有道理的,这样拖下去就指不定拖到什么时候了,她也有自己担心的。这一次章小念中了子弹,下一次是炸弹呢?若是真的死了呢?有个孩子还能有个寄托呢。要是什么都没留下,那怎么行啊!

    当然这一点章小想是绝介都不可能会对章小念说的,她自己也就是胡思乱想,怎么都不希望这个顾虑成为现实。

    她毕竟是现实主义,考虑的东西要比章小念深远一些的。

    章小想的话在章小念的心里似乎有反应了,章小念坐在上想着。

    她是真的喜欢小孩子,最后一段时间跟周佑天在一起的时候,是做梦都想要个孩子。结婚第一年是因为一些琐事没来得及要,后来就离婚了,章小念着陆向北,怎么可能会不想要给他生孩子呢。

    现在的形势不可能,所以她也从来都不敢去往那方面想,想着也是办不到的,只有徒增伤感罢了。

    陆向北边的都是男人,谁都不会跟她说这些,陆向北自然也是想不到的。好在今天有姐姐提醒了这么一句。

    “但是怀孕期间的话,我肯定是不方便的,到时候只怕也是有危险的。”章小念怎么会没有顾虑呢。

    章小想一听,这个好办。

    这才是她提起怀孕的真正目的呢。

    “这个最是好办,怀孕的当口你肯定是需要人照顾的,陆向北一天到晚的在枪林弹雨之间是不可能好好的照顾到你,吃口里啊,怀孕了要注意些什么,他一个大男人懂什么。这些都要自己的妈妈在边照看的。所以怀孕期间,你就回国内去,让妈妈和你婆婆照顾都行,他要是想你了,就回国内看看你,要是他愿意,干脆那一年你们就在国内,等到生完了孩子做完月子后,你想跟他去哪里就去哪里。孩子么你也可以放心的放在娘家和婆婆家,总归都能照顾的体贴周到的。想孩子了就回来看。现在的交通这么方便,陆向北都有私人飞机的,飞来飞机也就是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的功夫。等到孩子再大点了,你们高兴也能带在边照顾。你说是不?”

    章小想是将自己事先想好的,一股脑的往外吐。

    她就不信章小念不心动,凭借她对小孩子的喜欢。

    章小想说的这些理论上都是没有问题的,不但能够要一个孩子,还能够让章小念和陆向北都安心。这对喜欢孩子的章小念来说,是一个好主意。可是同样章小想知道,这些东西实践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到时候章小念有了孩子的牵绊,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心里只有陆向北。就算是中子弹,她都要好好的考虑考虑,自己出事的孩子怎么办,不光是用来对付章小念的,同样也适用于陆向北。

    到时候陆向北肯定也会顾及到孩子,在国内的时间肯定就能多。

    也许有了孩子,两个人的心都能安定下来了,也不去争那些东西,这才是章小想今天跟她提这些的根本目的。

    硬的不行,章小想就来软的。这就是智慧啊!

    章小念已经被她说动,自然也很是心动。

    想了好一会儿章小想说的话,也是,她是真的想要要一个孩子了。现在开始也不是说特别的去要,只要顺其自然,有了就生下来。

    章小想见她眸光微动,里面有那种只有对着孩子才会有的宠,她又加了把火。

    “爸爸妈妈年纪也都慢慢大了,年纪越大越是要有一个寄托,我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归宿,已经觉得亏欠他们。你既然有了,就了了妈妈一个心愿,她也没有特别的好,人家夫人太太的还聚在一起打打麻将,喝喝下午茶的,妈妈又不喜欢。你就给她生个小外孙,让她带带呗!”知道章小念是孝顺的。

    她现在自己一直都在外头,都不能对父母尽孝心,心里就觉得对父母有亏欠,章小想再加了这么一把火,看来是有戏。

    终于章小念点了点头,“好的,姐,我都听进心里去了,我再跟向北商量商量,我知道这次我的选择肯定惹你不高兴了,可是姐姐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完完整整的一直在你面前的。只是这件事对爸妈你……”

    章小想怎么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呢。

    “行了,这个我肯定知道的,一定会保密的。不是不想让他们担心,这一次也肯定不是就我和起云过来了,都是瞒着他们的。”

    姐妹两人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以前章小想像是没有这么多话的,这一次话特别多,大多都是叮嘱章小念自己在外面当心这样,不要那样的。

    陆向北从始至终都守在房门外面,章小想打开房门,就看到倚在门边的陆向北,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注意到章小想的开门声,陆向北站直了子。

    优雅的微笑浮现在脸上,“姐姐讲完了吗?”这客气的呀。

    章小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眼这男人,高阔的额头,大眼睛,鼻子拔,鼻头也大,耳垂有。这确实是大富大贵之相。

    长相也确实是人中龙凤,就是格也好,不沾花惹草,看着也并不滑头,对人都是优雅的淡笑彬彬有礼的也不特别亲近,一旦认定了,却是全心的交付,怎么看章小念的眼光是好的。

    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她自己的人生现在都是乱成一团呢,还有什么资格去指手画脚章小念的。

    这就是小念的命,她该是个好命的。别的不说,有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她的丈夫就是好的。

    “进去看小念吧,我自己知道怎么走。”章小想也回了一个不深不淡的微笑给她,自己抬脚走了。

    陆向北倒也没有再客什么,他是急着进去见气。

    今天发生的事,给他惊喜最大的就是章小念的出现,他真正是在这之前一点儿都不知晓。

    不过那点儿的惊早就被喜取代了,算算也有七八天没有见面了,是他没有见到她,昏迷的那几天也都被陆向北算进去了。听声音,光靠电话,怎么能够解了陆向北心里的相思之苦啊。

    只想要搂着章小念,在怀里好好的跟她说说话。

    进房间关上门,章小念的视线就没从陆向北上移开过,目送着他来到边。

    眼前的男人高大拔,跟她走时的苍白完全不同了。就跟之前在视频里见到的那般,带着凌然的霸气,但是望向她的眼里却是有满满宠溺的,也唯有对她,和对与她有关的人和事,陆向北才会容忍谦让。

    章小念没法不去这个男人,因为她,他可以放下骄傲向章小想下跪。这是何等的不易,普通人尚且没法做到,陆向北却可以。

    真正是没有办法不,那种渗透进骨子里的,再也拔不出。只想要这一辈子都不离不弃。

    被章小念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在灯光照耀下,盈盈的眼珠儿像是带着水光似的闪烁着,满含着谊和恋。

    陆向北是脱掉了鞋子,合衣就往上躺了下去,一句话没说,直接伸出长臂将章小念揽进自己宽广的膛里。

    一只手握住章小念白皙的柔荑,在手里揉捏着。这触感他思念了许久。

    章小念后仰着小脑袋瓜子,将头依靠着,眼睛还想要去看陆向北精致的脸庞,谁知头才抬起呢,他的俊脸就已经盖了下来。

    微凉的薄唇,带着薄荷清香熟悉的味道,她的唇还有些干涩的苍白。

    亲亲的出碰上去,陆向北伸出了舌在她的唇上描绘着,湿润她的唇,不让她的唇干涸。

    一点一点的亲吻,从她蔷薇色的粉唇移到了翘的小鼻子,接着是水汪汪的大眼睛,眉毛都不遗漏,耳垂最是章小念敏感的地方,陆向北都不让在那处流连,惹得章小念的上层层悸动。

    继而又回到了妖艳滴的红唇,因为有了陆向北的滋润,唇瓣又回到了最初的粉嫩色,水水的粉粉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上几口。

    先还是淡淡的温,极其的温柔,双手捧着章小念的小脸,只当她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珍宝。慢慢的呵护着。

    而后这个吻就被加深了,狂野却夹杂着温柔,急促却也偶尔放慢速度。

    唇齿交融,那是心心相印。

    章小念的骨头都酥了,软趴趴的趴在陆向北的怀里,任由他采撷。

    好一会儿才放开了她已经略带些微红唇的俏唇。

    泛着晶莹的光泽,陆向北又不自的低头好好的亲了一口才放过了这个小女人。

    “我们要个孩子吧!”这个事宜这句话并不是章小念刻意,却是说的如此自然洒脱,仿佛到了这一步,就是该如此。

    陆向北就连思索都没有片刻,已经点头说好!

    只要是章小念想要的,他都答应,全都双手奉上!

    这是对她至上的宠,他这个女人,就想要给她全部,给她所有!

    ------题外话------

    艾娃解决了,还有妖魔鬼怪哟,不过生孩子已经被提上程啦!

    你们光看霸王文,不留言是要闹咋样啦!

    (人家一甩手一跺脚!)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