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逃跑新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踩足油门,方向盘在手里灵活运用,紧追不舍的跟在天蓝色跑车的后面,只是市中心的红鸀灯实在太多,现在又恰逢高峰期,纵使陆向北对西沙市区的地形熟悉,加上他高超的车技,都没有办法堵住前面天蓝色跑车,只能够紧随其后,期间还会被一些车辆挡在中间。

    红鸀灯也照闯不误,奈何前面的道路都被车子堵死时,就是想要闯红鸀灯都没有办法。

    在一个路口,中间夹了两辆车,天蓝色跑车轰的一下在黄灯闪烁的最后一秒闯过了路口,而陆向北前面的两辆车却停了下来等红灯。

    想要插过去,前面的车子将每条车道都堵住了。

    拍了把方向盘,车子发出‘滴滴……’刺耳的喇叭声,在西沙市竟然追丢了一辆车,这在陆向北开车的历史上几乎是没有过的。

    章小念知道陆向北在恼怒什么,伸手按在陆向北的手腕腕上,柔声安慰道:“算了,也许是我看错了,艾娃怎么可能会来中国。”

    如何说中国都是个法制国家,国家所有的武器都是自制,根本就不需要问军火商买军火,艾娃来这里根本就无用武之地,也很有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盯着前方的红鸀灯,只是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吗?那又是为什么前面那辆天蓝色的跑车像是有意的在跟他们追赶呢?

    种种谜团,原本还在动摇的心一下子变得坚定起来,她要跟在陆向北的边,时刻陪伴。

    反而是陆向北回握住了章小念有些冰冷的小手,将她的披肩拢了拢,外面真是很冷,两旁还有积雪。

    “没事,就算真是她在这里还没有办法任意妄为,中国的军队都不是吃素的!”

    说道这里,陆向北的黑眸中乍现冰冷鹰鹜,温润的眼眸中不自觉的染上深色的暗潮。他回忆起了自己的母亲,与艾娃似乎有着相同的份,来到这一片土地上是如何接近死亡的。

    所以他确定如果真是艾娃,在中国她得不到一点儿好。

    “我要跟你一起去美国。”章小念的手在陆向北的大掌心里汲取温暖。被满满的温暖所包围。

    路口的红鸀灯转换,陆向北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依旧牢牢牵住章小念的小手,脚下踩着油门,调转方向往‘夜宴’开了过去。

    “好!”

    鹰鹜的眸子退却,换上的是幽深无边,带着惑温柔的眼,也只有对着章小念的时候他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只要她说好的,那他都可以。

    一进包厢容易像是要扑上来的样子,那架势就是要一把抱住陆向北,恨不得在他脸上吧唧上那么两口,满眼都是看到救星的表啊。

    “哥你终于来了。”这可是比见到了亲爹亲娘还要亲啊。

    章小念秀眉微皱,有这么夸张吗?

    陆向北是满眼的嫌弃,他扑上来的时候揽着章小念往一旁侧去,让容易扑了个空。

    “什么事这么急?你怎么都回来了,擅自回来,那边的事谁去做?”严厉的出声,一开口就让容易有些难以招架。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偌大的包厢里就他们三人,容易也敛去了那份不正经,这还是第一次章小念从他的脸上找到冷然正色的表

    “哥是真有事才回来的,我们追查到一条线索,中方似乎有人在境外买武器!政哥让我回来通知你顺便查查到底是谁在幕后,现在可是即将大选,若是有人想要趁机捣蛋,那对陆家郭家可是个不小的打击。”

    容易认真严肃的说道。

    政界的谁不知道陆家和郭家是强强联手的两家,现在也是势力如中天的两家,大选在即,外界已经有苗头传言说下届主席人选就在陆家内定了。

    这样的传言都出来了,一般也就是不离十的事,有人在这个时候贩卖军火,那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看样子就是冲着陆家来的,跟容家是没有多大关系,毕竟容家跟陆郭两家相比还差了那么些档次,再者容家也并没有说特别明确立场是跟哪党哪派的,属于中立也可以说是墙头草,哪边风强了就往哪边倒。

    章小念听着都觉得心惊,要不是她嫁给了陆向北,只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看似平静的国家间,会发生这么多的争斗和不可告人的秘密,这都是有权人的天下啊。

    “哼!”听到容易的一番话后,陆向北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于买卖军火很是不屑的态度。

    “想要动陆家也要掂量掂量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

    要说到军火那陆家的就他陆向北的可都不是一点半点。

    陆向北的军火研发和生产基地在哪里?就在国家的军事研发基地边上。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为什么?国家的军事研发基地一定是最机密的,也一定是屏蔽信号的地段,任何高科技都无法探测到,谁会想到哪个有胆子在太岁头上动土?

    国家高层量不到有谁会有这个胆子,而国外的那些当然也想不到陆向北又这胆量,就算是想到了也探测不到。

    这才是陆向北真正厉害的地方,不管是需要智商做大事的要的还是胆识。

    容易瞥了眼陆向北,这气势看看,今后只怕真就是他的天下了,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决断而感到庆幸啊,幸好是选择了与他为友,那还得感谢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小时候要不是他的欺凌,只怕陆向北是瞧不上他的,要不是看容易的弱小,陆向北也不能出手帮他。

    “这个我懂,只是还是除掉了好以备后患,目前最主要的是找出到底是谁要买,又是谁有这个胆子往中国境内卖军火的。”容易分析的头头是道。

    陆向北一只手撑起了下颚,沉思起来。

    要说卖军火,四大家族都有可能,只不过尼赫鲁尼迪家族现在最主要从事的是毒品交易,在军火方面只怕达不到那个量和要求,国外的供需都做不到何况是运到法制森严的中国来,大量的人力物力还需要铤而走险。

    而他们新上任的一带当家拜纳姆里奥可是越加的推崇毒品生意,在金三角地区和中东大量种植罂粟花,要说他们把毒品运中国来还有可能。

    新上任的当家,内斗还需要解决,头几年应该是休整而不是外扩,所以尼赫鲁尼迪家族应该可以排除。

    那么剩下的奥里克斯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都是有可能的,甚至连慕家都有可能。

    要知道几大家族里,就慕家是最后撅起的,但是这些年来慕家的军火确是发展的最好的,洛克菲勒家族将大量的经历都投注到了赌上面。

    但是陆向北的母亲就是在中国大陆去世的,慕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将产业拓展到这里来,要算了大概也不会是慕家。

    那么这样看下去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奥里克斯家族。

    联系上刚才在路上章小念说瞥见的艾娃那可能就更加的大了。

    如果不是真的跑来中国做军火的话,那艾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告诉政时刻紧盯奥里克斯家族,尤其是布兰克。”陆向北摸着无名指上的婚戒。

    章小念亲自打磨的钻戒,不管遇到任何事陆向北都戴在手上,现在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沉思时习惯的伸手去摸下戒指。

    “是!”关键时刻容易还是知道分寸的,不多问。

    陆向北继续吩咐着,他要离开那么西沙市必须要有一个人处理接下来的事,只有容易。

    别看容易平里嘻嘻哈哈喜欢逗弄的子,办事还是有一手,手段毒辣让人望尘莫及啊,这也可能跟他从小处的环境有关。

    容易的亲母亲是在国外把他生下,曾经一度在美国充斥着血腥和暴力的平民窟生长过。他体里的血大概就是在那时养成。

    “艾娃。奥里克斯可能来了中国,你时刻盯着出入境,别只关注西沙市,北京才是你需要关心的重中之重。还有盯着容沐风。我相信你有办法解决掉他的,他在西沙市待的太久了。”陆向北在处理公事的时候还不忘私事。

    容沐风最大的对手是谁?当然是容易。

    容易不再国内晃,容沐风当然能够安心的在西沙市待着,跟章小想花前月下的,容易一回国,在容老爷子面前晃时,只怕容沐风就要坐不住了。

    那份家产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容老爷子似乎是对容易更加上心呢。

    外界的传言不定都是准的。

    传言容易是容家瞧不上眼的私生子,这一点就很不准确。

    前面还一本正经的容易呢,一听到容沐风就来劲,眼里带着嘲讽,说话都是暗讽的瞧不上眼的语气。

    “哟呵,我不在他倒是清闲的很哪,来西沙市拉票来了?别说六年坐不上部长,就是再过六年他依旧坐不上!”忽然浓黑的剑眉下漆黑的深邃神秘的眼瞳,闪过的幽

    光犹如猎豹捕食般的锐利。

    对于容沐风的恨那是刻骨啊!

    容易怎么会回到容家的,自然是有原因的,神秘原因?还不是他的母亲死了。

    要不是容沐风的母亲姜玉琴自作聪明,只怕到现在都不会有人来跟容沐风争这些家产。

    她在得知了有容易和他母亲的存在后,竟然派人去暗杀他们母子。容易是她母亲拼死藏起来才逃过了一劫。

    事闹大了容家才知道了容易的存在,起先根本都不知晓。

    毕竟是容家子孙,也不能眼见他流落在外,就带回来养着,姜玉琴起先是怎么都不答应的,这期间可能还有什么条件交换她才脱了口。

    容易带回来的时候,姜玉琴没有少对他下毒手,用针扎,这样即疼还看不见伤口,容沐风就更不是简单的人物,在军区大院是撺掇着其他的高官子弟联起手来欺负容易。

    小时候的容易没少被打过,脸上上总是挂彩的,不过容易也要把话说回来,要不是这样,陆向北还不见得能够出手帮他,还不见得就有他现在的容易呢。

    “他荼毒到我大姨子上了。”

    陆向北端酒杯的动作都很优雅,章小念看着容易,也许真是。

    容易往北京那么一待,容沐风就得打道回府了,这时候吴文博一出现,安慰章小想受伤的心灵不是正正好嘛!

    ……

    第二天在餐桌上章小念就跟大家道出了她和陆向北要离开一阵子的意思。闵谷雨的反应当属最大的,手里端着牛杯迟迟都没有送进嘴里。

    老大这几天如此不争气好在还有老二陪在边说说话的,从小到大还是老二最贴心,结婚前就说过老二不能长住西沙市的,有心理准备,但出了老大的事,难免有些舍不得章小念现在走。

    “走吧,走吧!”闵谷雨的语调里难免有些落寂。

    章起云瞥了章小念一眼,接受到她的一个眼神,立马就心领神会。

    “妈,不是还有我呢嘛,她们若是都走了那我就在家陪你!”

    闵谷雨白了儿子一眼,要她陪?陪着陪着不得被气得心脏病犯进医院才怪。人家生一个两个都省心的,她一连三个子女没有一个叫她省心的。现在还落得一个都不在边的下场,到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呀!

    “妈我很快就回来的,不是还有姐姐陪着你呢嘛,姐姐又不能走了,你就放心吧。”章小念坐在闵谷雨边的位置,双手抓住闵谷雨的手臂开始撒

    还不断的朝坐在她们对面一直都不吭声的章小想眨眼。

    姐平时那聪慧的劲,现在怎么都不懂她意思呢,章小念都急了。

    其实章小想那哪里是不知道,她就是心理太明白闵谷雨是什么意思,是在她呢,趁着章小念要离开的机会,着她答应她一些事。

    这些子章小想跟容沐风很少见面,只是偶尔他会在下班时等在停车场,约她一块儿去吃顿饭,真的就是吃饭而已。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发展。谈论的也都是一些政策上的事,对公司未来的发展都是有帮助的。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跟容沐风真的是没有发展了,为什么闵谷雨还要着自己,她知道母亲是为了自己好,但是未免有些太过自主了,将她的全部思想都强加在章小想的上。

    “姐,你说对不对呀!”章起云都急了,在桌子低上狠狠的踩了章小想一脚。

    大姐真是走火入魔了,都不知道容沐风给她吃了什么药,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脸冷就冷吧,见到他骂也是骂的,但好歹有人味啊,见着了这男人是一点人味都没有了,像是家里人都跟她有仇似的,能不说话那就尽量不说话,妈妈说她不都是在为她好嘛,要是真不为她想谁还愿意管她了。

    章小想舀餐巾擦了擦嘴,餐巾搁在餐桌上,腾的站了起来。

    “我吃饱了,小念你有事走就走吧,我的事你们都不用担心,不就是想知道我和容沐风的关系嘛,我今天就跟你们都说了,我和他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会有。只是他当我是朋友,既然他来西沙市公干,有事找到我了,那我也不能一点人都没有,把人家往外赶。”

    章小想的语调冷的,能把桌子上的人都冻着了。章小念一见就知道她是心不好,心里窝着火呢。

    “姐……”想让她坐下说话,这样像什么样子。

    闵谷雨甩了甩手,“随便你,你干嘛干嘛,谁想要听你说了,你就是嫁他你也随便,户口本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就嫁吧,求求你赶紧嫁人滚蛋!”

    在儿女面前摔下手里的玻璃杯,重重的摔在面前的大理石桌面上,好在玻璃厚,重重的玻璃碰撞的声响都在偌大的餐厅里回,杯子还能没碎的。

    站起,章小念要去扶她也被闵谷雨给推开了,转就往房间走,还是家里的管家上去扶了闵谷雨一把。

    章小念回看着站在那儿的章小想,怎么能弄成这样子?

    聪明人睿智的章小想哪里去了?碰到了感的事比笨蛋还要不如,她是没那个意思,能保证人家容沐风没有吗?他这么大一个官员,部长级别的来到西沙市没有市长陪?没有市委记陪?怎么都轮不到有需要要找到她的地步吧。什么意思?容沐风打的是什么主意,这点还不清楚吗?

    “倒胃口!”章起云摔了餐巾,狠狠的白了章小想一眼,这话特别还在她耳朵边说着。

    摆明了是对章小想有意见。

    就连章小念都不愿意留下来劝了,油盐不进的,这么些天她不知道跟章小想谈了多少遍,说的时候章小想都懂,可做却又是另一

    “你慢慢吃吧!”章小念都准备会屋子去了,她都有一种冲动,让吴文博别来了。

    这样子就是吴文博来了也只有受伤的道理,要是能接受不早接受了。

    陆向北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站起来,餐桌上似乎也就只剩下坐着的他和站着的章小想了。

    跟章小念回房间,总归会路过章小想的边。

    凑近她耳边,“容沐风看上的是我,只想要利用你!”

    他的话伤人是伤人了一点,直白是直白了点,但却是是犀利的一语道破了事的关键点。章小念一直都藏着,章小想不见得不懂,最怕就是捅穿了伤了章小想的自尊心。

    刚才还是闹的餐桌,独留章小想,一室冷清。

    坐了下来,舀着一块干面包往嘴里送,面包都是苦的。

    她何尝想要弄成这样,可是每一次都是忍不住,脾气暴躁的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现在的她,哪里还是原本的她?

    需要时间,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章小想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算不算是自欺欺人?

    回房章小念就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在纽约陆向北是有房产的,那里都准备着衣服呢,只是带上一些必要的证件就行了。

    陆向北走进去就见章小念蹲在地上抽屉前,像是在找东西走进了才发现她就是蹲在原地而已。

    手里舀着一本离婚证,当然是她和周佑天的,还有一份请柬,婚礼就在明天。

    不过他们的机票都已经订好了,上午九点的飞机,根本没可能去参加明天周佑天的婚礼。

    从后探出手,将章小念手里的两样东西都舀了过去。章小念这才察觉到后的陆向北,刚才是她想的太入神了。收拾东西收到的离婚证和请柬,她想的倒不是周佑天,而是章小想。

    周佑天的母亲太过让周佑天丢掉了幸福,在外人眼里看来章小想和容沐风是不和谐的一对,容沐风在利用章小想,但是又有没有看到两个人之间的感基础呢?

    若不是感受到容沐风对她也有,章小想会如此痴傻的一意孤行吗?答案显然是不会的,她的姐姐她了解。

    所有人都在指责章小想,闵谷雨始终觉得自己是在为她好,难道王杏芳不是同样的想法吗?她也始终觉得是在为自己的儿子好,可最后的结果呢?

    幸福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不摔得头破血流就不知道回头。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原来陆向北与她想到了一块儿去。

    在餐厅他是觉得章小想过分了,说话不能这么说,这样只能把关系越推越远,父母和子女之间需要的是沟通,而不应该都像是两只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的刺猬,用尖尖的刺对着对方。

    受到伤害的还是自己最亲的人,自己又能好过?

    转牢牢的抱住陆向北,他懂,也只有他懂她!

    真好,能够在有生之年遇到如此丈夫真好,没有特别的疼宠,在他的边却总能安心

    。他看穿所有的事却顺着章小念走,在她困惑的时候偶尔提点。

    夫妻间的相处不正是这样?平平淡淡,不离不弃相守白头才是真!

    明天的婚礼听说周佑天是要如期举行,她没法参加了,只能够在心里默默祝福,只希望他也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飞机划破云霄!

    章小念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再瞅瞅边的男人,今早走的时候闵谷雨嘴上什么都没说,还是塞给了她一个平安符,说是前些子去烧香求的,为三个孩子都求了,不求孩子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健康。

    妈妈就是妈妈,怎么都舍不得孩子受到一点点委屈的。

    章小想还把他们都送到了机场,虽然也没说什么,但是不说话章小念就知道,姐姐是在为昨天的事内疚呢。

    两个人在机场上的拥抱。

    临走前,章小念凑近她耳朵轻声的说道:“姐姐你直接去接机口等着吧,还有半个小时文博就到了,我要走了没空招待他,他是我这么些年最要好的朋友,你帮我招待招待他把。”

    章小念故意把时间掐的准了。

    这个时候章小想应该已经接到吴文博了,希望会是一段美好姻缘的开始。当然章小念也希望容易尽快在北京闹出点动静来,让容沐风赶紧赶回去,少一分心在章小想的上。

    章小念的离开周家的婚礼照常举行。

    隆重的程度,不比京城里那些真正的贵族,光比西沙市的话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比起当年章小念嫁给周佑天那会儿,可是提升了不止两个档次,花的钱也都不在一个档次上的。

    去的亲朋好友大多都是前去看笑话的,王杏芳一红色香奈儿最新一季的装,分外喜庆。

    徐琳琳要求的婚纱都是法国著名婚纱设计师米修设计的,空运回来,光是造型师都是从国外请回来的。

    这一回王杏芳可是花血本了,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的把面子给挣回来嘛,这是做给章家看的,他们女儿嫁的再好神奇什么?当初进他们周家的时候哪里如现在,她的意思很明显。

    就是宁愿给徐琳琳这个离过三次婚的盛大婚礼也瞧不上章小念。

    章家人是一个都没去参加,闵谷雨正心烦着呢,哪里有空陪着你王杏芳发神经。

    周佑天婚前一天特别的平静,平静得让王杏芳都觉得不大正常。

    自从上次见过章小念之后,周佑天对两个孩子真是不一样了,周佑歆起初是见着他就哭,现在也好了,他时不时的还会带周佑歆出去玩。

    陈嘉俞是舀了两百万让滚蛋了,可是她还是时不时的会去周佑天公司楼下守他。

    说是想周佑天,放不下两个孩子。其实她还是存着念想呢,总觉着徐琳琳这女的能离三次婚,那第四次肯定也得离,她还是有机会的。

    宾陆续入场,周燕走到王杏芳后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了一会儿,王杏芳的脸色就变了。

    新郎找不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