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章小念的才智决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上躺着的章小念面色苍白,而陆向北的口处却痛的无以言表。那种疼痛比子弹穿膛还要难熬上几分,像是有一条条饿虫在啃咬着他的心脏,一点点,一点点的吞噬。

    手指头都没有了力气,就连掏出手机都变成了一种困难。

    容易在外头挡着艾娃,觉着这女人怎么就如此讨厌,说了让她回去了,今天陆向北是定然不会见她的,可她就是不信,山山医生陪伴在艾娃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跟陆先生道个别就回去了。”艾娃依旧执意。

    容易抬了抬眼,有些不耐烦,可他到底还是知道分寸的,知道现在他们的敌人很多,多得罪一个艾娃没有必要,今天还乘了她一份人,她就是想要见陆向北一面,似乎也是不为过的。

    “你等一下!”容易对艾娃说了声,准备进去看看陆向北的意思。

    毕竟看艾娃的态度跟陆向北那就算属于他们之间的私事,私事这种问题不是他一个外人能够掺和进去的。

    就好比他自己跟章小想的事,章小想都是陆向北的大姨子呢,因为是容易的私事,陆向北都不会多去过问一句。

    艾娃的眸子里精光闪过,不过被她掩饰的很好,低垂的头容易无法看清楚。

    “那就谢谢了。”

    客话后,容易转已经进了房间。

    在外面敲了两下门并未得到陆向北的请进,容易倒也习惯了,扭开把手人就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看到跌落在边的陆向北,他的大掌捂住口,满脸的痛苦之色,容易的脸色立马变得苍白,这是怎么回事?

    好在他此刻进来,若是他们都不曾进来,陆向北只怕是……

    “哥你怎么了!”容易只愣了一会儿,大步向前,蹲在陆向北的边,伸手就要将他扶起。

    陆向北的面色非常不好看,额头上是隐忍的汗珠子,眼睛微眯着,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混沌的昏迷状态,这实在太不可思议。

    跟在陆向北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陆向北能够忍受的疼痛,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当初有一次在野外膛中弹,没有很好的医疗设备取出子弹,陆向北自己用烧红的瑞士军刀,愣是将子弹挑了出来,这样的疼痛,他就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能够让陆向北疼到倒地不起,陷入昏迷状态的痛,到底得有多疼!

    尚存的意识,陆向北自己都无法形容这种疼痛。是真真正正的疼到骨子里,痛到心里头去。

    庞大的躯,容易只一人将已经使不上力气的陆向北扶起来都是一种困难,病上的章小念此刻毫无意识,只能够靠仪器在维持生命。

    容易冲着掩着的门大吼了一声,在外面等待的艾娃是第一个冲进来的,跟着进来的还有山山医生,就是容易放在走廊上的一批护卫都没有来得及将他们阻拦在外面。

    艾娃一进去就示意山山医生上前。

    “我来看看!”

    山山医生和容易一起搭把手才把陆向北从地上扶了起来,他自己是一点都使不上力气的,任由着把他放到另一边的一张小上。

    苏伦和衣躺在上,只是稍微的闭闭眼休息下,根本不敢真的入睡,就怕一会儿章小念会出了什么问题。

    哪里知道有人过来请他说的是陆向北出事了。

    这绝对不可能,刚才看的时候也就是脸色稍显苍白些,那都是抽了血的缘故,抽血的危害不至于那么大。

    立马从上跳了下来,赶过去就看到山山医生在为陆向北做着检查。

    苏伦一把将此人推开。

    他的眼里迸发着火花,怒视着山山医生,还有站在一旁的艾娃,总觉得问题就出在这两人上,但又没有证据,也找不到原因。

    “我来就好,容易送客!”

    苏伦这个时候还不忘把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给赶走。

    “艾娃小姐,请!”容易当然知晓苏伦的意思,刚才也是不得已才让山山医生看的呢。

    艾娃没有要走的意思,“说不定山山医生能够帮忙,我们现在外面候着,如果你们查不出来问题的话,请让山山医生试一试,他可是专门针对疑难杂症,再说这里气候的关系,也许有些毛病是你们都没有遇到过的,山山医生就不同,他可是土生土长的。”

    艾娃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苏伦摆了摆手,不管容易怎么决定,先让他们出去就是。

    容易依旧一个请的手势,他自己也跟着出去,明白苏伦在医病时不喜欢有旁人在场。

    并没有请艾娃他们立马离开,容易也是想要留一手,再者艾娃他们离开指不定消息就会传出去,现在若是传出陆向北生病处在昏迷中,对于尹濛灏现在不顾一切的对一个个黑老大的狙杀是大不利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容易就在外看着,知道的人谁都不许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消息一定不能传出去。

    艾娃好整以暇的坐着,脸上并没有表,只是摆弄着她做的精致的指甲,显得很有闲心,而山山医生则是闭目坐在艾娃的边,容易就没有他们如此的好心态,在走廊上踱来踱去的让人看着觉得头疼。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苏伦在里面依旧没有动静。

    容易的耐心似乎都要用的差不多了,不该是如此啊。陆向北的体一贯很好,之前也检查过并未受伤,抽血大家都抽了,就算是抽多了也不可能疼成那般。

    一股不好的念头在容易的心头升起,难道是中毒?

    除了这个他再想不出其他。

    比起容易来,苏伦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若是中毒也就罢了,他还能知道陆向北疼痛的原因,可不管他如何检查,根本一无所获。

    蒂姆的基地那个房间有个小门,里面什么样的医疗设备都一应俱全,ct,核磁共振,b超......面面俱到。

    苏伦也一样一样都帮陆向北做了,但始终一无所获。

    查不出一星半点到底是因为什么。

    血也验过了,胃镜都做了,没有发现毒素,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好端端一个人,没有半点伤口,也没有中毒现象,体内更是没有问题,怎么会疼痛到陷入昏迷的状态呢?

    就是苏伦都无法解释,这样一贯心高气傲,在医学领域有极大自信的他都感到颓败。

    目前这些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陆向北,他到底还能否坚持下去。

    实在是没有了办法。

    苏伦抬头,睡在大上插满管子的章小念似乎也不是很好,她躺着的眉头纠结在一块儿,子还在不安的扭动,有意识麻药还未过暂时是醒不过来的。

    不能再这样下去,苏伦隐约觉得这件事与艾娃有关,男人的第六感有时候也是很灵的。

    这个山山医生确实有些诡异,他的医术苏伦不得不承认,看他全程给章小念做手术的手法就知道,医术不在他之下。

    出现了这样一个人,陆向北就突然的疼痛不止,绝对有蹊跷。

    他打开了大门,将容易叫了进来。

    听到苏伦的提议,容易第一个叫了起来。

    “这怎么行!按照你的说法那个医生有问题,既然有问题你还让他进来,这不是要了向北哥的命嘛!”容易是坚决不同意的,捏紧的双拳恨不得掐死坐在外面的女人。

    是他太过轻敌了,怎么就放心放那个该死的医生进去。

    苏伦拍了拍容易的肩,他想的是什么苏伦怎么会不清楚。

    “这不怪你,当时况紧急,如果不是他的立即抢救,只怕此刻嫂子就不能好好的躺在里头了。”

    劝慰完容易,苏伦继续道:“我觉得事不是这么简单,艾娃既然没有直接离开,她想要的绝对不是哥的命,看样子那女人就是想要得到向北哥,她做这么一出,为的就是想要我们知道她的手段,给一个小小教训,她既然敢留下,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苏伦的分析不无道理,但容易依旧不放心,这个险不能冒。

    看到容易依旧摇头,苏伦心里何尝不担心,现在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吗,再不救治陆向北的命谁都没有办法保证。

    行医的都知道,最怕的就是连病人的毛病都找不出来,怎么对症下药呢。

    “不管如何,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苏伦的态度强硬起来,起初叫容易进来就是商量的,但说到底这都不是商量,而只是通知,让容易也知道知道他的想法而已。

    “叫他进来吧,我们看着他们不敢怎么样的,不要忘了,他们两个人的命都在我们手里,除非都是不要命的才会对向北哥怎么样,艾娃显然是很珍惜她那条命的。”

    苏伦推了推容易。

    深呼了一口气,容易这才不不愿的走了出去。

    艾娃狭长的眸子,带着水盈盈的光芒,跟此刻凝重的气氛完全不同的光芒,潋滟着一种妖娆的光芒,还带着志在必得。

    看着紧闭的门,容易进去也有一会儿了。

    就连苏伦叫容易进去是做什么的,艾娃心里都有数,这一般的医生肯定绝对是看不出来陆向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苏伦医术高又如何,这根本就不是病,而是中了蛊。

    艾娃的眸子里精光乍现,带着一抹狠毒。

    开始对山山医生还带着不信任,现在是全然相信,这蛊她之前也用过,当然是用在那些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上。这些年来为什么艾娃和布兰克两兄妹在奥里克斯家族能够脱颖而出。

    很大一部分原因还要归结在奥里克斯家族年轻有为的子孙相继生了疑难杂症而去世。

    那些症状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不管是从哪里请来的名医都束手无策。

    艾娃担心山山医生的是他没有时间做手脚,现在看来做了还狠成功。

    她是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在这里会被他们如何,因为知道最后一定会求着她出手医治。

    陆向北疼章小念又如何,他们的那帮兄弟们如果要选择,在陆向北和章小念之间选择的话,绝对会选择陆向北而不是章小念,所以她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就是在陆向北毫无察觉的时候。

    这一次还要多亏了章小念自己的愚蠢,抢先她一步挡子弹,本来还没打算让她死的,既然是她自己要自求死路,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看着门从里面被打开,艾娃的嘴角带着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

    “进去吧!”

    容易出去后,冲着坐在长椅上的山山医生喊了一声,态度有些傲慢和不善。

    这些艾娃可都不放在眼里。

    山山医生扭过头看了艾娃的面色一眼,完全就没有去理会容易,一点儿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容易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人,心里本就不痛快。

    垂在双侧的手紧捏成拳头,恨不得一拳打过去,打断了艾娃的鼻梁骨,可是他不能。生生忍住了。

    “你就是这么求人家办事的?”艾娃是没说话,一直都保持缄默的山山医生突然说道。

    带着挑衅,听在容易的耳朵里极其的不舒服。

    求他办事!

    何为求?这可是他们自己要留下来的,一开始都已经逐客了。

    苏伦跟了出去,看到容易斜着子就要上前,苏伦从后面一把拉住他。

    “艾娃小姐还是你表个态吧,如果不愿意帮忙就请回,我们自然会另请高明。”说这话的时候苏伦是抓准了艾娃的心思,这么久都等了,这个时候艾娃总该是要摆摆架子的。

    若是真的走,艾娃肯定不会这么做。

    学心理学的到底就是不一样,容易气的双拳捏的咯咯响,都是骨络里发出来的声音。

    “请!”

    苏伦比起容易要沉得住气许多。

    好在今天在的是容易和苏伦,要是尹濛灏也在的话,只怕是要打起来了,尹濛灏哪里能见得人在他们的地盘上如此傲慢。再说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对陆向北动手脚的,现在又来假猩猩的救治。想想想心里就窝火。

    山山医生还是在艾娃点头后才走了进去的。

    容易想要把艾娃挡在门外,医生进去就行了,要她进去做什么。

    艾娃的碧绿的眸子微眯着突然睁开,狠狠的盯着容易的双眸,像是要看进他的心里去一般。让容易都晃了神。

    “我需要艾娃小姐进去帮忙。”山山医生回过头来说道。

    苏伦拉了拉容易,这个时候要以大局为重,仇以后能报。

    艾娃的眼里显现出嘲讽,原本还伪装的模样,在苏伦和容易的面前根本就不复存在。

    屏退了所有护卫,房间里除了躺在病上的章小念和陆向北之外,就只有他们四个。

    山山医生在为陆向北检查,艾娃倒是好,一改往的作风,也不再伪装,露出了脸上的狠辣,直接的开门见山。

    “可检查出是什么问题?”苏伦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山山医生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更没有打算告知他。

    “我能治好便是。”只冷冷的给了苏伦这么一句话。

    这就更加肯定了苏伦的猜测,一定是这个医生对陆向北动了什么手脚。

    “这病不是白医的。”艾娃淡然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伴随着医疗设备滴滴的声响。

    容易的眼里只有怒视,瞥了眼苏伦后愤恨的移开眼盯着山山医生对陆向北做出的动作,不让他有机可趁。

    “那你就说说你想得到什么。”苏伦早就知道一定是需要交换的。

    艾娃瞥了苏伦一眼,跟容易比起来,他看起来更聪明,也更容易收买,以后可以为自己所用,所以对苏伦的态度也更加的亲切了几份,艾娃就是有这手段,对待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我想要他!”艾娃毫不避讳的指着陆向北。

    容易是冷哼一声,带着鄙夷。

    天大的笑话,要一个男人你也得凭自己的本事,这算是什么,还真当是什么年代了。

    “这个我们可做不了主,得等醒过来你自行与他说,感这种事嘛。”苏伦的态度比起容易要好许多。

    “这个我自然之道。只不过不除掉她,我只怕得不到他呢。”艾娃的手指直指着带着呼吸器,一脸苍白的章小念。眼里已经惊险出杀意。

    容易和苏伦可能一开始对陆向北娶章小念心里有想法,可相处的久了,也是亲眼目睹了陆向北对章小念的感,是打从心底里把章小念当成是他们的嫂子。

    这个女人现在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毫不避讳的说要除掉章小念,当真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是太过自信了吧。

    见到容易和苏伦的犹疑,艾娃的嘴角泛起了丝丝笑意。

    “我知道你们是怕他起来后迁怒你们,可是你说手术后没有度过危险期就这么去了,谁又能够愿意呢。这些话还不都在你们的嘴巴里,比起这女人,是他重要呢,还是谁重要呢。我想你们如此聪明,其中的得失不会不知道吧。”

    艾娃说的话简直就是一针见血,直扎容易和苏伦的心。

    “哼,你就不怕自己横着出去!”容易到底也不是没脑袋的主,凭什么他们就要被艾娃拿捏在手里,被一个女人牵制着,让他极其的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我死了,还有陆向北给我做垫背的,何乐而不为,活着成不了夫妻,死了说不定还能成一对鸳鸯!”艾娃的脸皮倒真不是一般的厚呢。

    这点料还不够,她继续用话刺激着容易,给他们来点猛的。

    “我的命微不足道,陆向北你们可舍不得吧。”

    “你……”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去的时候,刚才还在昏迷中,像是做着噩梦,左右翻覆的章小念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似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她的子因为受到的惊吓似乎是要做起来,可是口处的疼痛,让她没有办法,一动口处的伤口就像是裂开般的疼。

    在救章小念的上面山山医生是一点懒都没有偷。为的就是取得陆向北的信任。

    “嫂子!”第一个发现章小念想过来的就是容易。

    他立马走到章小念的边,招手让苏伦一块儿过去,俨然已经把后的艾娃和山山医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到底苏伦和容易跟章小念已经很亲近,如果不是如此,他们不会置陆向北的病不顾,跟艾娃理论到现在。

    章小念惺忪着眼睛,因为突然睁开,天花板上的灯光直接照到她的眼里,刺眼的让她没有办法立刻张开眼睛,嘴鼻上还带着氧气罩,她的脑海里的记忆依稀存留在自己中弹的那一刻。

    章小念都不是平躺在上的,子侧着,背后垫了被子让她的伤口不会磕到。“向北,他怎么样了?”挣扎着一只不再吊水的手伸出,想要摘掉氧气罩,可是那只手正是受伤的那边,左手,一动就能牵扯到伤口,容易见了,立马抢先一步,将她的手放回去,自己去把氧气罩拿下来,听章小念到底想说些什么。

    这个举动看在艾娃的眼里,别提有多碍眼。

    刚才容易对着她的时候可是剑拔弩张,满眼的不屑一顾,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是带着嘲讽,要不是她有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只怕容易都要对她动手了,凭什么对章小念这么一个无用的女人他都能做到如此关心。她章小念算是个什么东西,不光能够得到陆向北的心,就连陆向北手底下的人都对章小念分外尊敬。

    恨只是恨在心中,脸上并没有立刻表现出来。

    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不是陆向北,章小念就觉得不对劲。

    按照道理陆向北应该是会陪在她边的这才对。

    容易和苏伦因为她的话面面相觑,这就让章小念的心里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难道说她为陆向北挡下了那一枪之后,他还是受伤了?

    这一点似乎有些不大可能。

    “说话呀!”因为着急,体状况本就还很虚弱,问话的时候音量有些大,惹的她一阵的咳嗽。

    见容易不愿意说,她直接转过脸去问苏伦。

    “苏伦你说,你是医生,你不会骗人,你说。”

    苏伦知道躲不过去,瞥了一眼艾娃的位置。

    章小念这才注意到边还有一张病,可是在她的背面,她背对着的,刚才就是用余光瞥见的。

    “扶我起来!”

    章小念坚持,此刻的她眼里迸发出来的能量,竟然让容易都有些觉得惊讶,这么一个小女人,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能量。

    难道是跟在陆向北的边久了,潜移默化的被影响了吗。

    知道事已经隐瞒不过去,苏伦朝容易做了个示意。自己和容易一起动手,想要把章小念扶起来,可是她的子根本就不适宜移动。

    艾娃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既然在容易和苏伦的面前她都不再伪装,更何况是在章小念的面前呢。

    苏伦和容易不能说的话,就由她代替了去说。

    “实话跟你说吧,陆向北现在是生了一种怪病。”

    “闭嘴!”容易回头就冲着艾娃,带着歉意的看向章小念。

    他们都以为章小念会接受不了,可是没想到她却是咬牙忍着疼痛说道:“让她继续说下去。”

    艾娃白了章小念一眼,总觉得这个女人在苏伦和容易的面前会装,明明弱的不堪一击,还硬是要装出强大的样子,真正是恶心至极。

    在章小念的面前,她得意的说道:“全天下只怕也就只有山山医生能够医治,苏伦是压根连他是什么病都查不出来,可是要请山山医生医治的话,他只听我的命令,如果说你想要陆向北好,就请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省得让他们两个动手。”

    艾娃可是一点都不嘴下留

    “是这样吗?”章小念看向容易,苏伦都没有勇气把她扶起来看陆向北。

    此刻的陆向北浑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像是刚从泳池里爬上来的一样,因为疼痛,这简直不可思议。

    苏伦也急,到底是什么原因,山山医生检查完之后现在根本就不动手,双手交叉的等候在一旁,等待着艾娃的吩咐。

    果然当章小念的视线触及到一边小上的陆向北的时候,只差嘴里一口鲜血没有喷出来,愣生生的被她压了下去,满嘴的血腥味。她的子几乎摇摇坠。

    可是心里有一句声音时刻在提醒着她,一定要坚强,这个时候一定要住。

    艾娃想要看到的不就是她这幅模样嘛。

    “你是说你根本就查不出他怎么了吗?”章小念不去看艾娃得意的眼睛,硬是憋下去了满口的血腥,忍着疼痛转脸去问苏伦。

    苏伦不敢抬头,更是不敢用眼睛去触及章小念的眸子。

    点了点头,算是答案了。

    “那就不是病!”章小念斩钉截铁的说。

    山山医生的子在章小念的话后明显的一愣。有些不自然,一般人绝对不会懂得蛊术。

    再说就算是有人听过也不会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蛊这种东西存在。再说蛊一般都是存在于中国的苗族,这里可是东南亚,怎么可能会联想到蛊术呢。

    这个山山医生确实是土生土长的东南亚人,可是小时候他在村子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老头,说是说老头,后来才知道这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但整个人看着形容枯槁,简直就像是即将垂死的暮年老人。

    他的父亲好心肠给了那人点吃的,后来男人说要收年仅8岁的山山为徒。

    全家人谁都不相信这个人有什么本事,山山的祖母还出言不逊。

    结果当晚他们家人都肚子痛,就山山没有问题,她的祖母尤为严重,几乎是奄奄一息。找来了医生,根本就查不出是什么问题,当时的山山就想到了在村口遇到的人,赶过去找。那人果然还在。

    他是跪下去求他,才答应放过他全家。后来山山就成了这人的徒弟。

    慢慢的了解到,此人是中国偏远地区的苗家宅子的神婆(神婆不一定是女的,男的也行),差阳错才会来到了这里。知道自己回不去的,一的本事就想到了传承下去。

    山山对着蛊术是尤为敢兴趣,所以深得此人的真传。

    也是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有人为了讨好布兰克,将此人献给了布兰克,布兰克又疼自己的这个妹妹。

    艾娃是给了山山的家人无上的产业,将他的家人照顾的极好,这才愿意为艾娃做事,并且是死心塌地。

    这种人,一旦用不好,到最后死的还有可能是自己呢,所以艾娃尤为谨慎。

    山山不光是蛊术在行,他后来也苦学医术,所以是个极顶高人,在艾娃和布兰克两兄弟的家族内斗中起到了不少的作用。

    艾娃要不是真的对陆向北上心了,也绝对不会用到山山医生的。

    “不是病了那是什么,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艾娃的声音依旧是不咸不淡的。

    章小念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就觉得肯定不是病了,一开始想的也就是可容易一样,中毒。

    可是中毒苏伦不可能查不到,要是苏伦都查不出来的问题,可就真是棘手了。

    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艾娃逍遥下去,看着她的谋诡计得逞,不,绝对不可以。

    “把他们绑起来,既然不愿意那向北有你们两个陪葬也够了!”章小念的话不光是让艾娃一愣,就连容易和苏伦都不敢相信。

    这么一个弱女人,整天都是仰仗着陆向北的保护,怎么可能会说出如此狠的话来。

    “怎么?对我的话有异议吗?”章小念想要厉声的喊话,可是她的体不许,语调上扬时,就因为疼痛,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容易看了眼苏伦,见苏伦也像是在思量。

    “好!”

    还是容易当机立断,立马就要去钳制艾娃。

    “山山医生!”紧急关头,艾娃大喊了一声,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保护在她之前。

    章小念的眸子已经转了好几圈,问题肯定是出在这个医生的上。

    “回来!”

    章小念喊了一声,只觉得自己口剧痛,苏伦还扶着她呢,她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子,重重的躺了下去,伤口处磕到了板,疼的闷哼一声,终究是死死的咬牙,不让自己发出一声痛呼。

    容易立马回头,伸出去的手被山山医生握住。

    他只感觉到手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跟打针差不多,收回的手,他盯着手心看,却并不见自己的手心里有任何的东西,仿佛那就是一个幻觉。

    再抬头的时候山山医生护在了艾娃的前。

    艾娃的眼里闪过一抹狠戾,一个山山医生就能够匹敌千军万马呢。

    苏伦和章小念刚才其实一直都紧盯着,就在章小念倒下的时候,她趁着这个混乱在苏伦的耳朵里轻声的说道。

    “看仔细了。”

    她就是怀疑这个山山是不是会什么用毒之数,章小念想的还是毒,有些毒用在人的上会不会是查不出来的呢,她不是很懂医,就只能猜测。甚至她都怀疑是不是蛊术。

    东南亚这地方也是邪门的很的呢。

    苏伦听说过蛊术,可是他是唯物主义者,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东西。

    更何况他一个医术高超的行医者,怎么会相信有蛊术这回事呢。

    “艾娃小姐,你可不可以让我跟他们说几句话,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只求你可以救下向北。”章小念躺在上,她的额上也被汗水染湿,薄薄的一层衣服上竟然已经浸出了血迹。

    艾娃看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还是明白了,鸡蛋永远都是撞不过石头的,还算章小念聪明,要不然可不会这么轻松的放过她。

    走了出去艾娃就问道:“你对容易做了什么。”

    山山医生嘴角发出一种诡谲的笑意:“够他受的了。”

    艾娃就知道,容易倒霉了。

    对于容易对她一直以来的不尊重,艾娃是真的打算好好教训教训他,有了这次教训,只怕容易以后是要学乖的。

    看着艾娃和山山走了出去。

    章小念的眸光亮了起来,刚才的那一幕也许容易不知道,可是苏伦很清楚,章小念这是在肯定自己心里的猜测呢,只不过拿容易做了饵。

    “你刚才有什么感觉没有?”苏伦问,他明显感到刚才容易的手缩了下。

    容易摊开手掌心,仔细的瞧了又瞧,他确实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东西扎进了他的手掌心,可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没有,就连个小针孔都没有。

    “不知道,我刚才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下,可是现在看来手心上就连个小小的针孔都没有,会不会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容易也没有感觉到体有什么不对劲。

    苏伦和章小念齐齐陷入了沉思,不对,肯定不对。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蹊跷。”苏伦摇头,可是到底是有什么问题,他也说不清楚。

    压根苏伦都不会往蛊方面去想。

    躺在上的章小念穿着粗气,很痛,她的伤口处痛的连说话都困难。

    一个从来连皮都没有被割过的小女人,突然中了枪伤,刚才竟然还能够强撑着这么久,已经是让苏伦和容易刮目相看了。

    “不要想了,这是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显然苏伦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底气不足。

    如果陆向北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他们还可以笃定,但是现在陆向北都出了事。

    艾娃肯定是有备而来的。

    “你们去查那个山山医生,查到低,从他出生开会查,不能看一般的医术,奇门盾术都可看。什么巫蛊术也不要放过,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一般的毒,有些东西我们不相信的,世界上未必就没有。”

    章小念忍着疼的一番话,让苏伦一个激灵。

    确实他怎么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谁说他没见过的就一定代表没有。

    可是如果真是巫蛊之术就麻烦了,他是一点儿都不懂。

    “无论如何让郭政和安逸安尔去中国搜罗懂这方面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拖住艾娃,如果实在万不得已,那就牺牲我!”

    章小念一口气说完,已经咳嗽的不成样子。

    容易立马为她送上氧气罩。

    苏伦的眼根本不敢直视章小念,她怎么能够想到如此多。

    这个女人才从受伤中醒过来啊。

    简直不敢相信,起初觉得拖累的人,比他们都要清楚。

    章小念平里就喜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节目和小说,像什么《世界未解之谜》、《古物杂谈》、《探究与发现》……

    这些东西会让你有许多的发散思维。

    她的坚韧绝对不是常人所看到的那样,如果一般人在遇到第一次如此滑稽的婚变后,肯定是大吵大闹,哪里还能够像章小念如此冷静的处理,旅游散心啊。

    这也是陆向北能够看上章小念的原因,没有一点过人之处,陆向北能够对她如此死心塌地?

    这不是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故事。

    这个社会很现实的,章小念就是在特殊时期会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冷静,这一点只怕是苏伦和容易这样血气方刚,经历过许多的男人都没法做到。

    “这……”

    苏伦还想要说什么。

    “就先按照我说的去做!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死,我还要和他并肩作战呢。”章小念说的斩钉截铁。

    容易和苏伦不面露肃穆。

    这个女人,他们似乎现在才开始真正认识。

    章小念也是跟在陆向北边经历的多了,才开始变得如此敏锐起来的。

    挥了挥手让他们把她换个姿势,就算是疼,她也想要时刻的看着陆向北。

    “就是先要他受几天的苦了。”

    章小念有些颓然的说着。

    如果请山山医生立马医治陆向北的话,她就只有立马死。若是找到了能工巧匠的话,陆向北最起码还要如此的疼上三两天,不知道他能不能受得住。

    容易和苏伦一句话都没有,他们还能说什么。

    章小念和陆向北他们可都不愿意看着去死。

    受一点苦跟死比起来,他们还是选择了前者,章小念说的都是对的。

    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苏伦留下来看着,容易下去安排,通知郭政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