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不欢而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去饭店的路上,章小念坐在车里做闵谷雨的思想工作。

    “妈,待会儿去了你也给姐姐一点面子,气氛搞的太僵了反而不好,姐姐的子你肯定比我了解,弄的不好啊,她会起逆反心理的。”章小念是觉得自己母亲做的有些过分了。

    就连和章小想坐同一辆车都不乐意。

    这样要面子的章小想心里能舒服嘛。

    陆向北亲自开着车,章国强也做在后座上,时不时的跟陆向北谈论一些公司上的事,陆向北倒也给很中肯的建议,每一条建议都让章国强受益匪浅,跟陆向北聊的越加兴起。

    车厢里就是两种聊天的话题,闵谷雨听的烦了,推了推章国强说道:“一天到晚你就公司公司,老大都要成你公司的工具了,还公司公司的,钱能那么重要!”

    闵谷雨最近心就是炸雷,逮到谁就炸谁。

    章国强转脸瞧见自己老婆瞪着的眼睛,满眼怒火是又好气又好笑。

    当着女儿和女婿的面,脾气是不能发作,只得陪着笑脸的哄着:“好好好,是我错了,我错了成吗!你也别生那么大的气了,既然老大愿意去呀,就说明她都想开了。”

    章国强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在自己女儿和女婿的面前,搂过了闵谷雨,反而弄的闵谷雨不好意思了。

    想要推开他也不合适,在车里拉拉扯扯的。

    章小念看到母亲尴尬,赶忙装模作样的捂上了眼睛,嘴里嚷嚷着:“我看不到,我可什么都看不到哦!”

    拍了拍前座开着车的陆向北,带着教训的说道:“看到没有,好好的跟着学学。”

    她这般打混是越发的弄的闵谷雨脸皮上过不去了,陆向北连连配合妻子,点头道是是是。

    章国强跟着一起笑着。

    整车里刚才压抑的氛围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剩下笑闹。

    多年后陆向北回忆起来还说,他终于知道章小念上的那股子开朗乐观是从哪来的了,看着他们一家人的相处就明白。章小念有一对很好的父母,虽然父亲一心扑在工作上,那也是为了这个家。

    母亲并没有像有钱人家的太太那样忙于四处交际,而是在家相夫教子。三个孩子教育的其实都出色的,章起云虽说时而耍横,但也没有像一些真正不顾王法的富二代那样为非作歹。

    陆向北是羡慕章小念有这么一个和睦大家庭的。

    到了酒店在停车场等着章起云和章小想下了车才一起走进包间的。

    章起云和章小想同乘一辆车过来的。

    走进包间容沐风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入眼章小念就觉得眼前的人熟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又觉着像一个人,后来一想就是像容易。本来两个人就是兄弟,虽说不是同一个母亲,但两个人应该都长得像父亲,所以不管形上还是脸型上都长得像的。

    不吝啬微笑,即使是面对闵谷雨的冷面相对,容沐风都有礼有节的笑脸相向。

    伸手去和章国强握手,喊着伯父。

    也知道自己的妻子不喜欢,但到底容沐风的份放在那,那可是容家的大儿子,除开容家有一个私生子不说,容沐风就是容家这一代的唯一男丁。

    自己也是年轻有为,最有望成为下一任财政部部长的。

    章国强是经商的,怎么都得跟他大好了招呼,也并不显得络,握过手点了点头就算过了。

    陆向北和他就比较熟了,一个大院长大的。

    “北儿!”故作惊讶,像是怎么都不曾料到能在这里见到陆向北。

    陆向北就没有他那么了,他对容沐风的态度都不如章国强对容沐风的。

    既然陆向北是选择了跟容易一块儿,把容易当成了兄弟,那容易的对头也成不了朋友,跟容沐风一直也算是不对盘的,容沐风过容易几次,这笔账是要要回来的。

    陆向北对人的态度就是这样,在圈子里也从来都学不会趋炎附势,更何况他根本就不需要。

    金丝边的眼睛将他整个人的生味和儒雅之气都尽显出来,还带着一股子的精明。

    章小念审视着眼前的男人,长得和容易是有些相像,但上的气质就完全不同了,容易是带着点邪肆和狡黠的,重义气喜欢开玩笑,这个男人看着就是话不多,心思略显深沉些。

    怎么都不觉着眼前的男人是哪一点吸引得了章小想,在章小念的眼里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跟吴文博都是没法比的,也许是起初就对容沐风没有什么好印象,总觉得还不如美度的首席设计师summer呢。

    “坐,大家坐!”容沐风请。

    章起云是仰着脑袋从他眼前过去,正眼都没瞧容沐风一眼,态度傲慢的,换做一般人估计是想要锤他。

    可容沐风就是好脾气呀,还能笑容以对。

    章起云自己过去了还不忘牵着章小想在他边,不让他们两人有任何的眼神交流,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也许是章起云的缘故,章小想第一次经过容沐风的时候没有紧张到心跳加速,明明错的是对方,为什么见到他,特别是看到容沐风的那双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镜,章小想就会没来由的自己生出一种罪恶感来。

    紧紧的抓住章起云的手,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指甲竟然都已经掐进了章起云的皮里,她紧张的一点儿都没有发现。

    章起云是忍着痛啊,心里都在腹诽,这个没出息的姐姐,至于嘛!

    另一方面到底是自己的亲姐姐呀。

    略微底下脑袋,凑近章小想的耳边,用一种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听得清楚的声音说道:“大姐你可以的,难过就死命掐我吧,我不疼!”其实是真疼的都要忍出汗来了。

    要是换着是平时,只怕他就要犯浑一甩手把章小想给丢出去了。

    章小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掐的章起云狠了。

    像是丢掉了烫手山芋一样,把章起云的手给甩开了。

    好在动静不大,除了边的章起云知道章小想平静的表面像内心并不平静之外,也没有别人知道。

    容沐风带着助理来的,助理见到自己上司受到一个小老板家如此怠慢,心里很是不满。

    见陆向北引着章国强往主位上坐,他的助理就出声音了。

    “不好意思,这个是主位和主宾位。”指着陆向北和章国强要坐下去的位置,表示这主位可是他上司要坐的。

    陆向北嘴角依旧含笑,只是那抹笑意未到眼底就已消失,清亮的眼睛中突然的精光乍现,让容沐风的助理竟然不敢多话。

    “我会不知道?”显然陆向北对于这个恬噪的人感到厌烦。

    一开始就显现出了这场晚饭并不会太愉快,容沐风也不是傻子,对方的来意并不善,他是想要跟陆向北攀关系,反而适得其反,拉关系变成了关系更僵。

    立马打圆场,给了助理一个凌厉的眼神,为他出头是好事,但也要看场合。

    “是是是,随主便,随主便。”已经给了陆向北主人的地位。

    章小想可不是傻子,容沐风对于陆向北的阿谀奉承,她能看不出来?陆向北能够明白的事,她不见得不明白。

    理智和感是两回事。

    落座后场面一度尴尬,还是章小念先挑起了话题。

    “容先生年轻有为,六年前就听说过您,一直都只是闻名,今一见果真是青年才俊。”章小念这话说的也有技巧。

    告知了容沐风,六年前家里就已经知道了他这个人,六年后才出来见面,多少是没有礼貌的。说他是青年才俊带着嘲讽的语气。

    说话可是门技巧活儿,章国强听到小女儿的开腔,明显有些不敢相信,一直还当自己的小女儿是温室里的花朵呢,不曾想到,原来小女儿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容沐风也知道今天章家一家的目的和意思。

    这是在对他兴师问罪来的,由章小念发出第一波攻击来着呢。

    立马说着暖心的话,他知道这些话其实跟章家任何一个人说都没有,说服任何人都不如说服章小想一个人来的重要。

    舀捏住了章小想章家就是再不愿意又有什么用,女儿的心在他那里。

    “这个我早已经想要跟各位说抱歉,当年因为家里受到危机,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感,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小想,我也没有办法接受家里安排的亲事,内心是对小想的歉疚使得我无法娶她,心里一直有小想,所以最终我还是拒绝了婚事。我不知道能不能够取得叔叔阿姨和小想的原谅,但是我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太多,我会用自己的余生来弥补!”

    容沐风倒是一点都不含蓄,当着章家人的面直截了当的表达着他对章小想的恋。

    这些话在章小念听来虚伪的可以,在闵谷雨听来是根本不乐意去听,多听一句都觉得是污了自己的耳朵,章起云干脆极其不给面子的舀筷子敲面前的餐具。

    ‘乒乒乓乓’的,嘴里嚷嚷着:“有些反胃啊,怎么回事胃突然就不舒服了,上点开胃的东西来,我恶心着了。”

    外人听到这话是这些反应,当事人不是的。

    章小想的内心挣扎的很,一面是不相信他的话,那是理智。一面是没有办法去忽视容沐风说的这些话,那是感。

    在做着抗争呢。

    闵谷雨冷哼一声,“上菜吧!”

    “你早干嘛去了!”章起云还是不服气,他坐在章小想的边,在桌子底下狠狠的捏了章小想一把。

    心里骂着没出息的,还需要他亲自出面。

    容沐风被章起云突如其来的问话弄的还有瞬间的尴尬。

    这家人倒是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尤其是这个章起云,他难道是真不知道自己的份吗?

    陆向北不给他容沐风面子他忍了,就连章国强都不敢仰着鼻子在他面前晃,就算心里有不满还得忍着,章起云当真是没有想过要在商场上混了啊这是。

    容沐风的临场应对能力不是盖的,立马就转回了思绪,说的话都是冲章小想说的。

    “六年来我就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可以名正言顺的娶小想的机会。毕竟我的婚姻不能我自己说了算,我花了六年的时间想要忘记小想,忘不掉,六年里也一直在说服着我的家人,终于在得到首肯后我第一个就跑来找小想,六年的分开太长太长,我们总归分离了2214天,这些我都记得。”

    容沐风的悲攻势太明显。

    闵谷雨一直在忍啊,从进来之后就在忍,心里记着章小念叮嘱的,她要好好的谈,要不然得把章小想越推越远了,最后只能把女儿推给了那个男人。

    这回是忍不住了。

    ‘啪!’的一声,掌心往桌子上重重的拍了下去。

    餐桌上的餐具,勺子和汤碗因为外力都响起了相互碰撞的声音来了。

    可见闵谷雨花了多大的力气,容沐风这番话是真的把闵谷雨说毛了。

    “你当我们都是死人吗!我警告你,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女儿就能跟你走?今天能跟你坐一张桌子上吃饭,就是想要跟你说说清楚,你还是赶紧打消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除非是我死了,要不然你休想。”

    闵谷雨强硬的态度,确实对章小想来说有一些反效果。

    倒不是把她越推越远,只是说她对于闵谷雨的处理方式有些不满意,这还是她的母亲吗?

    母亲在章小想的眼里一直都是温柔的女人,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尤其是在对待自己妹妹的事上,从来都没有如此大小声。

    不管是周佑天还是现在的陆向北,就是最后跟周家闹翻了,自己的母亲还能够以礼相待。

    为什么每一次到她上,母亲就像是要跳起来的一样呢。

    这让章小想有些无法理解。

    “妈!”章小想终于出声了。

    闵谷雨肚子里是一肚子的气,尤其听到容沐风说的那番话,简直是没把她放在眼里,不知道她不想听吗?

    “你给我闭嘴!”闵谷雨冲着章小想劈头盖脸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当着在座的人,毕竟还有容沐风的助理和陆向北在,这对章小想来说毕竟还算是外人,在外人面前闵谷雨可是没有给她面子。

    章起云也是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发这么大的火,刚好他是坐在章小想和闵谷雨中间,做着和事老的角色。

    拉了拉闵谷雨的手,带着嬉皮笑脸的在闵谷雨的耳边说道:“妈妈你跟大姐置气做什么呀?今天我们的矛头可早就定了哦,不许乱发炮的啊!”

    章起云的调和作用还是做到的。

    只不过这顿饭只怕也吃不下去了,还没上菜呢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章小念在心里责备着自己,是不是自己的想法错了,这主意是她出的,她以为坐在一起能够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但是现在的况根本就不是这样。

    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容沐风的态度,面对闵谷雨的怒火,他依旧是有礼有节的以礼相待,脸上的笑容依旧,恬淡雍容,举手投足都优雅极了。

    他此刻展现出来的修养让人自愧不如。

    站起冲着闵谷雨鞠了一躬,表示真诚的歉意。

    “伯母是我做错了,这些年来全都是我的错,希望你可以给我弥补的机会,正是因为有了这六年的分离,我才知道小想对于我来说的重要。没有了她世界都是黑色的。”

    他如此这般诚恳,只怕是连章小念都快要被他感动了。

    若现在坐在这里的不是她的姐姐,她还真能同起这个男人来。

    “别说了!”章小想打断了容沐风还想要说的话。

    容沐风眉毛上挑,他讶异的是章小想这时候会出声,他可是把章小念舀捏的很死的。

    “吃饭吧,可能不可能还得我自己说了算。”

    也许前几天是见到容沐风之后思绪的混乱让章小想失去了自己的思考,今天这么一来她豁然开朗,听到容沐风说的那些话。

    章小想突然强势的话,让闵谷雨才稍稍缓和下来的脸色立马黑了起来。

    章小念都一愣,姐姐这是什么意思?以她对章小想的了解,可是说还要给容沐风机会呢吧。

    瞪大的双眼只觉得不可思议。

    容沐风的这些话她都不相信啊,姐姐怎么能相信?

    “姐,你疯了吧!”章起云第一个跳起来,抢在闵谷雨前头。

    他夹在母亲和姐姐的中间,自然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姐姐起正面冲突,这个坏人还是他来做。

    别看章起云还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些事的处理上他还是做的很好的。

    “我的意思表达的不清楚吗?既然我们家推崇的是自由婚姻,小念可以你也可以,到我这里我想爸妈也一定会支持的。是吗?”

    章小想的话让章小念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闵谷雨话都没说,拉着边的丈夫就往外走。章国强瞪了章小想一眼,跟在闵谷雨的后,一句话都没有留。

    “姐姐!”章小念追出去的时候在章小想的后叫了声。

    她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章起云是气的连话都说不出口。

    陆向北跟着章小念后出去的,经过陆向北边的时候没忘留下一句话。

    “如意算盘别打的太好!”

    他的笑容依旧。

    满满一室的人,突然走的只剩下章小想和容沐风。

    “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