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章小念与周佑天的见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看着章小想打电话和容沐风约了时间,章小念才真正放下心来,劝章小想往屋里坐,在外面坐着多冷呀。闵谷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一半,还有一半当然就是帮章小想物色一个适合的男人,不把章小想嫁出去始终都是她的一块心病。

    晚上和陆向北躺上的时候还说起章小想和容沐风的事,没有说的像章小想那么详细,就是简单的说了下。

    听到男主角名字的时候,陆向北就愣了下。

    嘴里咀嚼着,容沐风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容易的大哥,容家大公子,也是容家对外界唯一承认的子嗣。

    容易是私生子,不过容老头子对容易还照顾有加的,在容家到底也没真受过什么苦头,就是兄弟两个从来都不对盘,最主要是容易看不惯容沐风他妈。

    面上是贵妇摸样,在他老头子面前也能装,母慈子孝的,转了脸就给容易穿小鞋。

    小时候是没办法,只能被她虐待了,大了她可就不是容易的对手了。还一直防着老头子能把家产都给容易了,就这么点东西容易也不定就能瞧得上眼。

    容易不是看重钱的,这点陆向北他们都知道。

    再说容沐风都快要爬上财政部部长的位置了,有了地位害怕没钱吗?

    “什么?”章小念听到陆向北说出了这么一段渊源来的时候,没差给陆向北一拳,激动的那样!

    陆向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你说是司法部副部长应该就不会错了,容沐风嘛,网上肯定有他照片。”陆向北把这个小女人又揽进了怀里,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吧太激动了。

    章小念握在陆向北的怀里,冰冷的小脚圈在陆向北的大腿上,让他给捂,一个现成的人体大暖炉。

    “真巧,那你说如果我姐要真执意嫁他,他也愿意娶我姐,他们能幸福吗?”章小念问道,她就怕坐下来好好谈的结果会变成这样。

    如果他们两个真是到死去活来非要结婚的地步,他们还真的能狠下心阻止啊,这不可能。

    陆向北挑眉,想了想,摇了摇头,“不靠谱!知道之前那个怎么没结成吗?”

    摇头,她怎么能知道。

    “对方没有了利用价值,没让他爬上去,六年了依旧在原地踏步,容沐风是想要找机会上位,显然你姐姐帮不到她,也许他现在又回来找你姐姐,是看在你的面上。”

    陆向北的话分析的很直白,但是就有他的道理。

    比起章小想和章小念肯定是陆向北更了解容沐风,这两人打交道多久了?

    从小就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小时候的品行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章小念经他这么一分析,瞬间就明白过来,她嫁给陆向北了,容沐风就找上来了,为什么六年都没有出现这回就出现了,他是想借着章家和陆家的关系。

    到时候他和陆向北就成了连襟,找陆家转转门子不是更好说话?

    现在谁不知道中央那就是陆家的天下。

    陆家娶哪个媳妇弄的如此隆重了?一个都没有,就陆向北娶章小念搞了这么大的排场,还搞到国外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章小念在陆向北面前有地位,陆向北在陆家也有地位。

    “他总不会真有这想法吧。”章小念食指按在嘴唇上,要真是这样,那容沐风未免就太可怕了一点。

    陆向北暗了暗眸子,伸手捋了下章小念额前的长发,“我也不清楚,一切都只是猜测,到底是个什么况还得见到了他的面才清楚,坐下来吃顿饭候补都知道了,现在猜来猜去的也就是徒增烦恼而已,乖!睡吧,赶飞机也累了。”陆向北为章小念拉了拉被子盖上。

    “嗯!”双手掖着被子,陆向北在她的额上烙下了一吻。

    章小念是躺下准备睡,躺在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好端端的是什么,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嘛,怎么都能够整的那么复杂。

    你说没钱的吧,因为钱闹的不愉快,有了钱的吧,希望更有钱,有了钱还想要权,同样不痛快。

    暗自叹了口气。

    “恋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就得是两家子的事,一点儿没错。”在被子底下章小念找了个更舒适的位置窝在陆向北的怀里,抱着他,将脸买进去。

    这个道理她是早悟出来了,还真是在谁上都受用。

    其实要她说容沐风也傻,她姐姐的那点能力就摆在那了,娶了她姐姐能差到哪里去?指不定以后还能帮到他了呢。

    伤的她如此深,是能想回来就回来,想离开就离开的?

    章小想她了解,现在她跨不过去的是心理那道坎,那些执念,如此骄傲的人经受不住六年前受到的那些伤痛。

    一旦章小想想开了,容沐风那就是哪根葱都不是。

    就算章小想想不开,两个人这辈子也不可能在一块儿,他的如意算盘就是打的太自信了。

    世界上的女人并不是都会吃回头草的,现在新时代的女更是不可能吃。

    陆向北有力的大手抱着她,章小念冰凉的小脚就在他温暖的大腿上蹭,已经习惯了有陆向北这个大暖炉,迷迷糊糊睡着了是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别说章小念的睡相真是不怎么样,能竖着睡的早上起来睡成了横向,晚上还要踢被子。

    陆向北是已经习惯了,每当她把被子踢开了,总是他不厌其烦的给她盖上,像树袋熊一样的将章小念困在怀里,不让她受凉了。

    有他在边的子,就算心里有心事那也不能失眠,一觉都可以睡到大天亮的。

    这头一天是回了章家,那是陆向北疼章小念,按理说当天下午就得回陆家看看陆老爷子去的,不是看在章小念坐飞机累的嘛,第二天也没舍得一大早就把章小念叫起来,还有些时差没有调整过来呢。

    回来陆家老爷子那儿的时候都已经是要吃中饭了,老爷子早早的就命令人把中饭都做好了,菜色并不是很丰盛。老人家在吃上面一直都没多大要求。

    用老爷子的话说,那时候红军长征的时候就是树皮都吃,现在能吃上这些就该偷着乐了,哪能有那么多的要求。

    一见陆向北回来,老爷子是开口就骂。

    “你这个小崽子啊,叫你早点回来早点回来的,都结了婚的人了,睡懒觉的习惯还没有改过来,以后是准备陪着孩子一块儿睡嘛!”老爷子那哪是真的舍得说他,就是祖孙间经常的玩笑而已。

    这可把进门的章小念弄的尴尬了,哪里是陆向北睡懒觉啊,睡懒觉的都是她,觉着老爷子瞧她的眸光都是不同的,低着头红着脸叫了一声爷爷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陆向北捏了捏她的小手,“爷爷这不是为了让你早抱上曾孙在努力呢嘛!”陆向北没脸没皮的话惹得章小念是狠狠的在他大腿上来了那么一下。

    脸一下子羞到脖子根。

    老爷子倒是乐了,连叫了两声好,弄的张小牛更加不自在。

    “赶紧带小念一块儿坐下来吃饭,我让厨房给小念炖了一些滋补的汤,小姑娘太瘦了不行,以后生娃都困难,还是有点头的好。”这是句句都不离孩子啊。

    老爷子当然有老爷子的打算了,现在陆向北收不住心,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不能再像现在这么心野,不去想国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成。

    “谢谢爷爷!”章小念抬头冲老爷子淡然一笑,还带着点尴尬的羞。

    一顿饭吃下来,相谈甚欢,陆老爷子问了些在国外好不好的事儿,听着倒有点像是故意的试探。

    陆向北嘴巴多紧呀,章小念就只顾着吃东西,顶多就是点个头摇个头的应付一下。

    吃晚饭又陪老爷子坐了一会儿,章小念接到温倩云打来的电话,说是许宇萱今天又回西沙市来了,刚巧帮她接个风,多久没有一起聚聚了。

    这个多久还真是没多久。陆向北直接送章小念过去的,他自己说再回去陪爷爷下两盘棋,等到他们玩结束了他再去接章小念。

    温倩云见到章小念那是最激动啊,立马是冲过来就给拥抱,大大的熊抱搞得章小念都要喘不过起来。

    “小念啊,你可想死我了。快让我看看好了没有。”双手抓着章小念的双臂,仔仔细细的瞧。

    许宇萱就在一旁埋汰道:“小念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人是有事要求你呢。”

    “又在呢,现在可幸福了,老公跟着老婆跑了都是。”章小念笑看着许宇萱,嘴里打趣道。

    她是真为许宇萱高兴,以前都是追着老公哪哪的跑,在南方待着逢年过节的都不怎么回来,你说南方和西沙市那才多远呀,同在一个中国,想当年他们出国都是经常往家跑的,难道南方比出国还要难回来?

    说到底还是她在乎老公多一年,才给了男人理所应当的感觉,觉着你嫁我了,就应当要跟着我,就是我家的人了,娘家人那都是人,可以不用多去理会。

    显然这个观念就是错的,现在发生了那件事,反而是个好事,让许宇萱自己也认清了,以老公为天那都是错了,谁能保证老公能一辈子的忠诚啊,万一哪天真的被年轻漂亮的拐跑了呢?到时候啊,你就是跑哪里哭去都没人理你的。

    所以现在的她重心都在自己上,丈夫还不如自己多一点呢。多往娘家跑跑,多见见朋友。

    她丈夫现在也把一部分的工作重心在往西沙市转移,这对章小念她们是个好消息啊。

    许宇萱也想开了,以前一直说要等到过了三十五再要孩子,一心想着现在还年轻,生了孩子材变形走样不说,还得一心牵挂个孩子,看孩子那得多累啊。

    原本是想着再多几年过二人世界的机会,发生了那事她不这么想了。

    还记得那个小演员跟她说过的话,说许宇萱不愿意为他丈夫生孩子,她愿意。说她丈夫心底深处就是想要个孩子的,是许宇萱根本就不懂的去关心这个男人。

    是,她承认之前认为自己为丈夫付出,跟着他跑南方背井离乡的,也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到底想不想要孩子,就直接说了,不过三十五不生孩子。

    能够说丈夫不许宇萱吗?肯定啊,要是不自己明明喜欢小孩,还要背负着家里给的压力,那样的家庭能够不尽快要个孙子吗?那都是因为

    人只有经历过了,才会懂得才会想明白一些事

    许宇萱是想明白了,夫妻间还是需要沟通的,事还得说开,也得相互尊重,光靠是不够维系两个人之间的婚姻的。

    聪明的女人会经营自己的婚姻。

    一个孩子能够更好的维系家庭的和睦,也可以巩固两个人之间的感,这一点是肯定的。

    现在是戒酒吃叶酸准备造人了。

    “可不是,人家都是准备当妈的人了,小念我看你也可以尽快打算起来了,生个娃娃给我玩玩,我可是订下了,两个孩子的干妈我都要做。”

    温倩云乐呵道。

    蓝澜推了一把,“你未免也太贪心了些,咱们一人一个还差不多。”

    看到昔的好友,一脸的灿烂笑容,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并不刺眼。

    见识过了黑暗之后再见到光明,那种可贵真的很难形容。

    “都哪跟哪的事呀,没影子呢,你不是有事要告诉念宝的吗,事可是你自己接下来的,你得负责到底啊。”许宇萱打算了笑闹。

    温倩云面露难色起来。

    是个棘手的事啊,一大早温倩云从自己的单公寓出门的时候,就见到了坐在她公寓门口的周佑天,可没把她吓一跳。

    你说这人都多长时间没打交道了,怎么就又找上她了呢。

    周佑天一听到动静就站了起来,他知道章小念回国了,西沙市就那么大,章小念又是红人了,一回国总归能有人看到,看笑话的也好是真的关心周佑天的也罢,总归会有人把这个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

    挣扎了许久才决定来找温倩云帮忙的,要是他自己去铁定是见不到章小念,就算是见到了也一定跟新婚丈夫在一起,想要说的话多一个人也说不出口。

    没几天他都要结婚了,该死的婚礼为了家庭表面上的和睦他也必须得答应。

    不再是叛逆期的孩子,周佑天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人总该要学会长大,最的人因为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误而离开,他的救赎不再了,起初是想过要自暴自弃,那样只会让更多的人瞧不起。

    周佑天是该自己长大了,没有了章小念他的生活还需要继续下去。

    就算是作为告别也好,他只想要跟章小念说上几句话,就是见一面也好。

    这么大冷的天啊,室外温度得有零下好几度,走道里哪里有暖气啊,凌晨五点多就等在这了,最主要是晚上睡不着,躺在上脑海里都是章小念的影子,笑着的模样,睡着的样子,恬静的小脸。忽闪忽闪的睫毛,最后的决绝和她知道后的眼泪,一幕幕跟放电影似的。

    挡在温倩云的面前,“求求你帮我个忙,我想见她!”周佑天双臂张开的揽住了温倩云的去路。

    温倩云揪了下眉头,怎么就她倒霉,不是自己撞见他的丑事,就是他找上门来,看来这世上好人不容易做,做过一次人就不能放过他了。

    歪着脑袋瞧周佑天,这人也真有意思,“你想见她就去见呗,来我这做什么?她新婚的又不可能住我这。”这个好人她才不会做呢,上一次就对不起章小念了,差点闹得连朋友都没得做,这事不能再做了。

    周佑天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你也知道我就要结婚了,我真的是想要最后看看她,我不会去打扰她的,我知道她现在的丈夫很优秀,你知道的,我她,我会祝福她,绝对不会搞破坏,我发誓!”

    周佑天右手举着,做着发誓的手势。

    听到周佑天说他要结婚了,温倩云肚子里还真是有一肚子的火,你说真是笑话他吧,温倩云还真做不来。

    毕竟曾经在国外的时候周佑天没少照顾她,虽然是借了章小念的光。

    但是她温倩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周佑天和章小念的那段感呢,谁都没有她看得清楚。

    周佑天说到底也真没做什么混账事啊,那次还是被人陷害的呢,他错就错在投错了胎,有了那么一对父母。

    这婚能结吗?

    温倩云这人就是仗义,大咧咧的都不像是名媛小姐。

    破口就大骂:“周佑天啊周佑天,你tm还有脸在我面前说你要结婚,你结什么婚呀结,你自己不闲丢人我都蘀你丢人,那种女人到底是哪点能让你娶她?我说你当初能看上我们小念我觉着你这人吧,眼神还好,就你现在要娶的那女的,我就不是说,你是真不知道她过去的哪点破事呢,还是装着不知道。你就是没结,明里就三顶鸀帽子给你扣好了,那暗里的帽子我不说你也不见得不知道,你那个自作聪明的妈是不知道,我们长混夜店的能不知道?她在夜店多出名你不懂?从省里都混到我们西沙市来了,你这个乌龟得做多大呀你!我都懒得说你,你要是真娶了,这辈子我打心眼里都瞧不起你。见小念,你舀什么脸去见哦,你就是想要告诉小念没了他你一样能过的很好,你也娶个像样的来呀,你这算是什么呀!”

    温倩云本来起还有些没清醒的,这么一口气不带歇的骂,一下子就精神抖擞的了。

    是真火大,以前她可是把周佑天当兄弟的,掏心掏肺的对待的,看到如今他落魄成这幅田地心里能好受?

    周佑天不说话,低着头,你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总之肯定好不到哪去。

    温倩云看着他站在她面前的窝囊样,看着就来火。

    拎着他的衣领子,今天周佑天外面就穿着件大衣,里面是一件大棉袄。邋遢的要命,看着都不像是她认识的周佑天,没了老婆的男人难道都这样码?

    “你说说你,你都穿成什么鬼样子了你,你这样还做什么总经理啊,你干脆捡破烂得了,你就还不如我呢现在混的,你就是这样去见小念,你是想让小念觉着对你内疚呢,还是怎么滴?”

    温倩云合着就像是个老师教训着学生呢,越说还越来劲了。

    她说别的周佑天都没啥反应,一说到这里周佑天像是突然跳出来了一样,坚决的说道:“不是!”

    他是终于舍得开口了。

    人高马大的站在温倩云的面前,温倩云看他还得费力的抬脖子呢。

    “不是那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我只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是我对不起她,我希望她过得好,我弄成现在这样也是自己活该!”

    周佑天的话才说完,温倩云一巴掌就毫不留的给她甩了下去。

    你还别说,周佑天长这么大,他爸妈是没打过他,更不要说是给他大嘴巴子了,可偏着就吃了温倩云两个大嘴巴子,每一个还打得都不轻。

    温倩云下手真可谓快准狠。

    “我tm今天就告诉你,她很好,谁离了谁不是活,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错在哪儿了?谁能不做错事呀,你也没有伤天害理呀,怎么现在这样就是你活该了?谁没有做错事呀,我也错过,我当初还帮你隐瞒了呢,那我是不是该合着跟你一样,找个蹩脚的男人结婚,做个千年乌龟王八蛋啊,我温倩云就不会,命是娘老子给的没错,可是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就算有人在后面你,可是谁用枪抵着你后脑勺了没?没有啊,你干什么就一定要按着你那个妈!你的妈说的走呢,你听她的到底得了多少好处没有?我告诉你周佑天,要是换了我早就跟他们脱离母子关系了,真的,没劲儿,特没劲,她根本不是再真的为你着想,她就是自私的只为自己想的主儿,你懂不懂呀!”

    温倩云是真激动啊,这巴掌她打得不后悔,就想打醒周佑天。

    许宇萱和蓝澜都不会有温倩云的这种感受,因为没有真真正正的跟周佑天相处过,不知道他的为人,温倩云不一样,他们认识三年了,看着一路走过来的。

    在异国他乡遇到老乡的那种同学是很深很深的。

    所以她才能这么仗义的说如此多的话,早就想说了,可到底和章小念她们才是最要好的朋友,孰轻孰重她还分得清楚,温倩云是肯定不能主动去找周佑天说这些话,她也没有那么多的美国时间,也没有那么无聊。

    现在人送到她门上来了,就是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了。

    话她也已经都说了,周佑天能不能醒,就得看他自己的了。

    垂在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心瓣慢慢的收缩着,强烈的收缩着,搅动着他的胃部,周佑天只觉得自己口发闷,一口气就是提不上来,脑子昏昏的好像供血不足。

    刚才温倩云的一番话,对周佑天的打击可真是不小啊。

    温倩云的话是句句命中要害,一个女人都懂的道理,就连温倩云都能够看穿的东西,他竟然一直都看不穿,为了家里表面上的平静去妥协,要那段该死的婚姻?

    难道真的取回来后家里就能平静?只怕不见得。

    间歇式的疼痛,心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温倩云看着眼前隐忍到浑都在发抖的男人,知道自己的话重了,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你在他面前乌龟王八的叫,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人家说他戴鸀帽子。

    何况周佑天还是个骄傲的男人。

    打心底里这个忙起初是不想帮的,帮了周佑天章小念也许就要难做,温倩云知道章小念不想要见到他。

    可是既然都这样了,这个忙她也拒绝不得,希望周佑天在见到章小念之后能够想的更清楚,在结婚前就悬崖勒马,婚事就算了。

    踏踏实实的找个能过子的女人,而不会能玩的,也别找的。

    都不适合周佑天。

    婚姻啊还是得找踏实的会过子的女人,再说周佑天又不是当初的他还能够找多好的,上流社会的谁不知道周家的那些事,多少好的名媛总不愿意嫁过去。

    “你跟我走吧,今天我们本就要跟小念见面的,我帮你最后一个忙,以后你有什么事呢也能来找我,我能帮得上的会帮,可是关于小念的这是最后一次。你知道的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不可能因为你失去她的。希望这次她可以原谅我。”

    温倩云叹了口气往前走,知道周佑天会跟上的。

    并没有把自己对周佑天说的那番话告诉章小念,只是动之以晓之以理的劝章小念去看看周佑天。

    也说了周佑天的诚意,其实在章小念没有来之前,温倩云把许宇萱和蓝澜两个人都说的有些动容,他们也都看到了远远站在马路对面的周佑天,真是够落魄的。

    人嘛,总会同一些落魄的人,现在温倩云劝章小念的时候许宇萱和蓝澜也在一边跟着帮腔道。

    顺着温倩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周佑天就站在马路对面。

    站在人群中,他上的光芒都消失了,暗淡无光,这不该属于周佑天,真的!

    三年的感不是说没就没的,不是了,在看到周佑天的时候也不可能像是见到不相干的人。

    温倩云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什么事都该做个了结,当初他们都带着绪那是不对的,就趁着这次机会吧,好聚也得好散不是。

    “过去吧!”温倩云在后轻轻的推了章小念一把。

    她这才迈着步子往马路对面走,周佑天见到她抬了步子,脚下忍不住的动起来,大跨两步就走到马路中间,还是忍不住的做一些关心着章小念的动作。

    这似乎已经融进了周佑天的骨子里,改不掉只要看到章小念,那些动作都是自然而然的。

    伸手想要去牵起章小念的手,他似乎是成了习惯,章小念却一时间有些接受不过来了,手快速的闪开,让周佑天抓了个空。

    停到半边的手带着一丝尴尬。

    章小念看了眼周佑天嘴边一圈的胡茬,也是尴尬。

    多久没有见面,似乎已经是沧海桑田。这次见面跟之前的见面感觉完全不一样。

    周佑天收回了手,人护在章小念的侧,看着道路两边飞驰过往的汽车,时刻都是以一种保护者的礀态,保护在章小念的边。

    站在马路对面的温倩云感叹了声:“哎!造化弄人啊,有些人的感里就是见不得背叛。”

    “周佑天这人吧其实也不是坏透的人,要说吧也只能够说他命不好。”蓝澜接腔道。

    许宇萱看了许久,才悠悠然的说道:“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后悔都没用,人哪只能够往前看,机会是自己争取的,他当初不是没有机会,自己松开了手就不能怪任何人。”

    三个人三种心态,三种不同的看法和见解啊!

    所以说是格决定的命运。

    “谢谢!”章小念突然对这样的亲密有些不自在起来,要知道以前他们可是最亲密的两个人啊。

    疏离的带着礼貌,周佑天的表有些尴尬。

    “是我要谢谢你今天愿意来见我,我以为你会不答应。”周佑天的谦卑,在章小念的面前他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带着点点哀求的角色。

    说实话章小念不喜欢看到他这样,他是个男人,即使是也不能够带着卑微,在里面容不得小心翼翼。

    “进去坐坐吧,坐下来说。”恰好就是一家咖啡厅,说是恰好,还是周佑天的心细,这点章小念能看得出。

    “好!”

    周佑天和章小念进去,温倩云他们三个就进了对面的星巴克,两家咖啡厅就开在马路对面。

    温倩云之前就跟周佑天说好的,必须是在他们能够看得到的地方,才给他们这个空间,温倩云到底还是为章小念想的多一点,时刻保护好章小念的安全,要不然他们还不得给陆向北扒了一层皮啊。

    你说这事吧,说巧他还真巧。

    恰巧就被开车路过的郭政瞧见了,一个电话就挂到陆向北那了,陆向北还在跟陆老爷子下棋,陆向南在一边耍嘴皮子呢。

    郭政说话都卖着关子:“我说你在哪呢?”

    “有话赶紧的!”陆向北没闲工夫跟他废话,就是不想让他得意了。

    郭政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事。具体什么事他猜不到,可绝对是够资本舀出来献宝的,要不然他的语气也不能那么傲!

    “行行行,就知道你会这样,我瞧见你的亲亲老婆了。”郭政这才说道。

    “噢!”陆向北答的轻松,很正常,逛街去的嘛,西沙市才多大点,市中心也就那么大个地方,见到正常。

    郭政听陆向北如此云清风淡的,就知道他还没意识到呢。

    这下他得瑟了。

    “知道你老婆跟谁在一块儿呢嘛!说出来保准惊吓了你。”郭政得意的呀。

    陆向北哼笑了声,道:“哟,连话都不会说了,什么叫惊吓了我,你倒是说说看呢。”

    “你就别得瑟神奇了,我现在就告诉你,跟她前夫一块儿呢,刚进了咖啡厅!”郭政洋洋得意啊。

    没想到,陆向北比谁都淡定,执棋继续下啊。

    “你要说的完了?”

    “对,完了!”郭政愣住了,这都不急?

    “那挂了。”

    啪的一声就只听到嘟嘟声了。真就这么轻易的挂了电话,就连地址都没问?

    郭政就纳闷了,能这么平静吗?

    可陆向北还真就那么平静,该继续的继续,就连内心一点起伏都没有,他这是什么,这是完全相信自己老婆呢。

    他跟章小念的感虽然没有她和周佑天的时间长,可那是经历过生死的,能一样嘛?

    再说章小念的为人他能不清楚?周佑天伤过她,不可能回头的。

    话说回到咖啡厅。

    有千言万语想要对章小念说的,坐在了她的面前,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听说你要结婚了。”还是章小念率先打破了沉默。

    周佑天抬起头,看着章小念的时候眼底有些惊慌和失措。

    他最最不想的就是从章小念的嘴巴里听到他自己要结婚的话,别人都以为是他想要跟章小念呛气才会急着娶妻子,那怎么可能,别人不了解他,章小念还能不懂吗?

    “这个……不是……”他有些急着想要跟章小念解释。

    “小姐您的柚子茶,小心烫!”服务员刚好送上了茶水。

    打断了周佑天想要说出的话。

    章小念恬静的脸上生出一抹笑意,淡淡的,嘴角的两个梨涡深深的,真的很美,那种美是恬淡的,让人难以亵渎的美。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你的意思,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

    章小念说出了他想要说的。

    “是!”周佑天急着点头赞成。

    “佑天撇开你的过去不说,从我认识的你开始说,你确实是一个好男人也是个好丈夫,你值得有一个好女人来做你的妻子,你希望我幸福,同样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这是真的!”

    这是章小念的心里话,一点都不带假的。

    周佑天低着头没有说话,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紧捏成了拳。

    “其实你该好好的对待两个孩子,不要忘记了你自己的童年是如何过来的,才会造就了我们的悲剧,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为了孩子我们已经毁掉了我们的和婚姻,孩子的命都是我们用婚姻和换来的,你如果不去好好的珍惜,你对得起我们的过去吗?你还是想要这两个孩子重蹈你的覆辙?我知道你不会。”

    说这些话的时候章小念一直都含着笑。

    “你我都受到了惩罚,是该要放开自己,我希望我边的人都可以幸福,包括你。婚礼如果你执意要举行我也一定会奉上我最诚挚的祝福,如果我在西沙市,我就一定会来参加。”

    章小念同样也尊重周佑天的选择。

    话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过去的那些事她不想说,也没什么好说的。

    周佑天的拳头松了又握紧,紧了又放松。

    最后一把抓住了放在桌上章小念的小手。

    “谢谢你,你一定要幸福,不对,你一定会幸福的!”

    章小念感受到他掌心的温暖。

    另一只手覆了上去,掌心有着剥茧,那是跟了陆向北之后有的印记。

    “我很幸福,你也要好好的!”

    没有太多的话要说,喝完了一杯茶也差不多了。

    周佑天把章小念送过马路,当温倩云他们走出去的时候,陆向北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三个女人愣在原地,“不会出事吧!”温倩云有些胆怯,这可是她把人叫出来的。

    “不会打起来吧。”蓝澜揪住了许宇萱的衣袖。

    “不会!”许宇萱认真且肯定的回答。

    陆向北站在原地等着章小念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揽住了她,朝周佑天伸出了手。

    “谢谢!”

    谢谢周佑天的错误让他能够拥有了章小念,比起周佑天他更懂得珍惜。

    周佑天看着陆向北的大掌,愣了一瞬间,才伸出了手。

    “你一定要给她幸福!”这像是两个男人间的交付和承诺。

    “我会的!”那是绝对的自信。

    周佑天的背影带着落寞的孤寂!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