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永远不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请坐!慕家七小姐亲自登门不知是有何贵干。”艾娃对慕小七说的可就是一口流利英语了。

    面上就是对慕小七的到访有不满,礼数照样周全。

    “他乡遇故人,怎么不要来拜访拜访。”慕小七同样不是吃素的,艾娃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艾娃手一抬,后的人都明白她的意思,全部退了下去,偌大的厅堂内只剩下艾娃与慕小七两人。

    “借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无事不登三宝,慕小姐不防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艾娃这说的倒是直爽。

    慕小七能是傻子嘛,她以为来往的快了,她就不知道艾娃去了陆老爷子那了?这女人看来是真的看上向北哥了,有意还要拉拢陆家。更是想要离间陆向北和慕家的关系。

    能这么简单?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要提醒一句,男人的心思别揣测,不是你的也莫强求,怪只怪你来晚了一步。”

    慕小七说话间就已然站起,瞥了眼艾娃,她想要知道的都已经知晓了,再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最后的一句话她当警告听那就是善意的,她若是当嘲讽听,也是讽刺的。

    艾娃并未起相送,“那慕小姐好走,我就不送了。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你以为他后真能看不明白你是敌是友?”

    她的话也是话里有话,带有深意啊。

    慕小七一眼能看穿艾娃,艾娃怎就看不出慕家勾当?

    可以合作,那就是各取所需,现在既然慕小七都已经来警告她了,合作的必要就算了,还是各自得到各自想要的,就要各凭本事了。

    想要得到陆向北不能够硬着来,这样只能起了反效果。

    “谢谢,他边的女人是你最大的障碍,不是我!”慕小七的可以提醒。

    艾娃盯着她的背影目光越发深沉,她何必提醒自己这点,不对,不该说是提醒,应该说是强调,这个道理她艾娃不会不知道,难道真用得着慕小七来提点。

    狭长的凤眸越加的清明,盯着慕小七离开的背影,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看穿了一般。

    慕家可真正各个都不是等闲啊!

    ……

    蒂姆自从赌场事之后得劲的在找陆向北麻烦呢,他的军火基地不光是在国内有啊,在美国也得发展,而且是要发展的更加壮大,为什么,国内那是偷偷摸摸的办,抓到就是死路一条,是要枪毙的,可不是开玩笑,美国呢,军火商那是合法的,政府的东西都是从军火商那里来的,军火商在国外的地位就是一些政府要员都比不上的。

    国外的那些总统,好些都是背后的这些大老板捧上去的,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干的更好,这一届的总统不就是慕家抬上去的嘛,总统竞选需要的就是钱。

    总统都是自己抬上去的,那相关的政策对自己肯定是有利的。

    慕当家就是有头脑,他知道不光是黑道上混的开就成的,白道的关系能不打好?家族到了这个份上要的就不是钱也不是名了,就是要掌权。

    陆家是做什么的?在国内就是掌权的,这个道理陆向北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是这两家,一个陆家一个慕家的形势,其实陆向北都瞧在眼里呢。

    这不一匹小型军火在运往墨西哥的途中被人给劫走了,走的是水路,在水上陆向北似乎还嫩了些。这批东西是苏伦亲自押运过去的,被对方用五艘军舰给劫走了。

    在公海里那是实打实的真枪真炮,鱼雷导弹无所不用其极。

    苏伦有顾虑,肯定不能放开了手机干,这批货要是毁了,虽然数量不多,可价格也不是小数目,再说都收了人定金的,有些东西有存货,有些却是没有的。就算每一批造的时候会多造一些出来以备不时之需,但到底不会多。

    东西送完了信誉就没有了。蒂姆看上的也就是这一点。

    他是有意放苏伦回去传话的,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陆向北到底能有多大能耐。

    赌场事件后,歇业了一天半,损失好几个亿,这笔账怎么都要跟陆向北讨回来。

    苏伦回去跟陆向北好一通说,肚子里憋着气呢,能不气嘛。

    “好!”陆向北竟然拍手叫好,叫的是蒂姆的好。

    苏伦见陆向北说好是,只差没把一口白牙都咬碎了,好什么好,好个啊!

    “你锐气太重了,磨掉点也是好的,不出点岔子就太把自己当回事。”陆向北是毫不留面的就这么说苏伦。

    只这么一句话,把苏伦说的是咬口无言。

    确实从学校里头出来,不对该说是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就没有遇上过对手,不管是在医学领域还是在枪械武器研究上。

    垂下头去,到底还是有个尊卑的。“是!”

    陆向北平里待他们好,真拿他们都当自己兄弟,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他都不当数的,但是一旦是在大事上,陆向北就能够摆正他正主的位置。

    “备车,我要亲自登门!”陆向北一直在找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会会蒂姆,他现在需要拉拢合作伙伴,无疑蒂姆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还是不能够轻举妄动,这才主动出击。

    临走之前还吩咐郭政,从瑞士银行里先转出一个亿的款来到一个新的账户上。

    “你这是?”郭政有些不解,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他要转账做什么?

    陆向北一副有成足,既然要找盟友,舍不得孩子如何去狼,原本就得罪了人家,现下蒂姆只是给他下马威,显然就是看陆向北的意思态度,要做就得做到位了。

    “赔不是!顺便要回那批货,苏伦你也一起跟着的去。”

    这么多钱准备划账也不是说划就划,郭政着手去办,虽然对陆向北说的还不甚清楚,可对陆向北的决定和命令有的就是绝对的服从。

    “我也去?”苏伦指着自己的鼻头,他还去个啊,都被人打回来的,东西都这么拱手让人了,让他再登门赔不是,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嘛。

    不去,怎么着这都不能去。

    劝说的功夫就要留给章小念了。

    章小念从座位上站起,缓缓的走到苏伦的面前,现在苏伦是什么心态她明白,是真明白。

    当初章小念不是没有过那种心态,就跟她听到周佑歆是周佑天的私生女时同样的打击。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就是周佑天的全部了,当一个人觉着在这个领域就只有自己了,然后被人狠狠的给了当头一棒,爬得越高就摔得越重啊。

    “你得去,我可以不去,别人也都可以不去,你不可以。”章小念站在苏伦的侧。

    苏伦抬眼,看到章小念底下头,投向他的目光,里面呆着一种鼓舞。

    “凭什么?”苏伦烦躁。

    “就凭你想要一洗耻辱啊,韬光养晦,卧薪尝胆。在这蒂姆他明明可以连带整船的人都能抓走,为什么他要留你回来?为的就是让你通报,你就是关键点,能不去?”

    威,好言相劝全用上了。

    苏伦可是聪明人。

    他懂章小念的意思,他确实得去。他也不是经受不了挫折的人。

    ……

    见蒂姆一面还真是不容易,故意给陆向北下马威,设下了好几个关卡。

    这些关卡也是用来考验陆向北能力的。没那能耐的,见着了也没意思,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尽早处理掉的好,以绝后患。

    没想到这是轻轻松松,有些都是章小念过的。

    现在章小念要感谢起温锦云了,工业设计学着是真的有用,尤其是处在现在这个境地的时候。样样都是高科技的东西,全部都是机械,建筑上的玩意儿。

    都是工业设计能够涉及到的领域。

    终于蒂姆让人将陆向北给请了进来,要求陆向北只可以带一个人进去。

    当然这个人很明显,一定就是苏伦。

    陆向北却不依,苏伦是要带,章小念也绝对不可能放在外头,蒂姆老巨猾的,要是章小念有个什么万一,他大有拿章小念来要挟的。

    虽然他们是带来了一群高手,就算章小念不跟陆向北一起进去,外面也有高手保护。

    陆向北依旧不愿意冒这个险,只要是有一点点对章小念不利的,陆向北都不会愿意去尝试。

    对前来传话的人说道。

    说是说对传话的人说的,陆向北的面却想着监控探头在说,他知道从进门开始蒂姆就时刻监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刚才的种种都在蒂姆的眼皮子底下。

    “这就是蒂姆先生的待客之道?若是不欢迎在下,那么我也只好另辟蹊径!”

    陆向北的意思明显,不光是蒂姆在审视陆向北,同样陆向北也是在审视蒂姆。

    如果蒂姆没有这个诚意,不愿意做他的靠山庇护,相互合作的话,他可以另找他人。

    相信总归有家族愿意。陆向北手里的财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大门在陆向北的话后开启,全都是高科技的电脑版控制的大门。

    大门后用金璧辉煌来形容也不为过,整个大厅,雕栏玉砌,镀金的座椅,就跟故宫里的龙椅有的一拼。

    看的章小念有些晃眼,原来外国人也喜欢这个调调的,她还以为只有中国的皇帝才喜欢坐镀金的椅子呢。

    看来蒂姆的野心很大啊,他是洛克菲勒家族最有实力的子孙,也是当家人最有利的竞争人选,但并不代表他就一定是,现在就连龙椅都坐上了,不是摆明了对那个位置野心很大嘛!

    十足的野心家啊!

    “蒂姆先生您好!”陆向北打招呼,章小念和苏伦一起鞠躬。

    这是给蒂姆尊重,现在求人家办事,就得能屈能伸。

    “坐!”蒂姆倒也不再为难。

    “不知道陆先生前来所为何事?”明知故问这是。

    越是有能耐的人越是喜欢如此说话,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显示出自己的城府深来。

    陆向北嘴角含笑,眼中也带着诚意。

    “此次前来是给蒂姆先生赔不是的,初次去赌场就有所冒犯,我也知道蒂姆先生您的损失一定不少,所以这次特地前来给您赔不是。”

    一个眼神,章小念将郭政交到她手里的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

    双手捧着走到蒂姆面前。

    章小念觉着自己怎么都像是个小宫女,是不是西方人也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太大,就连蒂姆坐的椅子都要上两个台阶,他们坐的位置分设在他的左右手两排。

    章小念将东西呈上去还不能亲自拿给蒂姆,他边的助理会前来接受,确认没有任何危害才交到蒂姆手里。

    她只想问累不累啊!

    这就是从小没有在这种大家庭长大的,若是知道这其中的腥风血雨,只怕章小念就不会有如此感觉了。

    蒂姆一眼没看,助理朝他点了点头,两人都能心意相通。

    “不错!陆先生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有意思!有头脑的人我是最喜欢的。”

    章小念没有想到事会如此顺利,蒂姆这就脱口说成了。

    陆向北要的不光是这个,他的东西难道白给?

    “蒂姆先生,既然是朋友,苏伦不懂事在海上冲撞了你,可是那批东西关系到信誉问题,还望你可以高抬贵手行个方便。”

    此话一出,章小念明显感觉到蒂姆的面色一沉。

    只进不出的家伙,章小念在心里暗骂。

    陆向北只当没有瞧见,章小念骂归骂,嘴角含笑,站在蒂姆的正下方,款款道来。

    “蒂姆先生家大业大,定然是不会看上那么点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你的朋友不强大,与我们合作还有何意思?”

    这个高帽子扣的舒服,陆向北的家业也大,他夸蒂姆,说明他的家业更大。

    说的也不错,蒂姆和陆向北是相互利用的关系,陆向北在道上失了诚信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陆先生好福气!”

    蒂姆对瞧着章小念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赞赏,一闪而过。

    西方人与东方人不同,该赞扬的地方他们是绝对不会说因为是对手而小心眼,也绝对不会夸大其词。

    能夸章小念,那就是出自内心的。

    说陆向北好福气,说的就是他娶了个好老婆。

    “谢谢!”陆向北点头颔首,宠溺的瞧向章小念,她缓步落座。

    苏伦对章小念的好感又进了一分,这样的女人确实有资格做陆向北的女人。

    见到蒂姆那双鹰鹜般的眼眸,犀利的如猎豹般的眼神都不闪不躲,不仅如此,还能够在他面前巧言令色,当真是有不一样的气魄。

    动作优雅从容,一点都没有苏伦起初担心的小家子气。

    章小念确实没见过这些场面,可到底也不是小门小户长大的,小家子气自然不可能。

    “东西是我的人拿回来的,他们费了力气,若是我就如此轻松的还给你们,我难以跟手底下的兄弟交代,难以堵住下面的悠悠之口。”

    老狐狸!

    章小念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刚才给的钱他只当是拿来陪他赌场损失的,现在要回军火,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还需要自己花钱来问他买。

    真正不是个东西,又不是缺钱用,连椅子都是镀金的,真不知道要这么多钱,是不是想要把马桶都镀上金子,冬天股坐着不冷嘛!

    暗骂归暗骂,现在是他们来求人。

    苏伦立马起,“蒂姆先生我就是来给您赔不是的,若不是我不懂规矩,对海况不熟悉看不准航线也不能遇上你们的舰队。那批东西既然是我失职弄掉的,就应当我来负责。你需要如何才能服众请您直说。我能够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伦也聪明,如此一来,可不是他们看着给了,而是蒂姆开口要。

    这要和给可就大不一样。

    想要结成同盟,一开始就不客气了怎么能行。

    蒂姆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既然是失误,原也就是一场误会,既然这样,我的人熟悉海况,倒不如让我的人帮你将那批东西送到买家手上,既然我们都是朋友,相帮是应该的,余款我就一并帮你取了回来。”

    章小念真想破口大骂,你到底是缺钱缺成什么样子了,全款拿不到,就拿余款也行。这批军火量是当真不多。

    陆向北的眸子暗沉了下,这点子钱他不在乎,蒂姆到底是想要钱,还是想要看他的客人。

    是想要挖墙脚还是另有所图?

    这个蒂姆倒当真不简单,能够摸爬滚打到现在,各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好!”

    这个暗亏陆向北先吃了。

    舍不得孩子不找狼,章小念说的一点都不错。

    终有一天他要一件件的讨回来。

    ……

    让容易办点子事,公事他能办得顶好,私事怎么都得弄的鸡飞狗跳的。

    他说呢,怎么就在陆向北和章小念的婚宴上觉着章小想眼熟,原来曾经照过面呢。

    章小想跟在容沐风边两年,作为容沐风的弟弟容易,京城也就那么大点儿的地,到处都能碰到面的。

    当初他就觉着吧这女人也傻,跟这样人面兽心的男人能死心塌地吗?跟着后有章小想受的,果然就被他猜对了,容沐风跟家里是提都没提外面有女人。

    再说就算是提了,姜玉琴不得把这女孩子整的更惨。怎么说也算是保护章小想的一个做法呢。

    这边的事才办好,章小念就忍不住的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想想还是先打给章起云问问况,接电话的时候章起云似乎是在夜店玩呢,接起电话往外面走说话。

    寒暄了几句章小念就把事往章小想上靠。

    “姐你就别心了,大姐现在的烂桃花可不止一个两个,还要多亏了你,托你的福了。”章起云这话说的,语调不不阳,像是略带责备。

    章小念一听就不对,什么烂桃花,就算是有,她也就给章小想送了一个吴文博。

    “不就是文博嘛!”

    “是,是来了个吴文博,不是听说你还拖了形容的兄弟来照顾姐姐的嘛,现在倒好,几个男人见面就掐架,那是死掐啊,都掐进咱家来了。”章起云说说自己都想笑。

    容易吧他也是见过的,明明是跟着陆向北的,怎么就成了容沐风的弟弟,现在是兄弟两个抢他姐姐。还多出个吴文博,家里是天天闹非凡啊。

    如果容易哪几天又是不在西沙市还能安静些,只要他一回到西沙市,那么他家绝对就安定不了了。

    “啊?”章小念惊讶的长大嘴巴,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什么跟什么啊?

    陆向北不是叮嘱容易北京才是要看住的嘛,他往西市跑什么?更是搀和到她家去作甚?

    “啊什么啊,姐啊,不过也多亏了他们几个,姐姐和妈妈的心最近似乎都不错,一见着容易妈妈就乐,对吴文博倒也是待见,看着也喜欢的,不过到底谁有戏,不是看妈妈,得看大姐怎么选了。”

    章起云说的云淡风轻啊,章小念的脑海里都能浮现出这几个男人掐架的模样。

    容易是何等狡诈,吴文博可也不是面上看到的呀,骨子里的那股腹黑劲只有熟知的人才晓得。容沐风更是个两面三刀不好对付的主。

    吴文博是陪着姐姐的,容易和容沐风难道都没事的吗?

    容沐风可是部长,一个部长能天天在西沙市?

    她似乎忽略了,部长也可以休息啊,下班了开个车过来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现在交通多发达,比在北京城里回郊区还要快些呢。

    容易是怎么想的,他事事都要跟容沐风对着来,既然容沐风想要得章小想的芳心,那他就不让。

    不让的方法自然是搅局,搅着搅着就觉得这女人看着冷冰冰的也有意思,有了意思心思就不纯了,不纯归不纯,也没对章小想动不该有的心思,毕竟人家以前那是容沐风的女人,他才不会捡容沐风不要的。

    但是后来吧,又觉着找这女人有一点好,以后陆向北得叫他姐夫。想着就是多得意的事

    这些也都是他想想,到底真有没有这个意思,那是没有的。

    容易这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越是乱的局他就越往里搅,搅到最后烂成一锅粥了,别人都搅进去了,就他全而退了。

    他可不是善茬。

    就是有点小本事能够把闵谷雨逗乐了。

    章小念听到章起云这么说,哪里还有心思再跟他说下去,立马就挂了电话,说不下去了。直接给容易就去电话。

    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啊。

    陆向北恰好从外面进房间,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章小念坐在沿手持电话,冲着电话就是骂人。

    言辞犀利,别说这真是第一次见章小念如此愤愤然犀利的骂人。

    以前也见过她与周燕争吵,都不如这般暴跳如雷啊。

    “容易你就是个神经病,我说你真是什么都拿来玩啊你,那是我姐,让你把你那哥哥弄回北京去,你们有什么纠结就用男人的方法解决去,你拖一个女人下水算什么东西。你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回来!”

    最后一声回来那是歇斯底里啊,骂的这叫一个痛快畅然。

    对面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电话开着免提,当然呢他的对面坐着的就是章小想母女。

    直到章小念一口气骂的爽了,容易才悠悠然的将电话拿到耳朵边听起来。

    “嫂子你声音太大了些,惊着伯母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到现在还没告诉章小念他就在章家。

    “别给我废话,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别在国内呆着了,你手里的东西我会让人接受的,谢谢你了!”章小念觉得跟这人根本没法正常的说话。

    章小想的脸有些黑,真正是拜章小念所赐,她的生活全乱了了。

    一个容沐风不够,硬是给她整来了两个,吴文博也就算了,他的心思章小想一直都知道,在这吴文博对章小想是处处关怀,说一不二的,说晚上不许他再来章家,吴文博就不在晚上出现,哪怕就是白天来。

    这个容易呢,简直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行馆了,来不来的,来之前都没个招呼的,突然造访,大家都在吃饭呢,他倒好没脸没皮的,也不管你们有没有邀请他,自顾自的就在餐桌上坐下了。

    原先还以为是见容沐风不舒服才会如此这般和容沐风对着干,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都是章小念的主意。

    伸手意思明显,就是要问容易要电话。

    容易明知道却愣是装作不知道,手里握着电话,带着兴味的瞧着章小想。

    “小想你是什么意思?”说话时还故意凑近电话听筒。

    这么一来,对面的章小念就知道啦,容易根本就是在她家里,就算不是也一定跟章小想在一起。怪不得觉着刚才电话的声音怎么嘈杂的很,有呲呲的噪声,肯定开了免提,开了免提才会在电话里有如此音质。

    想明白了这一点还了得,章小念气的是鼻孔里都能冒烟。

    是真的没有人能有本事把她气成这样的,就是以前的王杏芳和周燕挑衅,章小念也都是反唇相讥,而不会是如此想要暴跳如雷的状态,容易实在太过分了。

    “我告诉你,容易你别太过分了!”章小念心里那个窝火啊。

    闵谷雨听着只是抿着唇笑,这孩子看着是不怎么靠谱的,一天到晚像是没事干的一样,游手好闲的在她家呆着。可是也不是吃白食,前前后后倒也帮闵谷雨做了不少事。

    好比她上街买东西,容易就充当提东西的,端茶递水的活本该是佣人来的,只要容易在,人家的茶水可以是佣人倒的,闵谷雨的绝对是他亲力亲为,还别说容易泡的茶真是有一手。

    你也别看他是个富家公子,做几道家常菜那味道是没话说。

    总之容易就是有本事讨了闵谷雨欢心。

    当然吴文博这孩子也好,两个人都在呢容易掐架,你看我不顺我看你不顺眼的。容沐风就经常搞些小动作了,动不动的就约小想出去吃饭。

    闵谷雨最看的是什么,就是容易去搅局。

    搅局还不让带着吴文博一起,真心是有些看不懂这孩子,若说他对小想有意思吧,看着也不像,就像现在这样,分明是拿她两个女儿在逗趣,要说对章小想没有意思吧,这也不像,若是没意思何必每天都到她家来讨好她这一个老太婆呢。

    若是小想能跟这孩子好上也是不错的,为什么。

    小想的子太死板,找老公要找就要找格互补的,同样死板的不行,就要像容易这样,会逗趣的。

    闵谷雨哪里知道容易打的是什么主意,讨好她孩子很不是为了讨好章小想,他的目的就只是在讨好陆向北的丈母娘而已,后要是又被陆向北他们一群恶整的话,有闵谷雨的一句话,可不比别的都强?!

    章小想从容易手里直接抢过的电话,拿起电话是还不忘狠狠的白了容易一眼,这人真是没脸没皮够了。

    “章小念,谁许你把阿猫阿狗都往我边送的?你就不能找些能上得了台面的吗?”章小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容易的面皮,就是要说给容易听了。

    可是容易的面皮那是常人所能企及的吗,肯定不是,堪称城墙拐角啊那是。

    冲着章小想抛了一个桃花眼,嘴角依旧如烟花般灿烂的笑容。这个男人已经无赖到了一种境界了都。

    “你够了啊你!”

    忍不住的章小想指着容易,她的涵养,她的淡然都快要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磨光了。

    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一天到晚的来她家,他算是什么东西?有凭什么每一次她去跟容沐风见面的时候都跑来搅局,到底是要搅了容沐风的局还是跟她章小想过不去。

    愣了半响“姐?”章小念握着电话,这声音一听就是她姐的,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手机已经到章小想的手上去了?事简直是越发的离谱。

    陆向北双手环子依靠在门框上看着呢,刚才还扭曲着的小脸蛋,被容易气的涨红了,此刻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愤怒到愕然到现在的底气不足。

    “你还知道叫我姐啊,我现在是被你当猴子耍来玩了啊!”

    硬着头皮上,怎么觉得浑都在发麻呢。

    “姐,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好好挑挑,容易不是合适的人选,文博是啊,他可是这么些年一直都在等你,人家为了你一直都没找女朋友,这次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嘛,哪怕就是和容沐风公平竞争也成啊,以前不可能,现在可以了。容易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

    章小念这会子也狗腿了一回,后果很严重啊。

    陆向北眼里都含着笑,这是准备如何对付容易去呢?

    脑海里现在就能浮现出容易一脸兴味,章小想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也会出现愤怒的神色。

    这两人的交锋,有意思!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陆向北人已经至章小念跟前,章小念才注意到,脸色是变得青一阵白一阵,她是看到了陆向北脸上的兴味了,他到底已经看了多久?

    自己如此泼辣的样子也入了他的眼?

    章小念是真相挖地洞啊,这笔仇一并记在了容易头上,她一时的英明也给他毁了。

    陆向北顺势从章小念的手中抽出了手机,电话里能听到对方的气息。

    气息都含着愠怒,能够想象得出依照章小想的子绝对是气得不轻。

    “姐姐,其实说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容易,他会比容沐风更让你惊喜。”陆向北的话是饶有兴味啊。

    ‘啪!’一声挂了电话。

    章小想握着的手机里就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捏着手机,有本事真想要把手机给捏爆了才甘心。

    将手机往容易手里一塞,就要赶他走。死命的要把他抓起来,往外推往外赶的。

    闵谷雨都没见过自己大女儿能动这么大的气,真跟泼妇似的,毫无形象可言。

    可是闵谷雨心里看着高兴啊,这说明什么,说明章小想对容易是不一样的。

    容易站的快,要是真心不愿意走,不愿意顺着章小想,章小想能推动他?男女本生在体力上就有悬殊,何况容易还是练家子。

    他就是逗着章小想玩的,越逗觉着这女人越有趣,还记得七年前见过一面,那会儿章小想才刚和容沐风在一起。

    当时容易和容沐风就是死敌,在餐厅碰上的。

    记得很清楚,容沐风蹲在地上给章小想系鞋带呢,这倒是容易头一次见着,容沐风这种眼高于顶的人会愿意蹲下他高贵的头颅?替一个女人系鞋带?

    还不是在没人的地方,是在人来人往的餐厅,看来这女人还真的容沐风的喜欢,特意多瞧了章小想一眼。

    记得当时的章小想上的气质跟现在不一样,多的是恋中小女人态,脸上那种羞,有年强的活力,见着也是个灵巧的女孩儿。

    容易找着了机会恶整容沐风他怎么可能错过,带着一群人从那一排过道过,直接拿脚往蹲着的容沐风后背踹,差点就没往前栽个狗吃屎。

    章小想一把拉住了容沐风,摔是摔了,没摔着脸。

    容沐风吃了这个憋,自然不可能就如此轻易放过容易。

    一定要他道歉,在女人面前他肯定要挽回面子。

    当时的容易年轻气盛的,道歉,道歉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还仗着后有陆向北和郭政撑腰,当时陆家和郭家就是大家,能够攀上那在京城就是仰着脖子走的。

    容易一点儿都不比容沐风差。

    甩都没甩容沐风镜子往前走,容沐风到底是斯文人,这种场合让他动手也是不可能的,就会耍损的招。

    第二天容易就登报了,找了个嫩模开的房。

    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容家二少爷的名声早就被容沐风毁的渣都不剩下了,还在乎多一个开房?

    也就见过那么一面,后来再见就是婚礼时,觉着熟悉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也是七年了,六年前的章小想和现在的子根本就像是两个人,再说七年容貌上有改变也是正常。

    见识过了两面的章小想,这么些天来他是处处过分,章小想都能忍住,今天总算忍不住了。

    这样拍打着他把他使劲往外赶的女人,可是比之前冷冰冰的多了些趣味。

    走到大门口,闵谷雨瞧不见的地方,容易一把握住章小想的小手,猝不及防的就在手背上落下轻轻的如羽毛般飘落的一个吻。

    章小想愣了好一会儿,瞪大了杏眸,这男人!

    容易这些天的表现是混账,是不要脸的主,可是也从没有做过如此出格的事

    他怎么可以亲她?虽然这在西方就是一个见面礼,章小想也不是每见识的,但是容易亲的这一下就是不一样,不是那个意思。

    “你……”

    触电般快速的抽回手,指着容易,你你你的你不出话来,碍于闵谷雨虽看不见,但听能够听得到。

    容易眼里依旧兴味十足,他是没脸没皮,轻飘惯的,就连章小念和陆向北的玩笑都敢开的,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想到一出是一出。

    这一吻完全是临场发挥。

    “我什么我?”故意气章小想呢。

    “你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出现!”

    手握成拳头,紧捏骨络是嘎嘎的响!

    “不见面你会想我的!”容易就是临转前,还要说些让章小想不痛快的话。

    章小想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多开口跟他说一句话都觉得难受恶心。

    人都已经走到车边了,章小想都已经折回屋子去了。

    容易顿住了脚步,转冲着门里头喊。

    “今天的这通电话,只怕一年半载的我也没办法再出现在西沙市了,如你所愿明天消失,我没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出来,绝对就不是这么个味道。

    多温的话啊,容易就能说得像是玩笑打趣,总归是没个正经的。

    传进章小想的耳朵,脚下步子顿住。

    如她所愿了!

    一丝异样滑过,该是高兴的,这个没脸没皮死缠烂打的总算要走了。

    “这样最好!永远不见!”

    坐上车里的容易满眼精光闪闪,永远不见,那是不可能滴!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