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小念出谋划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连住所都没回,郭政在机场直接接了陆向北和章小念去了基地,新招的一批雇佣兵在接受最残酷的训练。这批人有的是退伍的老兵,各种部队的都有,还有特种部队服役过的,之前就是有真本事的,也有黑道上的打手,自然手都不错。在尹濛灏的训练下,不得不说进步很大。

    站在高台上往下看,匍匐过障碍,枪林弹雨中往前爬,训练一点都不含糊,全是真刀真枪的上,短短几,一些散兵就已经快要成为一支精锐的部队了。

    当然这些还远远不够,陆向北要培养的是比各**队都要优秀,不光是要讲究团队作战,个人作战必须更加优秀。

    尹濛灏接收到郭政的眼神示意,陆向北需要跟这些雇佣兵说上几句话。

    立马整装队伍,刚才还在泥泞中摸爬滚打的,在半分钟内全部修正完毕,整齐划一的站在陆向北的面前。

    不好陆向北能罚,做的好陆向北自然会给鼓励,冲尹濛灏就竖起了大拇指,把这群人交给他放心。

    “大家好!”陆向北像是军官一般,双手背在后,现在在队伍前面来回走了一圈,审视着军容军姿,雇佣兵虽然不是正规军队,但是许多雇佣兵的本领要比正规军都好上许多。

    毒辣犀利的眸子,一一从这些人的上扫过,陆向北今天特意着一干练的休闲装,脚下一双军靴,使他周都像是添上了一股冷硬的强势。看着都有些骇人。

    那股子凌厉,像是一眼就能够将你看穿的霸气,是这些人在尹濛灏和郭政上都未曾看到的。对于陆向北只需一眼,就会从心底的最深处生出一种敬畏来。

    对就是这种又尊敬又畏惧的感觉。他的霸气浑然天成,似乎天生就该是个王者。

    站在后的章小念,从她的角度瞧过去,只瞧得见陆向北的一个侧脸下巴,坚毅而刚烈。从未见过陆向北如此霸气四的一面,原来她的丈夫还有许多面都不曾被她只消。

    为自己有如此气魄的丈夫感到骄傲,不自觉的,该是受到了陆向北的影响,章小念的背脊都得直直的。

    直的背脊,面上也不由生出一股肃穆,在这一群从泥泞中爬出来的军人面前,他们的脸上是乌黑的泥水,可是他们的眼神各个都充满着血

    浑厚的嗓音,带着特有的霸气对着下面五百多位士兵,五百多人集合只花了半分钟,效率可以见得。

    “我知道你们有些是为了信念来的,有些是因为钱,不管你们因为何种目的,既然你们到了这里,那么就只能够有一条心。我们的军营里不许出现背叛,我们的军营里军令大如天,你们可以做到吗?”

    他不是扯着嗓子的嘶吼,气从丹田出,三四十亩的场上,五百名士兵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能!”下面是齐声呼喊,男子的嗓音就是不同,呼喊声整齐划一,震彻云霄。这如虹的气势,看的章小念都水沸腾,更不要说是这些血男儿了。

    陆向北天生就有这么一股子的领导才能,三三两句的话就可以激起铁血男儿的那股血来。

    等到下面噤声,陆向北继续喊话道:“做不到也没有关系,今天我给你们大家一个机会,不能保证忠诚的我一律不需要,今天你们可以选择走出这个训练场,钱依旧是我之前承诺的,走你也可以拿到二十万。可是如果今天选择留下来的,后发现背叛,那所要受到的惩罚将会是你们承受不了的。”

    陆向北可谓恩威并施,这里所说的二十万自然也不是人民币,才训练了几天现在走就有二十万。

    下面无人响应,男人都好面子,尤其是来到这里的男人,一个个都是铁血男儿的,就算不是也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来的,不管是为了金钱还是面子谁都不愿意因为一个叛徒之名而说离开就离开。

    陆向北接过后尹濛灏递上来的一本笑册子,A4纸大小,并不厚。

    举在手上,朝着下面的众人,“看到我手里的这个本子了吗?既然你们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要离开的,那么今天过后你们就没有任何反悔的机会,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死在这里。知道这事什么吗?这上面记录了你们一个个的生平,这只是你们其中一个人的,从近亲到远邻一个都跑不了。”

    真正的恩威并施啊,就连每个人的家底都调查的一清二楚,除非是冷血动物,只要有在乎的人,陆向北就能拿捏的住,这就是陆向北的手段。

    瞧着眼前的男人,章小念在心底里默默的感到庆幸啊,幸好自己是他老婆,站在同一战线上的,若是敌人,那真正是怎么被他整死的只怕都不知晓。

    陆向北要说的也就这些,该说完的都说完了,尹濛灏一声令下“解散。”

    众人又散去,各自做各自的训练。

    陆向北在郭政和尹濛灏和一干保镖的簇拥下离开训练场,行走时,陆向北紧紧的牵住章小念的小手,将她挂在自己边,这样才能够放心。

    回到基地的尹濛灏的办公室,尹濛灏是立马将老板椅让给了陆向北,自己是点头哈腰端茶倒水啊,心里有罪呢。陆向北交给他的任务完成的不尽如人意。

    尹濛灏对自要求也高,就像陆向北要求他带好兵,他还是嫌自己带兵速度太慢,想要最优化。

    “行了,都坐吧,跟我客气什么。”陆向北出现在郭政和尹濛灏面前时又是另一种姿态。

    章小念就站在陆向北的边,尹濛灏把他的老板椅让给陆向北坐了,章小念自然就没有了座位。

    头一次见自己的丈夫在这么多人面前发号施令,章小念都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会儿倒真是没注意自己到底有没有位置坐。

    她没在意到,陆向北不能在意不到啊。

    陆向北能在意到的事,郭政就一定能发现,要不然这两人也不可能从小到大就这么好,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衩的,面上是郭政低陆向北一筹,但实际在陆向北的心里,郭政是真正没有比他差。

    拿手肘往边的尹濛灏上捅了过去,尹濛灏人也激灵,要不然也得不到陆向北的亲睐。

    立马推着办公桌前的滑椅摆到陆向北边,请章小念坐下。

    “嫂子您坐您坐。”说话间就把章小念往椅子上推。

    陆向北眼睛朝他瞟了下,继而视线又落在了尹濛灏的手上,他的手正抓着章小念的手腕腕,亲密无间呀。

    他的这道视线毒辣的像是带着火苗似的,尹濛灏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手像触电般从章小念的手上拿了开去。

    咧着两颗白净的大门牙,呵呵的傻笑。

    章小念都没有意识到怎么了,尹濛灏没事对自己傻笑什么,不是来谈正经事的?

    就着尹濛灏给自己端来的椅子坐在陆向北的边,还冲他说着谢谢。

    尹濛灏是赶紧摇手,嘴上在笑,心里在腹诽啊,‘你就被谢了,我谢你还不成吗,再谢老大得扒了他的皮。’

    心里都在嘀咕了,老大也忒小气了点,醋味太大,他也不是故意要摸嫂子小手的,再说不也没有摸着嘛,就只是摸了摸手腕而已。

    将功赎罪的,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

    这杯水他是明白了,不得先放陆向北跟前,得往章小念的面前放,讨好了嫂子才是王道。

    “嫂子您请喝茶,茶也有,温开水也有,就看您喜欢了。”

    这事办的周到的。

    一系列的事都坐下来了,陆向北才慢悠悠的开始说话。

    “你的生意怎么样了?”陆向北问郭政。

    当务之急不是其他,最重要的是生意。军火的质量再好,兵力再强盛,没有更多的经济来源这些都是无用的东西。首要的任务是扩充市场。

    这一点郭政在行,所以他首先询问的就是郭政。

    果然不负众望,郭政翘着二郎腿,微微抬眉瞥了尹濛灏一眼,狭长的黑瞳里闪过一丝得意。

    这些家伙不管年纪大小,像是杠上了样的,有意无意的都有比较。

    郭政这不就是在向尹濛灏挑衅吧,眼里的得意摆明了是诉说自己的得意,自己能够把事办得高效率且圆满。

    “墨西哥乱的很,要着手就得从最乱的,前些天还死了个女市长,跟毒贩子斗死的。哪里毒品盛行,原先是尼赫鲁尼迪家族的天下,但是新上任的当家太过分,有些人不买他的帐,想要另谋合作伙伴,另外几大家族小生意也看不上,我不一样啊,再小的生意我也做,钱别的家族不肯奢,我肯啊!小生意能变大生意,大生意就可以变成长期合作伙伴。”

    学经济的就是不同,经济头脑一流。

    主要的财力都是郭政在出资,他肯定不光靠郭家,靠郭家肯定明面上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在国外读了几年经济,读书期间就开始创业,年纪轻轻已经是好几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钱对他来说就已经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更是会识人,现在自己干脆已经不去打点公司,就靠他几个得力的助手,公司是蒸蒸上,在经济萧条的这段时间,不赔反而赚,这就是郭政的实力。

    让他去谈判陆向北还能够有什么不放心的?

    “很好,我们就采取这样的方式,蚕食鲸吞,一点一点的将市场占领,可是钱也不能够拖欠太久,顶多三个月,这是我们最大的极限,没有周转家伙就出不来。”陆向北认真的说道。

    章小念听着陆向北和郭政你来我往的,她恰巧也是学经济了,但是当初她自己并不喜欢,也是父母帮她决定的,那上就上吧,也没有好好的听,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有些懊恼。

    “我有一个想法。”章小念说的有些不够自信,声音有些怯弱的,她其实是担心,她的想法能不能够登得上大雅之堂,不要说出来的话让人笑话了。好在这里都是自己人,让郭政和尹濛灏笑话就笑话了去吧。

    “嫂子,行啊有想法赶紧说说呢。”

    尹濛灏真是狗腿的不行了,郭政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朵。他可是记得当初是谁反对陆向北娶章小念来着?是谁在那说章小念会拖了陆向北后腿来着,现在怎么变成了最趋炎附势的了。

    瞧见了郭政对自己瞟的那一眼,尹濛灏是只当没瞧见,他们逗趣都逗习惯了,习以为常那就百毒不侵。

    “我觉得其实可以这样,我们可以把那些囤货低价售出,也就是之前生产的一些过时武器,不是最新型但火力还是在的,有些火力比现在的新型武器还要大,就是不够轻便,技术不高,可能需要使用者的技巧要求更高些。”

    章小念说的起劲就发觉自己的边有几道视线那么直勾勾的就盯着她,盯得她浑都觉着怪怪的,那是三个男人等待的目光。

    一开始郭政对于章小念说的有话想说是真没抱什么希望,心里只是对尹濛灏的狗腿腹诽着,现在听到章小念这一段的分析,虽然还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不听后面的,光着前面的一段就有点道理。

    两眼放光的听,你说这个小女人吧,在陆向北的边时,你根本就注意不到她的存在,每一次要不是陆向北有意无意的庇护着,站在她的边,有意无意的将陆向北给抬上来,郭政是真注意不到章小念。

    她当真看着没什么特点,要说漂亮,比她漂亮的实在太多,要说格好,郭政只能说这样的女人算是没格,有格的女人,火辣的,艳的,感的,可的这些她都不是,只能说是中庸的。

    但是就当你注意不到她的时候,她偶尔的发光又会让你不容忽视,就像上一次在赌场那般,要他们还真想不出用最简单的方法能开了高科技的锁,要他肯定是拿抢去崩锁芯。

    幸好当时没冲动,拿抢崩了,把原本锁芯的位置给崩坏了,那可真是坏事了。

    渐渐的开始相信起陆向北的眼光来,就是这种华而不实,将东西藏在肚子里,待有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用的女人,才是最美的,而不若那些本事没有,动不动就炫耀的来的强得多。

    女人啊,光靠美貌是不行的,最重要的还是各种修养,都说一瓶子的水不响,半瓶子的水哐当哐当啊。

    “嫂子继续啊!”

    章小念被盯着看的都快要说不下去了,尹濛灏见章小念不说了,出声催促。

    无意识间的扭头,碰撞到的就是陆向北恬淡的带着宠溺的脸,嘴角弧度微微上扬,到四十五度的标准位置,他明亮的眸子里带着鼓励,是鼓励章小念继续讲下去呢。

    得到了陆向北的鼓励,尤其是对上他那一双充满信任的眸子,肚子里的话像是自己能有意识一样,忍不住的往外冒啊。

    “买卖时,我们可以新型武器高价配合着囤积的旧武器低价一块儿卖,当然这里面绝对不能做亏本生意。我们的武器是苏伦研制,绝对是世界上科技含量最高的,那价格自然就是随我们喊,所以这个价格一定要有分量。旧的武器我们也可以这么卖,价格依旧高,但是可以配上一个懂行的人,卖武器送人这样来。”

    章小念娓娓道来她内心的想法。

    尹濛灏听得倒是津津有味,有道理,这个他们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可是郭政却不赞同,章小念说的呢理论上可行,运用到实际上还有许多的问题呢。

    “你把事想的未免太简单了些,那些人手你知道我们培养出一个来需要多少花费?不是一千两千,一个甚至需要一两百万,当然还不是人民币!如此轻易的就给人了,那我还不如宁愿那些东西屯着,别人不要,我们知道那些都是好东西,到时候我们自己用不行吗?”

    郭政的问题问的犀利,尹濛灏一听,哎,郭政说的也有道理。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陆向北却对郭政的话置若罔闻,似乎对章小念说的更加感兴趣。

    一脸的兴味,淡笑的他眼眸里散发的是陈恳,面上奉出的是殷勤,自在安然的等待着章小念继续往下说。对于章小念的了解,他比郭政要多得多。

    章小念为人谨慎细微,这点破绽她自己在说之前不可能没有考虑过,既然会说出来,必定是一个差不多已经圆满的局。

    既然郭政提出了她后面想说的,倒是给她抛了个砖了。

    开了腔后,起初略微的担忧紧张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特别是陆向北给她的鼓励和信任的眼神,让章小念越发的有心来。

    说话前冲着陆向北嫣然一笑,犹如一抹绽放的红梅,傲霜赛雪,两人竟是那般的协调。

    看着两人间的互动,郭政竟然有些迷住了眼,都说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此刻的章小念因为内心散发的自信,双颊染上了胭脂般的淡淡红晕,眼波流转,芳草茵茵,仿佛微醺的夏风抚过红尘岸边的红花绿柳。

    张口继续说道:“武器是不够先进,我们的人才是最最吸引人的一点,只要随随便便的露个一手两手的我相信一定是趋之若鹜的想要这个配的人。当然人的成本肯定远远不止军火的钱。不到一定的数量不配,旧型武器的价格订的要比以前还高,数量订在一千以上才配。配的这个人仅仅是帮着使用旧型武器,因为武器是有技术上的要求,这就是派遣的技术人员,相当于售后来着。这些人去了新东家那里,我们可以省掉一大笔的开销,人就由对方在养。他们帮我们把人给样好咯,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收人了。一个技术人员只有三年的使用期限。我们买卖东西都有保修期,一般都是在三年,那我们的人员配备也只有三年。三年里可以无条件的给新东家使用,人员的费用跟我们无关。三年后人员又回归给我们,期间还可以回我们的基地进行培训,面上说是学习新型武器的使用方法,得跟着时代前进,软件都需要更新换代的,人员自然也要学习新进知识,这期间的培训可不光是培训这么简单。这些人员安插在里头,很有可能能够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这一次次的回来就是汇报消息,顺便训练,在外面总归训练的手会锐减,当然也是瞧他们的忠心程度,不忠心的不如除掉,以除后患。”

    章小念长长的一派言论,听得尹濛灏只差没把耳朵给竖起来了,章小念说的句句都可行。

    只是这样他的压力就更大了,这些人员必须是精英中的精英,要不然人家凭什么要你的人呢。

    “这些人员期间还可以经受一些实战演练,既然是需要军火的,就一定是要经历战争的,学习各方面的经验,拿回来汇总,时代在进步,单一的训练不一定就能够有用,有了实战经验的,才能够更好不是吗?”

    她自信飞扬,嘴角上扬,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朝气,一双明眸大眼里是聪慧的光芒,一个女人能够想到这些,当真是不简单。

    郭政在心里暗暗佩服,嘴巴上嘛,总归是没有如此轻易就夸人的。

    他不夸,有人夸。

    尹濛灏本就狗腿的左一个嫂子右一个嫂子,拍着陆向北的马,这次被章小念大篇幅的言论,弄的举起双手鼓掌,拍的啪啪响。

    这次不再是拍陆向北的马了,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敬佩起章小念来。如此聪慧皎洁的女子才配的上陆向北。

    不显山不露水,肚子里的货想要拿出来就是有的,这样的女子只怕后才能有本事在陆向北的边扶持。

    尹濛灏的掌声当然不是章小念最在意的,说话时还是自信飞扬的,说完一瞧见陆向北紧盯着的眼,章小念就脸红了,刚才是说的太投入也得意。

    这会儿又知道低调了,什么时候说着说着都站起来了,实在太投入。

    坐到陆向北的边,声音倒失了刚才的自信,淡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方法可行不可行,就是心理折磨想的,也就如此说了,如果不可行你们也就当个笑话听。”

    陆向北大掌一拍,拍在座椅的扶手上,站起来。

    “就按照这个去执行,如果这样你就更要辛苦些了。”陆向北走到尹濛灏边,拍着他的肩膀,委以重任。

    尹濛灏听了就知道这方法可行,也明白后自己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可是他乐意呀,能人就是愿意揽事来做的。

    “哥,嫂子你们就放心吧,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一定交出一个不一样的队伍来!”尹濛灏这回郑重其事的跟章小念和陆向北保证。

    满脸的肃容,双眼略眯,那里面是责任。

    这里的事处理完了,才带着章小念回了纽约的住所,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再加上马不停蹄的奔波劳累,子是累的,可是躺在上章小念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觉。

    时差还没倒过来。

    ……

    那边章小念是紧张行事,处处都是刀山火海的,这边周佑天像是从新换发了新的生命般。

    脱离了母亲的掌控,他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在小镇生活的可谓如鱼得水。

    有钱啊,去小镇上的当天就找了个房产中介,要在这里买房子,觉着这个小镇好啊,山明水秀的,以后可是还要常来度假的。一来就有了这个打算。

    带他看了一个像是四合院的房子,现在的房价高啊,尤其是这种自家建造的宅子,一般人是舍不得拿出来卖的,这家人家全家都移民了,在国外又遇到了棘手的事急需用钱,所以低价卖。

    这低价只是按这房子本来值的价钱低价一说,价格可并不是真的低,一般工薪阶层还真是买不起。

    周佑天一看就喜欢,当即就与对方联系,价格敲定了,周佑天第一晚住的酒店,第二天就请了保洁公司来打扫,钥匙都交到他手上了,付了定金,中介公司的人帮他去忙手续的问题,他倒是好,第二天晚上就带着两个月嫂和两个孩子住进去了。

    王杏芳在找周佑天啊,怎么找,这么大的地方,时刻盯着周佑天的账户里,看钱少没少?少的话是在哪个银行,哪个支行娶的,一查就能知道周佑天人在哪里。

    可是周佑天到底平里还知道留一手,他做了公司经理那么多年,不可能几百万的存款没有。那是私房钱,王杏芳根本就不知道,查周佑天公司的账号根本就查不出名堂来。

    这里的新处所一切安顿好了,周佑天带着周佑歆上街去,两个阿姨在家照看周世,这孩子毕竟还小,周佑天对他有些头疼,晚上那哭的是撕心裂肺的,他饿呀,喝惯了母的,就是喝粉都不喝呢。

    知道自己没有本事带周世出去玩,何况本来就是出去玩的,你说带一个孩子出去,要是带了周世出去后面肯定还要跟阿姨,拖家带口的多不方便,干脆直接带周佑歆。

    反正周世还小,也不懂,等到再大些再带他好好的玩。

    跟周佑天上街周佑歆心里还有些发憷,不过孩子到底是孩子,这是夜市。

    城镇上的夜市不比大城市里的那些闹繁华的步行街,虽然没有那么繁华,但是小吃真是不少,也不乏闹的,就是大冬天的,晚上出来的人也不少。

    周佑天搀着周佑歆逛,周佑歆见着什么都好奇。

    到底是城里的孩子,到了乡下就是欢喜,周佑天心似乎也特别的好,什么都给孩子买,还陪她蹲在地上一起看人家卖的小狗狗。

    这些小狗都是草狗,看着毛色漂亮,其实有些都是画上去的,周佑天一看就看出来了,小孩子哪里懂。第一次开口问周佑天要东西,就是要买一条花斑点的狗狗回去。

    周佑歆懂事的很,也可能是打心底里有点怕周佑天,不管是自己多喜欢的东西,哪怕是眼里满是喜欢,她都能忍着,不直接开口要。

    这一回竟然主动要了,周佑天看着眼前的小狗狗。

    思量了许久,到底是要买不要买呢?买回去吧,家里还有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有小孩子的不能养狗。

    可是不买吧,看着小家伙的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还真是不忍心。

    “先去逛了一圈我们回头就过来买好吗?”周佑天最终还是决定不买。

    他是真心不喜欢小狗的。

    周佑歆的眼里明显的失望,周佑天看了心里突突的一紧。

    以前就是看着周佑歆哭,看到这小家伙进手术室,生了白血病做化疗,头发都掉光了他都不觉得孩子可怜,心里还对这孩子有怨愤,可是现在就因为孩子的一个小眼神,周佑天竟然会觉得愧疚,对于没有为孩子买小狗狗感到愧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真正是换了一种心境人就会变得不一样。

    周佑天暗自沉思,自己如果能够早一点明白,是不是现在都不可能会弄成现在这幅田地,章小念也不可能离开。

    也知道,事发生也已经发生了,没有后悔药吃。

    “走吧,既然我答应了,回来一定买。”周佑天是怕现在带着小狗麻烦,既然答应了周佑歆就不能食言,孩子的心都是脆弱的。

    狗狗可以养在另外一间房子里,他买下的可是四合院呢,多的是房子,狗狗和周世不放在一块儿就没事。

    孩子的世界有时候大人是没法明白的。

    周佑天要是知道后来逛着逛着周佑歆能走丢,当时一定会立刻掏钱买下那个被涂过毛的小狗狗。

    大冷的天,周佑天一转眼的功夫小家伙就不见了。

    街上闹,车子人来人往的,晚上没有了城管,那些小贩子就推着车子出来买东西,摆地摊的。

    还有客人穿行在其中,挤过去都难,小家伙又矮,因为伤病比同龄的孩子还要矮一些,晚上又路灯,有小贩摆地摊用的灯,也有路边商场亮着的灯。视线也到底不如白天的亮。

    这把周佑天给急的呀,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小家伙今天阿姨给她穿的是一件暗红色黑色格子相间的长款大衣,戴着一顶贝雷帽,特别的帅气。

    帅气是帅气,但那颜色在黑夜里一点都不显眼,很难找。

    这一衣服还是昨天刚来时周佑天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商场买的呢。

    他可是做像了父亲,两个阿姨看着周佑天只觉得他人好,现在的年轻人啊,尤其是男的,哪里有多少有耐带孩子的,还不是认为带孩子就应该是女人的事,不是把孩子丢给母亲丈母娘就是丢给老婆。像周佑天这样的男人,就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出来度假的已经少了。

    暗自揣测,周佑天是因为两个孩子才不愿意跟那个女人结婚的呢。

    周佑天往回走,就往卖狗狗的那个商贩那里找,依旧没有,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开始急了,大冬天的背上和额头上都能急出一汗来。

    要再不行周佑天都打算报警了,就在他焦急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起是稍显甜腻的女声,声音特别的甜美。

    “你好请问是周先生吗?”

    周佑天正急着呢,哪有闲工夫跟你说话,随便嗯了声就准备挂电话。

    那边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叫周佑歆。”

    女人的声音稍带了些焦急,说话连贯,就怕周佑天挂了电话。

    一听,周佑天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合着这是绑架?

    看着也不像啊,“你是谁,你在哪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连串的质问,夏韵被电话里的男人问的有些懵了,合着自己做了好事还被当成坏人了。

    “我就在xx服装店的门口,刚才一个小朋友找到我店里的保安说她走丢了,爸爸叫周佑天,电话号码是多少,家住在哪里,希望警察叔叔可以帮她找到爸爸。他们跟我说了,我才给你来的电话,放心我绝对不是坏人。”

    她可是人名教师来着,堂堂幼儿园最亲切的老师,最受小朋友喜欢,怎么可能会贩卖小孩呢。

    周佑天挂了电话就找,对于这里不熟悉,还找了一会儿,其实那家店就在陆向北所在的地方想北走一点点路。

    合着周佑歆是把保安当警察了,那些可都是章小念之前教给她的,走丢了不要怕,找警察叔叔,告诉警察叔叔她的电话,家里地址,这样就不能丢。

    现在小家伙也背熟了周佑天的电话,她知道在这里找章小念没有用,只有找周佑天的。

    王杏芳宝贝了这孩子这么久,还是没有章小念教的多。

    这就是差距,对于孩子的教育方法很是重要的。

    夏韵瞧着孩子就喜欢,长得可的紧,就是脸色略显苍白,看到孩子父亲的时候,眼睛有些直。

    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一件草绿色小格子衬衣,衬衣外面罩着一件深灰色的鸡心领羊绒衫,很简单的款式,下面一条休闲牛仔裤,一双墨绿色漆皮的运动休闲鞋。

    如此打扮将周佑天整个人都凸显的年轻了好几岁。尤其是那双亮眼的鞋子,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夏韵的目光。

    男人的穿着打扮看着就不像是镇上的,夏韵是幼儿园老师,但是她也有副业,服装店的老板,对于衣服她了解的多了,周佑天上的衣服哪一件价格都不便宜,外是阿玛尼当季最新款,少说都要五六万。

    上的气质也不是寻常人家有的。

    看着已经被他接过去的孩子,哎,心里叹气,怎么好男人都已经娶妻生子了呢,都没有一个愿意等她的哟。

    夏韵也二十六岁了,这在小镇子上已经算是剩女了,家里是天天催着相亲,开始她还不着急,看着同学一个个都有了孩子,没法不着急了。

    也就是那么感慨一下子,她的视线还没从小家伙上移开呢,周佑天已经从口袋里掏了钱包。

    里面的现金不多,就两三千块钱的样子,他是一分不剩的全部都拿出来了,送到夏韵的面前。

    “你好,谢谢你帮我找到了孩子,这是给你的酬劳。”

    周佑天啊,可能是习惯了这样用金钱交易的生活,在夏韵看来这就是举手之劳,他却是拿出了钱。

    一见他掏出那么厚厚一叠钞票,她觉得那是拿钱在砸她的脸。

    什么玩意儿嘛,刚才还觉着是优质男,有钱就这么了不起?

    她夏韵也不穷好不好,这么大的店呢,睁大他的眼睛好好看看。

    接过周佑天递过来的钞票,在手里拍了两下,“睁大你的眼睛给我好好看看,我这么大的一个店呢,别小瞧人好不好,有钱就很了不起嘛!”

    她这番举动,周佑天一看这是个不要钱的,在他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是最容易不过的了。

    “那你说吧,你不要钱到底要什么?”准备收回钱,可是钱握在人家手里啊。

    也自知可能是自己太鲁莽了些,直接给钱是有些伤人自尊。

    不过夏韵的态度,也让周佑天无法好言以对。

    夏韵看着手里的钱,既然有些人钱多的烧的慌,她干嘛不收下来,也不知道这钱到底是干了什么勾当的来的呢。

    “哼!你的钱我收下了,希望以后你别再弄丢孩子了,做人家爸爸的你也称职些,别以为有几章臭钱就了不起。”

    收了钱还把人给骂了。

    本来是好事的眼看着都要变坏事了。

    周佑天也不跟她一般见识,换做以前的脾气可就不是这样了。

    抱着孩子就走,懒得跟着女人说话,不可理喻。

    “钱臭你还那这么快。”

    临走时不忘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了声,音量大小适宜,夏韵刚好能够听得到。

    想要回嘴时,人家都已经走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