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小矛盾调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去洗澡吧。”章小念从行李箱里把陆向北和她自己的睡衣都舀了出来,睡衣推到陆向北的跟前说道。

    她口疼的厉害,在紧急况下陆向北一把将章小念推进车里的时候,因为推得急,当时车门并没有全部打开,只从里面开出来了一点,危急的时候谁能在意到这点。

    章小念被推进去的时候,口刚好撞在车门上,撞上这上面可不比撞在墙上,要知道这车门还带着尖的,被撞上了那可就不是一点半点的疼。

    当时也是因为后有子弹,一时间根本没在意,就连后的陆向北都没有发现章小念的异样,脸色铁青只以为她是被吓的,其实很大的成分不是害怕的,而是口撞得疼隐忍的。

    刚才在厅的时候就痛,也没有跟陆向北说,免得他又要担心自责了。

    在那种紧要关头谁还顾得上撞没撞呀,再说也就是外伤没有什么大碍的,也不想再为陆向北徒增烦恼。

    陆向北回房后就腻在章小念后,她蹲下子整理行李箱里两人的睡衣和明天要穿的衣服时,陆向北就在她后,伸出双手将她圈在怀里。

    她站起来,陆向北也跟着一块儿站起来,腻歪的两人都快要像是连体婴儿了。

    章小念转把睡衣送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倒不是伸手去接睡衣,而是一把握住了章小念递过去的小手,将她的小手举到眼跟前,唇轻轻的落下。

    “一起吧!”陆向北温的气息扑洒在章小念的滑腻腻的手背上,她的手背依旧是细腻白皙,只是手心却已经生出了一层剥茧。

    这都是因为他,章小念为陆向北付出的一切他都记在心里。

    暧昧的氛围在两人间流转,蜜月的这些子以来两人堪称是如胶似漆。

    以前章小念也不觉着自己是有多么的依赖人,现在是越发的依赖起陆向北来了。时时刻刻两人都要在一块儿。

    要说两人一块儿洗澡那也是常有的事,只是今天章小念不乐意了,不是不想是不能,一洗澡口处的大块淤青不就暴露在陆向北的眼前了嘛。

    不洗澡两人都是穿着睡衣上睡觉的,今天又发生了那事,陆向北肯定是不会拉着章小念履行夫妻义务的,明天一大早大家就打算先回国。

    毕竟两人出来是蜜月的,新婚夫妻还得先回门,会章家住个几天,也是让家里放心。

    陆向北也说了,还要派人手在章家周围做安保,章小念在边他能时刻保护着,章家的其他人也可能会为此受到牵连,陆家他是放心的,不管是国内外的,到底还不敢去动陆家,特别是来中国动陆家,到底中国是泱泱大国,法制国家,国内更是没有其他国家那么暴乱。

    章家就不同了,人家只是个商贾之家,真有人想要动章家,随便巧立一个名目或者是安排杀手亡命之徒就行。

    这样想着章小念摇了摇头开始拒绝,“自己去吧,明天就要回去了,这些天买的礼物都要整理下呢,把给你们家的和我们家的都分分,省的到时候弄不清楚。”

    章小念找的理由很充分。

    伸手又把想要退出他怀里的小女人给抓了回了怀里。

    一晚上他就是有话想说,越是看到章小念平静,陆向北反而是越发的不平静。

    你想啊,章小念除了那次在海上经历过追杀之外,还有哪一次是真正见过的?再说那次在海上那还真算不得真正的劫杀,哪里有真枪实弹的枪林弹雨。

    今天是真的子弹就从她的眼前飞来飞去,就是换成他当时刚见到子弹从他眼前一闪而过心里的震惊和冲击都不少,更何况是章小念。不仅没有表现出多少的害怕来,反而是冷静的运用智慧为他们解决了困难。

    “老婆,跟我说实话,你害怕吗?”陆向北从背后将章小念圈进了怀里。温软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熟悉的味道,喷洒着温的呼吸。

    声音暖暖的,像是一股暖流注入章小念的心里。

    要说不害怕绝对是骗人的,但是再害怕的事只要自己给自己心里暗示,努力的克服那害怕就会变得微不足道。

    好在整场交战中章小念还未看到有人死在她的眼前,这一点是好的。

    转了个,陆向北矫健的臂弯依旧将章小念牢牢的锢在怀里。

    仰着小脑袋,伸出双手捧着陆向北的脸颊,章小念的眼睛像是一潭悠悠清水,漾着满池的温暖与信任,眼神氤氲起来,直看进陆向北的眼里。

    在他的眼中,章小念能够星期的看到自己的影响,眼波流转含脉脉。

    “我害怕,可是因为有你在边,我信任,我相信无论如何你都不会让我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所以我不害怕,害怕的绪是可以控制的。我更希望可以帮到你,所以我想要自己越发的强大起来,这样才能够与优秀的你相配。”

    章小念的字字句句都印刻进了陆向北的心里,从她的眼里陆向北同样可以看到自己,自己对眼前这个小女人的温柔和宠溺。

    深深的恋,一切都无法用语言的来表达。

    人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惺惺相惜,像话恋的真是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因为自己而付出所有的也不容易。

    到底来说章小念都是幸福的。

    小时候就有宠自己的父母姐弟,后来遇见了把她宠上天的周佑天。

    谁都不发否认在对于周佑歆的问题上周佑天是采取了欺骗的态度,但是更是没有人能够否认周佑天对于章小念的疼和宠溺,以及那种深深的

    只能够说他们认识的时间不对,只能够说他曾经的年少轻狂犯下的错误。

    人谁能没有过去呢,合适与不合适的问题而已。

    现在更是找到了自己的真矮陆向北,这个优秀的男人,这个有着与众不同的过去和背负着心灵枷锁的男人。

    章小念想要给他温暖,无穷无尽的温暖,去让他不再孤寂。

    密密麻麻的吻落下,从她的额头一路而下,而后是眉毛,继而是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是展翅高飞的蝴蝶,温润的大眼睛闭起的时候更加的动人。

    高的鼻头,小巧儿可,特别是那颗小痣,真正是动人极了。

    丰润粉嫩樱红色的小嘴,引着陆向北一亲芳泽。

    缠绵悱恻的吻,像是要将眼前的人儿拆卸了吞入腹中,真是不知道该舀眼前的人怎么办,才能够表达心中对她深切的。真是极了。

    有些人会用语言去表达,陆向北却用着他的行动,再好听的话都及不上行动来的动人。

    攥住了她的呼吸,吸走了章小念口中的空隙,被他吻得有些晕头转向的,薄荷的清凉让她想要得到的更多,在动时,陆向北才慢慢的松开了被他吸的有些红肿的双唇,但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这个小女人。

    在经历了惊险过后,他更是想要将章小念镶嵌进自己的体里,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真正的合二为一,谁都不离开谁。

    松开后的小女人,迷离的眼神,带着妩媚的惑,眼睛惺忪似醒非醒的模样,真正是惑人。

    低头又是在她的双唇上留下自己的足迹,狠狠的吻着。

    章小念的子都软了,整个子瘫软在陆向北的怀中,只有他矫健的子,健硕的体魄才能够只撑住他,让她不至于摔倒在地。

    男人嘛,到处手总是忍不住的想要抓住一些什么东西,当然女人前的更具有吸引力,陆向北的手才触到章小念的口。

    被包围住的小女人都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

    头脑清明了起来,是真的疼啊。

    陆向北都未曾注意到,他的大掌开始有规律的揉捏。这可是疼的章小念眉头紧皱,额头上冷汗涔涔啊。

    这哪里是享受,简直就是受罪。

    当然陆向北也感觉到了章小念的不对劲。

    “怎么了?”在亲吻的间隙,他含糊不清的问着,眼里满含着。

    是强忍着痛啊,“没事!”还要做出一脸媚的样子。

    章小念心里在痛呼,这明明是一出悲剧,她做的这般阳不阳的模样怎么都像是喜剧。

    搂着怀里的小女人,陆向北一个打横抱起,就把章小念往浴室抱去。

    不是说要洗澡吗,那就一块儿洗个鸳鸯浴。

    直到自己的双脚脱离了地面,章小念才幡然醒悟,有时候真是能害惨了人。

    在陆向北的怀里,将脸蛋埋进他的膛,肚子懊恼,自己怎么就这么经不住惑呢。

    口因为陆向北将她抱起,拦腰抱起的话呢,她的口是拥在一起的,所以闷闷的疼,不用去看,就知道口肯定是一大块的淤青。

    陆向北将她放在水池边,这是准备亲自伺候着章小念沐浴了,先是是水温,觉得差不多了,就往浴缸里放水,滴上几滴精油,消除一天来的疲劳,这都是苏伦精心为他们准备的,迷离的味道,更能够促进两人间夫妻生活的和谐,浴室里蒸腾的雾气,再加上这暧昧的味道,若有似无的在两人之间生出。

    此时此刻章小念的脑袋还是很清明的,口的伤不能让陆向北看到,要不然他非得要紧张上好一会儿了。

    看着眼前的丈夫,已经把自己上最后一件遮盖物都脱掉了,她还是穿戴整齐的,到现在依旧没有想出一个更好的理由,能够说服陆向北放弃跟她共浴的想法。

    难道真的就要硬着头皮上了吗?

    心中在哀嚎,明知道怎么都阻止不了了。

    只能够自己心一横,自己来。

    “老公,你在浴缸里弄些泡泡浴吧,就这些精油都不够解除我们一天疲劳的。”章小念在陆向北准备上前伸手亲自为她宽衣解带的时候,自己首先来,先下手为强。

    并指示着陆向北。

    如果是泡泡浴,到时候只要她往下躺一些,口处就看不到了。

    “好!”章小念的主动陆向北倒也没有多想,去放泡泡浴了,章小念是快速的脱掉了衣服,在陆向北转之际给自己围上了一条浴巾。

    走到浴缸前,放下去满浴缸的泡沫已经生出来了。

    章小念心里的如意算盘已经打好了,准备趁着陆向北不在意的时候穿着浴巾进去,然后在水里把浴巾给扔出来,这样他就没有机会能看到了。

    她就没想过,以陆向北敏锐的洞察力,就她那么一点点的小伎俩还真是没法那么容易就逃过了他的眼睛。

    陆向北开始还没怎么在意,转过脸发现章小念脱了衣服又把浴巾披上的时候就已经觉着不对了。

    平时也没见章小念那么讲究,滴了精油还要洗泡泡浴,再说两人虽说是新婚夫妇了,可是坦诚相见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起初章小念是会很害羞不好意思,现在还是有点,但也就是脸上羞的不敢看他,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不让他看。

    刚才摸到口处就感觉到不对劲,章小念又耍了这么多的花招,一看样子就不对头。

    陆向北也懒得问,要是问能问出来章小念也不会如此躲躲藏藏的,索不去问,一个大跨步就来到了章小念的跟前,二话没说,大掌起落间,章小念围在口的浴巾已经被陆向北扯落了。

    口处拳头大小的一大块淤青,赫然显示在陆向北的眼前。

    还不光是青呢,是紫的有些发红了,里面像是血丝,这是里层组织撞破出血了呢。

    白硕的口,就在中间的位置,紫的碍眼。

    章小念低下头都被吓了一跳,她只感觉到疼,一直也没有机会看到自己伤的有多严重。

    现在一看怎么这么大,说的拳头大小指的可不是她的那么丁点大的小拳头,是以陆向北的大拳头去做衡量的。

    看到了这么大一块的赤紫,陆向北的脸立马就落了下来,黑的有些吓人。

    章小念双手横在口,挡住伤,不让陆向北去看,盖弥彰。

    嘴角有一些些不自然的解释道:“没事,真没事,你就别担心了,不疼的。”章小念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有些无力,看着都不像是不疼的样子。

    陆向北倒好,伸出大掌,一只手一把抓住章小念的两只小手,把他们钳制住,另一只手还伸到淤青上去狠狠的戳了下。

    “嘶”章小念是疼的倒抽一口凉气,两只眼睛疼的都直了。

    这男人是赤猓猓的抱负啊,真的疼。

    怎么就不心疼呢,章小念倒是觉得自己委屈起来。

    “下去!”陆向北黑着脸命令道,指着放满温水的浴缸。

    瞧着他的脸,章小念都不敢说话,拒绝同意都没法说出口来了。

    何时见陆向北对自己这么凶过,她还以为陆向北看到了会心疼自责的呢,才一直都瞒着不说,早知道还是早说的好,少吃点苦头。

    不敢违抗,也不敢出声,是自己隐瞒在先。

    试了试水温舒服的就踩了进去,陆向北倒是转给自己穿上了浴袍,看样子是不下水跟她一块儿洗了。

    章小念的心说不来的,有着委屈。纠结的,想不明白这男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周佑天可从来都没有这样对她黑过脸啊,就算当初她也有做错事的时候,人家可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无条件的原谅。

    嘟囔着小嘴,章小念坐进了浴缸,心里还在想着呢,陆向北让她进来是做什么。

    这倒好,就看到陆向北开始往浴缸里放水。

    “老公,你这是在做什么?”章小念抬起脚,水龙头就在脚的位置,这放下来的可都是开水啊,看冒着的滚滚烟雾,她是伤员。

    “你坐头上去点。”陆向北把她的脚往上推,继续放着水。

    一只手还在浴缸里搅,让水温能够均匀,没多久浴缸里的水温就上来了,起初章小念还能受得了,这温度越来越烫的时候,她可忍不住了。

    “差不多了,会烫的!”章小念觉着陆向北的眼神都像是要杀了她的,这水放的是准备要烫皮杀猪呢吧。

    “你还知道烫?”陆向北的语调有些生硬。

    他是气急了,他一个男人,到底是没有把自己的女人好好的保护好,以为安然无恙还是受了伤,章小念为了不让他难过愣是遮着藏着不让他看到。

    一想到刚才动时还在她口处揉捏了两下,那得多疼呀。

    章小念愣是装着什么事都没有,但凡只要自己没有被迷惑,能够多注意她一点儿,都能够察觉出这个小女人的异样,自己怎么就能够像个禽兽一样的发呢,不管不顾的。想着都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他这不对在跟章小念置气,是在跟自己置气呢。

    章小念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又没有感觉失灵怎么就不知道烫了呢。”

    她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陆向北的耳朵。

    觉着温度差不多了,章小念可没觉得可以,她蹭的一下子就要从浴缸里站起来,受不了的,实在受不了,这么烫怎么洗澡啊,上就快要烫掉一层皮了,手臂上红彤彤的都是烫的。

    “没你口疼,口你不是都忍了嘛!”陆向北按着章小念不让她起来。

    章小念听着他责备的话,心中的委屈油然而生,难道陆向北就不知道自己瞒着是不想让他担心吗?谁受了伤不想让人知道,不想让人安慰,不想让人帮着揉揉,哄哄心里能舒服点啊。

    她做这些都是为什么什么?还不都是因为陆向北嘛!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越想越是委屈,泥人都能够有三分子呢。何况她章小念可是有子的大小姐。

    “我忍着是为了谁呀!”章小念的声音有些冷,刚才不是还好的嘛,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呢。

    陆向北原先压着她的手,压在浴缸上不让章小念起来,听到她略显冰冷的语调,竟然一下子松了手。

    “泡一会儿!为了你好!”不是冷敷就是敷,冷敷覆在口大抵是受不了的,敷的话全浸泡在水里能够疏通胫骨也起到放松的作用。

    陆向北丢下这句话人也走了出去。

    章小念一个人坐在浴缸里看着被阖上的门,陆向北就这么走了?

    手上还有他刚才握着自己的余温。

    陆向北是没法面对章小念,面对她就能够想到自己的没用,就忍不住的会暴躁,这是他第一次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绪,这么多年了,除了当年知道母亲如何去世时唯一的失控过自己的绪,何时还有过?

    就因为章小念口的伤,这不光光是小伤,就像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陆向北的脸上,清晰可闻啊,就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提什么别的?

    陆向北走了出去,在阳台上点燃了一根烟,夹在手指间,送进嘴里狠狠的抽了口。

    郭政的房间赶巧就在陆向北隔壁,阳台都是连着的,只要爬一下就能够过来,走出来就看到陆向北倚着阳台抽烟,美人在侧,这可不像是陆向北的作风。

    “兄弟,这就冷落妻了。”郭政好不正经,能看出陆向北眉头的郁也愣是装着没看见。

    这男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商太低,作为兄弟的还是得好好开导开导。

    陆向北丢过去一根烟,郭政接住。

    “没火!”郭政嘴里夹着烟,双手一摊说道,烟股像是粘在了他的唇上。

    陆向北在阳台上探着子帮郭政点燃了,他没心跟郭政玩笑。

    “遇到什么难事了?我猜跟里头的女人有关。”郭政指了指里面,能让陆向北如此这般失魂落魄的只怕也就只有里面的小女人了,进去时不是也好的嘛,怎么就出来了呢。

    狠狠的吸进去一口,长长的烟,被他吸掉了一大半,在夜空里烟头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

    吐出的烟圈消失在夜幕里。

    手指夹着烟,“我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他像是在问郭政更像是在问自己。

    郭政也跟着抽了口,嘴角翘了翘,“什么对啊错的,你什么时候错过?要是错兄弟们能巴巴的拥护着你。”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娶章小念到底是娶对了还是娶错了。

    这一点郭政都问过自己,像他们这样的人,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能够娶妻生子嘛。

    但是自从看到陆向北的变化后,他觉得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对于错。

    娶了就是娶了,既然已经做了的事那就是没法改变的,做都做了还问什么对错干嘛呢?

    只要是决定的事,就勇往直前,退缩这不是他们的作风。

    又是狠狠的吸了口,包在嘴里,眼从鼻尖喷出,一圈圈的烟圈。

    “谢谢!”陆向北都觉着自己矫,什么对什么错,就算错他也做了,那就要做到底,错的事都得做成是对的。

    郭政一口烟呛在喉咙里,“哟!不容易!”能够听到陆向北的一声谢谢当真是不容易,改天他还得亲自给章小念道谢去呢。

    最后狠狠的抿了口,燃到了烟蒂,泯灭了火星。

    “进去吧,再不进去她得胡思乱想了。”郭政也吸完了最后一口,用嘴努了努里头。

    章小念是真的在胡思乱想,她的心思当然也脆弱,离过婚的女人,肯定不比少女。

    在浴缸里坐着,也不觉着水烫了,听不到外面一点的动静,她开始不安,开始胡思乱想。

    陆向北到底是怎么了?就因为她没有说至于嘛?

    整个子往下躺,脑袋走钻进了水里,她需要窒息的感觉来让自己的头脑更加清明。

    就在章小念胡思乱想之际,陆向北走了进来。

    这人怎么就不见了?

    ------题外话------

    nnd最近比较倒霉,昨天开车往大卡车上撞,人家就停在旁边,我倒车没看见后面有车,哎!车股被自己撞得不像样子了。车灯都撞坏了。

    又丢钱了,丢了五百块钱,昨晚还做了噩梦!真正是厄运连连啊,希望能够转好运啊!

    ╭╯3╰╮祝大家看文愉快,上来抱怨两句!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