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周佑天、章小想的那些事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就在章小念踏上西沙市土地的时候,周家又是吵得不可开交。

    你说能不吵架嘛!

    周佑天要结婚了,新郎不愿意啊,请柬都发出去了,还发了那么多,酒店场地,婚庆公司,就连婚纱照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新郎不同意婚纱照怎么拍的?这很容易嘛,以前的两个人各自都拍过婚纱照的嘛,周燕就帮王庆芳想出了一个主意来,现在的技术发达的可以,合成不就行了嘛?

    其他的不变,就变一个脑袋。

    周家的亲戚是见过以前周佑天跟章小念婚纱照的,那就把徐琳琳以前的婚纱照拿来,男主人公P上周佑天的脑袋,不就婚纱照来了嘛!那徐琳琳那边自然也好办的嘛。

    王杏芳一听这注意真不错,立马就这么落实了下去。

    现在整个西沙市都知道周佑天要结婚,就新郎一百个不愿意结婚。跟王杏芳狠话都撂下了。

    想都别想,绑着都不可能去婚礼现场的。

    王杏芳能就这么消停了?也不可能,请柬都发下去了。

    这些主意还要多亏了周燕,她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她自己跟丈夫已经发展到拳脚相加的地步了,前两天两人还干了一仗,周燕不乐意住家里了,收拾了些东西回娘家,叶美华什么人,她能让嫁出去的女儿住回娘家?不是让人在背后说她嘛,赶着周燕回去。

    再说了那房子当初结婚的时候就是周燕的,凭什么现在是女儿出来呀,要走也是男方走。

    周燕哪里有这脑子,叶美华不收留她,就去王杏芳家蹭住,你别说王杏芳还真欢迎她,家里刚好是缺一个能出出主意的。周燕不正好是嘛。

    看到一个好好的家被弄成现在这幅样子,周永荣都不再过来大哥家了。

    以前章小念还在的时候,周永荣就过来玩,跟章小念说说话都是舒服的,章小念说的话总能够把周永荣说的开开心心,心里有什么难事别人不能说,就跟章小念说,让她帮着出出主意。

    现在是不敢来,省的什么事没有还要沾了一的腥。

    周永明干脆不回来住了,这个家你王杏芳乐意怎么闹就怎么闹,简直是无理取闹,不知道外面多少人在背后骂他周永明是个傻帽。

    他能怎么办,这个家里的经济大权在王杏芳手里。

    闹翻了她说离婚就要离婚的,王杏芳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最主要是公司的贷款都是王杏芳哥哥给做的贷款,要是王杏芳哥哥不做了,那不是开玩笑的。

    说以说这商业上的联姻是有好也有不好的,是能帮到对方,但是一旦闹僵了,可就是两败俱伤的事儿。

    当初周佑天和章小念离婚不也是一样,两家公司都没讨着好。

    这不陈嘉俞没走也是一颗定时炸弹,眼看着婚事越来越近,陈嘉俞已经没法再表现的淡然了,她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想生个孩子嘛?

    徐琳琳是已经把衣服什么的都往周家归了,前天就搬进了周家。

    现在周燕和徐琳琳都住进来了,哪里还能太平。

    手里抱着周世,伺候着孩子还要伺候周燕和徐琳琳,王杏芳出去了,周燕和徐琳琳在大厅里喝着咖啡聊着天。

    你也别说周燕跟徐琳琳两人还真是一拍即合,周燕难得看一个人顺眼的,恰巧徐琳琳就是其中之一。

    周燕也看不惯陈嘉俞,她就不明白了,王杏芳怎么能让这么低的女人住在周家,陈嘉俞还以为她过去那点事他们能不知道呢,怎么可能呢。

    其实王杏芳心里清楚的很,之前陈嘉俞做人妇的事,只不过是为了救周佑歆这孩子的命。

    现在孩子也好起来了,孙子都有了,周佑天又要结婚了,还要这个女人做什么。

    这不得了劲周燕就使劲的指使陈嘉俞干活,这让她怎么能受得了。

    心里本就不痛快,把孩子往沙发上一放,“你自己不能做吗?”陈嘉俞终究是忍无可忍了,周家根本就那她当佣人,只怕王杏芳就是故意想拖着,就是不想兑现当初承诺给她的钱。

    周燕本来就是想给陈嘉俞不痛快的,她这么一说正巧是给了她机会,这不一下子就炸毛了。

    “小不要脸的臭女表子,我能让你干活那是瞧得上你,就你那么脏的谁乐意用你碰过的东西,赶紧把这个小杂种抱开!我看着恶心!”

    周燕连带着周世一块儿讨厌了。

    周世听到周燕的大嗓门忍不住的是嚎啕大哭啊,哭的人都心烦了。

    徐琳琳是个狠角色,坐在沙发里冷眼瞧着争吵的两个女人,周燕就是个炮灰,想要除掉陈嘉俞她知道用不着自己动手。

    别看徐琳琳离过三次婚就以为她是草包了,其实这女人厉害着呢,哪一次离婚没从男方家搞到钱,就是因为男方家觉着这女人太厉害了。嫁一家人闹得一家鸡犬不宁的,姑嫂关系被她搅的那是天翻地覆。她就是个会搅事的人。

    “我说我忍你很久了,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告诉你我不伺候了。”陈嘉俞把茶几上的咖啡杯拿起来就往地上砸。

    ‘砰……’的一下瓷片碎了一地。

    “啊,你这是做什么呀!”徐琳琳那小模样装的呀,跟受到了偌大的惊吓似的。

    周燕一看她看得上眼的人受了欺负还了得,周燕就是有一点,她看得上眼的人啊,就是拉屎也是想的,见不得受了别人欺负,她就是出头的。

    “人,看我不打死你!你个臭女表子,我就说你了怎么了!”伸手就往陈嘉俞脸上凑,巴掌是啪啪的落下。

    陈嘉俞一开始那是不知道周燕还能动手,要是知道了头上几巴掌能白白的就挨了吗?那不可能。

    头发被周燕打得乱糟糟的,陈嘉俞就像是个疯婆娘,撒开了手要去抽周燕,这时候徐琳琳人已经不坐沙发上了,这还能坐吗?直接惊恐状的一边打电话去了,就是要喊王杏芳和周佑天回来看看,这家都成什么样了,陈嘉俞还能待嘛。

    周燕到底从小就是大小姐,打架干仗的事哪里比得上陈嘉俞。

    一开始先动手还占了上风,现在是被陈嘉俞骑在上左右开弓的打,沙发上的周世哇哇的嚎啕大哭,哭的一口气喘不上来,弄的一边的佣人保姆都不敢上前来拉架,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的干看着。

    叶美华先赶到,一看这还了得,自己的女儿自己能骂,能让人家打吗?扑上去就要把陈嘉俞从她上给扒下来。

    陈嘉俞到底小时候是吃过苦干过活的,手上力气大,最近一天到晚就是抱孩子手上能没力气吗,周燕她们母女两个都不是陈嘉俞的对手。

    周佑天接到母亲的电话回来的,说家里就要烧了,他都好几天没回家了,一直住在曾经和章小念一块儿住过的小公寓里,这样的家他回来住心里能舒服嘛。

    听到说出大事了不得已才从公司往家里赶,一进门看了就头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一群泼妇呢不是。

    “都给我住手,赶紧的!”周佑天站在门口,一只手扶着额头,头疼,是真疼,怎么一点都不能让他省心呢。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对大家的威慑力都在。

    徐琳琳一看周佑天进屋了,伸着手就去抱周世,在怀里哄,这孩子哭的是脸憋得通红通红的,使劲咳嗽。

    陈嘉俞从地上爬起来,见孩子在徐琳琳手里一把就给抢了过来。

    头发跟鸟窝似的,衣服都被扯得不像样子,脸上还挂了彩,周燕的指甲那都掐断了。

    不过周燕也没好到哪去,叶美华干脆躺地上不起来了。

    王杏芳在周佑天之后赶回来的,幸好没看到刚才打架的那架势,要不然她非得气晕过去不可,现在就气得不行了。

    “你赶紧给我滚!”王杏芳要去抢陈嘉俞手里的孩子,手指指到她的鼻子跟前骂道。

    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现在不要说是嫁给周佑天了,能不能拿到钱都是未知数,陈嘉俞也豁出去了,她辛辛苦苦的都是为了什么?拼了命的早产生下这孩子做给章小念看的,想要嫁进周家的都是为了谁在忙。

    她徐琳琳倒好,白捡了个便宜,凭什么?嫁不嫁进来都不说了,她现在就想要钱。

    “五百万,给我五百万我立马走人,不然你就等着你做的那些丑闻上报吧,你对你儿子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都不想说。”陈嘉俞把手里的孩子紧紧的护着,这是她的筹码。

    “臭货,你想得倒美,孩子你有本事你就带走呀,琳琳姐和我哥又不是不会生,要你生的这个小杂种在这里做什么?”周燕拉起躺在地上的叶美华就骂。

    叶美华在她的胳膊上狠狠的捏了一下,你说这女儿脑子是不是有病,当着王杏芳的面都说什么呢。

    这孩子没见王杏芳当宝似的呢。

    周燕狠狠的瞪了叶美华一眼,她都没闹明白,自己妈掐自己干嘛。

    王杏芳倒没和周燕计较,估摸着觉着周燕的话也有道理,你想啊,徐琳琳又不是不能生咯,再说周世这孩子说到底都是私生子,不好听,五百万,哼,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一分钱你都别想要,孩子你有本事就带走。”王杏芳冷眼瞧着陈嘉俞,徐琳琳识时务的上前扶着她坐下,让下人给倒茶。

    在场的人里,就数徐琳琳最得体,置事外的一点事都没有。

    陈嘉俞还想说什么,被周佑天一把拉住了。

    再闹下去就是给佣人们看足了笑话。

    “结,这婚我结,孩子周家留下,给她之前承诺的两百万,周燕你该回家的回家去,二婶你没什么事的话呢也少搀和我们家的事。妈你看这样成吗?”

    谈了口气,这是周佑天最大的妥协让步,没有办法了,这个家要是他再不点头那得成什么样子了。

    王杏芳似乎还是心疼那两百万,什么玩意儿值两百万,陈嘉俞也觉得太少,她看上的根本就不是两百万,是周家全部的家产。

    但到底两个人都妥协了,一个是只要儿子答应结婚什么都好办。

    一个是总比一分钱捞不到还要带着个儿子的好,到时候想要再嫁人就难了。

    现在陈嘉俞觉着自己还有退路呢,她跟那赵医生也是如鱼得水和谐着呢,虽然赵医生是**强了些,人也没有周佑天还看,材更是不如,资金上跟周氏也没法比。

    但到底他是名医,收入也算不菲了,现在重要的一点是怎么拆散了赵医生的家庭,人家也是有老婆有孩子的,女儿都已经十二岁了。

    周佑天的妥协让徐琳琳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这男人的长相各方面她都中意的,比之前的三个男人要好看得多,就是不知道那方面怎么样。徐琳琳就是那上面的需求量特别大,很难有男人能够满足的了,所以才会出轨的严重了。

    周家现在是一团乱,章家其实也不太平。

    章小念下了车是冲进家门的,她做不到章起云那么淡然的就把章小想的事给当个故事就这么说出来了。

    也说不好为什么,章起云就是跟章小想不对盘。

    章小念不是,从小就跟姐姐要好,姐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家里为了让她不要担心,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不想让她知道。

    在外面自己玩的快活了,都忘记了给姐姐打电话,现在想想都觉得过意不去,自己心里难受的时候,自己的事姐姐都是样样关心到,亲力亲为的,作为妹妹她也应该要好好的关心自己的姐姐呀。不能因为自己幸福了就不管家人。

    依照章小想的格,闵谷雨那么强硬的态度是想要死这个女儿啊。

    家里还就是有这么点奇怪,你说闵谷雨也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对子女的事她都不怎么过多的去过问,很多的时候也都是尊重子女们自己的选择,但是在章小想的这件事上面,闵谷雨是铁了心的要跟章小想过不去的。

    “回来了!”一进门见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的闵谷雨,里面一条黑色的香奈儿马甲裙,外面了件巴宝莉最新款的风衣,盘着的头发,依旧雍容。

    就是脸看着像是憔悴了,朝章小念伸了伸手,闵谷雨这几天心里也难受,章国强一点都不站在她这边说话,帮着大女儿说,说什么现在孩子大了,不需要他们再那么的管着了。

    可是闵谷雨心里能好受,能不管放任着孩子?你说那个男人就只是回来了,章小想就能开着车出了车祸,要是任由着发展下去还不得要了这个孩子的命。

    孩子是自己的孩子,心里怎么能不疼,疼的紧了。

    若是孩子真是要死在那男人手里的话,自己的孩子还不如自己了结了。她一门心思现在帮章小想物色合适的。

    之前是一只都没见过让章小想要死要活的男人,这次有机会见着了一面。

    闵谷雨铁了心了,这个男人不适合自己的女儿,只消一眼闵谷雨就知道。

    这男人的心太大,想要成的事太多,心根本就不再男女上面,也许是一时的对章小想又来了兴趣,但是跟了这个男的就注定了一辈子的孤寂。这男人不能给章小想要的安定。

    金丝边的眼睛一戴,人是斯文是雍容得体还带着优雅温润的,可是眼睛背后他的眼里精光乍现,太精明的男人不好,男人心大也行,可是心机不能深。

    你说这孩子怎么就不能相信自己呢,做妈的还能害她不成?

    “妈妈,你怎么脸色这么差!”章小念放下包就坐到了闵谷雨边,抓着妈妈的手,北方的初冬就已经很冷,不过家家户户都是有暖气的,到家里就是穿短袖都不能觉着冷。

    闵谷雨还穿了外呢,摸在章小念的手里,手都是冰凉冰凉的。

    瞥了章小念后的章起云一眼,知道这个小兔崽子嘴风不牢靠,对别人还行,对着这个二姐只怕不要人家问,自己就全都招供了。

    也成,省的她开口。

    “你弟弟总归跟你说了吧,我们家最让我省心的一个现在也省不了心,她就在楼上房间,你去劝劝她,告诉她不吃饭也没用,我生养的就是死在我自己手里不也不能让别人糟蹋了。”

    闵谷雨的话句句铿锵,像是豪门大户里头那些封建的当家主母,说的话不容置疑。

    这还是第一次章小念见着自己的母亲发这么大的火。

    章小念握着闵谷雨的手,劝姐姐可不容易。

    “妈,你别这么说,你哪里舍得,你也就是说说气话,要不让姐姐和那人吃顿饭,大家一起说开了也好,你就这么把姐姐关着也不是办法,越是如此姐姐越是走不出去,也许一开始我们的方法就用错了。”

    章小念柔声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闵谷雨怎么会不懂她说的那些道理,也不是没有想过,但还是不对。

    “你是不懂你姐姐吗?我是怎么知道那个男的又出现的?她都进医院了我们才知道的,不就见了一面吗?至于出车祸吗?什么东西能比命还重?人家交警是怎么跟我说的,那是自杀式的撞击,男人就坐在她副驾驶上。她这是想干什么?想要作死吗?要死也给我死家里。这些话我都没敢跟你爸说,要是你爸知道了他得多伤心,你们是不知道你爸有多在乎你姐姐。她怎么能做这么让我们心寒的事呢!”

    闵谷雨说着眼眶湿润了,怪不得她这次的态度这么强硬,章小念心惊啊。

    章小想也就是她的姐姐,如此坚强的子能够想到要自杀?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妈,你放心我现在就上去看看姐姐,你没有问过她嘛?”章小念问的有些轻,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问出来的就是个废话,章小想能说?她什么话都藏得深,能告诉谁啊。

    要是能说,当年那男人就不能藏得那么好,谁都不知道,姓甚名啥的,长相高度谁知道了。她谈了这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惊天地泣鬼神的都能让家里谁都不知道的。算不算是个本事。

    “你上去吧。向北就留在这陪我说说话。”闵谷雨摆了摆手,不想说,一点都不想说大女儿的事,没精力说,也说不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闵谷雨心里就一个想法,立马帮章小想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也断了她那个念想。

    陆向北朝章小念点了点头,让她放心,在下面他也能帮着劝劝闵谷雨。

    要是郭政那小子在就行了,他哄老人家还真是有一的,可惜下了飞机郭政就自己先走了,说是不打扰陆向北去见丈母娘了,实则不知道是溜到哪里去会见哪个美人去了。

    章小念走到章小想房间门口,手伸到门把手上,房门都是反锁着的,佣人拿钥匙给她开了门。进门屋子里没人,朝里头看才看到了坐在阳台上的章小想。

    穿了件睡衣,外面披了件长貂皮大衣。

    听到有脚步声也没有回头,大概已经猜到是章小念上来了,从他们的车子开进院子的时候章小想就已经瞧见了。

    “姐!”章小念喊了一声,章小想没有应。

    说不出来的看着章小想的背影,凄凉的带着寂寞,一股悲哀就在章小念的心里升起。

    她的姐姐不该是这样,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哪里去了?

    绕道章小想的面前,才看到章小想苍白的面色,脸上的神色木然,眼神一片清明,你无法看的清楚她的眼里到底有什么,更没有办法猜测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蹲在章小想的跟前,章小念抓起了她的手,满手的冰凉,在外面怎么能不冷呢。

    “姐,我回来了,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呢。”章小念的鼻头酸涩的,眼泪忍不住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不该是这样。

    章小想这才像是回过了神来,幡然醒悟带着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章小念。

    “小念你怎么回来了。”

    原来她刚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眼眶里的泪水都决堤了,趴在章小想的膝盖上就哭。

    “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呀?你别吓我好不好,当初你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从那段感里走出来的,你怎么还能陷进去呢?你答应我把那男的约出来我们一块儿吃顿饭好不好,一起把话都给说开了,到底是分是合也给大家一个交代,你这样,让我们都难受,妈妈这么关着你,她也不是真想你,而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呀。”

    章小念声泪俱下,只差求章小想了。

    她心里清楚一直让章小想把那个男人埋在心里总归不是个事,你说那男人要是真的把章小想当回事,这么多天了都不找上门来?能忍得住,就算是这男人对章小想真有意思,看这样子,章小想也绝对不是被他放在内心深处第一位的。

    “我知道,我也懂我和他不会有将来的,可是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没有办法拒绝。他比我大六岁。”章小想总算是愿意破开自己的心声,在自己妹妹的面前讲述那段她隐瞒了六年的感,和关于那个男人的一些事

    “六岁?”这个告知让章小念震惊了好一会儿,她一直都以为那个男人应该会是章小想大学里的同学,不曾想到大她六岁,那么他们是如何认识的?

    看到自己妹妹眼里的惊讶,章小想自嘲的一笑,继续说道:“一次晚会上认识的,我是主持人,他是发言嘉宾当时的财政部副部长,是当时的六个副部长中最年轻的一个。他的儒雅,他的睿智,他的言谈举止都深深的吸引了当时的我,从不相信一见钟的我,竟然就这么迷恋上了他。我以为晚会之后我们不会再有交集,顶多就是在网页上电视的新闻发布会上能见到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主动邀请我吃饭。你知道的,当时的我对他根本就没有免疫力,我调查过他的一切,他是没有妻子的,甚至连未婚妻都没有,这样的认知让我更加大胆的跟他接触。”

    说道这里章小想停顿了下,章小念能够想象当初的她,章小想一直都是个骄傲的,有自信的女人,她相信自己的魅力,也确实有那个魅力能够吸引住容沐风。

    她的自信朝气以及对金融方面独到的见解和睿智的谈吐同样深深的吸引了容沐风。

    一个是魅力四自信大方美丽且优雅的女大学生,一个是沉稳老练,充满男人味,儒雅俊帅的成功男士。

    从相互吸引到恋的故事。

    男人因为年轻的女人而有了年轻时的朝气,女人因为男人的体贴温柔越陷越深。

    许是从小到大章小想在家都是老大,从来都是她照顾人,本格就属于强势的子,自小就独立也很少让父母心,久而久之,就连父母的关怀都少了,她也就习惯了。

    突然一个男人给了她照顾和关怀,让她一下子觉得温暖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试她为珍宝般的对待,让章小想都快要迷失了自己。

    要说当时容沐风章小想,那回答肯定是,是真的。从来就没有哪个女孩儿能够让他觉得像是从新回到了青那般。

    跟章小想在一起他特别的舒服,章小想聪明的只需要他的一个眼神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从来都不需要他去心。

    两个人的恋并不是保密的,容沐风边的朋友也都知道他找了一个小女朋友,甚至容沐风还带章小想去过他家,容家的家长虽表现的不是很络,但也有礼有节。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章小想也决定了,在寒假带容沐风回家见家长。

    两个人从相识到结束整整两年三个月十二天,章小想记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会分手,当时的章小想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查出来的时候五周多两天。

    当容沐风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变了脸,开始是好言相劝,要求她先打掉了这个孩子,说实在的这个孩子章小想当时也美打算要,她还在读书呢,能要孩子嘛?但是容沐风的态度让她很不舒服,她想要的是安慰,而不是直截了当的打掉这个孩子的话语。

    后来就在他的朋友圈子里听说了,容家为容沐风找了个门当户对的,两个月之后就要订婚了,当时孩子在章小想的肚子里已经有八周了。

    那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章小想不知道自己的子是怎么过下去的。

    怎么都找不到容沐风,秘书给她的答案就是他出国去了。

    在容沐风订婚前一晚,章小想终于见到了这个男人,他只说了句对不起,会给她该有的补偿,再多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样的分手让章小想怎么能够甘心。

    她是谁?她是骄傲的章小想啊,她的,她的付出,最后就换来这么一句话。

    执拗的她想要一句他到底有没有过她,哪怕是一天,一分或是一秒,残忍的男人最终一句话都没有留给她。

    天空总是那么的配合,瓢泼大雨下起,章小想走在雨中,淋了一整晚的雨,坐在人门口的屋檐下淋着雨。

    她始终都弄不明白,前几天还的死去活来,在一起缠绵翻云覆雨的人,怎么能够转过脸来就什么都不是了,连陌生人都不如。

    陌生人好歹还会关心你是不是淋雨呢。

    孩子是章小想自己买的堕胎药,在自己的公寓里流掉的。

    这间房子是当初容沐风买的,当时买的时候就放在章小想名下的,北京市中心最豪华的地段,一百四十平的房子,价值不菲,容沐风出手不是一般的大方。

    肚子躺在上等待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问过医生,医生说了有些人会痛的死去活来的,有些人就像是月经一样就掉下来了,不同的体质都有所不同。

    很不幸的章小想不是很容易的人,小腹处起初还是跟来好朋友一样那种隐隐的疼,腰也酸,酸的不行了躺都没法躺是站也没法站。

    后来是疼的浑都在发抖,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小腹往下坠,堵在那个口上面,想要下来又下不来。

    躺在上浑冰凉,脚冻得已经失去了直觉,都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

    这是淋雨的后遗症,若是当初没有淋雨也许也不能这么难受,宫寒了。

    从开始疼到孩子掉下来,章小想觉得自己是就要死了。

    垫了卫生巾都没有用,单上全是血,去厕所的时候就是一团团,一点点大。

    就跟来好朋友时的血块差不多,这个就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这么没有了。

    坐在马桶上看着纸篓里的那块小团,痛吗?

    当时的章小想会告诉你真不疼,只是麻木了,都不知道什么是痛了。

    浑都湿透了,冰凉冰凉的,透心凉。

    这件事章小念是第一次听,头一回知道原来她的姐姐曾经怀孕过,自己独自流掉了这个孩子。有多危险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都不跟家里商量一下?

    她当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她知道什么?要是出了什么事,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怎么办?

    心狠狠的抽痛,章小想的讲述却如此平静,平静到让章小念感到害怕。

    在那间屋子里休养了一个星期章小想就回了家,她突然特别想家,想父母想妹妹和弟弟。

    这个时候她想要的仅仅只是温暖,家的温暖,她太冷太冷。

    回家后章小想真是不想让家里知道的,纸终究包不住火,她的那种痛没有办法掩盖下去,不是想要自杀,就像她说的实在是睡不着了才吃安眠药的,药量少了对她起不了作用。

    当时医生就发现她流过孩子,求着医生不能告诉她的家人,就只差是跪下了。

    那端子是怎么走出来的,现在会想起来都没有了记忆,那端感给章小想带来的伤害是常人都没有办法想象的。

    越是坚韧要强的子,受到打击后越难走出来,也许到现在章小想在意的不是那个男人,可是那种伤害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

    她从来都选择了逃避,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看似已经平静了的表面,看似已经好了的伤疤,实则底下是波涛汹涌,已经溃烂至深。

    只有直面问题所在,就着问题解决才能够彻底好起来。

    容沐风的再一次出现彻底将章小想可以埋藏在心底不愿意拿出来的那段往事又提到了台面上,她就算是不想面对也没有办法,有一个人强迫着她在面对。

    当得知这个男人现在还是孑然一,当面并没有结婚的时候,她的心又开始混乱了。

    听着容沐风的诉说,听着他说对她的感,当年的那些旧事从提,他嘴里说出来的和章小想看到的知道的完全是两个版本,当年的容沐风是不得已才会妥协。

    不要孩子也是为了章小想好,当时的她还只是个孩子,一个孩子怎么能照顾另一个孩子呢。不想耽误她才忍痛放手的,章小想听到这些话心真的乱了,彻底乱了。

    到底当年的事谁对谁错,为什么和她想的知道的完全不同。

    开车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是真是假,要是两个人都没有了,是不是可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呢。

    一念之差,那么可怕的想法当初怎么就能出现在脑海里?

    她竟然也顺着这个可怕的想法去做了,当车子撞向隔离带的时候,这个傻女人突然就后悔了,她推拒着边的男人,到最后她都想把生的希望给这个男人。

    她想要让容沐风内疚,她的死是不是能让那个男人内疚一辈子?

    章小念听到这里,是恨不得能够扇章小想两个大嘴巴子,把她的这个姐姐好好的打醒。

    当初她是怎么告诉自己的,劝她跟周佑天分手的时候怎么就能说的那么洒脱呢,在别人的感上她怎么就能看的那么明白呢,现在换到她自己上怎么完全就像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了呢。

    做的竟是傻事。

    那样的男人他能内疚吗?就算能,一年,两年,五年还是十年?

    十年过后呢?只怕到时候连她的样子都回忆不起来了,还谈什么内疚?

    在这个世界上要章小念看,那些为了感要死要活的人是最傻的,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有什么资格为了一个男人介素了它,谁给了你这个资本,谁给了你这个权利。

    你对得起谁?对得起自己还是父母。

    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在感上章小念处理的就比章小想要好很多。

    说到底还是章小想的那段感给她的自信和骄傲一个狠狠的打击,也许是不甘心。

    不甘心就化成了执念,执着的认为那就是

    如果走不出去,章小想的这辈子就毁了。

    “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要那么做了,我也觉得有必要,不管你多那个男人,可是你要知道,在你们的孩子死掉的那一刻,你们的就完蛋了,你亲手杀死了你们的孩子,就代表你亲手结束了你和他之间的关系,聪明如你,这个道理,姐姐,你能不明白吗?”

    章小念摇晃着章小想,如果摇能够把他摇醒的话,章小念一定要这么一直摇下去。

    章小想不说话了,她没有能够反驳的地方,章小念说的句句都对。

    “姐,你听我的,约他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说开了就行了。再听妈的,你也是时候把自己嫁出去了,忘记旧恋最好的方式就是时间和新的恋人,时间不可以帮你忘记,那么我们就用新的方法。这一回你一定得听我的,上一次我就听了你的。”

    章小念劝说着。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章小想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点头答应。

    也许是从头将她的过去说了一遍,心里多少有了些解脱,所以才选择答应。或者是她觉得章小念的话真的有道理吧。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