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章小念救了大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陆向北看似撇着赌桌上正在作战的尹濛灏,实则余光始终注视着周围,郭政和容易也已经往陆向北他们这边靠,就在斜对面的大富豪桌上玩着。看似并无异样。

    当然被蒂姆盯上的远不止陆向北和苏伦,机场都能查到,尹濛灏,郭政,容易自燃一个都不会放过,好在安逸安尔还在外面,并没有全部被一网打尽。

    受到陆向北的消息立即调动人马,陆向北他们虽然羽翼并未丰满,可以说还很嫩,可毕竟是想要做大事的,来到这地盘,要说地盘上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他就敢贸贸然前来,那就是傻。

    陆向北的势力存在于哪里,那就是他曾经当雇佣兵时积累下来的经验,根据经验通过自己的手段从新组建的一个雇佣兵小队。

    当然也可以叫做是外籍兵团,因为他的这对雇佣兵人马,不光是只为社会人士服务,还为一些国家政府服务,处理国家的一些棘手不方便军队出手的暗杀活动。

    雇佣兵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乌合之众。在很多人的理解中,雇佣兵给其他人带来的只有死亡和痛苦,而促使他们打仗的惟一动机就是钱。

    陆向北训练出来的这支雇佣兵队伍,用郭政的话说,那全部都是武艺高超的亡命之徒。

    基本上只要是陆向北会去的国家都会有所安排,人员并不多,那样隐秘起来都很容易,一般况下一个国家就只放三十个雇佣兵。

    这三十个雇佣兵可以敌过一个团的兵力都不止。

    容易见赌场的赌已经在暗中慢慢疏散开去,洛克菲勒家族也真是大手笔,这一批人退出去一晚上的损失得有多少?根本无法预计,少说得有一两个亿。

    拉斯维加斯赌场一天的金钱来往最起码个亿,那可不是说的人命币,真正是来的美金的。若是碰到豪赌的顾,光一个人都能输掉一两个亿。

    容易离得陆向北并不远,确定陆向北能够看清楚他嘴巴的开合之后,竟是在用唇语与陆向北交流。

    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小儿科而已。而且就算是赌场有人会唇语也不一定就能看得懂中文的,他们的唇语里也不光全部都是一五一十的叙述,里头还带着些暗号。

    所以绝对安全,即使有人能看明白他们说的全部东西也猜不出来全部的含义。

    出来混,万事都要小心,这一次是陆向北他们大意了。

    慕小七接到陆向北从赌场传出的消息后,立马向慕当家的报告况,按照她的想法肯定是要出去救的,可是她的想法没用,好不好完全是看慕当家的怎么说。

    进去站立在桌前,慕当家的躺在躺椅上一脸闲适,本就需要历练,这不还省了他的人力物力财力,有人帮他出手了,要是陆向北连这点儿都处理不了,如何能坐上慕家当家的位置?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

    见老爷子不说话,慕小七有些焦急,呼吸声不似平的有条不紊,略带急促的呼吸声,慕当家的耳朵是多灵敏。“你是不相信你七哥的能力?”

    慕当家的话语里略透着些微不满,恻恻的语调。

    成何体统,这还是他慕家的子孙?就为了这么点芝麻鸀豆大的小事连呼吸都调整不到位了。

    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倒。

    “当家的小七知道错了。”慕小七一听慕当家说话的腔调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自己错在了哪里,她太心急了。

    慕当家的连眼皮都没抬下,平稳的语调无波无澜,光听一点儿都听不出他此刻的绪。

    “知道错就好,别再有了下次。”挥了挥手就示意慕小七退下去。

    慕当家也就是看得起慕小七才会出声提醒她这么多的,要是换做其他子孙他连说都懒得说,这些东西还需要他再三强调吗?看来是家族斗争还是不够激烈。

    “那到底……”慕小七最后离去前,扭过头还是多问了句。

    要是换做平里你就是舀手撬开慕小七的口她都不能多问这么一句,毕竟现在有危险的是陆向北,是她最亲近的哥哥,在慕家子孙中慕小七也没有其他要好的兄弟姐妹,就是跟陆向北最好。

    慕当家的连波澜不惊的话都懒得说,他不说就代表着不需要,道理很简单。

    这一点慕小七不会想不明白,她故意装傻想不明白,也就是想要让慕当家的多想下,多为陆向北争取个救星。

    明知道不可谓而为之的最后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当人群疏散的差不多时,章小念挂断了电话。

    电话能够打这么久,不光是许宇萱告诉了她周佑天要结婚的重磅消息,也不是许宇萱在与她聊丈夫的婚外,而是许宇萱说前几天在插座里看到她的姐姐和一个男人前后走进包厢。

    这按道理来说也正常,章小想是做什么的?

    在公司虽说她是财务部经理,主管公司财务的,但她舀也就是兼任的公司公关经理着。要说她姐姐跟一男人进茶座那再正常不过,可不正常的还在后头呢。

    进去没多久就从茶座的包间出来了,许宇萱倒是想要去打招呼的,可是章小想的眼睛红红的,根本就没有瞧见许宇萱,其实章小想就在许宇萱那桌走过,按道理不至于。

    章小念的几个朋友章小想都认得。再说许宇萱也是知道章小想的,她在名媛圈子里就算是女强人的代号,跟男的进去之前脸色就不对,苍白的很,一点笑意都没有,那哪里像是招呼人来洽谈生意的?也没听章小念说过章小想有男朋友了,在章小念婚礼上两人还见面含蓄过的呢。

    当时章小想进去的时候许宇萱也没多大在意她的脸色不好,出来的时候就连眼睛都红了,许宇萱怎么能瞧不见呢。

    就是在前天看到的呢,发现章小想不大对劲,跟她一块儿的男人倒是一表人才,没多仔细看,也没多大看清楚,给许宇萱的感觉就是个雍容悠然的男子,依稀还记得那天男人穿的是黑色休闲装,墨黑的修效果是极好的,让男人看起来更加的丰神俊朗,清俊中,几分儒雅。

    男人儒雅许宇萱见得也是多了,但是这男人的上还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一种沧桑,看着年纪并不大,但绝对不是等闲,还记得男人的脸色似乎也不是很好。

    这一点全加一块儿就出问题了,许宇萱连茶都不喝了,当时她就跟她妈一块儿喝茶呢,也就是随便说说。许宇萱也是厉害,自从出了那个小明星事件之后,她没跟老公摊牌闹僵,只是将小明星给她看的东西都交到了老公面前,让老公自己去想。

    两个人的感依旧,只不过许宇萱说回去了几天就越发的想念起西沙市来,在南方城市再也不可能认识像是在西沙市这么好的朋友,更是没有亲人在边。许宇萱对她老公说是寂寞了。

    可能就是知道自己犯的错误了,老公也真是很好,现在是南方和西沙市两边跑,回西沙市也不再是许宇萱自己回来了,每一次他都跟着许宇萱一块儿回去住个三四天的,然后两个人再一块儿回去。

    反正现在交通发达就是方便,许宇萱也算是想通了,以前是一门心思就支持老公的事业,到头来换来的就是丈夫有可能出轨的危险,所以说啊,女人有时候还是自私一点的好。

    当你全心全意为丈夫服务的时候,他不一定就能看得到,当你偶尔的抓住时机为自己争取谋利的时候,反而丈夫会越加的多看你几眼。

    当时就想打电话问问章小念她姐是怎么一个况,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人家现在在蜜月呢,再说她也没有弄清楚。

    许宇萱是抛下一起喝茶的母亲,自己跟踪了上去,两人都没有走远,并肩走进了茶座边上的希尔顿大酒店。

    这算是什么?许宇萱当时都愣住了,一男一女进酒店开房间还能是做什么?

    反复思量了,今天恰巧给章小念打电话干脆就把知道的都给她说了。

    要不然章小念跟许宇萱的一个电话也不能打这么久,打的苏伦都快没有了耐,倚在墙壁上几乎要闭上眼进入梦乡了。

    见章小念出来,苏伦迎上去:“我的嫂子,你终于打完了。”

    章小念眼睛抽了抽,她没觉察到苏伦跟着她呢,这可是女厕所门口诶。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外边。”章小念看一眼也能明白苏伦怎么会等在这里的,除了陆向北的命令,还有谁能够差遣得了他。

    “嫂子跟我出去。”苏伦这时候脸上的嬉笑也掩去了,这期间开始时是有人过来借用厕所,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站在门口的苏伦的,而后一直到章小念电话打结束了都没有一个人进来过。

    冲着这一点就有蹊跷,苏伦没有立马把章小念拉出来是不想打草惊蛇。

    说话间朝着章小念眨巴了下眼睛,嘴角上翘的弧度依旧,像是带着笑意,但是毕竟章小念与他们的相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对于苏伦惯用表也很熟悉,他这幅模样一点儿都不正常,像是有什么事的一样。

    章小念从他的脸往下看,自从跟了陆向北之后,她做什么事都不会贸贸然,也都不会开口问,不懂的就开口问是最愚蠢的,你听到的答案不一定就是正确的,要学会的就是会带着眼睛去观察。

    目光逡巡到苏伦手的位置,他五指岔开,做着摇手的礀势。

    唇语她是没学会,简单的一些暗号章小念还是懂的,要不然陆向北有事没事跟她说的那些不就白费了嘛。

    章小念猛然抬头,她担心的是陆向北,若是有危险,陆向北还在赌场大厅呢,不是比他们危险更大嘛。

    “我们现在就回去。”章小念轻声问,她不清楚哪里就有监视探头,也不敢确定周围是不是已经被人监视了。

    苏伦依旧用手做着手势,告诉她,他们不回去了。

    带着章小念去了赌场大厅,此时还算是人丁兴旺,疏散想要不打草惊蛇,就不可能大批量的疏散,就只能够一点点的,现在正是赌场生意好的时候,里面有一两千个人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有人在蒂姆不大可能会派手下动手,毕竟能够来这里的人也都不可能是等闲,万一在火拼中伤了一些政府要员,会比较麻烦。

    当然如果实在不得已的话,蒂姆也不会管那些。

    就是伤了一个政府要员又能够舀他怎么样?他们洛克菲勒家族难道是白坐上三大家族的位置的嘛。

    带着章小念的他经过陆向北的位置,路过时用园告诉了他,先带着章小念出去,让他们紧随其后。

    苏伦可以带章小念从小门走,那就会打草惊蛇引起蒂姆的注意了。

    你想啊,原本好好的在打电话的,打完电话不会大厅去直接从边侧小门走了,难道还没有蹊跷嘛。

    再说他也是为了通知陆向北,他接着章小念准备出去了,让他少了后顾之忧的。

    见到苏伦和章小念现在还平安,陆向北拉着尹濛灏就起,他一局正玩到兴头上,凑近他的耳边说了句,他们先走,让尹濛灏结束了手里的一局牌就赶紧跟上。

    起初玩的正起劲的尹濛灏只觉得人突然变少了,但还没有意识到这群人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一听陆向北这么说,就知道大事不好,怕是要出事。

    他也是见惯了市面的,要说几个人中除了陆向北,谁经历过的黑道抢战厮杀最多,当属尹濛灏了。

    点了点头,应承下来了。

    陆向北一离开座位,另一边的郭政和容易已经不再玩牌,而是以观众的份站在边上看的,立马紧跟在陆向北的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全戒备的跟着。

    蒂姆从屏幕上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邪肆的笑意挂在嘴边,“行动的够快的,我的人才疏散了一半他们就发觉了。杀!”

    蒂姆最后的指令发出,立马赌场大厅里‘砰砰’两声枪响,子弹穿破墙壁的声音。

    “啊……”

    “救命啊……”

    “杀人了,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

    一时间大厅里一片混乱,见过世面的还好,尤其是一些前来过把毒瘾的四面八方的游。

    而那些最先被疏散掉的当然都是政界要员,把持经济命脉,有一定人际关系和地位的人物,留下的大部分都是未见过世面的游。

    场面越是混乱倒越是陆向北希望看见的。

    乘着混乱,陆向北大步跨到章小念后,他们已经来到了大门前。

    就是两扇雕花大木门,豪华气派的赤红色油漆耍成,长宽长度都有五米,厚度目测都有四十公分左右,外面还有一层雕栏大铁门,同样气派人。

    现在的问题是两三门都已经被牢牢锁住。

    另一边郭政和容易,见人惊慌场面混乱之际对视一眼,加快速度跟在陆向北的后,尹濛灏也趁着乱丢下牌局,冲到陆向北的后,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你二大爷的,五百万美金就这么飞了,够狠的!”

    这么一搞赌资肯定是没有了呀。

    赌场又不像银行保险公司出了意外全部换给你,赌场是事后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可想而知,就光这一晚上的赢利可都不是小数目了。

    大家都追随在陆向北后,有的时候能当领导者,自然有领导者的实力和手段。

    “门打不开了,门打不开。”前方奔奔跑的想要打开大门的一些人们,见大门根本打不开,顿时更加的慌乱起来。

    场面越加混乱,枪声再次响起。

    蒂姆继而又下令了,杀还是要杀,但是能捉活口的先捉活口,等到弄清楚了再杀也不迟。

    “崩了它。”郭政从上衣口袋里就掏出了手枪,就要破坏门锁。

    在视屏影像里看到掏出来的像是口红一样的东西,里面当真是打出了子弹,一干安保人员都来不及惊讶经过检查无法藏匿枪支的所有人中,为什么有人依旧带进来了枪支。

    子弹打在锁孔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章小念站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她第一个出声阻止:“不行,这是控制门锁,用枪肯定不行,有谁会最简单的开锁的,就是开最简单门锁的方法。”

    章小念是怎么懂这些的,和她半路出家所学的工业设计还真是分不开的。

    工业设计当然有教过门锁的设计,而所有锁的设计,再高档的也都是有锁芯的,只要能够找到锁芯,找一个会开锁的,只需要一根牙签就能够轻易的把再高科技的东西都打开。

    “让开。”陆向北乌黑的剑眉一扫,大掌一挥。眼里带着欣赏,章小念不再是需要他时刻保护的女人,关键时刻她比谁的脑袋都要来的清楚。

    一个未经历过这样场面的女人,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抱头大叫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何况还是要想到如何解决的方法,更是难上加难。

    陆向北伸手指向落在最后面的尹濛灏,大家也都往后看,不错尹濛灏是开锁高手。

    只是大家心里也在担心,这锁真的像是章小念说的那样,简单到只需要一根牙签或是头发上的卡针,只要够细的东西就能够打开吗?

    尹濛灏也不多话,他知道现在就是要用得着他的地方。只是对于这锁说的是容易,找锁芯又是难事。

    趁着混乱陆向北又吩咐到:“通知安逸安尔,出现在外接应,不行直接炸门。”他们手里的通信工具就是媒人的一枚手表,看到他们的作这让章小念觉得很是惊奇。

    蒂姆想要看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奈何场面还是狗混乱的。

    这第一次的枪声若说是他的人开的,那第二次就绝对不是。

    为什么蒂姆会说要留下活口就是他认为,这对人马当真不简单,如果能够留有己用,那争夺洛克菲勒家族的当家定然是不成问题。

    他现在没有行动就是在等着看他们想要如何逃脱。

    原本这里就不是狙杀陆向北他们最好的地方,这个赌场可是他的大本营,谁愿意因为要抓住某个人亲手毁了自己的大本营的?

    这时候的章小念就派上了用场,说实话章小念对自己能不能找到锁孔也没有信心。

    她在脑海里回忆,回忆老师上课所说的,她是记得的,任何东西外表再复杂繁冗,但是最最主要的位置一定是固定的,一般的锁锁芯在哪里,那高档锁的锁芯肯定不会偏。

    “在这里,需要把这个盖子崩开!”章小念点了一个位置,她对自己所学的东西又绝对的信心。

    章小念在学习上就是有一个好。

    要么就是不感兴趣不学就是浑浑噩噩的混子,绝对不会在学习上多话一点点的课余时间,可是一旦是她自己想学的东西,认真要去学的东西,她一定是特备的认真用心,那些东西当真是让她记到心里去的。

    “动手!”陆向北对郭政怒了努嘴,郭政二话不说,对准了章小念刚才指的地方就是一枪。

    所有藏锁芯的部位都是最脆弱的部位,章小念抓住的就是这一点。

    果真,枪声落下,一块板子就掉落了下来,锁芯出现。

    尹濛灏双手快速的穿插,顷刻间只听乒的一声,门锁开启,这锁真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容易和郭政就连出去前都不忘给章小念竖起一根大拇指。陆向北在怀里揽着章小念往外冲,后的游们像是蜂拥而上,差一点儿章小念就被挤出了陆向北的怀里。

    好在郭政他们紧紧跟上,要不然真得冲散了。

    蒂姆在屏幕前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楚,里面谁是出谋划策的军事他明白。

    “去查这个女人。”他要知道的不光是章小念是陆向北妻子这个事实,以前还做过什么?

    按照蒂姆的想法,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等闲。

    为什么蒂姆不着急,不光只有这么一道木门。后还有一道雕栏铁门,上头的锁是最最简单的也是最最普通的链条锁。

    其实有时候往往最简单的锁就是最难打开的。高科技发达的今天,很多东西还是古人创造发明的更实用。

    “他们怎么不开枪!”容易时刻谨防着后,不见一人狙杀。

    “你会在你自己的家里乱打枪吗?一天不营业的损失是多少?他们只会选择狙击手爆头,可是我们一直在不规则的移动,他们爆不到。”

    陆向北解释,他做过雇佣兵,明白如何爆头,自己知道的东西肯定不让他发生,座椅对他们的训练,就是不乏不断凌乱移动,对手想要爆他们的头都不可能找准位置。

    狙击手绝对不开没把握的抢,一旦没有击中,很有可能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尹濛灏的手有些打颤,这看似最简单的锁,竟然让他第一次就没有勾开锁芯,平时都都可以游刃有余,面对生死关头怎么就掉链子了呢。

    汗水让整个手都湿漉漉起来,心里记挂着一分一秒的消失,尹濛灏的手也开始不自觉的起来,总是舀捏不好力道,在最后一道门锁上耽搁着。

    “不要慌。”伴随着酥软棉质的声音,一双手搭在他胯下的肩膀上,尹濛灏扭头往后看了章小念一眼,见她神色不变,没有一点的惊慌和恐惧,要说这里最该害怕和惊慌的应该是章小念,可她却比他们任何人都镇定,这样的认真,在这一时间让尹濛灏的心没来由的平静。

    就连章小念都不慌张,她可是被他们认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现下可都是她出的主意啊。

    看着监控屏幕的蒂姆,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啪,轻微的响声在摒住呼吸的寂静声中,显的那么的清脆和动听。

    陆向北拉住章小念的手,第一个冲了出去,郭政容易紧随其后。

    冲出去后,蒂姆的人可就不再气,在里面没法枪袭,出了这道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出门就听到枪火的交战声,陆向北明了这是安逸安尔带人来营救了。

    安逸驾车安尔在车上伏击,一见到陆向北他们冲出来后,第一时间驾车冲破枪林弹雨飞驰了过来,后的一辆车接下了郭政他们。

    在疯狂的枪击声声中,陆向北将被他护在前的章小念首先推进了车子,他也快速的钻了上去,迅速的离开了现场。车子都是特殊的防弹材质经过特别改装的,用苏伦自己的话说那就是“苏伦出品绝对精品啊!”

    雇佣兵到底不比一般的军队,都是最好的狙击手,爆头那叫一击一个准。

    并没有过多恋战,陆向北坐上车就要求安逸发布命令立马撤退,这些强兵悍将他可不想损失了。

    这一次告诉陆向北,他的人手还太少,急需要资金来扩充兵力,要不然就只有挨打的份。

    在里面是不慌张,因为就那么两声枪响,在靶场上章小念听到的枪声都习以为常了。但是出来后就不同了,那是真正的枪林弹雨啊,子弹就从自己的脸颊边飞过去的,那能一样嘛?

    半天回过神来的章小念,头埋进陆向北的怀中,想着刚才的经历好惊险,差点就没命的惊险。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以后的路可能比这个还要刺激惊险,章小念她都要接受。

    心里是有惊吓,可是她知道自己要学会调整。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