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堵城拉斯维加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除了那一段小小的不愉快之外,在美国的这几天章小念和陆向北玩的很开心。

    去了有’国家心脏‘之称的华盛顿,在白宫,国会山,五角大楼附近看了看。

    高高地屹立在纽约港口的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像是美国的象征,是美国人民对争取自由的崇高原则。这座手握火炬,向高空高高举起,目视前方,姿态优美的雕像恰巧在航线的附近。

    坐在船上的章小念看到这神圣的雕像时,忍不住朝它招手,不时的为她拍照。

    来到美国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夏威夷,当章小念和陆向北来到夏威夷这片火的土地上,的夏威夷人用他们的草裙舞来欢迎着他们。

    牵着游人们的手,将他们一同带进草裙舞的行列。章小念总以为陆向北不会愿意参加,没想到牵着她的手,陆向北配合的很,他的心似乎在整个环美的旅行中很愉悦。

    在夏威夷有科罗拉多大峡谷,他们乘坐着小飞机观赏峡谷的美景。章小念忍不住的感叹着大自然的神奇。

    早前就听说尼亚加拉大瀑布也是来到夏威夷不能错过的好地方。他是世界第一跨国大瀑布,也被号称为七大奇观之一,这里的景观是优美,也是度蜜月的人们好去处。

    乘坐在“雾之公主号”上穿行在彩虹和雾水之间,让章小念有种游走在仙境一般。

    在夏威夷最难忘的就是这里的地风,在金色的沙滩上,章小念挽着陆向北徐徐漫步,吹着海风享,享受着海水的清凉,欣赏着美丽的海景。

    去过那么多的国家,到过许许多多的金沙滩,还是觉着夏威夷的沙滩是最美的。

    除了这些景点外,章小念和陆向北还有去了很多不错的地方。大雾山国家公园、海军军港、圣广场等等。

    当然最后一站也是结束环美之旅的一站一定要选一个好地方。

    来到了美国,怎么可以不去赌城拉斯维加斯玩一把呢。

    拉斯维加斯是座建立在荒芜中的城市,华丽之余还会让你感受到一掷千金的魅力。

    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就算是从不赌的人都得进赌场走一遭,试试手也顺便看看豪华赌场的气派,要不然那不是白来了嘛。

    走进堵城最大的一家赌场,此赌场是洛克菲勒家族旗下的,也是全美乃至全球最大的一家赌场。

    洛克菲勒家族是欧洲百年古老三大家族之一,掌控着欧洲的经济与政治命脉。

    慕家在欧洲发展的离世比起洛克菲勒家族来说要晚上许多,但现在已然有了超过这些百年古老家族的势头。

    当然这些古老的家族也不会如此简单的就让慕家超过,在三大百年古老家族里,奥里克斯家族也是其中之一,只是与另外两家的古板相比较,奥里克斯家族更愿意接受新鲜的血液。

    其实说到底他们也是想要一家独大,不愿意再受制于其他两个家族的之约,奥里克斯家族就选择了想要与慕家联手,一并想要除去洛克菲勒家族和尼赫鲁尼迪这两大家族。

    对于个大家族间的明争暗斗陆向北知道的还甚少,毕竟从小到大他大多的时间在中国,生活在陆老爷子的边,老爷子一心都扑在国家政治上,也就对国外的那些政治势力多少了解,对于那些隐匿在暗黑中的各大家族间的势力争斗是知道的甚少。

    陆向北在国外当雇佣兵的那几年,也就只能听任上面人发出的命令,更多的事他也没有渠道去知道。当然他现在还不能够完全就算作是慕家子孙,更是无人会给他提点这些,就是慕小七都不行。

    慕小七她还没有这个胆量。

    陆向北就这么误打误撞的进了洛克菲勒家族的赌场,进入了他们的辖区,这不见得是一个好征兆。

    每一个进入赌场的客人,门口的监控就已经将他们的面容拍下,然后数据传输到信息库,洛克菲勒家族也不是吃素的,家族内部已经收集了世界各大地区的人脸图像。

    当然只要是在各国政府记录过的都有,门口的摄像头将进入的信息传输到数据库,数据库立马开始排查起来,将人脸与数据库里拥有的数据排查起来。

    一般况下,每一个进入的人他们的过去份都会被调查的一清二楚。

    个别没有在信息库里有过记录的,赌场的工作人员会时刻紧盯着此人的一举一动,有可能的话,赌场的打手保镖是会把那类人清楚赌场。

    就连各国的警力都记录不到的人,不是背后有势力就是犯过法的。

    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看的场子里出事,能够识相的被请出去不动用无力自然是最好的。

    陆向北和章小念从进入赌场他们的过去就已经出现在了监控者的眼前,章小念的份引不起任何人的怀疑,简单的份,从出生的医院到最后跟陆向北在哪家民政局登记结的婚都有。

    一般普通人的份讯息电脑过一遍是不会发出警告的提示音的,但是陆向北显示出来的资料缺失发起了警告的警示音。

    嘀嘀嘀……

    这就引起了监控人员的注意。

    屏幕上现实,陆向北是中国高官之子,把陆家的各个成员以及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和一系列的官职都一一列举到了电脑屏幕上,一整个屏幕都不够显示的,好几页才显示结束。

    当然在陆向北的那些资料上是不会出现慕家的,监控人员也不可能说会把他和慕家联系在一起。

    只是各国高官之后来赌,大家都喜欢比较的招待。

    章小念和陆向北对于这一切还浑然不知晓。

    这是在美国旅行中的最后一站,大家都说好在这站碰头准备回过去的,因为陆向北的一个婚礼,已经耽搁了许多的事,本来要多走几个国家的,因为章小念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这个计划暂时取消,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去的。

    正是因为最后一站,与郭政他们说好了在赌场会和,章小念和陆向北并不是最先赶到的。

    郭政和容易大富豪都玩了好几局了,尹濛灏和苏伦结伴同游,安逸安尔肯定是如影随形。

    章小念和陆向北倒了,后面还差两队人马。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郭政和容易,来赌场自己玩可比跟他们在一起玩有意思多了,这一点陆向北有深切的体验。

    “先从什么开始?”章小念搓了搓手掌,一副跃跃试的模样,很兴奋啊。

    去过一次澳门赌场,马来西亚的赌场也进去看过,原先就以为那两地儿的赌场气氛已经够好,到了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赌场一看,之前玩的那些可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陆向北揉了揉她的发顶,他似乎特别喜欢这个动作。

    “先去兑点币。”陆向北拉着章小念往服务台走。

    监控室里的监控人员已经将陆向北锁住,他可不算是一般的官二代三代了,陆家在中国可是手腕政权和军权啊,陆启泰更是有可能竞争这一届的总书记,这样的家族里的人突然来到洛克菲勒家族的赌场,到底是不是存着某种目的的。

    既然已经引起了赌场工作人员的注意,那么这条消息自然就会反馈到洛克菲勒家族的上层,这个赌场是克洛菲勒家族的二少爷蒂姆所看管。

    在道上蒂姆有着心狠手辣之称,有些人听到他的名号甚至有些闻风丧胆,他也是洛克菲勒家族这一代中的佼佼者。

    是最有可能坐上洛克菲勒家族当家的位置,连上慕家,这四大家族几乎是统治者欧洲乃至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的命脉。

    其中只有尼赫鲁尼迪家族的当家人是最新换上去的,按辈分来说是与陆向北他们算一届的。

    当然每个家族都有他们所从事的重中之重,慕家是以军火发家,继而发展经济,几乎是控制住了经济命脉,而奥里克斯家族是政治的最大掌控者,美国乃至很多欧洲国家的元首都是由奥里克斯家族在背后扶持才上的位。

    洛克菲勒家族从事赌这一行列,当然军火也有涉及,而且涉及的范围不小,毕竟走黑道军火是最大头的,谁能够强到了军火的领先地位,那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最后的尼赫鲁尼迪家族所从事的就让慕家多少有些不耻,他们的最大收益是在毒品和各大夜总会卖的收入。当然军火也略有从事。

    尼赫鲁尼迪家族是在逐渐败落的,最初的时候他们才是统治军火的大家,现在早已经不如当初了。

    蒂姆在接到手下传来的消息是,第一时间就派人查了陆向北的入境记录,以及从他入境到现在所去到的地方,这些天都做了些什么,入驻了哪些酒店,见过了些什么人。

    只要是他相查的,还真就没有查不到的。

    陆向北这些天的行踪不出一个小时就全部都出现在了蒂姆的桌子上。

    所以说陆向北跟他们较量起来还是存在差距,毕竟在这里他们有足够的势力和人手,陆向北只算是个新新势力。

    蒂姆看着手里的一叠资料,神色微变。

    从陆向北与鲍德温见面后去了哪里这一段毫无记录,蒂姆去查的竟然没有查到,这不大可能。

    除非是有人故意动了手脚才会查不出来。

    鲍德温是谁,蒂姆怎么会不熟悉呢。慕当家边的亲信,如果说陆向北是被带着去见了慕当家,去了慕宅那蒂姆的人查不出来是正常之事。

    陆向北怎么可能去见慕当家?一个中国入境的人,还是官方的人怎么可能跟为黑道的慕当家有联系?这让蒂姆一时间有些迷惑。知道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了。

    立马让人在赌场先看住陆向北,继续下去查,从头开始查,这架势俨然一副要把陆向北的老底都揪出来。

    陆向北的老底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揪出来的。

    不光是陆家会保,别以为慕当家的就会坐视不理。

    在赌场大厅里还毫不知的两人,坐在大富豪前,章小念玩得正激动。

    陆向北出口阔绰,一下子就换了个百万让章小念玩,人家说了,输了继续换。

    别说一百万在这种一把输赢就上亿的赌场里算个,可是你不能这么想呀,人家那么比可就是冲着赌博来的,章小念和陆向北就只是进来看看新鲜,过把手隐的,有多少人来拉斯维加斯旅游出手如此阔绰的?

    还有不要误会了,这里指的一百万不是人命币而是美金。

    章小念就负责出牌抓牌了,陆向北坐在她边那就是个军师。

    玩的正兴起呢,也不知道是第一次来赌场玩的都有好运气还是章小念本运气好,看着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她堵兴正足呢。

    尹濛灏和苏伦也晚一步赶来了,尹濛灏准备兑筹码去的,愣是被苏伦给拉住了,示意往里走找人。

    陆向北能不兑好?不吭他的吭谁的去。

    苏伦就是诈啊,尹濛灏这一点真心不如他。

    可是大概就这两人进来的时候都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当然识别系统识别出了苏伦,要知道苏伦在世界上的名气都不小,不管是在医疗事业上还是在军火研究上。有多少人想要将他招致麾下,他年纪轻轻成就不少。

    苏伦能甘愿死心塌地的跟在陆向北边,还是源于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是陆向北对他拔刀相助,救的不是他自己的命,是他唯一还在世的妹妹,从小与他相依为命长大的妹妹的命。

    正因为这一点苏伦才甘愿跟着陆向北,为他卖命。

    陆向北待苏伦兄妹也不薄,苏伦的妹妹也让他改了份,送到国外去读书,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了,年末苏伦的妹妹也该学成归来了。

    妹妹跟学的是机械制造,打定了主意回国后是要帮陆向北的。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好主意!”尹濛灏狡黠的眸光一闪,他怎么就没想到呢,能省则省。

    陆向北和章小念很显眼,俊男靓女的组合,就坐在靠近大门口的大富豪的长桌前。

    尹濛灏上前,长臂伸出拍在陆向北的肩头,“北哥儿,我们缺了点筹码。”那人家的手软,嘴巴得甜点。

    苏伦双手环待在尹濛灏后,他一般就是负责出主意的,成不成跟他没啥关系。

    陆向北往后瞥了两人一眼,话没说的转过头继续看章小念手里的牌,一点都没有要给这两人筹码的意思。

    尹濛灏一看气馁了,陆向北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小气了,不就是拿点钱来玩玩嘛。

    “哥,嫂子,你们看我可怜呗。”尹濛灏在陆向北的上打不到主意,就把这主意往章小念上打。

    章小念现在心好呀,刚一副牌又赢了个满盘。

    正好这个时候一个电话过来了,章小念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许宇萱给她打来的。

    牌局还在继续,她眼见着尹濛灏站久的了,她可不比陆向北没法对他们苛刻,赶紧把位置让给了尹濛灏。

    “你先玩两局吧,我去接个电话。”章小念朝他们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对这陆向北又说了句是许宇萱的,就上外面去接电话去了,大厅里嘈杂的。

    尹濛灏那个乐的呀,在后一句句的好话,尽是挑好听的,还不是挑章小念听的说,光挑陆向北喜欢的,现在大家算是悟出了一个道理,想要讨得陆向北的欢心,那就要从章小念下手。

    “行了,人都走了少狗腿了,玩完这把下把让给我。”苏伦推了推尹濛灏,这小子真是够缺心眼的。

    尹濛灏白了苏伦一眼,能讲点道理不,要不是他能够玩得上嘛。

    两人还相互白眼呢,陆向北用嘴努了努,朝章小念去的方向,示意苏伦跟过去看看。

    “老大,人家是要去上女厕所,我也跟去?”苏伦就不明白了,他这不是点背嘛。

    心里埋汰着老大怎么自己就不去呢。

    陆向北的第六感还是强的,总感觉这周围有人在盯着他,从刚才苏伦他们进来之后就开始变得强烈的。周围发牌的发牌手都不对劲。

    章小念手里摸到的牌更是有蹊跷,就算是有人动老千让章小念赢,可不至于把把都赢这么多,太过蹊跷就显得不对劲。

    这个目的似乎有些明确,是想要章小念赢的舍不得离开桌子,甚至是说让她不愿意短时间内离开这个赌场。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陆向北在章小念玩得正尽兴的时候已经与郭政和容易取得联系,也让安逸安尔带人马往这边赶,先不要进来在外面伏击。

    甚至就连慕小七他也通知到了,不指望慕小七能够带人来支援,最起码试一试,最差的打算让她知道也是好的。

    而这边他不动声色,就连尹濛灏和苏伦都没有看出陆向北的异样来,他要的正是这个效果。

    周围遍布的都是赌场的人,是敌是友他一时间还无法分辨,现在要做的事就是不能够打草惊蛇。

    如果章小念就是去个厕所都是陆向北亲自跟着的话有点不像样,再说这些人也许就是冲着他陆向北来的,他跟在章小念的边反而会加大了章小念的危险程度。

    让苏伦跟去是让他去保护章小念的,在他们每个人的体里都装有一个芯片,全球定位系统,当然这些都是苏伦亲自刀动的手术,装在体里有什么好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不可能被人发现,当然也不会因为带在上突然掉落最后音信全无来的强。

    除非是被人发现了动用电磁干扰。

    但是一般普通的电磁干扰想要干扰掉这个芯片传输出去的信号还当真是不易的。

    接受信号是在他们每个人随携带的手表上,你别看那些手表除了价格高昂,是世界名表的限量版其他并无不同,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些机械表的机芯都是经过特殊改造的。

    要说这些改造是通过谁来做到的,还就要说到远在德国的苏因,也就是苏伦的妹妹,她学的就是机械制造,不光是大型机械小型机械对她来说也不在话下。

    再说德国就是一个以手工机械小件机械闻名的国家,他们的手工机械制品以严谨出名,就是一个最最细小的螺丝,该拧一圈还是一圈半都是有严格规定的,绝对不可能像我们说随便拧拧,只要感觉到自己拧不动了那就是好了,其实真正的机械工业不是这样的。

    他们七个人的手表全部都是送到德国由苏因一个个亲自排布的,当然技术是苏伦给的。

    要知道苏伦在这个团队中可以算是电脑,只要是你想要的他都能给你研发出来,而且技术是最优的,一般国家的研究中心都达不到他的水平。

    曾经陆向北给他的脑部请专家来做过研究,他的大脑开发堪称曾经的因斯坦。

    你说他牛不牛气,做事最靠谱的也就是苏伦,当然他的稳重还不如郭政,但也足以让陆向北信任。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把章小念交给苏伦去保护他是最放心不过的。

    赌场进门前都会过安检,一般的枪支弹药是带不进来的,但是他们人手都带了好几支改造过的,跟口红差不多的枪支进来。

    外观与口红无异,你就是拿出来看拆开来看都是一只口红。

    不知道暗藏机关的根本没法使用,陆向北在章小念的口袋里也放了三支,每一支只有两颗子弹,子弹的威力不大,但也足以致命,这就需要枪法精准了。

    此抢也是苏伦研究出来,就是比起左轮手枪它的藏匿度更好,威力远远不如。

    子弹经过改造要求就是轻巧,所以子弹也变小,里面的火药自然也需要减少,穿膛的威力就会少许多。

    在靶场的时候,陆向北就已经把一些轻巧的便于携带的和他们常用的枪支用法都教给了章小念。

    “跟上去看看!”陆向北的声音变了调,一脸正色,眉头微挑鼻梁间的高就紧皱出层层叠叠来。

    苏伦与陆向北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们所有人的一个细微动作都能让别人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如果没事,陆向北绝对不会朝苏伦皱眉。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跟在章小念的后肯定不能错。

    现在大家也都达成了一个共识,要想陆向北相安无事,首先要把章小念保护好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二话不说苏伦也不再多问朝着章小念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尹濛灏这回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呢,对牌局大兴趣大着呢。

    另一边章小念出了大厅就接起了电话,传来的是熟悉的嗓音来自遥远的中国。

    “宝儿,玩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呀。”许宇萱那边没有任何其他的声响,特别的安静就显得她的声音特别空,听筒里还能传出回声似的。

    这一听是来问问况的了,她也确实都好久没打电话回去报平安了。

    还是从慕宅出来后给家里去了电话,几个好朋友都没打。

    “快回来了,订的明天的机票,估计大后天下午就能到,给你们都带礼物了哈。”章小念说着加长,她以为许宇萱就是想她了,可能是心好的缘故,电话里一点儿都没有听出她说话语调的不对劲。

    “你还不知道吧,我听说呀周佑天准备结婚了。”许宇萱说道。

    她也是知道章小念对周佑天现在是什么分都没有了,才能把这消息告诉章小念的。

    许宇萱也就是想要先给她打个预防针,万一回来听到了要是心里不舒服尴尬呢。

    “噢!”章小念哦了声,结婚是好事,她现在都结婚了,再说她跟周佑天没了,也没有多大的仇恨,她也不指望着周佑天这辈子能过不好。

    再说像他怎么可能找不到老婆呢。

    许宇萱继续说道,“听说喜帖都寄到你家去了,就连倩云家,蓝澜家和我家都收到了,只怕是西沙市的上流社会一个都没落下。”

    带着鄙夷,一种对周家做事的不满。

    这二婚还弄的人尽皆知的呢,章小念可是想低调的,低调的都跑国外去结婚了,就连章国强圈子里的那些朋友都没请,就请了比较亲密的亲戚而已。

    周家那可不是,一个婚宴就在西沙市办呢,还得把西沙市上层都请上,就连章家都请,这不就是想要让章家看看嘛。

    王杏芳做这一出,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子,还嫌不够丢人呢。

    许宇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忍不住的就想要给章小念打电话,实在太喷喷不平了。

    “那是周家自己的事,他们还有什么事能做不出来的,去不去我还得看时间安排,不定有时间呢。可是既然他们有脸请,我也尽量要抽出时间来去看看。要不然还以为是我怕了呢。看笑话也得去看。”

    章小念早就不是以前的她,想着惹不起躲着还不成?

    可是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有些人家脸皮那就是厚,你对他再好,再谦让着人家都当成是福气呢。

    “我也说是,到时候让他看看,周佑天我以前怎么就能看好他呢,这么不着调,你是不知道他现在找的那叫个什么人,那女的听说都离过三次婚了,最近一次也就在三个月前呢。婚事也就在两个月后,不就看上人女方家里的势力了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个公安厅厅长,跟你们家向北的那家世比根本没法比。”

    许宇萱提到周佑天娶的那老婆时话语里透出来的嘲讽隔着电话都能让章小念听进心里。

    “这样的他妈倒也是能同意?”这个结婚她倒不觉着奇怪,可要说娶那离过三次婚的王杏芳都能同意,章小念还真是没想到。

    “可不是,听说这门婚事还是王杏芳自己牵的线,你说她怎么就能给儿子找了这样的。圈子里没少在背后说她傻,放着以前那么好的媳妇不好,要这个。那女人现在还有谁敢给做媒,谁敢娶呀,只怕这世上也就只有王杏芳了,她是能干过头了。”许宇萱滔滔大论的说着。

    章小念也很有兴趣的听着,人就是这样,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跟周家的谊也都不在了,现在听着就是当个笑话在听罢了。

    “那我还真得回去看看呢。”章小念子倚在墙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苏伦就倚在墙的另一边听着章小念说话,大概能听出来说的是什么,心里都一一记下了,这一会儿是要回去给陆向北报告的,给自己邀上一工,心里打算的美滋滋。

    “对了,你现在怎么样啦?那个小明星还来找你了吗?”章小念想到这里问道。

    许宇萱听到章小念突然提到这个问题,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惆怅。

    这些心事她也就只敢跟章小念说来着。

    “那女的找过几次呢,亲密照都传给我看过,还设计让我看到她和我丈夫进酒店,不过呀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她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激怒了我?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许宇萱说的愤恨,眼里带着一丝凌厉的恨意,不过很快被她掩盖住。

    这场婚姻她从来都没有打算过要放弃。

    那该死的女人就以为只有她会使用手段吗?

    “那你就准备这样?”章小念皱眉,这样的许宇萱她能幸福吗?

    那边又出声了,“当然不是,那些东西我都送到了他面前,我跟老公说了,如果这些是真的我只当他是逢场作戏,如果是假的最好注意了这女人,她是否是想要在我们这里得到什么。我老公当时就表明了立场,是那女人耍的谋就是想要钱呗。我信了。只要他能这么说,我就相信,之后的事他处理的很好,那个女人太不了解我老公了。她都不明白什么叫逢场作戏,怎么在娱乐圈混呢。”

    就在章小念接电话之际,蒂姆拿到了些他想要的资料,虽然不多,但可以确定陆向北跟慕家有绝对的关联。

    想要除掉慕家人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这个陆向北也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蒂姆大手一挥,手下杀手接收到信号,已经明白该如何去做了。

    就两个字:灭口!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