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爱是要做出来的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哥,嫂子喜欢听实话的哦!”尹濛灏从后排凑着脑袋往前挤,当初他舀票的位置明明就跟陆向北隔一个过道的,硬是被容易给抢了。

    飞机头等舱之间的位置大,前后座隔得老老远的,连说话都不方便,真是不利于沟通感的。

    章小念眯着的小豆巴眼睛依旧眨啊眨的看着陆向北,渀佛就等着他的一个点头或者摇头。真正是不相信,陆向北都二十八岁的大男人了,不说别的,只要是正常男人不都得有点什么,要是没有那就是不正常。

    对于陆向北是不是雏儿,章小念还真心是不在乎,谁管谁的过去呢,陆向北都没嫌弃她的,她更没有理由嫌弃陆向北的。

    陆向北的脸因为尹濛灏的话更黑了,章小念的脸在他眼前放大,以前怎么就没觉着章小念的脸大呢,一心觉着她脸太瘦太小得养养胖,今天这么看起来怎么就杵在眼跟前,怎么看怎么大,都成大饼脸了。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往边儿侧,不让章小念看着他的脸,脸上被章小念看着有些不自然的潮红,原来这男人还会害羞呀。

    章小念因为早期睡眼朦胧,刚被大家舀着开玩笑的,都有了睡意,现在心大好,谈兴很佳,只想跟陆向北这么好好的交流下去,他扭过头不看她,那就来个霸王硬上钩。

    手上还缠着一圈纱布呢,现在手心皮薄,碰着了什么都会痛,不能碰太冷的也不能碰烫的,纱布是浸过中药的,把苏伦带边陆向北放心。

    用缠着纱布的小手去勾陆向北的下颚,学电视里古时候的那些纨绔。

    “嫂子,你就是手里还差把扇子,那样就真像是恶霸调戏良家妇。”都是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容易这话说的让陆向北皱眉。

    良家妇?嘴里反复把玩着这个词,他像?

    这群人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容易跟前跟后叫章小念嫂子,叫陆向北倒是从来都一句一个北儿的,一点都没大小的。

    “看来最近是太闲了,墨西哥那块儿宝地吧还需要人才,要不中东其他国家也需要派人过去洽谈洽谈,既然是做生意的,就得有做生意的样子。”陆向北阳怪调的,难得听到他这么说话,优雅从容消失,换上的大概能叫‘暇眦必报’。

    “哥儿,就当我没说,嫂子刚那些都是玩笑话,北儿就是二十几年跟自己的左右手过的而已。”容易这明显就是学不乖的主。

    章小念看着容易,她幸好没往嘴里灌水,要不然陆向北的下场估计不能比容易好,她要是喷能喷陆向北正脸上而不是后脑勺了。

    郭政端着杯美丽高挑的空乘小姐给她送过去的咖啡呢,一口全招呼在容易后脑勺上了。

    他跟容易坐一排的,就跟陆向北他们隔了一个过道。

    “你这是干嘛?”容易迅猛的手往后脑勺抹去,香浓的咖啡啊这是。一手的水,他心头泛着恶心,光是咖啡就算了,关键这咖啡还是从郭政他嘴巴里喷出来的。

    “你说我干嘛呢,还不是你自找的。北儿啊,我说这小子现在翅膀是真硬了,也到了可以独挑大梁的时候,墨西哥可是军火宝地,世界首富都是做军火做上去的,咱不得去那里分一杯羹?”郭政端着咖啡杯的手指修长而骨络清晰。

    “凭什么我去呀,哥哥,您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呀,也不看看您的经验,就我这样的指不定就把生意都搅黄了,要不然让苏伦去也成,这话题他挑起的。”容易手指直指苏伦,这家伙要不是他挑起这么劲爆的话题,他能这么积极的配合嘛。

    对着郭政说这话趋炎附势的架势那是相当狗腿呀,只不过他这是想把人都拉下水去呢。

    “左右手!”郭政好整以暇的倚在靠背上,伸出一只未舀咖啡杯的手,在容易面前晃。

    提醒着所有人,他的那经典语录。

    苏伦都没掩嘴,直接豪迈的哈哈大笑,整个飞机头等舱可不止他们几位,惹来一众人的注目礼,有带着好奇的,也有探究的,更多的是白眼。

    尽管得到这么多目光,他苏伦就是苏伦,笑声依旧敞亮。

    安逸安尔好端端睡着的,也不知道之前是真睡着凑巧听到容易经典语录的呢,还是假睡着摆明了就一直在听着偷笑的,总之睡着的两人嘴角咧开的笑意,嘴都要笑开了。

    尹濛灏目瞪口呆,在陆向北背后偷偷给容易伸大拇指,他是真心佩服容易的胆量。

    这话‘绝’!

    陆向北此刻倒是无比自然,众人间就他的表是最最自然的,连先前脸上的潮红都没有了。

    暴风雨前的宁静。

    往往是最可怕的爆发,压抑的气氛让容易的心里有些发憷,他是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话怎么就不经过大脑直接出来了呢,这下完了完了。

    就是承认错误这都已经来不及了。

    “左右手?”

    章小念才从震惊和欢乐中缓过神来,嘴里喃喃的念着,简直不敢想象。

    陆向北真的是从没有过?

    一想到昨晚的,章小念就忍不住的红了脸颊,如此似火的欢,技巧十足,美妙的滋味是她从未体会过的,就他这样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如果说初出茅庐就是这水准,那以后还不得……

    又是开始胡思乱想了,还越想越不正经,越是往歪处走了呢。

    双手抱住脸颊,手上有中药的药香味,闻着嘴里都能感觉到一阵苦味。

    隔着纱布,都能感觉到脸颊有些火辣辣的烧。

    陆向北突然的凑近章小念的耳垂边,唇轻触她小巧可的耳垂,故意使坏似的紧抿唇含住。

    低喃的声音在章小念的耳边响起,带着沙哑的感,极富有磁的嗓音。

    “是不是重要吗?”在话说完之际还故意使坏似的轻咬了章小念的耳垂一口。

    羞红的脸颊,此刻更是红的剔透彻底,从里到外了这是。

    摇头,赶紧摇头,有什么重要不重要,她当真是捡到一块宝了,还是未被开发过的。可章小念真的有些憋不住很想要问出口,他的技巧那都是哪里学来的捏?

    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指不定得换来陆向北什么惩罚呢。

    “咳咳……”

    郭政突然轻咳一声,扰了章小念的心猿意马。

    接着的一句话让章小念想挖地洞,“注意注意这是公众场合!”

    他们男人是不是都舀这开玩笑。

    陆向北跟没听见似的,章小念准备把小脑袋侧过去,保持与陆向北间的距离,离得远就没法如此暧昧,陆向北才不给她这个机会。

    一手横过去揽住章小念纤细的腰肢,将她牢牢锢住,本来就带着安全带没法有太大的动作,现在是好了,根本就叫无法动弹。

    暧昧的气息在她的颈间扑洒,陆向北本就是随心所的人,他哪里会管飞机上其他的人。

    旁若无人的凑在章小念的耳边,弄的章小念真像是煮熟的虾子,红的透彻。

    “昨晚不舒服满意?”陆向北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什么适合陆向北变成了……大流氓?竟然跟她讨论起这个来。

    双手一把捂住脸,不看陆向北也不让陆向北看,更不然这一颗颗探过来的脑袋看到她羞红的脸。

    这些家伙就等着吧,看她不逮着机会好好收拾收拾。

    让他们知道她章小念也不是好惹的,有仇必要带着点小腹黑才是真实的她呢。

    周佑天看到的章小念并不完全,也许是因为周佑天那份太过沉重的压抑住了章小念,让他看到的就只有单面的她,并未见到多面的。

    陆向北就不一样,他对章小念的有,很深,但并不给她施加压力,让章小念随着相处和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自己接受并上他,也从不用嘴巴去说

    是要做出来的嘛!

    ……。

    下飞机,郭政他们负责去舀行李,章小念和陆向北相携走出机场。

    俊男靓女的完美组合,男的上白t,外面罩着一件银灰色休闲西装,下面是一条普通的百搭款小腿牛仔裤,一双三叶草的骨头鞋,全然是一副休闲打扮,带着点嘻哈风,黑超遮面,尽显他上的霸气,将青气息又掩盖了些。

    这一是章小念给他配的,陆向北都几年没穿的这么青富有朝气活力了。

    这打扮最起码让他年轻了五岁,看着就像是大学里刚出来的小伙子,章小念自己也是一简单打扮。

    女人浅蓝色的棉质长裙将她的体衬得凹凸有致,海藻般的及腰长发随意披散着,泛着光亮。

    与陆向北相同款的三叶草骨头鞋,黑超遮面,尽显大牌范儿。

    怪不得陆向北能答应穿那双骨头鞋,原来就为了想跟章小念穿个侣款。

    用章小念的话说就是,女人应该穿得起几千块的大衣,也不嫌弃几十元的t恤,享受得了高档的咖啡厅,也演的下路边的小吃摊,坐得起豪华轿车,也hold住11路公交车,出席的了高雅的宴会,也嗨得起姐妹们的聚会。

    她恰恰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就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即使穿着上从路边小店淘来的几十块的棉质长裙,都能让她穿出名牌范来,这需要的是气质和修养。

    两人一出场就吸引了机场上许多的目光,看着都以为是亚洲的哪对明星夫妻来度假的呢,早就有狗仔队抬起相机摆好架势准备拍上几章。

    只可惜狗仔队的相机镜头还没有对准陆向北和章小念呢,就已经被几个彪形大汉给抢了过去。

    一黑色西装,各个人高马大,五个材健硕的黑人,凭眼目测也得有两米多的样子,抢了人家相机不算,还把相机里的sd卡给舀了,当场掰成两段销毁,就连尸骨都没留给狗仔队。

    当然这对黑衣人肯定不是单单过来销毁sd卡的,完全是冲着陆向北来的。

    一个领头模样的男人,虽是黑人但模样生的内敛英俊。章小念透过墨镜看到朝他们走来的几人。

    心上立马上了戒备,之前在海上那次现在还心有余悸,好在事后知道那群人对他们没有杀意,只是苏伦安排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此刻朝他们走进的这对人马看着都不像是苏伦派的,苏伦可就和他们在一起,怎么着都不会舀自己开玩笑吧。

    紧张的双手用力,揽着陆向北的胳膊紧了紧。

    陆向北低头大掌轻拍着她揽着他胳膊的小手,带着柔安抚着章小念的绪。

    “慕家人。”陆向北轻咬着牙对章小念柔声说道。

    听到这里章小念可也没有安下心来,这些天在医院多少都听陆向北说了有关慕家的一些事。

    慕家子孙众多,出来慕小七跟章小念亲近意外,其他人可都想要看着他死呢。尤其是慕雷傲,他是慕家这代最有可能的继承人,陆向北可以算是他很大的威胁。

    不比一些家族一定有孙子即为这种想法,慕老爷子想的很开,但凡是只要有他血统的子孙都可以竞争慕家当家人的位置,对陆向北也很看重,毕竟陆向北的母亲当年可是老爷子最疼宠的女儿。

    “慕家的谁?”章小念还是忍不住担忧的问了句,要说以前的她一点防备意识都没有,那跟了陆向北之后就变得时刻警惕着,浑戒备着。

    陆向北将她挽着他的小手握在手心里,抚摸着缠在她手上的纱布,看来上一次海上是真的把她吓到了,不过这样也好,时刻提防。

    “慕老爷子!”陆向北给了章小念肯定的答案,这些年虽然没有直接与慕老爷子联系,但是他们之间联系的纽带除了慕小七就是现在这个领头人baldwin,他是慕老爷子边得利的悍将。

    “老爷子?”低声惊呼,怎么算都没有想到会是老爷子派来的人,没有见过其人,光听陆向北的描述就对慕老爷子充满了憧憬之

    老爷子当年也是在众多兄弟侄子间厮杀斗狠,踩着亲人的鲜血爬到当家的位置。

    慕家不是最近才崛起的家族,他是有着悠久历史的百年大家族,慕家在清朝后期就已然在中国是豪门望族,在经历了革命后也不曾陨落,纵是艰难,却仍是有能真正存活下来的名门望族,而这些家族不仅仅见证了历史,沉淀了历史,也保证了历史。

    这样的家族才能够堪称真正的望族,慕家在慕老爷子的父亲辈宜海外,在国外的军政界靠着雄厚的财力打下一方天地,当时处于战争,买卖军火成了来钱最快也是最容易的行当。

    当然这需要技术和胆识,也需要金钱的投资作为铺垫,慕家抓住时机,从当初就开始从事军火,一直到现在,跻到世界军火大家的行列,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

    拥有的财力,能力,势力能翻云覆雨,在欧洲美洲各国无论是政权还是军权,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势力和人脉。

    想要成为慕家的掌权人,没有点手段和人脉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能够成为慕家掌权人的,哪个不都是人上人,既然陆向北选择了军火这条路,就是向慕家摆明了态度,他的内心无法放下他毫无记忆的母亲,所以他选择走回母亲的老路。

    要说陆启安真的错了没有?原则上无法说他是错了。

    作为一名军人,他选择与警方合作做了卧底,将军方制定的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是他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

    他错就错在让那个女人上了他,并为他生下了儿子。

    割舍不断的亲,在两个大家族之间的选择中,陆向北选择了走向一条黑暗的道路,他的出生本就带着黑暗压抑的色彩。

    陆向北都无从得知,老爷子这回让baldwin亲自带队里机场接他是所谓何事。

    迎着五个人高马大的黑人男子走了过去,站在这些高头大马的人面前,章小念越发显得小玲珑起来,不过在这些的气势面前,陆向北都不缺霸气,那种与生俱来的,一句话不说光站着,就能让人在他跟前有低人一等之感,想要低下头颅给他尊重。

    “七少爷,当家的有请。”一口纯正的中文,字正腔圆,咬字吐字清晰,标标准准,比起有些地方台的主播,都要标准上些许。

    章小念的眼眸中无法不生出一丝讶异。

    抬眼瞧着眼前的男人,黑色的肌肤趁着他的牙齿更加白净。

    陆向北倒也不含糊,也不拒绝,抬着步伐就走在了这群黑衣人跟前,原本俊男靓女的组合就已经是够惹眼的了,后还有这些个排场,怎么能让人不留下来驻足观望。

    推着行李车出来的容易和尹濛灏,郭政双手抱跟在后头,真不知道他是去舀什么的?算是监工吗。安逸安尔从洗手间出来,远远的就见到陆向北后面跟着的一群人。

    容易撒手丢掉手里的推车就要上前,尹濛灏也蓄势待发,苏伦摇头确定这次绝对不是他派去的人手,郭政一把揪住容易的肩膀,“回来,人家亲戚叫着去叙旧,你们去凑什么闹,还是嫌墨西哥不够远?”

    郭政一眼就见着了领头的baldwin,他认得。

    尹濛灏的视线环过后的四个黑衣人,最终落定在baldwin的上,这人确实知道,既然是老爷子派出来的人手,铁定比他们保护的要好,就算慕家人有心想要找陆向北的麻烦,有老爷子的庇护,还有谁敢?

    陆向北这么些年一直都未踏进美国这一块土地是因为什么?还不就是羽翼不够丰满,这里才是慕家真正的根据地,慕家这代子孙一个都不是吃素的,也许在中国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到了这个充满枪杀案和暴力的国度,可以私下里交易军火的国度,想要干掉陆向北不是难事。

    老爷子会派baldwin接机可能也是基于这一方面的考量。

    郭政点了点头,陆向北的羽翼是丰满了,但是想要与慕雷傲面对面的抗衡比实力毕竟还差的远。

    慕雷傲可是又慕当家在后面实打实全部的支持,不管是财力还是名气,在外头哪个家族不认慕雷傲?但是又有多少家族能知道陆向北与慕家的关系呢。

    慕当家看中的大概就是这一点,陆向北可以不仰仗慕家任何,当凭他自己从零到有,从名不见经传到在军火届占有一席之地,并且能够打败慕雷傲,别说是打败,就是打成平局,慕当家的位置都能传给他。

    “既然是慕当家的人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苏伦松了口气。

    ……

    走进慕家大宅,外观是气派的欧式古堡建筑,占地方圆尽百里,这里不缺土地,只要有钱就能够买到大把的土地,光是从雕花大门走到正屋的大门口都需要走上半个小时,在大宅内的往来都需要用车代步。

    虽然外观是欧式建筑风格,但是格局却是与北京四合院相差无几,特别是屋内摆设,尽是中国风,雕栏玉砌,画廊屏风,竟然还带着苏州古典园林之冒,五步一廊十步一阁,亭台楼阁诗画意。

    出来迎接陆向北和章小念的是慕小七,陆向北被baldwin带进了宗室会议厅,章小念却是让慕小七带进了她的闺房。

    气派的慕家宗室会议堂,红木雕栏大柱为顶梁柱,竖在两侧,在场的都是宗室里的族老级别,就连慕雷傲这样小辈中的佼佼者都无机会参加宗室会议。

    能够坐在这里的,无不是经过了无数上制兄下压弟的激烈斗争,踩着血至亲的尸骨爬上来的。

    这里就是一个弱强食的社会,在这里只有利益与权势,并无血

    太过凉薄,陆向北一早就明白。

    章小念在他边,那是一种感的寄托,像是毒品,一旦吸食就很难戒掉。

    老爷子让陆向北落座,baldwin退出宗室会议堂,这里他没有资格听。

    “今天叫你来是想要为你纳妾的。”慕当家说得自然,渀似这就是天经地义。

    不过这在慕家还真是合理合法的,慕当家就有一正房四房小妾,所以才有如此多的子嗣。

    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投注在陆向北的心间。

    ------题外话------

    我一很亲的亲戚,有钱。在外面包养女人,现在想要甩掉那女人了,被砍了五刀,刀刀致命啊,一刀就在脖子那儿,要是再往上点就是气管了,还有一刀在手臂上,都翻出来,能看到白骨,还有的在前后背和腿上。看着都吓人。幸好有路人路过报了警,他当时都已经昏死过去了。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呢。

    我就是想让大家都回去说说,让男人们还是别找小三,别想着只要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随便飘,就怕到时候有的女人不愿意松手了,那不是闹着玩的。

    现在砍了男的就算了,可是就怕要弄家里人,女儿还在读高中走读的,现在是天天晚上接送,害怕呢。

    这几天家里事实在多,不能够万更请大家见谅。过了这段时间肯定大爆发!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