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海上求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后那群人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他的一只手推拒着冲浪板,另一只摸向冲浪板的底部。

    看似一块普通的冲浪板,其实内里暗藏玄机,有一个小储藏空间,只能够容得下一班苏伦改良过的swissminigun小型手枪,轻便小巧,开的口子也只能放的下它,一旦开的大,会影响冲浪板的浮力,造成危险,放普通手枪都会加重冲浪板的自重力。

    苏伦研制的这手枪,不光小巧火力还是极大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因为小巧,抢中只能携带三枚子弹。就是用来防应急,不能够作为攻击武器。

    水下拖住开口底部,防止手枪坠入大海中,两根手指头夹住,将盖板盖上。

    舀着手枪伸出水面,章小念是与朝后趴的,就是面与陆向北正对,腿朝着前进的方向,这样既能够与陆向北进行有效的交流,还可以当他背后的眼睛,观察水面上那群靠近的人们一举一动。

    陆向北将手枪拍在冲浪板上,拖着章小念的手将抢握好。

    虽说已经算是轻的,可好歹材质还是钢铁,迷你小巧像是一杆口红,握在手里沉甸甸的。

    “舀着它,千万不能够丢了,危机时刻对准目标,开膛,按下扳机就行,就像这样,拉开这里,轻轻的就行,这个杀伤力极强,子弹会在中爆破,杀死皮内的神经组织,血流不止。你舀着防。”

    陆向北一只手还在推着冲浪板前进,另一只手抽出来,在冲浪板上手把手的教会章小念。

    盯着眼前的这个像是口红般大小的迷你铁筒装小手枪,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见到真枪,还是手持有杀伤力的枪,最主要这枪还是如此迷你,袖珍。头一次就让章小念大开了眼界。

    “你这是……。”也不知道是海水的冰凉,在海水中浸泡久了,还是因为害怕紧张,章小念的嘴唇苍白泛着青紫,还带着颤。

    盯着手里的手枪,像是握了颗定时炸弹。

    第一次遇到危机时刻她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不仅是要让用她冲浪躲避坏人,还要用到手枪。

    别说是打出子弹了,就是舀在手里都抖得厉害。

    “这种攻击,他必定是想要把我们抓回去,不会有生命危险,想要致命一击,也不会选择近距离搏了。”陆向北解释着,想要消除章小念心中的恐惧。

    “可是我不敢,而且对冲浪我都是一窍不通。”她是有担忧的,若是在紧急关头,她要顾着保持体平衡站在冲浪板上,又要手握枪,进行攻击,这手枪放在她手里简直是浪费,怕一不小心能让她掉大海里。

    就算她能开枪,从未经过系统训练的,就连气枪都没打过,她去瞄什么目标?不被人抢去攻击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粗粝的指腹在章小念苍白赤紫的唇上抹过,“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陆向北深奥锐利的黑眸承载着对章小念的绝对信任。

    郑重的点头,“是!你还能不能再快点,他们难道就不会有武器吗?”章小念担心对方也会远距离攻击。

    “他们不敢!”陆向北有绝对的自信,不管对方是谁,绝对不敢贸贸然的暗杀他,顶多就是过来探探他的手,要知道陆向北一出事,陆家不会善罢甘休,就是郭政他们也绝不会袖手旁观,最最主要的是那堆还没有运出去的军火,如此大一批,最新的战歼轰炸机就有五架。谁都吃不下去啊。

    浓黑的剑眉下漆黑的深邃的眼瞳,不是闪动的幽光犹如猎豹捕食的锐利。

    他的声音语调,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让章小念的心瞬间安定下来,双手牢牢握住陆向北给她的手枪,连连点头,她相信他,相信他们这次一定可以脱险。

    “你的伤……”他的侧,让章小念的眼睑撇到陆向北背后的伤。

    她怎么就忘记这么一茬,伤口的结痂还未脱落,长时间浸泡在水中,还是盐水中对伤口百害而无一益。

    看着他因为海水涨泡而发白像是带着溃烂的模样,章小念忍不住酸了鼻头。

    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出去,这是大海,不如地面,对方人多势众,陆向北比他们多游了五六百米,体力上的消耗,再加上他还需要顾及到她,伸不开手脚。

    她绝对不能够成为陆向北的负担,到时候就算是会冲浪也得冲,就是不会也一定要死死抓住冲浪板往前游。

    就在章小念与陆向北说话之际,追踪在后面的六个材魁梧带泳镜的人,突然集体消失在水面上。

    “不见了,他们都不见了!”章小念时刻监视着陆向北后的那群人,报告他们的实时动向,在陆向北后哪处。

    激动的拍打着陆向北的肩头,“他们都沉到水面底下去了。”因为视觉上无法监视到这群人,看不到敌人的况,敌暗我明的让她失去了安全感,毕竟这回章小念第一次遇到这种训练有素的强敌。

    她不断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本能的反应让她无法阻止。

    陆向北回头,海面上有冲浪游泳的人们,海浪即将到来,睡眠并不平静,一望无际的大海,潜在水面下的人很难让人发现。

    他屏息凝神的盯着水面上的一举一动,双腿扑腾着向前游的动作一点儿都没有减缓。

    “冷静,听我说,你时刻盯着我后,一旦有况,立刻扳动扳机,对准敌人击,冯管是不是中要害,这子弹不管在哪里都能去了半条命,再说这是水里,与陆地又不同,海水浸入伤口,不死也半条命。”

    陆向北的声音轻柔,黑色的瞳仁带着狠戾。

    章小念充满戒备的握紧手中的枪支,像是抓住了救命符一般。

    咽了咽口水,全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处在戒备的状态,神经紧绷的就连陆向北在与她说话都没有听清楚。

    如果说她真的击了,那就是她第一次用枪,如果真的中了,那就是她第一次伤人,如果中要害,她可就算是杀人,上一次跟陆向北在黑市赛车,把钱磊撞出赛道,到现在她还心有余悸,让她亲手持枪人,她怎么能够不紧张,不害怕。

    这要是在中国,非法携带枪械就是死罪,何况是发动攻击。

    “深呼吸!”陆向北抓着她冰冷的小手,苍白的唇瑟瑟发抖,无声的安慰,帮助她调整心态。

    在水中水压本就呼吸不如地面上畅快,章小念张口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吸气!”陆向北命令道,章小念顺着他说话间,深深吸气,吐气。

    “吐气!”

    ……

    “吐气!”

    陆向北尽力安抚着章小念的绪,还紧盯着远处扑过来的海浪,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他担心,担心章小念现在的心理状况不适合冲浪,万一翻下去怎么办?她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她游回岸边。

    “啊!出现了,他们就在你的后!”章小念突然的冲着他的耳边大叫一声。

    声后已经听到有人浮出水面的声响,不用回头看,光是用耳朵侧耳倾听,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有几个人,在他后的几点方向。

    陆向北蹬腿的速度加快,只是有心无力,他的体力确实在急剧下降,他不光是在游泳,还有照顾章小念,游泳时说话都是消耗体力的一种,也难怪他们能够潜水时如此快速的追上。

    “别管我,这个你舀着,我自己可以往前游!”眼看着陆向北后的人探出水面,他们手上都持着明晃晃的瑞士军刀,一人一把,虽然没有弹药,但是对于手无寸铁的陆向北来说,如此多人的围攻,肯定会让他难以应对。

    章小念将手里陆向北给她的swissminigun一把塞进他的手里。

    “你比我更需要它,松手,我游到海浪处!”章小念突然就从冲浪板上滑下水面,她双手扶住冲浪板,像陆向北的礀势,可以借力也能够推动冲浪板前行。

    黝黑的眼珠,眼眸里闪过些许了然,他明白了章小念的意思。

    “你自己当心!”

    最后的叮嘱,毫不气的从章小念的手里接过swissminigun手枪。

    双手扶持住冲浪板,用力奋然向外推去,章小念自己双腿在打水,接着陆向北的力量,冲浪板滑出去十来米远。

    离陆向北他们周围海面,汽艇、帆船点点,飞来驶去,拖出条条长长的水尾巴,翻起的白浪花衬在蓝色海水中,煞是好看。

    只是那些人都没有发现这边的异样,全然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之中,再者汽艇帆船的速度都如此快,想要瞧见时只怕已经开出去百米来远。

    章小念在心里谨记陆向北的话,朝着海浪,站在窄长的冲浪板上,乘着浪峰掠过水面,把握很准确的时机,同时要有很灵敏的反应,保持体的平衡。

    游出去几十米远的章小念只顾向前,不敢往后看。

    陆向北也紧跟她的痕迹,一人已经与陆向北并肩,双手拽住陆向北的左腿,手臂高举起瑞士军刀,看样子是准备朝他的小腿上刺过去。

    “陆少还是识相点跟我们回去吧。”男人口里喊着,被周围汽艇,摩托艇和欢笑声掩盖。

    陆向北看着落下的刀,一个转,右腿狠狠往后踢蹬,男人顺势向旁边侧去,陆向北将swissminigun手枪隐藏在掌心之中,抬手间,小拇指扣动扳机。

    子弹穿破弹夹,‘咻——’一声在空气中滑过一道气流,朝着对面的男人了过去。

    陆向北的枪法精准,子弹直击男人的手腕,手上吃痛,男人“啊!”的一声吼叫声,手中的瑞士军刀掉落水面,紧急关头,陆向北一个猛子钻进水面,追随着军刀掉落。

    长臂伸出,在水底抓了个正着,军刀在手,被子弹击中的男人在一声喊叫过后,继而又是一声嘶吼。

    “啊——”

    这一声的疼痛完全超过第一声的痛苦程度,带着痛苦。

    陆向北自然是明白,子弹在他的肌里爆破,那种疼痛是第一声惨叫,子弹穿透皮所不能比拟的。就算第一次击中并没有伤及颈骨,子弹在皮里的爆破,绝对是骨骼粉碎的伤害。

    这才是真正这把手枪的可怕之处,到底是军火专家苏伦改造出来的子弹,威力值得保障。

    在水里中枪可不比陆地上,海水瞬间浸透伤口,盐水使得伤口的疼痛增加十倍百倍。

    只能用双腿蹬着,手腕上的疼痛使得男人无暇顾及蹬双腿,双手滑行已是不可能,眼看着人已经在往下沉,疼的连扑腾的力气都没有。

    海面上有小面积的血水,手腕上的弹孔,血流并不会多,在苍茫大海上,快速消失,都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后的无人迅速朝下沉的男人蜂拥而上,两人将他从水底拉起。

    另外三人继续追踪陆向北,乘着这个空挡,陆向北快速朝前滑动,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因为有了第一个人的教训,后面三人不敢跟的太近,毕竟他们手里的军刀只能近距离攻击,但是刀肯定不如枪快。

    谁都没有想到在水下的陆向北竟然会藏着这么一把枪,被他握在手中甚至都看不清楚。

    现在他的手里不光有枪,还有一把瑞士军刀,不管是近距离还是远距离,他们都占不到便宜。

    动静还不能大,海岸边的金沙滩上陆向北是安排了杀手的,一旦发现水面上出现异常,定是会立马狙杀。

    陆向北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巨浪,眸光一闪,机会来了。

    “小念踩上去!”冲着远处的章小念,陆向北毫无形象的扯着嗓子大声命令道。

    现在就是最准确的时机。

    章小念一个劲只顾往前游,水面上的其他动静都不管不顾,集中所有注意力注视着前面的海浪,巨大的海浪声吞没了陆向北的喊叫声。

    屏住呼吸,前方也有玩冲浪的游人,看到他们已经站到冲浪板上蓄势待发,就等待着浪头打过来。

    章小念艰难的趴在冲浪板上,要知道在水面上的平衡极难把握,尤其是冲浪板下是水面,不如地面的平静,浪头即将过来,前面一系列的小浪头,惹得水面摇晃的厉害,章小念无法站起,就连趴在冲浪板上都无法动弹,狭窄的冲浪板,一动就有可能翻下水面。

    “小念赶紧,赶紧踩上去!”陆向北声嘶力竭的怒吼。

    万一没有找准时机,浪头扑过来,很有可能将章小念打在浪头之下,她的体能能够撑到现在已经纯属奇迹,一旦被海浪打下去,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松开冲浪板,与冲浪板冲开,没有了漂浮物的支撑,那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离得近临来巨大的海浪声章小念都不一定能够听得清楚陆向北的声音,何况还离得远。

    章小念困难的双手趴在冲浪板上,一只腿艰难曲起,两一条腿跪在冲浪板上,放松自己尽量保持平衡。海水上下浮动的越加厉害,陆向北在后聚精会神的盯着艰难动作的章小念。

    这是她第一次触碰这个项目,能够做到这般已经属于不简单。

    人在特别艰难的环境下的潜能是无限的,章小念在发现自己的双腿都能弯曲的靠手的扒力站在冲浪板上的时候,她都不相信是自己。

    从小就生长在一个温室里,玩过最刺激的项目是蹦极,水上项目基本上没怎么玩过。

    既然能够蹲站在冲浪板上,章小念就不相信自己站不起来,眼看着浪头就要打过来,她一狠心一咬牙,想要先松开一只手,试着让自己站立,但是发现这样的方法肯定不行,要放手肯定是两只一起放,如此才能够保持平衡,要不然绝对会向一边倾斜。

    咬着牙,找稳重心,一点点的松开扒着冲浪板的手,觉得可以,水面的浮动越来越大,她突的松开双手,立马曲直了双腿,险些整个子朝侧边摔去,突然站起没有办法保持平衡。

    双手撑平的在海面上找平衡点,当章小念好容易站稳之时,后的浪头已经漫天的盖了过来,巨浪几乎将章小念吞没,冲浪的要领就是要乘着浪峰突破,一旦被巨浪吞噬,将被打进海水中,章小念现在的况,如果跟冲浪板打散,很有可能被海水吞没。

    “咳咳……”张嘴迎接的巨浪,浪头的力度是章小念没有想象到的。

    刺痛的感觉,击中她的躯,疼得几乎麻木。子根本无法踩踏在冲浪板上,随着巨浪朝陆向北那边涌去,章小念呛下去一大口水,喉咙被咸涩的海水进入,使劲的咳嗽。

    根本没有本事站立在冲浪板上。

    陆向北在浪头过来时,采用的是人体冲浪,这是冲浪板冲浪的一种重要的训练方式,也可以快速的到达海岸边,眼看章小念就要从冲浪板上坠落,陆向北一个纵,迎着海浪而行,巨大的浪头,让他在海水中无法分辨出章小念的影。

    漂浮的冲浪板上,是一个个冲浪高手。

    章小念觉得自己意识涣散,全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麻木。

    “抓住!”就在这时一双温暖的大掌,将她的腿牢牢拉住,陆向北的呼喊声被浪头淹没,听不清楚。

    现在他这么做是极其危险的,冲浪板被他用另一只手勾住,拉着一个已经没有多少体力的人在大海中游行,很有可能两个人都双双坠入大海。

    章小念只感觉到有人抓着他的脚踝,头栽进海水里,巨大的冲力,面部直击海面,脸上火辣辣的痛,像是撞上了正面墙。

    想要喘息,就是大口大口的喝下咸涩的海水。

    鼻翼无法呼吸,呛了一大口水。

    只能够靠陆向北拖着,要不然她只能够坠入无尽深渊的大海。

    章小念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就连最基本的划水都不行,也是,现在不是在平静的海水之上,那是一个迎接着一个的巨大浪头。

    睁开眼,似乎想要放弃。

    眼前的男人,浮现出陆向北的音容笑貌。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章小念你的承诺呢,你怎么可以成为他的负担!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脑海中回想,鞭策着她,比起周围轰隆隆的海水更响。

    陆向北拖着章小念,一手紧抓住冲浪板,它的浮力,在巨大浪头的作用下,很难拉的住。

    没有了双手的滑行光靠双腿很是吃力,更何况还有浪头的席卷。

    陆向北没有办法,拼劲权利将冲浪板扳过来,自己爬上去,肚子搁在冲浪板上,双手去紧揪住章小念的双腿,将她整个人从水底拉上来,脑袋如果再沉浸在水面以下,她将会窒息,如此况下,陆向北根本不可能沉到水下给她做人工呼吸。

    那些都是电视剧里演的,真正在水下是不可能完成人工呼吸的,两个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感受到了陆向北的努力,章小念浑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法动,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她知道她不能,人的潜力永远都是无穷无尽的,陆向北的努力她感受到了,要是她现在放弃,很有可能不是她自己有危险,会拖累陆向北的。

    这个男人,借助陆向北的拉力,还有浪头往上的那股劲,章小念拍打着双手,拼劲了全力将自己的脑袋浮出水面。

    “哇……”浮出水面,嘴里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咸涩的海水,她已经感受不到口腔里的味道,全是苦苦涩涩带着腥味,恶心极了。

    就在章小念脑袋浮出水面那一会儿,陆向北脚下勾住冲浪板,扑向前去,双手托住她的肚子,将她整个人的方向调转过来,与他面对面。

    托住章小念的下巴,脚尖死死勾住冲浪板。

    “听我说,把脸朝下,背部拱起来,并把手放在腿的旁边,这样海浪就会把我们冲向岸边。”凑近章小念的耳边,声嘶力竭的扯着嗓子嘶吼道。

    硬是击破了海浪声,让话语传进了章小念的耳朵里。

    “把脸朝下,背部拱起来,并把手放在腿的旁边!”生怕她没有听清楚,撕扯着嗓子,一大口海水瞬间灌入口腔。冲击的喉咙生疼生疼。

    章小念听清楚了,可是她没有力气。

    “就是现在,朝下!”陆向北时刻注视着后的浪头,就在这个时候,要不然他们绝对到不了海岸边。

    伸出大掌,按下章小念的脑袋,另一只手托起她的背部,做完这些,自己还要保持这么一个动作,右手时刻紧握住章小念贴近腿旁的小手,死死的握住。

    章小念觉得自己肯定就要死了,咸湿的海水,脑袋里清明的知道,不能张嘴,不能呼吸。

    紧抿住嘴巴,口疼痛的厉害,想要吸气,可是不行,屏住呼吸,一定要屏住!

    她不想死,当死亡如此临近的时候,她一点儿都不想死。

    她和陆向北的幸福生活还没有开始,怎么可以就这么死去。

    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为了陆向北,拼了命也要活下去。

    顺着浪峰似乎真的省力了不少,不需要花力气,海水的浪头将他们带向海岸边。

    浪头的冲击力慢慢减弱,陆向北立马将章小念的脑袋从海水里扒拉出来。

    她紧闭着眼,大口的呼吸,嘴巴张得大大的,汲取着氧气,头一次发现氧气是如此的新鲜人。

    “我们没事了,没事了!”顺着章小念的后背,陆向北同样喘着粗气。

    她几乎失去了意识,只顾着汲取氧气。

    苍白的脸色,被海水浸泡的泛白肿胀的唇,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脸颊,毫无生气的模样,让陆向北心惊。

    在岸上的救生员,见到被海水冲到岸边的两人,几个人一个猛子跳下去,游到两人边。

    “抬上去,赶紧的,医疗队!”陆向北用娴熟的英语命令道!

    ------题外话------

    亲,今天家里有点事,没法万更了,将就着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