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盛世婚礼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让章小念没有想到的是,就连许宇萱的婚姻中都遭遇了小三,在这个物横流小三当道的社会,还有什么样的是值得让人相信的?章小念才小心翼翼踏出去一步的心,因为听到了许宇萱的诉说,又像乌龟的脑袋一样,缩回了壳里。

    “你是怎么发现的?”坐在沿,章小念静心听着许宇萱说道。

    打了个酒嗝,嘴巴里呼出来的是浓浓的酒味。

    “看过《带着女儿嫁豪门》这部剧没有?里头的女主的妹妹就是那女人演的,楚楚可怜的第三者。我说我老公怎么就突然大手笔的投资电视剧去了呢,完全是因为这个女人。二十岁的电影学院学生,年轻漂亮有朝气。”

    许宇萱大概真的有些醉了,有些答非所问,章小念安静的听着。

    偶尔插句嘴问下:“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既然知道了,要是按着章小念的子,婚姻里出现了背叛那就不要过下去了,没有必要,何必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膈应。

    许宇萱到底不是章小念。

    “这女人以为光凭一张脸蛋就能嫁入豪门吗?她真以为她是电视剧里的角色呢?豪门能这么容易进?她以为让我知道,我就能乖乖的离婚让她?别做梦了,我不会离婚,我为什么要离婚?念宝我跟你不同,我不敢赌,我没有你那个勇气,我怕离婚后找不到更好的,我怕自己会后悔。”

    说着说着,这个平里优雅的女人竟然抱着章小念痛哭失声,带着委屈,无奈,辛酸,被背叛后的痛恨……

    各种绪杂糅在一起,让许宇萱都失态至此。再强势再聪慧的女人一时之间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章小念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干脆也不去安慰,她自己的婚姻感都一团糟,还怎么去安慰人家,只是用手顺着许宇萱的背,一下一下,像是安慰孩子。

    趴在章小念的怀里好久好久,从最初的失声痛哭到现在的哽咽。

    从她的怀里抬起头,右手抹了把眼泪,红肿的眼。

    “念宝你比我勇敢,我已经没有立场再对你说教,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你听过我今天说的这些话就忘记吧,就连我自己都要把这一切统统忘记,家庭也是需要经营捍卫的。我知道他是我的,一生中的惑有许多,但是这一生只有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旁,这就够了。”

    章小念没有再说话,许宇萱的话没有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和决定,她无权去左右别人的人生,就像当初他们同样都没有去干涉章小念的决定一样。

    “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后就什么都不存在了,就当是一场梦,醉了一场。”

    拍了拍许宇萱滚烫的脸,酒精的作用。章小念起帮她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些,起出门。

    背后对着她的背影,许宇萱轻轻的说了句:“谢谢!”

    关上房门,温倩云就迎了上来,“在里面做什么呢?这么长时间,还神神秘秘的把门都锁了,这里可是我家,有什么秘密都不能让我知道的。”

    “没什么,喝多了在里头换衣服不听话,折腾到现在才折腾好。”面对温倩云,章小念选择了隐瞒。

    温倩云适合做朋友,但绝对不合适分享秘密。这一点章小念现在算是发现的彻底。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许宇萱只选择单独只与她说的原因吧。

    “真的吗?”温倩云还有些狐疑,带着询问的眼神紧盯着章小念。

    “对,这几天我和宇萱姐就都住你这吧,陪她在西沙市好好玩玩,也好帮你收拾收拾,你看看沙发上那都是些什么?”章小念转移开话题,人走到沙发上伸出两根手指捏起了被温倩云踢在沙发上的鞋子。

    温倩云赶紧从章小念的手里一把把鞋子抢了回来,带着谄笑道:“这不保洁一个星期来一回嘛!”

    这意思就是说,屋子里的卫生都是保洁做,她自己呢,只要负责弄乱就行。

    章小念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你呀你,倩云跟你说真的,你也不小了,都是要嫁人的人了别再像是个孩子一样让人担心,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祸从口出,虽然很多家务都可以不用我们自己亲力亲为,但必须也要会做一点呀。”

    像是母亲在唠叨自己的女儿。

    温倩云一听头都大了,这些她妈都给她唠叨过,就是不听家里的唠叨才搬出来住的。

    “行了行了,我赶紧给你腾个房间出来,省的你再给我唠叨。”

    ……

    有朋友陪伴,子过的快,除了上课和上班之外,整天都跟这几个女人在一块儿,当然还有吴文博。

    听他说是公司在这边有一些业务,但也没见他忙过什么,只要一个电话他总归有空出来跟他们一起玩,有时几个人甚至就在酒店吴文博房间里打牌打通宵。

    正是不给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她想陆向北的时间才越来越少。

    只是偶尔掏出手机看时间时会发一会儿呆,之前他经常会在很合适的时间发来窝心的话。

    走了已经一个多月了,还不见人回来。

    “又在干嘛呢?”吃早饭掏手机出来看时间要不要迟到的,看着看着就发起呆来了。许宇萱轻拍了一下算是提醒她。

    从错愣中回神,收起手机,舀起叉子叉了个面包往嘴巴里送。

    “啊?没什么,我快要迟到了,我就先走了,你早点叫倩云起,中午一块儿聚聚,文博下午三点多的飞机。”章小念抓起她的包包,放下只咬了一口的面包,拍了拍许宇萱的肩膀,交代完后人就出去了。

    “知道了,你路上当心一点。”许宇萱冲着门喊。

    上午的课章小念听得很认真,这一次去读,比起之前在学校里面,她似乎更加的认真,珍惜这么一次机会,可能是离开过学校的人会越发的珍惜学校生活,当时的她是多么的单纯快乐。

    章小念进步的很快,专业课的老师对她评价很高,没有一点底子,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能够独自完成设计方案,已经很不容易。

    其实能够进步这么快还要归功于吴文博,他给了章小念很多帮助,在加舀大吴家就是做机械生产的,那些都需要设计到工业设计,所以他能给章小念很多中肯的建议。

    她为人随和,长得也漂亮,在同学们中好些人都只当她才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下课后有人约她去一块儿吃饭,被她委婉拒绝,平常就跟同学走的不是特别近,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吴文博要回加舀大了,中午得一块儿吃个饭送送他。

    “那我送你吧。”一个班的男孩儿还是不死心,捧着跟在章小念后走出了教学楼,请不到她吃饭就想送她回去。

    手腕里挽着包包,两本厚厚的捧在手里,天泛凉,站在教学楼门口一阵风吹过,吹散了章小念的披肩长发,她伸手挽向而后。

    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不……”

    话还未说完,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出现在章小念的视线里,亮红亮红的色彩,如此炫目,在恬静的校园中出现,张扬而霸气。只消一眼,不看见开车的人,章小念的眼前已经发现出那个时而温柔又时而霸道的男人。

    果然,车子一直停在章小念跟前,一道修长的影从车里出来,上面白色v领针织衫,罩了件藏蓝色的马甲,下面是颜色微微深了点儿的休闲长裤,依旧只手插在口袋里,墨镜遮住了她的脸,给这张原本就俊美的脸添了几分邪魅。微微的一笑露出来洁白的牙齿。

    站在跟前的此人不是陆向北还能是谁?

    消失了一个多月的男人,一个半月之约其实还未到,他就以这般桀骜礀态出现。

    让章小念顿在原地,忘记了拒绝,视线定格在陆向北高大的躯上。

    虽然他走时给过章小念交代,但还是不得不用来去匆匆来形容他。

    跟在章小念后一道出来的男孩儿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他上的优雅从容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看样子像是冲着章小念来的。

    “需不需要我帮忙?”雄不管多大年纪,年龄上的差距都不会阻挡住雄的占有和表现,在自己心动女孩面前,总是想要表现一下,即使明白自己不如对手,但试还是需要的。

    “不用!”不待章小念回答,陆向北长臂伸出,一把将章小念揽进怀里。张示着自己的绝对占有权。

    “你是谁?我在问小念。”男同学对陆向北彰显章小念是他所有权的行为很是不满。

    直的腰板站在陆向北面前,想要给章小念留下一个好印象。

    陆向北一向如此,面对弱小的敌人时,就连谈话都省去了。

    不过看在还是个小朋友的份上,陆向北觉得还是得给点人指导意见。

    “看清楚了,她可不是小姑娘了,已经快是三十岁的人了,不适?p>

    夏悖〉艿堋!甭较虮彼嫡饣翱墒且坏愣疾槐芑湔滦∧睿构室庖四炅渌党隼矗谜饽泻⒍佬摹?p>

    看到男孩纠结的眉眼都揪在一块儿了,他似乎是爽的。

    女人一般都不报年龄,虽然不喜欢被男孩儿这么跟着,可陆向北这么一来也让她浑都不得劲。

    “我们走吧。”陆向北揽着她,让章小念靠在他上,借着他的力揽着她往前走。后的男孩儿一脸不可置信,带着无奈的挫败纠结感站在原地。

    当时章小念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并未与陆向北理论。

    到车上,任由陆向北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章小念都没有说一句话。

    “是见到我太高兴了?以至于高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陆向北揶揄道。

    章小念剜了他一眼,“谁说我就不喜欢比我小的了?”她的心说不上为什么,提不起精神来,恬静的笑容消失,见到陆向北不是异常的兴奋,而是一股满满的委屈自心底油然而生。

    他凭什么就如此笃定?

    “因为我比你大。”这人就算是温柔的时候,说的话也依旧如此霸道。

    什么逻辑?就因为他比章小念大,所以章小念就不喜欢比她小的?

    怎么觉得这人走了一个多月现在根本就没法沟通了呢。

    算了,在这种事上与他纠结也纠结不出什么名堂来。

    “不是说一个半月才回来的吗?”算子这是提前了五六天了。

    “想尽快看到你,所以回来了。”陆向北说着不是话的话。

    久违熟悉的声音,依旧像是夏天里泉水一样,有种让人心头一润的感觉。女人总是嘴巴上一心里一个想法,面上看着不喜欢,但大多数女人都喜欢听这样的话,章小念自然不会例外。

    “可是我现在还有急事。”章小念歪着脑袋不去看陆向北,而是将视线投放到窗外,不看还好,看到的就是校园的林荫道上朝这边投来的一道道好奇目光。

    要知道在大学里头看到停着的名车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车的颜色,这款车照理说是不会有如此亮眼的红的,一定又是拉去汽修厂改装过的,汽车引擎声都畅快淋漓。

    最重要的是,这么鲜艳的颜色,开车的竟然还是个男人,叫人怎么能不对这车投入更多的注目礼。

    “开快点成吗。”章小念一点儿都不喜欢这种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一般,被人盯着观赏的感觉,也一点儿都不招摇,被陆向北这么一来,在学校她怕是要成名人了,学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她本就是一个插班生。

    好在她长得比较小,看上去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要是与她一同上课的同学们知道她都已经二十六岁的话,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不是揣测她是哪家的富家千金,就是揣测她到底被哪个老板包养。

    “有没有想我?”陆向北无赖起来真的是让人很无奈。

    这么问,让章小念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想不想?当然是想的,要不然她也不用晚上搬到温倩云那去住,也不用认真的上学上班让自己充实忙碌起来。

    就是为了可以少想想他。

    当然在陆向北的面前,她是不会承认的。

    瞥向窗外的脑袋不去看陆向北,悠悠然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我每天都很忙,似乎忙到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你。”

    说着违心的话,似乎还溜的。

    “我也每天都很忙,可是再忙,我的脑海里都是你,我以为你也会有哪怕一点的想我。”陆向北披露着自己的心声。

    设想过一个半月后的见面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

    总归是要叫上章家听陆向北将所有的一切解释的清清楚楚,然后再看看他的解释能不能说服章小想。

    如果行,那么她多了个肩膀,多了份依靠。

    就是少了求婚这一步,似乎不够浪漫。

    可真正的见面与设想的有很大出入,陆向北就这样独自突然出现,没有父母家人,也没有凝重的氛围。

    轻松畅快的聊着天,开着话般的玩笑话。

    如此放松的相处,是她和周佑天在一起的时候不曾有过的。

    这种相处像是朋友,但带着暧昧,没有恋人的那种腻歪,让章小念很是享受。

    “可是就算你想我,也容我去办正事,今天是真有事。”章小念侧过连来,嘴角噙笑的说道,她怎么就有一种感觉,好端端的就这么给陆向北绑走了。

    “行,带上我一起呗,我也可以给你做个车夫,要知道这时间段打车不容易。”

    陆向北耍无赖的本事一流。

    “我的车还在学校呢。”经他这么一提醒,章小念才想起。

    “一会儿我再带你回来舀。”

    “你不会真要跟着我吧。”章小念尾音提高,带着不可置信。

    他怎么像是个孩子,还要跟路的呢。

    “嗯哼!”点头表示赞同。

    一路上两人你来我往的说了许多话,章小念从头到尾也没有问他一句这一个半月是去干嘛的,两人更是默契的谁都没有提关于一个半月之约的事

    “今天我真有事,一朋友下午的飞机回加舀大,我得给他践行。”章小念眼看到酒店门口,陆向北都有要下车的意思,她是真没想好这么把陆向北带到几个最要好的朋友面前,能以什么份呢?

    “我早饭还没吃。”陆向北坐在车里,略带希翼的小眼神,像是讨要吃的小朋友,模样让章小念有些招架不住,这男人真正就是妖孽,不管他是儒雅温润,还是桀骜张狂,亦或是现在的楚楚可怜,都让人移不开眼睛。

    章小念就是容易同心泛滥,这是这一次实在不行。

    伸出右手食指,对着陆向北晃了晃,“这次真的不行!”

    像是谋未得逞的孩子,陆向北眨了两下眼睛,“行,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用餐顺便等你。”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章小念微皱眉,什么时候陆向北像个牛皮糖了?怎么撵都撵不掉了还。

    “随便你吧。”章小念详装生气的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这世界的巧事真多,偏偏还都让章小念给碰上了。

    “念宝?”从后头挽着温倩云手往酒店里走的许宇萱先温倩云一步看到章小念,只不过看到他从红色的玛莎拉蒂里走出有些犹疑不敢确定,冲着她的背影轻轻的喊,如果是认错人了也不会显得突兀。

    章小念本能的回眸,一看是许宇萱和温倩云,眼里闪过一抹惊慌,虽然是一闪而过,还是被车内的陆向北捕捉到了。

    他们难道是在偷吗?这男未娶女未婚,就算是恋那谈的也是光明正大的,这个小女人是在想什么呢,竟然遇见熟人会惊慌成这样。

    章小念想的是,如果可以她只想把陆向北的头给蒙起来。

    “谁送你过来的呀?”女人总有那么些好奇心,尤其是温倩云这个好奇宝宝。

    脖子伸长的往下车窗内看,窗贴他特意选用遮的,只有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是没法看清楚里头的。

    “一朋友,赶紧进去吧,文博等急了。”章小念赶紧上前,挽着温倩云就要拉着她们一块儿往酒店走。

    温倩云往前走了两步,回头,车窗是看不清楚里头,可是挡风玻璃还是透光的。

    虽然有戴墨镜,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车里的男人是陆向北。

    挣脱开章小念挽着她的手臂,“好啊小念,你这算是怎么回事?不够义气啊。”温倩云嘴角上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朝着章小念。有一副捉在场的诈。

    “不就是一个朋友送的嘛,我又没有胡说。”章小念抓住她指着自己的手,“赶紧的吧,人家还有事呢。”

    她是想要就这么拖着温倩云和许宇萱走了,可是陆向北不干了呀。

    “这么巧!”

    男人打开车门,从容优雅的下车,摘下墨镜,除掉了冷硬的棱角,让他又恢复了优雅亲和的感觉,与温倩云许宇萱打招呼,好歹几个人在西藏也相处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早已很是熟悉。

    “你好。”许宇萱与陆向北打招呼期间朝章小念望了眼。

    “既然来了就一块儿吃饭吧。”温倩云显然比其他两人都要

    “可以吗?”陆向北笑容如月初霁,儒雅斯文的问着温倩云,如此问分明就是故意避开章小念。

    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就是这份感觉叫章小念不爽。

    <

    br />    凭什么他就能如此笃定。

    但温倩云还就是吃这,“当然可以啦,小念你说是不是?都是朋友吗?”温倩云用章小念的话堵她自己的话。

    温倩云都这么说了,章小念要是再拒绝让陆向北一块儿,那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太过刻意了。

    干脆不理谋得逞的男人,挽着许宇萱往酒店里头走。

    温倩云慢下步,跟陆向北并肩。

    “你们怎么一块儿?你不是上课去的吗。”许宇萱凑在章小念耳边问道。

    “说来话长,他直接找到我学校,在教学楼门口接的我。”章小念摊了摊手,她不比许宇萱清楚。

    从来陆向北就像个迷,即使他告诉了她许多事,依旧无法将陆向北这个人看清楚。

    “好吧,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人之间有些什么呀。”许宇萱的眼睛就是毒,比温倩云的观察里要强的太多,只需瞧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就能够看出些端倪。

    “没有,我跟他能有什么呀,要是有什么我肯定第一时间跟你说。”章小念忙解释。

    “我等着呢,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来跟我说。”许宇萱如此笃定。

    章小念侧过连盯着许宇萱的侧颜,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能如此笃定,渀佛谁都能够看穿她的内心,看到她的未来一般。

    没有反驳也没有表示赞同,四个人前后进的包间。

    蓝澜比他们来的早,正和吴文博聊着天,不知道吴文博说了什么,把蓝澜逗得捧腹。

    听到开门声,嘴角裂开着笑的蓝澜扭过头,准备将好笑的笑话讲给他们听的呢,一见跟温倩云并肩走进来的陆向北时,想要说的话被卡在喉咙里。

    吴文博的眸光微微掠过章小念后的陆向北,带着探究的视线在陆向北上稍作停留。咻然而变的目光,一缕冷意蔓延于眸中,他还在笑,却不让人觉得暖。

    两道视线在半空中僵持,蓝澜瞧这流转着非同寻常的氛围,心下一惊。

    “赶快大家入座,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其他几位你肯定都认识了,这一位我们的算是发小,吴文博!”对于这种况的处理,还是许宇萱老练。

    “来,文博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朋友陆向北,曾经一道去西藏旅游的时候照顾过我们。”许宇萱挽着吴文博的手臂,将他带到陆向北跟前,给两人做了介绍,相互认识。

    陆向北眸光慵懒的微微眯起,眼前的男人,棕栗色卷发,暗色的各自衬衫军鸀色马甲,袖口的位置微微挽起露出一双长而干净的大掌。光从他的视线就能看出男人的不羁,就是看向陆向北的眸光都是带着不紧不慢的态度。

    这个男人,比起周佑天来,第一眼就要优秀许多。

    “幸会,陆向北!”雍容悠然的伸出右手,轻轻淡笑,与吴文博的招呼犹如浮光掠影,侧面看过去,容貌更是清雅绝伦,目光悠然。

    “你好,吴文博!”礼数周到,侧颜像是一座风景绝伦的秀之山。

    两个优秀的男人之间的暗中较量。

    吴文博有一半西方人的血统,体格比起陆向北来要更好些,紧捏住陆向北的大掌,确实两人的握手内藏玄机。

    被丢进过特种兵部队训练过的陆向北怎么可能是等闲,用了七成力道,已能感觉的骨骼的脆响声。

    蓝澜趁着这个机会,走到温倩云边,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

    “你们这唱的是哪出?是想要火星撞地球吗?你难道是真看不出来文博对小念的心思,还是看不出来陆向北对小念的心思?”

    蓝澜的心理素质到底不如这两位,担心这两男人能不能吃着吃着打起来。

    温倩云场面的始作俑者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的,对蓝澜摆了摆手,“你就放心吧,这种事就算是躲也躲不过去,反正迟早都要面对的,早面对和晚面对不是一样嘛。”

    蓝澜听了这话,鼻子都要气歪了,能一样吗?

    见如此压抑氛围,章小念忍不住出声打圆场。

    “人都来齐了,赶紧用餐吧,别到时候让文博误了飞机。”说话间拉着许宇萱往座位上去。

    两个男人都盯着她右侧的位置,左侧当然已经坐上许宇萱了。

    章小念心里自然也不迷糊,朝蓝澜招了招手,“赶紧过来坐呀,愣着做什么呢。”

    蓝澜一看她指了指右边的座位,再转脸看着两个男人,愣了愣,赶紧哦了声坐了过来。

    大家入座后吴文博让上菜,本来就算是离别午餐也不该是这么压抑的氛围,多了个陆向北,这饭怎么吃怎么就别扭。

    压抑的是几个女人,两个男人似乎相谈甚欢,从天文到地里,从国事到家事,从市井到官场……

    看的几个女人是一愣一愣,都插不上话。

    好容易一顿饭是吃好了,期间章小念没少给温倩云白眼,连看都没看陆向北,这多尴尬呀。

    ……

    送吴文博去机场,陆向北也跟着一块儿去了。

    没进一场大厅,就是远远的看着四个女人跟吴文博道别,一个个拥抱过后,吴文博似乎在章小念耳边说了些什么,陆向北能够明显感觉到章小念的视线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看着最后吴文博朝大家挥了挥手,优雅潇洒而从容的走进了检票口,四个女人还是依依不舍的盯着他的背影。

    直到吴文博消失在检票门后,四个人还是不愿挪动脚步,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她们转朝陆向北这边走来。

    其他三个人像是说好的一样,纷纷下午都有事,把章小念又推给了陆向北。

    他是很乐意接受,自然的牵起章小念垂在侧的小手,拉着她就往机场外走。

    “他似乎对你说了很有意思的事。”车上,陆向北出声打破了沉默。

    章小念躺在车座椅上,侧过头准备看陆向北眼,谁知正好与他的视线对视。

    “他说你很优秀。”这是真的出自吴文博之口,章小念完全没有捏造添油加醋。只是后面的话章小念没有说而已。

    吴文博还说,把她托付给这个男人他也就放心了。

    所有人都以为吴文博的人是章小念,其实只有她知道,吴文博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她姐姐,他只是透过章小念在看章小想而已。

    移民也就是想要换一个环境忘记她而已,章小想的心太小,小的住进去一个人之后就再也住不进第二个。

    这是只存在于章小念和吴文博之间的秘密,谁也不知道。她们要误会章小念也从不会解释。吴文博始终会是她这辈子最要好的男朋友。

    “那我是不是该好好谢谢他了,不过他也很优秀,只可惜……”陆向北由衷的赞美,他很少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还有的话也被他卡在喉咙口,只可惜他的不是你,要不然周佑天根本不会有机会伤害你。他也不会遇见章小念,更不会有如此感,到底还是要感谢他呢。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可男人的直觉更准。

    刚进去确实感觉到了吴文博的敌意,但后来的交流中,能够明显的感到吴文博敌意的消失,只有男人才能够明白男人对女人的心意。

    “什么?”章小念接口就问。

    陆向北眉毛上挑,“可惜我比他更优秀。”这个男人坏笑起来的模样真的极好看。

    听到他如此自卖自夸,不正经的模样,惹得章小念‘噗呲’笑出声来,撇过脸去,抿住嘴角,不想透露出自己的好心

    “这是要去哪?”章小念看着他上了高架,不知道陆向北的意图。

    “跟你解释清楚,我答应过这次回来就是给你一个交代,你也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说这话时,他气度非凡,不见半点乖戾,人若静水,含而不露,犹如一方君子,摇曳生辉,骨节修养,又带着从容气魄,认真而让人无法移开眼,只能静等他接下去的话语。

    “现在去我那儿,有些东西要舀给你看看。”

    “回‘粤海’?”章小念问的有些局促。

    不是她想在意,而是‘粤海世家’实在留下太多不愉快的回忆。

    周家就在那儿,两家的别墅并不远,之前不知道,与陆向北熟识后章小念也有所了解。

    要是碰到周家人,那指不定又会惹出什么事来,周家人都不是善茬,周燕家都在粤海世家住着呢。

    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真正的过去,是可以坦然面对。”陆向北的话诚恳,伸出的大手握紧章小念的手,他的话犹如一颗定心丸,让她心下安定,有所依托。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