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周燕落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就在这危急一刻,陆向北整个子从他的马上扑了上去。长臂一把揽住章小念,只看到他长腿一跨,一纵,子临驾在了马背之上,长臂死死的把章小念揽在怀里。

    惊魂未定的章小念双手紧紧抓住陆向北揽着她坚实的臂膀,要不是他,这一下摔下去骨折只怕都是轻伤了。

    没有任何经验的她肯定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如何保护从马背上摔下来的自己的。

    “没事的,没事的,放轻松……”陆向北双手从章小念肩膀下穿过,两只手抓起缰绳,陆向北是骑马的好手,再加上这匹马本子就温顺,让陆向北这么一控制,跑出了五百来米,也就渐渐的下火了,在地上慢悠悠的踱着步子。

    马是没了野,章小念被吓得不轻,陆向北从后搂住她,还能感觉到她子轻微颤抖着呢。

    温膛紧贴着章小念的后背,虎虎生威的膛肌均匀的纹理丛生,精壮的材给章小念依靠。每一寸皮肤下都蕴藏着惊人的力道。

    直到靠在陆向北的前,章小念才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心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自己‘噗通,噗通……’与平常频率不同的心跳声,陆向北温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垂上,章小念才敢放肆的呼吸。

    陆向北的声音清泓,干净透彻,像是一个体贴的人,在安慰着心的女人一样。

    这一回是真把章小念给吓到了。

    ……。

    这一边章小念是被陆向北在危急关头不顾安危的纵一跳给救了下来,另一边的周燕可就没这么好命了,亲眼看着堂弟和自己擦肩而过直奔另一个女人而去,丈夫看她的马直奔过去,非但没有出手阻拦她胯下发了疯的马,反而是御马往后退了两步,避开她横冲直撞过来的架势,是怕被她所连累了。

    缰绳是毛糙的抓久了手心被磨的火辣辣的疼,一个不在意松手间,马也正好抬起前肢一个仰天长啸,周燕抓不住缰绳,马鞍都没能保护住她下滑的子,从马背上重重的摔倒在地。

    离得她进的丈夫都听到‘咚!’的一声,周围的沙土都震动了下,可以见得周燕摔得有多重。

    章小念朝着周燕的方向,还没有完全缓和下刚下的惊吓,这又亲眼看到周燕从马背上被甩下来,摔得叫一个惨烈。

    看的她眼睛都忍不住的闭起来,不敢去看。想想都觉得后怕,要不是陆向北不顾自己的安危,没有他如此拼命的纵一跃过来稳住胯下的马匹,现在重重摔在地上的人只怕就不是周燕一个了。

    周佑天在看到章小念双手都松开缰绳之际,他整个人都处于癫狂状态了,看那样子也像是要扑过去,不过他和陆向北的姿势又不一样,他是想要在章小念落下来之际,扑过去垫在她下给她做个人垫子,作为缓冲好缓解章小念从马上被摔落下来的冲击力。

    会想到如此还是他离章小念的距离太远了些。

    都没来得及与章小念有眼神交流,就听到后重物摔下去的声音,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周燕从马上摔下来了。

    这个姐姐周佑天谈不上什么感,可她毕竟都是为了自己,没有办法去评价周燕做法是对是错,利落的下马,快速奔到周燕跟前,周燕的丈夫还骑在马背上,有些不知所措。

    “你赶紧下来!”周佑天恨铁不成钢的冲他怒声一吼。

    这个姐夫是什么心思他还能看不出来吗,他这个堂姐确实是骄纵跋扈了一些,可好歹这个男人能有今天的地位,事业成就,最初都离不开周燕的扶持,如果不是周燕给他拿钱创业,这个男人就是空有一肚子才华。不是说不可能出人头地,毕竟不可能这么快,没有周家的人脉给他做支撑,现在他肯定还在给人打工。

    这个男人现在是翅膀硬了,处处都看不上周燕了。

    这就叫什么,这就叫‘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周燕丈夫那边肯定也有他们那边对周家这边的埋怨和想法。

    “愣着做什么?赶紧叫马场医生!”周佑天把心里所有的郁结和愤懑都撒在了这个姐夫上,也只有撒在他上。

    摔下去周燕全都麻了,直躺着下去的,就连给她缓冲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躺在地上她都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麻的,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心里极度恐惧中,她曾听说过报道,有人从马背上摔下来脊髓摔断了那就是全瘫痪的要。

    “弟弟救我,救我!”

    满脸的泪水也分不清楚是摔疼了还是吓出来的。

    ……

    章小念真没有想到再次相见会弄成现在这幅样子,两家人从亲家现在连陌生人都做不成,往后怕是只能做仇人了。

    远远的看着那边马场工作人员医护人员都拥过去,这里配设施齐全,医生也是最专业的。

    郭政那边是听到动静过来的,过来看到的时候是周燕已经从马上摔下来了。

    “我说我又错过了什么好戏?”盯着惊魂甫定的章小念,郭政的话听着像是打趣,不过脸上那股子邪气收敛了不少,看得出来陆向北的脸色并不好看,所以有些玩笑还是少开开的好。陆向北自己翻下马,站在旁边,伸手将章小念抱了下来,因为刚才的惊吓,章小念没有心思去在乎什么那女授受不亲之类的条框,伸出双臂搂住陆向北,他的手臂都充满了力量,一把将她抱了下来。

    牵着章小念的小手,陆向北温的大掌,手心里竟然是冷汗涔涔。章小念侧仰头看向陆向北的侧颜,他是担心她,为她紧张才会出这么多手汗的吧。对于陆向北的舍相救,章小念心中的感激溢于言表,以至于她都忘记了要挣脱开陆向北的大掌。

    牵着她向前,章小念一看这是往周燕他们在的方向走呢,工作人员忙的不可开交,已经端来了担架,看样子周燕是伤的不轻。

    章小念有些退缩了,不是怕周家人,而是担心再惹出争执来,她真的是不喜欢跟人吵架,也怪她嘴拙,实在是吵不过周燕。再者周燕现在都成这样躺在这里了,也算是有了报应了。

    “我有分寸。”陆向北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握着章小念的手又紧了紧。

    在如此危急时刻,大事小事心中都起不了波澜的陆向北,在看到章小念险些摔下去时刻,心像是要跳出嗓子眼一般,疯狂的跳动,根本不受他控制,噗通,噗通的跳。

    他的手,就连拿着枪对准人口太阳来上一枪都没有颤抖过一下,更不要说是紧张到出手汗。可因为这个女人,陆向北竟然颤抖的抓不住缰绳,紧张到满手心冰冷的手汗。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知道了自己人生有了目标,浑浑噩噩过了二十八年,这二十八年来感是什么东西他早就忘得干净了。在他纵出去的那刻,陆向北不能保证他对于章小念的是什么样的感。

    ?似乎还不是,没有那么深重。

    友?似乎也不是,比友还要多出那么一点点。

    就是这种意向不明的感,让他一定要抓住章小念,他不排斥这种感的发生和发展,也大由让他继续发展下去的态势。

    孤寂了十五年的心在此时又死灰复燃了起来,因为章小念。

    章小念的手劲肯定是坳不过陆向北的,现在站在她旁的这个男人,让章小念越加的看不懂。他上的温润儒雅,雍容自若的气质被掩盖,换上了一股凌人的气势,周散发着冷气,手心里的冷汗越加的冰冷起来。

    让在他边的章小念都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郭政一双邪肆的丹凤眼微眯了起来,现在的陆向北是他十五年前见过的那个眼里充满杀气的男孩。全凛冽着一股肃杀之气,多少年都不曾在他云淡风轻的脸上见到了。现在为的是一个叫章小念的女人再次出现。

    章小念在陆向北心中的地位这下是真的不同了,因为陆向北如此绪只为他母亲展露过。一个女人的地位等同于他的母亲,这觉不是开玩笑的。

    只怕陆向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章小念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是有多重要。

    这种事也只有旁观者最清楚。

    手肘轻捅了边的尹濛灏一下,带着警告的语调。

    “以后千万不要在北儿的面前说一句章小念的不是,你给我记住了。”郭政的脸上没有一点玩笑,肃穆到骇人。

    这也是尹濛灏第一次看到如此严肃的郭政,他就是在决定人生死的时候都是谈笑间的事,对他作出这么严肃的一个警告,尹濛灏自然是牢记在心。

    其实不用郭政说,尹濛灏光这么看,也能看明白陆向北对章小念有多不同。

    两个人同时下马,没有上前离得有些远,远远的观望着陆向北的举动。

    只见他牵着章小念来到人群中,陆向北周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忙碌中的工作人员都放慢了手里的动作,一脸正色的大家都看着陆向北。他像是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注视周燕。

    眼神近乎吃人,慑人的光芒,直勾勾盯着周燕泪眼朦胧的红肿的眼,盯得周燕心里升起寒气。

    “摔落下马,真实写照!”悠悠然从嘴里轻吐出这么八个字,让在场不明就里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就连章小念似乎都没有听明白陆向北说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

    只有周佑天听明白了。

    陆向北是说,周燕今天摔落下马,将会是他们周家的真实写照,哪一天周家人就要落马了。

    他说的信誓旦旦,狂妄到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么一股黑暗之气,犹如暗夜里的王者,无与伦比的气场,站在他边的周佑天气势抵不上他的千分之一。到底两人的份背景练就出来的气场还是有相当一段差距的。

    说完他想说的,才牵着章小念往出口处去,他们两人的马匹早就被工作人员给牵走了。

    章小念也在他的气场下不敢大口的呼吸,这样骇人的陆向北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要说之前章小念见过有气势的人也不少,从没有一个及得上陆向北的,就连她一贯觉得深有气势的章小想都不如陆向北的百分之一。

    看着章小念被陆向北牵在手中,两人一同转,盯着章小念决然向前不曾回头的背影。

    周佑天张了张嘴,他想说,陆向北那样的男人不是章小念惹得起的,就怕她将来会受到伤害。

    最终也只是张了张口,想说的话被他深深的咽了下去,章小念走的如此决然,她的生命中都已经不需要他了。……

    “我想先回去。”章小念坐上陆向北的车后才开口说话,一出口就是想要回去。

    尹濛灏和郭政的车跟在他车后面,三辆拉风的跑车在郊区的路上疾驰着,引来过往车辆的注目。

    “怎么了?”陆向北轻柔的问,不敢大声,知道章小念今天被吓的不轻,心里还没真正缓过来呢。

    抬眼看着开车时的陆向北,收敛起了自散发出来的凛冽之气,又恢复到了以往云淡风轻温和模样,让章小念都没法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陆向北。

    “有些累了。”章小念声音略带疲惫。

    “好!”陆向北转眼瞧了下章小念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的双唇,随即点头答应。

    郭政看前面开的方向不对,说好了先去吃晚饭的,这是往小区开呢。

    想要拨个电话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况,最后想想还是算了,跟着就跟着吧,省的到时候碰一鼻子灰,再惹些事上,要知道上回那些报纸杂志整的他够呛。为了这些玩意儿,他把能找能用到的朋友都通知遍了,现在欠下多少人债要还。想想都是一筐子的血泪史。

    尹濛灏见郭政都跟着,自然紧跟其后,对于西沙市他没有他们两个熟,就只有跟着的份了。

    三辆豪车陆续驶入‘中联皇冠’小区,这小区保安对于进出车辆是查的很严的,不过一看这车,倒只是问了一下打头阵的陆向北,一看副驾驶坐的是章小念就立马放行了。要知道住在这小区里面的住户可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的主。

    尹濛灏看跟进了小区才觉得不对,车子在后面响响喇叭示意郭政等一下,两辆车子并行开,尹濛灏按下车窗的同时郭政的车窗也降下来了,两人就这么对这话。

    “这什么况?”指了指小区的四个漆金大字,疑惑的看着郭政。

    郭政摊了摊手,“我也想知道,跟进去再说吧。”反正陆向北也没让他们别跟着。

    他这人就是学不乖的主,好奇害死猫他大概是一点都不懂这个道理。

    车子停在章家庭院里,章小念先下的车,出于礼貌,现在又是晚饭时间,章小念就那么问了一句。

    “若是不嫌弃就在这里吃点吧。”

    哪知道陆向北等的还就是这么一句。

    “好啊!”他倒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客气,弄的章小念倒是愣在了那里。看着他抬起的步子比她的还大,这似乎是不大好吧,要知道陆向北昨天晚上才来过她家的,昨晚章小想的眼神就能杀死她了,今天再把陆向北带回家吃晚饭,只怕是要被章小想封杀足了。

    郭政和尹濛灏陆续下车。

    “这么说晚饭就在这里解决了?”郭政大大方方,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别人家里。

    粗粗的环视了一下四周,郭政咂巴了下嘴。

    “环境不错,如果能在庭院里用餐就再好不过了。”郭政的视线落在章家院子里的一棵梧桐树上,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下面放了一张是桌子,边上还围了六张石椅,这远一脚还有种悠然见南山的桃源隐居之感。

    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三位往家里头请,遇到像郭政这种不请自来的,章小念就觉得头皮发麻。

    闵谷雨听到车子动静就迎了出来,陆向北她之前是见过的,也知道是个有为的年轻人,跟周家的那点子事还少不了他的帮忙,闵谷雨也不大赞同章小想的处事方式,你说人家既然帮了家里的忙,先不管人家目的到底是什么,礼数上总归不能亏待了人家,一顿饭总得请吧。

    本来这晚饭闵谷雨想肯定又是自己一个人吃了,三个儿女一个都没回家,章小想和章起云她是没指望过回来陪她吃晚饭,开始还想着能跟章小念一起吃,下班前章小念就给她电话说在外面吃了,章国强晚上的应酬是肯定少不了的。

    没有想到本来要和朋友在外面吃饭的章小念突然回来,还带了三个朋友回来。

    三个人当中闵谷雨还就只认识陆向北。

    “哟,你们都是小念的朋友吧,赶紧都别走了,留下来吃饭。”章妈妈尤为,闵谷雨本就是居家过子的女人,以前章小念的那些同学朋友也就喜欢来她家,喜欢围在她妈妈的边。

    大家都说章小念的妈妈是最有人味的。

    也是,大户人家的女人,哪个不是女强人,要么就是在美容院茶座间忙碌周旋也不愿意多花一点时间陪陪孩子的女人。也就闵谷雨在贵妇太太中算个特例。

    “好啊,阿姨!”郭政比陆向北还要积极呢。

    这个男孩子笑容满面,满脸真诚的样子,第一次就给闵谷雨留下了好印象。

    尹濛灏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比较冷,有点难相处的样子。

    “妈……”章小念挽起闵谷雨的手臂有些无奈的唤了一声,真心没打算让他们在家里吃饭。

    闵谷雨也不知道是真没看到女儿脸上的疲惫还是装没看到,对三个客人客气的很,亲自把他们请进门,吩咐厨房多做几道好菜,又是让人端茶又是倒水的,都没把章小念些微不满放在眼里。

    闵谷雨让章小念招呼几个客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她自己到厨房里看看,叮嘱一下来了客人分量做足些。

    从厨房里出来,闵谷雨推了推章小念,“赶紧给他们添茶呀。”

    章小念斜眼看了她妈一下,这真是她亲妈吗?家里不是有佣人呢嘛,这添茶倒水的活怎么都摊到她头上来了。

    “伯母,上门拜访都没有准备些什么,这点小小意思,还望你笑纳。”

    看着陆向北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淡蓝色包装的首饰盒,送到闵谷雨面前,即礼貌亲和又有贵族式的优雅,打开盒盖,一枚水钻凤凰展翅的针展示在众人眼前。

    郭政随即推了下边的尹濛灏,一脸戏谑,“好好学学,想要抱得美人归首先就要讨好丈母娘。”

    虽是小声交谈,但声音恰好能让在座的几位都听在耳朵里。这话说的叫一说一个溜,口没遮拦的让章小念瞬间涨红了脸,闵谷雨听后倒是若有所思的打量了眼陆向北。

    这个女儿受过伤,再为她找人家可马虎不得,闵谷雨现在宁愿章小念陪在她边,也不愿意让她匆匆随便找人就嫁了。

    不过对于陆向被第一眼就有眼缘,可要是对她女儿打主意这又是另外一码子事

    推攘了下,“无功不受禄,你们能赏脸来我家吃饭就是瞧得起我这个老太婆了,哪里还好意思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让闵谷雨推了回去。

    “伯母哪里老?一根细纹都找不到,不收下这礼物,我就要当做伯母是瞧不上我了。”陆向北装着无辜,说的委屈,把章小念看的是一愣一愣的,这是陆向北吗?

    这一招在闵谷雨那还分外受用,“我哪里是瞧不上你噢!”

    “那伯母就收下吧。”

    “是啊,伯母你看在北儿一片心意的份上就收下吧。”

    “这玩意儿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尹濛灏郭政轮番劝,闵谷雨被说的实在是拒绝不了了。

    “那成,那我就收下了,看这孩子客气的。”接过陆向北递过来的针,放在手心盯了好一会儿才让佣人拿下去的,章小念看得懂母亲,她是真对这玩意喜欢才会看那么久的。

    这枚针造型独特,展翅的凤凰,尤其是顶端,还有一颗红钻点缀,实在是难得的工艺款式。难怪见惯了珍宝的闵谷雨都有些不释手。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根本就没有机会嘛!

    这枚针让陆向北在闵谷雨心中更是加分不少,这第二次上门就已经讨得了闵谷雨欢心了呢。

    一顿饭有郭政这么一个活宝在,没少把闵谷雨逗乐,加上陆向北谈吐间得体,尹濛灏偶尔插上一句,三个大男人把闵谷雨捧得老高,说的都是让她听的舒服的话,就是一开始还对他们有防备,一顿饭下来,防备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吃过饭还要再留三人在家里坐坐聊聊天,章小念看着就头疼,整个晚饭下来她基本上就没插上过话,都听他们几个人在说了,郭政的话是最多的。见他们三真的是吃过饭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章小念就有些着急了。她可不想自己的母亲这么轻轻松松就被俘获了,再说章小想要是回来看到了该是要不高兴了。

    “这孩子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去洗点葡萄来招待客人啊。”闵谷雨催促章小念。

    瞥了眼陆向北,刚好陆向北这时候也在看向她这边,找着机会章小念对着陆向北狠狠瞪了一眼,眼里意思很明显写明了‘赶紧闪人’四个大字,这还是陆向北第一次看到章小念像是小野猫一般想咬人又要忍着的可姿态。

    不过这顿饭的意思也到了,再坐下去就是让章小念为难,再说晚上他们三还有正事要做呢。

    “不用了伯母,我们一会儿还有事要去处理下,就不用忙了。”陆向北优雅的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拢了拢衣服,动作绅士,浑上下都透着雍容与从容。

    “这……”

    “妈,还是正事要紧。”章小念看她妈的样子,倒是想要把人家留下来不让人走的意思了,赶紧上前拉了下闵谷雨衣袖提醒道。

    另一方面也是催促陆向北他们赶紧走,不知道是怎么的,章小念有些害怕陆向北出现在她的生活圈子里,总觉得他能慢慢的往下渗透,最后完全进入她的生活圈子,这是让章小念恐惧的。

    “那也好,以后常来玩啊,小念你去送送他们吧。”闵谷雨拍了拍章小念的手,还不忘客

    章小念能看出她妈来,对陆向北他们的客还真是发自内心一点都不假的,要是换做闵谷雨看不上眼的人,她才不能让人家经常来玩呢。

    以为陆向北这就算是要准备出去了,谁知道他走出去从车子里拿了什么东西又绕了出来,进了屋子,双手把一份请柬给呈到闵谷雨手上,这动作愣住的不光是闵谷雨,就连章小念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红色的请柬,上面镀金的字,写着什么章小念没看着,看着像是结婚请帖。

    这是谁要结婚?陆向北吗?

    这样的一个认识从章小念脑袋里冒出来,心里的味道有些怪怪的,她也说不上来,带着疑惑和不信。

    “我爷爷大寿,还望您和伯父一块儿过来,一直想交到伯父手上,只是他都比较忙,没有机会碰面,还请伯母代为转告。”陆向北谦谦公子模样,说这话时不卑不亢。

    尹濛灏看到陆向北拿出那份请帖的时候,眉头就皱出了几个褶子。

    这是陆家老爷子陆彦林大寿的请帖,这在京城上流社会是人家想求都求不到的东西,老爷子是什么人,就算是退下来了那也是跺跺脚能让整个中央抖三抖的人。

    要知道现在在台上中央最高领导人就是老爷子一派的,只要最高领导人没下来,老爷子的势力就一直在。

    本来就不准备大办,只请了百八十个人,那你说能够参加的都是些什么人?这可真是挤破头都挤不进来的上流社会入场券,就是尹濛灏尹家都没有在邀请之列。

    当然只跟他黑道背景是有关联的,去的肯定是政商界的泰山北斗,尹家只能在暗黑的场合出现。

    闵谷雨握在手里哪里知道这张请帖的重量,心里想的还多,觉得陆向北怎么如此轻易的就邀请人参加他爷爷的大寿,到底在礼貌上,人家都请了你,那肯定就是要去的,可不能弗了人家面子。

    “那行,我给小念她爸看,到时候我们一定举家前去祝贺。”闵谷雨就算对商场不感兴趣,但多年来交际的本事还是学到点的。

    送陆向北到外面去的时候章小念的面色不怎么好看。

    “你凭什么擅作主张请我家里人去参加你爷爷的寿宴,我们以什么样的份出席啊!”章小念问的有些冲,她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刚才看到那张火红色请帖开始心里就不舒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陆向北接着屋子里的灯光和月光在月色下细细打量着章小念,她凶起来还真别有一番风味。好在认识了她,要是还向以往那样远远看,肯定是发现不了章小念如此多不同的动人表

    “这个你父亲是需要的,相信我,你不喜欢的事我绝对不会做。”陆向北说的认真,月色下他的眼睛越加明亮,晶亮的直视着章小念,他就这么一句话,温柔带着解释宠溺的话,就已经让章小念对自己刚才的不礼貌感到愧色起来。

    站在庭院里,看着三辆车陆续开出院子,章小念独自在院子里站了许久,知道感到丝丝凉意,北方就算是盛夏的晚上外面都会透着些凉意。双手拢了拢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

    ……

    ‘夜宴’二楼右派头上第一个包间里,这是陆向北他们来玩的专属包间,他本就是这里的幕后大老板,如此尊贵的VIP包房肯定是归他所有的。

    郭政手里一瓶啤酒碰了下陆向北面前的酒瓶子,也不管陆向北是喝还是不喝,自己一口已经把一小瓶的啤酒喝得精光了。

    “那玩意儿你怎么也给,要是让你家老爷子知道了非的扒你一层皮,那种场合是章家那样的商人之家能进去的?你这不是给章小念找罪受嘛,京城里的那些姐妹儿要是来了这,章小念只怕不是被她们挤兑死就是被玩死。你若是要保护她,还是低调点的好。”郭政难得正经的给陆向北提建议。

    尹濛灏话不多,扔着飞镖,瞄准靶心也不出手,就是听陆向北怎么回答呢。

    “是该让章家接触接触这个圈子了,章小念绝对能应付得了。”陆向北看似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对于章小念他可是信誓旦旦。

    “向北哥,你不会真想让他进你家门吧!”就连尹濛灏都忍不住插嘴了,这就要成陆向北笑话的。陆向北的份能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别说是老爷子不同意,只怕陆家上上下下都不会同意的。

    “那你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陆向北说出这一句,还带着鹰鹜眼神视线斜侧过去睨了尹濛灏一眼。

    “哥…。可是那女的……”尹濛灏不死心还想再说,被郭政一把拉住袖口。

    “以前是干嘛的,有过怎么样的经历又怎么样呢,北儿喜欢就成。”拉着尹濛灏往边上走。

    “你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郭政在尹濛灏耳边恶狠狠的说,先前就已经警告过他了,怎么还是不懂呢。音量控制的极轻,离他们很近的陆向北都没有怎么听清楚。

    “行了,北儿,咱们还是说正事吧,那批货最近运不出去,伊朗那边急了。”郭政把尹濛灏按到沙发上,三人坐下一同商量。尹濛灏这次来这里表面上是过来处理一些帮会上的事,实则就是过来想要听听陆向北和郭政意见的,他们负责联系声音,尹濛灏负责发货,当然监工造器械都是由安氏两兄弟负责。

    “容易那边怎么说?”陆向北冷然问,这边海关出不去,就只有走其他国家的海关,再不行只能走空中线路。只要想,还没有做不到的事

    容易京城著名权贵容家老二,只不过他并非正妻所处,是容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自小被大院里孩子排斥,也就陆向北和郭政愿意让他跟着。

    “他那边松是松,只是他老爷子最近锋芒太露得罪了些人,都在后面盯着容家呢,他那边现在不好动手。”郭政正色的说道,这笔买卖非同小可,前面做的可都是零零散散的小买卖,这笔大买卖一成,他们在世界军火商里头的地位也就不可同而语了。

    正因为这趟交易是孤注一掷,所以一点都马虎不得,必须是小心再小心,一旦有了半点差池,那他们六个可就不是金钱上的损失这么简单,只怕就是想死都不容易。那些世界黑道大亨能轻易放过他们?

    “那就再等等!”陆向北头靠向沙发,将自己隐在影之下。现在必须要沉得住气。

    “那得让小七那停手,就怕她会冲动行事。”郭政见陆向北如此肃穆的表,也不由得提升了警惕,这一次确实跟前面那些小打小闹都不同,容不得一点差池的。

    听到郭政的话,陆向北的脸色黑得越发厉害,就是隐在影中,都能够感受到他周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

    “简直就是胡闹,谁同意让小七掺和这事的,你们赶紧让她别管这事。”陆向北的语调都变得冷硬如铁。

    “可是……”郭政也冤,这哪是他们让的,小七想做什么,是他们能阻止得了的吗?谁敢说她一句,再说也就只有陆向北的话她才听得进去,他可不敢让她别掺和。

    陆向北凌厉的视线向郭政去,他挠了挠头,还是说了:“这丫头我没办法说动,要说还是你自己去跟她说让她别参与,要不然指不定她又要怎么整我了呢。”

    想了想,也是,那丫头谁的话是听的。

    “行,我去跟她谈谈,千万记住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东西让安逸,安尔都监好了,质量必须得给我保证好。”陆向北如王者般发号施令,语气里不容人质疑。

    ……

    这边章国强回来洗过澡,房里闵谷雨想起来晚上陆向北给他的请帖,这事还得跟章国强说,人家请的可是一家子,看期也进的,如果章国强要去的话,还得让秘书给排程,要知道他可算是大忙人,不到晚上十一二点就见不着他人。

    洗完澡就浴室里出来的章国强,随意的接过闵谷雨递给他的请帖,请柬外观很是低调,章国强连翻都没有翻开,直接就给放到头柜上了,以为又是那些无关紧要的。

    “有些你带着女儿去,要不你自己去就行了,不用特意只会我的。”一般重要的请柬肯定会直接送到他秘书那去,秘书能给他删选好。

    闵谷雨拿起来翻了两下,“这是上次帮小念出头那位陆先生拿来的,你不是跟我说人家再登门一定要好好款待嘛,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了,临走前还给了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收下了,要是不重要那我和女儿去就成了。”

    看了两下也就准备把请帖塞抽屉里去了,哪知道还没打开抽屉呢,请帖就被章国强一把抢了过去,翻开仔仔细细的瞧。这不是现在西沙市上层社会抢破了脑袋都抢不到的玩意儿嘛。

    陆老爷子的大寿,能去的可都是京官,就连厅长级别的都不定能去,能去的少说也得部长级别,他能有幸被邀请,那可是祖上烧高香了,这一去,随随便便能认识个大官,以后做生意说话声音都能响些。

    “当真是上次那小子亲自给你的?”章国强都有些不敢相信,把请帖捧在手里都舍不得放下,统共就那么几个字,他是抱着读了一遍又一遍。

    “是,昨天还送老二回家在家里坐了会儿,今天也是送老二回来,还带了两个男的一起来的,留他在家里吃的晚饭。”

    “那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昨天来就应该告诉我。”章国强有些不认同妻子的做法,这可是别人盼都盼不到的机会。

    西沙市很多人都瞧不上陆向北,说他是在京城里头混不出名堂被陆家下放到西沙市来的,也就是陆家不待见的主。可章国强却不这么看,要知道陆家的主心骨是谁?还不就是陆老爷子陆彦林嘛!陆彦林能把这小子放在边,这是叫培养,在章国强看来,陆家最受陆彦林待见的就是这小子了。

    “我不是看你忙嘛,我想也就是老二和老三的朋友,哪里用得着你让你为这点小事费心。”闵谷雨对于商场和政界的事还是不甚了解的。

    “我说你呀你,下次他要再来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这两天赶紧准备一份大礼,要有新意也有心意还不能太奢华铺张。”章国强吩咐着妻子,他老婆可能在工作上帮不到他什么,不过像是挑礼物这种的眼光,他是绝对相信的。

    你说陆老爷子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所以贵重的东西他不见得会喜欢,最主要的是要新奇,还能够体现出他们的心意来。

    “行,一个寿宴真要那么大张旗鼓?”闵谷雨不解的多问了一句。

    章国强的心思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这寿宴上了,闵谷雨问了他什么他没听进去,推了推边的妻子,突兀的说道:“你说那小子是不是对老二有意思?”

    闵谷雨被丈夫这么一问,心‘咯噔’了一下,他不是又想打什么联姻了主意了吧。

    “我说你不会又是想要让老二嫁到陆家去吧,我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说周佑天那小子不能嫁,他之前的那些恶行你不是不知道,你明知道还让我别跟女儿说,让老二嫁过去就为巩固你的事业。我就是看老二跟周家那小子过的好才同意的,可是你看,到底狗改不了吃屎。老二才离婚,你就动这心思,你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闵谷雨绪有些激动。

    这些年她看得懂丈夫的私心,男人以事业为重这没什么,但绝对不能三番四次的利用自己的孩子。

    “你懂什么,就是我想让老二嫁过去人家还不一定能要呢,你要知道老二是离过婚的,能让陆家小子看上那就是上辈子烧高香了,你也劝劝,要是能成那最好,不能成就现在他们这样也成,不见得一定要进陆家门就是好的。”章国强说的每一句闵谷雨都不赞成。

    看看,听听,这些话是一个做父亲嘴巴里说出来的嘛,这是要让女儿做什么?不明不白的跟着陆向北,反正只要能给他事业上带来帮助就行吗?她丈夫不是这样的人啊,以前的丈夫是非常疼几个孩子的呀。

    “老婆,我也不想的,你是不知道,老二这次跟周家离婚我们公司损失有多惨重,要不是老大在里头周旋,银行都要收回我们的贷款,你真以为周家能如此轻易的罢休吗?周永明是什么人?老二是我女儿,但老大同样也是。老二一直都在我们羽翼下,什么都不愁,顶多就是为感的事烦心,可是老大呢?公司大大小小的事,事无巨细都压在她肩头,我这么做也是想要为老大减轻一些负担,这么些年,我们对老大太苛责了。”章国强终于说出了他心底的想法。

    手心手背都是,他们做父母的不能厚此薄彼。

    “可是……”闵谷雨还是想说,老大到底这么些年要比老二强多了,这么对老二,她这孩子怎么受得了哦。

    打心底里,闵谷雨还是偏袒章小念多一些。母亲都会疼贴心一些的孩子,父亲自然对老大偏心,毕竟老二嫁出去了这么些年,老大却是他最得力的帮手。

    “没什么可是了,这些我们都先不提,成不成还是看孩子自己,礼物的事你别忘记了!对了,要不明天还是后天,就这两天你让小念叫一下陆家那小子,我们请他吃顿饭。”

    关了头灯,闵谷雨侧过子躺在上,悠悠然的说了句:“行,我会准备的。”她知道自己是拗不过丈夫的。

    ……

    周燕在马场直接抢救到医院,叶美华接到周佑天电话说周燕出事的时候,推到面前麻将牌,提着包就往医院赶,这孩子就是这样,她说什么话反正都不听。

    让她学着沉住气沉住气,她就是学不会。让她别人家的事你少管,周佑天给了她什么好处了,她要帮这个弟弟出头,平时就没见这姐弟两关系这么好,人家离婚就离婚了,眼看着她自己的婚姻都摇摇坠的还不知道能维持多久,还有闲心说带着周佑天出去散心,自己被人害的从马背上摔下来。

    叶美华是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冲到医院,就看到女婿在走廊里站着,走上去没头没脸的就开始骂。

    说实在的叶美华从开始就不喜欢这女婿,人家女儿嫁的都体体面面,结婚的时候男方又是房子,又是过来车子,又是大把大把的钱,就她女儿出嫁还要自己陪房陪车不说,女婿还要带个老娘做拖油瓶住到他们周家买的房子里。现在有了那么一点出息就本事了,已经不把她这个丈母娘都快不放在眼里了。

    “你说你有什么出息,跟老婆出去老婆让人欺负到这个地步,你个做男人的闷声不响就干看着,你还算是男人嘛?吃软饭的都比你强!”叶美华和周燕那真叫一模一样,每次都戳人痛楚,这不就是她女婿最不要听的话嘛,什么叫他吃软饭的,当初不知道是谁要死要活的想要嫁给他,还跟家里作。

    “妈我看你还是先进去看看周燕吧,伤的不轻,医生说好在没有伤到脊椎,需要在上躺个几天,这几天还得麻烦妈你在这里照顾了。”这话说的不卑不亢的,让叶美华照顾周燕也无一点请求,好像叶美华过来照顾自己女儿那就是天经地义的。

    “你妈呢,你妈一天到晚在家里没事做,她不能过来照顾啊,你又有什么好忙的,我女儿嫁出去了还要我照顾,我要她嫁给你做什么?你们娘两个,吃我们周家的用我们周家的,真是一点力都不想出了。”叶美华恨的想要冲上去挠他一脸,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小子,到底是穷沟沟里出来的,一点道理都不懂的。

    别说,叶美华还一直这么骂周燕,说周燕怎么怎么样,哪里不懂道理了,嘴巴每个遮拦,现在看来,这周燕就跟她是一模一样的,就连骂人的语气动作都是差不多的。

    “周燕可不需要我妈照顾,我自然有事要忙,要是不赚钱我怎么把欠你们周家的还给你们。”一点都没有给叶美华面子啊这是。

    抬手,叶美华就准备抽上去,他也不是傻子就待在原地让她打了去,一闪,叶美华差点没往前扑过去摔个狗吃屎。

    “你是要作死啊,你看我今天不……”叶美华挽起衣袖子就拿样子真是准备跟女婿干仗了。哪里还有一点名门贵妇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泼妇。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被打开了,周佑天从里面走了出去,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婶婶好了,你们说话也注意一点,里面都听得清清楚楚,你们让姐姐怎么想。”周佑天压低声音,摇了摇头,他们家怎么竟是些这样的人?周燕现在还躺着呢,你说她在里面听见她妈和老公在病房外面这么吵是什么心

    怪不得当初他的心理都扭曲了,就是因为生在了这样的家里。

    叶美华一听,有些颤颤的住了嘴,瞪了女婿一眼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一进去问的不是女儿的病,直接就一句。

    “女儿啊,你放心好了,等你好了我们再去找那小蹄子麻烦,她以为这样我们就算了,哼,不可能就那么简单,不要脸的。”

    躺在上,周燕的脖子没法动弹,脖子里了个护颈。

    “妈谢谢你,我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她章小念实在欺人太甚,想要再嫁豪门,她休想,我不弄黑她,我周燕就不是娘养的。”恶狠狠的说着,说恶毒话的时候,她子似乎也不痛了。

    叶美华一听,这最后一句话怎么听怎么就那么变扭呢。

    “行了,你要没什么事就好好养病,让你那没出息的婆婆过来照顾你知道吗,妈最近比较忙。”叶美华说的忙,还不就是牌局,她最近是手气比较好,所以不愿意歇手,想着要把前一阵子输的都给赢回来呢,这就是赌徒的心态。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