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两个人的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章小念看到陆向北的时候脑袋异常清醒,这个男人就像是她灰色生命中的一盏明灯,不光何时何地,她出现了怎么样的危险困难,第一时间出现的一定会出他!

    陆向北这三个字在这一瞬间像是一根强力针扎进了章小念的心里。

    紧张,害怕,愤怒,担心,疯狂……所有的绪,在瞬间因为陆向北的乖乖转化为虚无。

    想也没想的就一头扎进了陆向北的怀,炽膛,硬朗的肌。只是一声老婆,打破了章小念心底深处的一方宁静。周佑天也来了,命运真的很喜欢开玩笑,他终究就是完了这么一步。

    章小念很自然的退出了陆向北的怀抱,任由周佑天牵起她的手,把章小念揽进怀里。

    苍白的脸色恢复了血色,周佑天一眼就认出了陆向北,早在看视频的时候周佑天就认出了他,这还是一年前陆向北刚来西沙市的时候,经人引荐一起吃过饭,本来陆向北有一个项目要跟周佑天做的,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两个人没有最后达成共识,项目被搁置在一旁。

    这顶绿周佑天一直都忍了,不想放章小念离开,他一直都在粉饰太平。

    凑近章小念的耳边,周佑天诚挚的声音带着歉意:“对不起,老婆!”在章小念的面前,周佑天总是这么温柔。

    “走吧!”章小念再离开了陆向北的怀抱后,就轻轻的挣开了周佑天的手。

    她会离开陆向北的怀抱是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也不想给周佑天难堪,毕竟他们还没有离婚,但同样章小念无法忍受周佑天碰她,一下都不行,她会想到陈嘉俞,想到他们赤**的躺在上,还有他们的孩子。

    章小念已经转率先往大门口走,温锦云一直都站在角落里没有出头,这种事他似乎不方便插手,被弄得云里雾里的要数蓝澜和许宇萱了。温倩云若有所思的看了陆向北一眼。

    有些事她大概能明白了,只是有些想不通而已。

    周佑天只好跟在章小念的后往外走,后陆向北垂在侧的双手紧捏成拳,指关节泛着白。

    接下来的事都由夜宴里头的打手处理的很干净,被打的男人是西沙市一个镇上的派出所指导员,最后被开除党籍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章小念出门直接打车走,她似乎忘记了今天是为蓝澜接风洗尘的。

    许宇萱不放心的要跟上去,周佑天拉住了她的手腕:“我去吧!”

    ‘啪’的一巴掌,指甲还带出了几道血痕在周佑天的脸上,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许宇萱就忍不住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有脸来。

    “你到底要脸不要脸,捡了两个便宜野种,不错噢!”

    周佑天铁青着脸,被章小念打他心甘愿,当初被温倩云打,那种况下他自己都想甩自己耳刮子,可现在被许宇萱打,这打的就是他男尊严。

    “看在小念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否则——”周佑天几乎是咬牙。

    他也急,急着要追上去,出租车已经开出去老远了,警告完许宇萱周佑天拿了车子就追。

    温倩云还想开着车子追呢,被温锦云给拉了下来,人家家务事她去凑什么闹。

    一路追到家,周佑天进门看到王杏芳就坐在餐桌上,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就往楼上冲,见儿子这样,王杏芳的筷子‘啪’的一下敲在桌上。

    周燕跟她说了之后,她怎么都觉得不舒服,今天抽空就赶了回来,还在吃饭呢,章小念进来只叫了她一声就当没看见的往楼上跑,她自己生养的儿子更好,连叫都不叫一声。一口火憋在口不上不下的。

    周佑天听到了也只当没有听到,这时候他心思都在章小念上,一进房间就看到章小念再收拾东西,一个小小的双肩包,放的都是一些她随要用的东西。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周佑天上前抓住章小念的手,想要阻止她的动作,章小念用力的挣脱。

    “我要去西藏玩几天。”章小念冷冷的答,周佑天手上的力道很大,就是不让章小念挣脱开,两个人叫着劲,章小念是真的火了,低下头对着周佑天的虎口咬了下去,往死里咬,怎么都不松口,直到周佑天吃痛的松开手。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你不能说嘛?”捂着手,看章小念继续收拾着东西,她从衣帽间又拿出了一个大行李箱。周佑天慌了,一把从后面圈住章小念。

    “你自己说半年的,这半年里你不能干涉我,我也绝对不会干涉你。”从来章小念都没有用如此冷冽的语气对周佑天说过话,这样冰冷的口气可以把周佑天的心瞬间冰冻起来。

    现在周佑天还敢说什么?他有千言万语想说,一句话都不敢开口,最后只小心翼翼的问:“那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去机场。”颓败的一股坐在上,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周佑天整个子往后躺了下去。

    他也累,很累很累,每天公司上的事,随着陈嘉俞预产期一天天的临近,周佑天的心越发的揪得慌,章小念已经搬到客房住了,他想念她上的味道,想念每晚可以抱着她入睡的温暖,疯狂的想,可是他需要忍耐,要不然这段婚姻就真的结束了。

    周佑天以为只要孩子生下来,他和章小念就搬出去住,孩子留给王杏芳带,眼不见为净,他们还可以回到从前的,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可以治愈一切伤口。

    这始终只是他一厢愿的想法而已。

    “明天就走,不用了,我坐火车走。”其实原定计划的时间还有一个星期,只是章小念想要马上离开而已。

    忙着忙着眼泪就下来了,好在收拾的是衣服,泪珠儿一颗颗落在衣服上,瞬间被吸收进去,只有淡淡的水痕。

    章小念知道这段婚姻完了,为什么在听到周佑天的叹息声她还是会心痛?真的好痛,心脏一收一缩的疼,像是有一颗颗仙人掌,它的刺在心上缴一样。

    从默默的流泪,到最后扔掉手里的衣服,蹲在地上的痛哭失声。

    她并不坚强,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小时候父母姐弟,嫁人后被老公宠着哄着,从没有经历过挫折,一下子面对这样的磨难,章小念的心脏承受不住了,她的伪装在周佑天的叹息声中全盘崩溃!

    周佑天被吓到了,从上跳起来抱住章小念,陪她一块儿蹲着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对不起……”除了无穷无尽的对不起,周佑天已经不会说话,他知道章小念的痛,他更痛!

    ------题外话------

    哎!怎么说呢,我还是很舍不得周佑天的,他也不容易吧!大家都在指责他的时候,没有人会考虑过他的痛,他确实错了!感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