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云狸弑师·情深不寿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糟老头子说什么!小刺猬死了?!怎么会!小刺猬前几还扒着他的腿,让他带他出去玩!

    “云狸你还想抵赖!此次可不是我们诬陷你!而是七子亲眼所见!云狸,我今倒要看看,你的七位师兄今可还会站在你这边!”

    云狸听到靳扈的声音,由是不相信球在脚下最新章节。什么叫几位师兄亲眼所见?他昨夜一直没出去,到底发生了何事?

    “你胡说!小刺猬到底怎么了!我师兄怎会听信你们一派胡言!”

    云狸抬腿就要出去问清楚,却不料人群自动分开两侧,云穹、云翎,以及云剑从众人后走出,三人脸色铁青戾。

    “师兄,他们说我杀了小刺猬,这是怎么回事?小刺猬他……”

    “拿下他!”云穹等人看到云狸,声音冰冷无!立刻下令擒住云狸!

    云狸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看到几位师兄脸色十分不好,也不好询问,暗自皱眉,小刺猬真的死了?!这怎么可能!谁会杀了小刺猬!他还是个孩子!

    锁妖链缠住双臂,云狸没有再反抗,云剑几人没有多看云狸一眼,带着他直接出去。

    云狸有些不解,一直到前几他所去的桃林才停下脚步。

    “看清楚!你太让我失望了!如今云晟、云竹被你伤得生死不明!你还想说什么!”云穹暴怒之下,大力猛地推得云狸往前一阵踉跄,云狸口撞上树干,内灵一阵震,唇角溢出一缕血丝。

    他尚未来得及愤恨云穹没轻没重,目光触及白布敛下露出的一张熟悉的脸,陡然脸色!“小刺猬!怎么会!”

    是小刺猬!浑烧的几乎没有好地方!只有一张稚嫩的小脸紧缩成一团,呈现出乌紫死气!分明就是死去多时的模样!云狸眼前一黑,踉跄数步,瞳孔有些涣散。一种可怕的暗笼罩在头顶,他突然战栗不止。

    云狸几乎不敢看云穹几人的脸色,他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比死更可怕的事!

    他勉强支起理智,嗓音喑哑艰涩:“你们怀疑我?不!不是怀疑,是确信,没有丝毫怀疑的确信!”

    云狸猛然抬头,突然笑出声,他看到云穹的厌恶,他看到云翎失望与厌弃!云剑冰冷的杀意!

    哈哈哈!

    云狸眼前有些模糊,终于所有的一切都离他而去,连这点阳光也剥夺走了。

    这么容易确信,算什么阳光?他曾经对阿奎说,不能温暖自己的阳光不是阳光,那么,他一直相信的阳光果然也不是他的阳光,如此不堪一击!

    “小刺猬死于三尾风!整个天道门只有你和师父会三尾风!”

    “昨夜你冲入小刺猬的住所要杀他被我们几人发现阻止,你竟然连我们也下毒手灭口!云狸,我真不知小刺猬知道了你什么秘密,你甚至不顾同门之谊非要置他于死地!竟然对相信你的师兄弟也下毒手!”

    “云狸,你有什么好说的?当桃林之中睚眦之事到底发生什么谁人知道!”

    云狸形有些不稳,他觉得很累,很累很累。不就是让他死么?到死还让他清醒地看清这一切?

    “三尾风?亲眼所见?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吧”云狸靠在门框上,疲累懒散地看着云穹与云翎、云剑。“还有什么让你们这么咬牙切齿地确定是我?”

    云穹瞥了一眼云狸唇角的血丝,冷道:“昨夜之人口受伤!而且小刺猬手中握着的是白狐绒!云狸,你还要狡辩!”

    云狸不想说什么了。他定定看着三位师兄,抿唇想笑,眼眶却红了,最终什么都没说。

    不是别人让我死心,是你们毫不犹豫地确定让我心寒[网王]樱色年华。

    云狸手中绞上锁链,他低着头眨掉眼眶中的液体,一切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被关进了地牢之中,为了防止他逃脱,锁妖链扎进他的锁骨,痛的云狸唇色惨白,他看着云剑没有丝毫留地将利索扎进自己的体,直直地看着他,看得云剑眉头紧蹙也没说一句话。

    地牢暗潮湿,终不见阳光,云狸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以前是一场梦。这才是他真正该呆的地方,如此是不是很好?就这样死去,没有丝毫舍不得。

    地牢中只有昔的仇人来看他,顺便给他上增加一些点缀,比如烙铁印,再比如鞭痕什么的,其实他真的没什么感觉,所以那些人打累了也就走了,顺便再侮辱他一番。

    至于其他人,他还没有见过。

    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个人真厉害,厉害到连他的模样也能变,还能使用三尾风,更巧合的是口也受伤了?不知道师父老人家当被子玉击中的口好了没有?

    云止山的桃花开得艳丽多姿,他其实在出房门看到时就知道很多事了。

    可是,知道又如何?知道小刺猬根本没死又如何呢?

    大约前些子他说的那些可怕的话把师父老人家吓到了,像他这样狠的弟子活着也是祸害,死了世上少一个祸害。

    不过,认命还真是不甘心,都没人心疼自己了,就这么死了,还真是遂了某些人的心思,怎么也要壮烈一番,证明自己无辜可怜,将来在天道门历史上说不定还能骗几滴后世弟子眼泪,或者感叹什么的。

    他笑了笑,有些佩服自己这些古怪的心思。

    天气逐渐闷,地牢散发着恶心的味道,云狸被熏晕过去几次。再次醒来时竟然看到了熟人。

    云晟看着云狸,有些震惊。云狸整个人都脱了形,上鞭痕很是可怖,他颈边的烙铁印更是触目惊心,焦黑如炭,不知是怎么支撑神智清醒。

    “师兄好久不见,阿狸还以为你们把我这号师弟忘记了”云狸开玩笑道。

    云晟嘴唇蠕动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后云竹看着云狸道:“门中已经商定削掉你仙骨,做只普通狐狸”

    “是么?阿狸要不要去叩谢大恩?”

    云晟云竹被噎住了。

    一直到其他弟子拉着锁链将云狸拉出牢房。云狸踉跄两步,若无其事地被牵着走出去。他这样子真和某动物像的,想必有的人看着要笑死了。云狸笑出声,云晟忍不住扭头看他。云狸也心甚好地跟他胡扯

    “师父老人家不准备见我?让我面子上申诉申诉两句?不是说三尾风还有他老人家会?”

    “你胡说什么!”

    云狸一挑眉,闭嘴了,看来是没希望了。

    “师兄,我听说小刺猬是内灵被人抽离了,我听说诛妖台的地狱火烧死那人,就能出内灵,说不定小刺猬就活过来,你要不要禀告师父?”

    云晟猛然抬头看他!“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哦”云狸悻悻。走到外面时,果然又有许多人来看闹,看他这昔第一天才怎么轮到和某种低等动物一样被人牵出来遛。要是他看到自己仇人被人牵出来招摇,也会得意的梦里笑醒,所以他其实很理解这些人的感受。

    周围没人说话,他又忍不住道:“我听说弑师灭祖是要被锁到诛妖台烧死的?”

    云晟拧眉不再搭理他,大约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想这种可怕的惩罚苍天霸业。诛妖台之邢,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刑罚!

    “害自己的人还吃香的喝辣的,顺便看我这倒霉鬼赴死,我这心里真是不痛快,不如我先解决了他们吧?”云狸诡秘一笑,看到长老阁的地方了。

    云晟几人尚未反应过来,云狸影突兀地消失在原地!众人大惊!

    “快!云狸逃跑了!快去找!”

    顿时天道门一片人仰马翻,翻天覆地地寻找云狸。

    云狸早已化作原形飘进了长老阁之中,大长老二长老此时正在幸灾乐祸地讨论如何在云狸被打落凡间后他们再去抓回来烹煮狐之类的,总之就是云狸别想活着出去。

    云狸突然鬼魅般突然出现他们前时,他们甚至尚未叫出声,就悄无声息地去见了阎王。云狸拖着锁妖链,地面上鲜红一片,都是他上的血。他低头看了一眼,算计着自己上的血够留多久。

    他刚走出长老阁,里面就传来弟子鬼哭狼嚎的声音,云狸一哂,见一群弟子凶神恶煞地围上来,拿起剑就往他上刺,要是刺中,估计自己在半个时辰内被刺死,他还没想过要这样死了,所以倒霉的当然是那些刺他的。云狸踏着一路血腥,双手提着靳扈和靳琏的脑袋扔到了靳衡的脚下。

    吓得旁人尖叫一声,更加卖力地刺他,当然都被他还回去了。

    云狸拿着剑血腥地一路杀到琼华时,墨渊正站在外面等他。目光触及云狸的那一刹那,迅速敛下所有的绪。

    云狸摇摇晃晃地走上前,看到墨渊后的七子少了一人,忍不住歪头挑眉道:“云轻师兄那傻子怎么没来?是不是又怕见血?他一直都是这样,当初说怕蟑螂,把蟑螂拍扁了还指着蟑螂尸体说可怕”

    云狸调侃道,似乎心好了很多,话也多。

    “都来杀我,阿狸真是荣幸,想必小刺猬要是在,估计又奔过来抱住我的腿不放,每次战斗都吓得抱腿,其实我也很苦恼,甩都甩不掉”

    “所以你便要杀他?”云穹冷声截断云狸的话。

    阿狸耸肩,笑道:“我说不是我,你们就相信么?都已经确信了不是么?要说,怎么证明我是无辜的呢?不过我的确杀了很多师兄弟,靳扈和靳琏如今也不用你们帮忙,我已经送他们与他们的师父去地狱会合”云狸轻飘飘地说出可怕的话,停顿了一会儿又道:“不久我就能看到他们了,到时候再去欺负一番也行”

    “你大胆!竟然做出如此残忍之事!我们师兄弟当真是当年看错了你!云狸!”

    “你竟然真杀了靳扈和靳琏!丧尽天良!”

    阿狸突然就停住了笑,看着墨渊和他后的六位师兄,一双墨瞳漆黑寂静地没有一丝光亮,泛着死寂的冷芒。“原来当初师兄对阿狸说的话都是骗阿狸,可笑阿狸还深信不疑”

    他看着手中的剑,低声道:“我也看错了,原本还以为是阿狸最宝贵的东西,原来都是假的,我记得当初在奉城时,我的师兄们说会永远相信阿狸,共生共死,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站在阿狸一边,阿狸那时就在心中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牵累师兄们”

    七子突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云狸淡笑,继续道:“当时我说,如果我真的要杀师兄,那是因为阿狸的师兄不是师兄了,阿狸真可怜。没想到一语成谶,当初安大婶举火烧死自己已变成僵尸的亲人,我看见她一边流眼泪一边举火,那时候我其实还无法理解她的感受,如今却知道了,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就像阿狸现在一样……”

    云狸按住自己的口,语气淡淡超级古武全文阅读。

    “可笑!云狸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阿狸!你休要扭曲事实!”

    “我们亲眼所见,你竟还不愿承认!竟杀进长老阁,如今天道门大乱皆是因你而起!”

    云剑与云烨的声音铿锵有力,冷剑直指云狸!一双眸子赤红,只有杀意!

    “等阿狸死了就知道了,希望师兄们记住今阿狸所说的每一句话”

    “你什么意思!”

    “师父念在你在天道门多年,只是将你打入轮回!”

    云狸看着墨渊,墨渊一直没说话,他的目光一直在云狸上,深邃的看不到一丝波动,云狸墨色的眸子溢出一抹温柔之色,墨渊猛然滞住,似乎怀疑自己看错了!

    “师父,阿狸没有做对不起天道门的事,你信么?”云狸也不等墨渊回答,轻轻以衣袖擦拭自己手中的剑。“其实阿狸知道师父相信,阿狸也相信师父不信是阿狸杀了小刺猬,以后师父遇到小刺猬,你就告诉他,阿狸师兄没法给他买糖葫芦了,以后他要自己去跑腿了”

    “阿狸,你不会死,师父不会让你死”

    阿狸淡笑,握了握手中的剑却有些不满意,他翻开手心,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这很好,听说欺师灭祖云止山最厉害的惩罚是诛妖台引地狱之火烧毁魂灵,听说如果吞没了内灵珠子,大火也会烧出来,更重要的原形就出现了。好歹他藏了这么多年,死之前恢复原状一回。不是说小刺猬死时手中有白狐绒?

    阿狸墨色的眸子如璀璨的明珠,他看着墨渊那一瞬间付尽了温柔,他定定看着墨渊,如柔软的丝线缠绕。“师父,阿狸马上就要离开了,我可以抱你一下么?”

    墨渊看着他没说话,云狸自嘲一笑。随即也没再纠缠。“世道轮回,师父相信因果报应么?”

    彼时他们谁也不曾想到,因果循环,后世墨渊离世的那一刻只是渴望桃夭抱一下,桃夭冷眼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也没有挪动半分步子。

    云狸眸中暖意渐散,退后一步,恭敬地跪在地上给墨渊磕了一个头。“多谢师父十六年来的养育之恩!”

    墨渊眸光微恸,伸手地上前去扶云狸。“阿狸”

    云狸起揽住墨渊的腰,靠在他口,低声道:“师父,阿狸很师父,只是阿狸而已……你记住了……”

    墨渊猛然一滞,体僵住!

    云狸感觉到他的失神,眸光瞬间鸷,唇角勾起一抹冷意。“师父,这是阿狸最后叫您,从今以后,阿狸便死了!”

    云狸最后一字说完,猛然一鞭子穿透墨渊的口!

    “师父!”

    “师父!”

    “云狸!你这丧心病狂的妖孽!竟然连师父也伤!”

    “欺师灭祖的孽徒!”

    七子脸色大变,在场众人原本因为他们二人暧昧之态暗自皱眉,不曾想,竟然云狸的诡计!当即脸色倏变!

    云狸冷冷站立一旁,手中桃鞭鲜红如血,沾染墨渊的血,格外鲜亮庆丰年全文阅读。妖娆魅惑。

    墨渊猛然倒退数步,他一时并未对云狸支起警惕,尤其在云狸说他的时候,他的心便乱了!“你当真是我墨渊的好徒儿!好!好得很!”

    墨渊心底一股难以排遣的暴戾翻涌,说不清是什么心,从未有过如此失控地时候!她竟然用这招对付他!

    “师父!”云穹立刻替墨渊止血。

    墨渊双目紧闭,指骨泛青,可笑自己这般执迷不悔,云狸可曾有半分真心?当初的阿狸在遇到绯玉晗那刻开始早已变了!

    云狸静静看着墨渊的口,五指微微痉挛,心口好似压着一块巨石,眼眶有什么要溢出,他死死忍住,不让自己在这时候脆弱!

    “妖孽!欺师灭祖!是我眼睛瞎了看错了你!”云剑厉喝一声,举剑刺向云狸!云狸冷眸看着他,一剑震得云剑倒退数步!“云剑,你当真以为我与你比剑那般不堪一击?”

    “狐妖!杀害同门猪狗不如,不如一剑了结自己!”

    “祸害!”

    数人齐齐而上!云狸没有丝毫留面,一切只控制在不杀他们!

    云翎一直站在桃林后,冷瞳看着云狸,搭弓张剑,直指云狸背后!

    云狸感觉到后杀意凛冽的利箭,唇角勾起一抹了然笑意,手中剑势却刻意走偏,云剑乘势,一件刺向云狸口!云狸剑势一顿,却没有回防。云剑明显怔住,剑势却收不回来!

    羽箭扎透背后的时候,云剑的刺进云狸口,他呕出一口腥甜,惨然一笑。

    “都要杀我,说什么同生共死呢?即使四师兄在我面前杀了小刺猬阿狸也是不信的,可是你们却相信了……我怎么这么傻?怎么就相信了你们呢?”

    云剑猛然抽出剑,脸色晴不定,五指紧攥成拳,一时竟是不想再出手。

    云狸觉得体有些冷,很冷,他想,自己大概是支撑不了多久,总要做些什么证明些什么才是。

    他伸手想拿剑,口却扎进了一柄熟悉的剑,银白雪亮,他小时候还曾把玩过,他突然很想笑,不想抬头去看,却看到那人系在腰间的黄金铃,他感觉到体中有东西碎裂的声音,没想到不是别人算计打碎的,竟然是这样没有的。

    “没想到会是这样……这样就死透了……”云狸紧紧握住墨渊刺过来的剑猛然更深地扎进口!墨渊眼前一黑,往后踉跄数步!

    云狸口中鲜血呕出,止都止不住。

    他发现自己竟然长出白色的尾巴,真是可笑啊。

    云狸捏住呕出的内灵珠子,好似吐出心脏握在手心,惊得周围众人心中哽然,云晟心中一恸,眼前阵阵发黑,他突然有很可怕的想法。

    云狸握着出现裂纹的内灵珠子,拿衣袖小心的擦干净,小小的莹白如玉的珠子代表了一个人的心,有人说有人的内灵是黑色的,有的人是灰色的,也有白色,白色的珠子是没有黑暗的珠子。多漂亮啊,在他心境还没有变脏的时候碎裂了。

    墨渊几乎站立不稳,见云狸突然握紧内灵珠子露出死寂的笑容,陡然心脏骤停!“阿狸不要!”

    “砰!”的一声碎裂声响亮异常!化作阵阵白芒消失在空气中。云狸摇摇晃晃地站起,如同血染的木偶,脆弱的不堪一击。他看着四长老,笑道:“四长老,云狸杀了大长老与二长老,杀了靳扈和靳琏,掌门没杀成,你说我要不要以后找机会杀掉他,以报这一剑之仇?”

    四长老一张老脸肌颤抖,冷声道:“大胆云狸梦在大唐!弑师犯上,杀害同门!理应处以诛妖台地狱骨火之邢!”

    立刻有数名四长老边靳字辈弟子上前抓住云狸!云狸冷笑一声:“听说诛妖台之火燃烧灵魂,被吞噬的灵魂将得以释放可对?”

    “正是!如此,云枫的内灵也将从你体中出!不然你以为为何你没有内灵珠子也能活着?”四长老刻板的面上没有表,吩咐人将云狸带走。琼华众人一时沉寂地落针可闻。

    “没有内灵不是可以活三么?我这才可以活着”云狸忍不住道。四长老没想到到这地步,他竟然还有这心思和他斗嘴,一时有些为他可惜,心境当真是坚定,内灵纯净无尘,难怪当初天赋如此奇佳,没想到竟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之事。

    云狸被带走,墨渊也重伤倒地,他从未想到会发展这地步,一切都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他明明是想借此保住阿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云狸被钉骨钉牢牢钉在在骨火架上,好似风中的枯叶,只差风稍大便要乘风归去。他看着面前的西蜀百姓,每一个都叫嚣着要杀死他这只害人的狐妖,他什么时候害过人呢?其实他这一世还真是好事做尽,唯一厉害的时候大约就是杀了天道门那几个败类,没想到就落得这种下场。

    他苦笑地看着那群白衣人,唇角干裂,他还是很想申诉一两句,他没杀小刺猬,可惜没人理会他。

    这么多年,天道门是他长大的地方,美好的回忆太多,以至于他就什么都相信了。

    原来曾经的一切竟然都是空话假话,如今想起来当真是可笑至极,讽刺之至!他还以为他们师兄弟之间没有误会可以打倒,没想到如今当头一棒打在他头上,彻底浇熄了希望。

    天空中烈如火,炽如火,还没烧死他,就要被太阳晒死渴死了。

    他看着长老几人盘腿坐在繁复符咒花纹中念念有词,脚下已隐隐有火星窜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不必轮回,永远和天道门一刀两断,他一死也不欠天道门一根草。这样很好,正是他想要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最亲近的人也都不过如此。

    一切都这么井然有序,只等着送他灰飞烟灭。他很想看看自己变成桃花飞走的样子,顺便看看这些人有趣的脸色,可惜自己那时候也死了,看不成了,真可惜。

    他这么没心没肺的想着,似乎没有什么要回忆的东西?他正想着,突然感觉脚下一阵灼烈的噬痛钻心。

    云狸消瘦的容颜覆上一层薄汗,灼烧的疼痛几乎从灵魂深处烧过来,皮肤沾染烈火的痛楚,他一时之间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

    他无法思考,疼痛几乎要夺走他的神智。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猛然一惊!唇边笑容也消失了。

    没想到最后一刻还会想起那个大妖孽,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要被烧死了。如今他恐怕恨透了他,连伤心都免了。

    他正想着,却不料天道门众人后面出现一抹赤红妖烈的影!

    绯玉晗看着那燃起的大火,目光触及骨火架纤细的影,刹那肝胆俱裂,嘶声沙哑!连术法都忘记了,就这么冲过来!“夭夭!”

    天道门众多弟子没想到这时候他竟然会出现!震惊地完全忘记还要拦他,而云止山七子更是当没看到他,紧握长剑,目光看着骨火台几乎要滴出血来。

    火势迅猛,云狸视线有些模糊,那妖冶艳烈的红刺痛了她的眼,喉咙说不出话来。

    “子……子玉不……不要过来……”

    漫天的地狱火焰烧上来了……她真的快死了剑神重生全文阅读!不要这样折磨她!她宁愿没有看到他!

    不要过来!子玉!

    绯玉晗眸子赤红,凄厉而绝望。她怎么这么残忍!怎么可以在他面前灰飞烟灭!怎么可以这样完全不顾他的感受!

    “夭夭!不要死!你不可以死!”

    绯玉晗巨大华丽的赤红蛇尾妖戾可怖,愤然扫向守阵引火的几位长老!竟是不顾诛妖台之中熊熊烈火扑入云狸边!森然大火猛地窜起!

    云狸至死也不曾想到绯玉晗这种时候竟然来救她!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子玉会死的!他会死的!

    怎么会这样!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来!他们相识那么短,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云狸陡然失控,挣扎嘶鸣,扎进体中钉骨钉定住她的体,烈火舐她的体,她马上就要灰飞烟灭了!不值得的!不值得!

    云狸双目裂,凄嘶难抑,手腕肩头血模糊,凄声朝冲过来的绯玉晗嘶喊:

    “子玉!你快走!不要管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管我!”

    绯玉晗触及诛妖台的边缘被结界猛地打回去!巨蚺赤红妖娆的体吓得西蜀百姓惊声惊叫,四散而逃!天道门的弟子冷眼看着他飞蛾扑火!

    云狸五指痉挛,看着他一下又一下地冲上来,又被打回去,一股绝望弥漫,她明明不怕死的!她是自己来送死的!这世上所有人都要杀她,没有人希望她活着,为什么,为什么她曾经最厌恶的蛇妖,曾经最痛恨的绯玉晗会这样?

    她的亲人都冷眼看着她被烧死,为什么他要这般飞蛾扑火?为什么?

    夭夭,本王今生只要你,我孩子母亲一定是你

    夭夭,将来我们要生一窝宝宝。

    夭夭,我不会放弃你。

    云狸看着疯狂撞击结界的赤蚺,看着看着,她眼泪就流了出来,突然就明白了。十六年来,她习惯孺慕师父,她习惯自己心里最重要的是养育自己的人,明明她心里早已接受了那个傻瓜。可是她每次都将他的话当开玩笑,总是忽略他。

    她不想子玉死,她现在想杀掉很多人,可是她知道,她不希望子玉死!她要他活着!

    绯玉晗体被烈火灼伤,不要命地冲撞诛妖台,恐怖的力量几乎震动诛妖台数里丛林,赤蚺巨大的体伤口狰狞,妖艳的猩红染烈了褐色的土地。

    她以为自己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她以为已经没人她了。原来还有人在乎她,原来还有人会为了她不顾一切。

    “绯玉晗!你赶紧滚!我从来就没过你!我不许你上来!我不许!”

    云狸的声音绝望而凄厉,扎进体中的锁链露出可怖的尖锐勾角,她全无所觉,挣扎冲突!

    天道门的弟子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云狸那般绝望的模样,他们从未见过,那个少年从来都是阳光的,永远顶着最耀眼的光环,永远是开心的,他不该是这样的。

    结界如龟裂的琉璃,轰然消散,漫天烈火迎面扑来!绯玉晗全然扑入火中,没有一丝犹疑……

    “夭夭,别怕……”你别怕。

    绯玉晗抱紧桃夭,遮住后的骨火,跳跃的火焰在他们脚下起舞,烧尽一切的妖红诡异。

    云狸怔然看着他,墨色的瞳仁中不断滚落温的液体,止都止不住天蟒全文阅读。她很想让他滚,可是她说不出来,她好害怕,她一个人,所有人都不要她了。

    “子……子玉……”她后悔了,她不该这样的!不顾一切地将自己送上绝路!“子玉!夭夭好难受!没有人相信我!我没杀我师弟!我没杀他!”云狸嚎啕大哭,所有的委屈如洪水般倾泻而下。

    她也很害怕,她也很想自己最亲的人相信她,可是他们只想杀她!她最信任的人要杀她!

    大火汹涌,燃尽两人的灵魂。

    绯玉晗低首细致地吻她,长长的尾巴一圈一圈的绕紧桃夭,修长温的手细细地轻抚桃夭的容颜,那脏污掩盖下,是美丽绝伦的桃灵的脸,此时此刻是属于他的。

    “你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一起,不要怕。”

    “嗯”云狸脑袋靠在他肩上,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低低道:“子玉,如果有来世,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绯玉晗眸光绽放出明亮的光彩,温柔地捧起她的脸,垂首地含着她干裂的唇瓣,轻蹭她的脸,低笑道:“好,夭夭答应了,子玉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我的夭夭,我不会让你灰飞烟灭。如果只有一个人能留下来,我希望是你……

    “夭夭,你记得么?你说莫离太晚认识白染,所以酿成悲剧,如果我早些认识夭夭多好”

    云狸明亮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莞尔道:“不晚,夭夭现在很子玉,将来也只子玉,夭夭会记住子玉的名字”

    云狸靠在绯玉晗肩头,透过重重烈火,看到了那站在远方的众多天道门弟子,一字一句:

    “以血之名,以吾之灵;血誓盟约,苍生可鉴;如有来世,痴心不负!”

    “夭夭要死了,对不起,只有来世做子玉的妻子……”

    烈火烧灼的剧痛使得两人缠绕的更紧,绯玉晗轻吻她眉眼薄唇寸寸下移,咬着云狸的唇,嗓音低柔清魅。“夭夭,带着我的心,连着我的命一起活下去,活下去……”

    唇齿相缠,长长的信子痴缠如斯,桃夭微微仰头回应他。赤色的内灵珠子送入桃夭的口中,桃夭猛然惊觉!死死咬住牙关,剧烈挣扎!

    不要!她不要!她不值得他这么做!一旦给她,子玉永远都无法寸进!数千年道行就付之一炬!永远只能在妖道徘徊!不可以!

    “唔唔唔!”桃夭眼泪怎么也流不尽,拼命往躲开他癫狂炽的吻,他要把命给她!他竟然要把命给她!

    绯玉晗捧着桃夭的两颊,桃夭呜咽躲避,绯玉晗强硬地将内灵推入她口中!赤色的光芒滑入腹中,桃夭悲恸难抑。

    “唔……”难受,她捏碎了自己的心没有感觉到痛苦,此刻却痛的无法忍受!

    绯玉晗迅速衰败下去,无法再维持人的模样,巨蚺长长的信子轻轻舐桃夭止不住的眼泪。“夭夭,将来我们一定要生一窝宝宝好不好?”

    桃夭说不出话来,她的双手被钉在骨架上,只能以脸轻轻蹭巨蚺的脸。冰凉的眼泪落到巨蚺的眼睛里。

    桃夭看着他逐渐消散,烈火中妖异的艳红好似血染,映红了天空,铺天盖地的血的颜色,妖娆华美。“子玉,夭夭当初说了谎话……”

    “夭夭可曾有那么一丝喜欢我?哪怕只是一个瞬间的念头?”

    桃夭突然绽出明媚妖娆的笑容,瞬间惊艳了天空无限惑!

    “夭夭很子玉”

    她以为看不到自己死时的模样,原来她可以看到,漫天的桃花飞舞,旋转舞蹈。她伸出纤长的手接住那妖魅的红芒,白色的桃花真像雪花。美丽的桃灵如同树间欢乐的精灵。精致绝伦的容颜剔透不染尘埃,震惊了不远处的众多弟子!

    “阿狸!”

    “阿狸!”

    悲凄嘶吼夹带着撕心裂肺的绝望,此起彼伏地悲呼声,桃夭眸光微转,一心一意追逐着美丽的光芒逐渐消失在诛妖台。

    子玉,你下一世不要忘记夭夭呀……

    空气中留下莞尔的轻笑声,清亮欢乐。

    她终于在最后一刻不用藏着,不用小心翼翼地不让人知道了……

    天道门自此沉寂数十年,所有人对此事讳莫如深。这一,云轻赶到时,仅仅看到他当初在桃林中见到的小师妹消散前的模样……

    女子?有这么狂放的女子么?

    阿狸,我们要同生共死!

    阿狸,无论发生什么事,师兄都相信你!

    什么杀害同门?我云狸最不喜被人冤枉,既如此倒不如坐实了!

    都要杀我,说什么同生共死呢?即使四师兄在我面前杀了小刺猬阿狸也是不信的,可是你们却相信了……我怎么这么傻?怎么就相信了你们呢?

    没想到会是这样……这样就死透了……

    所有的话好似在耳旁,阿狸最终还是死了。被他们死了。

    这一年,云昭国。昭安历,文丰二十五年。

    桃夭离世的时辰,正是甲寅癸丑。

    这一刻,玉楼城皇宫,痴傻的双生子恢复神智。

    这一刻,远在玉楼城的冷府,孩子出世。

    玉楼城的彩灯节风流才子积聚,街头流光溢彩,熙攘的人群川流不息。逢源楼闹非凡,文人雅士吟诗作赋。

    一名白衣年轻公子后跟着一名小厮,穿梭在来往人群之中。

    小厮兴奋地观赏各色精巧的灯笼,没有注意到自家公子转眼又失踪了。

    “公子,这里全是灯谜……咦?公子?公子!”

    白衣小公子扇子一收,一溜烟转进了逢源楼之中,逢源楼中聚集了各地文人才子,甚至那位有名的肥傻王爷都趴在桌上睡觉。

    逢源楼中时有人说起,玉王爷与玉王妃第一次见面的奇特场景。当时又有谁会想到两人会成为夫妻呢?

    “香香,娘子香香……”

    “登徒子!流氓!”

    花容每次想起来,都忍不住好笑。其实,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她知道。

    他没有忘记夭夭,她也记起了那个傻兮兮的子玉。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