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回到玉楼·恢复记忆

    绯玉晗的声音暗哑中透出不确定,**的双臂死死圈紧花容,害怕她一转眼又不见了。舒榒駑襻

    花容冰眸冷盯着围上来的青宗弟子,她进到这里之时异常小心,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些人是如何发现她到这里的?

    “妖孽!受死!”一阵厉芒直直劈向绯玉晗,花容脸色倏冷,顾不得绯玉晗,横剑应声上前抵挡。

    “夭夭”绯玉晗微白的唇贴着花容的耳垂轻呵,揽紧她的腰肢不松手,对于后的危险视若无睹。

    “绯玉晗!你疯……”

    花容气极,挣脱不开,正要说话,却被绯玉晗突然的动作惊住了。

    “砰!”

    “啊啊!”

    一声巨响震整座地牢,地震一般摇晃,血池的水烧沸一般翻滚,怨灵的嘶吼声凄厉尖锐。

    绯玉晗血红的长尾震天动地地击向冲上来的弟子,如鞭横扫地牢,铁青色的地面竟被震出可怖的裂缝。更不用说青宗凄吼惨叫的一众弟子,皆被雷霆般的巨尾击出数丈之外,撞上坚硬的墙壁,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妖……妖孽!”

    带头的是一位青色短袍的中年猎妖师,被绯玉晗击出后撞歪了铁栅栏,跌入栅栏后的黑水池中。他也没想到被冥灵血池浸泡多的蛇妖为何还有这般的力量,与当初被抓之时简直是天差地别!更加没有想到这锁妖链竟然会被挣脱?!这根本就不可能!只有修到仙灵的血液才有可能反噬锁妖链,为何现在穿在蛇妖上的链子会开解?

    绯玉晗**的上一片血红,肩胛两侧触目的鲜血因他这一击,鲜血如流水般涌出,他神智已然是不清醒,披散的赤红发丝凌乱,和着血液粘黏在一起,眼前模糊的只有一个影子。他只知道别人要来伤害他的夭夭,要抢走他的夭夭。他不能让别人抢走他的娘子。

    花容眉头紧蹙,双手死死按住绯玉晗血流不止的伤口,地牢内腥臭无比,又夹杂着血腥和桃香,杂合成一种古怪的令人作呕气味。

    “夭夭,我睡一会儿”绯玉晗歪在花容的颈窝,低低的声音暗哑而无力,薄唇贴着她的颈,乖顺的靠在她的怀里。

    花容吓了一大跳,冰凉的手不断的拍他的脸。“子玉,不要睡!你睡着了我立刻就走!你听到没有!”花容心惊胆裂,她从未见过绯玉晗如此衰弱的时候,即使是当年他灵魂两份无法聚拢之时,也不像现在这般低迷。

    “……嗯”绯玉晗累极,低低应了一声。“夭夭你不……不要走……我不睡,不睡……”

    花容瞥了一眼一旁翻腾的血池,池水中蠕动着不明的生物,看着令人心中毛骨悚然。她很清楚这水的厉害,锁妖链更是要命的东西,她不敢让绯玉晗这么睡下去。

    “子玉不要睡着了”花容一面帮他止血,一面不停的和绯玉晗说话。她心中总有千百疑问,这时候也只能先出去这里再说,这么大的动静,恐怕会把青山给惊动了。

    一百多年前,长风道士的师兄青山应该还是青宗的掌门人,这时候的青山并不认识自己,她要带着子玉一起出去,和青山拼斗绝对讨不到好处。

    花容正想着,绯玉晗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花容脸色一白,看着绯玉晗逐渐的恢复原形,巨型赤蚺盘踞,大头压在她肩上,压得花容差点跌下后的血池之中。

    “嘶!”一声低哑的蛇嘶声传到花容耳中,回首一看,一声闷响,绯玉晗直直坠到冰冷肮脏的地面。

    “子玉!”花容挨近血模糊的巨大蛇躯,脸颊靠近绯玉晗墨蓝的瞳孔,恢复了原样的绯玉晗眼睛是蛇类的特征,不会闭上,此刻正定定的看着花容。

    墨蓝的眼睛如深幽的湖水,倒映着花容逐渐绯红妖异的形,长长的红信子舐花容精致的颊,低低的嘶鸣。

    花容绯衣如血,白色的鹿皮长靴上,隐隐泛着妖异的红芒。衣袖在腕上以白色的缎子紧束,手中紧握银白长剑,蓦然侧转,锋利的冷芒闪耀。

    “嘶!”一声高亢的蛇嘶几乎掀翻整座地牢,铁栏震颤发出哐当的声响。

    花容知道自己现在不好出去了。

    细长的眸子微眯,盯着出现在地牢入口处的青衣人。

    刚硬的轮廓与一百年后并无变化,只是,整个人的气息变了,此时的青山不是天外山那位闲散的中年大叔,还会时不时的和老龟打趣,跟着打地洞的鼠精去偷番薯讨好一双婴儿。此时的他是青宗的掌门,棱角分明的脸上只有冰冷的杀意。

    青宗虽与天道门不睦,却也有着斩妖除魔的信念,这一点,她在来时就已经有这样的觉悟。

    “为猎妖师,竟与蛇妖狼狈为!孽障!”青山冷的声音回,眼光锋利如利刃。一步步的走向花容与绯玉晗。

    花容冷冷的回敬,没有丝毫的怯让,形笔直,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久仰青山掌门大名,这是要以大欺小?还是以多欺少,一哄而上?”花容瞥了一眼随着他后涌上来的众多弟子,冷笑道。

    “黄口小儿,竟也敢在老夫面前激将!”青山右手旁有一名青灰色衣着的老者鸷的目光盯着花容旁因承受不住而化形的绯玉晗,手中积聚出黑色的冷芒,蓦然击向以无法动弹的绯玉晗。“蛇妖还不速速受死!”

    花容脸色骤冷!

    “滋!”的一声尖锐的灼烧声传入花容耳中,花容余光瞥到绯玉晗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巨尾直直挡向那突然袭来的黑色火球,火球反方向闪电般反弹回去!

    “子玉你干什么!”

    花容目光触及他被火球灼烧成黑色焦糊的巨尾,脸色微变。华丽的红麟巨尾上,此时光泽黯淡,被火球灼伤出一大块黑褐色的伤口,随着他剧烈的动作而撕裂,潺潺的鲜红血液流出,白骨森然可见。

    花容怒极,细眸倏眯!

    “卑鄙小人!”花容纵跃出,一剑刺向青山侧的狠老头!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青宗显摆!”青山一掌劈开迎面而来的火球,他旁侧的青灰色衣衫的老者浑浊的眼睛恶毒的盯着花容。干瘦的手心再度团出火焰。“小小的树灵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花容冷笑一声,眼看那人火势劈来,根本就是想致自己死命,她也不必客气!

    花容迅速侧转避开,剑势直指他侧的青山!那老头没想到花容并不是袭向他,稍有闪怔。

    青山眸光一沉,盈掌正接下。

    “噗!”

    “火长老!”

    数声惊呼传来,刚刚那名老头后空门大开,绯红的桃剑一剑穿透他的前后背!

    那老头猝不及防,猛的往前倾倒,青山一惊,立刻接住他!

    “收!”花容一声清喝,那穿透体的桃剑刹那间化作千万片桃瓣散入地牢,化作锋利的暗器,稍不留意便被割划出无数伤口。

    虽说小伤无法伤人命,但蚁多咬死象的道理,青山怎会不明白,伤口多了,时间一长,流血不止也会让人神智模糊无法战斗,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你这狠毒的妖孽!竟敢助纣为虐!”那老者目眦裂,狠的盯着花容。

    花容冷哂,闲逸致般站立一帮,皎润的靥说不出的明媚动人。

    “怎么?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没想到为青宗的一代宗师,竟也有像你半入土的老不死?”

    想要她死的人,她难道还要装圣母博众生?等着别人烧死你,你再自怨自艾?

    那老者气的脸色青白,加之前的伤口,一口血喷出来,指着花容说不出话来。在青宗,还从未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老不死的,你还是早归极乐,省的碍青山掌门的事儿,青山掌门,你说是不是?”花容挑眉,冷讽道。

    那老头盯着花容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见青山竟然不说话,眉头更是紧皱,露出冰冷的仇恨眼光。

    花容瞧着,也认出这位老不死的大概是青宗的上一代掌门的师兄厉戢,本来这青宗的掌门之位该是这位的,只可惜,这人心狭窄,作风狠绝。这青宗一派清流,这么一个蛀虫自然是不可能上位,他与近两代掌门关系不好,谁不知道?

    在青山面前带走子玉难度不小,也许可以从这点突破出去。花容似笑非笑的盯着青山,这位话不多,此刻怕和那些不明事理的猎妖师一样,见到妖就杀,她很了解青山,对普通人仁慈宽容,尤其是青宗弟子!即使厉戢做出不少令人不齿之事,但是这辈分在,谁也不敢轻视。

    “不知何时西蜀竟出现了桃灵,你有大好前程,为何要与这蛇妖纠缠不清?”青山冷凝的看着花容,对她这挑拨离间之语并不理睬,见花容根骨奇佳,小小年纪已是地仙,多少人梦寐以求,她竟为一妖孽堕落至此。“倘若你愿意,我青宗一派随时欢迎你到此,如此天赋,走入歧途实在可惜可叹”

    一般来说,正直不阿的上位者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喜欢度人,劝人回头是岸。

    花容瞅着眼前这位,忍不住好笑。

    “青山,你说什么!这等妖女早已无可救药,只有打入血池穿筋透骨才会知道厉害!还想到我青宗?痴人说梦!”厉戢冷戾的盯着花容,恨不得立刻上前要了她的命。“这女人与那低的蛇妖一样,不给点厉害就以为我青宗无人!你还不立刻杀了这种害人的妖孽!”

    厉戢捂着口,指着青山厉声命令,完全忘记了对方才是青宗的掌门人。

    青山皱着眉,看了一眼一旁的巨蚺,浑焦黑,脊骨更是开了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血白骨翻出,一双赤红的竖瞳戾的盯着他们,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倘若这位赤蚺王不是因为当初一心求死,他们也不会这么容易的就抓住他。

    如今他明显被青宗的一些人下了黑手,七寸穿透,赤尾浸染血池竟然没死。如今赤蚺王恐怕是不想死了。暴戾的瞳孔妖异,明显是要护着他边的桃灵女子,可惜他如今也是有心无力,自己都无法保证,还想着保护别人?

    “嘶嘶!”绯玉晗巨硕的蛇首挨近花容,花容回头警惕的盯着青宗之人,单膝屈跪在绯玉晗侧轻抚他赤红的竖瞳。

    “嘶嘶”

    绯玉晗殷红的信子舐她软白的唇,依恋而不舍。

    他知道是夭夭来了,不是他的幻觉,她不是说的那般绝,她还是在乎他的,这样就够了,他就很高兴了。

    我的夭夭,我怎么能让你陷入危险?

    绯玉晗长长的信子窜入花容的唇,不是往的灼感,带着微微的凉,花容习惯了他偶尔的亲昵,并没有丝毫的怀疑,正要撇开脸,眼前却是出现了五六个青山和厉戢,天地好像都在摇晃。

    她突然明白过来,猛的看向绯玉晗!

    刚要说什么,眼前一黑,直直的倒在了绯玉晗边。

    绯玉晗长信子轻舐她温润的脸颊,轻轻摩挲。他巨硕的体下,血液几乎流淌成潺潺的小溪,蜿蜒的血色一路流入血池,滴滴坠落,激起血池中恶灵的阵阵诡异地欢呼。

    青宗众弟子此时都差不多相互搀扶着爬起来,原本凌厉飞舞在空气中的桃瓣都化作艳丽的桃雨落到地牢暗的地面,如同开败的花朵般安静而无力。

    “她这是……”青宗的众位弟子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青山浓眉拧起,看着绯玉晗的目光冷鸷,在他眼中,低而残忍的蛇妖是万万不能与地仙桃灵相提并论,而蛇妖擅长迷魅的妖术,蛊惑仙灵的先例也有不少,更是厌恶此时蛇妖百般留恋下作的缠绵之态。

    “妖孽!大庭广众之下竟敢使出此等迷惑妖术!”青山一掌劈向轻花容的绯玉晗!

    绯玉晗不避也不躲,或许躲也是躲不开的。大量的鲜血涌出,他上原本光亮的绯红鳞片似乎也黯淡无光。

    青山并未手下留,一掌将他击出数丈之外!狠狠地撞上了坚硬的地牢墙壁!

    绯玉晗萎靡的坠入地牢的脏污水牢之中,激起一片水花,巨大的蛇缓缓沉入冰冷的水底。

    他垂着头不语,暗红的长发漂浮在水面,遮住了他妖异容颜下的表。黑色的污水中不明的生物欢腾撕扯,血红弥漫开来,加深了池水原本的颜色。

    他不敢再去看一眼岸上那安静躺在冰冷地面的夭夭,他害怕多看一眼就会让他变的软弱。“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一名青宗弟子按着口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一切变的也太快了,怎么瞬间就变成了窝里斗?

    青山冷淡地扫了一眼生死不明的绯玉晗,语气冰冷。“蛇妖怎么能相信?当真愚钝!”如今被蛇妖反噬也没什么奇怪。蛇妖生狡诈诡,见到势逆转出卖恩人也不算怪事,天里的劣根难改。

    “那黄口小儿竟敢闯入我青宗如入无人之地,仗着份,还敢口出恶言,伤我青宗弟子,断不可轻纵!定要剔其仙骨!廷杖五十扔下青宗!”厉戢浑浊的瞳孔迸狠的杀意。

    青山皱眉,上前一步令派中弟子将花容扶起,带出地牢。“师叔何必与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计较?不过是被蛇妖蛊惑,我青宗岂可随便伤人命?”

    如果真的按照厉戢所言,哪里还有命在?剔仙骨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

    “她伤我青宗弟子,难道就这么算了!青山,你为掌门竟然如此是非不分,岂不是败坏我青宗数千年的声誉!”厉戢见有青宗弟子抱起花容正要出去,一剑劈斩下去!竟是连那年轻的青宗弟子的命都毫无顾忌!

    “师叔!你干什么!”青山见状大惊。

    厉戢冷笑一声,倘若人死了,看你青山还如何袒护!

    厉戢正暗自得意,不料数丈之外,绯玉晗突然不要命般赤红了眼,竖瞳妖绝,庞大的子撞向厉戢!

    “哐!”的一声巨响,青山一心阻止厉戢杀花容,一时没防备垂死挣扎的绯玉晗,没想到他不知是哪里来的生命力,竟然将厉戢顶撞向地牢的铁栏,随着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铁栏杆被撞出去数丈,扑通一声水响,血池的水溅落飞出,怪异的将沾水的厉戢拖向水池!

    “啊啊啊!”冲天的惨叫声震耳发聩,几乎掀翻了地牢的屋顶。

    厉戢被恶灵拖向血池,啃食骨血筋,吞噬灵魂的血池翻腾,凄厉的惨叫尖锐可怖。

    “师叔!”青山大惊,以顾不得绯玉晗,飞速抓起在血池中沉浮地厉戢。

    “老……老天”刚刚从外面跑进来地唐煜目光扫向掌门提上来的人,吓得倒退两步。更别说其他的弟子脸色白惨,看都不敢看第二眼。

    厉戢浑都被恶灵啃蚀,皮化脓,白骨森然,眼脸翻白,怪异的抽搐。半边脸都消失了,黑洞洞的眼眶看着吓死人。

    青山救人的速度极快,厉戢却依旧无可避免的变成这般可怕的模样。青宗的其他弟子僵硬的看向一旁已经没有丝毫动作,不知是生是死的绯玉晗。

    不知道这条蛇妖在血池中呆了数是何感受,竟然还有力气反抗,法力是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师祖法力在青宗数一数二只是这么一会儿人就废了,要是他们把这水沾一沾恐怕就化成水了。

    “师叔!”青山脸色大变,立刻带着厉戢消失在地牢之中,一干弟子抱起花容远离这地方,只留下唐煜处理地牢剩下的残局。

    绯玉晗如今伤势惨重,连自保都难,对青宗众人来说已构不成威胁,只待所有事解决,将其困与诛妖台火焚。如今他能不能撑到那时候都难说,是以也没有理他。黑暗的地牢又恢复了沉寂,一切好似是他濒死前的幻象。

    巨硕的蛇躯横陈冰冷血腥的地面,血腥味在漆黑的地牢中浓郁熏臭,鲜血从额头淌下糊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楚前面都有什么,眼前什么都是黑色的。粘粘的触感令人厌恶。

    绯玉晗睁着竖瞳看着黑暗的虚空,疼痛都离他而去。

    “夭……夭夭”

    血液都要流尽了,想动一下都是不可能的,漆黑的地牢中什么都看不见,意识逐渐模糊,隐隐约约的好像看见了一座华丽又典雅的宅子……

    蓝底金粉的牌匾上,公正大气的书写着玉王府。

    绯色的桃林中,柔软的花瓣随风扬起,夭夭穿着一袭雪色的长裙正坐在树下的金丝楠木躺椅上,漫天的花瓣飘落下来洒在她的肩上也毫无所觉。白皙柔软的手无意识的轻抚隆起的小腹,淡润的唇勾起一抹甜蜜的笑意。

    绯玉晗目光定格在她隆起的腹部,指尖微微颤抖,忍不住就要上前。然而他刚走了一步就停住了,震惊的看着出现在夭夭侧的绯衣男子。

    “夭夭饿不饿?”俊魅的容颜,狭长的凤眸温柔的几乎可以溢出水,殷红的唇如火焰般炽,此刻轻轻的吻上花容的颊,说不尽的呵宠疼溺,他的手中端着一盘精致的点心,放在花容侧的小桌上。

    绯衣男子轻轻拂去夭夭肩头的花瓣,抱起懒洋洋不想动的花容,将她搂入怀中。修长的手覆上夭夭隆起的腹部,凤眸更加明亮照人,唇齿间笑意难以抑制。

    花容挪了挪笨重的子,往子玉的怀里拱了拱,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雌糯的嗓音带着慵懒与柔媚。“我想吃杏花酥好不好?”软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温顺,甚至带着撒的意味。

    绯玉晗怔怔的看着,无法移开视线,心脏好似被揪住。他看着抱着夭夭肆意亲吻的绯衣男子,那熟悉到骨子里的模样是他认识夭夭以来无法根除的噩梦。隐隐的他能够猜到绯衣男子的份。

    “呀!”半眯着眸子假寐养神的花容低低的惊呼一声,随着她低呼出声,抱着她的人也是惊住了,眉宇间溢满惊讶和难以遏制的惊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夭夭的腹部。

    “宝宝刚刚踢我了……”花容食指敲了敲腹部,转眸莞尔道:“因为他们饿了,所以才调皮的”

    “是么?”狭长的凤眸潋滟,殷红的唇轻擦花容细腻敏感的耳垂,花容低唔躲避,滴。

    绯玉晗眸光陡然灰暗,唇色惨白,触及夭夭那明媚阳光般暖融融的幸福,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三者,一个突兀掺进去的可悲可笑又可怜的人。

    夭夭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这般媚的笑容,他一直隐秘的期盼着,也许他也能和夭夭有一个孩子,也许她有了他们的孩子,她就不会总是如此狠心的待他,拒绝他。

    可是,谁曾想到,原来自己这般可笑。

    夭夭一直说她的只是一个人而已,然而那个人却不是他。

    绯玉晗看着面前亲昵的一对,赤红的眸子妖厉,上前一步正要去碰花容那明媚的笑脸。然而,一切好似水中月,绯玉晗轻轻一触,空气如波纹一般迅速散开,花容的笑容在眼前消失,面前的形又变了。

    这一次是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群中,朱漆回廊上,碧瓦红墙,精致的纹画雕刻无不显示了这座宫主人的地位之尊。

    她坐在长长的回廊尽头,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翘角青瓦小亭子,小亭子建在波光漾的湖面上,她怀里抱着一对双生儿,暗中还有数名暗卫藏在左右,她怀里的两个孩子眉宇间剔透明媚,像极了夭夭,也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绯玉晗目光落在那一双双胞胎孩子面上,如果他也有孩子,应该也是这般可的模样。

    “娘亲,祖母为什么还没有来呢?”

    “是呀,祖母还答应了凌儿和哥哥,要带我们去看耍蛇呢!”

    一双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娘亲,靠在她温软的怀来回轻蹭,小小的白面馒头般的小手蜷成团,贴着母亲的口,乖顺又难掩顽皮淘气。

    花容唇边的笑容比之上次淡了很多,下颌轻抵在凌儿的肩上,低笑道:“你们父皇与祖母在御书房商量事,你们不要这么顽皮知道吗?”

    两个孩子似懂非懂的点头,圈着母亲的脖子,粉嫩的小唇小脸往母亲颊上凑,口水都要沾到花容的脸上。花容忍不住轻叩璃儿的脑袋,眉眼含笑。

    绯玉晗目光瞥到不远处的明黄影,他不知发生了何事,会看到这般的形。

    在碧瓦小亭的不远处是一丛繁茂的花圃,五颜六色的盛开着各色的花朵,青碧的花叶掩映,遮住了那人大半的形,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与侧面看着花容的绯玉晗一样,都落在了这座不起眼的小亭上。

    “这两个小子怎么还腻着你们娘亲?”一声清爽阔音传入几人耳中,一名绯衣女子出现在厅内,目光触及花容怀里一双一模一样的小萝卜头,立刻眉开眼笑,伸臂就要去抱到手上。

    两个孩子使劲圈着母亲的脖子,把花容都拉着体前倾。

    “祖母,你来晚了”

    璃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眸子滴溜溜的转,怎么也不肯就这么被抱走了,手脚并用的趴在母亲上,绯妩与花容对视一眼,花容淡笑,绯妩眼里冒火,手掌拍了拍这一双孩子,忍不住佯怒道: “一对白眼狼,有了娘就不要祖母,以后祖母就再也不带你们出去玩,看你们娘亲和父皇理你们不?”

    两个小娃精雕玉琢般的小脸皱成一团,心中天人作战,一时有些犹豫了。花容抱起两个小家伙递到绯妩怀里,笑道:“璃儿和凌儿等了很久了,还惦记着你带他们出去”

    也算是给这两个小别扭一个台阶下了,一双孩子立刻点头,欢呼一声,靠到了祖母怀里,一左一右,啵的一声,在绯妩的脸上亲了一口。

    绯妩立刻笑逐颜开,心满意足的抱着一对孙子闪走了。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那花丛中明黄的颀长影。

    花容心绪不宁,目光定格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没有注意到畔多出的两人。

    湖面上并蒂双莲突兀的伸出第三枝,花容长袖一扫,那莲花便已落入掌心。花容目光闪烁不定,看着这奇异的莲花不语。

    绯玉晗站在花容侧,顺着花容的目光也看到了这三株莲。

    “一生一世一双人?”花容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嗤一声,随手扔掉了手中的莲花,转离开小亭,那三株莲跌落地面,花容直接踩了过去,没有丝毫怜惜。

    绯玉晗目光微闪,并没有跟着花容离开,他不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湖畔明黄的影在花容离开之后出现在绯玉晗面前,绯玉晗看着他拣起地上的莲花,目光冷鸷地摘除了第三株,抬眸之时,眸光已趋温和,黯然的看着花容离开的背影。

    绯玉晗看着眼前的场景,突生一股怪异的违和感。

    眼前的场景逐渐破碎,他不明究竟这中途发生了何事,他记得夭夭到达西蜀的缘故,但是现在为何会如此?

    他尚未细想,似乎是想要告诉他什么,时间逐渐推移,场景转换。

    绯玉晗尚未来得及看清楚,就见一个白色的影突然坠落下来!待他看清,脸色大变,飞速上前去接!

    可惜花容直直的穿过他的幻影,猛的跌落地面!

    绯玉晗赤瞳裂,心脏几乎都要停止。

    就在这一刻,赤红的光芒从花容的怀中爆闪,托住了她急坠的影,这才减轻了下落的重力。

    “子……子玉……”

    花容似乎还有些意识,蓦然呕出一口鲜血,细长的眸子缓缓闭阖,下意识的低唤了一声,转眼便失去了意识。

    绯玉晗僵硬的浑发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花容受伤之时还心心念念呼唤的人。

    子玉!又是子玉!

    为何他现在不在?!绯玉晗心胆俱冷,浑都犹如跌入谷底,冰冷的戾气弥漫,俯下想拭去花容唇边的血渍,可惜他的手穿过花容惨白的颊,什么都触不到。

    “璃儿……”

    这一声轻叹似有若无,绯玉晗猛然一惊,抬眸竟然看到了他绝对想不到的人!

    天道门墨渊!

    白袍雪发,玉颜仙绝,正是夭夭的师父墨渊!

    花容畔出现了一架浑赤红的琴,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琴中走出一位浑火红缎面锦袍的小少年,见到墨渊,垂首立于一旁。

    “主人”

    墨渊没有看他,拢袖抱起失去意识的花容,动作小心而仔细,指骨分明的手轻抚她疲惫的靥,冷漠的眸子中晕染开疼宠,如同墨汁滴落清泉,缓缓划开晕

    确定没有大碍,才淡淡开口道:“夭儿三后才醒,知道么?”

    “是”红衣少年目光微闪,垂眉低应一声,转瞬消失在空寂的巷子中。

    三后才醒,所以玉王府之中也不必惊扰,没必要让他们知晓。

    绯玉晗指骨发青,看着墨渊抱走昏迷的夭夭。

    而更令他无法容忍的是,夭夭消失了三,那人却恍若未觉,甚至连王府都没有踏入一步!

    绯玉晗看着时间流逝,看着玉王府紧闭的大门,心中鸷陡升。

    时间过去了三,当绯玉晗再度回神时,已经到了玉楼城某地方的屋檐之上,此时,屋檐上正有两人交手。

    “不要挡着我!”

    “你三未曾回府,自然是急着见他……只是,你不奇怪吗?为何我还好好站在这里拦着你呢?他可未曾来找过你,你何必如此急着去见他呢?如此薄之人,你当真要如此么?”

    “你住口!不要诋毁他!”花容怒极,空气中弥漫的桃花携风雷之势劈向她对面的青衣人。

    绯玉晗眸光凝滞,看着夭夭前的青衣男子,这男子眉目之间与凤宸有几分相似。

    “还是这么烈的子没变呢……”那青衣男子笑意轻佻,避开花容的追击,浑不在意的模样,旨在拖住花容不让她离开。

    “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只想告诉你,我并未骗你!你比我清楚,雄蛇是不可能从一而终!这是天,永远都改变不了,即使是曾经为你甘赴诛妖台的赤蚺王,他也可以为了别的女人而不要命,这就是蛇!蛇!”

    青衣男子妖戾的嗓音穿透绯玉晗的耳膜,震得他说不出话来,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自己?!

    赤蚺王?诛妖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的夭夭,他分明是不认识的,更不可能会出现这青蛇妖口中之言,事似乎有些脱离他的认知范畴。

    当他再度回神之时,夭夭已经回到了空旷的玉王府之中。

    事想事先发展的一样,没有人知道夭夭度过了什么样的三,也没有人知道她受伤,甚至,她一直信任的人,根本不知道她离开了三

    绯玉晗看着静静站在冷寂的木榻前的夭夭,几乎无法控制想要上前安慰她,花容神色间透出一股死寂,长长的睫毛覆上那一双细长明亮的眸子,淹没了眸中所有的期望与光亮。

    绯玉晗看着眼前事件的发展,不知为何,他心底似乎有一股恐慌翻涌叫嚣而上,却怎么也无法冲突底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会心中慌乱,看到花容默默走进那迷蒙坠纱满地的寝之时,他几乎下意识的想要阻止,想要解释什么。

    迷离的香气弥漫,他几乎已经猜到了内是何种形,甚至透出一股蛇灵香的气息,这气息他几乎是确信般笃定不是那在几案前看折子的人上发出的,但是他无论怎样,夭夭都看不到,听不到。

    迷离的香雾中,斜斜的阳光散入室内,花容透白的颜愈发透明,好似下一刻,她就要消失。

    绯玉晗看着暧昧的坐在那穿白色里衫,正在批阅折子之人的后,陌生的女子炽的目光胶着在眼前之人的面上,透着一股子的糜乱。尤其是那半遮半掩间的榻,几乎将这一切愈发的现于眼前,扭曲了心里的正常思维。

    绯玉晗几乎不敢去看经过这三之后几近崩溃的夭夭,此时她心中该是怎样的心境来面对这般的形?

    “夭……”

    “夭……”

    随着砰然一声折子落地的声音,绯玉晗与那人几乎同时出声。

    花容冷漠的看了一眼眼前之人,毫不犹豫的转离开!

    “夭夭!”撕心裂肺般的声音伴随着绝望,绯玉晗心脏几乎承受不住,记忆好似溃堤的洪水,冲击的他倒退数步!

    他记起来了,他记得就是从这一步开始,一切就变得无可挽回,伴随着这一切误会一直到连雅死冷相,夭夭的仇恨,他们之间慢慢的隔开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

    子玉就是绯玉晗!就是他自己!

    绯玉晗倒退数步,想起墨渊,想起夭夭的回来后对自己的仇恨与排斥。她怀着墨渊的孩子回到自己的边,甚至再也不认识自己。

    疼痛好似跗骨之蛆,他眼睁睁看着夭夭难产而逝,自己却无法做什么,夭夭死了,他记得,他的夭夭死了,那般冰冷的躺在他的怀里,没有呼吸,没有灵魂。

    他怎么能丢下她单独离开,他答应过她,无论她去哪儿,他都会陪着她,他不在乎那孩子是谁的,只要夭夭还在自己边就好,他那么她,可是她死了。

    他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他陪着他一起离开。

    为何后来会变成这样?自己怎么会回到西蜀去了?夭夭也出现在西蜀找他?

    绯玉晗无意识的往前走,穿透时间的壁垒,是宫内已经沉寂的躯体。

    花容安静的躺在榻上,血腥气息弥漫整座宫,她的体温还是的,那一明黄蟠龙袍,腰系玉带的帝王近乎疯癫般的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躯体。

    绯玉晗脑子瞬间空寂,不知何时,他可以触摸到这里的一切,怀里逐渐冰冷的躯体让他浑都在痉挛着颤抖不止。

    “夭夭!”绯玉晗死死抱紧怀里的子,揉嵌的力度几乎要折断花容的腰肢,他无法再一次接受这般可怖的痛苦,永远失去她的痛苦!

    血腥的气息弥漫宫,灵魂都在散失。

    悲恸渗入四肢百脉,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留在夭夭边,他什么偶读不要了,只要她活着!活着啊!

    梦魇渗透灵魂,所有的一切都恢复成了记忆,那点点滴滴的记忆,有甜蜜有幸福,有痛苦,也有挣扎与绝望。

    那明黄的影最终与绯玉晗重合。

    刺眼的光芒爆,绯玉晗不愿放开怀里的子,他无法挣脱,灵魂被撕扯出另外的空间,一切都在眼前消失。

    “夭夭!”

    他看着那熟悉的影与夭夭一起消失,他看着那张脸,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脸,忍不住发抖!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月票:

    萧玲芳的月票和五分评价票

    13470743133的月票

    不吃鱼猫儿的月票

    子玉恢复记忆了,他看到的部分,在前面的章节【108】中有详细的描写。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