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生取内灵·以命赌命(此卷结)

    妹妹?!

    何时,夭夭生了女儿?她为墨渊生的不是男孩吗?她当时明明见过那个孩子,怎么会是女儿?

    几乎在听到女儿的刹那,以为夭夭生的是子玉的孩子。

    “祖母,你看!你快看!这是娘亲的发环!娘亲回来了!”

    “祖母,娘亲是不是要回来了?她来看凌儿和哥哥了!”

    两个孩子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绯妩,绯妩却无法去顾忌两个孩子,犹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到底当时夭夭分娩时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夭夭没死,那么当时子玉抱着的是谁呢?

    那个孩子怎么会和自己看到的不一样?

    “璃儿,你娘亲真的告诉你,要你照顾好弟弟妹妹吗?”绯妩蹲下,轻抚两个孩子的脑袋。

    是一个女儿吗?璃儿和凌儿多了一个妹妹?

    “是啊,祖母,娘亲在哪儿?你告诉璃儿好不好?”璃儿拽着绯妩的衣摆,赤着小脚,希冀的瞅着她。

    “祖母,娘亲亲凌儿了,娘亲也想凌儿……”

    绯妩看着一双孩子,心中一阵揪痛,无法开口去告诉他们,他们的娘亲已经走了。

    不曾想,桃夭未能为子玉生下女孩,墨渊倒是有了一个女儿。

    “祖母,你告诉璃儿好不好?璃儿想娘亲了,娘亲在哪儿?”璃儿放开绯妩,掀开坤安宫的帘子,到处找花容的影。

    娘亲回来了,娘亲说过,说也疼璃儿和弟弟,娘亲为什么不出现?

    “娘亲……娘亲你出来……”

    凌儿小手里攥着精致的发环,站在大内低垂着头,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为什么娘亲回来了却不理凌儿……

    “璃儿……凌儿不要哭了,把鞋好好穿上,叔叔就告诉你们娘亲去哪儿了”凤鸣扫了一眼门外守候的宫女太监,从李树海手中接过两双小鞋,令人替璃儿和凌儿穿上。

    “鸣叔叔……”

    两个孩子眼眶通红,扑到凤鸣怀里。

    凤鸣与绯妩对视一眼,暗自叹气。

    “璃儿和凌儿的娘亲去找你们父皇了,以后一定会回来,不要伤心了,要是娘亲回来看到璃儿和凌儿和小姑娘一样掉眼泪,要笑话你们了……”

    绯妩看向凤鸣,不明何意。

    夭夭说走,但是去哪儿呢?又能去哪里找子玉,子玉真的已经没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凤鸣垂眉,狭长的眸子微敛,不语。

    “绝望的灵魂会自行消散,散落在他牵绊的人周围,要收集,去相识的地方,也许,还有希望……”

    伽罗大师的话犹在耳边。

    子玉是修炼了数千年的蛇妖,元神不会那么快的灰飞烟灭。

    花容再次出现在苏旃檀住的地方时,手中多了一幅画。

    旁,焰儿和鱼儿在几案上乱爬,两条小小的尾巴摇摇晃晃地支撑着软糯的子,大约是感觉到了母亲的气息,扭着小尾巴,钻到花容的怀里拱了拱。

    花容轻轻俯,轻吹尚未干枯的水墨,将两个哇呀吱哇的孩子抱到馨软的榻上,专心的看着手中的水墨画。

    这幅画与当初她在逢源楼与上官凌等人比拼时所画是同一个地方,她转世初期并未认出子玉,只是按照心中所想,画了一副仙境。

    那个地方,不是仙境。

    那是连云谷。

    是她曾与子玉相识相处的地方。

    那里承载了他们太多的回忆,所有的一切因果,皆是从那里开始。

    子玉在西蜀连云谷出生,在那里修炼成妖,他们不打不相识,发生了太多的事。

    如果她没死,子玉是不是会等她?等她一起离开?要去相识的地方寻找他散落的元神,她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收集,花容看着手中华光灿然的明珠,沉默不语。

    没有了这个,子玉怎么能看着自己消失呢?他一直都那么傻,也许会回到她边。

    “咳咳……咳……”花容脸色微白,匆忙以帕掩口,悄无声息的将沾染了腥色的帕子掩入袖中,无论如何,她总是要赌一赌。

    “哇呀……呀……”

    “哇呜……”

    两个小家伙在榻上乱扭,半边子都挂到了榻沿上,对着花容一阵叽哇,不知道在说什么,明澈的眸子水汪汪的瞅着母亲。

    “哎呀!宝宝要掉下来了!”

    “可别摔坏了小鱼儿!”

    两声尖叫传入室内,秦醉和小罗直接扑了过来。

    他俩尚未触及榻沿,一阵黑影倏闪,飞速接住了一双淘气的孩子,直接掠到了花容面前,让两人扑了个空。

    “哇呜……”

    两个孩子晃着两条赤色的小尾巴,漂亮的大眼睛无辜可怜的瞅着冷淡的娘亲。

    花容无奈,放下画,拿起纸镇压好,伸手抱过一双孩子。

    两个小婴儿欢呼一声,扑到母亲怀里,蹭着馨软的怀抱,往花容怀里拱。花容缓步走到榻边坐下,抬眸看了一眼秦醉和小罗“你们都出去吧”

    小罗眼角瞥见那几案上的画有些熟悉,也没反驳,思索着在哪里曾见过,便拉着莫名其妙的秦醉从房中退了出来。

    那副画真的熟悉的,他以前在哪里见过?

    花容喂饱一双孩子,哼着婉约的调子,哄着他们睡着了。

    两个小家伙握着小拳头,挨得很近,甜甜的咂着嘴,粉嫩的小唇泛着健康的淡红,带着香味。

    不知此时正做着什么美丽的梦,小小的薄唇弯起,时不时在梦里咯咯的笑出声。

    两个小家伙尾巴搭在一起,鱼儿小尾巴直接压在了哥哥的尾巴上。

    花容轻轻挨近两个孩子,贴了贴他们软软温温的小脸,掖好被子,轻声叹气。

    焰儿和鱼儿体制没有两个哥哥好,她没有办法把他们交给绯姨去带,这里虽有地龙,但毕竟是外,长此下去,对两个孩子并没有益处。

    天道门是最好的地方,但是她如何去麻烦九雪带自己的两个孩子?

    失忆后,墨渊欺骗自己本没有恶意,但却也让她感觉得琳从未有过的危险。她怎么也没想到,墨渊会化作九雪,甘愿去当一名清倌儿弹唱,甚至在她失忆时告诉她,她是他的妻。

    当初的相处模式,她不敢再去触碰,她前世被他亲手送入诛妖台时又怎会想到,有朝一,那般高不可攀的师父会放下自尊,做这些低微之事?甚至……修炼的内灵根本都在自己这里?

    花容垂眉,手心淡润的光珠散发着温和的光芒,这东西,她要不起。

    她要了,就欠了墨渊,还不了。

    她这辈子,还子玉便已是还不清。

    如今,一双孩子只能送去一个地方最为保险。

    天外村。

    花容长睫微颤,看着几案上画中的青山瀑布,雪翎仙境,下定了决心。

    她来的快,走的也快。

    留下一封信让人递于苏旃檀,几人带着孩子离开了皇宫。

    “天外村?王妃,你竟然和天外村的人有交!”秦醉化作一只金色的蟾蜍一路呱呱乱叫唤,蹬长两条后腿,蹦到小罗的头顶。听到花容说是带他们去天外村,一双大突眼泛着兴奋的光泽,打乱了一路上的低沉气息。

    花容抿唇低笑,伸出手,在小罗一巴掌拍扁秦醉前接住他:“当初生璃儿和凌儿时无意中遇到天外村鬼医朽木前辈方能得救,如今也有许久不曾去了”

    小罗嫌恶的瞥了一眼花容掌心的蛤蟆,抱起焰儿和鱼儿,两个小家伙立刻往母亲怀里钻,挤跑了秦醉。

    “娘亲,天外村是人仙妖魔共存的村寨,是众多妖魔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听说修炼事半功倍,里面出来的仙妖皆是道法高强的前辈,一草一木出来也能掀起一片风浪”

    “主子有所不知,鬼医朽木与鼋鼍前辈皆是上万年的道行,天外村不是常人能进的地方,能无意间遇到也是许多修仙精灵的机缘,是很高的荣耀”影魅从花容的影子中掠出,化作墨衣的少年坐在一旁。

    花容微微诧异,难怪当初在永兴城遇到长风道士说到青山在天外村时,他似乎又是欣慰又是遗憾。

    没想到朽木老酒鬼与老龟竟然有上万年的道行。

    不过。

    鼋鼍?

    这怎么这么熟悉?

    花容转眸思索片刻,忍不住掩口轻笑,想起了木道子。

    他似乎也是鼋鼍修炼而成,与老龟竟是一家。

    她当初并不知天外村有这么多的规矩,如今到不好直接去村子里找朽木老前辈。

    她记得凌香曾提及,在桃源村有一家酒肆,朽木老酒鬼每都会去那地方蹭酒。

    桃源村是普通的人类村子,问问附近地界之人应该能找到。

    影魅驾着青布小车到达桃源村时,已是几之后的正午。

    小村子前后皆栽种着桃树,如今正值冬,只剩嶙峋枝干。前后只有不到十家的人口,一行人问了不少人才找到这地方,花容抚额,到未曾料到会是如此偏僻的村子。

    因为正值去中州的路线,偶有路人路过借宿,小村子才没有消失。

    八户人家,八户皆是歇脚的酒肆与客栈。

    来往的人不少,这阵子似乎是中州客商繁忙的时候,附近数十里了无人烟,妖鬼时有出没,听其他客商谈及,似乎附近时有旅人离奇失踪的案子。

    “哥……哥哥,这里有三家客栈,五家酒肆,我们该去哪儿等朽木前辈?”小罗瞥了一眼四周,百无聊赖地敲碗沿。

    花容一袭白衣,青丝以书生帽遮住,玉颜清秀剔透,细长的眸子带了丝笑意,举手投足间皆是英气。

    怀里,焰儿和鱼儿往娘亲已经平平的口蹭拱,一阵叽哇,惹来客栈其他座中的客商频频回眸。

    花容颇有些好笑,把攥着她不放的孩子递到影魅的怀里,回道:“不必着急,朽木前辈嗜酒如命,每皆会到此,我们路程并不急着赶时间,总会遇到”

    她正说着,隔壁座中的一名中年男子目光一直都注视着这边,似乎考虑了良久,端着酒盏和茶壶站到了花容这一桌。

    “这位小兄弟在找人?”

    小罗眸子眯了眯眸子,曲着腿,手肘随意靠在埋头扒饭的秦醉肩上,审视的目光盯着这名深蓝锦衣的商人。

    无事献殷勤,不得不防。

    影魅正专心喂两个小馋鬼,头都未抬。似乎对这种时常有陌生人搭讪的况习以为常了。

    花容手中的筷子一顿,抬眸看了中年人一眼。一上好的永兴华缎长衫,外罩一件质地细腻滑软的鹅绒披风,脚蹬黑色的鹿皮长靴,腰间挂着西蜀珍奇蛇灵玉。花容眼角瞥到他腰间散发着眼难见的赤芒玉佩,微微凝眸,指骨微青。

    西蜀气候湿,茂林青山,珍奇蛇类众多,子玉当年便是西蜀的赤蚺蟒王。

    而蛇灵玉是蛇妖被斩杀后凝聚的内丹经过提炼而成的护玉佩,在贵戚富商中是极为罕见的稀罕物品,多是猎妖师猎杀后取蛇内丹卖于商人,因是妖类凝聚,极为难得,被传的神乎其神。

    她以前曾经捕捉妖孽,也曾有一段时间有收集内丹的癖好,这类东西也曾见过。

    散发着这般妖异炽芒的玉佩,定是炼就的内丹乃是生挖蛇类所致,生灵有续命之效,她并不是不知。

    她好歹是杀了妖孽后再去收集这类东西,生挖内丹这种事在猎妖师中极为少见,残忍之至!

    “我们主子和你说话呢!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好东西吗?穷酸书生!”

    “你再说一遍!”

    许是花容的目光凝聚的久了些,那中年男子边的几人也纷纷聚拢过来,鄙夷的看着花容。

    小罗闻言拍案而起,墨瞳冷冽沁冰,指尖细芒倏闪,戾意笼罩。

    中年男子犀利的眸子在看到小罗时微微凝缩,不着痕迹的重新扫了一眼花容等人。

    影魅依旧在认真仔细的喂孩子,两个孩子旁若无人的咂着小嘴,手舞足蹈的趴着桌沿;秦醉埋头依旧和饭菜斗争,和孩子抢饭似的,完全对旁人没感觉。

    小罗虽是摆出攻击的模样,眸中却明显是征询一旁神色淡淡的花容的意见。

    琴竟然化灵。

    定是因为有一位并非常人的主子。

    他竟然看不穿。

    眼前的书生恐怕是知道他腰间戴的东西是什么,才会如此反应。

    中年男子立刻摆出笑脸,大笑道:“误会误会!这位小兄弟若是喜欢,不如送给小兄弟”

    说着,在后众多客商诧异的目光中解下腰间赤色的玉佩,就要递于花容。

    “大哥!这可是价值连城的蛇灵玉!你怎么能给这穷酸书生!”

    听说是传说中的蛇灵玉,在座的众人一阵唏嘘,纷纷盯着这位客商,目光中露出如狼似虎之色来。

    听说这东西是长寿之物!极为难寻,常年佩戴之人皆可活上百岁以上,多少君主为了这东西暗中斗得你死我活?

    他竟然将这东西送给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他疯了吧?!

    花容并未去接,抬眸瞧了一眼中年男子,眸中露出一抹异芒。

    影魅依旧不动声色。

    主子,这个人类竟然活了三百年!

    花容不语,这样的人,不知生杀了多少蛇妖才会活到现在,早已被蛇灵浸染变成了半妖。

    倘若她是普通人,这东西一到她手中,恐怕过不了一夜,她就首异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很少有人明白。

    花容端起手旁的茶盏,轻抿一口,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小生愧不敢当,萍水相逢,怎敢收阁下厚礼?”

    那中年男子并不理会左右传来的倒吸凉气之声,笑道:“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可否交个朋友?小小礼物只算是见面礼”

    “喂!你没听到我哥哥说不要你的东西!无事献殷勤!谁要和你这半妖交朋友!”小罗口无遮拦,一语道破了他的份,中年男子瞳孔缩了缩。

    “小罗!”花容喝止了小罗,略带歉意对那中年客商道:“小弟不懂事,冒犯之处,还望莫与他一个孩子置气”

    “在下……”

    “什么孩子!哥哥!我都可以当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了!”小罗鼻子哼一声,不屑的瞥了一眼中年的男子,念出一大串的爷爷来。

    “小子!你竟敢侮辱我大哥!”

    “找死!”

    几名着锦服的商人冷冷的看着小罗,后的几名侍从大汉猛然上前,抬腿就掀踢桌子!

    “扑!”

    “扑!”

    “啊!啊!”

    “嗷!”

    惨叫声瞬间响彻整间客栈!

    几名大汉被猛的一脚踢出去!砰砰砰的撞上大门,连带着大门成抛物线飞出老远!一阵哀嚎鬼叫声在小小的村子中异常惨烈。

    客栈的众人骇然的望向花容这桌子。

    中年男子眉峰紧蹙,盯着依旧悠然喝茶的花容,以及她旁一名其貌不扬的青年男子。

    “喂,懒蛤蟆,麻烦你动手前给我个提示行不行?”小罗拍拍衣摆坐下,伸出白皙的手指戳了戳秦醉的长腿。

    “呱呱!他们想抢我和宝宝的饭!我不能给他们抢去了,只能先下手为强!”秦醉若无其事的重新坐下,拿起饭碗继续战斗,举起筷子正要夹菜,几个盘子上的菜都差不多消灭干净,最后一片片被影魅眼急手快的夹给了鱼儿,小家伙啊呜一口就进了小肚子。

    “嗄?小鱼儿这么能吃,以后要长成胖姑娘没人要了”秦醉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其他人,又开始和两个孩子斗得不亦乐乎,逗得两个小家伙咯咯笑。

    “哥哥,你不吃点东西吗?”小罗朝一旁吓得躲在角落里的店家招手,示意他再端些菜来,这桌子上自从多了三个吃货,一般的量是不够的。

    两个小孩子不可能只靠娘亲喂养,毕竟老爹是妖怪,吃些别的食物还是没多大问题。

    花容摇头,她吃不下。

    “我去拿两坛酒来”花容正要起,小罗按住她的肩。

    “哥哥,我去拿就好”小罗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皱眉道:“麻烦让让,挡着我的道了”

    “臭小子!我杀了你!”其中一名大汉,瞪大赤红的眸子,瞥见自己的兄弟竟然全被扔出去,怒火中烧,抄起拳头砸向小罗!

    “给我住手!”

    “大哥!他……”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中年男子仿佛没听到客栈门外的呻吟声,冰冷的声音隐含戾意,他后数名大汉立刻噤口不语。

    瞥了一眼看似无害的小罗,敛眉不语。他心里清楚,这位看起来不过十五六的墨衣少年并未说假话,年龄恐怕不是自己所能比。

    “喂!掌柜的!我们又不是没有钱,让你拿坛酒有什么好推辞的!你是不是故意的?!”小罗斜挑着漂亮的眸子瞅着掌柜,举手拍的柜台啪啪响,震得缩在角落的掌柜缩得更厉害了,看见他好像看见瘟神。

    “客……客官,我们小店的确没……没有桃花酿”掌柜的心颤颤,这位小兄弟长的虽是白白嫩嫩,力气却是吓人,也很暴力。

    花容手掌撑着下巴,食指轻叩桌面,瞧了一眼小罗,唇边沁出笑意:“把你们店里目前最好的酒拿来便是,不必非要桃花酿”

    “是是是!”

    掌柜的如蒙大赦,赶紧远离小罗这号危险人物。

    小罗撇撇嘴,形一闪,倏然出现在花容边的椅子上,客栈内的其他人心下一惊,骇然的看着他。

    “在下的下属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小兄弟莫要往心里去”中年男子的毅力的确非一般人能比,态度也谦和,花容难得心稍好,也没有刻意找他麻烦。淡笑道:“小弟顽劣,让阁下见笑”

    花容端起酒盏轻酌,眉宇疏朗,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酒香,目光扫到中年男子的后。掌柜的拿着两坛酒抱到花容面前,秦醉忙不迭的拍开酒坛子,拿起大口碗倒了一大碗,大大的灌了一口,啧啧叹道:“虽没有桃花酿的甘醇,却够烈!好酒!”

    小罗不屑的低嗤一声,曲着长腿,拿起另外的碗跟着仰头猛灌。

    “我听说蛤蟆晒干酿酒很是滋补……”

    “……”

    秦醉很是无语,不理这毒舌的小孩。

    “在下刚刚似乎听到小兄弟在找人,在下对附近虽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算熟悉,也许能帮上忙”

    “嘁……”小罗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看也没看中年男人一眼,伸出纤长的手抱起窝在影魅怀里的鱼儿。“来,鱼儿乖孩子,罗哥哥抱抱”

    “哇呜……呜……”小鱼儿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歪着小脑袋,似乎思考了一会儿,一头扑入影魅的怀里,不理小罗。

    “哈哈,你也有吃瘪的时候”秦醉大笑,点了点小家伙,颇为赞赏。

    小罗一巴掌赏给秦醉,倒也没生气,只是摸了摸鱼儿粉嘟嘟的小脸,笑了笑。

    影魅墨色的瞳孔映着怀里的软娃娃,拢袖安稳地圈到怀里,淡色的薄唇勾起一抹轻柔的笑意,明媚的俊颜轻轻蹭了蹭小家伙细腻的小脸。

    花容不动声色,眸光暗敛,却是不做声,伸手把一旁备受妹妹欺负的焰儿抱到怀里。

    “哇啊……”焰儿乖巧安静,鱼儿活泼好动,她有时真怀疑,兄妹俩是不是搞错了别。

    花容伸手接过小焰儿,不曾想,鱼儿立刻抛弃了影魅,绽开欢喜的笑容,转头调转方向,哇呀一声,扑到母亲怀里。

    咿呀咿呀的唤的花容立刻心软了,干脆把一双小家伙揽到怀里,很自然的,花容几乎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安静的影魅,影魅似乎有些无措,对上花容的目光,立刻垂下了眸子。

    花容却是松下一口气,轻轻抚了抚鱼儿,在一双小婴儿额间印下一吻。

    璃儿和凌儿有凤来仪和绯姨守着,她不必担心,如今去天外村也是没有办法之事,影魅守着鱼儿也是极好。

    “这两个孩子是……”中年男子态度温和,看着花容对待两个孩子的神,心下狐疑。

    “是我弟弟妹妹不行?”小罗揉了揉焰儿的小脑袋,态度依旧不好,这人怎么脸皮如此之厚?赖着不走?

    “你……”

    “小罗,不要无礼”花容由着两个孩子往怀里拱,长袖拢起,极为宠溺。抬头看了一眼中年客商,礼貌道:“阁下请回吧,在下所找之人不便到,不敢劳烦阁下”

    中年人瞥了一眼外面已经收拾好的下属,也不再多说什么,捏着蛇灵玉,不再纠缠。

    数名大汉见他出来,盯着花容一行人,气愤道:“大哥,不过是一个书生罢了,不必和她客气!”

    “你们懂什么!”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手中的蛇灵玉,冷厉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

    听说道行俞深,内丹便越能增寿。

    不知那书生到底真是何妖孽?他竟然看不清是什么所化。

    小罗眼角瞥到那中年男子离开的背影,凑近花容,不放心道:“娘亲,我总觉得那个中年大叔有不好的企图”

    花容抿唇不语,半妖,她还不放在眼里。

    “好酒!好酒!这位客人,老朽看你印堂发黑,唇边青白,将要大祸临头!要不要老朽为你算一卦?不收银子,只要这壶酒如何?”醉醺醺的声音传来时,花容瞥了一眼敞开的酒坛,酒水洒了满桌,酒香四溢,唇边的弧度蓦然弥散。

    来了!

    比她预定的时间快了不少!

    “神棍!又来骗吃骗喝,还不赶紧滚!赶紧滚!”

    “你娘的,你才要大祸临头!”

    几人怒不可遏,抄起筷子丢向这位疯老头,在外行走之人最忌别人说这种晦气话,这个半入土的糟老头子真是招人厌烦。

    客人不满意,掌柜的赶人赶得更卖力。

    老头子被推着往外赶。

    “你们怎也不知尊老贤?老朽不是神棍,老朽是神仙”老头子趴在门框上,怎么也不愿走了。

    花容看着有趣,给影魅使了个颜色,影魅愣了愣,瞬间明白,露出惊讶的表看着花容,花容点点头。

    “前辈,我们主子有请”影魅嗖的一声窜到老头子面前,声音淡淡的很是冷漠,礼数却极为周全。

    掌柜的认出是谁,脸色变了变,声音有些干涩。“客官,这个神棍说话从不准,您别被他骗了……”

    影魅墨衣暗,明明是清秀的小少年,浑却透着一股子凉意,让人无端生出惧意,掌柜的见他安静的脸上没有表,也不敢再劝。

    老头子上上下下瞧了一眼影魅,浑浊的眸子有片刻的清明,露出一抹趣意。

    影子成魅,甚是难得,竟然还修的如此境界,的确少见。

    “你主子请我老头子,老头子就去,岂不是很没面子?”老头子整理整理衣服,犟着脖子摆出一副不愿意的神色来,看得旁人纷纷露出睥睨。

    一个老乞丐,竟然还摆臭架子,如果不是那桌子刚刚的作为让人不敢随便得罪,他们岂容这种有碍观仰之人留在这里影响食

    “……”

    影魅有些迷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反应,他成灵不久,跟着花容之后智力才增长快些,只是想问题难免无法转弯,一时竟愣得不知如何反应。

    “你小子不说,本爷就不去,说不去就不去!”老头子抱着门框不放,给面子也不要,还非得别人来请。

    “哇咦?咯咯……”两个孩子似乎是瞅到了这边的动静,在母亲的臂弯里咯咯笑。

    老头子狐疑的转头瞅过去,这种地方竟然有人带着孩子来?这不是存心的喂附近的妖怪吗?这附近的妖孽就喜欢细皮嫩的孩子。

    想起上次那桃夭小娘子的两个孩子,老头子立刻心里一动,忍不住老眼乱瞅。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小鬼走了之后,天外村都安静了许多。眼前这孩子的父母被妖怪吃了之后,他再去救回来带回去倒是不错。

    他想的美美的,花容冷不防瞅见了他算计的老眼,暗中好笑,对柜台的掌柜道:“店家,麻烦再来两坛酒”

    “好咧!”

    老头子听到这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心下一动,忍不住朝花容挪步子,勾着头就往这边瞧。

    “魅,把那两坛酒拿过来,老头子不喜欢也不必勉强了”花容的嗓音清越中带着淡淡的喑哑,唤回老实安静的墨衣少年。

    影魅听到花容的声音立刻去掌柜手中拿酒。

    朽木老头子瞪大了眼睛,指着花容说不出话来。

    “你……你……桃……桃夭!”

    竟然是桃夭那小妮子!

    “你怎么想起我这老头子来?”老头子一股挤开花容边的小罗,拿起桌子上的酒,连着酒坛子就灌,完全当自己的了。

    花容从影魅手中接过酒坛子放到一边,凉凉道:“你不是不喜欢?很没面子吗?”

    “嘿嘿!小桃子,你知道我这一没酒就要我老命啊,啧啧,好酒……”

    老头子勾肩搭背的勾搭花容,沟壑纵横的脸上皆是讨好的狗腿笑意,秦醉和小罗对视一眼,不可思议的看向花容,怀疑是花容认错人。

    不要告诉他们这么个猥琐老头子,就是传说中的朽木鬼医老前辈。

    “哇呜”

    “哇啊……咕噜……”

    两个小宝宝被完全忽视了,圈着娘亲的脖子啃脸,花容周也带了股淡淡的香味。

    朽木瞧着一双四肢都没长利索的娃娃,随口道:“你两个孩子怎么长缩水了?”

    花容:“……”

    “呀唔……”鱼儿伸出小小的手,明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一手就抓住了朽木的胡子。

    “啊呀呀!”朽木捂住胡子根部被小家伙拽的往前倾。“你个小鬼头,怎么变得这么淘气了”

    “哇呜”

    鱼儿扯着左摇右晃,拉的朽木龇牙咧嘴,一个阵儿的叫唤。

    花容见小家伙喜欢,干脆将女儿推到了朽木老头子的怀里,小家伙乐呵呵的揪着不放,哇呀嚷嚷,又是拉又是扯,扯的朽木哭无泪。

    “看清楚了?”花容拍了拍蹬着小腿,跟着妹妹咯咯笑的焰儿,瞧了一眼朽木老头子。“这是焰儿,你怀里的淘气鬼是鱼儿,我女儿”

    “什么?!”朽木终于认真瞧了瞧两个娃娃,和那条赤蛇长的一个样子,他哪里认得清楚?“绯玉晗那小子也是有福,竟然又添了一双龙凤儿,怎么你一个人到此,他怎么……”

    “子玉已经过世了”花容垂眉,指尖微微发白,勉强解释道。

    朽木闻言脸色变了变。

    “怎么回事?我前些子还听璃儿和凌儿两个孩子说到他们父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花容素白的食指摩挲着粗糙的砂质茶杯,似乎感觉不到疼痛,沉默半晌,方才道:“说来话长,桃夭今找前辈有一件事拜托前辈……”

    花容简单的将况说明,不仅仅是两个孩子,毕竟还有魅和小罗,秦醉也是妖,她不能直接带着他们去天外村却不和朽木打声招呼。

    朽木点头道:“你就是做什么事都喜欢拘着礼,只是多出几个人,我们村子难道还容不下?你带着两个孩子去,不知道白鹭他娘有多高兴,自从你当初离开,她念叨了几年,她带孩子也有经验”

    朽木叹气,村里的妇人喜欢孩子,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桃夭把孩子放到这里的缘故却让人担忧。

    酒罢,朽木带着花容几人回天外村。

    踏上几年前的土地,时间恍惚间回到了当初,不曾想,一眨眼的功夫,早已物是人非。

    天外村还是当初的闹,花容看着眼前的场景好像穿越时间回到了当初,那时,她安心的呆在这里,心里只是想着回去见子玉。无论走到了哪里,她总是可以回去,总有一个子玉在等着她。

    如今,这一切都如初,心却再也不是当初的轻松自如。

    飞毛腿钻地鼠依旧到处打洞,黄牛大嫂还是在教训自家不听话的小牛,老龟还是喜欢躺在大路中央,逮着人就问愿不愿意做他多少房妾室……

    “哎!你这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把青山家的谷子偷吃了!你还跑!臭小子!你给我……”

    白鹭扑腾着翅膀到处跑,他后一名白衫的提篮少妇抄起鞋底在后面追赶,冷不防目光扫到花容一行人,目光凝了凝。看了一眼醉眼迷离的老酒鬼,目光定格在他后的白衣书生面上。

    花容面容变了很多,当时在桃源村,花容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有一层幻术遮挡容颜,但是对于天外村中的人来说,看清花容的模样是很容易的事

    只是,毕竟过了数年,隐隐的,提篮的妇人有些不敢确定。

    “这位小公子看着熟悉,老酒鬼,这位是……”

    白鹭见老娘不追杀他了,回头奇怪的看了一眼,目光触及花容一袭白衣,眼神登时直了!

    “桃……桃夭姐!桃夭姐!”

    白鹭这么一喊,白鹭娘立刻想起来了!

    “桃夭!你回来了?!你怎么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上次还听到璃儿和凌儿那俩小子说起你,快快快!快到我家坐坐”

    “白鹭他娘,你看看,看看这两位小客人,你猜猜,这两位是谁?”朽木从影魅手里抱过两个睡的正香甜的孩子,刚刚被影魅长袖遮挡,一时也没人注意,此刻两个襁褓露于人前,惹来众人一阵惊喜的欢呼。

    “桃夭回来了!”

    “快去叫人,就说桃夭回来了!”

    天外村的一草一木皆带着灵气,消息经由他们的传播,瞬间席卷着村子的各家各户,花容忍不住笑道:“焰儿和鱼儿刚刚睡着,醒了哭闹,我可不负责”

    “哎呀!又是两个小宝宝,我看看我看看……”

    “这孩子和璃儿和凌儿小时候可真是像,要是我家小牛有这么漂亮,我也不打他了”

    花容莞尔,伸手抚了抚蹭上来的小黄牛,小牛犊哞哞轻唤,对自己的老娘颇有些无语。

    “小牛长大了,也壮了,将来定和牛大叔一样有出息”花容笑道。

    “还是桃夭姐有眼光”小牛犊撒开蹄子奔到母亲边,椭圆的鼻子轻拱两个孩子粉嫩粉嫩的小脸蛋。“小宝宝真可,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尾巴好看呢,和璃儿和凌儿一样多好啊”

    花容只笑不语,这里的人喜欢自己原本的模样,无论如何,原本的模样总是方便些,力量也能发挥到最大,只是焰儿和鱼儿因为没有子玉的内灵护着,属于她的特征可能明显些,更接近人类。

    “没出息,修炼成人才能成仙!”牛嫂高兴花容的话,玩笑般敲了敲自家儿子。

    一群的村民高兴的拥着花容进村,小罗与秦醉对视一眼,也跟在后面。

    村子里似乎没有见到什么婴儿,大概是因妖类的孩子大都婴儿成长期短,与人类不同。两个孩子和两个哥哥一样极受欢迎,这个摸摸,那个碰碰。

    两个孩子醒来时,意外的没有哭闹,村里的妇人拿着各种小玩意逗哄两个小家伙,惹得小家伙咯咯笑。花容远远看着,并不上前,脚步缓了下来。

    “桃夭小娘子,你的事刚刚老酒鬼与我说了”脚下传来一阵沉闷的苍老声音,花容惊了惊,赶紧挪开脚。

    老龟伸展四肢,仰着脖子打了个呵欠,叹气道:“你既然到此,我与老酒鬼商量着,也大概猜得几分缘故……”

    “前辈……”

    “赤蚺王元神已灭,你何必如此执着?你毕竟已经有了几个孩子,怎可拿生命冒险?你可想过,孩子们已没有父亲,你倘若出事,他们又该当如何是好?”老龟拄着拐杖,坐在树桩上,语气很少见的严肃冷凝。

    何况,桃夭的体状况并不好,内灵离体空缺,她这分明就是有意如此,引绯玉晗元神聚拢。

    他们是担心,绯玉晗元神还没来得及收集,她就已经没命支撑!

    聚集元神倘若真有如此容易,世上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冤魂孤鬼。

    “前辈,有些时候,不去拼一拼,永远不知道结果如何,只有努力了,才不会遗憾”她走出永兴城的那刻开始,就已经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上一世,他曾经告诉我,无论我到哪儿,他都会找到我……这一次,我该去找他……”

    花容望着簇拥着两个孩子离开的人群,目光微恸。

    宝宝,娘亲要走了。

    这一次,她不会再丢下子玉一个人。

    她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景,那是一个炎的午后。

    子玉化作原形挂在树上晒太阳,她除妖回山前在西蜀的连云谷附近的丛林休息,一脚踩中了他的某处……

    ------题外话------

    很萌很吐血的相识接下来会提及。下一章节子玉千呼万唤始出现。

    新卷整理出来,基本上是子玉和桃夭的故事,墨渊与桃夭以前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