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痛不慾生·娘子吃(精)

    “真是搞不明白,那个玉王妃听说怀的是皇子,给玉王爷戴了绿帽子,怎么那个玉王爷还这般痴?”

    “哎,这事你们不知道,我听说当年玉王爷长的又肥又傻,人见人厌,只有那个玉王妃对他好!估计是恢复之后再看不上别人了吧!”

    “那玉王妃当初还是京城第一……”

    云璃已经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脑子发懵。

    “你们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玉王爷怎么了!他怎么了?!”云璃突然离座,一把扯起那说话之人的衣领,态度粗暴。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他!”

    “哎!大爷!大爷!您手下留!”掌柜和伙计全都聚拢了过来,知道这位得罪不起,只能劝她别在此处闹事。

    云璃瞳孔有些涣散,那个傻子怎么会死呢?他不会死的!

    “你说!你听谁说的!玉王爷怎么了!他没死是不是!是不是!”

    那人被她拉着,怎么也挣脱不开,抬头正要骂出声,陡然凝滞,无法动作!

    云璃心神巨,那一层稀薄的幻术早已消失,露出她的面目来,霎时酒楼内安静的落针可闻,只有云璃嘶鸣的声音。

    “你不用问他了,昨我打听清楚,皇榜也已经贴出……”木道子眼神有些闪烁,这件事他听到之后一直没敢告诉她。“绯玉晗以为你死了……下丧前一,驱散元神……”

    云璃好像突然间没有了方向,没有知觉,墨瞳骤然绯芒逸散!

    “不……不会的……不会的……他怎么会死呢……”

    “桃夭!”木道子惊骇地看着她,银芒绯芒交换,两道光芒直扎向云璃!

    “不会死的……他不会死……”云璃抱头,瞳孔散锐利红芒,骇的酒楼内的众人尖声尖叫,好似看到妖鬼神魔!

    “璃儿!”九雪伸手,无声无息地平息躁乱,一切好似被抹平,所有的光芒皆无影无踪。

    云璃脸色苍白如纸,撑着桌沿想说什么,刚一开口猛然呕出一口腥甜,唇色霎时如血,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桃夭!”木道子眉头拧了拧。

    九雪抱起她,雪白的长袖拢住她,靠近口才能感觉到那微薄的温度。

    “师父又该拿你怎么办?宝宝……”九雪的声音轻不可闻,一切终于回到原点,也永远回不到他要的原点……

    木道子拿出从街上撕下的皇榜,黄锦黑字清晰无比。

    玉王爷过世。

    他已经让人打听清楚,说是玉王妃死后,玉王爷依旧不信她已死,抱着她不放,如常人一般。

    绯妩已飞鸽传书与他,绯玉晗元神俱散。

    云璃离出月子还有几,他一直瞒着不敢告诉她,到底纸包不住火,一个疏忽便成了这般光景。

    云璃自从那之后一直昏迷,梦魇纠缠,九雪也不能贸然闯入梦境,只能压制。

    或许谁也未曾想到变成这种不可挽回的形。

    此时的玉楼城与永兴城相比,传言更是满天飞,几乎没有哪个地方不是在谈论此事。

    皇上与太后因为玉王爷去世卧病静养,偶尔出现脸色也不甚好,众大臣亦不敢高声谈论。

    绯妩化作欧阳晗坐在大之上,皇上已经数不曾出现,朝中议论纷纷,她不得不代他出来露面,安抚人心。今早朝之上,多带了两位,众位大臣暗自交头接耳。

    因为来人是两位一模一样的孩子!

    表面看着七八岁的模样,整齐的皇子服饰,加上脸上已没有平丝毫的童稚,高也长的快,竟生生让人忽略他们才五岁未满。

    如果不是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号的皇上的脸,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两位就是消失一年出去各国学习颇具争议的小皇子!

    玉王妃所生的那两位小皇子!

    不知皇上将年龄稚幼的他们带来是什么心思?

    绯妩知晓在桃夭生前,绯玉晗已经打算立璃儿为太子,如今事件多发,她不能突然宣布,届时阻力不是她现在的状况能应付,两个孩子的能力也会受到质疑,如今她只能一步步来,先让他们明白璃儿和凌儿是不同的!

    璃儿与凌儿对视一眼,目光坚定,对于坐下的众位大臣偷偷打量,坦然回视,神态极为自然。

    一干大臣反倒被这两个孩子看的心中怪异,不敢出声。

    “如今朕的两位皇子已回宫,年龄也不小了,众位卿家要多多督导!”

    “臣等惶恐”

    一番场面话下来,两个小少年态度既不倨傲,也不**份,不少大臣暗自赞叹。

    每如此上朝下朝,偶尔皇帝体不适,皆有两个孩子代传,绯妩也时不时的恢复份有意让两个孩子处理。

    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与从前一般,如今算人类孩子智力,他们这年龄也不出十岁的智慧,她并不是不担心。只是桃夭与子玉不在之后,两个孩子突然间沉默许多,成长速度惊人,也许凤鸣说的不错,只有经历精神挫折孩子才会更快明白事理。

    加之她在一旁辅导,相信不久璃儿便会明白自己该做的是什么。

    秋风凉,落叶已开始纷纷飘飞,绯妩恢复原本份坐在坤安宫外晒太阳,每到这时候,坤安宫里的奴婢皆被遣下去,周围只有风垂落树叶的声音。

    空气中一阵波,绯妩睁开了眸子。

    “何事?”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凤鸣背靠梧桐枝干,目光不知在看什么。“桃夭生下的孩子不是说夭折了,夭折的孩子我一直未曾找到”

    如果说桃夭被绯玉晗在元神散失前带走了找不到,但是那个孩子是在宫里夭折的,为何一直找不到?

    绯妩垂眉,叹气道:“那个孩子一出生便子弱,在娘胎里就已经近乎窒息,出生没多久便随着桃夭去了,应该是被收敛的老宫女抱走,毕竟是桃夭的孩子,现在应该在灵仪宫”

    凤鸣皱眉道:“我已经去灵仪宫找过,并没有看到那孩子”

    “没有?!”绯妩突然才意识到凤鸣想说什么!“那孩子的确是没了,我当时亲眼见过!”

    “如果那个孩子是墨渊仙上的,也不会如此容易夭折。何况如今孩子夭折,为何连尸首也没有?”

    “也许是子玉把那孩子与桃夭一起带走了……”绯妩抚额靠在一旁,声音低沉下来。

    “我也想过这点,但是你说过,这孩子不是子玉的,那么子玉怎么会在与桃夭一起离开时带上这个孩子?这不合常理!即使子玉真带走了,灵仪宫之人也会通报,不会没有丝毫的反应!”

    “那个孩子没死?”绯妩明白过来,桃夭生下的那个孩子可能是被人带走了,他可能还活着。“但是我当时也曾见过一眼,的确不可能看错”

    “当桃夭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何况后来桃夭去世,宫里的人心思都在神志不清的绯玉晗上,对那个孩子也没有过多关注,也许那个孩子是在那时被谁带走了”

    最大的可能是木道子,木道子很有可能因为是他师兄的孩子,所以暗中把孩子带离了这里。

    绯妩也想到这点,九雪自己似乎出了问题,一直都未曾露面,木道子不可能不为他师兄出头。

    “只是,可能那孩子真的夭折,他带走的只是……”

    “我只是与你说一声……并不肯定那孩子是不是还活着……”凤鸣也不再说话。

    绯妩也不想去过问这件事,目前,她只能把眼前的事处理好。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准备过段时,立璃儿为太子……”

    “我以前也听楼主谈及过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去看看他们”凤鸣说完便走了。

    绯妩看着他离开,也没心思再晒什么太阳,直接去了月合

    墙后影黄绿相间的藤蔓中爬出一条青绿小蛇,晃了晃子,露出凤肆那张熟悉的脸。

    “没想到一个小忽略差点就露了破绽……”

    “你应该庆幸把那小人偶及时收了回来没让他们起疑”

    凤肆突然一个人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第二道声音如果云璃没有失忆也许还有印象。

    “白潋!你不要在本座面前指手画脚!”

    “是你咎由自取!我可告诉你,那条巨蚺虽然是元神俱散,但有没有得救还说不准!他会不会认出手中的木偶也未可知!”白色的光芒流转,白潋的声音带了几分嘲意。

    “本座亲眼看见他元神都飘散出去!怎会不死!更不可能知道桃夭还没死!”

    白潋听到凤肆的语气,冷讥道:“现在说这个还有何用?不知那个凤鸣把他带到了哪里,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先去永兴城和璃儿会和!”

    “你别以为我不知你的心思,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即使绯玉晗死了,云璃也不可能会看上你,你更加没机会!可别忘了在云璃边的是谁”凤肆瞥了一眼四周,翻离开,没再听到白潋反驳的声音。

    当初云璃不过是略施媚术,看她后来的表现,八成是当初当狐狸时跟着学的蹩脚偏门法术,竟然得以迷惑白潋几兄弟为了得到她发疯自相残杀,她认真起来简直比绯玉晗更残忍。

    白潋的力量不低,他原本不打算杀他,但是他却暗中跟着桃夭差点坏了他的事!没想到他吃了他之后,竟然被反噬!

    白潋借着他的体与云璃接触,他根本就鲜少当面与云璃相处,一直都是白潋!

    两方相争才会出现左右手不听使唤之事!

    “明便去永兴城”白潋沉默良久,最后开口道。

    凤肆心中冷笑,也没有反驳,转离开。

    如今事到了这一步,他也不能再做什么,只能先去永兴城去他们会合。

    他们走后,坤安宫的围墙后再次走出一抹红色的影,安静的没有声息。

    木道子听到京城传来的立太子的消息时,便对绯玉晗还在世的点滴希望彻底掐灭了。绯妩来信中问及那个孩子之事,他也没想到云璃竟是这般处理。

    凤肆也回到了永兴城,如今离上次离开玉楼城,已经过去近两个月之久,云璃她……

    木道子斜眼瞧着正和凤肆谈天说地,笑语晏晏的云璃,心中一阵怪异。

    云璃她醒后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独自发呆了两天,第三天出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正巧凤肆也回到了永兴城,两人勾肩搭背将永兴城逛了个遍。

    现在,他们这行人就好像不认识绯玉晗这么个人,一切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

    木道子看着一旁安静沉默的九雪,再瞧瞧与凤肆说话说得完全忘记两个孩子的云璃,不知为何觉得他们两人现在哪里似乎有些相同。

    云璃两个月下来,依旧没心没肺,整个人却小了一圈。九雪师兄似乎更沉默了……

    他坐在这酒楼里,周围喧嚣吵闹的说着各地汇聚的消息,云璃声音好像要盖过他们一般,更是大的出奇。好像只有他和那两个在桌子上乱爬的婴儿还在现实中。

    “我昨看见不少商船停在码头,带来了不少的异域特产,听说还有杂技表演,不如今去看看?”凤肆一把勾过云璃的肩,邪笑道。

    “这主意不错!难怪最近街上出现不少带高帽子的外邦人!”云璃什么也没吃,只一味地凤肆拼酒,两个月下来,她酒量似乎涨了不少,一口干了碗里的酒水,靥迷了一层薄红。

    九雪指尖淡色的流光浸过,握住了云璃长袖下的手,嗓音依旧温和如水:“璃儿,莫要喝了”

    “哇呜……”

    “咕噜……”

    两个小粉娃娃被九雪从桌上揽到了怀里,此时正探出脑袋,水汪汪的眸子瞅着母亲。

    “哇呜”

    鱼儿和哥哥两个小鬼头如今襁褓厚实了不少,随着天气转凉,裹得像个毛毛虫,粉嫩的小脸配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可怜地瞅着云璃。

    云璃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薄晕靥透出暖心的温和。

    “鱼儿,焰儿乖哦……”云璃听了九雪的劝,没再继续喝,从他怀里将一双孩子接过来。

    “哇呀……”

    “噜噜噜……”

    两个小东西扭动着小子,往母亲脸上蹭,粉嘟嘟的小唇粘了甜甜的糕点末,擦到云璃的脸颊。

    云璃两只手不得空,九雪看着他们三个,唇边含着一抹笑意,雪锦滚银的长袖轻轻拭去云璃颊边的糕点末,笑道:“如今天气转凉,焰儿和鱼儿正是长体的时候,胃口大了不少”

    云璃瞧着他们两个又开始拿没牙的嘴啃她的脸,鼻端皆是宝宝上的香味,无奈道:“你看看,你看看,贪吃成什么样了,将来要是长成他们爹爹那般材可怎么好?”

    木道子忍不住大笑道:“我记得欧阳玉当初可不是吃肥的!你这是什么理论!”

    木道子一说完,立刻意识到说了什么,噤口不言。

    其他两人也没说话,云璃好像没感觉到不对,只是逗的两个孩子咯咯笑。

    良久。

    云璃开口道:“我打算在冬季来临之前送焰儿和鱼儿去天外……”

    “云止山已经上百年不曾下雪了……”

    九雪的声音很淡,与他温和的声音一样,好像冰冷的手握着一枚融融暖意的羊脂白玉,毫无突兀感的截断了云璃即将开口的话。“我也许久不曾回去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模样?我准备带着焰儿和鱼儿去看看”

    木道子突然就不喝酒了。

    凤肆突然就把翘在长椅的腿放下了。

    几人齐刷刷的看向温声呵哄着两个孩子的云璃。

    “哇咦?”两个宝宝似乎感觉到不对,漂亮的大眼睛歪向旁边。

    云璃长睫低垂,看不清眸中的绪。

    “师兄你怎么现在要回山?虽说云止山适合两个孩子,但是云璃如果去天外村,母子分离太……”

    “好”

    不等木道子说完,云璃已经答应了。

    凤肆也吃了一惊。

    两个小团子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粉嫩的小脸贴着娘亲软软的口,小嘴打了个呵欠,晶莹的漂亮眸子浸了一汪水。

    云璃轻轻拍了拍他们,一双小宝宝往母亲怀里拱了拱,睡大觉去了。

    “这两个小鬼头,还不知道自己娘亲把他们给甩了,还睡的这么香,太欠揍了”凤肆戳了戳两个小娃娃软软的小脸,越戳越上瘾。

    哎呦,太软滑了……

    云璃一巴掌拍他的咸猪手。

    九雪没再说话,木道子摸了摸下巴,看着云璃有些不解。

    云璃哄睡了两个孩子,九雪抱着他们俩小兄妹去楼上休息。转头云璃便换了一男装,与凤肆出去看什么杂技表演。

    木道子也没拦,云璃最近精神状态太反常,出去逛逛也能散散心,不要太郁结。

    永兴城内车水马龙,水道纵横,小舟穿街过巷。小摊小贩比玉楼城更加密集,到处皆是小摊贩叫卖的声音。

    云璃神态自然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凤肆刚刚说是去买风筝,竟一时还没跟上来,云璃也不着急,一个个逛着小摊子。

    胭脂水粉、布匹绸缎,还有小吃烫锅,摆几个小方桌,葛布撑起一片小天地,吃的人还不少,各个辣的满头大汗还大呼过瘾。

    云璃唇边漾起一抹笑意,市井里民生百态,绪各样,心里似乎好受些。

    她记得爹曾经与连尚书联名上书提出永兴城水运对整座城的商业促进影响,子玉招大臣商议后同意了此事。永兴城发展迅速,他曾经高兴的告诉她,将来他要带自己来这里吃最有名的杏花酥……

    他还说要学会了做给自己吃,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厨艺有多烂……

    她记得后来,她再次以云璃的份见他时,他厨艺进步了,再也不难吃了,她却不会和以前那样,高兴的告诉他,他做的其实很好吃……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连这些也忘记了,甚至,连永兴城,这座最繁华的江南古城也忘记了。

    她看着他在酷暑之下在门口站一天只当没看见;她明明知道他每准时等在落水亭只是想看自己是不是安全回到月合,却从来没有多看他一眼;她看见他在那呛人的厨房纡尊降贵累了一天,高兴端着点心到她面前,她却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扫落一地……

    甚至,他心里难受,捡碎片把手伤了,她也狠心的当是活该……

    他怕自己看到,还怎么小心的藏着,她却只觉得可笑。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对他这么狠心?

    那个傻子真的从来就没有变正常,一直都那般痴傻……

    “店家,我要这个杏花酥,这个哦!”痴愣的声音很陌生,可又是那么熟悉的赤子般的纯粹的惊喜。

    “傻子,这个刚出锅,还烫得很,我给你包起来”

    “好哦,谢谢你”从店家手里接过油纸包裹的杏花酥,傻子赶紧捂在怀里。

    老店家摇摇头看着他离开。

    云璃鬼使神差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连蹦带跳地回去,褴褛的衣衫裹着单薄的子,长长的布条在寒风里摇摆不定。

    傻子拐过一条巷子,似乎有些害怕,低着头抱紧怀里滚烫的杏花酥,一路小跑往前冲。

    云璃静静地跟在他后,他回头时似乎看见了她,又好像没看见,只是警惕的看着深巷子四周,匆匆忙忙往前跑。

    “傻子,又要到了什么好吃的?还想独吞?还不赶紧交出来!”沙哑嚣张的声音带了痞气,从巷子里的另外一面传来。

    云璃看着从巷子里围上来的一群乞丐,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围在中间不知所措的傻子。

    “你们别抢……别抢……”傻子试图冲过去,却几次被几名乞丐挡回去。

    “傻子!还不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打死你!”带头的乞丐一脚踢向傻子,傻子被踢的跌落在地,紧紧团在一起,护住怀里的杏花酥。

    “你们别抢,这是给我娘子的……是给娘子的……”

    “傻子!痴心妄想!也不想想那位柳小姐可是柳大商人的女儿,怎么会看上你!柳家早在你们家败落就退了婚约!人家柳小姐早就不要你了!傻子!”

    “呸!别人还稀罕你这点东西!还痴心妄想柳小姐是你娘子!还不把东西拿过来!”

    一群乞丐对那傻子一阵拳打脚踢,傻子死也不愿意,褴褛的衣衫露出来许多青紫的伤痕,有很久以前的也有刚刚新添上的伤口,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几乎看不到完整的皮肤颜色。

    “真是的!每次都要给点教训!”

    “给我往死里打!”

    一群乞丐红了眼的脚踢踩踏,傻子意识已经模糊,无力再护着杏花酥,那滚烫的杏花酥从他怀里滚落而出,在冰冷的空气中散发着甜香。

    乞丐头子弯腰去拿,那傻子瘦青的手死死攥着不肯放。

    “娘子的……娘子说喜欢……娘子的……不……不要抢走……”

    “死傻子!说了那柳小姐根本看不上你!”

    乞丐一脚踩重傻子的手,拣起犹自温的杏花酥,刚要打开油纸,杏花酥已经无缘无故从手中消失。

    霎时大惊!

    “谁!谁拿了本大爷的东西!”

    “老大!是她!”

    众人四处一扫,就看到不远处安静立于一旁的云璃,她一袭白衣清华,面上没有多大的表。缓缓走到这群人之中,那种淡漠森寒的气息骇的一群乞丐止不住往后退!

    竟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这东西就到了她的手里!

    “你……你是谁!”

    云璃细长的眸子半眯,倏然欺上前!卡住乞丐头子的喉咙!速度快的常人视线难以企及!

    “渣滓……该死!”

    “咔嚓!”一声脆响,乞丐头子以怪异的姿势微顿在地!眨眼没了气息!

    “杀人了!杀人了!妖怪啊!”

    一群人尖叫着四散而逃,胆小的连逃都不敢逃,小腿发软。

    云璃墨瞳幽暗,森寒如地狱走出的白衣修罗,素白的五指白芒突闪,四周犹如无形的墙,困住了数十人乞丐!

    “救命啊!救命!”

    “求求你!求求大侠饶……”

    白衣飘然,妖绝的容颜窒息般蛊惑人心,青丝妖娆,肆意凌然。陡然间,一群乞丐仿佛被什么无形中卡住喉咙,瞪大了眸子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连害怕都忘记了

    桃灵原形,她到底是发怒了……

    傻子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他快死了,所以看见了娘子一样好看的神仙……

    云璃蹲下,捋开傻子鬓边的脏污凌乱的青丝,露出一张清秀年轻的脸,只是瞳孔呆滞,没有常人的灵动。

    他,真的是一个傻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傻子。

    她已经从那个乞丐头子的眼睛和其他乞丐眼睛里读出了关于这个傻子的信息。

    不知是不是世事当真如此之巧……

    苏煜,永兴城苏家的独生子,五年前苏家败落,原本苏家与江南盐运大商苏家是指腹为婚,两家同为盐运大商家。柳家生有一个女儿柳梦烟,是苏煜的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只是,苏家败落后,家主离世,只剩一个唐煜受不得如此双亲家人皆去世的打击,疯癫痴傻,柳家毁约将柳梦烟嫁给了京城玉王爷当六妾,以图生意长胜不衰。

    虽是妾室,玉王爷也是痴傻,但权势滔天,没人不卖柳家薄面,柳家如今一跃成为江南第二大商贾,仅次凤家。

    没想到,世事难料,竟然让她遇到苏煜。

    柳梦烟,也许子玉是曾有那个一个妾室,但她真的已经不记得了,几年过去了,她嫁入王府之后,妾室便都遣出王府,她哪里都能记住名字?

    苏煜也许一直记着幼时与那位柳小姐之事,柳小姐或许曾告诉他喜欢杏花酥,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虽疯癫,讨了铜板就买杏花酥送到柳府门外等那位柳小姐。

    她的子玉与他如此相像,子玉当初不顾一切,被人嘲弄,被滚烫的油烫的口通红,只是因为她随口一句,喜欢那温的饼……

    “送……送给娘子……娘子喜……喜欢……”苏煜有些意识不清,只是一味重复。

    云璃轻抚他清秀脏污的脸,温柔的眸子透过他仿佛看到那个傻得不行的欧阳玉。

    “你娘子很喜欢……很喜欢……”

    云璃指尖温和的光芒流转,苏煜上青紫的於痕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苏煜睁大干净的墨瞳痴痴地看着她,似乎更加痴傻了。

    云璃微凉的指尖摩挲着他的脸,唇边含着温柔的笑意,眼睛却止不住的落泪。

    苏煜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想拿自己的手去擦,又怕自己的手太脏,无措的看着她。

    “娘子别哭……别哭……”

    “……子玉”

    子煜……

    如此之巧。

    “娘子吃,娘子吃……”苏煜有些失措的打开油纸包,小心翼翼地拿出杏花酥。

    云璃眼前有些看不清,点头接过,轻咬了一口,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掉到了苏煜的手背,温

    “娘子不哭……娘子不哭……”

    “……好”

    “娘子好吃吗?以后子煜每天都给娘子做好吃的好不好?”

    云璃呜咽难止,捂住口,不断的点头。

    “桃夭!”

    凤肆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一切,无法相信,云璃竟然半跪在肮脏的地面,与一个陌生的傻子这般亲昵!

    她难道忘记了,绯玉晗已经死了!这个傻子不是欧阳玉!

    如果不是她启动法力,他甚至都找不到她!看了一眼四周狼狈的形,凤肆心中升起一股怒意,上前猛然抱起云璃,一把打开她手中的杏花酥!

    “娘子!”

    “她不是你娘子!傻子!”

    云璃挣开凤肆,一把推开他!“子玉!”

    “桃夭!你看清楚!他不是绯玉晗!绯玉晗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他没死!他没死!”云璃不敢相信,却被凤肆猛然拉回了现实!“子玉没死!他没死!他怎么会死了呢?他说过,会陪着我,陪着我的!”

    云璃有些歇斯底里,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他怎么会这么就弃她而去?

    是不是她太任?是不是她太凶了,所以子玉躲起来了?她会改的……她会改的!她再也不任了!她再也不会再惹他生气了!为什么,为什么她都这么做了,他还是不出现?

    “桃夭!你再骗自己也没用!绯玉晗是真的死了!”

    凤肆不知该如何说,他不明白,为何云璃会有这么大反应,她不是失忆了?她不是不记得欧阳玉曾经痴傻过?为何……为何会把这个傻子认作是绯玉晗?!

    这不可能的!

    她不该对绯玉晗的死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云璃挣脱不开,无法接受这么突然残忍的冲击,她知道子玉死了,和当初一样,就这么在她怀里消失了,可是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做!

    “桃夭!桃夭!”

    云璃又昏了过去。

    凤肆沉默的看了一眼在地上乱爬寻找杏花酥的傻子,那几个乞丐也已经逃散了。

    凤肆什么都没说,抱起云璃离开了这里。

    苏煜从角落里找到那才咬了一口的杏花酥,小心的藏在怀里。

    “娘子喜欢……娘子喜欢……”

    ·

    云璃这么一睡,似乎就不愿醒过来。

    凤肆什么都没说,但是木道子和九雪似乎也明白大概,也不过问。

    “桃夭也没受伤,都过去十多天了,怎么还是不肯醒过来?”木道子有些无奈。

    “我去把焰儿和鱼儿抱过来……”九雪站起,没再说什么。

    璃儿不愿醒,他不能强行唤醒她。

    “我出去打听消息,看看京城那边形如何”木道子叹气,也离开了屋子。

    京城之中,另外两个孩子也传的神乎其神,欧阳璃册立为太子之事朝中即使有反对声音,但如今事已成定局,也不能如何了。

    他也许过段时要回京城看看。

    初冬季节来临,天气愈发冷,两个孩子窝在深眠的母亲怀里缩成一团。

    他们还年幼,冬季对蛇类是一个小小的考验,他们又承继了母亲的一半血脉,并没有冬眠抵御严寒的习惯,小小年纪又无法自行御寒,只能依靠外面的温暖。

    “哇呜……”

    稚嫩的嗓音呜咽,往母亲怀里拱。

    云璃长睫颤抖,搂紧一双幼儿,淡色的光芒流转,护住一双孩子。

    两个小家伙轻咛一声,安静的睡着了。

    云璃撑臂起,拉起被子盖好焰儿和鱼儿,抬眸看着走近屋内的凤肆和木道子。

    “师兄说你放不下孩子,所以我们只能出此下策”木道子出声道。

    云璃没说话,如今的她整个人小了一圈,绯玉晗的死,她如此剧烈的反应,恐怕……

    她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记忆。

    木道子不由看向后安静站立的九雪,白衣胜雪,清冷温雅。

    师兄他恐怕是第一个知道的,却一直都当做不知道。云璃不说,他也沉默。

    “璃儿……”九雪的声音依旧淡雅,唇边噙着温和的笑意。“我打算明回云止山,两个孩子我便带走了”

    如果,你念他们,便到云止山来看看。

    这句话,他到底是没说出来。

    唤醒她,是告诉她,孩子没事,他会带着他们到安全的地方,他会护着她的孩子。

    他曾说过,会疼他们的孩子。

    云璃薄唇苍白,说不出话来。

    她恢复了记忆,她知道九雪是谁,她知道所有的事,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也无论是子玉还是九雪,又或者是墨渊。

    她不说话,不说这一切,只是因为九雪。那个对她说会永远替她剥桔子的九雪,会带着她来永兴城隐居的九雪……

    室内安静异常,九雪说完,转离开,长长的青丝出黯淡的弧度,雪衣似乎也失去了平的光泽。

    初冬时节,永兴城并没有玉楼城那般冷,但是两个孩子却是受不住。

    他们需要大人护着才能安全度过即将到来的严冬,这里没有适合他们的地方。

    第二,九雪站在凤栖梧的门前,雪衣霜华,泼墨青丝在空的空气中轻轻漾起,逐渐化作霜雪之色。

    “师兄,她走了”

    “搞没搞错!她竟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消失了!”

    凤肆令人将整个凤栖梧翻了个遍,竟然都没找到云璃!

    她一夜之间,竟然带着那两个小鬼,从他们边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九雪抬头看着西边,仿佛还能看见云止山百年前始终未化的积雪,是雪将那个孩子带到他边,那曾经的小狐狸……

    永兴城从未下雪,这里繁华如锦,没有了陪自己的人,她也不再留恋这里。而他,也没有了停留的理由。

    “我回云止山了”

    九雪淡雅的声音带着冰雪的沁冷,雪色的影离开了这座古老的江南古城。

    “哇呜呜……”

    “哇啊……”

    两个孩子一路上叽哇不停,云璃唇边沁出笑意,点了点两个小家伙小小的鼻尖,覆上襁褓的一角。

    “天冷了,宝宝要乖乖的好不好?”

    “哇呜……”

    “还不乖!小心娘亲把你扔下马车不理你们了”云璃小心的将两个孩子放在厚软的车座上,掀开车帘,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轻声叹气。

    她不想再欠九雪什么。

    他们前世的恩怨如今也清了。

    “娘亲,焰儿和鱼儿真可呀!呀呀!快叫罗哥哥”小罗凑近两张小脸,咿呀咿呀的学着两个小家伙左摇右摆的摆手臂,云璃看着他这般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我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娘亲放心吧!那个姓柳的没好下场!他们家走运,有一个金蟾护佑才一帆风顺,不然那个柳梦烟被贬回去之后柳家怎么会还这么昌盛?”小罗逗着两个弟弟妹妹,随口道。

    “金蟾?”云璃不解。

    “是啊,那个柳商把苏家的金蟾拿走了,害了苏家,才会这样,真是好人没好命,祸害享富贵!我把那只金蟾给捉来了,在娘亲后的那只罐子里!它化成了一座纯金金蟾,我把它打成懒蛤蟆了”

    “啊?”云璃头晕。

    “娘亲,你放心吧,它好坏不分,活该啊!至于苏家的那个公子,他的痴傻是天命,小罗道行有限,也改不了他的命,只能把他送到一个富贵人家当公子了,那家也是姓苏,只是独子早死,我改了他们的记忆,让他们以为他们的儿子没死,只是大病一场后傻了”

    “是吗?如此也好”云璃安心不少,如此也不错,那个苏煜命途多舛,她与他也算有缘,如今他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也算帮他一把。

    小罗瘪嘴,他没说,那个傻子的一部分记忆怎么也改不了,抱着一个冷饼子当宝贝,怎么也不肯放手,整喊着娘子,怎么也没办法制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傻子想成亲了。

    云璃哄着两个孩子睡觉,也没多问,如今又小罗和影魅帮忙,她自己时常看着,也可以护着孩子不受冬寒影响。

    “对了!”云璃似乎想起什么。“你不是说把那只金蟾打成了蛤蟆,怎么没听到蛤蟆叫?”

    “这个……这个……”小罗汗颜。

    影魅低笑,从云璃后拿出那只小的可怜的小首饰盒递给云璃。

    云璃嘴角微抽,上下看了一眼这盒子。

    “怎么这么小?”

    “主子,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云璃打开盒子上的盖子,看到那只肥胖的挤成一团团子的蛤蟆,还没来得及恍然大悟,为什么他不叫,越看越熟悉!

    “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