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连雅被囚·云璃发怒

    一阵蛇嘶凄厉,云璃浑一僵,脖子上竟然还缠了一条细小的青蛇!

    尖利的牙尖,崩紧的蛇头闪电般咬向她的颈!

    云璃瞳孔微缩,蓦然出手抓住它!水浪阻碍,云璃尚未来得及避开,颈上一疼,浑陡然僵硬!

    “唔!”

    吞了好几口湖水,云璃痛嘶一声!猛然掐住紧缠她手腕不放的毒蛇!

    尖头蚺!

    剧毒!

    云璃闭了闭眸子,唇色微青,愈发往下沉底。

    “魅……唔!”

    黑色的影子蓦然如针芒,水面升腾的水泡逐渐消弭,淡淡的血色从湖底升起晕染开。

    扑腾的手臂逐渐在自己面前沉水,手腕上银丝绕环不知为何见之总有几分致命般的熟悉,努力搜索记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这个镯子在哪里见过?

    苏旃檀看着水面弥漫开的腥色,微微凝眸,刚刚那个红衣的女人恐怕是担心那位玉王妃不死,做了什么手脚?

    水面逐渐平静,一阵风过,淡淡的桃香和着琴声传来……

    苏旃檀墨瞳骤然漆黑如墨,好似被雷电击中!

    那个玉环!

    哥哥!

    “夭夭!”不待他冲出去,不远处传来一声惊骇绝的沙哑呼喊,一位着暗色锦衣的男子不顾一切地跳入水中!

    玉冠玄衣,似乎才是匆匆赶过来,衣衫略有些不整,侧颜远远望去隐隐熟悉。

    “扑通!”地入水声不久,后一路的太监宫女呼喊声令苏旃檀浑一僵。

    “玉王爷!”

    “玉王爷!”

    “快!王妃掉水了!快来人啊!快来人!”

    “王爷跳下去了!快!”

    “快找太医!快去!”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奔走,几名熟悉水的太监也跟着跳下去接欧阳玉和王妃。

    玉王爷?哥哥?

    苏旃檀尚未从那玉王妃手中的玉环上回过神,突如其来的称呼令他一阵眩晕。

    云璃眼前有些模糊,指尖青灰,手中紧紧攥着已死的青蛇。

    “夭夭……你不要吓子玉……”

    云璃指尖微颤,彻底昏了过去。

    绯玉晗抱起云璃,紧随而来的宫人立刻将披风递过去,两人浑湿透,绯玉晗一路而来,拖出一条湿漉的痕迹。

    “啊!蛇啊!”

    “蛇!蛇!是尖头蚺!”

    一群太监宫女看到王妃脚踝上、手中死死攥着的生物,吓得尖叫一声!

    云璃唇色乌紫,不断的呕水。衣衫紧紧贴着体,一头青丝发尾水流如注,青丝沾染透白的容颜,透着灰白之色,手中一片血红,已死的青蛇僵硬。

    绯玉晗手脚都在颤抖,一掌震死紧缠在云璃脚踝里上的水蚺,嘴唇发白,意拉开她手中的青色蚺蛇,却怎么也拉不出。

    “夭夭……夭夭……你醒醒!”

    “王爷!王妃被蛇咬了!”

    眼尖的宫人见过云璃颈下极细的蛇咬痕迹,惊叫一声。

    这里是皇室御花园,这湖里怎会有这种毒蛇?!玉王妃怎会如此之巧的就掉水?平根本不会出现的毒蛇竟然齐齐出现!

    绯玉晗不断的出她吞下的湖水,神色鸷嗜血,抱起云璃飞速回

    夭夭不会出事!不会有事!

    绯玉晗眸光赤红,紧紧抱着怀里冰冷的躯。

    蛇!竟然是蛇!

    绯玉晗心中一片森寒杀意,惊骇与怒意翻腾,一路上吓得旁边的宫女太监纷纷回避。

    云璃小腹淡淡的华光消散,手中尖头蚺无声掉落地面。一抹极细的影子窜出,灵活地融入云璃的倒影中。

    苏旃檀看着欧阳玉离开的背影,墨瞳中没有一丝明亮,漠然中透着可怕的死寂。暗紫锦衣下,五指发青发白。

    “陛下!您怎么在这里?”祝锗阅气喘吁吁地跑到苏旃檀面前,混乱的人群逐渐散去。

    地上凌乱的水渍未干,依稀可知刚刚宫女惊呼之事的确曾发生。

    苏旃檀望着不远处的湖心亭,好似还能看见当初那白衣掠水而过的影。好像还能听到哥哥看见云昭帝时给他们通风报信,一起飞奔乱窜的模样。

    杏花吹满头,谁家少年足风流。

    琴音轻狂,犹如昨

    清风拂起青丝,苏旃檀墨瞳如潭。

    “刚刚那位便是玉王爷?”

    祝锗阅微微皱眉,点头道:“玉王爷曾多次出现在朝堂之上,臣认得正是刚刚抱走玉王妃那位”

    苏旃檀没有再问,转走了。

    不是他。

    不是哥哥。

    什么人会在那年盛会中撒谎却让太后和当今王爷贵戚都当成是她的游戏?什么人可以呢……

    他看不明白,害怕明白。

    那手环他认得。

    当年可以进入神祠的白衣女子。

    当初哥哥手中曾昙花一现的玉环……

    怎么会……不可能……

    他似乎自始至终都不曾看清,犹如当初的那名白衣女子,明明未曾蒙纱,却无法看清。

    月合,帷帘坠地,明黄的龙榻上,云璃安静无声。

    呕了不少水,所幸并无大碍。

    白色的光芒与绯芒交相环绕,云璃唇色逐渐由青转白,恢复了淡淡的血色。

    “夭夭已无大碍,不必担心”绯妩垂眉,检查了一遍,蛇毒虽烈,但桃夭她如今已经有内灵护,加上绯玉晗引毒,并没有什么伤害。唯一令她惊讶的是孩子似乎更活跃了。

    无意间轻触到桃夭隆起的腹部,甚至能感觉到孩子踢蹬的动作。

    尖头蚺不是普通的毒蛇,即使有内灵护着也不会恢复的如此之快,何况这孩子似乎并不受影响,这到底是为何?

    绯玉晗坐在云璃旁,微凉的手轻抚她苍白的靥,白皙修长的颈项,乌青的咬伤未及完全痊愈,绯玉晗凤眸陡然冷残。

    绯妩见状,言又止,正要离开,便听到门外李树海的声音传来。

    “太后娘娘、王爷,连小姐在门外求见,说是来看望玉王妃”

    绯玉晗好似没听到,薄唇轻贴桃夭苍白的唇瓣,伸舌轻轻润了润。站起,凤眸冷寒,冷声道:“绯姨,朕真有如此毒的母亲吗?”

    “你打算怎么办?她毕竟……”

    “母后为人仁慈,见畜不忍伤其命,甚至不吃荤腥……”绯玉晗玉颜森冷,冷道:

    “人说蛇蝎,她当真将自己当牲畜!”

    “她就算不是你母亲,前世也……”

    “来人!”绯玉晗脸色沉,打断了绯妩未出口的话。

    绯玉晗话落,五名黑衣人倏然出现在大内俯首听旨,绯妩目光扫到他们,神微震!

    “绯玉晗!你想干什……”

    “将连雅贬入清绝宫!”绯玉晗不待绯妩说完,直接下令!

    “是!”

    五人面无表,眨眼功夫消失在大之内。

    “绯玉晗,你疯了吗!他们是凤来仪的暗妖!”

    “难道绯姨以为朕会用普通人去看管她?”绯玉晗凤眸危险的眯起,听到外哭天喊地的声音,冷声道:“倘若不是念在她有母后那张脸的份上,朕还会留着她到现在?”

    绯玉晗覆手卸下帷帘,神色鸷,转离开月合

    绯妩难掩担忧,回头看了一眼榻上安静的云璃,也跟着离开此地。

    暗妖是凤来仪关押重犯之人,常年驻守暗处,连雅这种子不可能乖乖呆着,要他们去看着连雅,岂不会剥了连雅半层皮?

    脚步声逐渐远去,云璃长睫微颤,明眸清亮,无一丝迷离蒙乱。

    “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关押?

    难道只有自己死了,连雅才可能破点皮?

    “魅,你跟在连雅影子中,看看这个连雅到底是何人”

    “魅明白……”

    内安静无声,云璃眸光微垂,轻抚小腹,淡淡的流光旋转。掌心传来小小的拱动感,云璃唇边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

    “你倒是越来越强健了”

    她在入水前已经做好了措施,以防万一,提前为宝宝做了保护。没想到入水之后,她竟然久不沉底,好似自己抱了个大皮球,好不容易被那毒蛇咬中沉下去了,这孩子就翻滚闹腾。

    这次出现了一点小意外,那毒蛇突然咬向她倒是始料未及,她眼见那毒蛇种类,心就凉了大半,不知为何现在一点事也没有?似乎这焉了嗒叽的孩子也活泛了。

    “你怎么和蛇似的……”云璃陡然一滞,眸光微闪,敛了眸中绪。

    如今她要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她抓着那几条蛇就是让欧阳玉知道,她是被人推下去的。如此稀少的毒蛇,怎会在自己落水时如此之巧的全缠上?连雅本来就一直想置自己于死地,又是蛇女,谁不会怀疑她?

    而人证,那位南冥国主可是亲眼所见!

    想到那位南冥国主,云璃眸子闪过一瞬复杂,不知当时在落水时为何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他见死不救感到心寒。

    即使从未想过要他真救自己,但是他冷漠旁观等着自己沉底那种杀意,她便觉得心凉了大半。

    她是不是真的认识他?但是认识的话,为何他会见死不救,甚至起了杀意?

    云璃正想着缘故,眸子陡然微眯,蓦地望向帷帘后的檀木棱窗!

    蜿蜒而下的青蛇如嵌刻在棱窗上,顺着窗棂滑下,直直地站在云璃榻前,俯下,妖魅斜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云璃的眸子。

    “我的……我找你找你好苦……”

    云璃:“……”

    “真对我的胃口,够狠,对自己也狠!比以前更你了怎么办?”

    云璃与他大眼对小眼,额角微抽,有些跟不上这妖孽的思维。

    “你是谁?”

    “哎!我就知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忘记我了!”青衣人点了点云璃的额心,笑的花枝乱颤。

    云璃按了按一直不正常乱抽的额角,又问了一遍:“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你真的忘记奴家了!哎呦!伤心死我的小心肝儿了!”青衣人西子捧心,妖魅的脸上尽是伤感,扑向云璃寻求安慰。

    云璃脸黑了一半,飞速掀被逃离。

    奈何那动作太大,体重心不稳,着大肚子就扑向大地的怀抱!

    “哎呀!我的!”

    “……!”

    云璃一见他大熊扑过来,吓得立马翻转,大皮球似的赶紧飞速躲避!

    “停!”云璃一掌扒在他那张妩媚妖娆的脸上!“你到底是谁?”

    “咳咳!”青衣人拉了拉衣摆,清了清嗓子。“我是你相公”

    云璃挑了挑眉,双手交叉斜靠在门框,凉凉道:“是吗?你是第几位相公?冒认相公的太多,你去皇宫门口领着牌子排队去吧……”

    凤肆妩媚的眸子瞪了瞪,顿时“伤心绝”

    “哎,娘子,你不能始乱终弃,要对奴家的清白负责!”

    云璃深吸一口气,直接掀帘子走人。

    “来人,有没有人……”

    “奴家是凤肆相公……”

    云璃扭头又走了回来。

    “凤肆?”

    “对!”

    “没听过”

    “……”

    凤肆一双眸子盯着云璃上下瞧,立刻腆着脸上前讨好道:“娘子,为夫是来给你送东西,你怎么能这么伤害我弱小的心灵……”

    云璃深吸一口气,有些怀疑自己以前是怎么认识这位半疯癫人妖的。

    “你要送我什么?”

    “当然是这个!”

    凤肆一甩手,手里就多了一架古朴的琴!

    “血修罗?”云璃眸光晶亮,接过这琴,轻轻抚动琴弦,悠长的琴声如同跳动的灵魂。

    凤肆翘着腿坐在榻上,笑的人畜无害。

    “怎么样?这个认识?”

    云璃点点头,抱琴左右检查了一遍。“听一位朋友说到过,我进宫也是在找他”似乎又想起什么,瞧了一眼一旁悠闲的凤肆,挑眉道:“怎么会在你手里?”

    凤肆笑而不言。

    还是他有先见之明,看见那位带走昏迷中的花容之后,他留了个心眼把那琴也给抱回来了。

    他听说她收集齐了血修罗和血络,只是不知为何他进去时只看到血修罗?

    而且这毛头小子琴怎么也带不走,花费了他不少心思才搬动他。

    “蛇妖都不是好人!娘亲,我是被绑架的!”

    清亮的嗓音插了进来,云璃上下看了一眼从琴中蹦出来的少年。“你叫我娘亲?”影魅说过血修罗已经化灵,但是没说,他认了自己做娘亲吧?

    “是啊!娘亲,你被那个坏女人刺伤了内灵!是那个墨仙尊救了你!那个人是我哥哥原来的主人,他把哥哥带走了,不带我,小罗快急死了!都是这个死蛇妖一直阻止我!知道了娘亲后,还我叫他爹爹,真是厚脸皮!”

    云璃有些理不过来。

    凤肆唇角一挑,气道:“你这臭未干的臭小子!你自己一个人能找到你娘亲!不被那仙上一袖子扫成几块木片?”

    “哼!臭蛇妖,都不是好人!”

    小罗扭头哼了声,直接不看凤肆。这风流蛇妖,明明不是娘亲的夫君,还想着歪主意。

    云璃扶着腰坐下,尚有些不解。

    “小罗,我没有记忆,很多人不记得”

    小罗赶紧挨着云璃坐下,使劲点点头。“娘亲,你被那个叫连雅的女人暗算,内灵破碎,所以不记得那个赤蛇妖了!连带着与他相连的记忆也一并没有了,所以才会不记得小罗!”

    “我被连雅害死?”云璃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又是那个女人?

    “都是那个赤蛇妖!娘亲,小罗都说不要和他在一起的!蛇妖都不是好人,还让娘亲伤心!都是他负了娘亲!”小罗义愤填膺,愤愤不平。

    云璃微微敛眸,原来她真的认识欧阳玉。

    “喂喂!小子,你别连带着把我也骂了!我只对我最的桃美人动心……”

    “你这条花心蛇!我娘亲的头发你也不能碰了!”小罗立刻把一旁的凤肆挤到一边儿,自己占着最佳位置。

    云璃微微凝眸,思绪有些缥缈。

    “小罗,我以前是不是嫁给了欧阳玉?墨仙尊又是谁?”为何会救她?她不认为没有了内灵还能这么活蹦乱跳。

    她曾听欧阳玉说起过,她没有了内灵是不是就忘记了他?为何他这么说,没有了内灵就会忘记他?这又是因为什么?

    小罗漂亮的眸子拧成一团。

    “娘亲以前是不是嫁给了那个蛇妖,小罗不……不知道……”小罗眼神微闪,他不喜欢那个人。“墨仙尊就是那个九雪,他把自己的内灵给了娘亲……”虽然他刚开始不喜欢他,可是他救了娘亲……是欧阳玉把那个姓连的女人带来的,如果不是她,娘亲也不会死,还把他也忘记了。

    “你说九雪把内灵给了我?!”云璃陡然站起,神色微变。

    她突然想起前不久那个疯道士说起九雪生病了!她原本也没怎么在意,九雪不是人类,怎么会被普通咳喘打倒,但是现在想想,恐怕是事比较严重,那个疯道士才会出现!

    凤肆邪佞的嗓音凉薄,靠近云璃道:“娘子,你还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还是先把这两条小蛇生下来再去比较好……”

    云璃心脏一时无法接受这么多的变故。

    “你……你说什么?!”

    小蛇?!

    小罗眨了眨眼,颇为不赞同道:“臭蛇,你怎么知道是那个蛇妖的?也许就是墨仙尊的孩子呢?时间相隔这个短呢!”

    凤肆叹口气,恢复了正常。

    “不是没可能,不过,成仙之后,不是与人一样的正常十月生产,就是按照狐狸的五十几天。你看看,这不到一个月孩子就要出世了,这不是那绯玉晗的是谁的?”

    云璃脸色变幻莫测,抚额坐在椅上良久未语。

    一切都是真的。

    孩子这段时总是有各种奇怪的反应,她也总是控制不住的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蛇类举动。她自己清楚,总是隐藏着不让人知道,但她自己骗不了自己。

    琴弦铿然一声,云璃指尖微颤。

    “娘亲,你怎么了?”

    “无事……”

    什么事都不知道有时候真的比知道真相或许更好,云璃眸光一时复杂,正要收起琴,凤肆斜挑的眸子迅速看向门帷帘,转瞬消失在原地!

    云璃眸光微闪,就着椅子坐下,小罗嗖的连着古琴一起消失在云璃手心。

    “夭夭醒了么?”绯玉晗撩开帘子一角,不曾想竟看到云璃赤足坐在一旁,白色罗袜踏在地面上,手里正端着几案上的凉茶,并没有看他。

    绯玉晗几步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茶杯,抱起她送到榻上。

    “你暂时还不可以喝凉水,落水后才刚醒,如此着凉,对孩子也不好……”绯玉晗拉起薄毯小心的为云璃掖好,正要出唤人换新的茶水过来,云璃看着他匆忙的背影,嗓音冰凉:

    “玉王爷是不是觉得我会没事拿我两个孩子的命去跳水博取同?”

    绯玉晗形一顿,沉默未语。

    “玉王爷,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王妃,那我还真想问,为何我不会记得你?难道又是我自己没事找事的撞破头,还偏偏把你玉王爷给忘记了?”

    花容声音冷漠冰凉,这段时她虽时常指使他做东做西,只是希望他放过自己回到九雪边,并没有太过分,如今看来却觉得自己极度可笑!

    自己因为那位连雅所以才死的?还赔上另外一个男人的内灵救自己!

    他怎么还有脸回来找自己!

    连雅不是他亲娘吗?为何会妒忌到三番几次要杀她!这是一个娘亲对她做的事吗!以前怎么不见绯妩太后要杀自己和她的两个孙子!

    她说过,世界上没有这样的母亲,如果有这种事发生,那么,那个连雅一定有问题!

    这段时她一直有心调查缘故。可是这位玉王爷为何从未如此想过!是没想到还是不想去查!

    如今她被推下水,和孩子一起差点就丧那连雅之手!

    她虽是故意如此,可倘若自己只是普通人类,早就不知死了几回了!她是故意设计,倘若不是那连雅一心要她死,她这算计又怎会得逞!

    他就以那位连雅是母亲转世为由这么关进来了事!

    是不是觉得孩子不是他的,死了也无所谓!

    云璃越想,心里愈发堵了一口郁气,不吐不快!

    如今她很肯定,肚子里两个是怎么回事,那么玉王府里的一双小世子恐怕也是自己的孩子!难怪她一直有一种自己以前生有一双孩子的感觉!

    根本不是自己孕期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事实!

    “夭夭,我当时并没有想伤害你,我只想保护你!冷相去世,你一度精神无法承受……”

    “所以我滥杀无辜!就偏偏要杀那位连雅连大小姐!”云璃愤然打断绯玉晗的话!气的浑发抖!“欧阳玉!我的父亲被她害死了!你知不知道!她害死我的父亲!我没有见到我爹的最后一面!是她害我爹死不瞑目!杀父之仇!”

    “欧阳玉!我告诉你,我!冷花容!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手刃连雅那蛇妖!”

    “你不是护着她?你护着也罢!你想护着她,除非杀了我!你杀了我,她才不会死!”云璃墨瞳瞬间妖红,掠过一阵妖烈赤芒!

    绯玉晗唇色惨白,长袖下流淌出点滴血色,喉间几乎是强咽下突涌而上的腥甜。

    躯似乎有些不堪重负,长靴落地低沉,略有些踉跄的走出寝

    刚踏出门,轻咳了一声,血色再抑制不住。缓慢的从怀中拿出干净的帕子擦净唇边溢出的血渍,又将带血的帕子收到袖中,面上没有丝毫的不适,依旧如刚刚听到琴音时匆忙而惊喜的模样一样。

    云璃感觉到手脚又有些不听使唤,脸色微变,她不要在这地方表现出蛇的习

    她就是不想他知道,她腹中的孩子是他的骨血!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小罗的声音在脑中回响,云璃努力克制自己即将出口的嘶鸣。

    “宝宝……宝宝又闹腾了……”

    她绪一激烈,孩子也跟着影响。

    “蛇妖的孩子也不让人省心!”小罗骂骂咧咧一阵,绯色的光芒微闪,温和安抚腹中不安分的孩子。

    “唔!”云璃墨瞳绯芒突,五指紧抓宽大的榻,嵌凤雕龙的榻座几乎抓出指痕。

    没用!

    瞬间汗水淌湿剔透颜,青丝沾染,墨瞳妖绝!

    小罗顿时急了!

    “宝宝,别在折磨娘亲了,你再不乖,娘亲就不你们了,知不知道,别翻腾了……”

    “夭夭渴了么?”

    这声音一传来,云璃脸色瞬间苍白,他不是被自己气走了么!云璃猛然捂紧被子遮住躯。

    绯玉晗小心的端来一盅汤羹,微微的有些烫,仔细的吹凉,端了进来。

    目光陡然瞥到榻上汗水湿透靥,痛苦不堪的云璃,脸色微变!

    “夭夭!”绯玉晗哐当一声放下手中的瓷盅!

    “走……走开!”云璃猛然甩开他的手,紧闭双目,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薄毯不许他靠近!

    她不敢睁眼,她害怕眼睛里出现竖瞳,她害怕隆起的腹部被他看出来是蛇胎!

    “夭夭!我不看,我不看!”绯玉晗小心的靠近绪有些失控的云璃。“夭夭,不怕……不怕……乖乖的……”

    绯玉晗缓缓靠近,握住她的手,连带着薄毯紧抱在怀里。淡色的流光沿着云璃的脉搏流入全,云璃稍稍安静下来,孩子也不再像刚刚那般躁乱。

    云璃歪靠在绯玉晗怀里喘息,汗湿的颜如霜打一般毫无气力。伸手轻抚隆起的腹部,一时无言。

    “娘亲,他可以让宝宝安静下来……”小罗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云璃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这事实。

    绯玉晗轻轻捋顺粘在她湿润颊边的青丝,薄唇轻贴在她眉心,眸光深邃温腻,见她神色淡淡,隐有抗拒,微微敛眉,转移了话题。

    “夭夭饿了吧?吃点东西好么?”绯玉晗端来一旁的瓷盅,轻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

    “玉王爷,你上一股血腥气,我闻着不舒服,吃不下!”云璃无力去推开他,头歪到一边,神色有些冷。

    绯玉晗素长的指尖微僵,安静地放下瓷盅。

    “我先出去,汤水凉了对孩子不好……”绯玉晗垂眉,说完,转离开寝

    云璃长睫颤了颤,声音有些无力。

    “小罗,我估计两后便又要回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可是娘亲,你还有着小宝宝,不等小宝宝出世么?”

    云璃叹口气,她快生了,她要在生下他们之前离开这地方,她要带走他们。

    “可是宝宝没出生,小罗就没办法了”

    云璃也知道想走不容易,沉默不语,如果有那疯道士和九雪帮忙应该就没有问题,九雪不知现在如何?

    如今她既知自己和欧阳玉是怎么回事也就明白为何九雪会不来找她,只是咳喘是怎么回事?九雪为何会咳喘?

    “小罗,你帮我去找一个人,然后……”

    云璃如今是血修罗的主人,心灵传音并不难,交代清楚后,小罗只好独立离开这地方。

    “那我先去找那个跑掉的花心蛇妖了!”

    云璃点点头,靠在榻上休息片刻。

    目光瞥到一旁几案上隐隐冒着气的莲子汤。

    刚刚她的确在欧阳玉上嗅到血腥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后,云璃已经恢复,宫内恢复了平静。

    这,云璃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在御花园内随意走动,隆起的腹部成长很快,行动起来很不方便,走两步喘几声。

    “王妃,前面不远处是聚香园,有不少花匠培育的珍奇花木”

    “是啊,听说还有前不久南冥送过来的新品种,宫里前几个月新选进来秀女都喜欢在那边聚集聊天,今那位南冥国的国主听说进宫了,不知道会不会遇到……”

    云璃闻言,脚下的步子一顿。

    “那位南冥国主是什么时候认识玉王爷的?”

    两位侍女想了想,回禀道:“奴婢也不知,去年暮时节宫中盛宴,那时候王爷似乎已经与那位南冥国主便已认识了”

    “是啊,听说那位国主是个好男风的……听说喜欢王爷,所以对王妃可能……”

    “可莫要在王妃面前胡说!”

    小侍女猛然一滞,思及自己说什么,吓得慌忙跪下!

    “王妃恕罪,奴婢一时口无遮拦!”

    云璃着大皮球一样的肚子,也不好去扶她,懒懒道:“起来吧”

    “谢王妃”

    “哎,姐姐们快来呀!快看看这位姐姐……”

    “呀,这位是玉王妃姐姐吧?快生了吧?真是恭喜姐姐!”

    脆生生的嗓音突然好像约好了似的,直接就拦住了云璃的去路,纷纷亲的上前问候。

    “姐姐刚刚是怎么了?是不是这婢惹了姐姐不高兴?”

    “姐姐如今可是怀着子,可莫要生气!”

    “哎呀,妹妹没生过不知道,这怀孕期间的脾气可大着呢!稍不留神得罪了主子,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笑声此起彼伏,云璃旁的两位小侍女脸色微青。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