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九雪·迟来的真相

    “你醒了?”木道子敲了敲自己的酒葫芦,抬头看了一眼绯玉晗。

    绯玉晗伸手轻抚边的一双孩子光洁的小脸,眉宇间剔透玲珑,与他们的娘亲一样。

    “我听说桃夭消失时,连她用来防的一对琴也不见了,如此想来,也不是没有希望”

    木道子仰躺在房梁上,暗中叹口气。绯妩那担心的模样,他看着心烦,如今只好先过来劝导劝导这位,不过他怎么这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表

    “什么时辰了?”绯玉晗小心的放下肚子上两条缠绕的小红尾,将璃儿抱到里侧来,自己翻

    “晌午刚过,外面阳光正烈”

    木道子跃下房梁,看了一眼窗外,如今夏灼人,再过一两个月正是盛夏时节。

    绯玉晗什么都没说,转走了。

    “你去哪儿?”

    “皇宫”

    木道子挑眉,摇了摇空空如也的酒葫芦,也跟了上去。这人平静的太过分了,想干什么?

    走出门,夏灼烈的气息扑面而来,院子里显得空空的,绯玉晗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繁盛的桃树下,石桌上阳光斑驳,整齐的棋子还保持着当初的布局。

    子玉,你看这一步怎么走才好?

    笑靥犹在,白衣潋滟,好像是昨

    绯玉晗迅速移回目光,大步走出了庭院。

    已入六月,到处皆是生机勃勃,玉楼城中闹喧哗,河道上来往的船只穿梭,逢源楼依旧客源广进,说书人说着四海各地的故事。

    葱茸的绿意盎然,距离当已过去了近一个月之久。垂柳绿水,长长的河道蜿蜒流淌。

    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西城闹的河面上一叶乌篷小船平稳的行驶在河面上,一位青衣小公子执着一柄墨扇站在艄公不远处,颇为好奇的四处张望。

    “璃儿,你小心些,莫要胡闹”

    小船里传出温淡的嗓音,随着这声音刚落,一位雪衣公子弯腰拾帘而出。

    墨色的青丝流泻如瀑,形颀长,芝兰玉树般温雅如玉,一袭雪衣上绣着淡银色的云纹,银绣滚边雅致自然。璎珞玉带飘然,腰间温润的半月玉玦悬垂,与他对面的小公子腰间系着的正是一对。

    “九雪,你看这里好多人!这里真的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么?”小公子莞尔轻笑,剔透的眉宇晶亮明澈,一眨不眨的看着旁的雪衣人。

    九雪唇边含着一抹笑,微微点头,伸手将她圈到怀里,拿出帕子轻拭她额角的薄汗。

    “你体才刚好,莫要着凉了”

    “嗯,璃儿知道了,我们上岸去好不好?”云璃希冀的瞅着他,九雪唇角微弯,微凉的指腹轻轻点了点她精致的鼻尖,唇齿间含了毫不掩饰的宠意。

    “……好”

    艄公微笑的看着这一对小夫妻,虽是兄弟的打扮,但这位白衣的公子对眼前这位比女娃还漂亮的小公子那般呵宠妻的眼神,他撑船这么年岂会看不出来猫腻?

    “两位公子,是否要在前面停下?”

    “就在那座酒楼旁停下,看着就觉得很亲切”云璃手中墨扇指着不远处的逢源楼迎风招展的市招。

    九雪温润的眸子凝着云璃的容颜,轻笑点头,艄公船桨转个方向,朝着逢源楼而去。

    一切都变了,夭儿当真是什么都不曾记得了,眉眼间也尽不是玉王妃的模样。她是真实的桃灵再度转世的颜,隐隐带了真的惊艳,这才是修炼了近百年的桃灵转世,男装化形,有男子的几分特征,或许是桃灵趋于女相,总是有些中化,男女难辨了。

    云璃,就是桃夭。

    一个月前,他将她从玉王府中抱了出来。

    她如今没事,什么记忆都没有了。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云璃跳下船,负手仰头看了一眼牌匾,有模有样的扇子一展,打量起来。

    九雪不由轻笑。

    “璃儿感觉如何?”

    云璃秀雅的眉头皱了皱,摸着下巴做冥思苦想状。陡然,眸光一亮,扇柄一拍掌心!

    “我想起来了!”

    九雪凤眸微转,唇边笑意不减。

    “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来好像在管家老头子那里听说过!”云璃认真的点点头,抬腿昂着脖子就进去了,似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来,挽起九雪的手臂一起走,凑近他耳边悄声道:

    “九雪夫君,这里我以前真的来过吗?”为何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九雪指尖微动,长袖下,修长的指尖轻扣她袖中柔软白皙的食指,十指交握。叮嘱道:“你记不起来也没关系,有我在……”

    云璃感觉到指尖的亲密,微微迟疑的怔了怔,不知为何,心里好像有点空。然而九雪的话无形中打乱了这不明显的怅然,云璃微笑点头。

    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人可以依靠,只有九雪在自己病重时照顾她,他们好像成亲已经一个月了?

    “两位客官需要点……”

    小二见有客人,立刻上前招呼,看到云璃的瞬间怔了怔,以为自己眼花了,看见了失踪近一个月的玉王妃,但是仔细一看,并不是玉王妃。

    云璃见他失神,歪着头,突然伸脑袋望向小二,怪里怪气道:“你看什么?小个子?”

    小二汗颜一把,赶紧赔礼道:“两位里面请里面请,这位小公子,小的失礼了,只是看着小公子顿觉面善,一时多看了几眼,小的失礼……”

    “是吗?”看来她应该是以前来过,这位小二看起来好像不是第一次看见自己。

    “进去吧”九雪温和的嗓音依旧没变,淡笑道。

    云璃点头,直接就熟门熟路的上了三楼,走到楼梯上才微微有些愣,似乎下意识的就往上跑?

    两人在三楼的其中一个雅致的小房间中,不多时,九雪点的几样菜盘都端了上来。

    云璃看着面前的东西,微微失望,虽然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可是,这些,怎么都是素的?有的即使是荤的,口味也都偏淡。她虽然不能自己跑去杀生吃,但是怎么也不是素食主义者。

    九雪见着她眉头紧锁,不由疑惑。

    “怎么了?不喜欢么?”

    “不是……”云璃眼巴巴的望着他,把椅子拉到他边来。“我要吃……”

    九雪莞尔,揽过她的腰肢,轻笑道:“你呀,还是如此贪吃,只是,如今我点了,你恐怕也没办法吃,徒生腻味对子不好。”

    “怎么会?”

    “你如今不是一个人了,才刚刚一个月,我担心你害喜……”九雪眸底的光芒微闪,有说不明道不明的黯淡。

    云璃手中的筷子惊得陡然落地!不可思议的看着九雪。

    “害……害喜?”

    一个月?

    她……她怀孕了?一个月?她怎么不知道?

    “你不高兴么?”九雪的眸光暗敛,唇边的笑意不微微凝滞,伸手轻轻揉着她柔顺的长发,语气没有什么绪。

    这个孩子,来的如此之巧,天意弄人。

    他半个月前为她诊脉时便已经惊呆了,那蛇毒匕首倘若不是插到了心口,便是这个孩子。

    蛇毒都未能要了这孩子的命,或许是因为,他天生就有能力抵抗。

    云璃没想到自己和九雪才成亲一个月就这么快,自己似乎反应反常了些,恐怕九雪还以为自己不高兴。

    “璃儿怎么会不高兴呢?”云璃惊讶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腹,这里平平的,真的有宝宝了么?“好快,宝宝来的好快,璃儿没想到这么快,我们才成亲一个月呢”

    九雪微怔,指尖霎时有些颤抖。

    “璃……璃儿……你愿意为我生下孩子吗?”九雪眸光如深潭,好似要将云璃吸进去。

    云璃歪着头,看着九雪从未有过的反应,似乎有些紧张?是紧张么?

    “璃儿当然愿意了,璃儿要当一个好娘亲……”云璃唇边溢出笑意,靥染了淡淡的薄红。

    孩子,血相连的孩子,没有谁比他们的到来更让自己开心的了。

    只是,她自从醒过来后,好像和九雪才认识一般,突然知道肚子里多了一个他们制造出来的小生命,一时心里有些怪怪的。

    九雪唇边的笑意晕染到心底,很自然的将云璃抱到膝上,修长如玉的手轻轻覆上她的小腹,这个孩子是璃儿的,他也愿意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没有沾染妖孽气息,是正常期出生的孩子,十月怀胎,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会护着他们平安出生。

    “璃儿,以后可不许再胡闹了”

    “知道了”云璃莞尔点头。

    九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小片喂给她,这些菜没有腻味,是很清淡的小炒,符合璃儿的口味,他并希望因为孩子委屈了璃儿。

    九雪喂饱了云璃,才带着她准备离开。

    逢源楼的客人云集,云璃刚下楼就听到楼下的争吵声。

    “这是哪里来的四个乞丐!还不赶紧滚出这里!真以为逢源楼是你们能来的地方!”

    “还说是玉王妃让来的,开什么玩笑,玉王妃一个月前就已经失踪了,又怎么会是今黄昏时分让你们出来找掌柜的!还不赶紧走!”

    云璃看着被挡在门口,被人指指点点的四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有些疑惑,这些人怎么会愚蠢到去说一个一个月之前就失踪的人来为自己作借口?显然是不可能的,大概是那位失踪的玉王妃遇到了她们有几分可能

    九雪看了看天色,将云璃揽到自己怀里。

    “我们走吧,人多了,对孩子不好……”

    “好”

    云璃点头,也没多做停留,从这四人旁走过。

    那四名头发散乱几乎看不清面貌的女子被人直接从逢源楼中赶了出来,掌柜的不在,而她们口中所说的根本不可能,更加无人相信她们。

    “我们说的是真的,我们从凤府逃出来,多亏了玉王妃,是王妃让我们来找你们掌柜”

    “我没骗你们”

    四人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如今王妃早已生死不明,没人信这几人的话。

    四人伏在地上,被人踢出来。她们也不清楚,为何这些人说玉王妃失踪了一个月,她们进凤府才不到半月,当时玉王妃还在王府之中,两个皇子之事更是沸沸扬扬,为何这些人说王妃失踪了一个月?

    王妃叮嘱她们逃出来就来这里,如果天黑之前她尚未出来,就去玉王妃告诉玉王爷,现在她们没有办法在这里,如今只能去玉王府求救。

    几人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正要去玉王府,刚转就看到一旁经过的九雪喝云璃,当即呆了呆!

    “姐……姐姐!”

    “王妃!王妃是你吗?你平安逃出来了?”

    四人惊喜一声,立刻上前拦住了云璃。

    云璃微微皱眉,这四人突然这么一喊,把旁边的人都喊了过来,围观的瞬间轰动了。

    “玉王妃?在哪里?”

    “她们刚刚说玉王妃!”

    玉王妃消失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九雪揽住云璃,将她护到边,淡漠的眸子仿若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的冷傲气质,令原本喧闹的人群瞬间不敢太放肆。

    “几位认错人了”

    “怎么会?王妃,您不认识我们了吗?”

    “我们是……”

    几人试图解释,怎么王妃一白衣变成了青色?当她转过,顿时几人怔住,住了口。

    云璃皱眉,调转头看向她们。“我不认识你们说的玉王妃”

    云璃和玉王妃有几分像,却不是全像,这一青衣与玉王妃相比,到底是各有特点,并不相同,只是这背影太像了,她们一时认错。几人也惊住了,没想到这影如此相近。

    “失礼了,是我们姐妹认错人”

    云璃有些莫名其妙,没再多说什么,和九雪很快就离开这地方。

    这四人这般一口咬定是玉王妃来让她们到逢源楼之事,很快便被凤来仪的人知晓,云璃和九雪前脚刚走不久,后面凤鸣便直接在半路就截住了那四人。

    这四人其实是当凤府中出来的三位少女,以及那位被五蛇妖用链子绑在上当娈童的小少年,如今逃出来,却没想到竟然没人信他们,刚拐出逢源楼,摆脱了那群冷讥讽的人就遇到眼前这位挡路。

    凤鸣看着这四人微微皱眉,这四人上一股子令人厌恶的妖气,还是他仇人上的气息。凤肆那帮子无能手下!

    “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我们可是认……认识玉王妃的!”

    凤鸣耷拉着长腿,皱眉。这四人洗刷干净也有几分姿色,的确符合那群荤素不忌的蛇妖的审美。

    “你们在哪里遇到的玉王妃?”

    “凤府”

    “何时?”

    “今……今天正午左右……”

    凤鸣听到几人的回答,微微凝眉,不知为何,这几人总让他觉得哪里奇怪,但是话里又不想是说谎,至少,分辨一个人类是否说了谎,他还是能做到的。

    “玉王妃在凤府?”

    “是……”几人似乎有些迟疑是否要告诉他。毕竟,是玉王妃让她们去玉王府,亲自告诉玉王爷。

    “你们跟我去趟皇宫吧,将事说清楚”凤鸣也不等这几人说什么,他刚跃下高墙消失,四周便出现了几名黑衣人直接劈晕了这四人。

    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华丽的宫之中。

    明黄的蟠龙云靴踱到面前,三名少女抬起来,看到来人的装束,瞳孔瞬间凝住,骇然低呼一声。

    一旁的小少年似乎醒的更早一些,俯在一旁,与这三名少女一样,体微微颤抖,似乎极为紧张,没想到竟然到了皇宫,还……还见到了皇……皇上?!

    绯玉晗看着这几人良久没问话,凤鸣和绯妩在一旁看着他颇有些不解。绯玉晗一直都疯了般寻找桃夭,为何现在可能有消息了却反而迟疑了?

    绯玉晗盯着她们,长袖下的手指微青,他已经从凤鸣和凤来仪传来的这几人的消息中隐约知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很想知道,很希望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夭夭她,还活着!

    犹豫了良久,绯玉晗低沉的声音传到了这四人的耳中。

    “玉王妃让你们带什么话?”

    这四人微微一惊,不知为何皇上会知道是玉王妃让她们带话?她们虽然一直往玉王府赶,但是一直并未说及此事。

    “王……王妃被困在凤府,她让我们先逃了出来,说……说如果天亮之前还没有出来,就去玉王府找玉王爷……”

    “什么!桃夭被抓去了凤府?!夭夭还活着!她还活着是不是?!”绯妩闻言眸光陡然亮起,猛然站起。想起了几个月之前的那位凤肆。“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凤肆!”

    “等等!”凤肆拉住了激动的绯妩,目光盯着眸子瞬间黯淡的绯玉晗,总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

    “你们是何月何看见的王妃,告诉朕具体的月份时期!”

    绯玉晗闭上了凤眸,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意料之中的失望而已,没有必要如此。

    “槐月己卯

    “什么?!”绯妩猛然望向跌坐到几案上的绯玉晗,绯玉晗撑着额角垂头看不清神色,明黄的发绳从冕冠两侧垂下。

    他知道,看到他们说到凤府便已经隐隐猜测到了。

    一个多月之前,凤肆说过,夭夭她失踪了三,被困在诛仙阵中无法动弹,她一直等着自己去救她,可是他却连她失踪了三都不知道!如果夭夭真的向自己求救了,那么一定是有人来通知他的,但是没有来玉王府,他知道是有人暗中阻扰,却没想到今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槐月己卯,已是一个多月之前了。

    “她们被有心人施了黄昏咒,我一直觉得哪里奇怪,她们的衣着已经不是现下时节的衣物了”凤鸣叹口气,放开了绯妩。

    “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当时夭夭怎么会被困在凤府?我从未听她提及过!”绯妩有些失望,不是夭夭的消息。

    绯玉晗不想再说什么,紧接着这件事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一步步的将夭夭带离了他边。

    夭夭现在哪里?她是不是还活着呢?

    “娘亲在哪儿?”

    “是不是找到娘亲了?”

    稚嫩的嗓音先人一步到了内,两个孩子迈开小短腿就往这边跑,后跟着的几名太监宫女拦都拦不住。

    “父皇,璃儿听说娘亲找到了是不是?是不是?”

    “娘亲在哪儿!在哪儿?凌儿好想……好想娘亲……”

    两个孩子见内没人回应他们,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红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又是这样,又是假的……

    为什么娘亲走了,是不是娘亲不要璃儿和凌儿了……

    外面的人都说娘亲没了,他们不要相信,娘亲怎么会没有了?娘亲说过,会疼宝宝,娘亲说过,舍不得宝宝的……

    ……

    护城河的水静静流淌,流向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夜晚的玉楼城逐渐安静下来。

    云璃站在庭院外看着天空半圆的皎洁月华,不知为何,心口总是却了什么。

    明明九雪就在边,明明孩子还在腹中慢慢成长,为何还是觉得少了什么呢?为什么还是哪里难受?

    究竟,她少了什么?失去的记忆里有什么?没有过去,算是完整的吗?

    没有人能给她回答。

    九雪白色的影静静站在她后,看着她雪色的衣袂被夜风轻轻拂起,长长的青丝柔顺安静,融入浓浓夜色之中。

    “璃儿,你想知道过去是什么吗?”

    云璃回首望向台阶上静静站着的九雪,雪华缥缈,墨色的青丝在银色的月光下如雪飘扬,如仙如画,不知为何,她心底缓缓升起一抹熟悉的影子。

    她不知觉的点头。

    九雪凤眸升起了一抹捉摸不透的黯淡。

    “璃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

    九雪目光似乎透过很遥远的记忆,看向了不知名的远方,幽淡温雅的嗓音在夜色中清冽如水:“很久以前,在一座修仙的山上有一个修仙的道士……”

    九雪的声音悠远而又醇厚,眸光中含了一丝怀念与怅然,在空旷的夜色中如那夜空中皎洁的月华。

    “有一,他下山时在路边拾到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她很聪慧,什么都能学会,是那修仙之地最有天赋的孩子……她总是闯祸,却时常不知自己错在哪儿了,每次闯祸了,师兄们要罚她,总是往她师父怀里躲……”

    “她师父对她很好么?”

    “……她师父也总是罚她,她师父一直很用心的教她,他一直以为是希望她可以得成正果……”

    九雪的声音缥缈,最后一句,云璃没有明白,这个“他”是哪个他?是那孩子的师父还是那孩子自己想得成正果呢?

    “她说是自己是一只狐狸,她扮成男孩子,可是她总是不知道,她是师父一手养大的……什么事是她师父不知道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