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惊悔·抵死厮缠

    花容一向很清楚,很多时候是她上的桃香出卖了自己的位置。只是现在呢?这内镂花铜雕的香炉中燃着的甜尼香料早已掩盖了她的气息。

    她记得他说过,他能感觉到她。每次她出现都很小心翼翼的害怕惊扰到他,只是每次都能被他捕捉到。她甚至真的是这么以为的,他能感觉到她。

    她以前不是这样,她不信这些,她曾经对他说,不信,谁也不,可是她最后还是嫁给了那个痴痴对她说,只娘子的傻子。

    那个傻子明明饿了,就这么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肯吃饭,只是因为想见她一面,她那么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怎么会真的毫不在意呢?

    那个傻瓜看到好吃的就留一份给自己,为了她能吃到的饼,就将刚出滚油锅的俗酥饼偎在怀里,被人打,被人嘲笑也要护着,只是因为她喜欢。她当时是不是就已经接受了他呢?

    她记忆深处的子玉,为了她能活下来,将自己的内灵给了她;为了她,不顾一切的扑入烈火之中,就这么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不见了……

    她死前曾指天发誓,不会负他,如果有来世,一定要是子玉的妻子。

    可是现在,她不知道了。

    小叶子不是当年的小叶子,师父不是当年的师父,那么她心里的子玉是不是还是当初的子玉呢?

    可是她的子玉明明就在她眼前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

    子玉早就死了!在她面前灰飞烟灭的!

    心突然痛的难受,喉间一股腥气上泛。

    对的,子玉早已没了……她怎么这么欺骗自己呢?是她害死了子玉,她的子玉在十九年前就死了……

    唇边一抹腥色溢出,她也不知道是哪里痛,只是难受,口跳的很快很快,好像要跳出来了。这是他留给自己的东西,他的灵一直在自己的心里,眼前之人不是她的子玉,不是的!

    揪着自己的口,指尖逐渐发青发白,她只想离开这里,不想再呆下去了。

    室内的暖香弥漫,半掩的帷帘遮不住东升的朝阳,连雅微微,轻轻靠到绯玉晗边,柔似水的眸子狭魅惑人,拿起旁的大髦温柔的披到绯玉晗的肩上。

    “清晨凉气重,体要紧,折子稍后再看罢”

    绯玉晗点头,拉了拉肩上的披风,淡笑道:“稍后便要早朝,李树海自然会过来伺候,先歇着”

    “……好”连雅轻轻点首,轻柔婉约。半掩的酥下淡色的内兜露出一角,说不出的妩媚动人,两两对视,仿若有一种特殊的依恋流转。花容轻轻抬眸,复又合上,长睫轻如薄透的蝶翼般轻轻颤了颤,缓缓恢复了平静。如此佳偶,倒显得她是第三者插足,格格不入……

    她无声笑了笑,眸中蒙了一层迷离的雾岚,好似十九年前,眼睁睁看着子玉从她怀里消失,有些空,又找不到方向,她如今又该去哪儿找她的子玉呢?

    绯玉晗站起,连雅匆忙上前扶稳他,他眸光闪了闪,却未多说什么。

    早朝的时辰快到了,绯玉晗无意间抬头看了看窗户,暖晕的光辉透过明黄的帷帘为室内镀上了一层明晃的金色,香炉袅袅的香气依旧如仙如雾。

    她就那么淡淡地站在炉边,朦胧间好似画里不真实的桃仙,白色的披风上,一圈细腻的雪绒衬着冰雪般的靥,细长的眸子婉若最上等的琉璃沁水珠。

    绯玉晗呆了呆,手中的折子砰然落地!

    平静静谧的内,突兀而尖锐。

    花容眸中迷了一层烟水般缭绕的雾气,恬淡剔透的面容如同渗透着冰雪莹棱,那种不自觉隔离他人的淡漠感那般明显,沁透了绯玉晗心,他的指尖霎时冰凉,这种冰冷沿着指尖渗入了全肌理,掳住了他的心脏,几乎呼吸不得。

    “夭……”

    花容看了他们一眼,漠然转,露珠的水汽似乎站了这么许久才稍稍干涸,冰冽中带着清晨的青草的气息。

    她走了……

    影就在转间消释在这靡丽的中。

    那漠然的眸子,冷冽的气息,如同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

    她就是那般的毫不留的如同斩杀所有的妖孽般一鞭除掉他。

    怎么会?!

    不会的!不会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夭夭!”

    绯玉晗瞳孔骤然痴癫,喉间干嘶一声,不顾一切的随着她消失的影子追赶出去!

    “夭夭!”不是这样……不该如此的!

    “哦?这不是赤蚺王吗?这是要去哪儿呢?”邪气的嗓音低嗤,凤肆紧随其后地跟上绯玉晗,拦住了他的去路,讥讽的看了他一眼。

    “滚!”绯玉晗双目赤红,冷酷无的一掌劈开凤肆!追着那已然消失的影飞赶,他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如果他不去,夭夭会没有了!他的夭夭会永远离开他!

    不可以!不可以!

    “哼!”凤肆低嗤一声,手凌空横挥,掌心已然多了一柄青色长枪,隐隐的青色幽芒流转,凤肆看着前方不顾一切的影,举起长枪,劈裂空气,带着磅礴的杀意,直直劈向绯玉晗的背后!“给我站住!”

    绯玉晗狭长的双目露出嗜血的炽芒!

    “吼!”

    一声苍茫浑厚的低吼破空,绯玉晗一袭白衫瞬间化作妖艳的火红!倏然从原地消失,不到眨眼功夫,已突然出现在凤肆后!披荆斩棘般破空声劈斩向凤肆!

    “给本王滚!”

    凤肆猛然发现,猝然躲闪,然绯玉晗的速度早已超出他的想象,火焰般的长剑劈中了他的右肩!霎时惨不忍睹。

    本可再加最后的致命一击,凤肆恐怕就无法嚣张,但他却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绯玉晗已经无暇去管他是死是活,击中他之后便继续寻找花容。

    凤肆捂着肩,狭长的眸子闪过不甘,翻立刻跟了上去。

    “绯玉晗!你活该如此!你可知,你近三沉湎温柔乡乐不思蜀,你的妻子却困守诛仙阵等着你搭救?”

    凤肆的声音充满讥讽,追不上绯玉晗,如今唯有如此分他心神,阻止他追上桃夭。

    绯玉晗额角青筋隐现,难以控制的捕捉这三来她的消息。

    “桃夭是厉害,她独自从诛仙阵逃了出来,却是脱力昏迷三,三前与人约定倘若天亮之前尚未出来就到玉王府求救……可惜,就算去了又如何?他们王爷却夜不归宿!”

    “可惜,桃夭虽是逃了出来,醒来却是三后,一听说时间,半夜刚刚苏醒就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回王府,哈……知道为什么吗?”凤肆嘲弄的语气愈发深刻,绯玉晗周赤色的烈焰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凤肆嗤讽尖刻,大笑:“因为她害怕你担心她!哈?她根本不知道,那四人被人做了手脚,她就是死在诛仙阵,也不会有人去救她!你沉浸你的温香软玉,连她失踪了三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去救她?!她一醒来竟然就是怕你担心,半夜赶回府告诉你她没事!知道吗!”

    “你给我住口!”

    “我偏要说!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走了吗?!因为她好不容易赶回来,却得知你根本就三天没回府!她的婢女告诉她你选的秀女是怎么回事,她知道了却不相信,一定要问你才愿意相信!可惜……”

    “可惜你选秀女,得连大小姐的皇榜都出了!你没看到她看皇榜时什么神色吧?一进宫就看到你与那连大小姐软温枕,好不恩……”

    “胡说八道!本王岂有如此肮脏作为!”绯玉晗猛然发疯般劈了过来,额角青筋暴显,邪肆的玉颜此刻盛怒难抑,嗜血残戾。

    不是这样的!他没有!他不知道夭夭出事了!他一直以为夭夭与绯姨在一起,已经安全回府了,才会在宫中处理最近乱如麻之事!他与连大小姐根本不是这般不堪!

    一切都脱离了轨道!

    凤肆成功的牵制住了绯玉晗的脚步,可惜毕竟不敌他,再一剑劈斩下来,他便直直的坠入了成群的建筑中。

    绯玉晗呼吸急促,掌心被捏的鲜血淋漓,疯了般循着花容残留的气息追上去。

    他不能失去夭夭,不可以的!

    不可以!

    气血翻涌,逆气倒转,凤肆刚刚添油加醋的话,句句砸中他的心脏,不堪重负。

    是他太疏忽了,只是一次没有派人通知夭夭他不回府而已……只是他没有回府三而已,为何会发生这么多事?

    如果他派人回去告诉她不回去了,是不是侍从就会来告诉他王妃不在王府?

    如果她回府了,他就知道夭夭失踪了!也不会这样!

    “夭……夭夭!”

    郁气集于,加之翻天的痛悔,一番打斗几乎使尽了全力,不要命的追赶,更是消损生命,腑脏无法承受,早已超负荷。

    噗然一声,一口腥气呕出,瞬间染红了一室屋瓦。

    天空,逐渐高升的阳光好似讥讽世人,耀眼而灼烈。

    花容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捂口好似被敲了一闷锤,闷疼难忍。

    缓缓背靠墙壁,在一座幽静无人的深院荒宅中抱膝坐下,不知曾经是哪家王谢侯爵府邸,如今却也是杂草丛生,她靠在荒垣断壁之中几乎看不到影。

    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般衰败荒凉的地方和她如此相像,曾经何等尊荣,如今何等悲哀。

    花容缩到一旁,目光怔然,脚下的土地冰凉,没有丝毫知觉。

    她该去哪儿……

    腕上,银丝手环淡淡的光芒流转,花容把脸埋在膝间,没有看它。周围只有风吹动草丛的声音,淅淅索索。

    白色的帷帽上,雪白的细绒摩挲着她的脸。茂密的草丛只有那一抹雪色。

    绯玉晗不敢上去,殷红的唇边尚有一抹腥艳,凤眸凝视着她缩成一团,唇齿间似有千言万语,却不敢出口唤她。

    他,终于找到她了。

    妖艳的绯衣带了腥气,后的风将他凌乱的发丝拂起,也将他的满血腥送到了她边。

    花容始终未曾抬起头,风拂过她,好像静物。

    良久。

    “绯玉晗,我们合离吧”

    也许,这一切她其实心中隐隐有了准备,有痛,却没有意外。

    她是桃,他是蚺。本就不该在一起,那红色的雌蛇才是适合他的伴侣。连大小姐连雅。

    那,她在书房外听到绯妩说起这个名字时便问了父亲。

    连雅,连尚书唯一的女儿,连锦的妹妹。

    没想到她竟然也是蛇妖,与他如此相配。

    花容抬起头,目光看向不知名的地方,唇边含着一抹浅淡的笑,很淡很淡。

    “绯玉晗,我们合离吧”

    绯玉晗口陡然被重捶击中般低低闷哼了一声,强咽了喉头涌上的腥甜,蓦然低嘶:“不……不!”绯玉晗双目赤红,低嘶一声,趋猛的从后抱紧花容!“除非我死了!我死了你才能离开我!夭夭!你忘了我们的璃儿和凌儿吗?他们是我们的孩子!”

    “不要让我看不起你,绯玉晗……”花容低笑,一寸寸扳开他的手。

    那是她和子玉的孩子。是因为出生的,不是他的了。

    “夭夭,我不会放你走!你是我的!是我的!”绯玉晗疯癫了般将她箍到怀里,妖红的长尾盘旋。“你杀了我!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夭夭,我什么都给你,你留在我边好么?夭夭……”

    “放……放开……啊!”花容桃鞭尚未来得及出手便被他猛然压向后的草丛,颈边被猛的咬了一口。

    绯玉晗赤红了眸子厮缠,似乎要吃了她般的她咬她每一寸肌肤。

    “夭夭,你说过的,你说过要永远是我的妻,你答应过我!”

    “住……住手!”花容双腿被强制分开,浑皆如火烧,被绯玉晗噬出艳丽的花朵。蓦然脸色微白,手心结印,一掌击向绯玉晗!“不要用你肮脏的体碰我!”

    绯玉晗唇色微白,生生受了她的愤怒的一掌,搂住她的手臂丝毫没有放松,紧紧的抱住她。

    声音轻柔如羽毛,温溺的吻她耳畔。“夭夭,你不管做什么我都不会还手,你要杀我,我的命也给你……”

    花容眸光骤然一恸,悲从中来。

    夭夭,你以后要杀我呢,我就敞开膛让你取我的心,绝对不会逃的!

    夭夭,你杀了我,取了我的心就知道我心里是什么了。

    我的心一定是一个小号的夭夭……

    夭夭!不要死!你不可以死!

    夭夭,带着我的心,连着我的命一起活下去,活下去!

    夭夭,将来给我生一窝小宝宝好不好?

    体骤然一疼,绯玉晗沉入她体。

    厮磨间,吻遍她略带薄汗的眉宇。极尽缠绵,低声魅语,一遍一遍的唤她的名。

    “夭夭……给我……我你……我你……”

    “夭夭,子玉只想要你……”

    花容痛极,后退挣扎,低嘶吟泣,如何也无法摆脱他丝丝入扣的层层缠绵、步步紧

    与心的纠缠,薄汗低泣,魅语迷术。翻滚的草丛中无尽魅惑。

    使尽卑劣,堕地成魔。沉欢厮缠,了我几世执念。

    “夭夭……子玉一直都没有变……”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