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偶遇青蛇·狂肆掠情

    花容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心境好了许多,似乎什么事都不是头疼的问题。

    到底是问题出在哪儿?

    她最近似乎比较绪化,且有趋向严重的迹象。

    “夭夭怎么了?”绯玉晗双臂揽着她,下巴搁在她颈窝轻蹭。

    花容向他这边歪了歪,伸手执起他一缕青丝把玩。“姨母她们是否与你说了什么?”

    她忆起绯姨对自己说过之事,似乎子玉是憋得受不住了?到底是姨母说了什么?他前几都很少回王府。

    绯玉晗眸光微凝,大手沿着花容的前襟侧探入内,低叹一声:“没什么,只是说我骗来了娘子……”

    “骗来的?”花容不由莞尔,她是骗来的么?

    “嗯……你夫君这十恶不赦的大蛇妖用了蒙骗的手段骗小女孩……”绯玉晗的语气轻松,好似开玩笑般。狭长的凤眸却在花容看不到的地方散发着冰冷彻骨的冷芒。

    事有如此简单?

    说他只是为了满足邪私?得不到便是好的。

    说他这般蛇妖葬送了夭夭的前途。

    令他无法的接受不是这些,而是她们所说的,夭夭尚年幼,很多事根本不了解,她根本只是贪一时新鲜,并不懂得究竟是什么,长大了便厌倦了。

    倘若不是自己箍着她,夭夭根本不会只限于自己这一方天地?

    “赤蚺王有本事就看看,不要拘着我们夭儿,用不了多久阁下便会明白”

    “夭儿有她母亲的天赋,本自这次转世,便可得成正果,阁下比我们心中清楚,你倘若真的夭儿为何如此阻她?”

    “这季节,倘若我们姐妹没猜错,是你们这些尚未修炼成功的禽妖艳季节?我们夭儿这季节正是成长之期,冷,你可知,你每次纠缠会滞她仙缘?”

    历历在目,他无法强迫自己忘记。

    花容见他沉默,扭过头,一双潋滟的眸子凝着他,薄唇含笑:“姨母们心疼夭夭才说你骗我,夫君莫要放在心上才是……”

    她们对自己也不知说了多少回了,她心中清楚,姨母不知她与子玉见发生的事,才会如此厌弃他的份。

    蛇妖……这个称呼的确很容易给世人不好的印象,甚至曾经的自己也是极看不起他,不过……

    事总是有些意外,很多东西,现有的思维容易局限了自己的眼界。

    “娘子莫要如此脉脉看着你夫君才是”绯玉晗低笑,眉目间皆是宠溺。想来自己曾经是用了一些手段才使夭夭成为自己的妻,但是,只要和她在一起,他一直卑鄙下去又当如何呢?

    花容闻他之言,眉目弯弯,转圈着他的脖子,靠在他颈边。“子玉只许夭夭如此看才可以……”

    “……是”绯玉晗凤眸含笑,薄唇轻轻贴了贴她。“娘子的话,为夫怎敢不听?”

    花容笑而不语,抱紧他,闭上眸子。

    子玉,如果你骗了我,就一直骗下去,不要中途不管我……

    “夭夭,我们回”绯玉晗揽紧花容,正夏快到了,午的阳光越发烈了。这么坐下去,他越发有些手脚无法控制。

    “娘娘,您要的琴拿来了”李树海候在庭外,见他们出来,才走出来将手中的琴拿出来。

    花容回眸,正从绯玉晗的怀中下来,绯玉晗狭眸危险的瞅了她一眼,花容只好安分道:“我和母后说好,今要到她那里去陪她弹琴说说话”

    两个孩子被子玉不知带到哪里去了,说是请师傅教他们法术,绯姨一直无所事事,她看不过去,就老早答应了。

    绯玉晗没有反对,只好放开她。

    “不要又忘记了时辰,我今晚可能要晚些回府,你可不许又陪着绯姨乱窜知道么?”绯玉晗轻声叮嘱她,温的气息在耳边如羽毛挠痒痒。

    绯姨乱窜?

    花容露齿闷笑,点点头。

    绯玉晗点了点她鼻尖,将琴递到她手中,令人将花容送到坤安宫才回月合处理政事。

    花容抱着琴到达坤安宫时,绯妩正躺在宫外晒太阳,蓝色的对襟福字衣,妇人的华丽发髻上简单的插了几支银簪,旁边有几位老宫女正站在一旁伺候,见花容过来,匆忙躬行礼。

    “奴婢见过玉王妃”

    “都起来吧”花容抱着琴走到绯妩旁边,绯妩睁开一只眼,挥了挥手,一群宫人都躬退了下去。

    “桃夭啊,你总算是来了,我这老骨头都要发霉了”绯妩打了个呵欠,翻了翻,恢复了妩媚动人的绯妩。拍了拍旁,招呼桃夭过来:“过来这里坐,子玉那厮怎么也舍得你过来?”

    桃夭挑眉,将琴放在一旁,并没坐下,随手拈了绯妩旁几案上摆的几样水果,凉凉的甚是可口,不由的多吃了几口。笑道:“子玉陪了大半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要来了我的琴,你也知道,小罗还扣在他手上,他今似乎是忙着什么事,晚上可能晚些回去”

    绯妩瞬间坐起,倏地出现在花容面前,勾住她的脖子,妩媚笑道:“子玉忙着?夭夭你看,这天气晴朗天和丽的,我带你出去逛逛如何?我听子玉说,你喜欢逢源楼的糕点,不如今去看看”

    “你不听曲子了?”花容笑道。

    “听什么曲子?又不能吃”

    “出去的话,要不要和子玉说一声?”花容想起绯玉晗让她不要和绯妩到处乱窜?

    “这有什么好说的?”绯妩摇摇头,只是出去吃个东西罢了。

    “好!”花容瞧了瞧天,她已经多不曾走出门,也想去看看。逢源楼也有很久不曾去了。花容挥手,血络瞬间消失,如今血络已不是普通的琴,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她也不必利用真使出自己的本源武器,血络也可以抵挡一阵子。

    绯妩见状,眉头闪过一丝若有所思,转瞬抛之脑后。

    “走!夭夭,这玉楼城可大着,很多地方你一定都没去过!”绯妩笑道,搭上花容的肩,瞬间就消失了。

    这季节是艳的季节,绯妩一直知道,只是如今况好了不少,她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初夏,玉楼城闹而繁华,酒肆茶馆、赌坊店铺、青楼楚馆皆打开门做生意,花容瞅着,没想到这青楼白竟也开着门招揽生意,当真是少见。河巷货船云集,来来往往的皆是搬运的工人,说书的,唱戏的所出可见,三教九流都集于一处,青石大道上,商队的骆驼、牛马成群搬运着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商品。

    花容做一副书生打扮,月白的长衫配上缨络挂坠,玉冠墨扇,儒雅风流,惹来街上少妇闺阁小姐频频侧目。更有甚者,有外邦女子直接朝她上扔花问姓名。绯妩在一旁窃笑不已。

    笑道:“夭夭,你看你,这么一换装,脸也不用换,如果是在南冥、兜梨国,你非得被花砸死不可”

    花容抱着一摞一路来收的鲜花,很是无语。瞥了一眼也是风流妩媚的绯妩,苦脸道:“早知如此,还不如女装来的方便”

    绯妩摸了摸脸,忍不住笑:“你如此甚好,只是这个时节正是商贾开始活跃时期,难免各地风出现,才会如此”

    “是吗?”花容认真的点头,好像的确这样,这街上很多异族面孔。以前虽也如此,但是没有这般的多,且多因外使到来,鲜少会是民间自发。

    绯妩挽起花容的手臂,媚无比的往她这边靠了靠,惹来不少哀怨或怒视的目光,绯妩笑的更加妩媚动人了。

    “夭夭,告诉你,你这样还有一个好处”

    “什么好处?”

    “更让我这妩媚突出无比”绯妩无比风万种的撩了撩一头柔顺妩媚的头发,细长细长的眸子勾魂摄魄的往花容这边瞟,花容脸刷的吓黑了一半。绯妩暗中拧了拧她,花容一阵龇牙咧嘴,有些心有余悸。

    “小心我告诉老木头你朝我抛媚眼”

    “哼!那个老不死的消失了好几天,哪里还记得我?”绯妩扬了扬脖子,继续和花容咬耳朵“你看看,这街上的人,女的目光都要把老娘烧着了”

    “的确,男的也是……”花容汗颜无比。

    “小子,你还嫩,这才是最有面子的出场方式”

    “是……是吗?”花容无意间一瞥,忍不住打个哆嗦,发现那街道边,女子的目光根本在朝绯姨甩刀子……

    不过,她完全理解她们。

    “绯姨,你这样子在木老头面前一摆,他保证什么神仙也不修了,什么道士也不做了……哎呦!”

    花容无比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我说的是实话嘛!你干什么打我?”

    “快被你气死了”绯妩瞪了瞪眼,她每次心正好,桃夭这没趣孩子就要往她头上泼道士大粪。

    “哎!”花容赶紧抱着满怀的鲜花去追她的“妻”,招来更多的可惜目光,活脱脱的美少年被狐狸精骗的场景再现。

    绯妩在一家青楼前停了停,花容停下脚步一瞧,也皱了皱眉,有一股恶劣的气息。

    “妖孽!”花容蓦然眯起眸子,下意识的要踏进去,绯妩伸手拉住了她。

    “应该已经离开了,看来还不止一两个”只是这气息太浓郁,走后还残留不散。

    花容眸中戾意难掩,对于陌生的妖兽气息,她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如此明显,实在猖狂!

    血液里,似乎天生带有了蠢蠢动的因子,她上一世除妖除了数十年,这一世难免心下有些浮动。

    绯妩担忧的看了一眼花容。

    “夭夭,你最近浮躁了”在这里,夭夭绝对不能暴露份。“这妖气已断,并不是有意留下的,去了哪里也无从察觉,目前并未害人命”

    倘若残害了生灵,恐怕会招来铺天盖地的猎妖师,一般这季节的妖孽虽猖狂,但是损人命之事却也是最少的,倘若出人命,会连累其他族群也跟着倒霉。即使出了人命,恐怕也是偶然失控丧致使女子无法过量承欢致死,并无大规模乱致人死命,因此一直以来也是相安无事

    花容闻言垂眉,平静了许多。“我想去逢源楼吃点东西”

    只要不出人命,她也不想管,这已经不是她能做的,她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没脑子般容易冲动?

    “好!出来这么长时间,也该用午膳了”绯妩圈起花容的手臂就走。

    只是,冤家路窄。

    逢源楼依旧客源广进,市招高挂,来往的客人不断。不少小厮迎来送往,看到花容与绯妩,立刻上前招呼。

    “两位里面坐,里面坐”

    小厮朝里喊了一声,立刻有小二过来询问。

    “我们要三楼的碧玉雅间”绯妩挽着花容的手臂,左右看了一眼四周,一楼的人太多,这季节恐怕二楼也差不多,是以直接要了三楼。

    “客官,这可不好意思,三楼已经让四位公子包了”

    “整个楼层都包了?”绯妩挑眉,谁这么大手笔?“他们是何人?”

    “是京城的四公子,连大人的公子连锦、魏大人的公子魏蜀,以及上官家的上官凌和凤大商人家的二公子凤肆”小二一一都说了一遍,这四人如今这京城谁不知道?后台不是有钱就是有权,他们也得罪不起。

    “不必一定要三楼,二楼可还有空间?”花容不希望在这地方,因此种小事给子玉的外朝招揽麻烦。皆是重臣之子或亲族,还是不要去管。

    “客官真是很抱歉,二楼也已经客满,如今只有一楼大厅还有地方”小二态度很是恭敬,如今真是人多的时候,各大酒楼都是各地的商贾,他们这酒楼也差不多满员了。

    “真是一个个败家子!”绯妩却不甚满意,本来三楼很少满员,没想到四个人竟然将整个楼层都占了去,她当太后多年,都是别人让她,哪有被人拒之门外的事发生?!“带我上去!我就不信,他们四个还能占了整个地方!”

    “夫人!这位夫人!”小二吓了一大跳,这不是闹事吗?虽然他们也无奈,但是这毕竟人家付钱了!

    花容往后退了退,闲适的靠在柜台旁,什么都不说,一个太后在呢,她怎么就给忘记了?

    其实她也很是看不惯仗着父母享受豪奢的贵公子,四体不勤,什么都不干,却喜欢摆排场,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小二!我们家公子要的酒酿玉蹄呢?怎么还没端上来?”

    一位仆从正巧在这时候下楼催菜,见下面一时闹,忍不住多望了几眼。“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客官要的菜,马上就到!”一旁的端菜小厮立刻支人去找掌柜的,见这位下来,赶紧上前解释。

    “什么没事!老娘就是有事!让你们的那四个败家子都滚下来!”

    **的找茬啊!

    花容挑眉,虽然内心有小小的心虚,但是,这不是她干的不是?

    “你哪里来的泼妇?竟敢辱骂我们公子!”那侍从还从未见过敢这么对他们公子说话之人,哪个女人不是百般讨好千般柔?竟然敢挑衅上门?

    除了那个道士,还没人这么骂过绯妩,顿时更是天雷勾动地火,绯妩倏地抓住那侍从的衣领!

    “你说什么?你个黄口小儿,竟然敢骂老娘是泼妇?!”

    “啪!”的一巴掌就甩到了这侍从脸上,一把将他扔出去老远,气势汹汹的上楼去找正主了。

    花容回头看了一眼那被扔出去半晌爬不起来的侍从,再看看那四周瞠目结舌的众人,无声无息的抚额长叹。

    造孽啊。

    “这位公子,您劝劝您的夫人吧!上头可都是得罪不得的人!”旁边有好心人赶紧过来劝导花容。

    花容眉头抽了抽。

    夫……夫人?

    “是啊,小公子,这三楼都都是有权有势的大家公子,不是一般人招惹的起的!”

    花容撑着下巴,若无其事的继续斜靠在一旁柜台闲站。

    “各位有所不知,家有悍妻,非我能制,小生命苦……”

    花容面不改色,掩面作悲愤绝状。

    众人见她量秀气,唇红齿白,看着是一表人才,只是这的确是传说中妻奴像。纷纷叹息,虽说这夫人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可却如此凶悍,当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各位在此,小生先上去看看在下的夫人……”花容突然觉得自己貌似在这里干等没道德,不去看闹实在对不住绯姨一腔血。

    花容上去,一群看闹的群众也跟着去了。

    话说这下面这么大动静,上面怎么可能没反应,何况这下去催菜的仆从这么长时间没上来,也需有个人下去问问。

    “怎么回事?”

    “公子!有个不知趣的民要上三楼,正在下面闹事”

    一到三楼便有丝竹之音,雅间内,几展绣屏半遮半掩,琉璃珠帘内有美人抚琴,前方的檀木雕花桌椅上正坐着两人正是魏蜀与连锦,另外有两人正坐在窗户旁观赏一副画作。

    其中一人正是上官凌,他对面的公子一青衣,眉目疏朗,唇若点朱,细挑的眸子脉脉,好似含着水雾蕴气。闻听下人之言,细挑的眸子掠过残芒,红唇勾起,悠然道:“这点事也办不好?”

    “不过是一介民,肆兄不必理会”

    “能有银子上的这逢源楼,难道不知我们四人在此?不是外地无知商贾,便是玉楼城的贵戚吧?”另外一名穿紫袍的年轻公子手中执一盏白玉瓷盏,闻听外面逐渐接近的喧闹声,随意道。

    “连兄是觉得这人来头也不小?”魏蜀嗤笑道。

    “看看吧,来了”连锦话闭,房门被一脚踹开!

    “哐!”的一声,帘内的丝竹声陡然停滞,明显有琴弦勾断的声音。凤肆眸光瞬间残戾,倏然站起,细挑的眸子直直望向出现在门内的绯妩。

    “你是何人?竟敢在本公子的地方撒泼?”凤肆蓦地出现在绯妩侧,伸手便劈抓向她的脖子!

    绯妩凤眸一眯,闪电般掠过,出现在他后!

    凤肆眸子眯起,瞳孔内快速的闪过一丝惊诧。

    “没想到阁下还真是深藏不露,原来人类堆里也有一两个异类”绯妩自己也没想到,这四人中竟然有一个不是人,还是同类。刚刚那动作可还真是熟悉,倘若她是人类,恐怕也只剩半条命了吧?

    这种妖类留着也是给她们族群丢脸生祸!

    “哼,真是彼此彼此,原本还以为谁会如此大胆,没想到会是阁下,想必就是玉楼城的绯氏族群?”凤肆挑眉,看着绯妩,这副打扮,又是赤蚺。他想联想到别人都不可能,玉楼城的地头蛇。

    她也的确有这样的资本。

    “哼!老娘来此吃个饭都没座,凤氏公子不如行个方便如何?”虽说话里是谦逊,可任谁都没听出绯妩的客气来。

    “凤兄,她……”

    魏蜀正说什么,连锦拉住了他,他很清楚这玉楼城中鲜少有凤肆怕的人,而这个妩媚的过分的女人态度如此嚣张,凤肆却没有生气,甚至礼让三分,恐怕不是简单的人物。

    一旁的上官凌眸子微眯,闻听她与凤肆的对话,上下打量着绯妩,一句话未说,目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画作上,好像事不关己。

    “阁下要吃饭何必要硬闯?在下的地方甚是宽敞,阁下不嫌弃,本公子随时欢迎”凤肆狭眸微挑,凑近绯妩的耳边,暧昧的低喃一声。“刚刚本公子的下人惊扰了阁下,真是该死……来人呀,将那奴扔下楼!”

    “是!”一旁走出几名侍卫,面无表的上前就要拉刚刚的侍从,那侍从脸色瞬间惨白!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

    “还不扔下去,省的碍眼!”

    “公子饶了奴才!公子!”

    几人抓起那侍从,高高举起,一人打开窗户为几人开路。旁观的众人骇的脸色发白,瞬间都不敢再看闹了。而在座的几人面上丝毫没有异色,似乎死的只是一只蝼蚁。

    “扔下去”

    随着随意肆然的声音响起,那几人猛的将那侍从三楼窗口狠狠扔下!

    “啊!”

    “噗!”的一声!一条细长长鞭蓦然出手!“刷!”的缠起那侍从坠落的体,猛然拉起,砰的一声闷响,安然落到了室内的地面上!

    这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

    凤肆眸光瞬间危险至极!蓦地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呵!何必如此绝呢?见血真是难看……”

    一袭白衣胜雪,斜斜靠在门框上,唇边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湖泊般淡淡的眸子对于凤肆狂肆残戾的目光似乎丝毫不放在心上。抬眸瞅了一眼正泰然坐在一旁喝茶的绯妩上,薄唇一撇,委屈万分:

    “夫人!为夫也渴着呢!”

    “噗!咳咳!”

    绯妩万年不变的媚态颜瞬间破功,一口茶卡在喉管里上下不得,面上浮了一层血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花容好像没看到旁边如毒蛇般危险的看着她的凤肆,赶紧怪叫一声扑到她边,没命的拍绯妩后背。“夫人,你没事吧?怎么喝水都这么不小心呢!”

    “咳咳咳!咳咳!”

    绯妩咳的更厉害了!快被花容给拍死了。她绝对是故意的!怪她看着无辜的人被眼前的毒蛇扔下楼见死不救!

    连锦一直平静的脸却在看见花容出手的瞬间,僵硬了。

    没想到她竟然出现在这里?

    “冷……”

    “哎!这不是连大公子吗?!连公子还记得苏旃檀,苏小弟我吗?”花容抬头就看见了连锦,赶紧在他开口前,笑嘻嘻的自报姓名。

    连锦一滞,起道:“自然记得,苏公子这边坐”

    “多谢”

    花容终于不拍绯妩了,转瞬变礼貌公子哥。

    凤肆见她竟然与连锦认识,眸子略略凝滞,不知这人是谁?看起来连锦似乎对她甚是礼遇?

    “这位兄台真是不好意思,刚刚一时兴起就出手了,您继续您继续……”花容端起茶壶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摆摆手,赶苍蝇似的对一旁脸色不好看的凤肆道。

    这时候再继续什么?不是给自己掌嘴巴子?面子里子都没了!

    “都滚下去!”

    “是是是!多谢公子不杀之恩!”那侍从刚刚被花容救了却一直躲在一旁不敢说话,见这位饶了自己,方才连滚带爬的磕头出去。绯妩嗤笑了一声,这位凤公子当真是一个残忍无之人。

    花容不以为意,与连锦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魏蜀反而有些插不上嘴的感觉,只好到一边去找上官凌,上官凌的目光终于从画中挪到花容这边,墨瞳微凝,竟露出痴迷。

    “这位公子是?”

    花容抬眸,见是上官凌,笑道:“上官公子不认得在下了?”她当初和这位可是仇敌,没道理他不认识自己,她可是让他光着膀子贴上我是猪的标签在逢源楼还逛了十圈。

    上官凌一滞,一时有些迷茫。

    连锦见状,解释道:“苏公子有所不知,凌弟曾骑马撞到脑部,致使记忆丧失,恐怕不认得阁下”

    “是吗?”花容转眸笑道:“上官公子倒是比从前可亲了”

    “是……是么?”上官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坐回了椅子上,目光犹自有些痴愣的看着花容。

    绯妩皱了皱眉,她感觉到这位上官公子恐怕不是撞了头这么简单!她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

    “阁下成亲了么?真让在下失望呢”绯妩蓦然回头,凤肆近在咫尺,暧昧的朝她吐气,绯妩眸光一转,勾起他的脖子,贴上去。“凤公子上别的女人味都还这么香味扑鼻呢,怎么?不怕我的夫君杀了你么?”

    绯妩探手在他前游移,如蛇般贴上,眸底却是森冷冰寒。

    “哦?她便是你夫君?”凤肆狭眸妖竖,看着一旁的花容,上挑的眸子中掠过残戾。竟敢救他与处死之人!这样的人他真是觉得碍眼!

    “夫人,在你夫君面前如此,也不怕你夫君伤心难过?”花容薄唇贴着杯沿,一只手撑着头,似有几分醉态。

    绯妩一把推开凤肆,歪到花容这边,勾起她的脖子,笑道:“妾心中只有夫君一个……”

    一旁的魏蜀搓了搓手,嫌恶一声。

    连锦却若有所思的看向绯妩,他虽不太明白,为何她们两人要这般,但是显然在凤肆面前,这样绝对是安全的方法。

    花容举杯,喝了两口茶,也不想多呆,这里面,那凤肆那副恨她入骨的目光,当真是灼烈的紧。花容扭过头,笑靥胜花:“凤公子,多谢您的招待了”

    这蛇妖当真是集全了妖孽的全部残忍。

    花容眸底闪过刀芒,如果敢出手,她便让他有来无回!

    “夫君,这地方熏死人,我们还是走吧,三楼也不过如此……”绯妩一时没了兴致,没想到遇到两个同类,当真是无趣。不想再呆下去了。

    “夫人所言极是”花容起,与几位告辞。

    绯妩似乎是不想多呆一刻,直接就走了。花容刚要踏出房门,目光无意见掠过上官凌手中的画,微微一滞。

    “这副画是……”

    “是在下家中珍藏之画,也不知是出自哪位女子之手,当真是恍若仙境,与在下家乡之景甚像……”上官凌轻抚画面,似乎极为珍惜,花容进来时,见他似乎一直都在看这幅画。只是……

    花容目光望向一旁的连锦。

    这副画不是自己当初画的吗?

    当初在此比试时一时涂鸦之作,如今想起,这是潜意识中,子玉当年与她在连云谷相识的地方。怎么到了上官凌这里?

    “哼!这画中乃是我族之地,她又怎知?”凤肆目光残冷,倏地掠到花容面前,背对这后一群人,恶意的竖瞳妖异,蓦然伸出猩红的信子,舐花容的脸,似乎是想看她恐惧的模样。

    花容骤然凝眸,湿腻的触感触到脸上时嫌恶顿生!蓦地出手捏住了他的信子!猛的拉向自己!凤肆瞳孔骤缩!

    “蛇妖,不要在我面前露出你令人厌恶的一面,知道么?”花容迷眸,红唇勾起,反将了他一军!

    “我小看了你!”他为何没有看出她是何生物?

    花容放开他的长信子,手往他衣服上擦了擦,眉头皱起。

    “我又没说我是什么”

    “慢着!”凤肆兀然欺,突然出手,将她圈到墙壁与手臂之间,上挑的眸子眯起,邪凛道:“苏旃檀是么?我记住你了,不过,我告诉你……对于漂亮的男子,我一向喜欢看着他们怎么死……”

    花容掰开他的手,面无表

    “真令人遗憾,我说我是男子了吗?”

    凤肆瞳孔瞬间凝滞成针!唇边的笑意越发扩散弥漫,邪气凛然……

    ------题外话------

    子玉好多敌,这位姓凤…

    今看到潇湘新版面,老鸟我看了又是恼恨又是高兴嗷~恼恨是看到了很多人竟然欺骗我感,一看真实的订阅数都出现了,甚至曾有人信誓旦旦,令我感动的读者竟然骗我银子还从未订阅我正文一章,深受打击,尼玛,我想爆粗!

    不过我也很高兴,当然不可能矫到说是感谢他们,我是想说,感谢支持正版的亲们,以前我也不知道谁订没订,也不知道这个改革是不是一直持续下去,也有很多养文的读者,我不好提早下定论,但是真的很感谢你们以来的支持,中途断更很长时间,导致被冷藏了近两月,没推荐订阅收藏都跌了不少,依旧不离不弃……我又想爆粗……我也不知道咋说,总之很感触嗷很感动嗷……很谢谢各位,我实在不知道咋说了,我遁了……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