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缱绻缠绵

    花容亦不知绯玉晗什么时候会恢复过来,只好将回冷府之事先暂且搁放一边,目前摆在眼前的便是那位乌穆。

    花容抬眸,望了一眼朱漆窗外,素指执青花瓷盏悠闲的品茗。淡青澄澈的茶水映着明亮的光彩,外面大雪初霁,阳光明媚。

    如果没有对面灼烈强势的目光注视,她想,今的逢源楼是不错的休憩地点。毕竟她难得出来一趟。

    子玉呆了之后整蝴蝶似的围着她绕,为了她家呆子相公,她只好多窝在府中绣花练字。今因绯姨跑到府中大诉宝宝在宫中的各种传闻,子玉他不放心,跑去宣布是他生的了。她得了空闲出来,顺便听听这玉楼城最近的新鲜事。

    没想到。

    花容低首轻酌清茗,鬓边垂下的一缕青丝遮住了眸中的冷意。

    “这位小姐,我家主子有请”

    一短褐青衣的中年男子右手合,朝花容行了一礼,话中虽是有请,语气却是丝毫没有请人的自觉,态度倨傲。

    花容薄唇微勾,指腹轻轻摩挲杯沿,温烫的茶水袅袅的冒出轻缈的烟雾,食指有些发烫。目光自始至终都未曾从窗外收回,似乎喧闹的街市中有什么吸引着她。

    那名窄衫短褐的中年男子等了半晌不见花容有丝毫的动作,面上渐有怒色,却因花容是主子有请之人,也不敢当面指责。没请到这位,他也不敢现在回到乌穆边。

    “冷小姐,我家主子有请!”

    中年男子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花容依旧不为所动。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那位也不知提醒了多少遍,花容似乎方才回神,低眸瞧了一眼手中的已凉的杯盏,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转眸看向一边柜台上的小二。

    小二自然知晓这位特殊的客,一直注意着这边,见花容招呼,匆忙上前。

    “老板娘说了,这顿是请王妃的,王妃不必付账,这边请”小二利落的擦干手站在一边,简单的说清楚。看出花容不与那外邦男子多说什么,也将其当做了隐形人。

    花容含笑颔首,笑道:“多谢佘夫人盛,替我谢谢她,我便告辞了”

    花容说完便绕过那中年男子离开,没有多看一眼那人渐黑的脸色。

    “冷小姐,请留步!”

    花容步子一顿,看了一眼拦在面前的长臂。

    “阁下有何贵干?”

    “我家主子有请!”

    “如果我不想去呢?”

    “由不得冷小姐!”

    花容低笑,眸光流珠转玉,唇邪佞。这世上能阻止自己的人很少很少,不超过三人。

    花容雪白滚边的裙裾在清风中微微漾起,玉足尚未抬起,旁里便插来粗犷醇厚的男声:“不可对冷小姐无礼!”

    乌穆挥手斥退了手下,负手踱着沉稳的步子,站在花容的面前,犀利的眼睛带着极淡的弧度,看向一霜雪流苏长裙的花容,雪绒披风上一圈浓厚的白绒衬得靥胜过天山最洁白的白莲花,真是美不胜收,不愧是曾经玉楼城的第一美。

    花容细眸微抬,退后几步,站定。

    她一向不喜仰着头看人。

    “不知西栖太子找在下有何指教?”

    乌穆瞳孔微闪,虽早知她定是知道自己的份,却不想她如此肯定的说出来。

    乌穆眸光在花容容颜上打转,与在烟水楼的慵懒中暗含锋利不同,此时的她带着霜雪的清爽,周的气息冰冽清新。这般的女子当真甘愿做那傻子的王妃?

    听闻那位欧阳玉已经不傻了,但是就他所见,恐怕是皇室中人有意如此,那般的模样的确不是传言中的肥硕,却是真实的愚傻!

    “冷小姐天姿国色,在下一见倾心”乌穆锋锐的眸底噙着志在必得,洪亮的声音几乎整层楼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外面吃酒的百姓闻言纷纷望向雅间,交头接耳的议论声顿时如蝇鸣,花容脸色微寒。

    抬眸冷冽。

    “在下还不知西栖有夺他人之妇的喜好?”花容冷笑,直直回视过去!

    “在我西栖,美人当勇者得之,何谈他人之妇之说?自古美人配英雄,冷小姐说是不是?”

    乌穆高大的形挡在花容面前,刀削般的五官上尽是志得意满。“本王听说玉王爷愚傻,冷小姐被云昭皇帝指婚于他,想必冷小姐心有不甘”

    花容不动声色的盯着他,心中冷笑。

    为何世人总喜以自己的看法定错对?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就是对的,对于这种人,解释一向是对牛弹琴,她也不想多费唇舌。

    “在下还不知太子有这般的能耐,凭什么认为玉王爷就会拱手让出本王妃?”就是一个平民,也无法忍受夺妻之辱,何况是生在皇家的欧阳玉?即使是一个傻子,他背后却是皇室尊荣。

    他乌穆即使为西栖储君,但西栖国力怎可与云昭匹敌?这位的自信来的当真可笑!

    乌穆狭锐的眸子掠过一丝不明意味,上下的看了一眼花容,笑道:“冷小姐还真是为本王着想”

    “看来太子对自己很有信心?”花容眸光半眯,低嗤道。

    “冷小姐恐怕还不知你夫君真正是什么才如此深信不疑,也许小姐的夫君早已不在人世,冷小姐却将妖孽当夫君而不自知”乌穆凑近花容的耳边,低低道。强势的气吹到花容的脸颊,花容细眸掠过暗芒。

    “是吗?”花容美目流转,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折出兴味的光芒,也不惧乌穆有意的**。“在下——甚是期待”

    花容说完,一寸一寸的移开乌穆,转就走。雪色的大髦凤尾旋一朵绚丽的花,转瞬不见。

    乌穆眸光微闪,轻嗅指尖,淡淡不散的桃香萦绕鼻端,清淡雅致。

    “下,那位玉王爷当真是异类?”

    “自然”乌穆收敛了眸色,倚坐在花容刚刚离开的椅子中,带着厚茧的宽掌拿起小巧精致的茶杯有些不伦不类,凑近杯盏,淡涩的苦味溢出,乌穆微微皱眉,不知为何云昭之人都如此喜欢这些东西?

    “下,近属下得知一事,如果此事当真,即使欧阳玉是异类,这位玉王妃恐怕云昭也不会轻易放手”

    “何事?”乌穆剑眉斜挑,放下茶杯。

    “宫中盛传,玉王爷的一对双生儿其实是云昭皇帝之子!”

    “什么?”乌穆瞳孔一缩,玄色长袍上纹绣的海东青振翅飞。“是玉王妃所生?”

    “正是!”

    乌穆脸色难明,没想到这一层,那位云昭皇帝他见过,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没想到这个女人当真不简单,生下的两个儿子竟然是欧阳晗的!想到这玉楼城中盛传,之所以将她嫁给傻子王爷,可正是出自那位皇帝欧阳晗!

    想到此,乌穆脸色难看起来。

    “下,属下有一计……”那名中年男子靠近乌穆,说了几句,乌穆眸色微霁。

    众口铄金,人言混淆,的确是伤人利器!何况一国之主,妃嫔众多。

    如果捅出玉王爷是妖孽,盛传玉王妃沾染妖气,是不祥之人,恐怕即使是欧阳晗也无法控制民间传言!

    何况,据他所知,欧阳晗后宫佳丽三千,雨露均沾,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触怒民众,他倒要看看,最后这位冷小姐被云昭所弃还能去哪里?

    花容回府时,绯玉晗已经回来了,花容本以为他又抱着两个孩子不肯放,没想到没有抱回府?

    “小姐,您可回来了,王爷那副冷脸真可怕,凌香都害怕会心脏病发作!”凌香一看到花容回来,赶紧凑过去,一副天塌了小姐顶着的模样。

    花容秀眉一挑,被凌香推着往前走,笑道:“你这是怎么了?你还吓着了?子玉还没有恢复,你怕什么?”

    她虽是教绯玉晗在别人欺负他时就摆出正脸,不要笑,这样就没人敢不听他的话,但是效果是不是明显的过分了?何况子玉一般不会在府中摆脸。

    绯玉晗正常的时候府中没人敢放肆,那张俊脸婢女都不敢正面看,的确是冷嗖了些,他现在又傻了,她只好教他在自己不在时怎么做。可能因为原来的积威还在,府中的下人才会如此害怕。

    “小姐!凌香没骗你,管家都汗流浃背了,王爷一回来听说你出去了,那张脸立刻就变得很可怕!”

    凌香赶紧解释,她并没有说谎,王爷从宫里出来时就感觉神色有些不对,她怀疑是不是王爷已经正常了?但是正常的王爷不会耍孩子脾气似的,甩出娘子不回来就不出房门这种话来,摆明了要小姐去哄哄。

    “王妃,王爷在房里!”

    “王妃,您可回来了!”

    花容在一干人的“切”目光中,一脸悲壮的直接推进去,还不待她站稳,大门就砰的一声在后背关上了?!

    花容脸色微黑,踉跄的站稳了,有些无语。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像她要负刑场一样?

    花容举手拍门,外面的一群人已经全退出几丈外,探头听里面的动静。

    花容拍了两下,第三下还没拍下去,就感觉到有人从后揽住了她的腰,熟悉的气息从后面裹住她。

    “娘子,你去哪儿了?”

    “逢源楼蹭吃的去了”花容想转,绯玉晗扣住她的腰,她只好脑袋往后靠了靠,靠在绯玉晗的颈边。

    “遇到谁了?”

    “嗯?”花容眸光一闪,感觉到绯玉晗嗓音的低沉与隐忍的怒气,心中一动。“子玉,你是不是……”

    “娘子!你是不是不要子玉!娘子上有讨厌的气息!子玉不喜欢!”

    花容一滞,刚刚想问是不是恢复了,听到这一句,只好作罢。是她多想了,这傻瓜。

    绯玉晗狭长的眸子暗含鸷,与他赌气的话极为不符。

    夭夭的上有别的男人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他如今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竟然出去见别的男人?还要骗他说是去逢源楼,为什么?

    花容转不过来,只好由着他,微凉的指尖触到他的脸,轻轻摩挲,笑道:“哪有什么气息?”

    没想到乌穆只是碰了一下就被这傻子感觉到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

    “娘子,不要骗子玉”

    “傻子”花容仰头,轻贴他微润的唇,低笑道:“子玉今天很不乖……”

    绯玉晗眸光骤然深幽,怀中的秀靥含,玉颈修妍,云鬓云遮雾绕,态魅然,眉宇间皆是对他的宠溺与纵容。

    “夭夭——”绯玉晗脖颈勾缠,长臂绕过花容的前,解开雪绒大髦的带子,拦腰抱起花容便往榻边走。其他的什么,他不想管。他现在只想让他娘子的上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

    花容脑子一突,一个腾,猛然翻退!

    绯玉晗长臂勾住她的颈,阻止了她逃脱的动作,花容跑的快,差点被他勒断了气,绯玉晗凑近她的双颊,语气邪肆中暗含危险。

    “娘子,你想要干什么去?”温凉的气息倾入花容衣襟之中,蛇绕萦缠,长信子试探的伸入被他拉散的衣襟之中。

    花容靥骤红,匆忙合拢衣襟,嗓音已趋软糯。

    “你继续这样,我要生气了”

    绯玉晗低首,长信子在那一双泉眼打旋,口中尽是馨甜甘露,如瀑的青丝泻下,场景迷乱而妖魅。花容低鸣一声,双手推拒他双肩,被绯玉晗抓住拘于腰后。

    花容两颊绯红,腰肢连带着双手被强行箍住,乘着理智没有被完全剥夺,抬腿不客气的踹向绯玉晗的直昂扬!

    绯玉晗眸色一深,玉齿咬上甘露泉涌的馨软顶端,花容陡然一滞,低呜一声!玉趾猛然弓成月牙儿,软绵绵的没有力度。

    “呜!”

    这个色胚!

    宝宝早已断数月,她却还保持着当初生他们时的特征!都是拜他们的色爹爹所赐!

    但是现在头正盛,为何他都可以随时随地的使子?!

    绯玉晗玉齿扯开碍事的衣服,半散的双层衣襟下,白皙如玉的肌肤已没有前几他留下的痕迹,光洁无瑕。淡雅的馨香充斥鼻端,熏人醉。几乎想永远沉浸其中。

    丰盛的餐色,令绯玉晗狭长的眸子渐趋赤幽,长尾摩挲缠绕着花容,室内沾染了浓郁的蛇蟒**气息。

    花容脸色发白,看到这条赤红如血的巨硕长尾就下意识的害怕,夹紧双腿后退。

    “子——子玉!”花容颜瞬间白了,长尾靠近正常人的腰际之下,覆下的红麟之中裹着的,是她无法承受的念,花容几乎想立刻转就跑!

    绯玉晗轻轻的吻她,安抚受惊吓的花容,黑夜般幽谧的长发已是一片妖烈的赤红,张狂邪肆的裹缠怀中窈窕躯,绯唇的红唇勾起,在细瓷般柔滑的肌肤下留下一个个的别致的花朵痕迹,都是属于他的痕迹。

    “娘子,别怕……乖乖的……你可以的……”哄的亲昵语气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绯玉晗红唇沿着花容的修颈一路而下的采撷甜美。

    “不——不行!”花容剧烈的挣扎,能避免的话她不愿意这般,这般充满了原始的野【蟹】交合,不是她能长期承受的!“子玉!你放开我!我生气了!”

    绯玉晗光的上没有一丝赘,长尾紧紧缠绕花容,任着她挣扎,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却在听到她隐含怒意的话时,倏地停住了激狂痴乱的绪,呼吸紊乱,眸色烈灼人的看着她。

    “娘子上不可以有别的男人的气息!我不许!”

    “没——没有!”花容不知他到底在气什么,既然嗅到了气息就应该知道,她并没有做什么!

    绯玉晗眸子赤红,定定的看着花容,他不许有丝毫的陌生的东西在属于他的人上存在,一丝丝都不可以!他只想毁掉!

    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夭夭必须是他的,只是他一个人的!绝对不许任何人染指!

    花容到底还是没办法真正的狠心阻止绯玉晗,对他,她是真的想满足他的任何要求,这其中包括的也有现在的事

    绯玉晗紧紧的缠绕交颈,低嘶的兽蟒气息带着玉石俱焚的毁灭力度,体深至对方的体至深处,尤自不甘心的继续开拓疆土,花容脑袋歪靠在他的颈边,青丝随着绯玉晗激狂的动作来回飘,扬起柔软的美丽弧度。

    体几乎到了极限,强烈的不知疲倦的求索令花容很难继续保持神智。残戾的冷俊男子似乎总是要不够,妖红缠绕的躯没入蟒躯,已看不清,体中只有强烈的刺激冲击大脑,促使更进一步的索要,强势的灌入自己的炙,几乎烫伤了花容脆弱的内在。

    凌乱的青丝如乌瀑披泻,带出迷乱的弧度,地上几乎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

    窗外的阳光渐渐隐于云后,悉悉索索的冰粒子击打在窗纱上,遮盖了屋内嘶嘶的吐信声。

    绯玉晗狭眸渐渐恢复了一些正常,长腿将花容勾到自己怀中,使自己得以更入一步,加深两人的接触。长臂穿过花容凌乱的青丝从颈下而过,另一个手揽过花容的腰肢,呈现暧昧糜乱的姿势。

    轻轻的前进动作令绯玉晗眸光渐深,长舌在濡湿的颜上舐,流转一阵,探入檀口,搅乱甜津。

    花容呜咽一声,下意识的偏转头,躲避继续深入口中的信子。唇中猩红的信子随着花容的偏转露出一部分,如此妖娆而魅惑。

    绯玉晗不这么就放过花容,辗转舐唇,更深一步的使自己每个地方都尽量的入到至深点。花容不适的低鸣,模糊的扭转脑袋偏过长的过分的蛇信子继续往口中更深的地方探。

    绯玉晗腾出手,修长的五指捧住花容的两颊,强制的使她接受。

    从里而外都是他的气息,他才放心。

    清晨没有太阳升起,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院子里积了一层厚厚的积雪。绯玉晗披起宽大的大髦坐在红漆镂空大椅上,狭长的眸子中微眯没有焦距,红唇艳丽如火,似乎在品味。

    外面的大雪使他整个人带着危险的慵懒,宽大的大髦下,花容脑袋温顺的靠在他颈边,极淡的低鸣声淡淡的倾吐,昭示了大髦下尚未停止的迷乱。

    绯玉晗俊颜亲昵的轻蹭颈边柔滑的颜,转头轻轻的吻住花容额间艳丽的桃瓣朱砂。

    至深处,他都知道,夭夭额间桃瓣颜色俞深。

    “娘子,累了么?”绯玉晗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到花容长睫下淡淡的影上,低魅的嗓音带着未退的**。

    花容低不可闻的轻应了一声,细密的长睫颤了颤,安静绵长的呼吸声在颈边撩起一阵颤抖。

    绯玉晗裹紧了大髦,站起往榻边走。

    修健的长腿展露无余,赤足踏在冰凉的地面上,室内的暖炉上炭火尚未熄灭,温暖如

    解开大髦,拉过薄被,轻手轻脚的将疲倦的花容小心的搁放在柔软的榻上,绯唇印下一吻,两人相连之地分离开。

    绯玉晗眸光一阵不舍,花容体一松低呜一声,冰冷的被子触得她往绯玉晗怀里靠了靠,绯玉晗伸手脱去她剩余的半散的衣衫,拥着她往被子里靠了靠。

    “夭夭还冷吗?”

    花容没有回答他,眉宇间拧起的褶皱缓缓抚平,安静的躺在绯玉晗的怀中。

    绯玉晗心中一暖,切的狭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怀里的靥。十几年前,他是怎么也不敢想象他可以如此肆意的她,如今太幸福,他总是有些担忧。

    夭夭上的男人的气息很淡,他知道,但是那种和他很像的占有,他只在墨渊上见过。

    “夭夭,你遇到谁了呢?”

    室内安静,只有他一人的声音回响。

    这两,玉楼城中外邦来往的人渐多,冬季南方的国度商人来往采办特殊季节的商品,马队商队熙熙攘攘来往不绝。

    数十名穿宽袍格子,手拿七星剑,腰系铜铃的怪人齐聚凤来阁。

    这段子来往的陌生面孔多,本没有什么奇怪,但是凤来阁听书听曲的客人目光还是忍不住朝这边瞥,不因别的,而是他们一行人几乎与传说中的神棍一模一样,并且数十人穿着一样,这是极少见的现象。

    “大师兄!乌师兄怎么还没来?”脆的声音令凤来阁中的人眼前一亮,在这群人之中,有一名看起来年龄十六七岁的少女,因刚刚被人挡着没人注意。

    两条发辫盘绕鬓边,以两枚银簪束住,发上挂着零碎的精致铃铛,眉宇间皆是俏活泼,如精灵般活脱,那十几人听到她的声音,神态间皆是纵容与笑意。

    “怜儿急了?是不是想着你的乌师兄,想着赶紧飞过去?”

    “可不是,这才不到半柱香时间,小师妹就耐不住了!”

    打趣的声音令那名女子两颊绯红,嗔怒的瞥了一眼一群师兄弟,跺脚气道:“胡说!才不是!怜儿才不想他呢!”

    说完,嘟起小嘴,不理这群人,一群猎妖师也不恼,纷纷落座,也不取笑她了,讨论着乌穆让他们来的目的。

    “乌师弟所言的千年蛇妖可是真有其事?”

    “我和大师兄一起去打听,的确打听到玉楼城曾经出现过一条巨蟒与一名道士争斗”

    “如果没猜错,那名道士恐怕是天道门之人!”

    “天道门?!”一名年轻的猎妖师神色一震,被天道门盯上的妖孽很少有活下来的,天道门都出手了,他们到此干什么?

    “听说,这条蛇妖道行非浅,虽受重伤,却被人救走,而天道门之人自顾不暇,恐怕也是无力顾及”

    被众人成为大师兄的中年男子皱眉,低厚的声音分析其中的信息,按理说天道门即使失败一次也不会放任妖孽不管,不知为何却不再管此事?

    而且,天道门的弟子一向活动频繁,时常有人下山历练,斩妖除魔,在民间的口碑极好,但是这段时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玉楼城这偌大的古城竟然都不见一人,的确有些奇怪。

    “各位师兄弟久等!”

    正说着,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外而入,玄纹海东青的图案依旧犀利而凛冽,负手而来的男子,棱角分明,看到这数十人,神彩飞扬,大声打招呼!

    “乌师兄!”脆的莺啼欢快的蹦过去!一把抱住负手而来的乌穆。

    乌穆扶住怜儿的双肩,阻止了她飞扑的动作,大笑道:“怜儿还是这般顽皮!”

    “哪有!”少女低眸含羞,拉着乌穆的长袖撒不依。

    “大师兄!”乌穆拍了拍怜儿的肩,掠过他看向那名中年男子。

    一群师兄弟相聚,寒暄了一阵,开始转向乌穆之事。

    了解个大概,中年男子脸色微皱,似乎是想起什么,而乌穆口中所说的玉王爷似乎曾经听到?

    “大师兄,当初那位珈萝公主曾经让我们收服妖孽,当时就是玉王妃!”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想起来了!

    当初他们的确见过那名女子!当时她周奇怪,他的铜镜中竟然照出的是两枚蛋!一个浑带着妖邪气息,却会使用桃花这类辟邪之物的女子!而且当初他们离开时,她所说之言,他也是记忆犹新!

    “怎么?”乌穆见大师兄似乎是知道什么的样子,锋利的眸子掠过一瞬不明的光彩,问道。“大师兄知道玉王妃?”

    铁蔺握紧了手中的铜铃,肯定道:“当我带着唐煜等十几名师弟在玉楼城时,楼岚的珈萝公主派人告诉我们说玉王妃是妖孽,我们便赶去除妖!”

    乌穆眉头拧起,没说话。

    “但是当时况有异,那名王妃不似妖孽,但是周却带着妖兽气息!”唐煜站起,继续解释道。

    没想到原因是出在此处,如果玉王爷是妖,那么与他夜相处亲密的玉王妃上有妖孽的气息也说的通了!

    乌穆神色明朗,唇角勾起,带着厚茧的指腹轻叩桌面,不知在想什么。

    一旁的怜儿一直注视着他的神色,杏眼中含了针芒,一个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乌师兄在听到大师兄去除玉王妃时,他的神色变了,说到她无事,他立刻就恢复了原态!

    乌穆没有理会她,对铁蔺道:“师兄,那位玉王爷我与他交过手,他状若痴傻,所用的正是蛇类的技艺,当师兄感受到的气息可是蛇蟒气息?”

    “正是!”

    “师弟此次请各位师兄来此,正是除此妖!如果可以,最好当着众人的面让人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这是自然!妖孽人人得而诛之!”

    怜儿没说话,摇着手中的铜铃,看到乌穆那一脸的势在必得,眉头拧成一团。

    玉王府之中,花容正执笔,手把手的教绯玉晗写字。

    “娘子,这是子玉的名字吗?”绯玉晗圈着怀里的人,暧昧的气息有意无意的呵入花容半散的衣领之中,眼角的余光通过他的角度可以瞥见丰富的色。

    花容执笔封口,写下“晗”子最口一笔,微笑点头。

    “欧阳玉、欧阳晗、绯玉晗”

    绯玉晗长舌尝了尝花容衣领中的点心,点点头。

    花容面露羞恼,合拢衣服,抓住他滑溜的信子猛的大力一掐!

    “嘶!”谋杀亲夫!

    绯玉晗痛嘶一声,花容才放开他不安分的舌。

    “专心点!”

    “哦”专心点看夭夭。

    “来,再写一遍”花容点点手中的宣旨,让绯玉晗照这样子写。

    绯玉晗眉角微抽,发现装傻真不是蛇该干的事,夭夭完全将他当不懂事的孩子看待了。

    写名字?他在夭夭还没出生时就已经几千岁了,更不用说写字了。

    “娘子,子玉手冷,没力气写”

    “是吗?”秉着傻子是不会说谎的真理,花容执起绯玉晗修长如玉的手贴着脸轻呵温气。“还冷不冷?”他冬季怕冷,上次又冻着了,恐怕是有些受不了。

    绯玉晗眸光温润如水,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娘子,子玉不想写,娘子亲亲,子玉就能写了”

    “哎呀!”

    “少装蒜!”花容不客气的给了一爆栗子,“还不赶快写,不许偷懒!”

    “哦”有些不甘心呐!

    花容看着他委屈的模样,一阵不忍,温的唇轻轻的贴了贴他的额角。

    绯玉晗眸光一柔,缱绻的笔触写下了他最的两字……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