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交颈夫妻

    “子玉,告诉娘子,绯姨给你这个做什么……”花容红唇擦过欧阳玉透红透红的唇,有意无意的掠过去,不多做停留,继续蛊惑纯洁的小羊。

    欧阳玉怎么也捉不住花容,额角沁出汗珠,长信子乱

    “娘子……”

    “子玉,告诉我好不好?绯姨为什么给子玉这个呢?”花容都要被自己发嗲的语气呕死了,再不说,她要支持不住了!这傻子的吓人,而且硌得她难受。这傻子他……他他他……

    花容脸色微黑,又挪偏点位置。

    “绯姨说……说子玉和娘子和这些人一样才可以……”

    花容眸子一眯。

    果然是那老不死……

    “子……唔……”花容一滞,长长的信子钻入檀口翻搅,缠的舌根发麻。

    赤红的巨蟒不受控制的出现,花容明显感觉到触感变了,妖红的光芒尽绽,绯玉晗倾泻而下的青丝半遮掩两人,微凉的手从衣裳底往里探索,花容低吟一声,挣突。

    精致绝伦的玉颜仿若金玉雕琢,绯红如火的唇辗转怀里唇之上,留下细细的印记,长尾将花容缠的与自己严丝合缝,急切的探入每一寸熟悉的领地,癫狂之态几乎要把花容嵌刻入体。

    花容几窒息,衣衫被绯玉晗撕扯的凌乱不堪,愤然挣脱锢,绯玉晗丝毫不为所动,花容眼一黑,完了!

    “夭夭……乖一点……”绯玉晗低魅婉柔,含唇,修长的指尖细细的触摸每一寸土地。

    “子……唔……”长长的信子缠住舌根,一阵天旋地转,感觉到背后似乎接触到了地面,花容一惊,长信子几乎探入体内部。

    “娘子……”低柔的嗓音魅惑含,长舌调转方向,窜入花容半散的衣领,轻舐嫩的肌肤,花容狭长的眸子蒙上一层细薄的雾气。

    绯玉晗乘此时机放倒花容,巨尾一层层的裹住。激烈的异样潮浓烈,蛇尾红鳞下覆盖的强大念吓得花容脸色微白。

    陡然激烈挣扎,倘若真在这种形态做那般事,她恐怕也没命活下来。

    “子……子玉……”

    绯玉晗脸蹭脸,轻舐花容的眉眼,赤红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征求她最后的意见。

    只一步就可以了……

    只有再抱紧一点夭夭,只要再进去一点点……

    花容脸色煞白,浑都在发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特殊绪,绯玉晗眸光微暗,轻吻花容软唇,低低道:

    “对不起……夭夭……”我会等的……别害怕……不要怕我……

    花容抱紧绯玉晗,一根弦崩断,眼前人影重合,终于支持不住,软倒在绯玉晗面前。

    子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绯玉晗叹气,将花容抱到怀里,亲昵的蹭贴,感受到温温的馨软。

    是他太急了。

    还有四时间,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如果四后夭夭还不愿意,他是不是要离开?

    怎么可以?

    ·

    花容望着头顶的纱帐一动不动,鸳鸯交颈,是夫妻吗?

    她当时想的是什么?

    她不是不愿意,只是,绯玉晗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深想起他,心底有一股翻涌的愧疚袭上心头,悲恸感让她不敢去想。

    很害怕很害怕……

    到底自己曾经做了什么事,为什么面对绯玉晗的时候就会觉得很难受?

    “娘子……”

    花容转过头,看到榻的另一侧,欧阳玉傻笑的看着她。

    花容伸手摩挲着欧阳玉傻笑的眼,唇角微勾。

    “傻子,如果夭夭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你不要怪她,她现在……”很你……

    花容话未说完,轻轻贴了贴欧阳玉绯色的唇,欧阳玉眸汪亮晶晶的看着花容,甜蜜之态让花容也感觉到密密的温暖。

    ·

    第五时,花容又接到了当初那位伽罗公主的邀请帖,似乎这位是一定要她去逢源楼了,被这么多事耽搁,如今才想起这么一件事来。

    如今还有两时间,她不敢拿傻子的命来冒险,如果被伽罗和尚知道什么,难保不会出手,而且,天道门的人竟然也出现了,她更不敢掉以轻心。

    天道门的宗旨便是除魔卫道。如果知道绯玉晗,一定会下狠手!

    如今欧阳晗也不在宫里,老爹似乎也开始怀疑这件事了,绯妩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娘子,你真的要去吗?”欧阳玉就差抱大腿不让花容出门了,花容无语的看着他,捧起他的脸,额头抵额头,无奈道:

    “珈萝可是邀请了好几次,这次怎么也不好拒绝了,你在家里可不许乱打人了,知道吗?”她出去,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傻瓜牌炸药包。

    “子玉一起去好不好?”欧阳玉不不愿,他不想留在家里,他要和娘子一起去!

    凌香都说了,那个坏女人是想对娘子不利!还请这么多人比什么破才学!太可气了!她怎么还赖在玉楼城不走!

    “不可以!你要吃逢源楼的东西呢,我会带回来的,不许跟去知道吗?”这时候他这么不稳定,她可不能让他跑出去。

    “哦……”

    凌香给欧阳玉做了几个鬼脸,跟着花容后面乐呵的跟去了。

    这次可是请小姐去参加什么文会?以文会友?名头还大,是玉楼城一个小小的盛会,没想到那位公主还真是有闲心。

    花容达到逢源楼时,这里已经挤满了人,看闹的不少。

    珈萝公主站在三楼窗前,看到花容时,眸光微闪。

    没想到她竟然是玉王妃,还真是出人意料。

    “容姐姐别来无恙”

    花容抬眸看向珈萝,她的确变了,眉宇间的隐有戾意,也不像当初那般的活泼,客气的让人无端的觉得虚假。

    “珈萝公主变了很多”

    “是吗?也算是拜容姐姐所赐呢!”

    “哟,这不是京城第一美人冷小姐吗?没想到珈萝公主也请了这位稀客!”

    花容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位穿金戴银的贵妇是哪位,不由皱眉,凌香捂嘴忍笑,看似不经意的回了一句,提醒自家没记的主子:

    “小姐,这位是瑞王妃……”上次还因为那瑞王爷对小姐百般不满,还四处造谣说小姐勾引瑞王爷,这京城有点脑子的也看的出来,分明就是那个三王爷没安好心!

    瑞王妃脸色一青,没想到花容竟然压根儿不记得她这号人!

    “玉王妃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恐怕也忘记怎么勾引三王爷……”

    花容冷眸,低冷的嗓音不平不淡:“花容向来只记人名。”

    言下之意是,小猫小狗没必要浪费脑子记。

    “你!你!”瑞王妃怒目圆睁,涂满豆蔻的红指甲指着花容,脸色涨红!

    “瑞王妃没事的话,小妹告辞”花容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向逢源楼的正央。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