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恶奴欺主

    天色渐明,花容抬头看着铜镜中的脸,目光盯在一出没移动,眉峰蹙起,抬指按在下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牙印?

    “小姐,醒了吗?”未及细想,凌香的声音传进来。“小姐,几位掌柜按照你的吩咐,今大早都到了”

    “知道了”

    王府如今逐渐走向兴隆,外面的店铺能扩展店面和生意范围再好不过,前几约逢源楼的佘掌柜也是为此,既然有合作,找来这九位掌柜商量也是必然。

    凌香闻言正准备离开,屋内又传来花容的声音:

    “去把王爷也叫过来”

    凌香一愣,没多问,犹豫了片刻道:“小姐,王爷昨晚似乎受了风寒,今大早被下人发现已经带去前院休息了。”

    花容闻言推开门,脸色难明。一袭素色的长裙,流苏随着动作漾起。

    “风寒?”花容皱头微皱,没听说过妖还能得风寒这种毛病的?

    “小姐,王爷前段时间伤口感染,昨天又在外面躺了一晚,今早被人发现时倒在小姐门外,奴婢们担心打搅你,带回前院养病去了”

    “我去看看”花容心下一动,不免担忧,她以为那傻子既然三天没来,应该是放弃了,没想到竟然又跑过来了?她竟然没发现?

    子玉不过是小伤,她在留下的缎子上施术,应该一两天就好了,为什么还会感染?

    花容来到前院时,脸色瞬间冷了,偌大的院子里竟然没几个下人!满苑的落叶也没见洒扫,朱栏上落了一层细薄的灰尘,旁边的竹苑竟然还撑起竹竿晾晒着几件衣服!

    就是凌香也吓到了,见花容周凌寒,厉声问一边跟过来的下人:“这是怎么回事?王爷住的地方不过几功夫,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花容脸色不好,曳地的裙摆透着一股冷然,一干下人脸色一僵,匆忙跪地,连声诺诺:“王妃恕罪!不是奴婢等不打扫,只是这间院子一直久置未用,青……青桃姑娘不许奴婢们打扫……奴婢才……”

    “青桃?”花容冷漠的声音从众人头顶传来,如一盆凉水泼下,众人一个哆嗦。

    “把这院子里的主管带来”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一名下人立刻跑进侧院,去找掌管这里的管事。

    那材臃肿的矮胖男人听到王妃竟然亲自到了这院子,脸色登时惨白,几乎连滚带爬的滚过来,远远看到那素色冷冽的影,扑跪在花容面前:

    “奴才刘贵参见王妃!”

    花容踱着步子,漠然的目光盯着这跪在地上之人,刘贵浑都僵成一团。

    “砰!”

    “噗!”

    花容细眸半眯,抬起一脚,众人还不及看清动作,就见刘贵巨大的体已经砰的一声砸中数丈之外的柱子,口吐鲜血在一边抽搐。

    吓得旁人脸色惨白如纸,捂嘴连惊呼都生生咽下。

    花容看也没看一眼那边死没死的人,冷锐的目光扫向一旁浑发抖、伏在地上冷汗直冒的下人,素淡的影此刻散发着冷冽的锋芒,所到之处,吓得一群人就差体都贴着地面。

    “陈勉呢?”

    “回……回王妃,原主管被青……青桃命人打成重伤,关……关在柴房……”

    “什么?”凌香诧然,这里的院子主管竟然被擅自调换!还把小姐任命的主管给打成重伤?难怪,那个刘贵从来没见过!

    花容面色冷凝,细长的眸子半眯,众人一凛,立刻道:“是青桃告诉奴婢,说王妃和王爷此时关系不好,如果贸然打扫一定会招致王妃不高兴……”

    “是啊!王妃,王爷受伤,奴才看不过去,那青桃见王爷好糊弄,就随意包扎,导致伤口化脓感染,奴才看着也不好受啊!”

    “那个女人说王爷是为王妃受伤,活该受罪,让王爷长长记,不让奴婢叫大夫。”

    风向倒吹,平里憋屈的多了,此时遇到花容一股脑儿的倾吐苦水。

    凌香听着都气的发抖,抬头去看自家小姐时,花容已经穿过台阶。正推开房门,手一顿,眸光微凝,冷冷站住。

    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青桃推开门,好似没听到外面翻天的哭诉声,看到花容似乎很是惊诧,杏眼一挑,施施然朝花容行了一礼,柔声柔气,与前几截然不同:

    “哟,王妃大驾光临,青桃有失远迎,还望王妃可别和我一般见识呢!”

    “滚远点!别挡着我们小姐的路!”凌香森寒的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见她挡着门,狠推了她一把,抬腿直接进去。

    青桃砰的一声合上门,将凌香挡在外面,自己站在门前,杏眼蔑视的看着凌香。

    “我还以为这是哪来的丫头?原来是王妃的丫鬟,没看见王爷还在里面休息?以为自己是谁呢?王爷有要见你吗?”

    “你!你大胆!竟然敢拦王妃!”凌香还从没被这般侮辱,气的妖戾翻腾,几乎想一爪子撕碎了这可怜的蝼蚁!

    花容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眼底冻上了一层冰,制止了冲动的凌香。如此肮脏的灵魂污染了凌香得之不易的道行岂不可笑!

    “知道主人杀不听话的狗,是怎么做的吗?”

    话闭,花容眸光邃冷,倏地上前!白皙如玉的指尖扼住了青桃的脖子!

    “呃!”

    青桃惊恐的瞪大眸子,头仰成可笑的弧度,拼命踮脚以求一丝生机,几近爆裂的瞳孔随着花容渐抬的动作充血爆红,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嘶鸣,恶鬼般怨毒地盯着花容。

    素指纤白,捏小鸡般卡住青桃的脖子,此刻青桃就是死在这里,也没人敢说什么!

    “饶……饶……”青桃抓住花容的手臂,脸色肿胀,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丝丝声音。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绝对不能死!她还什么都没得到!不甘心!

    “娘子?”暗哑干涩的声音低不可闻,花容瞳孔微缩,眸子定定的看着从门里出来的欧阳玉。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