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不要乱咬

    “子……子玉!”花容使劲推开这厮贴上来的脸,今天真是失策了,这时期还是离远一些安全。

    “娘子,子玉要亲亲……”欧阳玉脸色红透,沸水般烫,红唇贴蹭花容的颈,已经留下不少的战果,花容眉头直抖,好像被虫子叮了。

    “别乱摸!”花容顾不上这厮凑上来的脸,匆忙抓住这傻子不安分往衣服里探的安禄山爪子,按住这边,另外一边又要失守了。

    “娘子……软软……”

    啊!啊!啊!

    “欧阳玉,你手往哪里放!”

    “欧阳玉,不要乱揉!”

    “喂喂!你想咬死我吗!”

    “不要乱啃!”

    “娘子……娘子……”

    花容脸色发青发绿,一直到天色渐晓,霞光隐隐约约的爬上地平线,才湿漉漉的从睡着了的欧阳玉下伸出手,抓住被子掩住自己,一个翻躺好。

    “……”

    花容抬眸扫了一眼揽着她的腰,窝在一旁安静入睡的欧阳玉。

    卷翘的睫毛好像女子一般,绯润的薄唇永远都是火红妖烈,长长的青丝和欧阳晗一样长,因为昨晚的缘故,墨缎一般肆意散乱。

    花容执起一缕青丝把玩,看着欧阳玉恬静温润的侧颜,自从她进府以来,傻子似乎减了不少的体重,不知道的恐怕都要以为她虐待他了。

    傻子和欧阳晗是双生的兄弟,瘦下来会和欧阳晗一样?

    想到此,花容打个冷颤,别打击她了!那个千人枕万人尝的狐狸男,她家的傻子怎么能和他长的一样!

    ·

    欧阳玉一大早起来就笔直的站在门口把风,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守门神一样挡住凌香和外面伺候的下人。

    “王爷,这上三竿了”凌香指指头顶的太阳,暗示欧阳玉别挡在门口,她还要进去伺候小姐,小姐可没有睡这么晚的习惯。

    “是啊,王爷,王妃昨吩咐老奴的账册,老奴还等着给王妃送去”老管家不明所以的看着一脸视死如归的王爷,扫一眼闭的房门,好声好气劝导。

    “王爷……”

    “王爷……”

    门外站了一群大早上的找花容的下人,欧阳玉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人,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大门口,不让任何一个人进去,听到这么多事,眉头更是皱成一团。

    “娘子很累,你们不可以进去!”欧阳玉摇头,见众人还是没有退下去的打算,有理有据的证明自己娘子的确很累了:

    “绯姨说子玉和娘子睡睡会有宝宝,子玉有很努力的亲亲,绯姨说娘子和子玉亲亲后会很累,不能让人打扰的!你们快走吧!”

    “啪!”

    突然一个巨力的开门声,房门应声而开,欧阳玉不解的转头,正好看到花容脸色黑绿黑绿的破门而出,扭头开心道:“娘子,你醒了?”

    花容额间微抽的看着门口石化的一群人,努力使自己镇定,镇定……

    这才调整好面部僵硬的表,目光盯在老管家手中一摞账簿上。

    只听到“嗖”的一声,老管家呆滞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再机械的转头看王妃。

    “啪!”关门声。

    “娘子!娘子!”欧阳玉委屈的叩门,他还在外面呢……呜呜……

    凌香和一名下人对视一眼,眨眨眼,有些怀疑,刚刚小姐她……

    再看看盯着门的委屈万分的王爷,嘴角微抽。

    小姐刚刚穿的是王爷的衣服?那脖子上真是王爷说的“亲亲”?

    真是亲亲?众人怀疑的看向自家王爷,太后说的可是生小世子的秘法。

    “娘子……子玉昨天不是故意弄疼你的,娘子软软……”

    “你给我进来!”

    欧阳玉眼巴巴的望着紧闭的房门,房门突然啪的一声又开了,突地伸出一只白皙中带着点点青紫的手臂,一把拉住欧阳玉的衣领,刷的拖进房内。

    “砰!”

    一干下人呆滞的看着犹在晃动,控诉主人暴力的紧闭房门,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王……王爷刚刚说……”

    “难道……”

    “看来是真的。”老管家老脸笑呵呵,捋了捋胡子甚是安慰,一副了然的老翁模样,王府什么时候添个小世子也闹。

    ·

    房内

    “娘子……”欧阳玉低着头绞手指,偶然抬眼偷偷瞧小脸涨红的花容。

    娘子看着好生气的样子。

    “欧阳玉!我迟早要被你气死了!”花容简直没脸见人了,她今天刚刚睁眼,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见门外这傻子在说什么睡睡,亲亲。她脑子一冲动,掀起被子件衣服就跑出去阻止他。

    如今看来自己这是不打自招,昭告天下了。

    嗷……

    花容抱头想死,她最近怎么尽干蠢事?流年不利。

    “娘子……子玉以后……以后……”欧阳玉满腔的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娘子生气?是不是因为他咬疼了娘子,娘子生气了?想承认错误,可是……可是说了是不是以后就不能亲娘子?

    呜……不要……

    “喂喂!”花容抚额无语,该要哭的是她吧?傻子这委屈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欧阳玉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握着拳头,炯炯的看着花容,花容被他盯得脸色一僵,干什么?

    “娘子放心,子玉以后会注意,轻轻的咬!”

    “……!”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最近总觉得自己出现在哪儿,下人们目光里就透着一股怪异,好像她是珍奇异兽?

    难道是自己多心?

    花容抬眸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凌香,凌香见花容突然诡异的看着她,一个激灵,冲口而出:“小姐,奴婢什么也没听到,不知道你和王爷要生小世子了!”

    “……”

    原来如此。

    “哈?!”凌香赶紧捂嘴,一直想着这问题,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就说漏嘴了。

    花容闷声不响的继续喝茶,脸黑了一半。

    凌香见自己主子这般的表,后脑勺冒汗,赶紧补救:“小姐,其实王爷优点也多的,王爷很疼小姐,什么都想着小姐一份,小姐没吃,他也不吃,王爷虽然傻,可是对小姐真的好的没话说,而且只喜欢小姐一个人,凌香也希望小姐和王爷在一起呢!”

    “是吗?如果他不傻了呢?”花容看着斑驳的倒影,声音捉摸不定,勾起的唇角又好像只是随口一问,“如果他不傻了,凌香,你觉得他还会这样吗?”

    “这……怎么会呢?”王爷天生就很傻的,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花容放下茶盏,红唇微勾:“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傻,当初的六位夫人不会只是装点门面”她自己也不会甘愿嫁进来,放眼整个云昭,哪位和欧阳玉一样份的贵戚不是三妻四妾?

    男人变心这种事在这样的地方是天经地义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