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旖旎缠情(中)有加字

    “傻子?”花容站在原地没动,左右扫视一周,层层的纱幔挡住了视线,声线干净醇和,一时辨不清晰是他们之中的哪位,但是这称呼只有子玉才会这般叫她。

    偌大的宫竟然没有一个伺候的宫人,刚刚的声音仿佛是她的幻听。

    脚下没做停留,绯色的裙裾扫过白玉砖地,准备沿原路离开明月,这地方总让她心里没底。

    刚转,还没完全转过来,裙裾好似被什么硬生生住,体一个趔趄往前扑!

    白皙修长的手臂突然伸绕过来时,花容眼底微寒,长臂横捞,拉住随处可见的纱幔,突闪一边,稳稳站在出现之人的后。

    “你觉得这么低下的伎俩能做什么?”微凉的嗓音带着暗嘲和怒意,漂亮的眸子微眯,看着好整以暇的欧阳晗,这狗男人总是魂不散!

    “不能做什么?”绯然的薄唇勾起邪肆的笑容,抬臂在花容面前晃,修长白玉般的指尖缠绕着银缎粉钗,素淡的色彩尚带着若有若无的桃香,欧阳晗凑近唇边轻嗅,眸底带着浓郁的痴迷。

    花容脸色微青,不用她确认,满头青丝霎时回应她难看的脸色般,蓦地如瀑倾泻而下,欧阳晗眸色微浓,深深的看着花容。

    “看不出来,皇上还有这样的喜好”

    “什么样的喜好?”欧阳晗仿若没看到花容厌弃的神色,反问。

    花容一时不知如何形容这种厚颜无耻之人,面皮堪比城墙!

    披散的青丝垂顺,不经意的削弱了这一冷凝。

    欧阳晗似乎也不着急,明月里满室坠纱,与欧阳晗一明黄几乎融为一体,深邃的眸子毫不掩饰此刻对对面之人的深浓绪,花容心底冒出一股怪异的熟悉感,一时却找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子玉在哪里?”花容不想和他纠缠,这种人太危险,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子玉?”花容这句没什么绪的话似乎让欧阳晗极为高兴,平时花容不会叫子玉的名字,总是叫傻子,她叫傻子时声音很轻,总是透着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就像刚刚她听到他叫娘子时,她自然说出的子玉的名字一样。

    “亲一下我就告诉你……”欧阳晗眸子含笑,玉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邪邪道。

    “……”

    花容眼里很明显的写着:疯子!

    连自己的发钗也不想要了,直接就不想和疯子多呆一刻时间。

    “夭夭……”

    花容体一僵,瞳孔微缩,这个称呼好熟悉,是谁这么称呼过她?

    “夭夭,你又想不告而别吗?”欧阳晗颀长的形几乎覆拢怀里整个绯色的影,亲昵邪肆的声音低魅,花容眸色一瞬妖红掠过。

    “你是谁?”

    “我是你夫君”墨蓝的光芒隐隐约约的随着花容的手中抗拒的法印出现,紧紧缠绕住两人,花容一动不动,只有一双眸子怒意满溢。

    他果然不是人!

    “不要想着逃脱,夭夭,当初你都没办法,现在我更不会让你轻易被谁抢走……”欧阳晗轻挽起花容如瀑的青丝,贴上微凉的颜,亲昵厮磨。

    “欧阳晗,你不要忘记我的份!”

    凉薄的声音透着隐怒,足够让欧阳晗明白话中之意。

    份?玉王妃?

    狭长的眸子微闪,玉王妃,还是自己亲自撮合的,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只是。

    欧阳晗绯红薄唇轻近在咫尺的白皙玉颈,低低魅笑,搂紧怀里脸色乌云密布的花容。

    “夭夭,你的份就是我的妻……”

    欧阳晗拦腰抱起花容,明月内旖旎晕黄,微暗的色彩带着淡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不害怕吗?不怕子玉会误会什么?他可是真的在这里呢。”欧阳晗低低的笑,撑着手臂俯下贴近窈窕的躯,墨蓝湖泊般的眸子望向花容酷寒的眼底。

    经历了一些事,小丫头似乎长大了,以前可是稍微挨近她一点,就立马小脸涨红,蹦得远远的,现在明明紧张却能这般冷静。

    “子玉相信我”花容指尖微白,对欧阳晗极为抗拒。

    欧阳晗闻言敛笑,指尖摩挲着嫩的容颜,轻声问道:“如果现在是子玉,你愿意接受吗?”

    俯贴上花容微白的唇,也不等她的答案。玲珑的段即使每晚相拥感触,却从未这般真切实在,触手可感。他都有些等不及。

    “我不会接受你,我嫌脏!”花容脸色十分不好看,她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傻子在这里?为什么还没出现?混蛋,你再不出现,你娘子我就要以献狼了!

    欧阳晗眸色因为花容的话瞬息微沉,花容指间微动,出现短暂了空隙!花容卯足了颈,曲腿翻狠踹向欧阳晗的重要部位!

    狗皇帝!色你的三千佳丽去吧!

    “嘶噗!”

    “唔!”

    欧阳晗狭眸半眯,长腿几乎同时侧转,闪电般压住花容,阻止了她突袭的动作,扣住花容腰肢的手倏地转变方向,惩罚似的由下而上的探入衣襟,覆上馨软。花容脸色陡然微狞,挣突间衣襟撕裂的声音极为响亮,登时容颜笼上寒冰!

    “欧阳晗!我杀了……”

    “不要胡闹……夭夭……”

    花容怒红的眸子来不及褪去主人的愤慨,掌风尚未触及欧阳晗,整个人便软倒下去。满室凛冽的桃瓣瞬间消逝不见,刚刚发怒的花容此刻已是安静的猫

    欧阳晗微下软唇,指骨分明的手抚上细腻的颜轻轻摩挲,绯红温的唇贴着花容覆上的细眸,轻叹。

    如今不来点强硬的手段真是不好得手,揩点油都不容易。

    低垂的纱幔泻下,遮住一室温馨,纱幔隐隐绰绰的相缠的剪影投到白玉砖地,香炉中袅袅的青烟弥漫。

    半颜愈加艳绝,可惜还不是采撷的时候,就好似闻香无法采食,着实令人心痒。

    将半昏睡的夭夭揽入怀里,肌肤的熨帖带来阵阵熟悉的战栗,强硬摩挲着幽软试探,桃色隐现。温软缱绻的红唇在未经雕琢的瓷玉肌肤上,熨帖印刻下朵朵属于他的印痕。

    颀长的影在时光的流窜中逐渐变化,痴愣的眸光闪现,看到薄被软枕之下态魅惑毕现之人,霎时血冲脑顶。

    “娘……娘子……”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