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温情暖意

    可惜还不容花容多想,刚对上绯妩的视线,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被这老狐狸算计了!

    这是花容昏迷前唯一可以想到的事

    ·

    眼睁开时,正对着头顶明黄的龙凤戏水嵌丝帐,微微发怔,抚额无语,额角隐隐作疼,脖子不知为何也酸的很。

    这是什么地方?

    花容刚醒,细长的眸子还有些迷瞪,伸臂遮眼,准备起,感觉腹下压着什么重物,扭头瞥一眼。

    瞳孔登时紧缩!

    “哗!”的一声花容掀开自己的被子,脸色发青!又“哗”的一声,把自己盖的严实!

    “欧阳晗!你……你!你!”

    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衣裳半敞的欧阳晗,欧阳晗已经醒了,狭长的眸子带着慵懒色,披散的青丝流泻,凌乱的撒到**的前,歪着脑袋看着怒意盎然的花容,绯色的薄唇弯起,也不急着解释,温柔的眸子仿若温玉。

    花容简直称得上怒不可遏!额角细腻的血管凸起!细长的眸子赤红,气的丝毫没有了平的淡漠,单手拉着明黄的薄毯,反掌结印,一掌劈向欧阳晗!

    “贼!”

    欧阳晗脚下一勾,微凉的大手深入薄毯,一把拉住了花容的脚踝!

    花容一个踉跄,收势不稳不受控制的向后翻仰,手里尚死死拽住薄毯不至于光乍泄。

    “桃夭……”欧阳晗低低的笑,俯乘势覆上花容,双手撑在花容脸侧,温凉的呼吸带着暧昧,花容拉紧被子只露出一双要杀人的愤怒红眼。

    “这是你的寝宫?”低冷的嗓音带着寒,花容伸手抓住下的单,仰首冷视欧阳晗,话虽是疑问,但明显十分确信。

    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赤条的和欧阳晗同在一个榻上?傻子跑哪儿去了?绯妩呢?

    “怎么了?娘子不喜欢么?娘子……”欧阳晗唇角含笑,低喃一声,呼吸清浅,俯轻吻无法动弹的花容,伸舌舐润泽的唇,按住花容盖在上的薄毯。

    花容厌恶的转头躲避,心中微寒,又是当初的形,遇到傻子时奇怪的无法反抗的况为什么会出现?

    听到那熟悉的称呼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可是。

    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

    她分明就见过傻子和欧阳晗同时出现,根本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她难道也傻了不成?

    “皇上真是会开玩笑,花容不记得除了子玉外,还有谁可以叫本王妃娘子”

    欧阳晗墨蓝的眸子微闪,绯唇微勾,凑近花容轻呵:“虽然听到娘子这么说,为夫很高兴,可是真不想换过来呢,没想到这次是真的找到你了,我的小桃花……呵……”

    花容从没见过这么无耻之人,完全不知所云!

    “夭夭……终于是我先找到的你……”欧阳晗狭长的眸子泛着奇特的光彩,与平冷相比,似乎中和了很多,带着迷魅的惑乱,轻吐岚气,花容怒瞪着他再度失去了意识。

    轻叹口气,低低辗转的咬着花容软绵的唇,将**的子揽入怀里,好像珍玉般的小心翼翼,肌肤相贴的温烫好像久违分开的月牙重新聚合。

    只差一步了。

    当你成为我绯玉晗的女人那一刻,两分裂魂将会聚合,夭夭也不再如百年前那般看不到我的存在,这次我赶在了墨渊的前面。

    你是在乎子玉的,桃夭。

    你这么愤怒。

    你承认你是子玉的娘子。

    绯妩靠在外的梁柱上,左右手拿着酒席上的烤鸡腿,瞅着内的方向笑,一边啃一边得瑟。

    “那妖孽小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不知道啥时候可以抱孙子?”

    子玉,子晗,其实,这两个人的况和桃夭的况很是相似,只是,不知那疯道士说到的桃夭的另外一魂,是不是也是这般的存在?

    强行分离太久很容易出毛病,子玉经常入宫,子晗常常入玉王府,也是为了避免两方衰弱,但是桃夭的况又很特殊,看来什么时候得要寻个机会告诉她这件事。

    欧阳玉抱着花容出宫后,封后仪式结束。烟花没看成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娘子很累了,以后再来看也不迟。

    ·

    这几,花容一直盯着欧阳玉不放,几乎要把他盯出个窟窿来,欧阳玉还高兴的不行,花容研究他,他就咧开一排白白的牙齿傻笑,端端正正的坐好供花容“观赏”。

    “你老实说,昨午时你跑去哪里了?”她竟然和那个狗皇帝在寝宫里!她明明在昏睡前和欧阳玉和绯妩在一起,绯妩自那后就消息无踪,至于欧阳晗,她想起来就恶寒。

    “子玉和娘子在一起,子玉抱着娘子一刻也没有离开”子玉脸红红,娘子好软好软,甜甜的,子玉好喜欢。

    “你真的和我在一起?一直都是?”花容皱眉,欧阳晗那个狗男人如果算计子玉也不是不可能,子玉他毕竟还是孩子一般的心智。

    欧阳玉歪着脑袋,撑着下巴看花容,肯定的点点头:“子玉一直和娘子在一起”

    花容有些发怔的看着欧阳玉这个歪脑袋的动作,那双明净的眸子温柔如水,这个动作真不是一般熟悉。

    花容抚额,感觉头有些晕,眼睛也花了。她是不是病入膏肓?不然怎么有一个荒谬的念头在脑海里盘旋?

    ·

    玉王府里平静如水,子也闲适,冬季来的快,院子里桃树已经落叶,积了一层银霜白雪,花容瞅了一眼在一旁缩成一团却怎么也要陪着她的欧阳玉,心下不由好笑。

    上前拉了拉他的衣领,莞尔:“知道你怕冷赶紧进去吧,不用陪着我”

    “不要,子玉要陪着娘子,娘子好凉”欧阳玉拉着花容的手,也顾不上自己冻得哆嗦,握着花容冰凉的手呵气,捂进怀里暖一暖。

    花容看着他笑,也不阻止,衣领一圈白绒的兔毛衬得脸若桃花,明媚的笑意在冬里犹如盛放的烟火,手掌不一会儿就暖融融的,看着欧阳玉把自己的手贴着颈部捂暖,不知为何,觉得他这臃肿的形也是如此可

    “傻子……”

    “娘子?”

    “我们进屋吧……”

    “娘子要……要赏雪,子……子玉不怕冷”牙齿哆嗦的上下打颤,睁着眼说瞎话。

    傻子也会说谎了?花容浅笑,看着欧阳玉,感觉到暖融的温意。

    “我冷了,我们进去好不好?”

    “好”

    ……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