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好爱娘子

    他……他竟然……

    花容垂首沉默,没有去接,欧阳玉就这么伸着手,小心翼翼的一层一层的展开油纸,莹亮纯净的眸子看着花容:“娘子,是的喔,子玉刚刚在东街老婆婆那里买的,很香很香的,娘子吃……”

    花容浑颤抖,长袖下指骨泛白,嗓音森冷:“都下去”

    赶上来的老管家和家丁脸色担忧的看着欧阳玉,听到王妃的话,凌香和老管家对视一眼,带着一帮下人离开。

    桃林里青桃挂满了枝杈,石桌上飘落了几片落叶,只剩下花容和欧阳玉两人,欧阳玉有些无措的看着花容,欧阳玉伸着手都有些发僵,花容依旧没有要接的意思,欧阳玉一时慌了,是不是娘子不喜欢他的饼?

    “娘子……”

    “啪!”

    一声脆响,花容脸色一冷,甩手毫不留的打掉他手里的饼!

    “娘……娘子!”欧阳玉惊呆了,看着躺在地上,沾满尘屑的饼,眼框瞬间红了,匆忙佝偻着体,抢着去捡起来。

    “娘子这样会脏的……娘子……”欧阳玉好像不知道自己受了伤,直接扑过去捡,娘子喜欢的,娘子喜欢很干净,娘子她……娘子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沾染了油渍的油纸飘到一边,金色的酥饼打个圈,滚落到尘土之中。

    “站住!”花容神色冰寒,漠然踩碾在饼上,欧阳玉动作匆忙,连带着,五指被踩在花容的脚下。

    花容捏紧五指,墨瞳带上了不知名的绪,转瞬即逝。冰冷的直视欧阳玉,绯色的长裙扫出冷然的光芒:“你以为我稀罕外面的东西?你以为我会吃你带回来的东西?欧阳玉你别傻了!”

    花容缓步走到欧阳玉边,纤凉的指尖抬起他的下巴,欧阳玉纯净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层雾气,隐约的映着她的倒影,花容微微抿唇,撇开眼,冷道:“欧阳玉……你,真的很蠢!”

    欧阳玉浑一震,下巴红色的液体滴答的渗入泥土,流到花容的指缝。

    欧阳玉迷蒙的瞳孔霎时无神,手中连握着一个饼的力气也没有,侵染眸中的雾气愈浓,却依旧执拗的望着花容。

    她说他蠢!

    娘子是不一样的!她明明是不一样的!她总是叫自己傻子,可是他知道娘子和别人不一样的!她叫他的时候很温柔很温柔,她是不一样的!她不会这样看不起子玉,不是的!

    欧阳玉有些呆滞,额头猩红的液体滴答的滚落尘土,半跪在地上,五指掐进了泥土之中,好痛,哪里好痛好痛……

    “娘子……骗我……骗……我……”

    娘子是骗我的,不是这样的,不是……

    桃林里起一阵风,青桃枝叶摇晃,花容闭上眼,背对着欧阳玉,绯色的裙裾撒下一地艳色。

    欧阳玉昏迷前只看到那冷淡纤长的背影,离他很远,娘子一直都不喜欢他,他知道他配不上娘子,所有人都这么说……所有人都这么说……

    子玉怎么努力也没用吗……子玉真的……真的很没用吗……

    后的声音平息,耳边传来桃叶摩擦的飒飒声,风中带着叶子的清香和淡淡的血腥味,花容无力的坐回冰凉的石凳,白皙的手臂支着石桌撑住额头,紧闭上眸子一语不发。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很多年没有这样绪失控。

    那个傻子真的太傻,太傻了。

    “小姐……”凌香不知何时出现,静静站在一边,看着昏迷的欧阳玉,没有去打扰花容。

    “凌香,谁能做到不要命的对另一个人好呢?”

    “……”

    “如果太好了,到最后被背叛的时候让人怎么活下去?”当年她是在多绝望的时刻只为一个真相,拼了命的活下来?那样的痛苦是刻骨入髓的,她不弄明白死也不会瞑目,终有一她会知道这一切。

    “小姐,玉王爷是傻子……”所以你不必担心。当初突然改变主意,不是正因为他的傻吗?

    花容默然。

    半晌

    “我知道了”

    ·

    欧阳玉伤口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造成暂时的昏迷,或者,就像大夫说的受刺激导致不醒。这其中的原因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没事了,以后不会再为她做这种傻事。

    花容看着面前已经碾碎的酥饼,不知道自己怎么也干出这种好笑的事来?难道是和这傻子呆的时间长了?

    “小姐,您要的凉水已经端来了”

    “放下吧”

    凌香把水放在木架上,转带上门出去。

    花容叹口气,掀开被子,解开欧阳玉的衣服,露出光的前口中有处很明显的烫伤,已经有些红肿,里面的一层薄衫也沾染了油脂。

    刚刚大夫检查没检查出来,她刚刚把脉感觉到了,果然是这样。

    这个傻子,估计是油饼刚刚出锅他害怕凉了就直接捂在口,都烫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挪开,花容摇头,拿凉帕子敷在烫伤的地方,伸手揽住欧阳玉的脖子替他换干爽的衣服。

    欧阳玉迷迷糊糊的有些意识不清,前一凉,好舒服,鼻端有熟悉的气息,下意识的伸手就揽住了靠近的凉意。

    花容体一僵,被猛的带入欧阳玉的怀里,呈现暧昧的姿势伏倒在上。

    两边支肘撑着才没有和欧阳玉直接来个亲密接触,奈何靠近的距离太近,花容脸色微僵,微扬着脖子防止贴上欧阳玉。

    这傻子真昏迷了吗?怎么……怎么还是……这般无状!

    “娘子……骗我……娘子……”欧阳玉呓语乱说话,发烧的体温使劲儿的蹭花容,温的唇贴着花容细腻的脖颈,随着说话的声音,气往衣领里冒,花容脸色带上了薄熨。

    花容不敢叫醒欧阳玉,只好努力挣脱,欧阳玉似乎感觉到花容的抗拒,手脚并用的圈住了花容,花容当即脸色发黑,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每次欧阳玉一抱她,她就会奇怪的没办法用力,屡次都是这样。

    上次她听到绯妩时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蛇,绯妩似乎认识她,她好像有印象,又什么都不知道,一想起来,当初魂裂的痛苦就缠上她。

    “娘子,不要讨厌子玉……”

    “娘子别走,不要赶子玉……”

    花容一怔,想起老管家不久前和自己说到的欧阳玉摔成这样的原因,脸色微沉。

    又是闲言碎语攻击傻子,有些事迟早是要百倍讨回来!

    不过老管家的话,暗地里恐怕是在说她,自从以前的那几位姬妾跑过来告诉她,她们的存在,她便找个理由自己单独住一个地方,自己和欧阳玉两个的确是干干净净的,没想到这样让欧阳玉遭到这么多嘲弄?

    “以后不赶你走好不好?”

    “娘子……子玉好喜欢好喜欢娘子……”欧阳玉摩挲着花容的背,明净的眸子迷离尚未来得及褪去,已经瞬间溢满欣喜。

    “子玉知道娘子一定是骗子玉的,娘子不讨厌子玉,子玉好高兴,子玉知道娘子对子玉最好了……”

    子玉好娘子……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