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群情激奋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的宏霖赌坊水泄不通,宏霖赌坊位于玉楼城最大的市坊,商贸频繁,来往的商贾旅人摩肩接踵。

    花容斜靠在屋檐,细长的眸子深邃寂静,凌香沿着她的目光看到赌坊的门口扭打在一起的两人,默不作声。

    从皇宫听到玉王爷和七王爷打架的消息,小姐就慢悠悠的过来“看戏”,只是,看小姐的样子,怎么也没有看戏该有的心境。

    赌坊门口挤满了看闹的人群,甚至不远处还有相府的下人和普通的百姓打的不可开交。

    “蠢猪!看看你这样子真是可怜!”

    “自己长得丑,娶的也是一个表面正经,内心风的女人!”

    “打死他!打死他!”

    争相激战的人群变得面目可憎,指着被打的浑青紫,辨不清模样的欧阳玉吐唾沫,恶毒的谩骂异常刺目。

    “看见了吗?欧阳玉?看看这么多人厌恶你,你怎么不去死?别以为你有大哥给你撑腰,我就怕了你!”欧阳凛踢了一脚欧阳玉,狠狠道。

    “我不能死……我不要死……”欧阳玉死死的抱着欧阳凛的腿,被打的青肿的脸看上去有些可怕,顿时招惹来一群人的蛋黄青菜攻击。

    “打死这傻子!真是给我们云昭国丢脸!打死他!”

    “找死!”欧阳凛想拽开欧阳玉拉着的腿,欧阳玉死咬牙就是不放,欧阳凛神色狠厉,一脚将他踢远。

    “七王爷打死他!打死他!”

    人群疯狂的叫嚣起来,狰狞的红了眼,平时这傻子仗着傻气和有一个皇上撑腰,看上什么东西都喜欢直接拿也不付钱,而这最大的市坊中,地痞流氓更是恨透了欧阳玉,此时见欧阳凛出手,哪有不落井下石的?

    “你们这些刁民!竟敢打玉王爷!”相府的一群下人见此形,赤红了眼的气不过,就算是厌恶这样的姑爷,但是好歹是小姐的夫君!一个王爷的份竟然遭到这样的毒打!

    相府的人也都是鼻青脸肿,摇晃的站起,指着这群激昂的人群,冷喝道。

    “是相府的人!”

    “相府的人怎么了?还怕人说了?不就是有一个娼般的冷花容!”

    “还京城第一美人?我看,京城第一妇还差不多!”

    尖酸刻薄的声音传到凌香的耳中,霎时脸色充血,赤红了眸子就要下去拼命!

    这群暴民说什么!竟然敢污蔑她们小姐!

    “坐下”

    花容冷眼看着对面的欧阳晗,脸色冷的吓人,手中的力度极大,拉住了凌香的动作。

    “小姐!你听到没有?!那群人竟然敢骂你!”凌香气的浑都在抖,不知道为什么小姐还这么安静!

    “冷小姐的襟的确让朕自叹不如”欧阳晗狭长的眸子回视冷凝的花容,薄唇勾起看戏的弧度。

    “彼此彼此”

    花容拉回凌香,冷扫了一眼下面的人群,不仅仅是相府的人被人群攻,欧阳玉也是生死不明,她倒是不知道欧阳晗也这么的淡定自若了?

    欧阳晗从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立刻亲自赶到了,这次的两人都是王爷份,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插手的,他明显是担心这件事,但是到了这里却看着欧阳玉被打的生死不知,重伤不起,倒是让她诧异了。

    看戏?看谁先入局。

    相府的下人她或许会出手,但是很可惜,爹多年积威也不是随便谁都敢招惹的,受点小伤,她根本不会出手,而另外一个人?

    花容看了一眼欧阳晗,红唇微勾,冰冷的眸子中没有多少的温度。

    “欧阳晗,你觉得我会为了他出手吗?”

    欧阳晗瞳色一深,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屋檐下的喧闹的人群。

    欧阳玉衣服已经滚了一的灰尘,受伤后臃肿的形更加移动艰难,猩红的血渍滴落到地面,衣襟上一片赤色。

    “不是……我娘子不是这样的……”欧阳玉眼前一片殷红,额头的伤口触目惊心的流淌着红色的液体,抓住靠近自己的人的脚,咬紧牙挤出声音。

    “我娘子……娘子是……是最好看……最……呕!”欧阳玉被猛的踢开,顿时呕出一口血喷洒在玉楼城的青石砖地上。

    “打死这傻子!”

    “什么最好看!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最好看!”

    “就是!还怀了野种!真是不要脸!该把这种妇浸猪笼淹死她!”

    尖锐的嘲笑声穿墙过耳,传到意识有些不清的欧阳玉的耳中,他使劲的移动体,五指抓的青石砖地划出白色的指痕。

    “不是……不是……娘子怀的是子玉的宝宝……是子玉的……是子玉的……”欧阳玉抓着青石砖地,断裂的玉簪跌到地面,披散的头发遮住了血红的眸子。

    娘子不是妇,娘子是最好看的,是子玉最的娘子。

    “打死你这傻子!什么你的!还不知道哪个夫的!真是蠢猪!”

    “还替那个妇辩解,愚蠢!”

    欧阳凛踩住欧阳玉的手碾压,看着他痛苦的表,蹲下,恶毒道:“早听说二哥的女人是妇,让给七弟玩玩又如何?反正都是人尽可夫,不如让本王爷好好疼,保证比你这傻子爽!”

    “不愿意?还敢打我?真是不知死活,一个妇而已!”

    “就是!把妇还当成个宝!”

    “说不定上那个女人才让人死!想来玉王爷就是尝过来才这么舍不得!”

    “哈哈!有道理!”

    人群大声的嘲笑咒骂,好像花容是对不起他们一样,尖酸刻薄的诋毁使这座城都几乎爆发出可怕的怨毒。

    花容定定的看着下面怨气冲天的人群,赤红的颜色头次让她觉得有些厌恶,她突然有些不喜欢这种颜色,额间细细的青筋异常明显。

    欧阳晗笔直的站在影的角落之中,没有让谁出手,看着花容周若隐若现的绯色桃瓣,狭长的眸子眯出了然的神色。

    “刁民!不要诋毁我们小姐!”

    “小姐绝不是这样的人!”

    相府的人气的脸色涨红,断手折脚的趴在地上狠狠的盯着这群人,垂手跺地,心有余却力不足!

    他们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你们这群刁民!我杀了你们!”凌香一把挣脱花容的手,从屋檐下一跃而下!赤红着眸子,嗜血的盯着人群!

    “什么?!”

    “是那个冷花容的丫鬟!”

    “看那里!是她!”

    “冷小姐!是冷小姐!”众人猛然被凌香吸引了注意力,顿时屋顶上秀影也引起了小小的轰动,纷纷惊呼!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