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妾室示威

    看她有没有心了。

    “王爷,小姐还在院子里晒太阳”凌香扫了一眼这七人,在前面为欧阳玉引路。

    “这大天的,王妃姐姐还真是闲雅致,几位妹妹说是不是?”甜腻的嗓音婉转动人,边说着边拿帕子捂口笑。

    “王妃姐姐贵岂是我们能比的?我们可不敢让王爷在外面等着。”尖酸刻薄的声音传到凌香的耳中,凌香脸色瞬间一沉。

    反观欧阳玉,压根儿没听到这一群女人在讨论什么,不用凌香带着,他自己倒是健步如飞了。

    没有最重要的那人的捧场,几个女人也就悻悻的住嘴了。

    “王爷……奴婢走不动了”柔的嗓音糯糯,朝欧阳玉撒道。

    凌香回头瞧了一眼,好像是上次跑过来好心送小姐什么补品的那个六妾?

    粉衣罩体,素腰若柳,小嘴嘟起,拉着欧阳玉的衣袖,撒轻摇,脸蛋圆圆的泛着粉色,呵气轻柔,樱桃小口呢哝软语,的确是美人。

    “王爷,烟儿走不动了,烟儿刚刚等王妃姐姐时间长了,脚好疼”

    柳梦烟拉着欧阳玉的袖子,眨动圆圆的水眸,嘟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其他几位立刻明白她是想干什么。

    “王爷,烟儿妹妹弱,可要耽误给王妃请安了”

    “是啊,王爷,要不您抱着烟儿去王妃姐姐那里,想必姐姐也会为王爷的细心高兴呢!”

    一帮子人极力的劝说欧阳玉,欧阳玉眨巴明亮的眸子,他虽是人高马大的,但是脑子不好使,又不懂的拒绝别人。

    他只知道娘子生气了,好多天都不理他,是不是他做的好,娘子就会高兴?就不会生他的气了?

    “我抱她去,娘子就会很开心吗?”欧阳玉明澈的眸子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好像是要到了糖果的孩子。

    那几人脸色各异,这么个傻子,还长的如此愚肥,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份,谁愿意给他当妾?

    如今还要受那个冷王妃的气,以前她们是这府里的女主子,她们六个暗争,如今来了个正牌的王妃,还是冷丞相的女儿,皇上亲自指的婚,她们都得靠边站!

    那个王妃不是仗着自己的份给她们脸色看?还自命清高的让她们在外面等着,今天王爷亲昵的抱着柳梦烟进去看她,真想看看她那张打翻醋坛子的泼妇嘴脸!

    凌香站在一边也不出声,对这个傻得没头脑的玉王爷是左看右看,看不顺眼,他不是要抱美人?抱就抱呗,小姐更早的厌恶了他,远走高飞更好。

    花容今没穿那一绯衣,换了件素色的淡绿长裙,纤细的腰肢上系着烟粉的缎带,逶迤的梨花镂空莹白裙裾撒到地面,莹白的玉足随意的搭在一侧。

    玲珑剔透的颜在阳光下如羊脂玉般泛着淡淡的光泽,单臂靠在一侧,青丝披泻,薄唇如涂丹般艳丽。

    凌香看的眼一晃,小姐她每晒几时辰的阳光,果然恢复了很多。

    欧阳玉表有些傻,半晌没有动作,其他的几个人收回眼中的嫉恨,朝欧阳玉怀里的柳梦烟使眼色。

    “王爷,我们走近去看看王妃姐姐好嘛?”柳梦烟圆眸如淬毒的利刃,抱着欧阳玉的脖子,紧紧的盯着花容那张脸,说出的话却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欧阳玉傻傻的点头,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形中回神,一双眸子粘在花容上。

    “娘……娘子……”

    花容眸子都没睁,轻挥手臂,薄纱盖住了脸。

    一阵的胭脂粉味,呛鼻。

    “妹妹见过王妃姐姐……”细软的嗓音真是酥到了骨子里,花容伸了伸手臂,慵懒的伸个懒腰,含着水的眸光反着淡淡的光彩,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她们。

    一群女人全都等着看她变脸的样子,现在王爷可是抱着柳梦烟来这里看她。

    花容细细的笑,根本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划一个漂亮的弧度,曲膝斜坐在贵妃椅上,支肘撑着脑袋,细长的眸子戏谑的看着这群女人。

    捻起旁边几案上的几样精致的小糕点,自顾的细嚼慢咽,秀长的眉一挑,扫了一眼欧阳玉。

    欧阳玉似乎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惊喜的看着花容,但是花容脸色捉摸不定,压根儿没多看他一眼,他只知道前几娘子自己搬到这里不理他,管家说娘子生气了,可是他也不知道娘子为什么生气,是不是他哪里做的不好?

    现在见花容终于看他了,立刻孩子似的,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

    花容唇角微扬,接过凌香端来的茶水咽下口中馨甜的糕点,她就喜欢这些甜甜的东西,不愉快的事吗?

    暂时没有。

    “傻子,过来。”花容好像没看见他抱着柳梦烟一样,朝他勾勾指头,笑意盎然。

    欧阳玉心中一喜,正准备过去,柳梦烟脸色微变,圈紧了欧阳玉的脖子,酥软的在欧阳玉耳边呢哝语:“王爷……”

    欧阳玉顿时急了,脸色涨红,又不会拒绝别人了,想到花容的边,但是手里一个棘手的柳梦烟不知道是不是该放下。

    花容撑着脑袋,和那群等着看笑话的女人相比,她倒是悠闲,对于欧阳玉的迟疑也不显丝毫的恼怒。

    凌香从一边凑过来的时候,怪异的看着欧阳玉,向花容耳语了几句,花容似乎也没什么意外,看了一眼刚刚凌香端过来的糕点,低低的笑。

    “王爷,奴婢不知王妃姐姐有什么事要婢女偷偷的说?难道不能告诉众姐妹吗?”站在一边的一位绿衣女子见凌香一脸奇怪的表,不知向花容说了什么见不得人话,立刻出声道。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我愿意告诉谁就告诉谁!”凌香冷嘲一声,很是看不惯这群老女人,一个个的脸上涂得厚粉,一笑都要掉光了,还跑过来示威,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你这婢说什么!”

    “王爷,那个婢竟然敢顶撞翠萍姐姐!分明就是看不起烟儿和姐姐们!”柳梦烟眼眶一红,埋进浑有些僵硬的欧阳玉怀里。

    凌香站在花容边,嚣张的看着这六个女人。

    这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脸色难看,没想到一个婢女狗仗人势,竟然也敢这么对她们!

    “王爷!您看这婢,根本就是仗着王妃姐姐的势!”

    “是呀!王爷,这样的奴才留着也是给王妃姐姐添堵,不如紫儿给她一点教训,让她以后安分一些!”一紫衣的女子,上挑的丹凤眼刻毒的盯着花容,媚声朝欧阳玉撒道。

    柳梦烟见玉王爷一时没说话,向旁边的侍女使个眼色,那女子立刻站出来。

    “还不去给这个婢一点教训,让她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序!”

    那女子见自家主子说话,立刻有了底气,几步走到凌香面前,抬手就要煽凌香巴掌!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痴傻蛇王刁宝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