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母女相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柳飘絮浑如筛糠般的颤抖着,她捂着唇从椅子上站起,缓缓的回头,只见一个纤细消瘦的黑衣女子静静的含泪也含笑看着她。

    她猛地掐了自己一把,等感觉到疼痛之后才愣愣的望着风轻云。就算十多年没有见,她也知道这是她的女儿,她看她的眼神还一如十多年前那般的依赖,她是她的云儿啊……

    “云儿……云儿……”她梦魇般的走近,伸出手轻柔慈的抚摸着风轻云的脸颊,面上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云儿是你吗?”

    秋心眸光怜惜的望了一眼柳飘絮又慈的看了一眼风轻云,随即缓缓的退下,为久别重逢的母女关上房门。

    “娘!”

    风轻云狠狠的扑入柳飘絮的怀里,娘亲的怀抱还是如记忆中一样的馨香温暖,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喃喃的重复着,“娘……娘……我是云儿……我是你的云儿……”

    这是风轻云有记忆以来哭的最没有理智的时候,也是她哭的最痛同时也最开心的时候。在娘亲的边她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她只是娘亲的女儿。

    “云儿……对不起……对不起!”柳飘絮抚着风轻云的发丝,泪流满面,“娘亲没有能看着你成长,娘亲没有能给你幼年的母……对不起……对不起……”

    等母女两个冷静下来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

    柳飘絮把风轻云拥在怀里,慈的抚着她墨黑的发丝。她冷静下来之后眸光微微沉了沉,理智告诉她现在应该立马赶走云儿,可是她做不到,母女十多年未见,她舍不下。

    门外的秋心适时的端着桂花糕出现,柳飘絮看到糕点就连忙接了过来,然后放到风轻云的面前。

    “这是娘亲这两天准备的糕点,云儿方才不是说想吃吗?”柳飘絮含笑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到她的面前,氤氲的茶气缓缓在两个人面前飘动,风轻云眸子微湿,捻起桂花糕就塞到嘴里,小口小口的品尝。

    喉间微哽,却扬着笑赞道,“娘亲的手艺和当年一样好。”一小碟桂花糕她吃了一半,另一半用油纸包裹起来,打算带回去给哥哥。

    柳飘絮拿着手帕给风轻云擦拭唇角沾着的糕点碎屑,绝美的脸上漾起满足的微笑。

    风轻云一侧头就看到柳飘絮鬓角的白发,她眼眶一红,伸手就抚了上去。

    “娘,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云儿会想办法救您出去的。”

    风轻云从怀中掏出她专门带来的药物,这些药物都是一些治疗伤寒的药,其实哪里都能找得到,但是风轻云知道娘亲的病都是心病,所以她才什么都不管冒险来看娘亲,为的就是让她放心。

    风轻云环顾四周,看着房间中简单到几乎朴素的摆设,心中一紧。

    “娘,请你就算是为了我和哥哥也要好好保重。”

    柳飘絮眸光微微一动,只是微笑着拍拍风轻云的手,她那张岁月不曾留下痕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的,令人哀伤的微笑。

    “秋心,你出去帮我盯着,我和云儿聊聊。”

    “是,小姐!”

    秋心对着柳飘絮施了一礼,然后眸光转至风轻云,眼底微微有担忧之色划过。

    带秋心离开之后,柳飘絮立起,缓缓的走向榻。

    风轻云不解,“娘?”

    柳飘絮将幔用金丝挂钩勾住,然后手指按上了头上的一个细小按钮,那按钮乍一看和就是一个装饰品,毫不显眼,但是按下之后板立马被一股大力掀开。露出一片镂空的板。

    柳飘絮从板下拿出一个细长的盒子,盒子呈紫红色,乃上好的紫檀木制成。幽幽昏暗的灯光下,盒子上镶嵌着的宝石在夜色中散发着夺目的光亮,如同天上最耀眼的繁星,令人瞩目。

    单看盒子就知道里面装着的东西绝对不会普通,但是真正打开盒子的时候风轻云还是愣了一愣,她惊讶的望着盒子里静静躺着的血红色的人参,失声道。

    “血人参?!”

    “云儿,你知道自己的况吗?”

    柳飘絮微微点头示意这确实是血人参,把手中的盒子交到风轻云的手中,她怜的望着风轻云,有些小心的问道。

    “娘亲说的是我体里的连心蛊吧!”风轻云讥讽的转头望了一眼风家的方向,冷冷道,“这是他风莫离这个做父亲给我送的最大的礼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提到风莫离,柳飘絮的子微微僵硬了一下,敏感的风轻云立马感觉到,她牢牢的盯着母亲的凤目,小心的问道。“娘,您心里不会还在惦记他吧?!”

    风轻云这话一出就觉得母亲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她温柔婉约的眸光先是微微复杂,然后变被深深的恨所掩盖。

    “是!”柳飘絮恨声道,“我是忘不了他,但是那是因为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对你们兄妹做的事,十三年的时间早已将所有的都埋葬,剩下的只有恨!”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初风莫离是如何利用她的容貌设计她和承天皇巧遇,她永远也忘不了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把承天皇带到了她的房间并且遣走所有的下人,让她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更永远都忘不了为了榨取她最后的利用价值,他不惜在云儿和尘儿的上种了连心蛊,而最重要的药引就是他的血,他要挟她若是她不听话进宫,不给他谋前途他就没没夜都让她的尘儿和云儿承受血蛊噬心的痛苦!

    往早就变成了刻骨的恨!

    以前的多深,现在的恨就有多强烈!

    “这支血人参是我以前在宫中的御药房偷出来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办法把人参送出宫,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只要取风莫离的一小碗血加上这人参做药引就可以解除你们上的蛊毒。”柳飘絮把盒子交给风轻云,脸上浮现出愧疚和心痛,她双眸浮泪,“可是娘没有用,只能得到一支人参,你们兄妹两个的蛊毒也只能解一个……”

    ------题外话------

    无力的求收~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