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责罚郁唯(小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剑光行的飞快带着惊心动魄的凌厉,习武之人遇到危险会下意识的躲闪,但风轻云没有,在看到银光刺来的时候她表现的和纤弱女子无二。

    双眸微微睁大眸光深处带着淡淡的恐惧和无措,亮如白昼的夜色里也能看到她脸色煞白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

    “啊——”眼见剑光已经抵达眼前,风轻云被吓低叫一声,下意识的捂住了脸。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降临,风轻云放下双手就看到有一支有力的手臂将短剑紧紧的攥住,浓稠而腥甜的血滴滴答答的滴落在桌面上,指缝殷红。

    因为宴会上不能带兵器,所以哥哥就只能用手来挡郁唯的剑。风轻云风眸中怒色一闪,更快速的换上了焦急和心疼,她飞扑到风轻尘的边,看着风轻云冷厉的眼紧紧的盯着郁唯。

    “郁大小姐好歹是刑部尚书之女,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失礼,倒是叫我意外!”风轻云从未见过风轻尘如此冷厉的眸光,只听得他又道,“郁大小姐背后虽然有郁尚书撑腰但我风家的小姐也不是任你欺凌的,你——好自为之!”

    猛地甩开短剑,连带着将没有防备的郁唯也甩落的摔倒在地。

    风轻云摊开风轻尘的手掌,那短剑很是锋利,手掌能看到隐隐的白骨,血滴更是肆意的流淌,看上去让人颇为心惊。

    众大臣都在怔愣间,只闻得承天皇冷喝一声。

    “还不去寻太医!”

    后有太监低头小心的快速退下。

    “慢着!”风轻云泠泠的眸光如同沾了冰一般刺骨直直的向倒在地上的郁唯,她嗓音沉冷,唤了一声,“蝶儿。”

    后的风翎和风蝶面色也不甚好看,风翎一脸的怒色,如果不是方才风蝶拉着她早就对郁唯出手了,虽然她打不过郁唯。

    听到风轻云的声音,风蝶立马从怀中掏出随带着的纱布和金疮药还有一笑瓷瓶清水递给风轻云。

    接过包扎的药物,风轻云小心的扯开纱布沾了些许的清水把风轻尘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然后抬头看着风轻尘,有些小心的道。

    “哥,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风轻尘无声的笑笑,方才短剑入手他都没有喊痛,难道还在乎这金疮药入手的疼?

    瓷瓶如玉缓缓倾倒,众人无声的看着风轻云表认真的样子,她双眉微蹙,纤长翘的睫毛投下了点点的影,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到她眸底的绪。

    小心的倒了药粉洒在伤口,被药物一个刺激风轻云只觉得风轻尘的手微微一颤,她惊慌的抬头。

    “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有!”风轻尘轻笑,“只是没想到这药粉刺激这么大,没有做好准备而已。”

    风轻云这才放心,小心的撒好药粉然后用洁白的纱布一层层的将手掌裹起来,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她的动作干脆利落看上去就知道经常做这些事

    包扎完毕,就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

    此时的郁唯已经被她的贴丫鬟给扶了起来,正跪在两排桌子的中间,正对着高座上的承天皇。

    承天皇面色铁青,他一直以为郁唯心境坚定可比男儿,但没想到今竟做出如此不用脑子之事,愤怒更多过于失望。

    方才他已经怒喝了让她停手,但是她不但不听反而还刺伤了风轻尘,若不是风轻尘挡住了她凌厉的剑势,那方才那短剑刺中的会不会就是风轻云?

    一想到这个可能,承天皇就发现自己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别的不说就只说风轻云是“她”的女儿,他都不能眼看着她受伤而不顾。

    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执起了桌案上的茶杯掷向郁唯,怒极反笑道。

    “郁唯,你好大的胆子!”承天皇面色铁青,连手指都在微微颤抖,“朕你在宫中行走可以带兵器,但是不是让你用在争强斗胜上的,是不是朕平太放纵你了,你才敢在朕面前做出如此不敬之事?在朕的面前尚且如此,那私底下是不是更加的放肆!”

    台下的郁唯子一颤,手掌贴地,头贴手背行了一个大礼。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方才理智全无的样子,甚至渐渐恢复,唇角露出一抹苦笑。

    “臣女不敢!”

    “不敢?”承天皇冷笑道,“朕倒不知道还有你郁唯不敢做的事?今夜本是中秋佳节,看被你搞成了什么样子,你一句不敢就能脱罪了?”

    听这话今夜是要处置郁唯了,风轻云在心底冷哼,若是今夜承天皇放过了郁唯,她必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萧凌夜依旧握着酒杯含着淡淡的笑容看着皮影戏般的闹剧,只在方才短剑即将刺到风轻云的脸上时,手指才微微一紧,而放松下心神之后才发现有微凉的液体流进了暗青色的广袖中。他不着痕迹的把裂开缝隙的酒杯撤下,然后换上了新的。

    眸光转至刑部尚书郁正的上,看着他面色微带焦虑飞快的和郁皇贵妃交换了一个眼色,他心中暗笑,终于坐不住了。

    “陛下!”郁正从桌案后站起也跪倒了地上,“是臣教女不严才惹出了今之事,还请陛下责罚!”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皇后开了口,她面色依旧雍容华贵,哼道,“是该责罚,这好好的宴会搞成了这般乌烟瘴气,可不是你一句教女不严就能包揽的了的。更何况我天漠对待女子虽不如大颂那般严苛,但是在宴会上如此失礼还是第一次。”皇后的双眼在萧凌夜上一掠,看到他眸中淡淡的嘲讽之后更是冷声道,“若是让大颂的人知道天漠的女子如此,那岂不是给整个天漠皇室抹黑!”

    皇后句句话是站在天漠皇室的角度上来说,没有半点的私心,因此承天皇倒是不好反驳,本来打算给郁唯一个小小的教训,看来这次真的要严惩了。

    “姐姐这话妹妹可不听了。”这时的郁皇贵妃开口了,她丹凤眼微微眯起斜视了一眼皇后,笑道,“唯儿不过是小女儿子,在家宴上失礼小小惩戒便罢了,哪里就眼中到丢天漠皇室脸的地步了?”

    皇后冷笑,这是拿皇上的话在压她了,开宴的时候皇上就说今乃家宴,所以郁颖你是想把事化小吗?不过那也要看本宫是不是同意!

    “今宴会陛下虽早已说过乃为家宴,但天子无私事,便是家宴也当不得如此。还是皇贵妃要不顾皇室的颜面坚持要维护郁唯?”

    皇后终于摆出了皇后的架子。

    “好了!”承天皇面无表的摆手示意两人停话,对着下方的郁唯冷冷的道,“今朕若是不罚你,你定当还是如此不知悔改。你今夜宴会过后就去清心寺清修些子,没有朕的许,不许回府!”

    郁颖大惊失色,这相当于是让郁唯带发修行了,她虽然今不满意郁唯的表现,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嫡亲侄女,也不可能看着她落到如此地步却不表示。

    “皇上……”

    “朕意已决,不必再劝!”

    承天皇冷冷的看了郁颖一眼,郁颖顿时住口,不再言语,若是此时她也触怒了承天皇,那他就更没有人能在皇上面前给唯儿说话了。

    郁唯笑的苦涩且愧疚,行了一个大礼。

    “臣女领旨!”

    ------题外话------

    下章女主就惨了,大家别拍我哦,话说苦中有甜,看男主滴表现吧,嘿嘿……

    这一章文文小修了一下,因为在宫中除了带刀侍卫别人是不可以带兵器的,当时写到郁唯的时候就想写出来,结果给忘了。所以就修改一下,其实就是加了几个字,汗滴滴……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