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挑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宴会酉时一刻正式开始,承天皇携宇默奕生母当今皇后和宇默御风生母当今皇贵妃再加上宇默染的生母当今贵妃来参加宴会。

    因为算是家宴承天皇没有像以往那般着明黄色的龙袍,而是一黑色镶明黄边的暗黑色锦袍,锦袍上绣着展翅飞的雄鹰栩栩如生,鹰目锐利的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天漠以黑黄紫色为尊,明黄色更是只有当今皇帝和太子才能使用,因此就算承天皇一脸“今是家宴大家随意”的样子,众位大臣们也不敢放肆。

    银月如盘衬着繁星点点,明亮的月色下承天皇端坐的主座上,面上是难得的温和笑容,眼尖的风轻云发现,承天皇这一笑,竟然和平温和的宇默奕如此的相似。

    或者该说,是宇默奕像极了承天皇温和的样子。

    或许几年之后,宇默奕又会是另外一个承天皇。

    风轻云垂下眸光。

    天漠民风开放,因此男女席位没有用屏风隔开,而由于风轻云目前还不是睿王妃,因此她的位置是安排在风轻尘的旁边。风轻尘的左边是风家三小姐也是风家的小姐中唯一一个郡主份的风静幽,她的年龄尚小,却安静如天边宁静的月色,举手投足间气度优雅,很是引人注目。

    今宇默兰也难得的参见了宴会,她和风莫离同席而坐,两人貌合神离相敬如宾,就算脸上带笑也显得很假。

    天漠的天气很不稳定,月圆之夜也很少能看得到月亮的出现,而今天月色盈盈,如水般的清透明朗,漫天的繁星都成了月亮的点缀,着实是难得一见的景色。

    “没想到今夜的月色竟如此的明亮。”落皇后亦是一黑色的雍容衣裙,若不是她的穿着打扮风轻云真的不相信她竟然会是皇后,只因为她容貌太过美丽,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和她边的宇默奕站在一起不像母子更像姐弟。她的位置在皇位的偏下方,是离皇位最近的位置。

    主座上的承天皇听见落皇后的呢喃声,眸光转来,笑看着皇后笑道,“是许久都不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夜色了。”

    说着说着,承天皇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眸光微黯,神色也不如方才那般的好看了。

    “陛下,今可是有比那月亮更加耀眼的人儿存在呢。”郁皇贵妃用手帕遮着抿嘴而笑,妖媚的丹凤眼流转出风无限,她的眸光转至风轻云,满意的笑笑,“风儿倒是好福气,去求娶的女子竟绝色至此,以前都传言风家的大小姐乃京城第一美人,如今看来风南晚怕是要屈居第二了。”

    承天皇飘忽的神色被拉回,眸光转至风轻云,看到她一洁白的水裙静静的坐在席位上,听到郁颖的话面色平静不喜不忧,难得的子沉静。

    “皇贵妃缪赞了!”

    风轻云轻笑回道。

    “这丫头现在还见外啊,现在还叫本宫皇贵妃?”郁颖笑的眼睛只留下一条缝隙,看上去精明老练,她拂拂手帕,“过些子就要改口叫母妃了。”

    风轻云敏锐的感觉到对面的席座上有冷沉而锐利的眸光在她的上一转而过,她没有去追寻那一道眸光,而是略带羞涩的低下头。郁颖这话,她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也只能这样应付过去了。

    心里却在冷笑,想要娶她也要看宇默御风有没有这个本事!

    而这一低头间,却感受到了对面女子火山般将要喷涌而出的怒火。风轻云心中微叹,到底是郁唯太过在乎宇默御风才会失态还是她一篇《论国策》根本就是凑巧才写出来的?

    还是前者的可能比较大啊,女子一旦碰到感之事恐怕就算是再如何的理智都会失控。

    “母妃,云儿还没有嫁入王府,你要她如何回答你才好。”宇默御风今夜看到风轻云之后便惊为天人,心中更是为自己提亲而庆幸不已,他看到风轻云的羞涩再看看众人不明的眸光,赶紧给她解围,“这一声‘母妃’还是等到两个月之后再叫才是!”

    郁颖嗔怪的看了一眼承天皇。

    “陛下,你看风儿,这云儿还没有嫁入王府便是这般百般维护,若到时候真的嫁入了王府,我这个母妃恐怕都要一边站着了。唉,儿大不由娘啊……”

    众大臣看着这样的一幕,只能配合着笑笑。

    萧凌夜手中端着一盏酒杯,眸光肆意停留在风轻云的上,看着她在这许多人的面前伪装的几乎滴水不漏,心中既有欣赏又夹杂着些许的心疼和心痛。他失笑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或许是他一个人孤独的太久所以看到一个和他如此相似之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绪吧。

    他转眸望着宇默奕,却见宇默奕依旧温和而坐,只是他的眸子不再是除了温和别无他物,而是带着极淡的波澜看着席下的风轻云。

    不知为何,萧凌夜的心中有些微的不舒服……

    席间的宇默御风深深的看着风轻云,含笑。

    而宇默染却是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承天皇,随即低下头去,看来前两天足事件还没有能让他缓过神来。

    承天皇却是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风轻云,还记得上次碰到这个女子她眸光中的自信和风采,还记得她那句惊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再看看她虽然面色羞涩但是却没有红脸,心中若有所悟。

    ……是他让那如花儿般绽放的光彩消失了吗?

    承天皇微微叹息,他……是不是……做错了?!

    这念头一出,他顿时一惊,眸光又恢复了锐利深沉,他是天漠的皇,他永远都不会做错,就算是错了,那也是对的!

    风轻云听完郁颖的话心想,恐怕有人快要忍不住了。

    “陛下……”开口之人是郁唯,她一英姿飒爽的白色劲装看起来英气中带着沉稳,她拱手笑道,“今乃月圆之夜,臣女技痒,不知陛下可否应臣女表演一番,就当是为陛下娘娘们和众位大臣们助兴了。”

    “哦?”承天皇眸光泛笑,“唯儿可是有什么想法?”

    承天皇对郁氏一族不算亲近,但是对于郁唯他却是真心的喜欢,天漠民风开放彪悍,但是像郁唯文可治国武可安邦的文武双全的奇女子还是很少见的。

    因此对郁唯也是难得的放任些。

    “天漠女子皆是武艺出众,臣女想挑选一人比试武艺为陛下助兴。”

    “呵呵……难得你有心,随你吧!”承天皇笑着摆摆手,“唯儿要挑选何人?”

    “听闻风家二小姐自幼足不出户家规甚严,太子下被风大人教导的如此之好,想必风大人自家的儿女会更加出色。”郁唯淡淡的笑笑,眸光紧紧的盯着风轻云,看到她微微蹙眉,心中微微痛快,“臣女要挑选之人,就是风家二小姐——”

    “——风轻云!”

    ------题外话------

    不知道萧凌夜小小的心思转变大家发现了没撒?呵呵!

    郁唯其实没有这么冲动的,只不过是关系到了她本的幸福,所以绪难免失控,请相信某心,她是风轻云一路上最大的阻碍。

    另外,今天是中秋节哦,某心在这里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合家欢乐美满幸福团团圆圆快快乐乐,(*^__^*)嘻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