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兄妹之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翌风轻云就收到了宫中送来的请函,说是请柬但其实也算是陛下圣旨了,函书黄底金字,闪耀着熠熠的光辉,显然是出自承天皇的手笔。

    连同而来的还有两个材粗胖不苟言笑的两个教习嬷嬷和一御赐的银线勾成的长裙和配的首饰,裙子依旧是大颂风格的潇湘水裙,腰收紧裙摆如一层层涟漪,层次分明,风轻云似笑非笑把函书握在手中良久,半晌才缓缓的笑开。

    按理说风莫离也受了承天皇的邀请,应该把请函交予风莫离便是。但,承天皇却将书函分了两份,一份交给她一份则是让太监交给了风莫离。

    承天皇这般麻烦,为的是什么风轻云不甚明白,不过对于她来说承天皇这样做显然是对她有好处的,最起码一向凡事都不甘于输给她的风南晚是不敢来这里找她的麻烦。

    承天皇为何要在风府给她立威呢?!

    风轻云如何都想不透这一点。

    风轻云自幼就习礼仪知礼数,因此教习嬷嬷没有费两天功夫风轻云就已然掌握了宫中大大小小的规矩和礼仪。

    中秋节的前一天承天皇派了侍卫前来接应两个嬷嬷回宫,两个礼仪嬷嬷和风轻云告别,她们没有了先前严厉的模样,笑着施礼道。

    “二小姐如今已用不上我们两个老奴了,老奴也该回宫复命去了。”

    “既然嬷嬷要去复命,那轻云便不多留了。”风轻云温柔轻笑,双手扶起两个嬷嬷,在她们起的时候双手推进了两个嬷嬷的衣袖,“两位嬷嬷走好,今后说不定在宫中就能遇到,若是轻云有失礼的地方还要轻两位嬷嬷多多指点才是。”

    嬷嬷眸光一闪,单手插入衣袖中摸了摸衣袖中银票的厚度,笑的愈发慈祥和蔼,对视一眼后不着痕迹的拢了拢衣袖,笑道。

    “二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一个嬷嬷笑的脸几乎都皱在一起,“我们本是陛下挑来教小姐礼仪的嬷嬷,若是小姐在宫中失礼那岂不是我们两个没有好好的教习?那陛下责怪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呦!”

    风轻云眸光一闪——不愧是宫中出来的老嬷嬷,说话行事都不着痕迹,不过该说的却也说了。

    风轻云带着风蝶和风翎含笑将两个嬷嬷送至风家大门口,两个石狮子屹立在大门处,门外放置的正是两个嬷嬷回宫坐的两顶青色轿子。

    风轻云知道这两个嬷嬷的底细,她们两个自幼侍候承天皇深得承天皇的信任,地位和宫中的总管太监也不相上下,若是能收为己用那再好不过,不过就算不能收为己用也最好不要得罪,得罪了她们可比得罪大臣们要严重的多。只要她们侍候皇上的时候多嘴说了两句什么,以承天皇的多疑和对她们的信任,必定会遭大劫。

    送走了两个教习嬷嬷,风轻云负手立在风家的大门前,她缓缓转,望着挂在大门上方的“风府”二字,烫金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光,那光芒生生的让风轻云眯起了双眸。

    若是仔细看还能发现她唇角的一抹冷笑和眸光中的微讽。

    正要跨进府中大门口却停下一顶轿子。轿子是简单的四人抬的小轿,轿上印有风家的标志。

    风莫离的轿子是也是四台大轿,不过轿是紫色的很轻易的就能看出,这个轿子是青色小轿,正是风轻尘的专用轿子。

    望着一淡蓝色长袍从轿中走出的风轻尘,风轻云微微凝眉,脚步顿了顿,仅仅片刻之后她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府中。

    后的风轻尘望着她决绝的影,唇角不泛出一抹苦笑。

    自从前几天他和云儿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就算是开始了冷战,几天中不管他到柳絮院去几次,得到的都是风翎赌气的说小姐子不适。

    他也知道是他的错,是他强求了云儿,但是宇默奕是他的好友,他又该如何?!这还是这么许多年来云儿第一次和他冷战,他心里有些无措更多的却是心酸。

    “云儿——”

    风轻云几步跨出去,嗓音温和如昔,宛若他从来不曾和风轻云闹过别扭一般。

    风轻云的背影微微僵直,脚步微顿,却不曾回头。

    “云儿,明就要参加宫宴了,明乃月圆之夜,所以父亲特意命令我来给你送药。”

    风轻尘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僵局,有些无措的在风轻云背后说道。

    风轻云子微动,头部有些机械的转过来,她眸中全是受伤。微凉的秋风吹乱了她的发丝,那凌乱墨发妖娆的飞扬着,衬着她略带受伤的眸光,看起来格外的寂寥忧伤。

    “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我……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

    风轻云微微近风轻尘,冷笑道,“你不是专程来给我送药的还是你不是故意说出那些话的?”

    风蝶和风翎识趣的退去,并站在路口为他们把守着。

    “我今的一切皆拜他宇默临天所赐,他的儿子就是我仇人的儿子,让我饶恕他们……”风轻云眸光一狠,长袖狠狠的一拂,面前的假山顿时轰然倒塌,她的声音比秋的风更冷更凌厉,“……绝无可能!”

    这是第一次风轻云在哥哥面前展现出强势的一面,她眸光冷寒,那彻骨的冷竟让风轻尘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因为他从她的眸中看出了她的坚决。

    “哥,你和谁交朋友我管不着,但是也请你……”风轻云微哽了喉,双眸轻轻闭起,半晌后睁开眸光略见水光,却因着那朦朦的水雾更显危险鸷,“……也请你不要管我如何报仇!”

    风轻尘似是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一般,子微震,脚步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他神色痛苦,看到自己最要好的兄弟和自己最疼的妹妹成仇却无法阻止,这对他而言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他闭上双眼神色微痛,半晌之后仿佛想通了什么,轻轻一叹。

    “好,”他点点头微微疲倦,“哥哥不管你如何报仇,我只希望云儿可以看清自己的心,不要被仇恨充斥了头脑,多去看看这世上善良美好的一面。”

    上前几步将手中的琉璃瓷瓶放到风轻云的手里,风轻尘叹息着把风轻云拥到怀里。

    “云儿,哥哥不是要维护太子,哥哥最疼的人还是你,只是不希望你因为仇恨而迷失了自我,哥哥希望你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哪怕平庸哪怕无能,哥哥永远护着你!”

    风轻云没有说话,但是慢慢的风轻尘却感觉到肩膀的位置微微湿润,他微愣,片刻后叹息着拥紧了她……

    ------题外话------

    明天的宫宴又是一个**,男女主的关系会有所突破,亲滴们敬请期待吧~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