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貌美遭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风轻云自然不知道萧凌夜想心思,回行的路上风无邪有些担忧风轻云的处境,如今她四面皆为敌,就算她不显露锋芒都难以躲过四周的算计,更何况现在多了一个知道她份的萧凌夜。

    如今朝堂风云变动,小姐又因为宇默御风的关系被牵连其中,这中间的多少关系要小心的维护,又有多少的磨难要小心克服?!

    尤其承天皇乃小姐的头号敌人,小姐为了报仇忍耐了十多年,万一这仇恨爆发出来,承天皇发现之后定然会斩草除根,到时小姐能否应对的了?

    不是风无邪不相信风轻云,而是任是谁恐怕都无法在自己的仇人面前巧笑嫣兮,阿谀奉承。

    这前有狼后有虎,一个不妥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小姐她……可想好了?

    两人默然无语的缓缓走向城门,将要到达城门的时候,风轻云忽然凝住了脚步,她缓缓转,望着一脸凝重的风无邪。

    面色平静,眼底却有着淡淡的笑意和邪肆,收起折扇放入袖中,这扇子可是蓝瑾为她制成,可不能有任何损伤。

    “无邪,你回去之后立马通知羽潇他们,让他们务必不要和暗夜阁的门人有冲突,能避则避!”

    此时正是她和萧凌夜需要互相利用之时,最好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想必萧凌夜回到行宫之后也会立马让属下向下面传达这个消息。

    如今的萧凌夜今非昔比,她以前虽然看出了他轻佻邪魅的表面下面隐藏了些什么,却从未想过他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十年前和她齐名的邪魅郎君。他如此小心谨慎的韬光养晦,为的恐怕就是大颂的江山社稷。

    而她……

    风轻云唇角微勾。

    若是她的计划失败,以后恐怕有很多需要仰仗他的地方!

    ……

    打发走风无邪,风轻云跃过城墙,飘进了城内。

    她本来中午就没有吃两口饭,再加上时间已经过了许久还有方才和萧凌夜的虚以委蛇浪费了不少精力,现在只觉腹中空空。

    找到一个环境还算不错的酒楼,风家虽然富庶,她本人却极为节俭,因此只要了两个简单的小菜,然后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此时不是餐点,食客很少,再加上风轻云一白色布裙不是胭脂,后也没有丫鬟跟着,所以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她。

    饭菜做的很快,风轻云边吃,边看窗外的景色,这个酒楼选址很是清幽,从窗子里看出去,外面就是一条小湖,湖水清澈见底,时而还有轻舟划过。

    湖中种满了荷花,此时花儿已败,大片的荷叶漂浮在河面上,荷叶上还滴溜溜的滚着几滴水珠,在阳光的照下折出七彩的光芒,星星点点异常好看。

    都说莲出淤泥,其实荷花亦是同样,而难得的是这条小河竟然清澈异常,看来也是下了一番功夫才建成的。

    忽然,风轻云背后一冷,有芒刺在背之感,她还以为有刺客盯上了她。豁然转,一回头竟然对上了楼梯间那一双略带侵略的细长眸子。

    那男子一月白的九爪金龙的锦袍,头束月白玉冠,腰间束着雕刻的繁复的腾龙腰带。男子长眉入鬓,细长的眸子看上去精光四,鼻梁高唇薄如纸。听说薄唇的男子薄,而风轻云有些好笑的发现她遇到的男子竟然都是薄唇男子。

    不管是萧凌夜也好,哥哥也好还是宇默奕也好,皆是如此。

    男子的面容和宇默奕有五六分相似,气质却迥然不同,宇默奕是那种第一眼看是个温和谦逊而第二眼看却是深不可测的男子,而眼前的这个男子却眸光狭长,带了些许的柔和精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和好相与之人。

    此时他微抿薄唇,双眼兴味的看着她,后两个面色肃然的带刀男子更为他添了些气场。

    风轻云眸光微闪,已猜出此人的份,帝京最喜女色的皇子——宇默染!

    “姑娘好兴致。”楼梯口的宇默染见风轻云的眸光移过来,唇角绽出一抹优雅的笑,他拾梯下楼,站到风轻云的桌前,“独自赏景未免无趣了些,姑娘可介意在下一同落座?”

    “孤男寡女不甚合适,公子还是轻便吧!”

    风轻云无意招惹宇默染,明天赐婚的圣旨就会落下,让别人看到她在被赐婚的前一天和宇默染在一起吃饭,恐怕到时候承天皇就该多疑了。

    宇默染面色一变,冲着后的两人做了一个手势。然后笑呵呵的对着风轻云道,“姑娘若是怕人说闲话,那本……本公子就将他们赶出去便是。”

    宇默染后的属下闻言,面色平静的走到柜台边对着掌柜轻语了几句,不消片刻,整个大厅就只剩下风轻云和宇默染两人。

    风轻云眉心微皱,没想到宇默染竟是这般胡搅蛮缠之人,这宇默染再怎么愚蠢无知也应该知道今天宇默御风去风家求亲一事吧?他既然知道宇默御风要行动了却还有心在外面找女人,真真是看不清形势啊。

    如果她扳倒了宇默御风,恐怕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宇默奕了,凭宇默染的本事还真的难和宇默奕对抗,思及此,她不由得对他的印象糟糕了几分。

    风轻云今不好,不想和他纠缠,沉下了面容,不想再压抑控制心里的怒火,冷嘲道。

    “公子的理解能力果然与众不同。今若是换了哪一个人恐怕都知道方才我的话是在赶人,偏偏公子竟然如此曲解我的意思,究竟是公子见色起意还是公子不要脸皮呢?”

    风轻云极少用这样的语气和人说话,今天若不是先是和哥哥吵了一架,后来又遇萧凌夜的事,再加上两次吃饭都被中间打断,她是绝对说不出如此刻薄的话的。

    宇默染闻言面皮一阵阵的发紫,他毕竟是生惯养且权利用惯了的人,再加上看风轻云的穿着打扮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人家的女儿,因此他也不怕惹麻烦,倏然从座位上起,怒视着风轻云,喝道。

    “大胆刁民,好大的胆子,你可知辱骂皇室王爷该当何罪?”

    毕竟是被人宠着长大的人,自幼边的属下女婢哪个不是乖乖的听他的话,若不是见这女子容貌绝色,他根本就不会好言相向,直接拖回府纳了小妾。可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反正除了父皇和两个皇兄他根本就不怕任何人,抓了个女人回去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顶多事后他到这女子家里给上几个银钱就罢了。

    “带回去!”

    宇默染冷冷的对着属下喝道。

    两个男子面色冷肃的走向风轻云,丝毫都不见怜香惜玉,伸掌就要向着风轻云劈去。

    电闪火石间,忽然听得一冷厉的声音斥道,

    “放肆,我看谁敢动手!”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