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药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残心 书名:睿王妃
    风轻尘很快就被风翎迎进房间,风蝶端走酸梅汤的托盘,顺便也去给风轻尘泡上一壶茶。临走的时候还把想要凑闹的风翎给拉了出去。

    看着风翎脸上的不愿,风轻云缓缓摇头,笑意宠溺,凤眸温和。

    见此,风轻尘就算心不好也不调侃两句,“翎儿这丫头要被你宠坏了。”

    “翎儿生单纯善良,她不是不聪明,只是懒的去动脑思考,这样的子最容易吃亏,我当然好护着她点。”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风轻尘坐到风轻云的对面,他看了风轻云一眼,只见风轻云懒懒的斜倚在躺椅上,一双凤目带着淡淡的慵懒和邪肆,右手轻摇折扇,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淡然养眼。

    不知道为什么,风轻尘觉得今天的妹妹和以往不太一样,他仔细的观察风轻云,望着她似笑非笑的凤目,恍然大悟。

    今天的云儿的眼里没有了往的怯懦和风轻云淡的闲适,多了几分他看不懂的东西,那漆黑的凤目似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让人无法窥探她的想法。

    凤目流转间,一丝浑然天成的邪肆和慵懒就那样毫无遮掩的表露了出来,越发的妖异魅惑。风轻尘从来都没有小觑过妹妹的容貌,她无论是什么装束总是能一眼就吸引别人的目光,清透的眸光如玉般完美的五官,如谪仙一般。

    两种极端的气质——妖仙,竟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上,而让人诧异的是竟然没有半点的不和谐,反而愈发吸引人的目光。

    “云儿,你……”这一瞬间风轻尘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的眼神极为复杂,带着深深的怜惜,有些失控的握住风轻云的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年来辛苦你了,如今云儿也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妹妹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欺负的,从今以后,不管哥哥你要做什么,都不用担心我的处境,我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层层叠叠的轻纱吹拂在两个人之间,风轻云站起走到窗边,蓝色的裙摆在转间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莲花,她望着蔚蓝的天空忽然转头对着风轻尘嫣然一笑。

    这一笑和往常他见到的都不一样,带着傲视天下的睥睨和自信,那蓝色纤细的影在轻纱间若隐若现,但是他却能从那坚韧拔的形中看出她的傲然。

    一时间,风轻尘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来都是他张开臂膀保护她,而这一次却突然发现她已经不需要他的保护了。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有点失落,有点心疼,更多的却是欣慰……

    “云儿,你真的长大了……”风轻尘忽然叹息了一声。

    听出他语气中存着淡淡的失落,风轻云抬步走到他边,半蹲在他的边,像小时候那样把头靠在哥哥的膝盖上,声音难得的带着几分撒

    “就算云儿再怎么强大,也永远是小时候那个喜欢在哥哥怀里抹眼泪的云儿。”

    轻轻的摸了摸风轻云的头发,风轻尘心底无限的复杂,想着云儿在府中伪装了十多年,他就心疼的无以复加。

    伪装十多年不被发现,可见云儿有多睿智,但是想着云儿十多年以来都带着面具生活着,他又觉得他这个哥哥太失职,如果他有能力保护云儿,云儿也不用这么辛苦。

    这府中处处都有人想要害他的云儿,娘亲已经不再了,风莫离对云儿又丝毫不念父女之,他这个做哥哥的以后一定要加倍保护云儿。

    “云儿,哥哥不问你伪装了十多年的原因,但是哥哥知道这些年来你必定是建立了一些势力。”风轻尘目光深深,“但是现在你的势力不能让别人发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有人用你的势力做文章,那你的辛苦很有可能就白费了。”

    “哥,你放心,这些事我自有计较。”

    这时,风蝶沏好茶从外面进来,看到风轻云淡的风轻云和一脸复杂的风轻尘,她不担忧的看了风轻云一眼,看到小姐面无波澜,才算是放下了心。

    “大少爷,请喝茶。”风蝶把茶盏放到风轻尘和风轻云的面前,没有停留,就走了出去,小姐和大少爷肯定还有话说。

    风轻尘心复杂的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入口微苦,但回味甘醇,竟然是难得一见的重如铁。

    据说,重如铁产自大颂云罗山顶,云罗山是大颂第一高山,高山之上空气稀薄,极少有人能够登上。而且云罗山上也不过只有几棵重如铁的茶树,每年产茶也不过数两。

    产出的茶叶有市无价,多数被进贡给大颂皇帝,可是云儿竟然能把这么珍贵的茶叶弄到手?

    风轻尘颇有些心惊,云儿建立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惊讶过后就是惊喜,云儿的能力越大,他就越是高兴,这样最起码府中的人是伤不了她的。

    风轻尘微敛眉眼,袅袅的茶气遮住他的眼睛,想到今天父亲的话,他一向温和淡然的眸子竟然浮现出些许的鸷。

    感觉到云儿带着探究的视线投到上,风轻尘收敛心神,放下茶盏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琉璃瓷瓶。

    见到此物,风轻云的眼神微微闪烁,在那一瞬间瞳孔微微收紧,神色格外的危险,但稍纵即逝,她掩饰的扇扇折扇,唇角浮现出似笑非笑的弧度。

    “哥,你又拿药来给我了。”风轻云微眯着凤眼接过风轻尘递过来的琉璃瓶,淡淡一笑。

    “嗯,这药你今天别忘记吃,今天是十五。”

    十五月圆之夜,风轻云凤目含笑,思绪却飘了老远,她的体一直都有问题,她知道。每次的月圆之夜只要她不吃这药,都会虚弱的仿佛被剥下了一层皮。

    她太了解她那个卑鄙无耻的父亲,给她的上下了连心蛊,母蛊在父亲的上,而子蛊在她的上,以她的体为要挟,威胁哥哥为他办事。

    包括接近太子,并且取得太子的信任。

    风轻云面上仍是懒懒的笑容,但是广袖下的手却几乎把手里的瓶子捏碎,手指骨泛着明显的青白。

    她发誓,以后一定要让风莫离后悔在她上下蛊,更发誓,一定要让他后悔以她来要挟哥哥。她发誓!

    ------题外话------

    求收藏,亲们如果喜欢心的文文,可以点击页面上的【放入书架】,这样下次看文的时候也比较方便,而且收藏对作者很重要,大家多多支持。

    谢谢~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睿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