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的人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滑过跤 书名:都市全能左手
    尚瑜振闻言皱眉斜眼看着车南水,不悦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车南水哈哈一笑,好像很高兴似的说道,“我以为瑜振你不会输啊,我还以为你尚大帮主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而已,说是打不过实际上是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找个借口罢了。”

    “啪!”饶是尚瑜振再怎么压着火气,这会儿也让车南水的冷嘲讽给激的喷发了出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横眉怒对。

    “车老头,你什么意思?”尚瑜振怒道,“怎么?只准崔德波的人吃败仗就不许我失手吗?”

    尚瑜振这一怒主要还是因为车南水想害他这事,只不过他也不傻,虽然愤怒却沒把这话说出來,却是问的眼前一事。

    “当然不是。”车南水冷哼一声,道,“如果真是吃了败仗也就不怕了,怕就怕有的人吃里扒外,勾结外人对付自己人啊。”

    尚瑜振心里马上打了一个兀,心道难不成这老家伙知道了自己的事?不对呀,昨天和兄弟们分开之前叮嘱过不准回來乱说,而昨天去的那几个弟兄都是自己的心腹,让他们为自己死行,让他们出卖自己,那简直就是玩笑。

    “车老头,你到底什么意思?”尚瑜振反倒冷静了下來,盯着车南水问道,“吃里扒外?我从入帮那天起几时扒过外了?”

    “呵呵,以前确实沒有。”车南水站了起來,抽完手中最后一口烟,眼神忽的一变,厉声道,“但不代表现在沒有!”

    说着,车南水拍了两下手,他后的一道小门打开,里面走出了两个小弟,一边一个,架着个遍体鳞伤的男子,那男子低着脑袋,全好像瘫了一般,连挣扎都不会了,只能任由那两个人将他拖出來,脚尖滑过的地面钱上画出两道虽细但却触目惊心的血痕。

    尚瑜振看着那被架着的那人,感觉有些眼熟,但对方低着头实在无法辨认。

    “知道这是谁吗?”车南水走到那人边,“这么痛快的卖家你肯定也想多遇到几个吧?”

    尚瑜振的瞳孔急剧缩小,两个眼睛也微合了一些,两道目光却好像利剑一般直过去,他已经猜到对方是谁了。

    “把刚才的话在重复一遍。”车南水抓着那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拽着了起來,整个脸向上仰着,赫然正是邹志军。

    “來买我厂子的人和你们派去的人并沒动手,他们好像早就认识,而且带头的那个人主动要求我把厂子卖给对方。”邹志军显然被盘问过多次,这话沒有卡壳的说了出來,但声音却显得非常虚弱,两个眼睛闭着,不知道是睁不开还是不敢睁,“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我把卖厂子的钱全给你,求求你了。”

    邹志军用虚弱的声音不断哀求着,显然这话之前也是不断的在说着,只不过沒有作用罢了,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机械式的重复还是不肯放过每一次机会求饶,又或者他已经沒有了思维,这只不过是本能的行为罢了。

    邹志军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满脸的血污这自然是不必说了,尚瑜振看他两手好像已经废了,不论是手腕又或是手指全都是不自然下垂,不是被敲碎就是被折断了,双腿应该也是如此,不然不可能一点也不受力,尚瑜振看他脚尖的方向也很是别扭,明显不是正常的样子。

    还有他上的衣服,早已是破烂不堪,全衣服上的鲜血都已经结成了血痂,但上衣的下摆却还在不停的滴着血滴,尚瑜振知道,这肯定是伤口太重了,短时间内无法止血才会这样。

    “我的兄弟们呢?”尚瑜振沉声问道。

    看见邹志军,尚瑜振就已经知道车南水恐怕早就清楚了事的大概,不管他清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把加工厂让给王再,只看这私通外敌一条就够他受的了,这可是江湖大忌。

    尚瑜振又想到从來到现在都沒有看到自己手下的人,猜到弟兄们恐怕已经被他们给制住了,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怎么不狡辩了?”车南水见尚瑜振问这话,松开抓着头发的手,笑道,“承认自己吃里扒外了?”

    “我问你我的人呢!”尚瑜振这句话几乎是嘶吼着出來的,怒色再度充满了他的脸上,两个眼睛好像要喷火似的看着车南水。

    “你的人?”车南水不屑的哼了一声,“还用问吗?早被我抓了起來,现在他们很安全,你放心,一会就能下去陪你了。”

    果然是被车南水给抓了起來,尚瑜振心中着急,眼前崔德波不在,指不定是不是严刑拷打去了,这要是让兄弟们丧命于此,那自己这辈子恐怕都会良心难安,更有可能走上自己师父那条老路。

    “就凭你?”尚瑜振听到车南水的话,却很是不屑道,“还是就凭你旁边那两个废物?想送我下去?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试试不就知道了?”车南水好像根本沒拿尚瑜振当回事,态度很轻挑,似乎尚瑜振只不过是个小毛孩子罢了。

    对方只有三个人,那两个小弟对于尚瑜振來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车南水虽然这段时间功夫大进但尚瑜振不相信他能从明劲都沒到的地步一跃变成和自己比肩的高手。

    “哼!”尚瑜振哼了一声也不去多言语,内气运转,脚下猛的一发力,整个人越过会议桌直冲车南水而去。

    何谓饿虎扑食?

    一头饿极了的老虎看到寻觅已久的猎物自然会用尽全力气以雷霆万钧的速度猛扑过去,就算那猎物反应在怎么迅速也无济于事,先被饿虎的威势所摄,等到反应过來时却也为时已晚。

    这是形意中的一招,虽然招式的名字不叫饿虎扑食,但那势子却是一般无二,尚瑜振整个人就好像化为了一条凶猛之极的饿虎,用尽力气扑向车南水这猎物,双手一前一后呈虎爪扑食的样子,想用这一击之势将对方制服,然后在问他自己兄弟被抓往何处。

    擒贼先擒王,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不论是在行军打仗又或是黑道争雄都是不二的法门。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全能左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