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包您年轻十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滑过跤 书名:都市全能左手
    全清平站起来活动活动,感觉伤患处确实比往常要强上许多,刚才王再给他扎针的时候就有种很舒服的感觉,现在感觉更好了。

    “小伙子,这针送你了。”全清平很高兴,马上兑现自己的承诺,将针送给王再。

    听了这话王再倒是愣了,心想不是得治好才给我吗,于是说道:“可我还没给你治好呢。”

    全清平穿上衣服,一边开门一边笑道:“不用等治好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有这个本事,我全清平言出必行,既然你能做到那这针就送你了。”

    王再大喜,连忙谢道:“那就谢谢全爷爷了。”

    “呵呵,小伙子别忘了给老头子把剩下的疗程做完就行。”全清平打开门后坐回自己的太师椅说道。

    “放心吧,每隔五天给您针灸一次,再来四次包您针到病除。”说着王再又从包里拿出纸笔,一边写一边又说道,“我在给您配上中药,针药齐施,等二十天后我包您年轻十岁。”

    王再将写有药方的纸递给全清平。

    “小伙子你叫什么?”全清平接过药方看了几眼,笑呵呵的问道。

    他为了自己上这伤也研究了多年的中医,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这张药方对自己的病大有好处。

    “我叫王再。”王再小心翼翼的将银针包好放回自己的包里。

    “王再,恩。”全清平点点头,又问道,“你学的是什么功夫?内气竟能治病还能运气伤敌,恕我寡闻,还真没听过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功夫。”

    王再挠挠头,尴尬的说道:“这个我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师父教给我的时候就不让我问,现在他走了我就更不知道了。”

    这话王再到没说谎,真是不知道,无名心法嘛。

    全清平见王再不像是说谎,点点头接着说道:“王再以后没事常来我这坐坐,好久没见到这么年轻的小高手了。”

    “嘿嘿,您不说我也会来,我还想跟您学学暗劲呢。”王再笑嘻嘻的说道。

    “行啊,那就多来我这,咱爷俩多切磋切磋。”全清平也很喜欢王再这个小忘年交。

    “全爷爷,您刚才说我的内气又能治病又能伤敌没见过?”王再注意到了刚才全清平的话,又问道,“这个内气还分治病和伤敌两种吗?”

    “你不知道?”全清平一扬眉,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你师父没告诉过你?”

    “没有,他光教我了,至于这些个区别都没和我说。”王再摇摇头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还是真是搞了个大乌龙。”全清平苦笑道,心想幸亏你这的内气能治病,要是不能治病刚才还不知道得出什么乱子呢。

    既然王再不知道,全清平便将两种不同质的内气的区别详细的告诉了王再。

    “原来是这样啊。”听完后王再算是明白了,点点头说道。

    王再此时才算明白自己修炼的无名心法有多厉害,竟然两者兼备,完全就是所向披靡嘛。

    这时,方梓珊和柳诗羽逛完了回到店里,大叫:“王再,好了没,你看我们买的这些东西。”

    只见方梓珊和柳诗羽一人手里拿着好几样小玩意,全是些仿古的,王再不用异能查探都知道是假的。

    “全爷爷,那我下次再来给您这,今儿我们先走了。”王再见方梓珊二人回来,起告辞。

    “好,记得多来我这坐坐。”全清平笑道。

    “全爷爷再见。”

    “爷爷再见。”

    方梓珊和柳诗羽见这一老一少聊得这么开心,心知应该是把银针买过来了,临走时两人也甜甜的叫了声爷爷,把个全清平逗得呵呵直笑。

    看着王再离去的影,全清平很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拨通电话:“喂,南南,是我...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爷爷的病怎么样了...这样啊...好,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全清平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摇摇头又坐回了太师椅上,

    “王再,银针买到了吗?”在车里,方梓珊高兴的问道。

    “当然。”王再拍了拍包,说道,“很顺利。”

    “那咱们现在就去给杨老师的女儿治病吗?”柳诗羽兴奋的又问道。

    “不,我还得准备准备,太仓促了我怕有闪失。”王再摇摇头,说道,“明天去吧。”

    王再对自己的内气现在还不是太放心,全清平的伤虽然是老伤了,但终究是以前治过,虽然没能治愈,但也是好了个五六分,剩下的王再只需要把那四五分治好就行,可杨艺这个可不一样,十分都得王再自己去治,今天为全清平治伤已经消耗了一些内气,王再不想让杨瑞鸿失望,所以想全盛状态再去治。

    王再打了个电话给陈虎,让他送点治伤筋动骨的药膏去杨瑞鸿那,就说是自己让他送的,陈虎高兴的答应了,这有车了正愁没地方练手呢。

    打完电话王再竟不知道该干什么去了,想了想打算去登海医院看看徐峰和马兴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来到登海医院徐峰二人所在病房。

    见到王再徐峰可乐了,马兴俊也是,死活让王再晚上在这陪,说是闷的受不了了。

    陈虎那家伙见二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不来了,说自己的台球厅已经好长时间没营业了,在不开门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徐峰让他把台球厅关了和自己一起去看场子经营大家乐,却没想到陈虎死活不干,说那台球厅是自己的心血所在,不舍得关,反正不管怎么说就是不来了,现在见王再来了就好像看见救星了,说什么也得让他陪着自己。

    王再哪肯,探查了一下两人伤势,基本上差不多了,住不住院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妨碍了,于是就商量着让两人出院。

    本来王再还是陪着小心在说,没想到两人一听马上就点头答应,连声说好,说是在这待得都好疯了,早就想走了。

    两边一拍即合,立马收拾东西闪人。

    其实这院住不住真已经没什么用了,之前让他们住院是怕不在的时候有个什么事好歹还有个护士医生能给应急一下,现在都快好完全了,自然用不着那些医生了,而且他俩上的伤也不是医院给治的,都是王再自己的功劳,说白了他们就是在这白送给医院钱,还什么好处没捞着,想想还亏本的。

    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医生还不让走,结果徐峰拿出社会混混的架势,边一直陪着的小弟再一吆喝,这些个医生马上老老实实的给办了,又快又顺,一点也不卡壳。

    “就他X知道骗老百姓的钱。”办完手续徐峰还不忘朝那医生骂一句。

    几人乐呵呵的医院外走,王再老远的又看见了一个熟人,一天内看见俩熟人了,第一个是墩子,而现在这个和墩子也有关系,严格来说要不是他,墩子也不可能找自己麻烦。

    没错,那人就是打过王再母亲的那个钱均铭。

    王再之前找过他一次,结果对方把公司门给关了,不来了,找不到他王再也就慢慢的把这事淡忘了,没想到今天在医院看见了。

    把车钥匙给方梓珊,让两位女同志先回车里等着,说是自己有事要办,方梓珊看他那样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可柳诗羽和王再待在一起的时间还短,并不是知道很多,一个劲的不乐意走,好说歹说王再才算把她给劝走了。

    两位女孩一走,王再就指着钱均铭对徐峰说道:“疯子,看见那胖子了没?”

    “他怎么了?惹着你了?”徐峰看着钱均铭向王再问道。

    “聪明,就是他打我妈了,还欠我医药费呢,你带上俩弟兄把他架到外面去。”王再说道。

    “好咧。”徐峰以前听王再讲过王再的母亲挨打的事,一听是那胖子干的,立马恶笑着带着那俩小弟就上去了。

    徐峰和马兴俊住院期间一直都有四个小弟轮换来做陪护,平时除了端茶递水也没什么事,此时正好派上用场了。

    马兴俊和王再一起没上去,徐峰拿着个手机一抵钱均铭的后腰,低声说道:“哥们,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钱均铭也是道上玩过的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敢回头,颤声问道:“哥哥是哪条道上的,我们没过节吧?”

    “少废话,在啰嗦我马上捅死你。”徐峰向两个小弟使个眼色,低声喝道,“带走。”

    于是两个小弟架着钱均铭,后面徐峰跟着,一行四人找到了个僻静之所,王再也随后跟到。

    “钱哥,还认识我吗?”王再笑嘻嘻的来到钱均铭面前。

    钱均铭怎么可能忘记王再这张脸,要不是眼前这人,自己也用不着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也不用吓得在外面躲了大半个月。

    “哥,你就饶了吧。”一见王再,钱均铭立马就傻了,心里也明白了这几个人为什么要绑自己,腿一软,“噗通”的一下就跪到了地上。

    这一跪倒把王再几人弄的有点下不去手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全能左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