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心 15.赌牌竞标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西爵,妙然,知道你们今天要竞争赌牌,咱们也出不上什么力。不过来顶个人场,也算是给你们助助威,你们不会介意吧?”

    妙然笑着正要说不介意,但意识到什么,立即朝正走来的顾西爵靠过去,顾西爵将她一揽,朝华玉瑶大方一笑,接过了主导权。

    “大姨见外了,您和舅舅们能来给我们助威,我和妙然求之不得。刚才办公厅的主任还提起您……”

    顾西爵一侧,后方立即迎来一人,与华玉瑶一照面倒真是熟悉,招呼起来。于是,这接力棒似乎顺顺当当地传了出去。

    妙然有些诧异,顾西爵朝她低声道,“你和咱爸待一起,我让小姨和那位主任帮着招呼他们。”

    “嗯,好。”

    妙然想到之前说要让她少跟大姨来往,男人倒真是做得滴水不漏了。

    顾西爵看了看四下,突然问,“小月月呢?”

    妙然低讶一声,“呃,刚才还在这儿。应该是肚子饿了,被枫哥带着去买吃的了吧!”她晃了一眼没看到华冉枫,便做如是想。

    恰时,一片镁光灯闪了过来。

    几个记者涌了上来,从他们上的工作牌和话筒上的图标可见,有港城发行量最大的报刊,还有最受大众青睐的八褂杂志。

    这问题一出,就极有针对和攻击

    “顾先生,早前您一直回避婚姻状况的问题,今天您都把谈小姐带出来了,总该给咱们揭揭密,您二位到底是真订婚,还是假夫妻啊?”

    这问题立即获得一片附合声。

    妙然想起之前自己的纠结,面上仍维持着不动声色,心里早已不由自主地紧张起顾西爵的答案。

    顾西爵感觉到怀中人有些紧绷的子,气定神闲地朝众人淡淡一笑,执起了妙然,左手执起了妙然的右手,刹时间,他们手上戴着的那枚粉红色的男女对戒,清晰地暴露在了镁光灯之下。

    一片赞叹声此起彼伏,记者们也有不少见过大世面的,一眼就瞧出了那价值不菲的钻戒。

    “各位观众,我们这里是TXX电视台针对港城获准发放赌牌的竞标会直播现场,现在您所看到的采访单元,正是竞标候选人之一,素有港城”酒店王子“的顾西爵先生。哈哈,相信大家应该看得很清楚,在我旁的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士,正是顾西爵先生,而他边这位美丽大方的小姐,正是早前传闻中的那位神秘顾太太。”

    “顾先生,现在全港城市民都在关注这里。您看,现在能不能为我们揭密,您边这位小姐,还是女士的真实份呢?我相信,咱们港城许多的上流小姐、名媛淑女们,一定非常急于知道。”

    顾西爵心里再一次忍不住对港城的狗仔八褂型播报风格,暗暗唾泣之。

    面上倒依然维持着风度翩翩的笑容,拿过了主持人的话筒,一手握着妙然的小手,两人在电视镜头上相视而笑,那眉目之间传统的脉脉浓,教场外的人都忍不住满眼羡慕妒嫉。

    “虽然,我很想说,大家更应该关注的是赌牌发放,而不是我的私人问题。不过呢,我还是非常感谢各位媒体朋友们对顾某的关心,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边的这位,谈妙然女士,是我新婚刚半个月的妻子。”

    话音未落,顿时引得全场一片哗然。

    那个时候,就在一百多米外的事政厅对外公开办事处的走廊里,慕容冬儿正拿着手机,低声斥骂着对方,扭头便看到壁挂式液晶电视里,顾西爵搂着谈妙然一脸温柔地宣布着两人的合法关系,一张漂亮的脸蛋彻底扭曲。

    她立即对着电话里的人说,“跑了就跑了。把那小鬼的照片发出去,把那女人引出来再说……这一次,你们要再失手,就别想拿到剩下的钱。”

    她挂上电话,低咒一声,看着电视里的顾西爵亲吻着妙然的手,深款款地说出“她就是我寻寻觅觅十年的真命天女”时,她几乎咬碎了银牙。

    暗恨道,谈妙然,你这个小偷,我慕容冬儿得不到幸福,你也休想得到!

    ……

    “恭喜顾先生。”

    “恭喜谈小姐。”

    顾西爵正式宣布了已婚消息时,几乎满场的镁光灯全了过来,可谓威力巨大,完全盖过了霍子铭和铁姝芹那方。

    所有的记者都涌了上来,提各种疑问,八褂记者们更是无所不用其及,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到爆,甚至将一旁的霍子铭也扯了进来。

    眼看着这势有些走调,主办方的保安立即上前维持秩序,顾西爵趁机宣布消息说竞标会后,会向公众公开正式的结婚典礼举行,记者们才满意地散了开。

    人潮退去后,妙然重重地喘了口气。

    顾西爵应付完一波人,回头看女人脸上的神色,立即从上衣口袋里将向来做为装饰用的手帕抖开,轻轻拭去了妙然额角的细汗。

    他这个细腻柔的动作,立即赢得一片灯光加赞叹,他回头举手挡了挡,朝记者致意,记者们才放下了手中的长炮,纷纷感叹这成了家的男人果真是不同了。

    “妙妙,你不会生气吧?”

    “呃,生什么气?”

    妙然小脸绯红,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记者问答潮中退出来,心跳得快蹦出口了。她没想到男人会在这个时候,那么高调地公开两人的婚姻关系,这让她即惊奇,又惊喜,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很让人虚荣唉。

    顾西爵心下是有些惭愧的,但当下环境也不适合细说,最终,他俯首吻了吻她的额心,只道,“傻妞儿,晚点儿我再跟你解释。你只要记得答应过我的事,相信我,你是我老婆,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

    妙然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又有些不确定,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时,谈光业又走了过来,顾西爵不得不离开。

    妙然紧了紧那只大手,“老公,加油!”

    两人相视而笑,深隽永,这一幕被记者又抓拍到,成为这竞标会上相当吸引人的柔一幕,以至于在事后的一连串风波平息后,成为让人十分回味的画面。

    顾西爵离开,妙然回到了华玉琳边,这时华冉枫回来了。

    “枫哥,小月月呢?”

    华冉枫愣了下,“之前我俩谈事儿时,她还在我们边。之后,我以为她被妈带去买吃的……”

    两人立即看向华玉琳,华玉琳也是一愣,“没有啊!我看小月一直跟你们俩在一起,刚才妙然跟西爵接受记者采访,我就以为你把小月带着去买吃的,原来你是去大号?”

    这问了一圈儿,竟然都没小家伙的影儿。

    三人再对望一眼,一齐拍脑门儿。

    “八成又迷路了。”

    “我看肯定是肚子饿跑去找吃的。”

    “不然就是被哪个帅哥给拐跑了!”

    妙然听两人一说,突然感觉有些怪,但又一想之前小月月跟小姨和枫哥都处过,知道孩子的那些怪习惯也不足为奇,遂又把这感觉甩掉了。

    华玉琳着急了,“哎呀,这个小路痴,八成儿又不知道拐到哪个旮旯里去了。妙然,你这里待着,我和小枫去找,别让西爵知道了分心啊!”

    “小姨,这怎么行。我,我也不放心小月月……”妙然万分纠结,回头看了眼不远处正在埋头跟父亲说话的顾西爵,立即收回了满脸的惊惶状。

    这关键时刻,可不能让他分心。

    华冉枫还是比较乐观,“妙然,小月月也不只一次迷路了。不过,她很聪明,迷了路也不会出什么事儿,有时候还能跟着人家混吃骗喝。我相信应该就在附近,我出去找,你们都别紧张。”

    华冉枫立即跑出了大厅。

    妙然坐立不安,华玉琳一劲儿地安慰她。

    可她心里总觉得不安,华玉琳怕她露馅儿,立即将大姐华玉瑶拉了过来坐镇,自己也跑出去找孩子了。

    华玉瑶也非常笃定地说小月月聪明,曾经数次迷路乱跑也没出什么大事儿,自己已经练就了一危机应对能力。

    妙然有些奇怪,若说之前小姨跟小月处过一段时间知道小月的脾,大姨应该没跟小月月处过,怎么也知道呢?而且,好像还知道得不少的样子。

    当然,她没有直接问原因,只是应着声,将这茬儿记下了。

    大约又过去一刻钟,竞标会已经正式开始,满场哗喧在主席台的三声重锤下,迅速消声。

    巨大的屏幕上,开始播放搏彩娱乐城的发展历史,这个花絮足足持续了十来分钟。

    时间不长,可妙然却越来越觉得如坐针毡。

    这时,她感觉包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她侧过子,背着华玉瑶拿出手机,当里面的画面跳出来时,她的整颗心都差点停跳。

    一张刻意打近的镜头,将小丫头哭丧着的小脸打得更加可怜,让人一看就又心疼又后怕。

    再配上下面的一段极具威胁的话,让整单纯的“失踪”事件正式画上“绑架”的标记。

    ——若想再见到你活着的女儿,立即按照下面的提示出来赎人。

    对方没说拿什么赎人,只给了第一条行动信息。

    妙然只觉得寒气从脚底直往上窜,却不敢透露半分异状。她看向顾西爵的方向,正好顾西爵也看向她这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都会心一笑。

    可是男人却不知道,女人背在后的手,几乎掐出了血印儿。

    随着主题片播放完时,主持人宣布正式进入竞标人讲解程序,非常幸运的是,顾西爵排在第二位,不顶头也不落底。这是屠军私下里给的一个小小的便利,自然也是兄弟间的默契了。

    “大姨,刚才小姨给我电话,说小月已经找到了。小家伙好像被吓到了只要我,我去去马上就回。”

    华玉瑶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江湖,直觉事实不像妙然所说,但看妙然笃定的神色,笑了笑,说,“好,你快去快回。”

    妙然马上朝短信所说的地方赶去,完全没注意华玉瑶眼底一闪而过的黯色。

    ……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小月月,的确正哭着要妈妈。

    而在她边的男孩一脸的郁闷色,十分后悔自己出门太急,没有听管家的话带上两颗巧克力当零食,他觉得自己早就过了吃零食的那种幼稚期,现下叫保镖去买狗和茶,还没赶来。

    “妈妈,呜呜,我要妈妈……”

    这会儿,小球正把一脸的眼泪鼻涕朝男孩上抹,韩惜缘只能猛翻白眼儿,随着一声咕噜噜的叫声响过,他垂下头瞪向小球。

    小球仿佛感应到男孩的注视,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瘪着小嘴嗷,“哥哥,月月……嗝,月月的肚肚好饿好饿好饿哦……嗝……”

    “你……”

    韩惜缘的额头直抽,心说你饿就饿,干嘛还打饱嗝儿啊,这是什么奇怪的五四三啊,他快受不了了。他这算哪门子的孽缘?为什么总是碰到这小鬼!

    话说,这场意外的“撞见”,本缘于韩惜缘的母亲大人,听说今有两个好友争夺赌牌,就说一定要来现场看看。

    妙然是韩小优的青梅竹马姐妹淘,铁姝芹更是韩小优最崇敬的大姐兼昔的救命恩人,深义重。

    但是,他那对年纪一大把还喜欢瞎腻呼的父母,很难准时起,他等得极不耐烦了决定自己先行一步。听说乔叔叔也会来,他很喜欢跟乔叔切磋,家里的保镖和培练师们都喜欢让着他。

    哪知道,刚到大厅时就撞上了小月月被两形貌鬼祟的男子拦抱着要跑,他觉得很蹊跷,没想太多就上前把人抢了回来。

    对方见根本敌不过,立即就溜了。他也没追,而是偷偷扔了个小东西在那两人上,估计要不了一个小时,就知道结果了。

    只不过,韩惜缘这方救了小月月,妙然并不知道。

    她急着赶出来时,走的又是绑匪告之的路线,正是人际罕致的地下停车场的一处死角,对方说在那里可以获得下一步走法。

    那两个绑匪早在路边埋伏,见到妙然单独前来,着实松了口气。

    要知道他们这一票从开头就干得不怎么顺利,居然连个小娃娃都搞不定,差点没被雇主给骂死,回头撞上个不知什么来厉的小男孩,功夫竟然又狠又辣,差点儿踢断他们兄弟一根肋骨。

    但看在雇主出钱颇大方,他们又正急着还欠一笔赌债的份上,咬牙忍下了。

    随着脚步声慢慢接近,两人互打眼色,一人手上拿着绳子,一人拿着封嘴的胶布带,这回是准备齐了,瞧那女人打扮得滴滴一副柔弱状,应该不难对付。

    当人影终于走出来时,小个儿先冲了出去,冲妙然嘿嘿直笑,以吸引妙然的注意力。

    “美人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妙然一悚,“我是来找我女儿的,你们是……”

    与此同时,埋伏在后的大个儿拿着绳子冲了上来。

    妙然已经意识到况不对劲儿,眼一晃,刚巧从停车场拐角处的专用倒视镜里,看到了后方扑来的高大影……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