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心 13.夫妻夜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玩什么文字游戏装优雅,就是二战时期德国生产的军用轿车,现在俗称——奔驰!”

    屠军冷哧一声,道明真相。

    话一落,跑来看闹的人都笑开了,纷纷绕着宝蓝色的老爷车转悠,各种赞叹。

    顾西爵对于大哥的调侃毫不以为意,继续向自家老婆卖弄:

    “妙妙,这车可有个很唯美的故事。要不要听?”

    妙然抚过宝蓝色的车,打开车门,就有些跃跃试,想坐进那深棕色的真皮坐椅里感受一下,当她探入车内时,就看到车前台上放着一对搪瓷制珐琅小人偶儿,非常特别。

    因为,这对侣人偶的衣着,男的上是黑色纳粹军服,口的铁十字勋章和党卫军的红色袖章十分醒目,肩头上的军衔竟然是两颗金星,俨然是一位年轻的上将,而他形明显小得让人侧目的女子却着一青花瓷蓝色连枝花旗袍,眉目如画,媚可,模样明明是东方人,却不知为何瞳仁里嵌着宝蓝色的眼珠子。

    真是处处透着匪夷所思的浪漫调。

    顾西爵唤了几声,妙然才回神,指着那搪瓷娃娃问,“这个,是真的古董,还是你在店里淘的呀?”

    一想到淘货这行迳,似乎很不适合顾西爵这种男人,妙然立即联想到这东西可能是慕容冬儿弄来的,雀跃的心立即蔫了气儿,就要钻出车子来。

    顾西爵却坐了进来,揽着她解释,“可还真别说,这玩艺儿可是绝对罕见的古董啊!我得到这车时,还有人想要花数倍高价买回去,但被我拒绝了。那人还给我讲了一个很凄美的故事,就是关于这个瓷人儿和这辆车……”

    “真的假的?”

    一听到不是慕容冬儿的手笔,妙然的兴致又来了,不得不承认,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小心眼儿啊!

    顾西爵正要给妙然讲浪漫故事,就被屠军斥了一声,才想起自己这大半夜得瑟回来的重要任务。

    “大哥,这是我送给您和嫂子七年之痒的结婚周年纪念礼物!请您笑纳。”

    说是笑纳,他直接朝屠军扔了个金晃晃的东西过去,让人不接都不行。

    “臭小子,你把这玩艺改得这么包,送给小二和小三还差不多。”

    但凡车的男人,像他们这等价,没有谁不会改装驾,何况这老爷车也一百多岁了,拿到手时要不做做修理,恐怕开不出一百米就彻底报废。

    顾西爵并不在意屠军的调侃,“大哥,您要喜欢黑色庄重,再喷回来就是了。”

    屠军立即给了顾西爵一个冷眼,“你都花大价叫人专门做成搪瓷烤漆,我再做回来又要刷它一层皮,你这是存心折腾老人家。”

    “哎,我就知道大哥心善舍不得,所以我们家查查就拜托你好好护咯!”

    旁人听得这两人调侃,不知的多数还在赞叹,怎么这么快,这两人就那么好关系了。殊不知,这只不过是兄弟两多年保持的一种亲切自在的交流方式罢了。

    “行了,收摊儿吧!大家都被你闹醒了,明天还要早起准备竞标,你小子也别瞎折腾了。早点睡。”

    说着,朝妙然点点头,拉着妻离开了。

    妙然被那寻常的点头示意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很显然屠军话里的意思是叫顾西爵不要兴奋过度,玩上游戏玩得太久耽搁了明天的正事儿。

    顾西爵一边挥着手,一边大叫,“大哥大嫂,你们放心,我们还年轻,我们撑得住!”

    “顾西爵——”

    妙然受不了地推开男人,转就朝楼上跑去。留下后一片笑声。

    ……

    快进门时,顾西爵追上妙然,拉住了她的手,将人拉进怀里,转就将她压进了门里,俯首重重地吻了上来,他的气息中还满布着晚餐时的红酒味儿,熏然醉,温柔缓慢的揉捻之后,骤然转为激烈吸交缠,整个庞大的躯都重重地压上来,让她立即感觉到他的激动之

    “妙妙……”

    “爵,等,等等,这里……不行,女儿……”

    撕啦一声,男人急切得从她背后将薄薄的真丝裙撕开了。

    这是屋里随意为女士准备的裙装,此时盛夏,都是极轻便飘逸的类型,上这件的荷花纹让她格外喜欢,且跟别墅的风格气氛也相当搭佩。

    她不知道,在她从屋上翩然而下时,他眼底隐隐燃动的焰火,就想着将她彻底剖干净了,躺在屋中的荷花锦锥锻面大红被里,狠狠怜一番。

    老天,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会像他这样,等自己的新婚之夜等得这么辛苦。

    “爵,哦……”

    “妙妙,我要你。”

    他一俯,将她高高捧了起来,她不得不为了支持自己缠上了去,宛如青蛇盘树,他抽掉她发间的金钩,一头黑瀑流泄,衬着一片雪白,粉蕊摇拽,美得惊人,妖得浪,直勾人心。

    吟粗喘充斥在小小的门房之下,黯淡的灯光只勾勒出隐约的光影糜色,更挑人心扉,动人心魂,让人罢不能。

    “爵,孩子就在,在卧室里,我怕……”

    “宝贝儿,别怕,就算今晚我们吵到天上去,也没人听得见。”

    他拉过她的小手,要她帮忙。

    此时此刻,这对压抑良久,被晚餐上的酒精刺激,或者还得算上那不和谐的“小三”冲击力,积蓄多时的又一次大爆发了,互相拉扯对方上的束缚,撕裂声,摩擦声,压抑的低喘,敏感的吟,交织成一片**的火山,即将喷发。

    小小的门房下,温度急骤升高。

    但不知何时,后方站了个小小影,张大眼睛瞪着门口的父母,小脸上蹭蹭地直往上喷火,张嘴想喊吧又不好意思,可不叫吧,难得来一次,实在舍不得放弃这样大好的全家团圆的机会。

    小家伙左右踌躇,尴尬得垂下了头。

    还是突然被推上墙的妙然,瞥到了那小小的影,先是心下突跳,她本就担心,这一下就有些僵硬了,再仔细一看,低呼出声,“小月月——”

    “妈妈……爸爸……”

    小家伙诺诺地应了一声,就被正摆着奇怪姿势的爸爸扭头盯住,那蓄满火焰的眼眸亮得人,吓得小家伙低着头又退后了几小步。

    顾西爵在心底嗷叫了一声,他这会儿还摆着标准站立姿势,已经蓄势待发一举攻城,居然突然跑出个第三者横插一脚,这人儿谁不好啊,就是大哥大嫂他也不屑继续做下去,可怜这可是他的宝贝女儿,说不定还是亲生的,他怎么敢在孩子面前乱来,这伟大父亲的形象就全毁啦!就算满怒火火快烤焦了,孩子他爸也不得不就此打住。

    “爵……”

    “我、进、浴、室、去、处、理、一、下!”

    男人勾着背,僵着子,满脸沉黑,语气仿佛石化似地离开了。

    妙然满脸红潮不退,即尴尬,又心疼,更不好意思,却又没法再多说什么,急忙将将男人的外一裹,进屋打理自己做为母亲的形象。

    ……

    “妈妈,爸爸是不是生小皇的气了?”

    原来,是许久不见的第二人格又出来了呀,这真是……太巧了唉!

    妙然咳嗽一声,亲了亲有些忐忑的小宝贝,安抚道,“怎么会呢?爸爸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口渴,想要喝水,你听,他把洒水喷头开得多大呀,等他喝够了就舒服了。”

    刚刚冲了一头冷水的男人出来,又听到女人在胡乱教孩子,原先的那一肚子火气,这会被两张越看越像的脸蛋齐齐瞧过来,都散了去。

    “小皇,你瞧,爸爸这不是喝够了,出来了。”

    妙然一看男人,立即打了眼色。

    顾西爵将擦头的毛巾一扔,大步走了过来,上了后,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笑道,“小皇?”

    小家伙乖乖地点头,“嗯,爸爸。”

    顾西爵笑容拉大,“今天怎么会过来?”

    “因为月月睡着了,你们还没睡着。”

    夫妻两对看一眼,实在尴尬。

    顾西爵眼底闪过一丝柔光,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叹息,“乖孩子。”

    小家伙眼眸闪亮,抓着他的大手,难得露出了笑来,说,“爸爸,祝你和妈妈,新婚快乐。”

    “哈哈,小皇,这可是个大贺礼!”

    他大笑着,抱着小家伙抛了起来,玩得哇哇直叫。

    妙然的目光则偷偷瞄过了男人衣袍下的某个位置,有些郁闷地暗忖,难道这是老爷惩罚她,偏偏不让她得逞吗?

    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胡思乱想,下一秒就被两人拉进了游乐圈儿。

    小家儿圈着父亲的脖子,偷偷说,“爸爸,小心舅舅们。小皇……必须……离开了……”

    顾西爵一怔,再抬头时,小家伙已经闭眼睡着了。

    妙然奇怪地凑上前,“怎么了?突然就昏了?”

    顾西爵看她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不是昏了,是睡着了。小孩子,什么都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轻轻将孩子放下,盖上被子。然后揽过女人,一起躺下。

    在她昏昏睡着,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又响起,问:

    “妙妙,你担心了吧?”

    她不解,没有动。

    他勾了下她的鼻子,低笑,“我都听大嫂说了,我走了之后你就魂不守舍的,还跟女儿一起玩了场跳水表演。”

    她沉不住气儿了,睁眼瞪他一下,他捏着她的下巴,凑上前又是一吻,她紧张地看向两人中间的小球,满脸羞窘。

    他却收拢了手臂,将两个女人都拢在怀里。

    “其实,查查是四个月前,我才拖关系悄悄从欧洲运回来的。虽然走的是大哥的线,不过他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兄弟办事儿,从不会过问彼此,除非需要帮助。”

    四个月前,那不就是他们在酒店碰上那会儿?!

    “刚到港城时,查查还没有改装好,原装是黑色油漆,车灯、皮椅什么的全部都旧得发霉生锈烂掉了,我肯定不能就这样把它送出去。慕容冬儿知道后,就说有最好的改装师傅介绍给我,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不过后来见了她介绍的人之后,那人是F1赛场上下来拥有二十多年车驾改装技术的老牌改装师,的确很牛B。

    我就答应了。

    车子改装很快完成,但慕容冬儿说想借用一下,GD杂志社要给她做名媛专访,她想借车子照几张照片,我也觉得没什么,就答应下来了。后来,她突然母亲过逝,她赶回澳门戴孝,我忙着赌牌的事,车的事儿也自然搁下了。”

    “大哥其实平好并不多,除了大嫂孩子,就是改装车了。而自从娶了大嫂后,他就特别迷古董相关的东西,所以今年他们夫妻七周年的结婚周年庆,我就想送他一辆这样的车。”

    原来,事实真相如此简单,亏她之前吃了大半夜的干醋,还弄哭了女儿

    “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很大部分都是大哥和另两哥哥在背后支持。就像之前三哥说的,若没有大哥,恐怕我已经挂在非洲丛林里了。”

    他裂齿笑了笑,仿佛不甚在意,语气更是轻描淡写,可是,她从他眼角浮起的淡淡勾壑里,隐约窥见了那段逝去的岁月里,男人的年少轻狂,和踌躇满志。

    她忆及顾君尧说过的话,他离家出走整整十年,这十年,那该是一个男人多么了不起的十年啊,如果没有这十年,怎么能锤炼出一个这么棒的顾西爵。

    男人间的友谊,很多时候只有男人们自己才懂。

    所以,她只是微笑,伸手点了下那立的鼻头。

    纤手被粗砺的大手握住,揉了揉,笑容化为郑重的神色,声音也低沉下去:

    “妙妙,虽然很无耻,但是我还是必须跟你承认一件事。”

    “什么,事?”

    莫名的,因为他的郑重,她觉得有些不安。

    仿佛感觉到女人的不安,他的大手更用力包紧她的小手。

    “今晚,冬儿给我打电话,我不想肯定她是为了什么不友善的目的。毕竟,我和她认识五年多了,这期间她也的确为我创业奔走关系劳心劳力过。我不想拿小人之心杜好友之腹!”

    这么说,其实他是明明知道慕容冬儿很可能是为了借重游两人共同生活的旧地,想要借此激起他的旧复燃,但他没有拒绝,而是欣然前往了。

    “如果我真拒绝不去,或许也会被误读为害怕面对可能的旧复燃,采取逃避不面对的鸵鸟心态。”

    呃,好像真的会有这种想法。

    “我要承认的一件事,我一直觉得自己对冬儿有些无。不管她在过去五年用了多少手段和心思,甚至还买了一别墅用的是我的名义——就是她放查查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无法对她产生任何超过朋友的感觉,包括要好的、知心的朋友,也算不上。对此家豪不止一次埋怨过我,对慕容冬儿太过冷淡。也曾劝我,为了超越霍子铭和铁家的优势,与慕容家联姻,对于拿到赌牌绝对有一本万利的作用。但是,不管怎样,我对她不起来。若娶了她,我想五年都不能改变这感觉,未来五十年也不会有任何大变化了。直到遇到你……”

    妙然登时有些傻眼儿,看着男人郑重认真的表,知道这肯定不是在说笑,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低呼:

    “慕容冬儿,她,那么漂亮,又有气质,而且慕容家也是赌坛数一数二的赌神世家,你怎么会……”

    对那样完美的大美人儿,毫无感觉呢?!

    他立即蹙起眉,她觉得手有点儿疼。

    “说了半天,你这女人的脑子怎么就是转不过来。要真喜欢,我还会等上五年?!你以为,慕容家的人肯真的让她女儿不明不白地等一个男人?!”

    “对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完全是有些没心没肺的质问,顾西爵听得直翻白眼,心说这女人怎么现在这么缺根筋,之前明明在意得都跟女儿跳水池了。刚下车时,他听大嫂提起,心里就知道她又胡思乱想了,本来想趁机完成彼此的洞房花烛夜,以行动说明他的心意,然后解释一下。

    他才发现,其实这丫头跟自己也差不多,越是重要切的事儿,越是喜欢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胡思乱想,也不会冒然告诉别人。包括,之前他利用大哥送给他们兄弟几个的“成年礼物”,窃听到的内容。他们已经是夫妻了,那么大的事居然都不告诉他,真是让他……又又恨啊!

    “老公……”

    “笨蛋!”

    “啊唔……”

    男人气愤之下立即封了女人的小嘴,以示惩罚。

    这夜,一室温软,旖旎……

    ------题外话------

    对德国纳粹军官和蓝眼亚国小妞儿感兴趣滴亲啊,赶紧去包养秋滴重口制服控新文《七,魔鬼强强》哟!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