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心 11.有妻如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清晨醒来,妙然睁眼看到金壁色的掉顶上半映出的朦胧人影,瞬间忘了在何方,只觉得陌生得可怕。

    她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子,再眨眨眼,看到巨大的落地窗幕外,薄薄的晨曦斜进来,将布置奢华又满溢着温暖的室内镀上一层暖调。可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不是该属于她的美好,让她又不安,又脆弱,视线一下变得模糊。

    旁的男人仿佛感觉到什么,转醒来看到女人眼角滑下的两道水痕,立即吓醒了神儿。

    “妙妙,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唉,那都是梦,别胡思乱想。”他慌忙把人搂进怀里,心疼得不行,柔声一遍遍地低哄着,“要不你说说,到底梦到了什么?我帮你解解。”

    “你,还会解梦啊?”

    她一出声,声音沙哑得更让他心疼了。

    “你老公我的本事多了,现在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他伸过她腋下将她整个揽进怀里揉,被子下的阻隔可少得很,滑不溜溜呼呼的,烫得她脸儿很快就红得像朝阳,哼哼地推攘不依。

    “你,你别抱那么紧啦,。”

    “?我还没开始,你就了?”

    这一来二去地小打闹,很快就扫掉了妙然初醒时的压抑心绪。

    顾西爵的各种腻呼讨好宠,都不是做梦,都很清晰地摆在眼前,她又何必为他人的言论而自寻烦恼。

    腻呼半晌,顾西爵揉着女人柔软的发丝叹息,“妙妙,这段时间忙赌牌的事忽略了你,你别生气。等竞标会完后,我会好好补偿你。”

    闻言,妙然的心已经软化成一团,再多的纠结都散在男人温柔真挚的眼神中,她伸手紧紧抱着男人宽厚的膛,笃定了心底的信念。

    “爵,我没关系的。你忙你的,我把咱家顾好,和女儿做好你的后援团,你只管往前冲就好。”

    “老婆,你怎么能这么乖呢!老天——”

    “啊……”

    有哪个男人听到这样体贴充满意的话能不激动的,娶妻当娶贤,妙然的这句告白实在更实用,相对于女人听男人的甜言蜜语一样,男人更喜欢女人在事业上完全无私地支持自己。

    此时不激动,更待何时啊?

    正所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顾西爵再一次对自己决定娶妙然为妻的事,得意得整个早晨都挂着笑,让云染的高层们深深地感受到自家老板结婚后,他们的生活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和谐了。

    ……

    送了小月月上幼稚园后,妙然直接驱车前往潮皇阁大酒店。

    之前韩小优约她会面,她也因为慕容秋儿的关系而心沮丧,没有应下。今天她主动约了韩小优,韩小优很爽快地应下了。

    本来韩小优还想到顾西爵的酒店玩玩,妙然有些犹豫,便由着她约在了韩家的地盘。曾经港城数一数二的高级酒楼娱乐城,现在虽辉煌已去,却多了一层厚重的历史韵味儿,毕竟这里曾经见证了一个多世纪里,欧亚第一大帮黑龙组的胜败兴衰史。

    一下车,负责开门的人竟然是个高一米八的彪形大汉,再走两步,门童竟然也是个大汉且通都是黑西服黑领带黑墨镜,很有种煞气森森的感觉。走进大厅,更让妙然吃了一惊,这迎宾小姐竟然也是这样的黑社会装扮的帅哥。

    是的,从第一位泊车员开始,都是一个比一个酷、帅,集各种黑社会气质于一的服务员。

    甚至,在大厅的一个展览厅角落里,竟然还有个黑社会历史陈列区。

    令人惊奇的是,那里还有不少游客,上至外国背包老外,下至一群幼稚园小朋友,竟然都在一位帅到酷毙的黑衣帅哥带领下,听黑社会发展史。

    真让妙然体会了一次,世界无奇不有。

    “妙然。”

    韩小优在妙然下车时,就得到小弟通知,翩翩然迎了下来。今的黑龙组大小姐一袭淡紫色雪纺不规则裙摆及膝裙,行走间飘逸无双,一头风的长发斜斜披垂在右劲侧,露出一小截雪白的颈弯,简直如仙子降临。

    有些夸张的是,但凡小优经过时,着黑衣的服务员们都会马上立正稍息,朝小优行礼,恭恭敬敬地唤上一声“大小姐”。

    看到妙然惊讶的表,小优上前挽起好友,欺耳笑语,“怎么样?这是我给咱们酒店新定的旅游项目,我是这黑社会历史故事里的活化石人物。”

    看着那张漂亮过火却眨着大眼,满脸调皮的人儿,妙然先前的紧张感似乎也一扫而空。

    小优见好友惊讶的模样,又瘪嘴道,“别说我这COS弄得怪异了哈!你老公把云染酒店做成了全亚洲第一,把港城酒店的好生意都抢走了,我这也是不得矣,拿一张老脸来耍猴戏儿。”

    妙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更觉得这美艳无双的少妇惹人心欢。

    她想起之前电话跟顾西爵报备要去见小优时,顾西爵给她的信息,说这位黑龙组的大小姐从婴儿期就让整个黑道闻风丧胆,短短的二十几年时间,屡创奇迹,震惊全球黑道甚至整个港城警界。那些事迹,顾西爵只简单提了一两件,就让妙然瞠目结舌不矣。(知详滴亲,可以看秋秋的完结文黑帮缘《霸宠小娃》)

    可现在,小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早上出门时,被丈夫儿子蹊落自己把面包烤焦的郁闷模样,哪里像传说里那个轻易就让黑暗世界风云雷动的大姐大呢!

    一顿家常下来,妙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对眼前的女子并不陌生,而且言语之间,不自觉地擦出许多火花,找到不少共鸣之处。

    “妙妙,你手上这表可是德国派拉芙公司今年新推出的陆军军用表么?”

    “呃?这个,是军用表?难怪看起来这么多功能的样子。”

    妙然见小优伸手,就把表取了下来,递给好友看。

    “那天都没看你戴,是最近才送的吧?”

    “唔,其实,就是今早上的事儿。他说,之前送的什么股票文件太铜臭,现在送我个实用又美观的新婚礼物。”

    暧昧的笑声将今早离开时的甜蜜厮磨感觉,又勾了出来。

    妙然不甘被嘲讽,看着小优脖子上的东西说,“我就多带了个手表嘛,你上帖的标签儿可够旖旎的啊!老夫老妻就是不同,段位可比我们高多了。”

    “妙妙,你还是老样子,不动声色的损人呢!”

    说到这里,妙然想起了此行的主要目的,抚抚腕表,脸色沉下道,“小优,事实上有件事我一直没让外人知道。”

    “什么事?”

    “我在年初时由于意外,突然失忆,忘掉了之前的一切,包括父母,朋友,到目前为止,我只有最近四五个月的记忆。”

    小优闻言微微一惊,目光却不自觉地滑过了妙然手上的军用表。表侧上有一个极不起眼的红色小点,正一闪一闪地发出微弱的红光。

    彼时,在一间特殊的房间里,录带机正悄悄地工作着。

    ……

    妙然和小优的谈话结束得很匆忙,因为父亲谈光业突然打电话来说,有一个重要的饭局需要带家人出席,要他们尽早做好准备,请的贵宾也都是竞标会上举足轻重拥有决策权的大人物。

    妙然急忙去幼稚园接了小月月,因为谈光业说这个大人物都带上了妻儿,为了跟大人物近乎,也要她带上女儿,活络气氛。

    妙然其实是不太喜欢这种把小孩子也搭上的应酬,不过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做为家庭成员中的一员,多少都会为共同的幸福做出一些让步和牺牲吧!

    顾西爵来接母女两时,看到那一大一小穿着同款却不同风格的黑色削肩缀粉钻长裙,大的风万种,小的活泼可,一齐投进他怀里,小家伙撞得他强自压抑的膛,隆隆作响。

    “西爵,我们这样打扮,不会有问题吧?实在不行的话,我刚才也跟朵拉的老板娘打过电话,她已经帮我们准备了同款的大小号旗袍,我想旗袍大概更味道。”

    “宝贝儿,你们这样已经很棒了!要再弄旗袍,那就过份隆重拘谨,毕竟这只是一场小型家宴罢了。”

    顾西爵随口应道,俯首偷了一香。心想,这么可的一对人儿,教他怎么能不呢!而他今天才知道,在这背后或许还藏着许多他根本不知道的故事,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些秘密或许更惊人。

    妙然却从男人的话里听出不对劲儿来,疑惑道,“家宴?可爸爸说,这是个饭局,有京城里来的大官,对你争赌牌有很大关系。”

    哪知,顾西爵只是神秘一笑,拉着她上了车,只说,到时候她便知道了。

    汽车在海湾大道上行了半个多小时,便进了一幢灯火通明的别墅。这别墅格式相当特别,竟然是用纯红钻外露造,好像久远的老房子,衬着青瓦琉璃,檐角上竟然还挂着一个个长冬瓜状的大红灯笼,颇有几分旧时代豪门大宅院的派头。

    他们到之前,停车坪上已经停了几辆高级轿车,其中竟然还有国家从不对外发售只有高级官员才能坐的红旗。

    主屋前的荷花池边,隐约有女人和孩子的影,顾西爵抱着女儿,拉着老婆,可谓满面风得意地走过去,看着徐徐转过的女人,中气十足地唤了一声。

    “大嫂!”

    “小四。”女人轻轻一笑,一淡青色的旗袍衬着池边柔白的灯光,恍如旧时代走出来的大家闺秀,恬静婉约,美得不似真人。

    而旁边两个穿着就很随意的七八岁的小鬼头,一见了顾西爵,前仆后继跑上来,叫着四叔。

    经介绍,妙然才知道,这婉约美佳人就是顾西爵曾提过的最崇拜的大哥的妻和一双宝贝儿女。

    小月月一看到帅气的小哥哥,对陌生环境的不安就一扫而空,立即粘上去了。瞧得大人们相视而笑,几分亲切由然而生。

    “这结了婚,总算有点正形儿了。”

    “大嫂,你说的什么话,咱四儿里,就我跟大哥气场最近。这形儿,自然最正。”

    “得了,不夸你还好,一夸你孔雀开屏充凤凰了。”

    顾西爵半妙然一搂,“大嫂,您这可就说对了。都说凤求凰,我现在可求到我的凰儿了,可不是比翼双飞了么!”

    “贫!”

    妙然终于发现,原来真是对着最亲近的人,才能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面貌。这男人对着自己大嫂时,也不乏几分孩子气,难怪喝醉酒后,会那样子跟她撒啊!

    “这就是妙妙吧?都说南方女孩子人长得水灵,果然不假。”

    袁兮若拉过妙然的手,眉目含笑,便塞了个小小的红绣包,说,“第一次见面,一个小礼物,必须收下。”

    妙然尴尬回望顾西爵,顾西爵包住了她的手,“大嫂送的都是可以当家传之宝的,快收好了。”随即又抬头,“大嫂,妙妙这小名儿只能我喊!你们只能叫妙然。”

    袁兮若白来一眼,转招呼孩子们进屋了,还丢下一句,“进屋之后,你就只能称我为屠夫人,那里也没你大哥。”

    “是,长官!”

    袁兮若又朝妙然笑笑,拉着儿女进了屋。

    小月月竟然舍弃了父母,紧攥着男孩的手,巅巅儿地跟着人家走了。前面迎来的人还大笑着说,怎么这么快就拐了个小媳妇儿回来,这哪家的啊!

    妙然有些尴尬,猛掐顾西爵的手要解释,顾西爵却急着打开了那个精致的小红包,低喝一声,“乖乖,又是玻璃种的极品帝王绿唉!大嫂的眼光还是那么毒,真牛!”

    “爵,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才发现妻子的不安,顾西爵将好东西一收,解释了今晚饭局的来龙去脉。

    原来,赌牌将发时,京城派来一个监督团,当然对发放结果有一定的决策权。而顾西爵的这位份特殊的大哥,也成为监督团的官员之一,受邀而来。今晚的饭局,表面看是谈光业托关系请到几位主要官员,前来观赏这幢拥有老京城风味的别墅,其实是屠军借谈光业之手,给许久不见的四弟一个“惊喜重逢”。

    “什么?这幢房子是你的?”

    “老婆,你对自己拥有的财产也太不尽心了,居然没有认真查看过!”

    “我,这怎么是我的财产,这个……”呃,她都忘了,那份让渡合约。

    “得,这事儿咱俩知道就好,别让爸知道了,免得伤他老人家的面子。”初时听大哥打电话说,安排了一个特别的重逢,他也一个小时前才知道的,后脚就接到了岳父大人的电话。

    “我知道。那赌牌的事不就……”

    “大哥的确有很大影响力,但并没有决策权,在这种重大的事件上,其他派系的代表也有参加监督团。但我也不会让他插手,我要凭我的实力。”

    顾西爵脸色变得严肃,目光中透出十足的信心,那是他一惯的坚持和行商守则,妙然自然明白地握了握他的手,表示绝对支持。

    他笑笑,揪了她小脸一下,十分高兴,“其实大哥也知道我的脾气,不会过多插手。他来,无非也是站在兄弟的立场来给我打打气,顺便帮我震震场子。另外,我想最主要的目的嘛,还是来看看咱娶的漂亮乖媳妇儿。”

    “啊?”妙然愕然。

    男人突然压下来,脸色诡异,道,“待会儿要大哥送什么,也赶紧收着,千万别客气。”

    妙然彻底无语。

    “大哥大嫂送的东西,绝对都是稀罕货,留着给咱宝贝儿做嫁妆!”

    妙然望天,心说这男人之前明明就对女儿的“心上人”各种羡慕妒嫉恨啊舍不得,现在居然就急着给女儿备嫁妆了。

    ------题外话------

    喜欢看温馨宠文的筒子,秋滴完结文《总裁好强大》和《霸宠小娃》都是宠向极强滴文文哟!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