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心 01.XING福生活在哪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这一的“巡视”活动,让妙然屡屡合不拢嘴,顾西爵的神秘面纱慢慢被揭开,她更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看清过这个男人。

    “……海外几家酒店的顾问经营和入股分红,股票和期货市场不定期收益,非洲一座小型高品质钻石矿,以及你兄长集团下的投资项目分成,这些别墅不动产……”

    男人补充,“包括刚给你买的这艘豪华油轮。”敲敲金属舱顶,口气颇不以为然,“这还是托大哥的关系,港城这边某个富豪得罪了南亚国的黑帮,为保命请大哥出面调解后,赠送的一个小礼物。档次还是低了些,想到外海玩玩都麻烦,至少排水量要再提升三四个级别才够意思。”

    妙然叹息,心说京城来的爷们是不是都这么大口气呢!他们目前搭乘的油艇已经算是港澳富豪们最常用的规格款型了,他居然还嫌小了。

    不说这油艇一次出海的花费了,每年光维护费都是几百万,而且一年也用不上几次。那些喜欢出海玩泡明星的富商们,大多年纪都一大把。年轻的多数也是遁着长辈们的便宜,肆意挥霍。

    哪个敢像他这样说买就买,还嫌小来着。不过想想之前婚宴上来的那位“三大伯”的脾和派头,似乎这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物以类聚吧!

    “爵,那你不是根本不用当酒店总经理,坐收红利,也可以称霸整个港澳排名前十的三十岁富豪了。”

    光是这些投资,每年收入都可以跟他经营的那三家大酒店持平了。但,最重要的不是价值相等,而是前者几乎不废吹灰之力,更不用那么多的心。后者,却需要他每天心劳力马不停蹄。

    “非也!投资是在全球各地,我这点家在全球富豪面前连提鞋跟的份儿都够不上。若不在港城这里顶个总经理的名头,就根本称不上港澳两地!”

    “那也对哦!不过……”

    “妙妙,那你觉得嫁给我这个排名前列的富豪,感觉如何?”

    他翘着手指,绕着她顺滑的长发,眼眸微眯,口气慵懒,双手展开放在沙发靠背上,半揽着她,休闲式的白衬衣只扣了一颗钮扣,被海风吹开的大片膛暴露在明丽的阳光下,真是感,又迷死人。

    她嗔怪他一眼,道,“嫁给一个工作狂,你说感觉如何?”

    明明可以坐收渔翁之力,提前退休当宝贵闲人享受生活了,却非要待在这蛋丸小地,天天装在子里奉迎他人谋取利益,不是工作狂天生劳碌命是什么?

    他目光闪了闪,粉唇抿成一条直线。

    她裂嘴一笑,将手上的平板电脑扔进了兜里,“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就为我打工了。所以,本董事长一定会好好护顾总经理你的。”

    他长眉一挑,邪气横生,凑近前来,“怎么照顾?”

    她笑眯了眼,开始扳手指,“每天早上起第一件事,就是给我造……”

    “!”

    他立即接口,她一僵,扬手就捶了过去,叫着“流氓”,顿时两人就“工作问题”展开的第一次非正式讨论,被口水和亲吻淹灭掉。

    “讨厌,人家是要你做最拿手的草莓布丁,给我和小月月吃啦!”

    “嗯,没问题。在吃草莓前,你先给老公兼总经理的我补充一下营养,来顿樱桃大餐。”

    “你这个大色狼!”

    “狼来了——”

    “啊唔……”

    ……

    甜蜜一行,结束在一个哇哇报怨的电话里。

    “妈,小月月也要坐大艇啦!呜呜,爸爸坏,有了妈不要小月月。爸爸流氓,重色轻友!”

    顾西爵估摸着这句成语八成是看孩子的家伙临时教导所成,虽有些好事被打断的不满,但想到那可小家伙咬着小手指的哀怨眼神,也软了心。

    “月月乖啊,妈和爸爸现在就接你去吃大餐哦!还有逛庙街的庙会……”

    妙然哄着女儿,回头对男人一笑。

    “好,回家吧!”

    专用直升机给新婚的夫妻带来绝对的便利,早已等候多时的加长型豪华轿车,如接待皇室一般静候在港口,不过一小时,两人便从百里外的大海回到熟悉的繁华都市。

    刚下车,就听到小家伙欢喜的叫声。

    穿着苹果绿桃红小圆点蓬蓬公主裙的小团,丢下华玉琳母子,呼啦一声就冲了出来,一头撞进高大帅气的爸爸怀里,被爸爸直举过头,在空中转了几大圈儿,咯咯笑个不停。

    随后走来的漂亮妈接过女儿,就得到一个软呼呼甜蜜蜜的香吻,一家三口,喜笑颜开,幸福的气息让周人都不住微笑。

    然而,在一丛茂密的装饰灌木后,女孩瞧得满脸不忿,“哼,什么最温柔绅士的酒店王子,还不是见色忘形的渣男一枚。五年感啊,居然比不上认识才一两个月的野女人!臭男人,仗着有点儿份地位就自以为是,要不是表姐……”

    女孩越看越气,索扭头离开,却在门口看到了刚坐车进来的汪家豪,急忙追了上去,猛拍车门大声叫嚣,搞得司机和客人都一阵诧异。

    这妞儿的举动绝对惊人,谁让她叫慕容秋儿。

    汪家豪一看到来人,立即将人拉到了角落里,脸色极差。

    喝问,“你不陪着你姐,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那对妇到底是何德。真是想不到,那家伙长得一副君子样,其实是真小人。这种不要脸的负心汉,我慕容秋儿一定不会让他……”

    “秋儿,你别胡来。事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事实上,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回到这里面对别人的“幸福甜蜜”。

    “怎么没用了?现在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呢!什么恩绵长,那还有小三二无畏姐呢!我就不信,五年的感,顾西爵都能说扔就扔,跟这个谈家的小人才认识一个多月,能撑多久!”

    汪家豪看慕容秋儿一脸沉,抓住人急道,“秋儿,你胡说什么,不准乱来。西爵再不是,他也是我的好友。”

    “他是你的好友,可不是我慕容秋儿的。他伤了我表姐的心,这事也有我的错,要不是我当初一时好玩想检验他对表姐的真心才断了电话的往来,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无论如何,这事儿我慕容秋儿管定了!”

    “你……”

    女孩的倔傲顿时让汪家豪气结无语。

    “我慕容秋儿说到做到。要是他顾西爵和谈妙然真是一见钟比金坚,自然就不怕本小姐搞什么破坏。要不是,那就怪他自己RP负指,咎由自取,活该倒霉。哼!”

    说完,女孩扭就走,却被汪家豪拉住。

    “秋儿,你不能这样,那是破坏别人的家庭。那是……”

    女孩无所谓地别别嘴,“难道破坏人家感,就很轻巧,很随,不用负责任,不用招报应的嘛!”

    “那不一样了。西爵已经结婚了,你就不能……”

    “汪家豪,”女孩愤愤地甩开男人的手,大叫,“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懦弱墙头草啊!你到底站在哪边?为了阻止顾西爵结婚,就跑来找我姐。现在顾西爵结婚了,你连个都不敢放,又站到他那边悍卫他的家庭和婚姻。你是不是男人,你有没有立场啊!”

    “你还强词夺理,难道破坏别人家庭婚姻就是有立场吗!”

    “对。至少我知道我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不管成败,对错,我问心无愧。”

    “秋儿……”

    可惜女孩已经甩手跑远了,汪家豪站在灌丛的影里,久久无法回神,反反复复地咀嚼着女孩那句自私任的话——至少我知道我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不管成败,对错,我问心无愧。

    原来,他就是没立场、没追求的男人。连自己想要想追求的都不敢迈出半步,犹豫踌躇,最终才落得如此下场的么?

    ……

    本来顾西爵想多休息两天,陪陪妙然母女,但搏彩经营权的争夺战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他可以暂时放下酒店经营方面的事务,却不能放下这个他暗中期待筹备策划了多年的项目。

    第三天,传统的回门,夫妻俩就被谈光业招回。

    本该是简单的家庭聚餐的餐桌上,却多了不少港澳搏彩协会和搏彩监察协调局的人,一顿饭吃下来,自然是宾主尽欢。

    饭后,谈光业做主将顾西爵拉到了书房,一干男人私下会晤去了。

    妙然就被厚着脸皮来蹭饭的华玉琳拉到花园里,了解洞房夜的后续发展。

    “怎么样?小姨教你的撸管**五式,效果好吧?”

    “小姨,你别问了啦!”

    小姑娘还害羞呢,要进化成小姨妈这样的极品御女还需要岁月打磨啊!

    华玉琳转了转眸子,又道,“天天坐办公室的男人,会有些肾虚也是正常的。不过不用担心,小姨这里还有三六一十八式独家秘制不外传的真龙猛虎壮阳汤,保准儿……”

    “小姨,西爵很健康,不需要这些东西啦!”

    “妙然,既然他这么健康,又体谅你来大姨妈不做,那他怎么解决?这样看得着美味不动嘴儿,很伤的呀!”

    “可是,他说……”不知不觉,小姑娘还是被极品御女勾引出了事实真相,“他会自己解决,不会有影响。我想,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耐不住寂寞吧!”

    现在扑天盖地的宣传都把男人说得成一饥一渴的恶鬼似的,事实上世上还是有很多例外,不然也不会有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诞生了呀!

    此话立即遭到小姨妈的白眼,“妙然,这你就不懂了。上那点儿事,关系重大啊!”于是便有,“¥@$,&*!,¥—,……”

    如此这般,这般那样,一番男女房事大洗脑。

    最后……

    “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事儿。毕竟,外面还有个五年女友摆着,要是你不拿出些真功夫来拴住他的心,被别人捷足先蹬,那就后悔末及了!听小姨的,没错。”

    妙然慢慢觉得,好像自己是不是真的把两关系想得太简单了些?

    这时,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华夫人,我觉得这事还得看妙然和西爵小俩口自己了。夫妻相处,贵在坦诚。怎么样最好,还是要别人夫妻自己感觉。外人还是少自以为是地指手划脚的好,否则,更容易弄巧成拙!”

    说话的正是刚端来一盘水果的蒋素清,这两位极品熟女眼光一对上,电光火闪,兹兹激烈。

    妙然没有注意两个女人的暗战,倒放下心思开始认真思考那个问题了。

    ……

    当晚,妙然将小月月哄睡着了,送回了孩子的房间,立即洗了澡,穿好了感内衣,藏在被窝下,等着男人上

    男人那时还在书房里忙着,说是很快就完,她也没多想,躺在就上紧张又兴奋地等待着,脑子里转着从网络上学来的一些“特殊技巧”。

    不过,这想着想着,被窝太舒服,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到再一睁眼,发现时间已经近天亮,再一扭头看旁,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抱着她正睡得香,只是眼下有明显的疲色暗影。

    唉,估计他也才心完上吧?要真叫醒他来做那种事,她还真有些脑残了。

    于是,只得闭上眼睛继续睡,期待明晚他不会忙到她睡着了才上吧!

    不过很可惜,人算总不如天算,第二,估计男人也从头女人上充满挑逗的内衣上看出了什么暗示,早早结束了工作,进浴室洗漱时,还丢给女人一个暧昧至极的笑。

    并说,“老婆,今晚我吃了两颗鸡蛋。”

    她捂着被子,羞涩无比地说,“嗯,我……我也准备了宵夜。”

    他嘿嘿一笑,进了浴室。

    她钻进了被子里,小心肝直颤。

    迟到的洞房花烛夜啊!

    “老婆,我来了——”

    男人一掀被子,穿着纯黑色蕾丝感内衣的雪白同体,就像小白兔似的瑟瑟发抖,人得让男人立即变为大灰狼,飞扑上去。

    嗷——

    午夜零点,正是狼人出没时。

    未知正在此时,房门被一只小手推开,揉着眼睛的小家伙声泣唤,“爸爸,妈妈,月月怕,哇呜——”

    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嚎声,立即将刚刚抱成团的夫妻拆分开。

    女人抱着小宝贝先回了房,男人抚着额头瞪着自己正兴奋无比的小兄弟,哭无泪。迅速萌生了必须请个保姆的坚定想法!

    该死,他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正常“”福的生活啊!

    ------题外话------

    咳,俺可以透露一下么,慕容秋儿乃本宫友客串!哈哈哈!谁还想进来打酱油滴筒子快快报名啊!过时不候哟!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