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新娘 21.天价新娘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最后还是份地位最高,见过大风大良的顾处长出了声儿,口气不无调侃道,“臭小子,没想到这才五年,你就赚了这么多私房钱。上赶上老爷子说的帝国主义资本家行列了?”

    顾西爵那膛一,故做深沉地咳嗽一声,“叔,别那么老八股。什么帝国主义资本家,就我这么点儿家,在俺大哥眼里连颗眼屎都算不上。我头上那三个哥哥,光三哥的一个铀铲,一年不到就当我五年的家了。”

    铀矿是核工业生产的重要原料,同时也是各国重点储备的战略资源之一,地位与石油相当,但由于其在全球的储量极少,其价值远高于诸如钻石黄金和石油,绝对不是一般的能源商人能玩得起的资源。

    听了他这话,妙然想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瞪着大眼睛,觉得自己完全不认识这男人了。

    别以为这个资产数是笔小数目,港城里就顾西爵这个年纪,能拥有这么份家的贵公子那也是凤毛麟角的了。

    就拿霍子铭来说,他的家在百亿以上,可是那也是由于他继承了祖上产业的缘故,要靠他自己整五年自己打拼,也不一定能干出顾西爵这份儿家产来。

    而当年李家的那位小公子,要投资电信盈科,也是靠他老子亚洲第一富豪东拼西凑了几十亿才干起自己的事业的。要不靠祖产,他们能有现在的成就么?答案是肯定的!

    再说整个港城的上流公子们,多数越是出名的人物越是流于纨绔的三流水准,名头基本上都落在了玩明星玩嫩模玩XX门上面了,每月不过拿了家族的一些分红混吃等死地玩着,顶多可供支出的费用也不过百来万,还是港币,包个小明星小嫩模坐油艇出海玩玩还行,真正像顾西爵这般踏实做事,低调做人的几乎没有几个。要真算有,那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哪能跟迷死八岁小鬼到八十岁富太的顾四少相比。

    总之,横来竖去,如数家珍,顾西爵这份儿绝对是独一的,无人可比的。前面华玉瑶提到的三位公子,除非继承了家产,否则就个人可全权支配的家,没一个赶得上顾西爵。当然,那三位公子的令尊大人现在都活得健好,要继承家产的时间还早得很呢,根本不具可比了。

    华玉瑶这会儿的一张老脸,只能用菜色来形容了。

    顾西爵在众人一片惊讶到爆的眼神中,依然镇定自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非常帅气地拿出自己上衣兜的小金笔,看了妙然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一眼,心神无比漾地在让渡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儿,赢得抽气声无数。

    在场的港城人士,那平看八褂听新闻,见过多少港商豪富玩女人包明星啥啥的出手豪爽阔绰的,那豪门的婚宴耗资上亿的也不是没参加过,可今儿还是被顾四爷豪笔一挥就送出去五十多个亿的……美元,做聘礼,惊得胆儿颤!

    要知道,在亚洲都号称首富的那位李超人,虽说价达六七百个亿美元,可他也不敢随便就扔五十多个亿给自个儿老婆啊!这最近分了家产,那也是分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女人呐?怎么舍得!

    “老婆,该你签字了!”

    “老公,其实……我想……”

    妙然微微红了眼眶,这感动一波接一波的浪头可真是太大了,打得她真有些接受不良了。

    “老婆,咱进门前不都说好了,今晚你只要乖乖地做快乐的新娘子,其他什么都不用心。来……”

    顾西爵抚抚女人微红的眼眶,心下一片恻然,将小金笔塞到了她手里,放在了让渡书上。

    妙然心里砰砰跳个不停,在小姨妈和蒋素清的轻声鼓励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时候,谈光业都忍不住哑着声开口道,“小爵,你这孩子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他不得不彻底承认,长江后浪推前浪,当年没能留住这小子也是命中注定的事儿。话说,苍天雄鹰怎可做园中斑鸠?!

    顾君尧也打趣道,“你小子,冲冠一怒为红颜,散尽千金家产啊!难怪你老子总骂你是败家子。”

    顾西爵正想还嘴时,一道高扬的声音就从人圈外掷了回来:

    “他这臭小子,何止是散尽千金家产,根本就是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外加千里荔枝喜相送,不把大家伙都折腾进去是不会消停的!”

    人圈迅速让开了一条道,就见一着黑色迷彩服的高大男子,踩着一双锃亮的高梆军靴,虎虎生风地走了进来,那硬朗深刻的五官让人印象深刻,要是再在那黝黑的脸上抹上几道绿色迷彩,整个儿就一最近大片里的《敢死队》特种兵形象,绝对的冷酷帅气。

    刚才那声音别提有多嘹亮了,震得全场都顶不住他到来的这股子强大气场,这人也不客气,上前就将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皮箱扔给了顾西爵,拿起旁边服务生托盘里的酒,一口豪饮,真是英姿飒爽,瞬间就迷倒一片儿小姑娘的芳心。

    “三哥,你怎么来了?这啥玩艺儿?”

    三哥啊!

    众人一听耳朵都在动,刚才靠得近的都听得很清楚,这位哥哥的一个铀矿可是个超级聚宝盆呐。居然这么快就见到这位大矿主,没想到居然如此年轻,如此帅气,不得不让女士们浮想联篇了,琢磨这位超有型的帅哥背后到底还有什么神秘惊人的后台,能拿到那样的矿资源。

    南宫帝司喝完酒,才满意地喘了口气,道,“还能来干什么?不是大哥打电话说你小子赶了时髦玩上闪婚了,我会赶了战斗机又赶直升机的跑来给你撑场子嘛!密码是你的生,大哥大嫂送的新婚礼物!”

    顾西爵嘴上说着“三哥辛苦了”,脸上可没一点儿谢意,急忙拨弄手上的黑皮箱子。

    妙然立即让服务员又送上解渴的饮料,毛巾,漱口水,小点心,招待着新来的“三大伯”。

    南宫帝司大方赞道,“弟妹不愧是国色天香啊,能把这混小子逮上号儿,辛苦你了。”

    众人喷笑。

    妙然尴尬地傻笑。

    恰时,小黑箱子终于打开了,无数双眼大放精光凑过去。

    只听得顾西爵低叫一声,“这个粉钻,不是大哥留给大嫂的宝贝嘛!早前苏富比那拍的都是颗小的,大的他都留下了。现在还送我一整,大哥可真舍得,不愧是大哥,嘿嘿!够哥们儿!”

    南宫帝司立即白了傻笑的男人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美得你!大哥才舍不得,说是要留给家里两宝贝疙瘩。大嫂说,小四儿这十年在外打拼不容易,又是风里来雨里去,还在非洲土著部落差点儿当了压村丈夫,这粉钻算是弥补他这些年洗心革面的不易吧!好歹,你当年沦落后,为大哥捞到一个钻石矿,也算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白便宜了。”

    顾西爵这皮粗厚的不怕兄弟调侃,当着众人面,便为妙然戴上了那梦幻夺目,能迷死世界上所有女人的华丽粉钻珠宝,真真一个钻石美人儿出炉了。

    “小四儿,你能拣到这便宜,也算你这十年修来的福气了。”

    “那当然!三哥,代我跟大哥说声谢。”

    “草,兄弟说个的谢字。不过,你这婚闪得,回头咱京城的名媛千金们非得哭倒一座长城不可。几十个亿送出去,快赶上咱大嫂的价了。整个儿就一亿万新娘啊!”

    “什么一亿万,是五十八亿美元好不好!”

    “得,天价,成不?”

    “成!”

    这哥俩儿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打,碰杯干酒,聊得不亦乐乎。

    那头,妙然被女人们围着欣赏那价值连城的粉钻耳耶,项链,手镯,无数惊叹毛病声,哪还有什么鄙视,哪还有什么不屑,哪还有所谓的“寒糁”,那一双双羡慕的眼神儿都快妒嫉得把妙然给烤熟了。

    “妙妙,小姨没说错吧,顾西爵这小子可真是深藏不漏啊!绝对杀出重围的一匹超级大黑马!”

    华玉琳这喝了几杯酒,兴奋得舌头都差点儿打结了。

    “小姨,您少喝点儿。”

    “呵呵呵,我高兴啊!小姨这回总算没看走眼,这是个好男人,你要好好把握啊!千万别让别的女人钻了空子。”

    “是,小姨,我知道。”妙然知道华玉琳指的是慕容冬儿的事。

    隔空,两人仿佛心有灵犀般的接上眼神儿,兹兹的电流在空中传递,小火苗儿在四眸中跳动,甜蜜得能腻死人。

    “咳咳,咳咳咳……”

    “大姨,您还好吧?”

    华玉瑶咳了半天终于引起注意了,她这会自不会去找顾西爵锄头硬碰硬了,妙然这里都是自己人就好找台阶下了。

    妙然心善,襟宽达,自然不会跟长辈一般计较,也就顺势将之前的不快都揭了过去,并承认说好等搏彩经营权的事一落定,就回华家主持大局。

    华玉瑶也顺水推舟,应下了这话,没敢再多停留怕再被人洗刷,便匆匆离去了。

    ……

    这一晚,顾西爵高兴得喝了不少酒,人都有些晕呼了,不得不由妙然扶着回房去。

    电梯前,他这又醉熏熏地冲着众人大叫一声,吆喝着还有好东西没拿出来,要给大家献宝,大家都当他喝高了在说胡话,也没当回事儿。

    哪知道,顾四爷又从内衣兜里摸出一叠的支票,嘟嚷着,“老婆,一个吻,一张瑞士本票,一千万……嗝,欧元!来,给爷儿香一个。”

    “爵,别这样,你醉了啦!”

    妙然羞得不行,躲避狼嘴儿。

    “哎哎,老婆,别闪啊,那一个吻,十张瑞士本票,人家这个是留给咱们闹洞房时做游戏玩的!来来,你别以为这是假的啊,这可是……今年刚发行的,杠杠的,还有防伪的水印儿……”

    顾西爵嚷嚷着,一把抱住香喷喷的人儿猛嘬了一口,乐得见牙不见眼。

    妙然这会儿已经见怪不怪了,拿过瑞士本票看了看,还是有些小吃惊。

    “爵,你快把东西收好,我们回屋再玩!”

    “好,老婆,咱回屋……说好了,爷还要拆包装,你可别想逃了……上,上回那意外我可后悔死了,早知道生米煮成熟饭……”

    妙然急忙伸嘴去堵住了老公的嘴巴,干笑着跟众人道了别,迅速按下了电梯扭,隔掉了那一片亮晶晶的暧昧眼神,终于松了大大一口气儿。

    楼下,还在微震中的人们半天没挪脚。

    华玉琳说,“顾西爵这小子到底有多少家啊?”

    谈光业抚着下巴,“光看他手上的那些本票,至少也还值上个十亿左右欧元吧!”

    蒋素清抽冷气,“光业,这……真的假的?”

    那家差不多能挤上港城三十岁富豪前十名了!

    而且照他醉酒后居然又闹出这么一手来看,还不知道这背地里藏着多少手呢!

    华玉琳啧叹,“咱们家妙然,这嫁得还算风光!”

    谈光业立即狠哧一声,“什么叫还算,已经很风光了。华玉琳,你回头去问问华玉瑶,华文轩华文强那两老小子,我女婿这五十八亿的聘礼份量够不够?”

    华玉琳立即惊叫,“够,怎么会不够呢!咱们家妙妙,绝对是地地道道的天价新娘,未来一百年都没人能超得过呐!”

    就刚才那一叠的瑞士本票,投资三五个海蓝云天都绰绰有余了!那霍家公子什么的都没什么看头了,毕竟,霍子铭也是托着家里的关系做的大总裁,也不可能说贷十亿就给你十亿了。

    如此计较,人家顾西爵一出手就扔给老婆五十多个亿,啧啧啧,还用得着比嘛!

    ……

    这个时候,妙然是没有半点儿精力去想什么天价亿万的事儿,她快被喝醉酒发酒疯的男人给折腾坏了。

    她深深地怀疑,顾西爵是不是有先天精神分裂症呢?为什么平常看着那么道貌岸然的绅士,醉了之后完全一百八十度大变样,简直让人惊怵?!

    “老婆,我口干!”

    “等等,我马上给你倒水。”

    “不,我不喝水,我要喝…………”

    “?等等,我去厨房……啊,顾西爵你……唔……”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