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新娘 19.天价新娘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大巫婆——”

    一声尖厉的斥响起,一堆糖果瓜子就砸在了华玉瑶上。

    “讨厌讨厌,大巫婆,不准欺负我爸爸,走开走开,大巫婆,大坏蛋——”

    谁也没料到,这最先发难,起手直击“敌人”的竟然是全场年龄最小的小月月。

    只见这小家伙不知打哪儿抓了一堆“弹药”,冲上前就对着华玉瑶一顿猛K,又叫又跳,挡在爸爸跟前,气唬唬,凶巴巴,小脸蛋涨得通红,稀拉拉的小眉头都快挤成一条直线儿。

    手上弹药用完了,连着装弹药的小篮子一起砸了出去。

    砸得华玉瑶气得直哆嗦,脱口就骂出一句,“小野种——”

    本来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要上前抱回小宝贝的顾西爵,这一听,心底里那最后一丝对长辈的尊重,也然无存了。

    华玉瑶那满脸的厌恶,口气里的不屑,就像淬了毒汁的针,扎得他心口一疼,她这样骂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比骂他自己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不然怎么说,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宝儿,自己打得骂得,就受不了别人给的一个白眼儿!

    “那敢好,本来这礼物我打算等我和妙妙正式的婚宴上,再锦上添花。现在倒也觉得真没必要藏着掖着,徒惹人话柄!”

    顾西爵突然一笑,但那俊容上已无丝毫笑意。熟悉他的助理心下激动了,看样子自家老板这回是真的怒了,那绅士面具恐怕立马就要撕破了!

    他一抬手,助理立即趋前,附耳听令。

    妙然早在第一步将愤怒得像小公牛似的小宝贝抱进了怀里,可怀里的小家伙仿佛失了控似地,哇哇大叫着,还要往姨妈上扑,吼叫出的话,更让人惊骇不矣。

    “大巫婆,臭巫婆……妈,大巫婆和大巫师都是大坏蛋,大坏蛋……呜呜,打走他们,打走他们……他们要拆散我们,我不要,我不要……呜呜,他们把多多都抓走了……妈,月月不是野孩子,人家有爸爸了,有爸爸了……”

    妙然听得一阵钻心的疼,看向华玉瑶的眼神也完全变了,口气里更多了几分冷漠和责难:

    “大姨,请你收回刚才的话。小月月是我和西爵的宝贝,不是什么野孩子。请你,必须,收回!”

    华玉瑶仿佛根本没意思到事的严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妙然一眼,竖起手指就往妙然脑门儿上戳去,“妙然,你都二十五岁了,怎么还不长记儿。这种肚子里没货的男人也要!”

    似乎也自觉拿孩子说事儿太缺德,转而又将矛头对准了顾西爵。

    然而,那根尖尖的老手指并没戳到妙然头上,而是被顾西爵一手挡了回去,顺手将老婆孩子给搂了回来,冷眉冷眼地横回去,两方正式划清了界限一般,泾渭分明。

    立马还击道,“这位女士,请您自重。妙然现在是我的老婆,合法妻子。少爷我别的好没有,就喜欢她这没记儿的优点。我肚子里有没有货,我老婆清楚就行了,不需要外人在这里叽叽歪歪,说三道四。”

    “顾西爵,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不过就是个靠女人起势的小白脸罢了,攀上我们华家谈家,还不是看上妙然的家!”

    妙然也动了气,立即反驳,“大姨,我嫁的是顾西爵的人,不是他的钱和什么一切。”

    “妙然,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丢尽我华家的脸面了!连你外公……”

    “够了,华玉瑶!这是我女儿女婿的新婚宴会,不是你表演泼妇骂街的地方。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这次,谈光业先一步横上了华玉瑶的嘴脸,两个中年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均是一脸恼红。

    就在金星和火星即将相撞时,门外突然又传来一阵动。

    在众人惊讶莫名的眼光中,就见两位肩头银星闪烁、着港城高级警司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然而两人在进门后就先慢了一步,原来后方还有一人,着同样的制服,然而那人肩头和宽沿警帽上帖的都是金闪闪的星星。稍有些常识的人都能认出来,那可是警务处长级别的高级官员啊!

    来人年近不惑,却是相当俊朗,英气人,那种久居上位者的风度气场,瞬间就让刚才还闹哄哄的现场安静了下来。

    连同那下巴快扬上天摆女王状的华玉瑶看到那耀眼的金星,也立即垂下了脸面,眼露惊色,看着顾西爵拉着妙然笑着迎了上去,当听到顾西爵那句故意扬高的称呼时,那可真是一石击起千层浪,所有人都震惊了。

    “叔,你怎么来了?”

    “还能不来!你小子,结婚这么大的事儿,就给你妈禀报一下,隔着几条街的小叔连声儿都不吱一下。要不是你妈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等到你来支会,估计不知哪年哪月了!”

    顾君尧说着,伸手就捶了下小侄的口,言语间不无责备之意,口气却是十足的宠溺,这叔侄的亲疏关系立见一斑。

    “叔,我这最近不是忙嘛!”

    “忙?嗯,这我相信。要不忙,能追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做我的侄媳妇儿。”顾君尧冲妙然点了点头,口头上继续洗唰顾西爵。

    难得顾西爵也在家人面前露了怯,抚抚鼻子,认了错,急忙给众人做了介绍。

    “顾处长,难得您大驾光临,真是小女的荣幸。”

    谈光业的激动溢于颜表,虽然自己明显年长于顾君尧,也是伸出了双手去握对方的单手。要知道这位警务处长当年的丰功伟绩简直謦竹难书,曾经震惊海峡两岸,甚至威名远播到了那蛋丸小岛。还是港城有史以来,最年轻最英俊的警务处长!那光环别提有多亮了,他这肩头上的金星星都是特首亲自给戴上去的。可谓一荣耀,百年无人可及!

    谁能料到,同样是姓顾,这两叔侄的保密功夫简直做得滴水漏,顾西爵来港城这五年,愣是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事实上,顾西爵从十三岁叛逆期开始,就特别不喜别人拿家世说事儿,从来不会主动对外宣称自己的背景况。平叔侄俩见面,并不多,且较为隐密。毕竟是顾家唯一两个在外地打拼立业的人,私下里关系十分亲厚。因为年龄差距小,顾君尧的真实世影响,叔侄俩特别投契,也没有严格的长幼之分,感亲如兄弟。

    这时候,谈光业也终于有些明白,当年为啥这小子拒绝他的推荐,和老丈人的赏识提携时,底气那么足了。敢,人家的后台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

    “谈副会长客气了,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这都是应该的。”顾君尧笑着,也伸出了双手,算是给了谈光业一个大大的面子,同时更是以绝对闪亮的形象扫去了先前顾西爵的霾,大大地给侄儿长了脸面。

    随后送上的新婚礼物,份量也不轻,那是一珐琅古董嵌宝黄金手镯,如意头,凤凰尾,祥云满,金银玉地,其手工艺就是放在现代也可堪称世间极品了。

    对于这类物品,上年纪的太太们格外有眼光,一直沉默的小姨妈华玉琳就忍不住抢过来啧啧称叹,但她也说不出个典故来,而是出书香大家的蒋素清道出了镯子的贵重之处。

    “这如意头和凤凰尾的雕饰,不会是慈禧太后给同治帝大婚时,专门命内务府造办处打造的那对黄金镯吧?这镯子深得皇后喜,同治帝却因为极讨厌母亲赐封的皇后,而故意夺了镯子赏给了妃嫔。之后八**队入侵皇城就遗失了。我也只是在家族里遗留下来的旧照片里,瞧过皇后戴这镯子拍下的照片,看着有些像啊!是真的吧?”

    顾西爵给蒋素清解了惑,“真假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东西是我爷爷当年从**手里缴到的战利品,传给我妈的。不过……”他有些不太赞同地看向顾君尧,“叔,你把妈给你用来做订物的镯子,借花献佛又扔还给我,有点不厚道啊!”

    “去,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叔,谢谢您!”妙然接过镯子后,顺便也打趣了一句,“您真没说错,爵他就喜欢占了便宜还喊冤。”

    “老婆,你怎么连着叔来笑话老公啊!”

    这方一打趣儿,众人都笑了起来,哪里还有刚才的不快。

    而被众人故意晾在一边,听了半天壁角的华玉瑶这下是彻底地偃旗息鼓了。那对古董镯子自然是早早超过了华玉琳送的红钻石项链的价值了,可她怎么想得通,之前明明一无是处的穷小子这会儿摇一变就攀上个警务处长的叔叔了。

    托丈夫在黑白两道关系的福,她对港城这方的警界况也有些了解,对顾君尧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除了顾君尧令人咋舌的功绩,只有内部级高层的人知道,他能以空调部队的份在港城警界打出一片天,那在京城的公安部里也是有些关系的,否则当年查出那个涉及警政商三界贪污**甚至勾结国外黑道势力买卖人口的资深政治世家,能不被潜,还将人连根拨除,没点儿硬实的后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此说来,顾西爵的后台可一点儿不简单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